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樱桃成熟时(牧遥沈亦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樱桃成熟时(牧遥沈亦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樱桃成熟时(牧遥沈亦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0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牧遥沈亦淮的樱桃成熟时免费全文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27岁X18岁,养成系,年龄差9岁,“我要在你身上去做 春天在樱桃树上做的事。”——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小说摘要

某知名八卦号爆出影帝沈亦淮与某女子在国外亲昵挽手的照片,网友各显神通罗列出嫌疑女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几位女星和沈亦淮的粉丝上演轰轰烈烈娱乐圈大乱斗。
没想到沈亦淮直接在微博上晒出钻戒和结婚证,并@了连大乱斗入场券都没拿到的牧遥。
当场哭瞎的女友粉集体冲到牧遥的微博下面请愿离婚,吓得沈影帝连发三条戏精微博。
@沈亦淮:@牧遥知马力 老婆么么
@沈亦淮:@牧遥知马力 晚上给你暖被窝
@沈亦淮:@牧遥知马力 粉丝行为请不要上升我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牧遥上线时,热搜成功从#牧遥请离婚#变成了#沈亦淮怕老婆#

樱桃成熟时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第19章 十九颗樱桃,壁咚
十月下旬的燕州,夜晚露水很重。半圆形的上弦月高挂在藏蓝色的夜幕中,清辉洒向大地。
牧遥拎着手提袋,在停车场的车位间穿梭,如同一只灵敏的兔子。
终于,她在停车场的角落里发现了开着前灯的白色卡宴,马上欢呼雀跃着小跑了过去。
“沈哥,人来了。”秦川从车内后视镜瞥了眼在后座的沈亦淮,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眸光微微一闪。
牧遥看到驾驶位的秦川,冲他招招手,秦川指指后座,示意她从后面上车。
秦川关了前灯,牧遥绕到车右侧,车门已经开了个小缝。
牧遥拉开车门,车里开了一盏小灯。沈亦淮肃然危坐,昏暗的灯光落在他利落的黑色短发上,他的眉骨生得很立体,浓密的眉毛下是一双深邃又潋滟的桃花眼。
牧遥抬脚往车里去,她穿了一双黑色高跟鞋,车的底座又高,她一时半会儿竟没有使上劲儿。
牧遥正思考要不要把手提袋先放到座椅上,这时一只宽厚的大掌伸到了她面前,沈亦淮侧过身子面对着她,语气平淡:“过来。”
牧遥以为沈亦淮要帮她拿袋子,便将手提袋的绳子缠在他手指上。可谁知沈亦淮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猛地***,将牧遥整个人拽上了车。
牧遥忽然之间失去了平衡,往沈亦淮那里栽去。沈亦淮下意识伸手接住她,揽了一怀柔软馨香。
她的身上微微沾了寒露的气息,幽幽的茉莉香气充盈在他的怀抱里。双马尾的发梢拂过沈亦淮的指尖,他不经意间收紧了搭在她腰侧的手指。
牧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弄得小鹿乱撞,她的手抓着沈亦淮的胳膊,心跳陡然加速,连带着耳根都有些微微泛红。
印象中,沈亦淮很多年没有这样抱过她了。
想到前面还有两个大活人,沈亦淮喉头微动,出声提醒道:“你忘记关门了。”
湿热的气息扫过牧遥敏感的耳尖,她的身子颤了颤,这才不情不愿地从他怀里起来。
牧遥带上了车门,规规矩矩地坐在他身旁。她的头发绑成双马尾,柔顺地垂在肩膀两侧。她化了妆,越发显得唇红齿白。
她的眼睛明亮有神,眼珠是淡淡的茶褐色,眉眼间有一种天真的风情。为了舞台效果好,她在眼睛下方贴了些许亮片,颧骨处打了高光,整张小脸光彩熠熠,比天上的星星还闪耀夺目。
车里温度高,牧遥脱下外套,在胳膊处叠了一下,摆到一旁。黑白相间的水手服包裹着少女曼妙的身姿,黑色中筒袜套住修长的小腿,拉到膝盖上方,露出白皙诱人的绝对领域。
沈亦淮想起牧遥上小学的时候,经常穿着水手服去上学。申城的校服款式比较追赶潮流,而燕州的学校则要保守一些,牧遥初高中穿的校服都是宽宽大大显不出身材的款式。
十八岁的她再度穿上水手服,漂亮得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女。
“牧遥,还记得我吗?”坐在副驾驶的吴长风忽然勾过头来。
“记得,吴叔叔好。”牧遥点头。
“好久不见了,还真是女大十八变啊。”吴长风打量着牧遥。
牧遥害羞地低下头抿唇微笑,又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路过,路过,哈哈哈。”吴长风笑道。
秦川发动汽车,沈亦淮顺手把车内的灯关掉,以防影响前车玻璃的视线。
可关了灯之后,车内的氛围就变得微妙起来。
牧遥静静往沈亦淮那边挪了挪,又觑着眼偷偷望沈亦淮,他依然不动如山,应该没有发现吧?
牧遥不动声色地勾着小拇指,试图去碰沈亦淮的手,可刚刚碰到一下,吴长风就说话了:“遥遥,你怎么会想起来去参加女团呢?”
声音一响,牧遥就迅速地收回了手指,生怕被人察觉她的小心思。
“就是……朋友内容介绍我去的。”牧遥找了个理由。
“你要真想混娱乐圈,找你沈哥哥啊。你还怕他不肯带你吗?”吴长风说道。
“他……”牧遥想到了什么,眼神瞬间黯淡了下来:“他没精力管我。”
“你呀。”吴长风笑:“你沈哥哥多牵挂你你不知道?”
“老吴。”沈亦淮出声轻呵,他怕吴长风把他之前受伤的事说出来。
牧遥不甘心地踢了两下小腿,小声嘟哝着:“有了女朋友就忘了我,这算什么。”
沈亦淮听到这句话,换了个坐姿。女朋友?他?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
牧遥说话的声音很小,吴长风也没听清她叽叽咕咕说了什么,便换了个话题:“说起来,你今晚表现挺好的,你跳舞是跟谁学的?”
“就是跟公司里面的舞蹈老师学的。”牧遥忽然想起了什么,她问道:“你们都看了今晚的直播视频吗?”
秦川笑着说道:“是啊,沈哥跟我们一块看的。”
牧遥听了这话心中窃喜。沈亦淮马上轻咳一声,提醒秦川不要乱说话。
“回头我给你找个好的舞蹈老师,保证让你进步神速。”吴长风是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他在娱乐圈的人脉资源是数不胜数。他手底下带出过不少明星大腕,不过这两三年他只专注为沈亦淮开拓海外事业,没带别人。
四个人一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车子不知不觉就到了归燕居。
两人下车后,牧遥冲吴长风摆摆手,目送他们离开。
沈亦淮跟牧遥乘电梯上楼。电梯的镜子明晃晃地照着二人的身形。牧遥个头高挑,可她的头顶只到沈亦淮的下巴处,这个身高差刚刚合适,就算接吻也不会累。
牧遥胡思乱想着,直到“叮咚”的提示音响起,才恍惚地走下电梯。她想用指纹开锁,沈亦淮却握住了她的手,拨到一旁。
“怎么了?”牧遥抬头望他,眼睛里写满疑问。
沈亦淮垂眸,长长的睫毛覆下,在眼底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他轻启薄唇,问道:“我女朋友是怎么回事?”
牧遥身子一僵。
她前段时间为了这件事心酸好久,后来是想到沈亦淮还关心着她,才努力让自己把这件事翻篇过去。
她不停地告诫自己,沈亦淮二十七岁了,谈恋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为了这种事跟他置气才是无理取闹。
而且沈亦淮已经跟那个女人分手了,她还想怎样?
不曾料想他今天竟然主动提起这件事,分明是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牧遥靠着墙壁,偏过头去,逃避他的目光,缓缓说道:“我不想知道,你也别告诉我。好吗?”
她生怕自己听了之后醋意翻涌,不争气地掉眼泪。
没有办法啊,这个男人对她的影响太深了。从六岁到十八岁,他陪她走过她的人生三分之二。而剩下的三分之一她几乎没了印象,也就是说,在她有记忆的生命里,满满都是他。
沈亦淮又靠近了些,问道:“你从哪知道我有女朋友?”
果然是有女朋友……牧遥心里像是吞了黄连一样苦涩。她把他看做唯一,可自己却不是他的唯一。
“要不是有了女朋友,你会两年都不回来看我一眼吗?”牧遥委屈得像个小怨妇。
沈亦淮头疼,这丫头还记恨着他呢。
“没有的事,别瞎想。”沈亦淮说道。
牧遥见他说得振振有词,更来气了:“还骗我,分手就算没有了?”
沈亦淮微讶:“分手?”
“你为了人家喝得不省人事,还是高律师把你送回家的,别以为我不知道。”牧遥并不愿意提起这件事。
沈亦淮:“……”
好吧,他大概知道是哪个长舌头的家伙干的好事了,他是不是该感谢高胜寒没有把自己的心事一股脑全说给牧遥听。
“别听他胡说。”沈亦淮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牧遥解释这件事,只是下意识不想让她对自己的情史产生误会。
牧遥见他想开门,马上捉住他的手指,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看向他,就像一只勾人的小狐狸。她开口问道:“那到底有没有?”
“遥遥。”沈亦淮别过头去,很想告诉她不要用这种直勾勾的眼神看一个男人,因为没有男人能抵抗她的魅力。可终究觉得这话说出来不妥。
“有没有嘛?”她晃了晃他的手。
“很重要吗?”沈亦淮见她如此渴望得到这个答案,不禁反问。
“重要。”牧遥笃定地点头。
这下沈亦淮倒不着急回家了。他将一只手抄在裤子口袋里,另一只手抵在牧遥靠着的墙面上,微微垂首,沉声问道:“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
“我……”牧遥被他突如其来的壁咚弄得心神荡漾,不禁红了脸。
她整个人都在他高大身形投射出的阴影之下,牧遥双腿有些发软。可思忖再三,她还是勇敢地抬起头,对他说道:“我希望你是我一个人的。”
沈亦淮完全没想到牧遥会说这样的话,这种热烈得近乎表白的话。
难道她……
想脚踩两条船?
这个想法让沈亦淮很不爽。遥遥刚开始谈恋爱,怎么能染上心猿意马的坏毛病。更何况凭借她的美貌,还不是勾一个来一个,这以后还得了?
虽然他恨不能让牧遥把那个毛头小子踹了,但他不希望牧遥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遥遥。”他叫她。
“嗯。”牧遥乖巧应答。
“干什么都要一心一意,不能三心二意。”
“嗯?”
牧遥一愣,这是哪跟哪呀,还想问他是什么意思,门忽然开了。
方阿姨披着衣服探出头来,迷惑道:“你们回来怎么不进门?”

樱桃成熟时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20站 二十颗樱桃,翻身

进门之后,方阿姨说道:“你们吃宵夜吗?厨房煲了海鲜粥。”

为了晚上的演出效果,牧遥并没有吃晚饭。这会儿一闻到厨房飘出来的粥香,肚子立马就咕咕叫了。

沈亦淮看出她饿了,便吩咐方阿姨:“你再给她热几样小食。”

方阿姨应声去厨房忙活了,沈亦淮脱下外套,顺道把牧遥胳膊上搭着的外套拿过来,一起挂上衣架。

他一边倒水一边打开电视机,调到体育频道,正好在播一场足球比赛,于是他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牧遥在沈亦淮身旁坐下,脑子里还想着刚刚那个问题。

她摇了摇沈亦淮的手臂,撒娇道:“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嘛?”

沈亦淮端着茶杯吹了口气,轻啜一口,说道:“没有。”

“那之前呢?”她决定追根究底。

沈亦淮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把牧遥八爪鱼一样缠着他的手臂拨下来,无奈道:“没有。”

得到了想要的回答,牧遥心下欢喜,她并不想去纠结沈亦淮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至少他是想哄她喜悦的。

牧遥对球赛不感爱好,便掏出手机刷微博。

没想到,仅仅几个小时,她的粉丝数量就达到了二十万,并且还在疯狂增长中。

她拉了拉沈亦淮的衬衣,自得地把手机举到他面前,像只骄傲的小公鸡一样公布:“我的微博粉丝二十万了。”

沈亦淮看她神采奕奕的模样,唇角微勾,说道:“表现不错,再接再厉。”

牧遥想起了什么,低头开始编辑微博。

@牧遥: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

她配了一张带妆自拍照和一张灯牌的照片。微博发出去后,迅速就有了回复。

【宝贝闺女妈妈等你一晚上了终于发微博了我他妈爆哭!】

【天啦噜这究竟是从哪里下凡的小仙女!】

【这个造型真是三次元初音未来本人了。】

【你真是我的宝藏女孩啊啊啊!】

……

有些回复配了图片,牧遥点开一看,原来是她今晚直播时唱歌眨眼和比爱心的动图。

对着图片自我欣赏一番后,牧遥都有些飘飘然了。原来这就是当偶像的感觉。

“遥遥,吃饭了。”方阿姨在餐厅大声喊牧遥。

“来了。”牧遥叫道。

她把头靠在沈亦淮的胳膊上,语气软糯:“沈哥哥,你都好久没陪我吃过饭了。”

沈亦淮向来对她的撒娇毫无招架之力,便陪她去餐厅吃宵夜。

方阿姨盛了热滚滚的海鲜粥递到牧遥面前。粥上卧着鲜红色的螃蟹外壳,还撒了碧绿的葱花。虾仁晶莹剔透,瑶柱软滑白嫩,牧遥舀一勺送进口中,顿时胃口大开。

沈亦淮把装煎饺和烧麦的碟子往她那里挪了挪,说道:“别光喝粥,吃点干的垫垫肚子。”

沈亦淮自然希望牧遥吃得越多越好,他生怕她一受饿,体重又往下掉。本来身上就没什么肉,再瘦的话得营养不良了。

牧遥刚十八岁,还在长身体的阶段,估计年底身高就能突破一米七了,所以多吃点不是坏事。

牧遥吃了两个烧麦,八个猪肉煎饺,粥喝了一碗还嫌不够,又添了半碗,这才堪堪吃饱。吃不胖真幸福,要是换了别的艺人,大半夜吃那么多怕不是要被经纪人骂死。

“吃饱了?”沈亦淮问她。

牧遥点头,拿过纸巾擦擦嘴。

“吃饱了就上楼睡觉,今天你也累了一天了。”沈亦淮说道。

牧遥问他:“沈哥哥你明天有什么安排吗?”

“暂时没有。”沈亦淮怕牧遥又打什么歪主意,补充了一句:“不过也说不准。你明天不上课吗?”

“明天只有晚上的一节思修课,可以翘——”牧遥还没说完,就发现沈亦淮的眉头蹙了起来。

“你还敢翘课了?”沈亦淮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思修,大水课,好多同学都翘的……”牧遥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上大学才多久,好的不学,翘课倒是先学上了。”沈亦淮把面前的碗推开,非常严厉地教育她。

“我觉得我思想品德挺崇高的,上不上课也没太大影响。”牧遥小声辩驳,“再说了,我就不信你大学没翘过课。”

沈亦淮淡定道:“我大学学的是表演,偶然翘课也是为了拍戏,这跟我的专业息息相关,甚至可以比课堂学到更多东西。你学的是新闻,这跟参加女团有关系吗?”

牧遥不甘心地撅着嘴,说道:“我参加女团还能制造新闻呢,怎么就没关系了?”

牧遥一旦犯了错,就会跟他讲歪理,她从小就这样。

“牧遥。”沈亦淮叫了她的全名,牧遥大呼不妙。

“你要是耽误学习,期末挂科,我看这女团你也用不着去了。”沈亦淮当然不是跟她开玩笑,牧遥知道他有一百种手段治她。

被沈亦淮一训,牧遥哪里还敢提明天什么安排,灰溜溜地回房间了。

到房间后,卸妆,洗澡,护肤,躺在床上继续刷微博享受粉丝的彩虹屁,牧遥心里这才舒坦了些。

直播的好处是减少了人为剪辑干扰的因素,很多网友看了今天的直播都觉得牧遥跟录播里的表现大相径庭。

果不其然,有人出来替牧遥说话了。

@今天也要努力搬砖的小熊猫:身为幕后搬砖人员表示奶茶这件事太冤枉牧遥了,我亲耳听到她说自己喝奶茶会身体不***。节目组这么剪辑,只能说是别有专心,至于为什么,我就不多说了。

@今天也要努力搬砖的小熊猫:大家几乎都没怎么喝奶茶,这东西热量太高了,上节目要治理身材怎么可能喝,最后还是扫地阿姨拿去扔了,一边扔还一边说浪费钱。

这两条微博出来之后,昨天已经盖棺的定论又引起了争议。有人质疑,喝奶茶为什么会不***,奶茶那么好喝。

这时候牧遥微博超话主持人@心系我喵发了一篇公众号的文章截图,正是昨天晚上公众号“科学家碎碎念”发布的内容。

这个科普账号向来口碑不错,这篇文章又写得不偏不倚深得人心,不少人还是第一次知道乳糖不耐受这种毛病。

【心疼牧遥,不能喝奶茶,好多东西都不能吃。】

【孟雨萱给她递奶茶真是居心叵测啊。两人私下是好姐妹,我不信她不知道。】

【这不就跟知道人家酒精过敏还非要敬酒,不喝就说人家不给面子一样吗?】

【呵呵我昨天就想说这剪辑问题太大了,孟雨萱是嘉华旗下的,吃相有点难看啊。】

【对啊,抽个鬼牌就惊慌失措还有粉丝管这叫天真不做作,真实呕吐。】

【话说你们看直播时候注重到孟雨萱跳错了没?我后来又回去找录播视频这段就被剪掉了,真是欲盖弥彰。】

【跳错了还能去A组?脸真大,把牧遥挤下来也配叫好姐妹?】

心机的大帽子顿时就从牧遥头上挪到了孟雨萱头上。孟雨萱哪里知道牧遥有这个毛病,被网友说成居心不良刻意陷害队友的塑料姐妹花,她也快冤死了。她本意只是想当一个“好人”而已。

牧遥隔着屏幕就能想象到孟雨萱吃瘪的表情,肯定恨她恨得牙痒痒。要不然她这会儿为什么不出来再假惺惺发个微博巩固一下二人的塑料姐妹情呢?

牧遥想到自己今天大腿莫名其妙被什么人拧了一下,又发布了一条微博。

@牧遥:我确实有乳糖不耐受的毛病,这么多年已经习惯啦,谢谢大家关心。我和孟雨萱私底下是很好的姐妹,她去A组是实至名归,希望大家不要妄加猜测。

这婊婊的语气深得孟雨萱真传,她甚至直接复制粘贴了那句“好姐妹”。

【宝贝闺女晚安么么哒!】

【原来真是这样,抱抱不能喝奶茶的小仙女。】

【你把她当好姐妹,她把你当垫脚石。心疼死妈妈了!抱走乖女儿,咱们不约。】

【你是最好的。】

这条微博一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拿孟雨萱嘉华签约艺人的身份说事,本来孟雨萱进了A组是件值得喜悦的事,她还特地发了微博庆祝。结果现在她那条微博底下全在质疑她走后门去A组,不光是牧遥的粉丝,也有很多其他选手的粉丝。

因为这种行为损害的不仅是牧遥的利益,也是她们爱豆的利益。

牧遥看到这些留言,甚至笑出了声。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谁能想到短短一天时间,她就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

不过假如不是那个小熊猫,事实的真相也不会被曝光,牧遥很好奇这个小熊猫究竟是谁,特地私信了她。

【今天也要努力搬砖的小熊猫:你那杯奶茶是我喝掉的。】

【牧遥:原来你是场务小姐姐。】

【今天也要努力搬砖的小熊猫:拜托帮我保密。】

【牧遥:一定。】

【今天也要努力搬砖的小熊猫:本来也不想说的,可孟雨萱这人实在是emm……不说了,我几个同事被她弄得很恼火就是了。】

【牧遥:明白。】

退出微博,牧遥打开微信,忽然发现班级群里学委@了全部人。

【钱进:明天晚上要交数学作业,这次作业占期末成绩的20%,大家千万不要忘记交。作业题在公邮里。】

传媒大学注重基础学科教育,即使是新闻系,也要学习一个学期的数学。为了让大家期末能过,学校调高了平时分的比重。基本上只要写作业,期末就能过。

牧遥这周参加节目,没去上数学课。她登录公邮一看,吓得睡意全无。

她怎么连题目都看不懂?

小编今天推荐

樱桃成熟时(牧遥沈亦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小说让人直观的感受到书中人物情绪变化和故事走向,就似乎你就在故事里,跟他一起经历了一遍。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