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她那么暖(应暖可蒋肇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她那么暖(应暖可蒋肇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她那么暖(应暖可蒋肇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09

小说内容介绍

娱乐圈大佬X当红小花,SC甜宠!主角是应暖可蒋肇庭的她那么暖最新完整章节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应暖可用冷水往脸上扑了几把,除了面色略显苍白外,无损她那张漂亮精致的脸,稍做补妆,又显得精神奕奕,***绝伦。

小说摘要

圈内人皆知蒋氏大少低调神秘,几乎不在公众面前露面,直到某次颁奖典礼。
被众人簇拥着的蒋肇庭坐到了当红小花应暖可旁边的位置,顺便将她的手放入自己的手心,嘴角轻勾。
应暖可微微挣扎,蒋肇庭低语:“再动我可就亲你了。”
应暖可马上停止了动作,嗔怒道:“你来干嘛?”
“给你撑腰。”
庆功宴后,地下室某***车上,刚拿了影后的应暖可被亲得水汽氤氲,眼角微红,软糯控诉:“大骗子,你说了不干预结果的。”
“我只是让他们公平评审,奖已经拿了,别再给我找借口了,蒋太太。”
只见十指相扣的中指上戴着一枚闪烁的钻戒!

她那么暖最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包括陪我***

皇天给应暖可的剧本人设都很讨喜,就在她跟虹姐商量着挑哪本好的时候,余晖导演的新作也开始招募角色了。
余晖之所以能在圈子被称为名导,是因为他的作品往往是口碑与票房齐飞,他每隔三年会出一部作品,时间很固定,摸准了这个规律,大部分演员会将这个档期空出来。
余晖有着大导演惯有的脾气性格,他不喜欢投资商对他的作品指手画脚,他有自己的班底,完成剧本后,会给符合主要角色的演员发邀请来试镜,其他配角在网上公开招募,统一试镜。
这个时机巧得刚好,虹姐看遍了手上的剧本,倒不是嫌弃,只是认为没有能让应暖可爆发的可能,她一直看好应暖可的演技天分,假如能搭上余晖这艘大船,对她今后的路会有很大的帮助。
只可惜余晖是个臭脾气,没接到邀请,就没资格试镜。
两人商量之下,决定去找余音想想办法,她身为皇天的金牌经纪人,人脉路数肯定比她们要广。
好不轻易趁余音抽空出来,应暖可和虹姐便说明了来意。
余音原本低垂的眉眼听到她们的话后,半开玩笑地说道:“为什么找上我?蒋二少不是更好的出路吗?”
“音姐别笑我了,这种事情自然找你商量。”
“可惜这回真找错人了,余导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倔强,尤其是对于他自己的作品,绝不做退让。”
虽然早已知道余晖的原则,可她们还是抱着一丝侥幸,想碰碰运气。
一丝小小的沮丧出现在应暖可脸上,她礼貌地说道:“谢谢音姐了,我知道了。”
应暖可刚预备起身,余音淡淡地说道:“不急着走。”
她纳闷地侧过脑袋,即使是余音,也不得不承认她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一个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有着不同一般的韵味,她不单单是有一张五官精致的脸,整个人气质就不俗。
应暖可又重新坐下,余音不动声色地问道:“对手上的剧本不满足?”
“不是。”应暖可立马否认,她一个刚签约的不知名艺人,要是还挑三拣四就显得不识抬举了。
虹姐接过话:“音姐,不是我们好高骛远,实在是这么个***摆在眼前,让人很难不受吸引。”
“你有什么自信认为余导会看中你?你总共就没演过几部戏。”
余音的话犀利无情,却句句属实,应暖可被她睿智的眼神看得微微红了脸颊,实诚地说道:“音姐,我有野心,在这行里吃的就是青春饭,我没有那么多三年的时间可以蹉跎,既然眼前有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为什么要让它冲指缝间溜走?我加入皇天,自然也是因为这里机会多,我没有自信让余导一眼就相中我,可是不试就永远没有机会,而且我认为作品不在多而在于精,假如能演余导的电影,相信比十部烂片都值钱。”
在余音面前,说那些蹩脚的谎言形同跳梁小丑,不如把话摊开了讲。
果然见余音脸上出现出了笑意,“这番话说得很合我心意,每个人都想红,我最烦那些遮遮掩掩的人。”
虹姐小心问道:“那音姐能帮可可想想办法吗?”
“这个忙我是真帮不上。”
余音重新将心思放到了桌面的文件上,就在应暖可以为没希望的时候,她再次开口:“不过我可以给你指条路。”
应暖可黯淡的目光重新焕发神采,里面的急迫显而易见,屏息等待着她的下文。
余音笑了笑:“要说能在余导面前卖个面子的人,恐怕只有蒋大少了。”
听到这个答案,应暖可却是喜忧参半,就像在迷雾中有人给你指了条出路,可是那条出路布满荆棘坎坷。
余音见应暖可脸上的犹豫不决,补充道:“路我已经给你指了,要不要走就看你自己了。”
“音姐,我有个不情之请……”
“怎么?想要坐享其成?让我去蒋大少面前替你开这个口?”
应暖可还没说完,就被余音打断了,她臊得面红耳赤,连忙摇了摇头。
在余音面前,任何小伎俩都逃不过,她柔声问道:“那音姐有蒋大少的联络方式吗?”
余音打开抽屉,抽出一张名片递过去,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是蒋大少秘书室的号码,或者你可以直接找蒋二少要蒋大少的私人电话。”
应暖可毫不犹豫地接过余音手里的名片,她跟蒋仲泽关系清清白白,已经被人诟病了,要是再主动找蒋仲泽,指不定被传成什么样子。
“那谢谢音姐了,我们走了。”
直到坐上车,虹姐才开口问道:“你真要去找蒋大少?”
应暖可愣愣地望着手上的名片,并未觉察到虹姐的话,她的脑子里尽是蒋肇庭那张冷峻阴沉的脸。
“可可?”虹姐又推了推应暖可的手臂,“问你呢。”
应暖可这才回过神来,涣散的双眸好不轻易重聚焦点,问道:“虹姐,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真的要去找蒋大少?要不干脆去找蒋二少吧?”
“音姐也说了,能让余导卖面子的只有蒋大少了,就算去找蒋二少,估计他也帮不上忙,何况我也不想麻烦他。”
当天晚上,应暖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手里却一直紧握着那张名片。
实在睡不着,便坐了起来,手臂紧紧抱住双膝,在昏暗的房间内,瑟缩成一团。
蒋肇庭性情难以捉摸,上次她也不知道哪里惹着他了,难保这次不会再惹怒他,何况他凭什么帮她这个忙,她有什么值得交换的东西吗?
应暖可的脑袋里就像有两个小人在做拉锯战,一个劝着她去找蒋肇庭,这是难得的机会,一个劝她不要去自取其辱。
她烦躁得要命,没想到就这么枯坐到天亮。
当窗缝里的阳光飘洒进来时,应暖可才意识到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维持了一夜的坐姿让她发麻发酸,下地时趔趄得差点摔倒。
她双手拉开窗帘,强光射入让她眯紧了双眸,适应了一会儿,她才微睁眼睛,好天气也给了她好心情。
重新审阅这张名片,应暖可便有了拨打的冲动,既然是她唯一的出路,不紧紧握住以后肯定后悔。
听着耳边传来的嘟嘟声,应暖可紧张得掌心已沁出薄汗。
很快对方便接了起来:“您好,蒋大少办公室。”
“您好,请问蒋大少在吗?”
“哪位找蒋大少?”
“我是应暖可。”
“应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找蒋大少?”
“我……请问方便让蒋大少接电话吗?”
“不好意思,蒋大少出差了,有什么事情您可以留言,我会帮你转达。”
“这样啊?那麻烦你帮我转告蒋大少,就说我找他,方便的话请他回个电话,你记下我的号码。”
应暖可不知道蒋肇庭出差这件事情是事实,还是挡别人的借口,只好先留了自己的号码。
接下来的几天应暖可都过得忐忑不安,天天都查阅着手机上的来电跟信息,只可惜都没有蒋肇庭的。
应暖可思考着是蒋肇庭没有收到秘书的转达,还是蒋肇庭忙得分身乏术,亦或者是知道是她,根本不想回电话。
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应暖可依旧没有收到蒋肇庭的电话,她不得不又拨打了秘书室的电话,对方依然礼貌又疏远地告诉她已经转达给蒋大少了,回不回电话她就没办法控制了。
就在应暖可犹豫着直接去找蒋仲泽的时候,终于接到了蒋肇庭的电话。
那时她刚***浴室洗澡,就闻声一旁的手机铃声响起,匆匆忙忙围了浴巾,看见屏幕上生疏的号码,内心激动万分,直觉是蒋肇庭的来电。
她努力做着深呼吸,让紊乱不堪的心跳平静下来,才按了接听键。
“是我。”
简单的两字低沉浑厚,没自报家门,应暖可却能听得出声音的主人是谁,软软糯糯地唤道:“蒋大少。”
“听我秘书说你找了我两次。”
虽然蒋肇庭说的是事实,应暖可却有种上门倒贴的羞耻感,此时她双颊绯红,不知道羞得还是被浴室的蒸汽给薰的。
“其实我是有事情想请蒋大少帮忙。”
“说来听听。”
真到了这种时刻,应暖可又有些难以启齿了。
“我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在无话可说上,既然没什么要说的,我就挂了。”
“等等。”应暖可紧张地制止道,深怕蒋肇庭就此挂掉电话。
“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要是再没想好怎么说,那就不必再说了。”
“我知道您跟余导关系好,我想您帮我引荐一下。”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嗤笑,应暖可被笑得满脸通红,一股被羞辱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由愠怒道:“不知道蒋大少笑什么?”
“相信你很清楚余导的脾气,就算他肯卖我这个面子,你知道我要用多大的人情去还他吗?”
言下之意很清楚,他是个商人,只有回报率高,他才愿意一试。
“蒋大少的大恩大德我一定铭记于心,将来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定会赴汤蹈火。”
“别跟我说这些虚的,来点实际的。”
“这个人情是我欠您的,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都答应您。”
“哦?包括陪我***?”
应暖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五官姣好,面容却是***一片,白色的浴巾刚刚好遮挡住要害部位,却难掩浴巾下那销魂惹火的身段。
对于蒋肇庭话里的玩味,应暖可并不生气,反而理智平静地回道:“蒋大少觉得这样贬低自己有成就感吗?您不是那样的人,我也不是,假如实在让您为难,不好意思打搅了,蒋大少晚安。”
没给蒋肇庭反驳的机会,应暖可直接切断了电话,她捂着砰砰乱跳的胸口。
不消片刻,手机就响起了信息进来的声音:明晚七点,我去接你,记得穿白色衣服。
应暖可嘴角上扬,结果不出所料,既然蒋肇庭肯纡尊降贵打这个电话,就说明十有八|九他会答应。

她那么暖完整完整章节全集免费阅读

第7章 略暴露了些

第二天晚上六点没到应暖可就已妆扮完毕。
今天的她化了一点淡妆,使得肤色更加白皙透亮,一个可爱的发箍扣在漆黑柔顺的长发上,一字肩的奶白色毛衣衬得她的锁骨***迷人,***长靴又显出了那双修长的美腿。
虹姐找人打听过女主角的人物设定,前期是个不谙人事的富家小姐,她单纯善良,爱好唱歌,却遭人嫉妒,好听的嗓音被毁,再也不能歌唱。一直顺风顺水的她大受打击,变得一蹶不振,开始酗酒吸烟,颓废得再也找不到昔日的一丝天真,当然最终是走出了这个阴影。
这其中有两点要害,一是余晖要求电影中的唱歌部分全部由演员亲自唱,不得后期编辑,二是女主前后差异大,需要精湛的演技来撑起这个角色。
据闻全部受邀人员都已试镜完毕,不过他们还没做出决定由谁来出演。
时间接近七点的时候,蒋肇庭的电话如约而至,他告诉她已在楼下,让她下来。
应暖可对着镜子莞尔一笑,穿上大衣,熄灭房里的灯,下了楼。
看见蒋肇庭坐在驾驶座上,应暖可略微吃惊,少数的几次接触,他都是由司机接送,不过她也不多言,坐进了副驾驶座。
车厢里的光线暗淡,却不妨碍蒋肇庭审阅的目光,他从上到下打量应暖可的装扮,让她有些许的紧张焦躁。
应暖可不敢与蒋肇庭的眼神接触,只好微微低垂着脑袋,手指躲藏在衣袖里,轻轻地绞弄着。
这股难捱的煎熬持续了一会儿,蒋肇庭终于将视线收了回去,语气清冷:“略暴露了些。”
短短的几个字却让应暖可耳根发烫,她看着露在外面的部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时下很多人都这么穿的。
蒋肇庭终究是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应暖可也懒得自找没趣,一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他连个音乐或者广播也不放,显得车厢内就更加安静尴尬。
直到车子停在一家会所门口,蒋肇庭才开口:“到了,下车吧。”
泊车小弟从蒋肇庭手里接过车钥匙,他熟门熟路地往前走,应暖可跟随在他身后,四周有不少人跟蒋肇庭打招呼示意,他终究表情淡漠,没做什么回应。
自然也有人将目光放到应暖可的身上,她浑然不觉,只亦步亦趋地跟随着蒋肇庭,深怕不留意,他钻入了哪个房间她都不知道。
而蒋肇庭却注重到了那些觊觎的目光,眉头不悦地微皱,脚步稍作停留,后面的应暖可一时不妨便撞了上去。
她摸着疼痛的额头敢怒不敢言,走着好好的干嘛要停下来?
蒋肇庭转过头,紧蹙的眉眼显示着他的心情不佳,应暖可自然不敢触霉头,马上放下了手,露齿一笑:“怎么了?”
“走我身边来。”
应暖可见他说得认真,按捺着紧张的情绪,来到他的身旁。
这是第一次她如此近距离地跟他站在一起,蒋肇庭身材高挑,她其实也不矮,身高有165厘米,站在他身旁却只到他肩膀。
走路期间,两人的手臂难免相擦碰到,应暖可脸颊微微发红,不由自主地远离了点,可是没过一会儿又碰到了一起,见蒋肇庭毫不在意,她也不想矫情。
终于在一个私密性很好的包厢门口停住,蒋肇庭用卡刷开房门,跟外面的安静形成明显对比,包厢里声音喧闹。
见到蒋肇庭来了,里面三人纷纷站起来,“我们的蒋大少总算来了。”
语气亲昵,不似场面上的恭维话。
应暖可微微抬头,便认出了眼前的三人,正是导演余晖,编剧贾侯,监制曾杰。
她看到他们,他们自然也注重到了她,曾杰意味深长地看着蒋肇庭笑,“看来今天要多个人了。”
与此同时余晖目光灼灼地盯着应暖可,贾侯不得不轻咳嗓音提醒他适可而止。
“应暖可。”蒋肇庭简单地内容介绍。
“余导,贾先生,曾先生。”应暖可微微弯腰,礼貌地叫道。
“你别这么称呼,一个假先生,一个真先生的,听着别扭。”
应暖可没注重到这点细节,窘迫得手足无措,余晖笑笑:“别吓到小姑娘了,小心蒋大少找你们算账。”
被点名的蒋肇庭拍了拍她的脑袋,那富有磁性的嗓音说道:“去唱首歌听听。”
应暖可心情略显不***,这语气像极了她是个供人玩乐的戏子,嘴巴微嘟,站在原地未动。
“就唱那首『雪天使』吧。”
一闻声歌的名字,应暖可顿感羞惭,她是完全曲解了蒋肇庭的好意啊。
『雪天使』是这部电影的主题曲,也是女主角在戏里要唱的主要曲目。
“好了,让小可唱吧,我们老规矩,麻将。”
闻声这声“小可”,应暖可不争气地耳根发烫,脸颊发红,那晚他问她叫什么的时候,她鬼使神差下就说了这个,四周的人一般都叫她可可,乍听到这声小可,就想起了那晚他在自己耳边,用低沉喑哑的声音念着这两字,那么烫热,那么兴奋。
没人注重到她的不自然,他们四人很快在麻将桌落座,应暖可注重到房间里娱乐设施齐全,ktv,麻将,扑克,台球桌,飞镖,吧台……
她来到点唱机前,点了这首『雪天使』。
当屏幕上显示着这首歌的信息时,应暖可目光怔怔,视线定格在那栏作曲者的名字上,Ian。
由于太过出神,连错过开头都浑然不知,直到曾杰半开玩笑的话语响起:“是这首歌太老了,不会唱吗?”
应暖可才回过神,连忙说了声不好意思,又重新开始播放。
原唱的声音空灵飘渺,她没有克制模拟,用自己的方式来唱这首歌,前期的女主角天真烂漫,语调中布满了纯真俏皮。
一曲完毕,蒋肇庭开口说道:“三位觉得如何?”
从应暖可开始唱起,他们三人便有些震动了,连打牌都失误了好几次。
余晖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看来今天蒋大少有备而来啊,还是头一次见你如此上心。”
“上心什么?究竟是皇天的艺人,都求到我面前了,我总不好推诿。”蒋肇庭的脸上是漫不经心的笑脸,轻勾的嘴角带着一些痞气。
“得了吧你,你要能这么热心,皇天旗下全部艺人都不愁了。”
“糊了。”蒋肇庭笑着推倒了眼前的麻将,“你们三个可都没筹码了啊,看来今天我又要盆丰钵满了。”
音乐声骤然停止,蒋肇庭对着应暖可说道:“再唱一遍吧。”
应暖可领悟力强,一下子便明白了蒋肇庭的意思,她这回换了种方式再唱了一遍,声音沙哑,躲藏着淡淡的悲伤,唱着唱着又是劫后余生般的庆幸,双眸星光熠熠,脸上神采飞扬,与这张精致面容唯一不符的可能就是那显得嘶哑黯淡的嗓音了,令人扼腕心疼,却又多了丝残缺美。
听着前后两种完全不同的演绎方式,在场的四人都有些恍神,连蒋肇庭都被她的歌声深深吸引。
余晖带头鼓掌喝彩,“行啦,既然你蒋大少都将人带到了我们面前了,自然要卖你这个面子。”
“卖我这个面子?难道不是你们自己满足?”蒋肇庭眉眼上挑,嘴角含笑。
“真不愧是蒋大少,一点亏都不吃。”
应暖可听着这段简单的对话,兴奋***的情绪如同决了堤的洪水,浩浩荡荡,奔涌而出。
蒋肇庭向她招了招手,她就如同温顺的爱宠般,乖乖地走了过来,脸上是难掩的喜悦。
“余导刚才敲定你为他新作的女主角了,谢谢他们吧。”
“谢谢余导,谢谢贾侯先生,谢谢曾杰先生。”应暖可嫣然微笑,白皙皎洁的脸上因为这抹笑意而变得娇柔迷人。
可她心里明白最该感谢的人便是蒋肇庭,软绵地低语:“谢谢蒋大少。”
那双深邃好看的眼眸盯着她,抿唇一笑,问道:“会打麻将吗?”
“技术不是很好。”
“那你替我打几盘,我去叫点东西吃。”
“我帮您叫吧,您想吃什么?”应暖可马上殷勤地问道,又担心太过刻意,补充道:“我赢三位不好意思,输了又怕付不起。”
“我们不赌钱,欠人情。”蒋肇庭回道,“假如你赢了,他们三位就欠着你人情了,输了算我的,反正他们三还欠着我不少。”
“还是我叫东西吧,我技术生疏……”
应暖可还没讲完,就感觉到肩膀上多了一双温热的手,肌肤相贴,令她猛地颤栗,那接触的地方如同有一团烈火炙烤般,烫得她浑身发热。
被强行按到他原先的位置上,蒋肇庭才低沉地开口:“你就放心打吧,输了不怪你。”
他刚预备离开,余晖便叫住了他,欲言又止,蒋肇庭问道:“余老有话便说。”
“我选这首歌,你不会介意吧?”
应暖可虽然不知道余晖话里的意思,但是出于对这种歌的在意,耳朵情不自禁地竖起来。
“无妨。”
良久才闻声蒋肇庭淡漠地吐出两字。

小编今天推荐

她那么暖(应暖可蒋肇庭)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漂亮,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