QFace娱乐资讯网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池除沈遥)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池除沈遥)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池除沈遥)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4-10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雾散,梦醒,我终于看见真实,那是千帆过尽的沉寂。枯木逢春而我逢你出色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讲述的是“砰——”一个翠绿色的酒瓶子砸在墙上瞬间碎成了一片。“臭小子还不滚去做饭,背着包想野哪去?”一个胡子拉碴顶着鸡窝头的大汉从里屋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他两颊与鼻尖泛起的红色都在揭露着他酒鬼的身份。沈遥自顾自地绑着鞋带,漫不经心地回道:“臭小子开学了,晓得自己喝酒不晓得自己吃饭?”那大汉刚要发作就看见另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青年趿拉着拖鞋,一手挠着肚子一手递了个药瓶儿给沈遥,“哥,药给忘了。”沈遥伸手接过以后就塞进了包里。

小说简介

那大汉冷哼了一声,“有钱买这破药丸子不如买几瓶酒孝敬你老爹。”没人搭理他。沈路端起木桌子上的粥,一口气喝了个精光,通通咽下肚以后还特地把空碗倒过来给他那混蛋老爹看了看,嗤笑道:“嗨哟,忘了我还有个老父亲,一不小心给喝光了。”“两个小畜生。”那大汉破口骂道。岂料两个儿子一个若无其事地出门去了,另一个听了反而笑得更欢。新学期升入高二就要重新分班了,沈遥勉强打起精神,一路上在心里头向各路神仙求了个愿,只要,别跟那人在一个班就行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砰——”
一个翠绿色的酒瓶子砸在墙上瞬间碎成了一片。
“臭小子还不滚去做饭,背着包想野哪去?”一个胡子拉碴顶着鸡窝头的大汉从里屋晃晃悠悠地走了出来,他两颊与鼻尖泛起的红色都在揭露着他酒鬼的身份。
沈遥自顾自地绑着鞋带,漫不经心地回道:“臭小子开学了,晓得自己喝酒不晓得自己吃饭?”
那大汉刚要发作就看见另一个头发乱糟糟的青年趿拉着拖鞋,一手挠着肚子一手递了个药瓶儿给沈遥,“哥,药给忘了。”
沈遥伸手接过以后就塞进了包里。
那大汉冷哼了一声,“有钱买这破药丸子不如买几瓶酒孝敬你老爹。”
没人搭理他。
沈路端起木桌子上的粥,一口气喝了个精光,通通咽下肚以后还特地把空碗倒过来给他那混蛋老爹看了看,嗤笑道:“嗨哟,忘了我还有个老父亲,一不小心给喝光了。”
“两个小畜生。”那大汉破口骂道。
岂料两个儿子一个若无其事地出门去了,另一个听了反而笑得更欢。
新学期升入高二就要重新分班了,沈遥勉强打起精神,一路上在心里头向各路神仙求了个愿,只要,别跟那人在一个班就行
然而,世上会有“怕什么来什么”这种说法总是有它的原因所在。
当沈遥看到贴在学校大门口的分班表时,他立马就熟悉到,自己的高中生活大概只剩下黑暗了
顾祎...这个在他人生历程中留下了阴影的名字
谁能想到他们曾经好的就像亲兄弟,又有谁能想到他们现在的关系如同陌路人呢?
直到现在,沈遥依旧没能搞懂这种变化究竟是因为什么...大概,大概是因为自己跟不上他的步伐了?
从小就天资聪颖的顾祎,小学考试要是低于九十五分那都是耻辱,到了初中依旧满分拿到手软,中考直接以全校第一的成绩进了省重点高中。
而自己...小学虽然也是尖子生,主持了不少学校的大型活动,结果在小学生活中的最后一次主持机会还被顾祎给“抢”走了,到初中也能靠着老本勉勉强强跻身上游,结果中考是擦着分数线挤进省重点高中的
一个折桂,一个吊车尾,难免生疏。
沈遥想了想,上一次吃到顾祎妈妈做的桂花糕还是三四年前的事儿了
正烦心时,更大的打击才真正地降临到他头上。
“哟,沈遥啊?”这道熟悉的声音吓得沈遥一个抖机灵。
他有点僵硬地转过身子,勉强扯出一丝笑脸,“强哥...”
“接下来两年,多多‘关照’啊?”刘强咧了咧嘴,连带着身后的两人一起大笑起来。
沈遥讪笑了几声,拼命瞟了瞟分班表,果然,二班那一栏下面印着刘强、齐冬、丁阳三个大名。
这三个人在高一的时候就和他同班,仗着自己不怕事就不要命地欺负人,而经常落单的沈遥自然就成了他们的重点关照对象,尽管他每次只能掏出买口香糖的钱
等那三人笑着走远了,沈遥才紧着拳头咬了咬牙,艰难地迈着步子向教室去了。
为了尽量避免别人视线的沈遥直接从后门溜了进去,轻手轻脚地占据了最后一排仅剩的座位以后才呼出口气来
不管怎么说,顾祎的眼睛不太好,总不能坐到最后一排来
不一会儿,深刻在他记忆里的那张脸终于出现了,只是,为什么多了副眼镜?
沈遥的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直到他前面的椅子被人一把拉开,这预感才算是落实了。
他咽了咽口水,刚预备抱起书包换个风水较好的地方时,班主任踩着高跟鞋进来了
那是个看起来刚大学毕业没几年的女老师,她放下手里的花名册,冲众人笑了笑以后才做起了自我介绍。
这时,沈遥才发现自己身旁那个一直趴在桌上的人有了点动静,究竟是同桌,还是要打个招呼的。
于是乎沈遥十分乖巧地等着同桌彻底清醒过来,并趁机打量了一番。
这个人的眉毛很浓,眼窝较深,恰好鼻梁又生的高挺,衬得那一双桃花眼深邃了许多,他似乎也对新同桌有点好奇,两片薄唇正咧出一抹淡笑,而桃花眼下也因此添了两条卧蚕。
“我见过你。”新同桌出口不凡。
沈遥的笑脸之中多出了两分惊奇一分好奇,“见过我?”
“在精神病院。”新同桌又不凡了一次。
而这一回,沈遥的笑脸彻底僵住了。
一年前,沈遥那犯了强/奸罪的混蛋老爹从牢里出来,无家可归的他只能来投靠自己两个儿子。
一开始,两兄弟自然死活不愿意接受这个混蛋老爹,结果老爹看到沈遥包里抗抑郁的药以后直接大手一挥把他塞进了精神病院
“你...”沈遥半天没缓过来。
“我叫池除。”新同桌十分淡定地说道。
“你怎么...”沈遥想问的显然不是他的名字。
“哦,我怎么知道的?”池除总算明白了,“我将来想当医生,那不仅得会治病,还得会治心,所以暑假就跑精神病院去开展暑期考察...”
沈遥忍不住扶额,老天究竟想让他过一个多么黑暗的人生呢?
“那一年夏天的西瓜很甜...”池除没头没尾地说道。
那一天,他也是突发奇想才跑到市精神病院去考察的,他很好奇,世界在这些人们的眼里是什么样的。
医院里有很多人,有处在焦躁状态不断摔着东西的病人,有正在放声高歌的大姐
而池除的视线却忽然被一个安静的少年吸引了。
那个少年就那么呆呆地望着窗外,他的眼睛干净的像一面镜子,映了整个世界...少年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颗大树的根,脸上透露着十分的安详,仿佛那儿就是他百年以后的归宿
那一霎那,仿佛时间在回溯,而我早应该遇见你。
也许,这个就叫做情窦初开了,只是直到现在,池除都没有搞明白,自己的初恋为什么会在精神病院里悄然绽放了萌芽
不过,幸运的是,结果总还是换了个地方。
等班主任老师点完名走人以后,沈遥也琢磨着换个位置了,结果抱好书包屁股刚离开凳子以后就被人一把抓住了衣领。
“你要逃课?”池除挑眉问道,看这样子还对逃课这种行为颇有点不齿。
沈遥斟酌了一会才回道:“不,我要逃你。”
“为什么。”池除似乎并没有受到打击。
“你知道的太多了。”沈遥尽量压低了声音回道。
池除沉默了一会才又说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了,不好吗?”
“那...”沈遥仔细一想,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你跟我一起走?”
“好。”某人立马抱起了自己的书包。
然而沈遥环视了一圈,似乎并没有两人一排的空位了。
池除看出了他的打算,于是站起身,径直朝教室靠门一侧的最后一排走了过去,笑道:“朋友,换个位置?”
刘强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嗯?”了一声,“要换位置?可以,给我五百。”
下一秒,池除同学就拉开书包,拍了五百大洋在他桌上。
刘强从来没见过出手这么豪爽的人,一下子有点被震住了,愣愣地收了钱就扯上旁边的丁阳走人。
而后,池除就大剌剌地坐了下去。
“去去去,赶紧走。”刘强没好气地冲沈遥说道。
沈遥只得屁颠屁颠地抱着书包又坐池除旁边去了,“五百?你就这么给了?”
“我不差钱。”池暴发户十分大佬的发言惊呆了沈穷苦人民。
“就算不差钱,也不该给这几个流氓啊...万一以后被盯上了...”沈遥深有感慨地说道,究竟那几个是连口香糖钱都要压榨的。
池除倒是满不在乎地说道:“他们打不过我。”
沈遥琢磨了一会儿,表示赞同,光说个子,池除就压了他们一头。
“这个位置,想逃课的话方便一点。”池除显然还对“逃课”一事耿耿于怀。
沈遥一呛,原来他那五百大洋还算是花在自己身上了,这么一想,不逃课都显得有点对不起他了,可是,开学第一天就上演一出“逃学外传”总归不太好,“其实,我今天没打算逃课。”
池除转头看他,“那你在逃什么?应该也不是我吧。”
“这个...”沈遥一边支支吾吾地回道,眼神又不由自主地飘向了顾祎的背影。
池除顺着他的眼神望去,立马皱起了眉头,“前男友?”
沈遥又是一呛,“当然不是。”
“你欠他钱?”池除又一次发挥了他的想象力。
“没有!”沈遥不假思考地答道。
“那你有男朋友吗?”池除话头一转忽然问道。
“没有!”沈遥下意识地就回道。
池除笑了笑,“那有钱吗?”
已经找回了自我的沈遥又一次回道:“没有...”
“以后会有的。”池除笑道。
沈遥点了点头,暴富可是他每一天的梦想。

枯木逢春而我逢你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好轻易捱到了放学,铃声还没响完沈遥都已经溜出教学楼了,只可惜,一山更比一山高,他快自然还有人比他更快。
“跑这么快赶着投胎去啊?”刘强嘴里叼着根烟,一手插兜,吊儿郎当地问道。
沈遥尬笑几声,“强哥,这开学第一天,我还没攒出什么零用钱来呢...”
倒是一旁的丁阳笑嘻嘻地说道:“你那点破钱我们还看不上呢,不过,你同桌可是个小少爷,你可以让他帮帮你啊?”
这话一出,沈遥才恍然大悟,心里忍不住哟呵一声,收了五百大洋还看不起我这点钱了,这三个臭皮匠摆明了是不敢惹人家
“这,我跟他也才第一次见呢,不合适。”沈遥勉强扯了个笑脸。
“不急。”刘强弹了弹烟灰,“等你们搞好关系了再给也不迟嘛,哥几个等得住。”
说完,这三个臭皮匠还煞有介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趿拉着一双老北京布鞋走人了。
“等等等,我等你奶奶个腿儿。”沈遥骂骂咧咧地往家走,忽然鬼使神差地一偏头,正巧撞上一出“强抢民女”的戏码,抢人者还恰好是他的老父亲。
“哟,又喝上头了?再干一回这档子事儿总有你牢底坐穿的。”沈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回应他的是一个摔碎了的酒瓶子。
“你他妈能不能别大街上乱放屁,耽搁你老子我办事回去有你好受的。”老父亲一只手指着他凶神恶煞地喝道。
被他拽着的那姑娘趁机一推,赶紧溜之大吉了。
老酒鬼摔在草丛里眼冒金星,晃了晃脑袋才瞧见自己两手空空,立马怒上心头,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就一个拳头朝沈遥挥去,打得他一屁股坐地上以后还又踹了一脚才气哄哄地走了。
沈遥坐在地上,觉得实在有些不是滋味,大街上被这老流氓打了以后竟然还得跟他一道回家。
一进家门连晚饭都懒得吃,他就一头栽进了自己的房间,背着包坐在床边发起了呆。
怎么开学第一天就这么难熬了呢
坐了有一会儿,他才慢吞吞地放下书包,钻进被窝里去了。
脑子里蹦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这边琢磨琢磨那边捣鼓捣鼓,躺了四五个小时脑子倒是越来越清明了。
这时,外面响起了开门声。
沈遥挣扎了一会才爬起来,出了房间就看到沈路正仰头喝水,“这么晚回?”
“又睡不着吗?”沈路牛头不对马嘴地问道,而后才放下了水杯,“今天有人来闹场子,苟哥一个人看不住我只能帮着点。”
听了这话沈遥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我明明还大你一岁...”
“哥。”沈路立马打断道,“我就不是读书的料,你让我耐着性子坐教室里头念经简直是要我的命,再说了,我这不是干的挺好嘛...”
沈遥默不作声。
“药吃了吗?”沈路一边问了一句一边给他也倒了杯水,“你别想这些了。”
“我...”沈遥的话开了个头,后面又怎么都接不下去了,于是又开始抓耳挠腮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
这会儿沈路才看清楚他脸上还没散干净的红印子,“你被人打了?”
沈遥点了点头,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见他这样,沈路忍不住叹了口气,拉着他又回房间去,从包里翻出了药以后才递给他。
沈遥吃过药以后稍微镇静下来,组织了一会语言才说道:“回来路上看见隔壁房那个老头又在乱来。”
“我他妈。”沈路一听就一肚子火,立马撩袖子预备去隔壁房间找那个老酒鬼讲讲道理。
当然还是被沈遥给拦下来了。
“我还跟顾祎分到了一个班。”沈遥接着说道。
对于这个,沈路也很没辙,他也看不明白自己哥哥和顾祎是怎么回事,“想跟他和好吗?”
沈遥愣了愣,然后摇头,事到如今就算他想和好,顾祎也摆明了没这个打算。
“那就当不熟悉好了,咱也没欠他什么,朋友总会有的。”沈路说道。
奇妙的是,听到这句话以后,沈遥的脑海里竟然一下子出现出了池除的脸。
“好了,不早了。”沈路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哥你快睡吧,明天要赶去早读呢。”
沈遥应了一声,仰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光了以后才又钻进被窝里去,看着沈路往外去的背影又开始瞎想。
我这垃圾成绩哪里对得起这样的学费呢,乖乖把小路辛劳赚来的钱交到刘强这三个败类手里,我怎么这么废物...但是不给的话那三条狗哪里能放过自己...挨***不算什么,就怕这高中的日子没个安生了
明明小路工作一天已经很累了,回家还要对着自己的苦瓜脸,也不知道他好好吃饭了没有,我这是当的什么哥哥啊
又过了好一会儿药才开始生效,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才散开了,迎面而来的却是诡异的梦境。
梦里的他是一只不想动的猪,一日日肥膘渐长,待遇竟然也越来越好,每一顿饭食数他碗里最多,天天只要吃吃睡睡安享猪生。除此之外,他还享受到了很多人的追捧,全部人都想拥有他。
后来,他从不想动的猪变成了动弹不得的猪,他身上的肉重到让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屠夫钩住了他的鼻子,把他拖到宰猪场,一顿大刀阔斧,这猪生就到头了。
他睁开了眼,又看到了一双猪蹄子,他还是一只猪,这回他学聪明了,不仅吃得最少还跑的最多,可是,不长肉的猪有谁会爱呢?
结果,他直接被养猪场混在粮食里的□□给取了猪命。一辈子又没了。
这回他再睁眼看到的倒是人手,又醒了
他侧头透过防盗窗看了看天,还黑着呢。
根据以往的经验来说,这么一醒是怎么也睡不回去了的,因此他干脆不挣扎了,呈“大”字型躺着发了会儿呆就直接起床洗漱去了。
等洗漱完毕了外头的鸡才开始打鸣。
于是乎沈路也该起床了。家里头穷,买不起手机买不起闹钟,六点半上班的沈路只能就着鸡叫起床,收拾收拾赶过去也就差不多了。
因此,被一众邻里嫌弃的王大妈养的鸡,于沈路而言是再宝贵不过的天然闹钟了。
“吃什么,我去买。”早一步洗漱好的沈遥主动承担起了买早餐的任务。
沈路依旧顶着鸡窝头,这会儿还没有完全清醒,琢磨了一会儿才回道:“小笼包。”
“好。”沈遥应了一声就向早餐店跑去了。
这四周总共也就三家早餐店,一家卖包子一家卖油条还有一家卖粉的,但要说起的比鸡早的其实只有卖包子的和卖油条的
果然,老远就看见包子店老板支着棚子,正把一屉屉冒着热气的包子端出来。
“李叔,给我来一笼小笼包。”沈遥说道,“再来两个梅干菜包。”
“好嘞。”李叔一边笑眯眯地把包子装好一边说道,“咋起这么早啊?”
“开学了嘛。”沈遥回道,一手给钱一手接过包子就转身往回走,结果跟人撞了个满怀,转头稍微一瞥,“对不起”三个字就像是被狗吃了似的,死活说不出口了。
而顾祎这会儿眉头紧皱,一双眼睛死死地瞪着他,手还不停地拍着衣服,仿佛刚才撞他身上的是一条三个月没洗过澡的野狗
说起来,他以前能和顾祎关系铁有一部分原因就是他们的家离得近,结果现在又变成了十分尴尬的点
“对...对不起。”沈遥用蚊子大小的声音道了歉以后就一溜烟跑了。
等怀揣着热腾腾的包子跑回家以后他才看着依旧紧闭的破房门恍然大悟,忘记买那老父亲的份了。
见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个方向,沈路也就猜到了个大概,“我给他留几个就成,这一笼我也吃不完,真是便宜他了。”
听他这么说沈遥才点了点头,咽下最后一口包子以后就心不在焉地背上包预备去学校了。
“路上小心。”沈路见他朝外走便说道,过了一会儿才又问了一句,“药带上了没?”
“带了。”沈遥应了一声以后才合上家门赶早读去了。
无知无觉地迈着步子,像一具行尸走肉般踏在这碎石子路上,沈遥总觉着自己走的恐怕是人人畏惧的“黄泉路”,前头似乎蒙了一片黑沉沉的雾,仿佛在昭示着他漆黑的未来
他真不想再往前走,他想蹲下去抱头大哭,可两条腿又像是装了发条似的不听他使唤。
他感觉这条路越发长了起来,似乎一直绵延到千里之外也没个头,似乎他走一辈子也走不完
也不知道是谁在空气里注了水,呛的他喉咙、鼻子酸疼,他不自觉地攥紧了书包的两条肩带子,又无故地恐慌了起来。
这会儿天边已经蒙蒙亮了,太阳马上要从地平线探出脑袋来,可他却并不怎么想见到,那可是照亮整个世界的曙光,却依旧照不亮他心里那一片阴霾。

小编点评

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枯木逢春而我逢你(池除沈遥)免费章节全文阅读,记得关注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