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琴之卷凤梧(苗知明苗玄静)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琴之卷凤梧(苗知明苗玄静)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琴之卷凤梧(苗知明苗玄静)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4-03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琴之卷凤梧热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苏元真正独安闲河道边窄窄的走道上站着。她跟玄清师叔一起下山到镇中一位施主家里打醮。白日法事结束后,玄清听说镇中心夜里会有灯会,便借口要陪师侄出去看看,强拉着元真出了门。一出门,玄清就自顾自地到处玩。她走的太快,今晚出来游玩的人又多,元真跟不上她,很快就走散了。

小说摘要

找也不知道去哪找,等又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元真叹了口气,左右为难的在原地张望着。楼子的檐下亮着成串的灯笼,路边随处可见的花灯架子上更是挂满各色花灯。河道两边的楼上还牵起了许多绳线,各色花样的花灯挂在河道上空,跟河里各式的河灯一起,映得整条河都是五彩的光影,随着水波涟漪,整条河金鳞带彩跃动不止。

琴之卷凤梧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苏元真正独安闲河道边窄窄的走道上站着。
她跟玄清师叔一起下山到镇中一位施主家里打醮。白日法事结束后,玄清听说镇中心夜里会有灯会,便借口要陪师侄出去看看,强拉着元真出了门。
一出门,玄清就自顾自地到处玩。她走的太快,今晚出来游玩的人又多,元真跟不上她,很快就走散了。
找也不知道去哪找,等又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元真叹了口气,左右为难的在原地张望着。
楼子的檐下亮着成串的灯笼,路边随处可见的花灯架子上更是挂满各色花灯。
河道两边的楼上还牵起了许多绳线,各色花样的花灯挂在河道上空,跟河里各式的河灯一起,映得整条河都是五彩的光影,随着水波涟漪,整条河金鳞带彩跃动不止。
戏台边的乐队和舞龙舞狮的行伍也都摆好了阵仗。
驱傩的队伍穿好傩舞的衣服,备好了笛鼓,或涂面或带面具,预备开始驱傩。
元真看那些跳傩舞的人脸上画的希奇,就往那边多看了几眼。正看见那边有一个人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这人戴着一张丑陋凶残的鬼面,长舌犬牙,面目扭曲,像张正在抢食的饿死鬼的脸。
从她纤细的脚踝和手腕能看出这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女。但她身上披着一张茅草碎布拼起来的厚厚的斗篷,把原本细瘦的身子裹得臃肿而佝偻。
元真见她总盯着自己有些发懵,偷偷瞄了一眼水面,确定脸上身上没蹭上什么东西,抬头看她还在看着自己,有些迷惑。
她手拿一把纹饰精美的户|撒|刀抛来甩去,挽着刀花。忽然扬起刀指向元真,将刀一转,刀身从鞘中滑出寸许。
忽听得一声爆裂声响,元真和那人一齐看向空中,一朵烟花在夜幕中盛开。
烟花次第燃起,和五彩灯光一起照得岸上满是华光。天上的繁星,烟花,孔明灯又映到河里,一时水天交相辉映,斑斓绚丽。
人在其中,如入银河。
弦子和笛音响起,戏开锣了,各种游艺表演也开始进行。
那个盯着元真看的女孩也收起刀,拿出长鞭,跟傩舞的队伍一起开始驱傩。
彩面彩衣的人们击鼓吹笛跳着傩舞,而她就在当中舞起长鞭。
她赤脚踏在青石板上,踮脚旋转着,甩起长长的茅鞭,和着乐曲的鼓点舞了起来。
每当她跳跃或旋转时,斗篷上原本累赘的茅草和碎布就飞扬起来,野菊一样展开,露出了她衣下纤细的足踝和小脚丫。
她脚踝上坠着银铃的脚镯,也随着她的舞步不住的跳动着,发出清脆的乐音。
元真见她舞得出色,忍不住往她那多看了几眼。
曲子的鼓点节奏渐渐加快,笛声也越发的嘹亮,那舞着的人越发兴奋,加快了舞步。
只见她猛地收起长鞭,随着一声锣响,重重挥出,然后跟着鼓点飞快的跳步翻身,把一条长鞭舞得像灵蛇驾云一般。
她舞得兴起,忽然一个跨步,跳起来在空中转了一圈。扔开鞭子,拔出腰间的户|撒|刀,张开持刀的手臂旋转两周,砍下身边人的头颅。
这一刀砍得利落干净,涂满油彩的脸落在地上滚了几滚才开始喷出鲜血。
元真正专心看舞,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大惊。
环顾四面,却诡异的看到四周的人都浑然不觉这里的命案,继续着说笑和游玩,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而那鬼面持刀的人横刀继续旋转着,元真看她晃着明晃晃的刀刃,生怕她再砍伤了谁,想冲到傩舞的队伍里拦住她。
狭窄的走道和石桥上挤满了玩闹的人,元真想走过去却被挤得东来西去,一时难以赶到那行凶者的身边。
好轻易走进了些,元真又被卷进了傩舞的队伍中。
相似的彩面花衣的人环绕着元真,不停地跳跃走动载歌载舞。元真被围在其中找不到出路,更找不到那个人现在的位置。
刚觉得前面一个人身量有些像,转过身来却是绘着彩面不是戴着面具。
又看到一个人披着相似的蓑衣,细看他手里却没有拿刀。
元真有些着急的回头张望,正撞上一张饿死鬼木雕面具,和刚才那人一样。
元真吓得一惊,下一刻却银光一闪,那带着面具的头颅带着血花从肩上滚下。元真伸手想救,却只能接过那颗被砍下的人头捧在手里。
抬头再找,又是不见那行凶人的踪影。
元真捧着一颗头颅心急如焚,不想把死者扔在地上,又着急想腾出手来挨个拦住这队伍里的人找到凶手。
这队人还在奏着喜庆的音乐唱跳着,迈着舞步将元真环在中间,把元真的视线挡了个干净。元真用尽了十二分的精神在那些妆扮大同小异的人里寻找着。
身边的笛鼓和远处的歌唱声一齐往元真耳朵里钻,扰乱了她的听觉。看不清又听不清,原本就着急的心更加焦躁。
忽然看到一个人手中似乎拿着一把细刀,心中一骇,细看刀身又似乎不一样。
正紧张的辨认,忽然耳边一热,一簇鲜血喷溅在了脸颊上,身边的人被捅穿了喉咙,往自己身上倒下来。
又是一人丧生,却还是找不到凶手。不知道她到底还要杀几个人,四周这些人又为什么全都浑然不觉,像一群没有知觉的人偶一样,还在这欢笑着等着被宰割。
他们还在唱着歌,唱的都是些吉祥话,什么白云青松游仙梦,瑶池天笙桃花种。
元真终于崩溃的要急哭了,心里盼着师父师叔能快点来救人。
这时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近的像是吹在元真耳畔。
“你们这么喜欢仙境,我就送你们去好了。”
猛地转头却不见那个人影,身边还是那个吹笛跳舞的普通人。
而音乐和舞蹈,欢声和笑语却还在继续着。
直到驱傩音乐最后一个拉长的高亢笛音终于结束,那舞者停下最后一个舞步站定,结束了傩舞,整个镇子才忽然安静下来。
乐声歌声说笑声忽然停下,随即全部人全部倒下。
元真慌忙扶住身边倒下的人,却见这人面容快速干瘪,马上就像死去多时的腐尸一般。
元真赶紧撒开手后退几步,看着手中那颗头颅也成了腐败的骇人样子,也吓得脱手,不知所措的看着满街的枯尸。
这下元真终于找到她了,因为除了自己,她是唯一还站着的活人。
她正保持着最后一个舞姿站定,而她的四面,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躺倒的尸体,没有任何生还者。
地上的孔明灯存够了热气,自顾自缓缓地飞升。河灯还飘荡着,未尽的烟花也还兀自绽放着。
那个拿刀的舞者缓缓转过身看向元真这边。
她慢慢举起户|撒|刀,刀尖指向元真,先在她天灵处比划一番,然后划过她喉咙方向,指向她的心肺,随后伸出另一只手向元真勾了勾手。
元真稍微楞了一下,考虑是再挣扎一下拔剑自卫,还是乖乖听话,那样她说不定会让自己死得***点。
那人见元真不动,双手握住刀 柄收到腰侧就要刺过来。
忽然一声琴声带着雄浑的力道重重震在她持刀的手臂上,那人一个踉跄,长刀差点脱手。她回头看清来者,不再理会元真,甩开厚重的披风,纵身跳向河中想要离开。
元真见一人正立在不远处的楼塔檐角。
广袖博带,抱着一把凤势式秋梧桐色的古琴,琴弦如濡血一般刺目的腥红。
凤梧琴?是紫晨元君苗知明?
元真尚不及细想,就见知明轻挑琴弦,琴音乍起,击向那欲逃的人身前的河面,激起水幕冲天而起,拦住那人去路。
鬼面人横刀在水幕上劈开一条裂痕,蛇一般从缝隙中游走。巨浪落下重重拍在河上,打得各色花灯跟水花一起扬起又狼狈落下。
知明从楼塔上跃起,轻落在被打湿的莲花灯上,紧追着鬼面人。指尖轻动,带着又一片凌厉如刀的水浪砍向她。
那鬼面人也站定在一盏莲灯上,回身快速几刀割碎了那水刃。又一刀刺穿了几盏灯一挑一转,让火芯燃着整个灯盏,把这几团火甩向了知明。
知明不管那灯盏,直接又一声刺向她的双脚,震碎了她踩着的花灯,又欺身上前夺刀。
鬼面人忽然吃痛又失了立足点,一时身形不稳。知明顺势想制住她却被她一脚踹在手上借力跳开。
她脚尖点在水上往远处撤去,留下一串水蛇游过一般的涟漪。
知明反手击向她的手臂,她又跳上了半空中悬挂的灯笼躲过。知明单手扣住琴腰轻打琴弦,击断挂灯的绳索,她却未等灯笼落下就一脚猛蹬彩灯,借力又跳向远处。
知明跟着她跳向半空。鬼面人一路向前走,一路劈砍着飘荡的孔明灯和悬挂彩灯的绳索,用刀身一拧然后甩向身后的知明。
不知多少灯被知明震开,然后东倒西歪砸到房檐上河道上。
一堆又一堆花红柳绿的花灯,七零八落的,不停地砸向水面,水花乱起把满河的花灯打得翻飞四溅。
知明终于追上她,一声重击打伤了鬼面人持刀的手。
沾着血的户|撒|刀脱手,她跳起想拿回刀,却被知明夺过。知明单手持刀对着她的面门一刀劈下。
鬼面人撤身躲开追来的劈刺,又跳到了半空一个腾转稳住身形,脚尖轻点在飘过的孔明灯上立在半空。
鬼相面具自刀口裂开掉落,鲜血从她额上淌下,慢慢流过眉心鼻梁。
她也不擦拭,转头看向知明轻轻一笑,竟是十三余的少女样子。
已经无人欣赏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开来,把她带血的笑脸照得明亮。
元真远远地看着那人的笑脸,一时停住,只觉这夜幕中全部的灯火璀璨,瞬间间都为之失色。
知明停止了动作,静立在彩灯上跟她对视着。
她伸手指向知明踩着的灯笼,灯内火焰迅速猛烧起来把灯焚毁。
知明在落向水面前在空中翻身减速,扔开户|撒|刀拨动琴弦,用琴声击向水面缓力,轻轻落下,稳稳立在水中莲灯上。
抬头再看,空中已经再无人影。那把被扔开的刀也不见了踪影。
烟花终于全部燃尽,没了爆裂声和打斗声,四面忽然安静下来。
孔明灯慢慢飞远,河灯和彩灯都已经一片狼藉,散落得到处都是。
这个镇中最繁华漂亮的地方,除了残落的灯火,和桥上、栏杆边、街道上遍布的枯尸,再没有任何人类曾来过的痕迹。

琴之卷凤梧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知明静立在水上,望着那鬼面人离去的地方。片刻后才转身上岸问元真:“可有受伤?”
“我没......”
元真正要回话,忽然听得不远处传来人声。二人警觉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却见一个坤道,正拎着一把剑晃来荡去的打着拍子,悠哉悠哉的唱着小曲慢步踱向这边。
“世态纷纭,
半生尘里朱颜老;
拂衣不早,
看罢傀儡闹。
恸哭穷途,
又发哄堂笑。”
她走到这里,发现了尸横遍地的惨状,略微惊奇,却没有停下歌声,继续打着拍子唱完了最后一句:
“都休了,
玉壶琼岛,
万古愁人少。[注1]”
元真见来的是玄清,忙迎上去叫:“师叔!”
玄静揽过元真,向知明施礼:“想不到紫晨元君竟驾临这里。”
知明也回礼,“道长客气。我不过一介凡人,不敢冒称元君。”
“祭酒谦虚了。只是不知祭酒为何大驾光临到这来,这里的异状又是怎么回事,。”
知明叹道:“我与天钧殿的同僚一路追捕那鬼尸虫王到这四周,因此处风水极佳灵气充沛,才借力施阵将他暂时封在这四周。与我同行的仙友去回禀殿主,询问后续该如何处置他,只留我跟两名弟子在山上看顾封印。今天日暮时分发觉山下镇中风水流转似乎有所异样,就前来查看。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
玄清淡淡道:“妖物嘛,就算修出了人身,到底还是像野兽一样,嗜血成性,劣性难改。就算嘴里会说人话,也还是听不懂仁义道德。只会欺软怕硬,滥杀无辜。既然抓到了,直接除掉就是了,何必那么麻烦,又等出来这事。“
知明有些惭愧, “妖物再痴昧,也是一条性命,不得已才杀之。本想若能度化也是功德……”
玄清似笑非笑的看着知明道:“度化能有功德,那也是度有慧根的人,丝毫不通善德,只知道嗜杀的妖怪怎么可能度化的了。”
知明苦笑:“平时都常说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大家当然都不想做那种嘴里称善,手里却造杀的人,所以……“
玄清就随口赞道:“天钧殿的人果然高德。“
“道长请不要取笑了,我们已经酿成了大祸。说到底,我也不过是只能嘴上说说的庸人罢了。救物,而不弃物,那也是圣人才能做到的,我等凡人就算有这种想法,又哪里能真的做到拯救万物。”
看着遍地枯尸,苗知明又自责的叹息一声,“是我失算,没料到他竟然还有帮手。不知道她用了什么邪蛊之术,趁着灯会人群密集,将镇中心一带的人生气精魂全都夺去。现在那鬼尸虫王怕是已经借这些人命精魂的力量破了封印了。”
玄清便摆出一副惊奇的样子,“哦?这倒奇了。这个鬼尸虫王自恃独门邪术,独来独往,不论人妖精怪都杀是出了名的。尤其最宝贝自己那套邪门的蛊术,同族妖类去找他求师也是一概杀了的。他竟然能有帮手,还会跟他一样的蛊术。”
玄清注视着知明继续说道:“不过既然元君也知道那妖物此刻已经破除封印了,还带着个厉害的帮手,不快点赶回去,就不担心您那两位留在山中的弟子吗?”
知明正低着头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妖物既然知道我在,忌惮我追上它们,应该不会耽搁时间去寻启芳和启微的麻烦,这会他们只怕已经不知往哪里逃了。”
说罢又问玄清元真二人:“两位在镇中可有住处?我先护送两位回去。”
玄清应道:“依元君所说,现在应该尽快抓住那两个妖怪,让它们别再犯下杀孽要紧。事关重大,怎么敢耽误元君的时间。妖物既然害怕您,那就没道理再折返回来自投罗网。这里既然已经没有妖怪,我们自己回去就是了。”
知明也不客气勉强,拜别二人后便回往山脉方向去了。
这一带气候温润,又是依山带水,各色花草树木俱全。
虽然是冬季,但山间还是有不少草木,配着一些枯枝干藤也煞是好看,较之春夏的浓翠颜色别有一番美感。
此时正是夜间,天幕昏黑,只能模糊看到藤树的轮廓。偶然有一些飞鸟野兔的黑影飞快略过又藏进灌木丛里。
阿丹轻快的边走边欣赏着这山里的夜景。
前面不远处,一团黑影正缩在枯树下,走近看才能依稀看到似乎是个人形在打坐。
“呦,还调息呢,就伤的这么厉害?”阿丹故意讥讽道。
树下的黑影闻声她到了,愤然起身。
离开树下的阴影,被月光照在身上,这才能模糊看清他的样子。
他整个头脸身子像被虫兽啃尽了皮肉一般,骨头上面只有零星的薄肉还挂着。虽然是人形,看着却像个怪物。
这面目残怪的半妖愤怒地质问阿丹:“你早就到了!为什么不赶紧破封印。”
阿丹懒得正眼看他,“喊什么喊,既然这么威风干嘛还求着我救啊。”
吉昌又问:“你之前跑去干什么了?”
阿丹歪斜着身子拄着刀,用一根手指理了理被追赶时弄乱的头发,“我可忙着呢,这镇上热闹有趣,一时半刻可逛不过来。”
吉昌知道她是在嘲讽自己被囚禁,而她却可以去玩乐,还得要她来救自己自己才能脱身, “你是越来越不知死活了!”
阿丹冷哼一声笑道:“你是越来越废物了,打输了被关起来还挺喜悦,挺精神的。他们怎么没弄死你,别是你跪下求他们饶你一命,人家不好意思打死你个丑东西,这才留你一条命吧。”
吉昌被她惹怒,正要发作,猛地察觉到有人接近,抬头就看到知明来了。
知明面带愠色道:“我自然会想办法放了你,为何还让她给那么多人下蛊。”
吉昌听到知明还敢来质问自己怒极反笑,“你先是帮着那几个人类困住我,他们走了又在这看着封印怕我跑了,现在还敢来问我?难道我该按你想的,乖乖等死吗。”
知明知道他现在正在气头上,只能先解释道:“我一个人留下来看管,若是直接放了你,他们回来你不在了我要如何解释。”
“你少在这说这些借口,他们找上我之前你就该替我杀了他们!”
知明不再言语,蹙眉看着他们两个。
吉昌冷笑道:“怎么,你不会想跟我说什么他们是你的同僚仙友吧。你倒是挺重视跟这些人类的同门友谊。甘露留你一命又对你许多恩惠你却不当回事。”
一直在一边摆弄着耳环上铃铛的阿丹忽然大声笑了起来,少女尖细的声音像猫叫一样有些刺耳。
阿丹一边前仰后合地笑着,一边伸手指着吉昌笑话着:“你还好意思提她,哈哈哈哈。你可真是够不要脸,你自个就从来不把甘露当回事,倒还真有这个脸皮说别人。她说的话你听过一回吗?”
吉昌伸手扯过阿丹要打,阿丹身子一拧,甩开了他,举起刀也要回敬。
知明赶紧劝道:“你本就受了伤,还是尽快找个安全地方修养要紧。”
吉昌仍心怀不满,“现在让我养伤了,我还得问问元君我的伤是怎么来的呢。”
阿丹又赶紧插话,“你太废物了整不过那些人类,让人家打伤的呗。”
知明知道她是故意想惹恼吉昌取乐,趁阿丹还没说完就赶忙劝道:“这些事我们回头再说,这里死了那么多人肯定会有人来查看的,你们赶紧离开才好,不然可能有麻烦。”
“看到没,人家紫晨元君为你着想呢,还不快跪下谢谢元君。”
阿丹扔下一句气他的话,不给吉昌发作的机会就飞快跑开。
吉昌本想再讥讽知明几句,闻声阿丹这话,瞪了知明一眼就气狠狠地先转身去追阿丹了。
知明一人留在原处,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静立一会,还是只能先下山去找到两个弟子。
元真跟师叔一起回到施主家里后,玄清带着元真先跟家中几位施主打了招呼。女主人亲切地问元真灯会的花灯好看吗,今晚玩的可喜悦。
元真先是习惯性礼貌的回答都好,然后犹豫起来要不要把灯会上发生的事告诉这家主人。
镇上发生这种大事似乎应该告知他们,但是又怕吓到她们,何况中元节晚上说死人的事,可能会让让施主觉得不吉利触了霉头。
元真偏头看看师叔,却见她没事人似的跟主人家寒暄了几句就打算回房休息了。
不过不等元真再多纠结,大门被急急地叩响。
进门来的人慌张的抱住玄清:“道长道长,灯会上闹邪祟了!那边的人全***成了枯尸,一个活人都没有了!是被妖物吸走血魄了吗?”
这家人听了这话全都惊骇不已,“这怎么可能呢!”
主人赶忙拉住玄清说:“道长,你不是刚从灯会上回来吗,那里真的死人了吗?”
玄清平静道:“刚才有妖物用毒蛊杀伤了灯会上的人,不过已经被天钧殿的紫晨元君赶走了,现在元君正在抓那妖物。紫晨元君法力高强,妖物定然跑不了,所以不用担心,不会再出事了。“
主人家着急的问:“那兰儿呢?她也去灯会了。”
玄静直接道:“人死不能复生,紫晨元君虽有神通也不能让人起死回生。等天亮了,大家一起把那里的人都好生装殓入葬了吧。”
主人家手里的念珠摔在了地上,捂着胸口,一时语无伦次,颤抖着说:“她要是一走……是要把我的心肝都剜去了。“
玄清道:“从无中来,回无中去,又有什么可悲伤的。”
主人家哪里听得***,抽噎着往门口去,要去找兰儿。

小编今天点评

蝴蝶很美,终究蝴蝶飞不过沧海。琴之卷凤梧(苗知明苗玄静)免费章节全文阅读欢迎您观看,记得收藏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