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听说我很穷(谢游余年)最新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听说我很穷(谢游余年)最新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听说我很穷(谢游余年)最新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04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一档鉴宝节目邀请余年当嘉宾,余年只看了一眼,就断定一幅价值七千万的古画是假的。节目播出后,众网友开启群嘲模式,余年被疯狂嘲讽炒人设上瘾了,即将被强势打脸。谢游知道后:“不不不,年年你听我说,这一次真的不是我买的水军!”不久后,余年身世被扒出……众网友迷之沉默后,进入崩溃模式:“画确实是假的,因为真迹在他家放三百年了!”“同样是点不起外卖的人,你为什么如此优秀?嘤嘤嘤现在叫爸爸还来得及吗?”

听说我很穷免费全文阅读简介

高冷霸总包袱一吨重的谢总裁目标专一、持之以恒地在微博上狂怼新人歌手余年,堪称名副其实第一黑粉,余年唯黑。
余年参加一档歌唱综艺节目一夜爆红,歌声被称天籁。
谢游:呵,肯定调音了,怎么可能唱这么好听!
余年唱歌时粲然一笑的动图席卷全网,被赞神颜。
谢游:呵,肯定整容了,怎么可能长这么好看!
几个月后,黑粉头子谢总裁更新微博:大家好,我们在一起了@余年
众黑粉:逗我?

听说我很穷最新免费阅读章节

余年一脚踏进电梯厢时,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人。两人视线相撞,各自顿了两秒,又交错开。余年转身站好,按亮42层,对方令人惊艳的眉眼长相却还在眼前晃了几晃。
晚他一步进电梯的师兄齐哲低着头,没注重到角落站着的人,他焦虑地捏了捏手指,等电梯门合上,才压低了声音说话,略有些惭愧。
“余师弟,师兄在星耀娱乐实习,还说不上什么话,这次也是看了你的照片,经纪人才拍板说要见你。等一会儿上去了,你好好表现啊,就凭你的颜值,肯定能留下来……”
相比起他的紧张,余年反倒笑脸轻松,公共场合,他声音也放得低,诚恳道,“谢谢师兄帮我争取到这个机会,我一定努力。”
齐哲连忙摆手,都快结巴了,“谢什么谢,我也没做什么……再说了,你以前帮过我好几次,真算起来也是我谢你。”他指尖发抖,嘴唇都起皮了,又找了个话题,“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余年在心里算了算,实话实说,“除去刚刚买白衬衣的钱,还剩差不多两百。”
说完,他自己也忍不住感慨,真的太穷了!
齐哲担忧,“那不是外卖都快点不起了?要是今天没能留下来,”他停下话,又仔细打量穿着崭新白衬衣、浅色旧牛仔裤和黑色运动鞋的余年,肯定道,“不可能留不下来,你这颜值,可是连续四年碾压我宁大两万男同胞,未逢敌手!”
余年被逗笑了,忽然想到电梯里另外那个人的长相,恍了几秒的神,才接话,“不管能不能留下来,我都请师兄吃饭。”
“算了吧你,师兄请你吃,就学校门口那家烧烤店,荤素随便点。”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齐哲连理了四五次衣领,低声朝余年道,“到了。”
电梯门在两人身后合上。
“这一整层就是星耀的经纪部,师兄还要去开会,就送你到这儿了。一会儿你直走右转,找到挂着写‘孟远’的牌子那扇门。”
齐哲见余年笑弯着眼看自己,呼了口气,也跟着笑起来,“你这万事不扰心的心态也是真的稳,别的我不多说了,加油!”
星耀娱乐作为国内三大娱乐公司之一,是明眼能看出来的财大气粗,品味也很不错,室内精心的布景装饰让人赏心悦目,余年走在光亮可鉴的地板上,没有东张西望。
他虽然只穿着简单的白衬衣牛仔裤,但脸长得好,气质又出众,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等到了孟远的办公室门前,余年整理好袖口,随后不轻不重地敲响了门。
很快,内里传出声音,“请进。”
余年手搭在冰凉的金属门把上,微微***,打开了门。
办公室四面宽敞,简洁明亮,冷气开得很足,一口凉气吸进鼻腔,倒是让余年更冷静了些。他还花一秒评估了角落放着的绿植——疏于照顾,枝叶都快枯了。
桌面凌乱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在打电话,皱着眉,表情不太好,声音里压着急躁。
余年朝对方点点头,站在原地没出声。直到对方半眯着眼看了他一会儿,指了指一旁的沙发,才抬步走过去坐下了。
他能很清楚地感觉到,从他进门到现在,对方一双眼睛就落在他身上没挪开半寸。但这种打量并不让人感觉不适,就像是打量一件……商品。
“我现在手上真没人……行,我帮你掌掌眼……知道,你经手的节目哪有不火的……”这通电话没再持续多久,孟远将手机搁桌子上,坐直了背,研判地看着余年,问得突兀,“照片是谁拍的?”
余年很快反应过来,笑着回道,“当时齐师兄要照片要得匆忙,我就让我室友临时拍了一张。”
孟远点了头,很不客气地评价,“拍照的人技术非常不行,你的三分都没拍出来。”
余年没接话,只是笑,笑脸干干净净的,让人很有好感。
“余年……21岁?”
“是,上半年过的生日。”
孟远又盯着余年看了一会儿,头发是纯黑色,底子很好,皮肤又白又细。鼻梁挺直,但不显强势,唇线清楚,嘴唇较薄,下颌线近乎完美。
最出彩的是一双眼睛,典型的笑眼,眼睛大的同时,眼尾还延长些许,黑眸跟水洗过的一样,清清亮亮的。右眼眼尾下面还有一颗淡色的泪痣,眼光流转间,会衬出点秾丽的贵气。
以他从业十几年的眼光来看,这张脸骨架好,再来十年也一样好看。甚至现在还没完全长开,再过个两三年,才是颜值巅峰。
这还是素颜。
孟远已经确定,不需要多的,就凭这张脸,推着让人往镜头下一站,不可能不红。
余年安安静静地坐着,任由孟远打量,没有半点不安闲,神态表情都很自然。或许是教养使然,他随意这么一坐,肩不塌背不垮,微微侧身,神情专注地听你说话,让人感觉到十足的尊重。
孟远暗暗点头,往心里的评分表上又加了十分,“齐哲说你唱歌不错?”
“嗯,从小就喜欢。”
一问一答的间隙,孟远脑子里已经过了一遍调音师的名单了,嘴里还是说道,“那随便唱一首?”
余年想了想,“那我唱首校歌给您听听?”
孟远乐了。
自从他带的艺人火了之后解约离开,他也陆陆续续面过不少人,唱流行摇滚民谣的都有,还是第一次有人预备唱校歌的。
他捞了支笔捏指间,饶有兴致地拿笔尖敲敲桌面,“都可以,主要是听听你的音色。”至于唱功音准,他也没多奢望。
余年唱歌从来记不住歌词,但这个场合必定不能让他像平时一样瞎哼哼,他淡定地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搜出歌词,也没开伴奏,调整呼吸后,自己给自己打了两个拍子,直接开唱。
“啪”的一声轻响,孟远手里的笔掉了。
余年没受影响,他的视线牢牢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歌词,没注重到孟远骤然间不淡定的神色,直到闻声对方说了声“停一下”。
他依言停下来,抬起头,眼带问询。
孟远做了个深呼吸,“继续。”
余年接上刚刚停下时最后的一个音,毫无阻碍地唱了下去。他的音色清透,如同空旷山林间潺潺的溪水,尾音带着点悠悠扬扬的韵味,每个字都咬得刚刚好。
一段唱完,孟远眼神压着点激动,“以前学过专业课?”
余年气息不变,弯着眼睛回答,“没学过,我大学是历史专业的。不过家里长辈喜欢唱歌,小时候就跟着哼几句。”
我特么——这是“跟着哼几句”的水平?
孟远手指快速敲着桌面,再开口,又回到了平稳的语调,“当时是齐哲给我看了你的照片,你也愿意特地过来一趟,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愿意进这个圈子的?”
余年语气也正式起来,“是的。”
“这就好。”孟远放松了绷着的背,靠到椅背上,搭着扶手,语气松了两分,“你我肯定是亲自带,不会埋没了你。现在的问题就是,我想知道,你进娱乐圈,是为了什么?理想啊目标啊,我们都可以谈谈。”
余年唇线紧了一瞬,很快又泛出笑脸,坚定道,“我需要赚钱,很多钱。”
孟远没多惊奇,这个圈子里的人,为名为利为梦想,总会有个目标有个奔头。他没做评价,“我们合作,钱肯定不会少你的。但我先说开了,牵线搭桥拉皮条这种事,我不会做。假如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我可以给你推荐别人。”
余年摇头,细软的头发跟着他的动作晃了晃,眼里晕出星星点点的笑意,“您放心,我只想好好工作赚钱。”
孟远松了口气。他从不指望手里的艺人有多听话,大家都是人,又不是提线木偶。但至少要能沟通、有底线,不要人还没红,就搞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出来。
孟远语气又温顺了两分,“好好好,那我们也算是达成共识了。”他拉开手边第一个抽屉,亲自把文件递过去,“这是星耀的B级合同,你是纯新人,B级是我权限里最顶尖的了。签五年,你看看,要是不放心,也可以拿回去找人仔细看了再做决定。”
余年双手接下合同,“不用这么麻烦。”他挨着将近十页的合同仔细看了一遍,从笔筒里抽出黑色的签字笔,利落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字写得漂亮!”看他签了字,孟远语气亲近了不少,接过合同,把自己的名字也签上了,心情大好。
“我话说这儿了,你要是不红,天理难容!”
“真的谢谢您。”余年合上笔盖,将签字笔放回笔筒。
等余年走了,孟远顾不上斯文形象,把手里的笔一扔,抄起手机就回拨了一个电话。
“刚刚你说的那个节目,对就是比赛唱歌那个……”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孟远挑眉一笑,自得道,“对,位置给我留好了,你爸爸我现在手里有人了!”

听说我很穷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电梯在51层停下,谢游跨出门,闻声动静的秘书抬头发现来人是谢游,慌忙站起身,双手贴合小腹,腰背都绷紧了,“谢总上午好!”
谢游停下,“嗯,”他声音冷淡,“曲逍然在吗?”
秘书规规矩矩地盯着大理石地板不敢抬眼,“曲总现在在办公室里,需要我带您过去吗?”
“好。”
秘书快步站到谢游的侧前方引路,一个字不敢多说。
她来星耀上班这么久,也不是第一次碰见谢游过来找曲总,但还是次次都心跳加速——吓的。至于盛传的谢总惊人的美貌,她也没仔细看清过,对方身上的气势总压得她头都不敢抬。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谢游抬眼望向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人,走近一看,果然,又撑着下巴睡着了。
谢游屈指敲了敲桌面,“老师叫你。”
“哪道题!?”曲逍然噌一下站笔直,等迷糊过了,恼羞成怒,“艹,谢游你他妈能不能别每次都来这招?老子心梗被吓出来了你负责送终?”
谢游冷笑,“那你能不能别每次都在办公室睡觉?”
“行吧行吧,”曲逍然抓了抓自己半长不短的头发,重新坐下,有气无力,“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是没会要开了还是没文件要批了?”
谢游骨节分明的手指夹着封请柬,“我妈叫你过几天到家里吃饭。”
曲逍然正吊儿郎当地翘腿坐着,听谢游说完,伸手接下请柬,笑嘻嘻地,“行,告诉阿姨,我一定到。”说完,还吹了声口哨。
见谢游皱眉,曲逍然连忙坐端正,一脸谄笑,“听说搞了你的专访,还拿你的照片当封面的那本财经杂志,狂卖无数本,直接脱销?这销量这热度,直接秒杀我手底下的当红流量啊,谢总,有什么感想没?”
谢游:“没有。”
曲逍然早习惯了谢游的冷淡,自顾自地拿手机打开微博,声情并茂地念起来。
“一个叫‘我是谢夫人’的网友在你的微博下评论,错过了这一本,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到我老公这张惊为天人的脸!我要把这本杂志传下去,老了给孙子看,告诉他这是你爷爷!”
谢游听完,皱眉纠正,“我不是她老公。”
曲逍然知道自己这发小表面上跟台自动冷气机一样,十米以内生人勿近,但实际上内里却格外纯情。
“对对对,你当然不是!”他挤眉弄眼,调侃,“我们谢总啊,可是要把贞-操全数留给未来真爱的!”
谢游懒得说话,“我先走了。”他往外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又装作不经意地问,“你们公司要进新人?”
曲逍然正拿着手机兴致勃勃地翻微博评论区,闻言一脸茫然地抬头,“我们公司要进新人了?我怎么不知道?”
谢游心道你知道就怪了,我果然就不该问这个问题。不等曲逍然说什么,他摆摆手,直接出了门。
秘书见他出来,连忙按下电梯。
余年没想到,竟然又碰见了。
他脚步一顿,神色不变地进到电梯站好,原本立志目不斜视,但隔了一会儿,还是没忍住通过反射的镜面看了那人两眼。
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对方五官立体,眉眼深邃,嘴唇略薄,配上冷冽的气势,有种锋利感。衬衣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系着领带,连凸起的喉结都显得格外***。
谢游右手稍微松了松黑色的领带,在反射的镜面里对上余年的目光,“好看吗?”
声音也很好听……不对,被发现了!
敏锐地察觉到对方虽然面无表情,但并没有不喜悦,余年干脆大大方方看得仔细,诚恳地笑着夸赞道,“嗯,很好看。”
但总是冒失地打量对方也很失礼,余年拿出手机低头,想了想,发了条微信给师兄,说自己已经成功签约了,有空一起吃饭。
站在两步远外的谢游神情不安闲地侧过脸,耳尖微红。
要是曲逍然在,肯定会惊地跳起来——我特么谢游你竟然在害羞?
从星耀大厦出来,余年先去取了他的老式自行车,长腿一抬,在车上坐稳,一边往家的方向骑,一边在心里做计划。
孟远交了一串钥匙给他,是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小区就在距离星耀大厦十分钟路程的地方,合约期间他都可以住那里。
他自己家在城西,过来一趟要一个小时,还不算堵车时间。三天后培训课程就开始了,他得尽快搬***……
这时,余年隐约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偏过头,发现隔着一个绿化带,一辆黑色阿斯顿马丁也在等红灯。
看清后座坐着的人时,余年愣了两秒,随后礼貌地点了点头,笑了一下。
谢游透过落下一半的车窗,看着余年挽起的白衬衣袖子,不经意地扫过那辆链条都锈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报废的自行车,最后又将视线转回到余年脸上,冷淡又克制地点了点头。
红灯跳到绿灯,车流再次动了起来。
余年要搬的不多,一些用惯了的小东西,几盆花,一箱子曲谱稿纸,一箱子衣服,再加两箱子书也就差不多了。为了省钱,他自己来往返回搬了几趟,花一天也就搬完了。
接到孟远的电话说要过来看看他住的习不习惯时,余年知道对方应该是想看看他私下里的情况,就没拒绝。
第二天上午,孟远进了余年家门。
他眼眶青黑,精神不太好,“介不介意我借用一下卫生间,用冷水洗把脸?昨晚熬了个通宵,年纪大了撑不住……”
余年听他说熬了整夜,就换了种茶叶,预备沏壶浓茶,“当然不介意,您随意就好。”
孟远得到答应,耷着眼皮进了卫生间,结果没到一分钟就冲了出来。
余年放下手里的茶叶罐,正想问怎么了,忽然看清孟远手里拿着的东西。
这时候,孟远瞌睡倦怠全跑没了,正双眼放光,“这这这……这是不是云窑出的缠枝莲纹盘?!”
余年眨眨眼睛,“是缠枝莲纹盘,不过是仿的,我四十二块钱在古玩市场淘回来的。”
孟远小心翼翼地举着缠枝莲纹盘,“我就说,肯定是仿品,要是是真品,三四十万呢,怎么可能拿来搁卫生间放香皂……不过仿得可真好啊!你看这釉下彩,多好看!”
余年附和着点头,“嗯,我不太懂这些,当时觉得好看就买了。”
孟远又看了一会儿,托着盘子往回走,一边感叹,“越看越像真的,你运气不错,这仿品有不少本事在里面!”
洗了把脸,孟远精神了不少。他坐到沙发上,又研判地看着余年沏茶的茶具,“这套青瓷茶具也是仿的?仿得也很不错啊,你看这质地细腻,造型端庄,釉色青青莹莹,纹样也雅致,茶水泡出来,汤色很美。不错,挺讲究。”
余年递了杯茶给孟远,笑得不太好意思,“以前家里长辈喜欢泡茶,研究茶器茶具什么的,就看着学了些。”
喝了杯浓茶,孟远捏捏眉心,“今天过来,一来是想看看你住的习惯不习惯。”
余年放下茶杯,认真听他说话。
他这认真的态度孟远很受用,态度越发好起来,“第二就是和你说说我的初步计划。”
孟远语气正经,手指敲了两下膝盖,“我这两天认真看了你填的资料,不会跳舞,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声乐指导,这两方面我们要抓紧。我这边老师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课程表发到了你邮箱,你有时间仔细看看,上课别迟到了。”
余年应下来,“好,我一定认真学。”
“你必须认真学。”孟远故作神秘,“我在一个节目里给你抢了个位置!”
余年笑起来,眼睛和弯月一样,配合着压低了声音,“是什么节目啊?”
孟远卖关子,“你猜?”
余年是真猜不到,告饶,“孟哥我是真猜不到,要不您直接解谜?”
孟远清了清嗓子,翘着嘴角,“何丘柏知道吧?”
“知道的,前年大火的《天降之声》、去年大火的《天籁》,都是他做的节目。”
孟远见余年是做了功课的,也没多说其他,直言,“就是他,他今年正筹备《天籁》第二季,我把你塞***了。”
余年是真的惊奇了。
他听师兄齐哲说过,孟远是星耀的两大台柱子经纪人之一,不少大明星见了都得好声好气喊一声“孟哥”。挑人眼光极高,但相应的,手里的资源也是极好。
“这就惊到了?”孟远放松地靠在沙发背上,对上余年的眼睛,“我签了你,至少五年合约期内,我们是绑一起了。你现在什么也不用想,也不用急,好好把培训课上了,我们一步一步来。”
余年知道好歹,他重新倒了一杯热茶,双手递给孟远,“我听您的。”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孟远起身,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看见阳台上,除了两盆花以外,余年竟然还十分居家地种了一盆葱,新奇道,“你还会做饭?”
“嗯,会做简单的,有机会孟哥尝尝我的手艺?”
孟远连连答应,他自认看人眼光很准,余年一看家境就只会好不会差。才搬过来,房间陈设就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洁齐不算,竟然还会自己做饭!
“会做饭挺好的,这也算一个不错的点,你现在对外的人设还没定下来,我再斟酌斟酌……”
正预备走,孟远的视线忽然凝住,“不对,你种葱的这个花盆……”他迷惑,“仿的青花梅枝大罐?”
余年面不改色,“嗯,对,仿的。”

小编今天推荐

高配版霸总、在微博专心黑受、外表高冷内心纯情的攻【V】声音***值高、人缘好、坐拥古宅古董却点不起外卖不得不努力挣钱养活自己的落魄贵公子受

听说我很穷(谢游余年)最新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小说大概可以叫#那个总是带节奏买水军黑我的霸道总裁哭着求我和他在一起#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