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听说有人要养我(宁见景荆修竹)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听说有人要养我(宁见景荆修竹)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听说有人要养我(宁见景荆修竹)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游戏竞技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多思考,多读书,希望你的世界更加辽阔和美妙。本站今日推荐听说有人要养我最新免费阅读章节!明明灭灭的灯光下,烟酒和各种味道的香水混在一起,营造出一种无法名状的纸醉金迷。灯光虽然极暗,但隐约能看的出这群人都非常年轻,脸上还有一股将褪未褪的少年气,便马不停蹄地奔着成年去造作。

小说摘要

FRG战队来了个新老板。
这个新老板不仅烫手还事儿精,娇气的捧在手里都嫌条件太差睡不好。
荆修竹嗤笑:“你只要能在游戏里杀我一次,别说捧着,天天抱着都行。”
后来,荆队长回回把人堵在决赛圈,百般逗弄。
“你这辈子,永远赢不了我。”荆修竹居高临下的欺近他:“小朋友,知道什么叫一辈子吗?”
“我要是赢了你,不要你抱。”
宁见景扯着他的领子,“我要你,跪在我面前,给你粉丝直播。”

听说有人要养我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第20章良时美景(十)
宁见琴顿时僵住了,这一句话像是个晴天霹雳瞬间炸在她的脑海里,倏地回头却看见丈夫心虚的脸,他真的!
屈辱让她几乎站不稳,踉跄了两步才回过神来,抬手便去扇宁见景:“你胡说什么!”
宁见景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凑近她耳边,以气声轻描淡写的说:“你打我一下,你老公怎么玩儿那些男孩儿姑娘们的照片,就会出现在你熟悉的全部网站上,信吗?”
“你敢威胁我!”宁见琴狠狠的咬着牙,咯咯作响,目眦欲裂的狠瞪着宁见景,恨不得将他的肉都撕下来吃了。
“是啊,我威胁你。”宁见景松开手,边摸口袋边说:“我劝你留点儿力气,晚上回去好好教训你那个不争气的老公。”
“你!”
宁见景从兜里摸出他常用的那个棉麻格子手帕擦了擦手,当着她的面儿,扔进了垃圾桶。
两手重新插回兜里,站直了身子,眉目伸展的温顺极了,可声音却冷得仿佛被冰冷泉水浸透过,激的她下意识一抖。
“你什么意思。”宁见琴盯着躺在垃圾桶里那个手帕,咬紧了牙根。
宁见景眼皮一掀,字句轻缓:“我,嫌你脏。”
“小***!”宁见琴气的浑身发抖,她一个养尊处优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小姐,被一个“卖血”存活的贱种嫌脏!
宁见琴看着他眼底那个嫌恶的眼神,忽然想到自己丈夫用……用睡过别的……来睡她这么多年,还装的那么恩爱。
她整天讥讽大姐两口子貌合神离,其实她才是个笑话!
宁见琴再也受不了了,夺过小妹手里的水晶雕花果盘狠狠朝宁见景砸了过去。
“二姐,你干什……”宁见筝发觉她的动作,顺着她的视线一看,瞬间尖叫起来:“小心啊笛笛!”
向笛在她砸出果盘的瞬间冲出去捡球,那个果盘是水晶做的,沉得不得了,这一下就算砸不死,也会去半条命!
“笛笛!”
宁见景走得并不快,在宁见筝失声喊二姐的时候就回了下头,只见她高高地举起了那个水晶果盘,下一秒笛笛便冲了出来!
宁见景下意识弯腰将向笛搂在了怀里,背过身硬生生受了这一下,沉重的水晶果盘砰地一声砸在了他的背上。
尖锐的剧痛瞬间在每一根神经上撕开,宁见景闷哼了声,膝盖反射性地脱力跪在了地上。
果盘落在地上,四分五裂的炸了一整个客厅的巨响,向笛呆了两秒,嚎啕大哭。
宁见药马上站了起来:“你干什么!”
“我……我……”宁见琴也吓呆了,看着自己的手,后退了两步,指着宁见景说:“他,他骂我!”
宁见药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那你就行凶伤人吗!假如刚才砸到笛笛,你后悔都没有地方后悔!”
“这个小……”宁见琴发觉他的眼神,声音顿时小了下去,唯唯诺诺的说:“他,身为一个小辈,说那种话来羞辱我,还说向征,我们两口子往后怎么做人!”
宁见药没再理她,走到宁见景身边蹲下来,“你没事吧。”
宁见景摇了下头,嘴唇瞬间褪尽了血色,被他***的咬了两下才稍稍恢复血色,轻描淡写的笑了下:“死不了就是不碍事。”
宁见药“嗯”了声,伸手去抱向笛,却被她躲了过去,死死地抱着宁见景的脖子不肯撒手,哭的更大声了。
“不要不要,要小舅舅抱。”
宁见景的后背伤着,从皮肉到脊椎骨都被刀劈似的疼,向笛乱挣扎的动作更是疼的他一头冷汗,轻吸了口气,换了只手抱向笛,摸摸她的脸:“别怕别怕。”
向笛还是哭,宁见景点点她的鼻尖,温声哄道:“我们笛笛要是不哭的话,小舅舅就送个礼物给她,好不好?”
“什、什么礼物?”向笛断断续续的打着哭嗝问。
宁见景疼得厉害实在撑不住了,便蹲下身来,微蹙着眉将她放在膝上坐着,伸手将自己耳朵上那个蓝宝石耳钉拆了下来,拔掉耳针捏起环扣串进了向笛的小细项链上。
“喜欢吗?”宁见景问。
向笛重重点头,伸出小手抹了把眼泪,宁见景揉揉她的脑袋,哄道:“那给小舅舅笑一个看看。”
向笛破涕为笑,攥着小小的宝石喜悦地不撒手。
宁见景将她送到宁见药的怀里,直起身子转身走了,宁见药在后头扬声问:“你去哪儿?”
宁见景单手插兜,另一只手朝身后摆了摆手,故作轻松地说:“说过了,一人两句话,说完了就该走了,不打搅你们承欢膝下了,往后这种场合为了安全起见,别叫我了。”
宁见药长出了口气,看了眼一片狼藉的客厅和哭哭闹闹的家人,冷着声音说:“小宁,你怎么就学不会什么叫乖,都是一家人,你一定要这么尖锐吗?”
宁见景停住脚,侧过身来靠着门框,强撑着笑问:“哟,大少爷还有话训示呢?您说,我听着。”
宁见药拧眉:“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宁见景点头,“嗯,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那么就麻烦大少爷您给我解释一下?”
宁见药咬着牙忍住隐隐爆发的怒意,他一直觉得亏欠了小宁,这么多年也一直想要补偿他,想要缓和他和家人的关系。
到底是一家人,只要他肯服个软。
宁见药处理过多少动辄成百上千万的生意,可就是拿宁见景没辙,从小到大他都是这样,看这个家的人都像是仇人。
他知道他的牺牲很大,可他要是有不满就冲着自己来,何必和这个家的每个人都这么势同水火!
“小宁,她们心直口快直脾气,这么多年你也知道了,什么时候真的害过你。再说妈年纪大了,我知道她说这些是过分了一些,我替她向你道歉,也绝对没有索要股权的意思。她也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还要跟她计较?今天是她的生日,你还要搞得这么难堪?就不能忍忍吗!”
宁见景被他这一段话惊呆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个冷冰冰的大哥,竟然还能说出这么个长篇大论。
“有理有据,无法反驳。”宁见景忍着后背的剧痛,抬手给他鼓了鼓掌,眼底含笑的说:“我来给你纠正一下您这几句话里的毛病,那是你妈不是我妈,你问问她认不认我这个小野种是她儿子。”
“养我?养我为了什么大少爷您不清楚吗?”
“你姐姐心直口快,可不是么,你问问向笛,她妈妈不光口快,手也挺快的。”
宁见药拧眉看了向笛一眼,又看了眼又哭又闹的宁见琴,眉头拧得更紧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小宁,她们错了的我自然让他们给你道歉,可你也听话一点,你受了委屈告诉我,我来……”
宁见景嘴角勾着点笑意,声音放轻了不少,呢喃似的说:“委屈,我要真计较这么点委屈,你宁家早就社会新闻屠版了,明白吗?”
“小宁,你一定要这么尖酸刻薄吗……”宁见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面前这个叛逆弟弟,咬着牙说:“你从小是很乖的,后来越来越尖锐,跟那些人在外面鬼混、你不争气,外头人说你是个草包,我从来没干涉过你也没强求过你什么,我觉得我可以护着你、可以为你投资俱乐部给你铺路,我的苦心你怎么就不……”
“打住。”宁见景抬手,收起眼底笑意站直了身子,视线扫过屋里众人,走到宁见药面前。
“我尖锐刻薄,宁见药,你摸摸自己的胸口,你觉得那股淌在你身体里的、我的血,扎人吗?”
宁见药顿时僵住,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下心脏,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走了。”宁见景转过身,朝后扬了扬手,走了几步又忽然停了下来,背对着他说:“哦对,荆修竹是我的人,就算他说不要,我也不可能放他走。”

听说有人要养我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第21章应时对景(一)
“不行!”
宁见景没理他,抬脚便走,宁见药快步走过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臂扯的他后背剧痛,略微蹙了下眉角,停住了脚。
“你和荆修竹之间……”宁见药死死地盯着宁见景的眼睛,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猜测道:“是不是荆修竹对你做了什么!我说过这个人让你离他远一些,你就是不……”
宁见景瞥了他一眼,轻轻拿开手臂,淡淡道:“我爱上他了。”
宁见药如遭雷击,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忽然扬手狠狠地在宁见景脸上甩了一耳光。
啪!
因为后背有伤,宁见景没有躲的及,生生受了。
宁见药颤着手指,指着他双眼赤红的骂道:“你!不知廉耻!”
宁见筝站在角落里不敢说话,从刚才玻璃盘子炸裂,到两个哥哥吵架,她被吓得呆了。
她看见宁见景以身相护向笛,又看他低声温柔的抱着向笛给她擦眼泪,为了哄向笛,甚至把他那个很珍视的耳钉摘下来送给她。
他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宁见筝想要替他说话,可她不敢,有一次他刚给大哥输了血,回来之后头晕摔倒在地上,不小心打烂了母亲的一个花瓶,被她关在房间里两天不许吃饭。
他刚输了血,脸色惨白的趴在地上笑了声,强撑着身子站起来,摇摇摆晃的上了楼。
她正好放学回家,看见几乎要虚弱到消失的他,被他眼底那个冷冷的笑击中了心脏,半夜偷偷地拿了东西给他吃。
他没有要,他说的话,和那晚的语气,迄今为止宁见筝都记得。
“乖,二哥不饿。”
“半夜不睡偷偷来找我,被发现的话回头也得罚你,回去吧。”
“听话。”
宁见筝和宁见景相差不大,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漂亮到过分的哥哥不是她的亲哥哥,情窦初开就暗恋这个眼底总是含着一丝冷意,却吊儿郎当的二哥。
结果被母亲发现偷偷喜欢他之后,直接被送出了国,今天是她第一次回来。
这次见他,总觉得他似乎更生疏了,又或者是她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这个“表里不一”的二哥。
宁见筝抬头,看见宁见景的侧脸微微肿起,却笑了声,像极了他从地上爬起来的那天,那么冷。
“怎么?你生气了?”
宁见景伸出舌尖,***了下嘴角的血痕,勾出一点笑意,靠近了宁见药耳边,说:“我不仅爱上了他,我们还做过了,我趴在办公桌上,就在基地里求着他操.我,那些选手们都闻声了,他太粗暴了,弄得我好痛。”
宁见药脸色发青,呼吸急促的像是极度缺氧而拼死挣扎的鱼,胸口剧烈的起伏,几乎要昏厥过去。
“你!你从今天开始,不准去基地上班了。”
“这个世界,只有荆修竹可以命令我,我只听他的话。”宁见景轻笑,眼底像是真的含了一股臣服柔顺。
宁见药捂着胸口艰难喘气,断断续续的说:“怪我,都怪我,我以为荆修竹能……没想到反而害了你,我说过多少次……让……让他不准对你下手,没想到还是……”
宁见景眼皮微合,说:“这辈子,就算是死,我都得让他跟我一块儿,你想让我们分开,可以,你让他杀了我,我只死在他手里。”
说完,他直起身子一步步离开客厅,和来时那样,双手插兜步履缓慢的往前走,踩下台阶融进夜色。
匆匆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
宁见景拉开车门坐***,没有马上启动,也没有开车内灯,而是静静地坐了一会。
他的背太疼了。
他能撑到现在已经算是极限了,那个果盘是实打实的水晶,虽然边缘的棱角打磨圆滑,可到底还是尖的,被宁见琴用尽全力砸过来,没将脊椎砸个对穿已经算是上天保佑了。
虽然他并不在意,可当年宁见药的那一丁点儿回护还是在他心里扎了根,尽管他讨厌极了宁家人,可宁见药不同。
他是自己的“大哥”,和见筝一样,都曾给过他一丝暖和,作用不大但聊胜于无吧。
宁见景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微发肿,火辣辣的疼,不过和后背相比,只能算是微微发烫了。
这一巴掌,一刀两断。
其实早在十三岁的时候他就可以离开宁家,但他没有走,因为宁见药曾经摸着他的头说,“你是我弟弟,我会保护你的,你放心以后我以后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
宁见景因为这一句话,留下了四年,心甘情愿的撒了多少血。
事到如今,呼风唤雨运筹帷幄的宁大少爷,或许已经不再记得这句话了,在他的眼里,自己只是个需要他不计较、需要他包容的、不争气的草包弟弟罢了。
宁见景笑了声,一家人?
他从来不是宁家的一家人,宁见药觉得亏欠他,那他在家人羞辱他的时候,为什么不为他说话,在他的意识里。
宁见景是有可能被人玩儿的。
宁见景是摇尾乞怜他们家的。
因为觉得他们说的都是事实,所以宁见药觉得自己无话反驳,他才会说他们只是心直口快没有恶意。
因为他也是那么认为的。
宁见景低低的轻嘲了一声,又死死地咬紧牙关,后背的伤疼的他几乎快要晕过去,额角一层又一层的冷汗裹成一个汗珠,掉在不知道哪里,无声无息的摔成粉碎。
他抬头深吸了口气,看了眼漆黑夜色,宁家在半山,盘山公路又窄又黑。
他这么开下去,要是一不小心反应不过来,没踩稳刹车。
那得粉身碎骨吧。
他才不想死呢,还没有见过荆修竹给他下跪,他才不要死,他要好好活着,看到宁家的人全都身败名裂。
唔,既然他跟荆修竹都“睡”过了,就让他来接自己一下,补偿一下自己。
宁见景拿出手机解锁,指尖往下划拉了一会儿,去找J开头的名字,嗯?
没有。
他这才想起来,他给荆修竹的备注不是名字来着,于是又往下拉了拉,找到L,备注为“老东西”的那个,拨了出去。
只响了一声。
挂了。
老东西,他敢挂自己电话?

小编今天推荐

听说有人要养我(宁见景荆修竹)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