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秦筝缓弦歌(叶弦歌秦筝岑缓羽)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秦筝缓弦歌(叶弦歌秦筝岑缓羽)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秦筝缓弦歌(叶弦歌秦筝岑缓羽)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02

小说内容介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秦筝缓弦歌人气小说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在线阅读讲述的是炎炎夏日,雨水频繁。高照艳阳天转眼乌云密布,天边滚滚如浪涌的厚厚云层渐渐覆盖城市上空。云影光斑落在叶弦歌的镜片上,掠起一层层流水似的暗影。她仰首,镜片后那双半眯合的眼眸略去云影光斑,映落的只有她眼前那个***的好书牌——剪影的侧面,深邃的远眺,时隔六年,他已不是当年的他,她也已失去了最珍惜的一切,家庭、亲人、恋人……仿若天空涌动的无形的气流。她五指撑开,高举过顶,并不明亮的阳光从她指间洒下,她莞尔一笑,面对好书牌上的模特,心中默念,“秦筝,好久不见。”

小说摘要

大雨滂沱,顷刻间泼洒大地。马路上尽是手掩头顶,狼狈找地方躲雨的行人。弦歌随着人流一路小跑,雨水溅星打在她的眼镜片上,她的世界随这场突如起来的大雨般,陷入混沌。一辆飞驰而过的布加迪威龙碾过街旁的积水,激起半人高的水浪,冰浇似的泼在弦歌身上,狂风鼓吹着街旁绿树,风削过弦歌湿透的白衬衣,沁水后的清凉从她每一个贴在衬衣上的每一个毛孔渗入,她倒吸一口气,恼怒转身瞪着那辆快得没影的豪华跑车,心中暗叫倒霉。

秦筝缓弦歌出色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炎炎夏日,雨水频繁。高照艳阳天转眼乌云密布,天边滚滚如浪涌的厚厚云层渐渐覆盖城市上空。云影光斑落在叶弦歌的镜片上,掠起一层层流水似的暗影。她仰首,镜片后那双半眯合的眼眸略去云影光斑,映落的只有她眼前那个***的好书牌——
剪影的侧面,深邃的远眺,时隔六年,他已不是当年的他,她也已失去了最珍惜的一切,家庭、亲人、恋人……仿若天空涌动的无形的气流。她五指撑开,高举过顶,并不明亮的阳光从她指间洒下,她莞尔一笑,面对好书牌上的模特,心中默念,“秦筝,好久不见。”
大雨滂沱,顷刻间泼洒大地。马路上尽是手掩头顶,狼狈找地方躲雨的行人。
弦歌随着人流一路小跑,雨水溅星打在她的眼镜片上,她的世界随这场突如起来的大雨般,陷入混沌。
一辆飞驰而过的布加迪威龙碾过街旁的积水,激起半人高的水浪,冰浇似的泼在弦歌身上,狂风鼓吹着街旁绿树,风削过弦歌湿透的白衬衣,沁水后的清凉从她每一个贴在衬衣上的每一个毛孔渗入,她倒吸一口气,恼怒转身瞪着那辆快得没影的豪华跑车,心中暗叫倒霉。
在英国独自生活的六年,将她的脾气磨之殆尽。她猛跺脚,把顶在喉间的恼骂生硬咽下,一扭身,索性在雨中漫步。
这座城市,她曾生活了22年,离开了6年,再度归来时,除了好书牌上那个男子,似乎一切都那么生疏。不,就连好书牌上的他,都已不是她熟悉的他了。
现在的他,是“天王巨星”、“国民王子”、“最后一个贵族”——
秦筝,这个名字无论在哪里提及,都会引起尖叫。
“秦筝,看这边。”
“秦筝,笑一笑。”
“秦筝……秦筝……”
镁光灯“啪啪”簇拥着人群中俊美挺拔的男子,他微微笑着,逐一满足全部人的要求,配合的转身、微笑、招手。亚麻色的碎发随着他肢体的每一个动作,在他额前上下晃动,咖啡色的深眸看不清多余的事物,只有频频闪烁的闪光灯在他眼前炸开一片亮白,随即迎来一团漆黑。
“秦筝,近来传出你将与S&M签约,请问这是真的吗?”一个女记者拨开万难,从人堆中挤出,身子奋力一探,将麦克风推送至秦筝面前。
秦筝一怔,唇角弯成迷人的月牙形,托举住女记者摇摇欲坠的话筒,“暂时没有这个计划。当然,假如日后有合适的机会,我很乐意与S&M合作。例如这次的电影《秦姝》正是和S&M合作,他们旗下的演员很优秀。”他笑着将话筒递给身旁穿红色削肩礼服的美貌女子,举手投足高贵得体,轻轻一推就顺利将媒体的注重力放大到剧组的其他成员。
“姜凌纱小姐,都说你和秦筝在拍戏期间日久生情,Fans都积极看好这段恋情,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考虑过?”
红裙女子掩嘴一笑,眸含笑意的看着一旁的秦筝。精雕细琢的完美五官,深邃含情的炯神双目,无时无刻不挂在嘴边的翩翩微笑,宛若贵族般进退有据的仪态举止,这个男人如此完美,她怎会不考虑。眼下,她只笑,含糊其词,“这些事不该由女人主动吧?你问错人了哦!”
在场记者哗然,皆是心领神会的善意哄笑。秦筝,这个名字几乎是全部女性的憧憬,暗恋明恋他的女人,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他的存在只是印证如贵族王子般的完美男人确实存在,即便是童话,也是一个令举国女性沉沦不醒的童话。
秦筝哑然失笑,波澜不惊的温润微笑似乎验证他早已习惯了这样的调侃。身旁的主演、导演开始侃侃而谈这部即将上映的亿元大制作电影,麦克风嗡嗡的震响在他耳边如同蜂鸣。闪光灯的亮闪仍在继续,他的微笑终究不离唇角,每转向一个方向配合拍照,他的目光总会不自觉的黑压压的人堆中一扫而过。
直到那个似曾相识的身影在人群中一闪而过,他瞳光一亮,再看一眼,便又如璀璨烟火遁入夜空,空寥寥只剩下茫茫然。
不是那个人。尽管每次错认后,他都在心中嘲笑自己,可这个习惯却终究改不掉。
“《秦姝》,烽火乱世,谁是谁的一生一世?”
弦歌站在电影院门口,食指推高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近2米高的宣传板落在她面前,凄美感人的宣传词吸引着电影院外拥挤的人群买票进场。当然,最好的宣传词无外乎是秦筝掩在长刀光寒中凌厉的深瞳,女主角姜凌纱悲戚的蹙眉倚在他肩头,他们身后烽烟滚滚,绝处存留的爱情,或许,谁都不是谁的一生一世。
弦歌在宣传板前站了一会儿,直到排如长龙的购票队伍渐渐缩短,她才随机选了一个第二排的座位,迟迟入场。
她刚在座位上坐下,仰头便是硕大的“领衔主演”,紧跟着两个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名字:秦筝和姜凌纱。
“你叫秦筝?”
“嗯。”
“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晏几道的蝶恋花,我爸倒是和你爸妈想到一块儿去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她口无遮拦的笑,看着他瞪直眼睛尴尬相视,她咧嘴微笑变成无忌大笑。
笑声犹声在耳,可那段被时间模糊的记忆,却似乎已离她很远。
影院的杜比环绕音响中也传来阵阵笑声,她抬头,屏幕上正在演男女主角牵手漫步花海,姜凌纱饰演的姝女在他耳边低声说着情话,两人相视一笑,笑中似有千言万语。
“他们俩真般配……”坐在她身旁的一对学生模样的观众窃窃私语,因花痴将声调提高数倍,“秦筝太帅了……我不行了,晕了。”
“我在土豆网上看昨天首映礼的视频,姜凌纱明显对秦筝有意思嘛!可惜我们家秦筝看也不看她一眼,怎么办怎么办?我爱死他了!”
“那个视频我也看了!你注重到他昨天戴的项链没有?我专门在淘宝上找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超美!只要是我们家筝筝的,怎么看都好看!”
“没错没错!”
两个人一拍即合,兴奋不已,却扰得弦歌无法静心关注剧情发展。她有一茬没一茬的听着两个学生的谈话,唇角不自觉微微上扬。
秦筝,六年不见,你竟已走出这么远……
片尾曲响起,二胡幽扬的前奏如扯断心弦的利锯。弦歌四顾左右,几乎每个观影的女生手中都拽着纸巾,抽泣落泪。最后一个画面,秦筝抱着死去的姝女,镜头拉远,只留两个相依相偎的人影在那片曾经留下海誓山盟的花海里,渐渐隐去……
凄哀的女声适时幽怨吟唱:“花谢花开花满天,叹红尘,落朱颜,天上人间。情如风,情如烟,琵琶一曲已千年。今生缘,来生缘,沧海桑田。”
歌词字幕缓缓印出,随后便是醒目的鸣谢:“S&M传媒集团。”
Star & Moonlight……
弦歌仰面盯视大屏幕,僵在座位上久久不动,直到场内只剩她一人孤零零的坐着,S&M几个大字化作灰白的幕布。
确是琵琶一曲成千年,未尽千年,已是沧海桑田。
最疼爱她的爸爸,似乎刻在S&M几个字母下,每次念起,都是一次不灭的怨恨。
“弦歌?!”
叶弦歌刚走出影院,便听到身后传来错愕的惊叫,喊的正是她的名字。她莫名回望,愣了半秒,继而飞速打量对方,笔挺合裁的灰黑西装,白色丝巾别致的插在胸前,尾指上缀着硕大的克拉钻戒。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过去六年,他过得远比自己想象的好多了。
“岑叔叔,”她甜甜微笑,站在原地,等来一个夸张的熊抱。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六年不见,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漂亮!像你妈妈!”岑京堂亲昵的伸食指在她鼻尖一戳,再度搂得她喘不过气来。弦歌咳咳窒息,却不愿推开他的怀抱,这个像爸爸一样坚固宽厚的怀抱,曾像抱布娃娃一样搂着她十多年,直到她升初中,对此表示严正抗议才作罢。
“刚回来几天……”
“小鬼,太不象话了!不声不响就跑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他松开弦歌,一侧身便看见那幅大型宣传板,忽而一笑,“一回来就看秦筝?当时假如不是因为你……”
“岑叔叔,”六年前的过往,弦歌已经厌倦。她及时打断岑京堂的话题,退后半步,啧啧称赞,“岑叔叔好帅啊,在哪儿当老板呢?”
岑京堂神情一僵,只瞬间便悄然掩饰,大步从弦歌身旁擦肩而过,“在这儿。”他五指并拢,指着《秦姝》宣传板。
“电影公司?寰亚很不错啊。”
“No No No,”岑京堂摇头,手臂下移,食指化钩敲在板上,“是这儿。”
S&M娱乐经纪有限公司。
“叔叔知道你在想什么,”岑京堂走近弦歌,双手反扣按在她肩上,“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将自己困在记忆中,那些发生过的事也不会改变。”他从内兜掏出名片,塞进弦歌掌心,手指死死按在“S”上,一字一顿,“别忘了,这里也有你爸爸的心血。”
夜幕渐深,弦歌独自一人倚在铁栏上,仰望夜空。这个城市天空看不见无数颗碎钻般的星星,只有一轮寂月孤零零悬挂半空,像她一样无人作伴。
那张还残留着古龙香水的名片静静的躺在客厅的茶几上,昏黄的立灯映亮空厅,仿如岁月流逝后残存的旧黄色,名片旁,一沓装订整洁的文件上写着醒目的“Resume”。
或许真如岑叔叔所言,有些事,过去就让它过去,待记忆陈旧发黄,谁又会记得曾信誓旦旦的诺言?
翌日,弦歌赶早起床,在邮差取件前,将那个牛皮信封郑重其事的投入邮筒。总有些事,不能用虚无的电邮解决,只有将它牢牢握在手中,才能感觉到放下后的释然。
一周后,弦歌如愿***市内一家中等规模的杂志社,成为一名摄影记者。
“大家好,我叫叶弦歌。”面对一众新同事,叶弦歌客气的鞠躬致意,“我是新人,将来在工作上希望大家能多多提点。”
“提点就免了吧。”一个高扬的声调怪异插腔,弦歌闻声望去,讶异侧看对方,不知她想说什么。只见对方勾拳叩在桌面上,短暂的自我内容介绍后就是单刀直入的直白,“你叫我Mimi就好,我看过你的简历,你是圣安德鲁斯大学毕业的?那么高的学历干嘛来我们这种默默无闻的杂志社?”
“我往这儿投了简历,而社长也给我offer,所以我就来了。”弦歌盯着对方的眼睛,淡淡回应。
“给你offer,所以你就来了……”Mimi叱笑,甩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好,那么我们就好好相处吧!”
“别理她。”穿花裙子的白皙女孩凑近弦歌耳边低语,“我叫杨茗,以后我们就是一个组的搭档了,欢迎你。”
第一天上午的工作除了日常交接和工作上的交代,再无其他。弦歌与杨茗同在杂志社旗下一个名叫《娱乐八爪鱼》的娱乐周刊,内容虽不崇高,却是杂志社销量最好的一本杂志。
“Mimi本来要调入我们组,可是因为你的到来,她的梦想泡汤了。”杨茗鼓捣着午饭,与弦歌面对面坐着,说起杂志社中的复杂人际关系。
难怪,初次见面,她就像火药桶似的冲自己一通乱炸。
“你还没看过我们的杂志吧?”杨茗笑眯眯的从身后拿出一本杂志,放在弦歌眼前,“好好看看吧,尽管它没有莎士比亚崇高。”
弦歌低眸落在杂志封面上,似乎打她踩在这片土地上开始,秦筝就不断出现在她面前,用各种方式提醒她那段不愿回首的记忆。
“秦筝,你熟悉吗?”杨茗见她盯着杂志封面发呆,巴掌撑开重重打在杂志上,见惊起她的注重,才恶作剧似的笑,“秦筝,Top star,杂志社里只有性别那栏写着‘女’,没有一个不喜欢他的。想跟同事们打好关系,就从他开始吧。”
“我不熟悉他……”弦歌错解杨茗的意思,慌不迭以的否认,反被杨茗嘲笑。
“我就说嘛,你在英国肯定不会关注国内这些娱乐新闻吧?没关系,现在开始看吧!我敢担保,这比莎士比亚有意思。”
弦歌恍然大悟,解脱似的自嘲,“老实说,我从不看莎士比亚。”
“但是从现在开始,你要看《娱乐八爪鱼》!”杨茗大笑,反复拍打着秦筝的“脸”,“幸亏你只是摄影记者,否则明天的记者会可就糟了!”
“明天?”这么快?
“嗯,《***》的记者会,秦筝演男主角,导演也很棒,厉景笙,你肯定没听过吧?你连秦筝都不知道……”
轰!
似有一道口子在心底裂开,无论她多么努力的挣扎,那从心缝滋长的蛇草只会将她缠得越来越紧,直到窒息。

秦筝缓弦歌出色完整章节完整版全集免费阅读

城市巴士沿着蜿蜒山道攀爬,巴士绕经山道拐弯,隐没在葱郁林木中的白色的房子渐渐清楚。房子的外墙上点缀着漂亮的贝壳,云间琥珀色的阳光淡淡陨洒,有一层迷蒙的光晕笼罩在白房子的四周。
透过***的落地玻璃,穿着浅咖啡色休闲衫的男人双手插着口袋,杵在窗边静静望着窗外,光线穿过玻璃折射入他的瞳眸,仿被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吸慑,“你来干什么?”他未回头,只是对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中年男人漫不经心的询问。
“前两天我速递给你的文件,你看了吗?”他拿起摊在桌面上的蓝色文件夹,尾指上的克拉钻戒熠熠生辉。
“没有。”他答得干脆,却无盛气凌人的傲气,淡淡吐出两个字,如轻风拂过,搔人颈脖。他侧过身,举臂一指,“那儿,都是跟你有同样想法的人送来的速递。”他手指方向处,一个红木六屉柜上整整洁齐叠着若干五颜六色的文件夹。
钻戒男人不甘心,仍在劝,“秦筝,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从你还没出道到现在,也有七八年了吧?在这一行里,做生不如做熟,S&M这样实力雄厚的公司,你还有什么可担心呢?”
秦筝不答,窗外的阳光在他身后铺开一个浅灰的人影,一个等待的背影,等待的却是一个飘渺的遥念。
钻戒男人心念一动,忽然想起什么,“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你既然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他叹气,怨念道,“唉,恐怕弦歌要失望了……”
“…………”他终于转过身,神情不见波澜,盯视钻戒男子半秒后,是果断的逐客令,“你走吧,我一会儿还有通告。”
钻戒男人脸色一塌,怏怏告辞,留下一室古龙香水味。
秦筝走下两级台阶,拿起桌上的蓝色文件夹,打开第一页,S&M的Logo像两条游蛇纠结在一起。叶弦歌,你会加入S&M?他嗤笑,无所谓的将文件夹丢到一边,转看墙上挂钟,11点,他该预备出门了。
七八月的太阳毒辣辣的烘烤着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弦歌捧着两杯柠蜜高举过肩,在密密麻麻的人流中蛇行,不停对挡路的人说着“借过”。
“你总算回来了!我还担心你挤不进来呢!”杨茗一巴掌狠狠拍在她肩上,她手一抖,好不轻易顺利“运送”到现场的柠蜜泼了半杯,“啊……惨了……”杨茗郁闷的夹着嗓子眼哀嚎。
“我再去买一杯吧,反正时间还早。”弦歌低头看手表,11点20分,距离签售会开始还有近1个小时。一贯经验告诉她,这种场合,时间不过是摆设,“我去去就回,你在这儿排队,有事手机联系。”她拇指和尾指伸直,在耳边做了一个手势,还没等杨茗拦她,她已一溜烟埋入人群中。
这样的场合,令她不安。签售会主角的大型海报醒目的挂在签售会现场的正前方,海报上的男人食指抵着颧骨,嘴角一抹浅浅的笑,咖啡色的瞳眸仿佛坠魔,无论站在哪个角度,那双眼睛似乎都在深深注视着她。
“看见那个广场了吗?”红色的出租车在全市交通最繁忙的街道穿行,华灯初上的傍晚,窗外尽是璀璨霓虹的繁华灯影。她敲着车窗,示意刚刚驶过的地标性建筑,侧头望他。“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在那个广场上举行歌友会、影友会、签售会、发表会……总之,那个舞台总有一天是你的!”她信誓旦旦的拍胸脯。
“在安慰我?”他摘下右耳的耳机,眼角瞥她一眼,又重新将耳机塞进耳朵,“不必了,我并不沮丧。一个新人,第一次试镜,结果显而易见。”他纤长的手指在手机上飞快按下几个数字,伸到她面前,“这个几率,我有心理预备。”
“10%?!”
“假如不是因为你,连前面的‘1’都可以去掉。”
“……反正,我说到做到,”她翘着拇指指向车窗外,顿声道,“那儿,肯定会有你的位置。”
窗外的灯影斑斓勾勒她侧脸的轮廓,她笑脸坚定,嘴角的梨涡聚集一簇光点,如钻石般刺眼。
银色的布加迪威龙飞速行驶过广场前,那张巨幅海报如愿霸占着广场最显眼的位置。可多年前在灯影中坚定的笑脸,却如那晚的灯光一样短暂,只能留存在记忆中,夜晚时偶然经过这里,灯影依旧,人影陌然。
“快快快,这边!”弦歌大老远就看见杨茗蹦着冲她招手,“弦歌,你真是太好了!”看见满头大汗的弦歌手握两杯冰镇饮料,杨茗就差没感激涕零,错认再生父母。“拿着!”她冷不丁将肩挎腰包、饮料、一沓待签售的CD一股脑塞进弦歌怀里,“我去解决人民内部矛盾。”说着一阵风跑得没影,她拐弯的地方,water cube标识清楚。
正当弦歌狼狈的抱着一堆超负重的物件时,一只手忽然按在她肩上,高亮的女声不掩讶异,叫着她英文名字:“Gloria?!”
弦歌本能回头,直映眼帘的是一张鲜红欲滴的艳艳红唇,皓齿如贝,在唇间若隐若现,她瞪望两秒后,方回神问好,“Hi,Amanda,真巧……”
“你……来参加签售?”眼前的Amanda身穿阿玛尼修身套装,V型领口遮不住她傲人***,她一手插腰,***侧偏,染红指甲不敢相信的指着弦歌怀中的CD,愣了半响,才抛出一个惊奇不解的冷笑,“真是……太好笑了。”
“我陪朋友来……”弦歌局促的扭头看WC方向,杨茗仍不见踪影。回国半个月,该见的、不该见的人一一露面,她郁结的合眼皱眉,无可奈何的礼貌应付,“这套衣服很适合你。”
没想到Amanda的眼睛瞪得更大,冷笑变成假笑,嘴角似还在抽搐,“英伦休闲风?”她不客气的抬下巴,示意弦歌一身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白衬衫、牛仔裤,“品味大变?我记得你以前绝对不穿低于8公分的高跟鞋。”Amanda昂着脖子,像一只骄傲的天鹅。
“在一个地方呆久了,习惯也会改变。”
什么?!Amanda意外注视,虽然很短暂,可就在弦歌低头的一瞬间,她分明看见她眼角的冷光,如狮子扑食猎物前的杀气。她确信自己没有错看,眼前的叶弦歌神态平和,温顺得像猫,平心静气的应对与她想象的截然相反。她敛神,从包里拿出两张DVD,“送给你和你的朋友。”
秦筝的签名在封面上龙飞凤舞。
弦歌道谢,随之致歉,“对不起,Amanda,我朋友来了,我先走了。”她礼貌点头,转身大步离去,只听身后高亮女声无视公共场合,大声喊她:
“看到他有如今的成就,你后悔了吗?”
离去的步伐未停缓一分,弯成90度的臂膀摆手,是离别,还是否认?
“你熟悉那个人?”
杨茗从卫生间出来,第一眼就看见弦歌背着身冲某人摆手,而她身后的那个女人……***、***,还很眼熟?!
“Amanda孔嫚?!你熟悉她?!天啊!”杨茗抱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疯狂,“最炙手可热的专栏写手!假如能邀请她为我们的杂志写娱评,下个月的销量又要创新高了!快,弦歌,把她的手机号码给我!不不不,还是你找个时间约她出来,我们当面谈!”
“我不熟悉她,”弦歌叹气,眼看一盆冰水从天而降,瞬间浇熄杨茗刚刚燃起的热情,“她问我洗手间在哪儿,我告诉她,不知道。”她好笑的模拟刚才的摆手,解释道。
“就这样?”
“就这样。”
“撒谎!”
弦歌眼角弯弯,不置可否的笑而不答。杨茗还想追问,幸亏这时,一阵尖叫声毫无征兆的穿破透明的天花板。
刺眼的阳光拨开薄薄的云层,透过天顶玻璃直射大厅,那个俊美挺拔的身影如众星环日,出现在人海潮潮的正前方。台下失控的尖叫、带着哭腔的大笑不绝于耳。
秦筝长身玉立,陷身Fans的包围、媒体的注目中,略颔首,接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手按右胸前,欠身一鞠,“对不起,我迟到了。”
台下瞬静,只半秒,仿若火山爆发瞬间的惊人爆发力,将更热烈的欢呼、尖叫冲携云霄。
灯光昏暗,玫瑰灯映下五颜六色的花瓣,在地板墙纸上打转。她面前烟雾缭绕,还有缕缕烟草的香味,浓重得哪怕闭着眼,弦歌也能闻出雪茄独有的熏香。
她身藏黑暗的墙角,半个人陷在软绵绵的沙发里,翘着膝盖,手肘下垫着两个抱枕,头一歪,慵懒的用指腹按着后颈酸痛的部位,打定主意,对方不吱声,她也绝不开口。
“怎么?打算一个晚上装聋作哑?”他手指一弹,掸去烟灰,将未燃尽的雪茄夹在烟灰缸上,双肘撑在膝上,身子前倾,额角一道抑扬的剑眉,细细的单眼皮随着眉尾向上飞翘,女孩子才有的丹凤眼移花接木落到男人脸上,自有一种迷恋众生的邪魅不羁。灯影斜射,在他挺直的鼻梁下映下浅色的阴影,他听不到弦歌的回应,尴尬的摸摸鼻梁。
“把自己当成楚留香了吧?”弦歌突兀嘲笑,带着善意挤兑,从沙发上坐直,学着他的样子双肘撑膝,“找我什么事?岑总。”
他愣了愣,随即大笑,“叶弦歌,几年没见,你故意气我是不是?叫我缓羽。”说到最后几个字,他笑意立敛,一本正经的严厉。
“岑缓羽,你找我什么事?”弦歌重新窝身沙发,拎起肩包就要走,刚起身,手腕上一股热暖,她低头,岑缓羽五指扣在她腕上,从手心到指间都是火炉似的热。
“坐下。”他意简言骇,手上使劲,将她拉回座位上,“要不是在签售会上看见你,我还不知道你回来了。怎么?这么给面子,跑到我旗下的八卦杂志当记者?你这是气我呢?还是砸场子?”
“熟人好办事呗,”弦歌没心没肺的笑,“早知你是大老板,我应该要一个主编玩玩。”
“当真?这好办。”岑缓羽真的掏出手机,作势按下几个号码,被弦歌一巴掌压下。他抬眼,瞪视她两秒,口气一软,问:“住在哪儿?酒店?还是在外头租房子?我记得市区有间公寓记在你名下,现在是你伯父伯母一家住在那儿吧。”
弦歌无所谓的甩手,摇头道:“你当我还是以前那个叶弦歌吗?住酒店?你打算给我加多少薪水啊!”
“他知道你回来吗?”岑缓羽不理会她的胡闹,一瞥眼,示意手边最新一期的电影杂志,以秦筝为主的《秦姝》海报醒目占据杂志封面。
弦歌挑眼角看他,闷声不答。
“好吧,既然我们的大小姐要玩神秘,我只能全力配合。但是,”他话锋一转,弦歌的手心忽然多了一个金属器物,她不解看着那把防盗门钥匙,等他下文,“瞪我干嘛,这间公寓空着也是空着,离你工作的地方近,你没车,省得你天天挤地铁。别感激我,我全是为了减轻公共交通压力。”
弦歌扑哧一笑,猛抽回手,了然的揶揄,“是是是,当选十大杰出青年以后,觉悟是不一样啊。”
“那是。”岑缓羽配合的插腰挺胸,眼角的笑纹卸去他眉间的冷峻,叶弦歌,你回来真好。“我明天飞日本,周日回来。你乖乖待在家里等我电话,别约人啊!省得将来给你机会说我小气,虽然晚了点,接风宴还是不能省。你在外面待久了,趁这几天好好上网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宰我来。”
“谁跟你客气。”弦歌挤眼,一口答应。
房内寂暗,晚风渐渐,窗边的纱幔帘障鼓着起伏的波浪,漏下一室星月银炼的光。
弦歌仰躺在床上,盯视着头顶的吊灯出神,回国大半个月,总算碰到一个想见的人。岑缓羽,说浪漫了叫青梅竹马,说俗了就是俩混世魔王狼狈为奸。
岑叶两家是世交,两家的孩子自然走得近。那时的弦歌不讨女孩子喜欢,倒是异性缘极佳,一个女孩子到哪都是男生首领,说来不可思议。缓羽的出现,令这种希奇的形势稍有好转,班中的小女生纷纷向她示好,期望从她口中讨得缓羽的爱憎喜恶。她也爽快,天天揣着厚厚一叠情书与缓羽放学,两人坐在车上就拆信讨论哪个女孩的情书写得肉麻。接送的司机见惯了,两家的家长似乎也极有默契,不同于其他世交硬要将两人凑成对。他们纯洁的友情一直维持到缓羽患“高智能抑郁症”出国治疗才暂时搁置。之后几年,弦歌独自赴英国留学,期间断断续续从国内长辈那儿听到缓羽的消息,病好了、休学了、复学了、被MIT录取了、毕业了、回国创业了……
不知不觉,眨眼已是多年前的往事,如今忆起竟全无真实感,仿若前生浮梦。
弦歌扶额头,嘲笑自己二十出头时急欲扮成熟,奔三时却苦于无法返老还童,回到无忧无虑的童年。
“《***》的记者会,秦筝演男主角,导演也很棒,厉景笙,你肯定没听过吧?你连秦筝都不知道……”
明天就是记者会的日子,她额角忽然跳凸,连身体都能感受到她的不情愿。

小编今天点评

蝴蝶很美,终究蝴蝶飞不过沧海。秦筝缓弦歌(叶弦歌秦筝岑缓羽)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欢迎您观看,记得收藏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