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3-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叫宋琛赵近东的小说?by公子于歌原创的耽美小说小说,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出色段落欣赏:琛琛作为一个渴爱男青年,穿到自己写的耽美文里,有了个身高体壮财富滔天堪称人间极品的丈夫,“满足了他对男人的一切幻想”,这本来是天大的喜事,可他穿的这本书,名字叫《离婚》。男主宋琛是赵家养大的,烈火鲜花,恶名在外,外头没人敢要,赵家的几个儿子却为争他兄弟阋墙。

不准撒娇免费阅读小说介绍

宋琛琛穿书以后为了维持人设,他喜欢赵近东被迫要假装不喜欢。冷心冷肺的男神赵近东经常撂狠话:“我什么都能接受,除了碰你。”假装这件事就像是包饺子,多了就会露馅。赵近东才发现,外表看起来很变态的宋琛,里头的馅儿却很鲜美。可他板着脸想想自己立下的一堆flag,觉得自己要忍住。

不准撒娇章节全文阅读

余诺一个人过了十年,最后在一家疗养院找到了骆闻声。
但是骆闻声已经患了老年痴呆症,流着口水,说话不清楚。疗养院的医护人员对这样无亲无故的老人照顾的也很不上心,他身上都生了疮。
余诺在骆闻声跟前蹲下来,闻着他身上的老人味,叫:“骆闻声。”
“我是余诺。”
骆闻声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憔悴而瘦削。
骆闻声已经快要八十岁了。
余诺握着他苍老的手,这双手年轻的时候修长刚健,如今像是枯树枝一样。
但是是温热的,生命的热度。
他将骆闻声接到了家里,曾经一起生活了几十年的家,如今已经面临拆迁了。家里的一切陈设都保留着骆闻声走的时候的样子,但是骆闻声却认不出来了。
但家里又有人气了,余诺也把工作辞了,专心照顾他,给他洗澡,陪他晒太阳,天气晴好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坐在阳台上看夕阳,听《微风细雨》。
“微风伴着细雨,像我伴着可爱的你。”
恍然回到高中他们初相识的那一天,他啃着包子,背着书包慌里慌张地往学校跑,拐弯的时候一辆自行车来不及刹车将他撞倒在地上。胳膊磕得生疼,包子也掉落在地上,他爬起来,就看见骆闻声伸过来的那只手。
十七岁的骆闻声,青春阳光,眼神明亮。
骆闻声死的那天,忽然清醒了。那天早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人在拍他。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眼含热泪的骆闻声。
骆闻声脑袋清楚了,可说话还是不清楚,叫:“诺诺。”
哆哆嗦嗦的嘴唇,褐色的瞳孔蒙上了一层水雾。
余诺知道,就是这一天了。
他爬到骆闻声的怀里,骆闻声身上香香的,和从前一样的沐浴露,薄荷味的,骆闻声年轻的时候很爱干净,这是他闻了几十年的味道。
骆闻声抱着他,时间静默,骆闻声忽然剧烈喘息了起来,像是喘不过气来,余诺抓紧了他的衣服,却不敢看他,叫:“骆闻声,骆闻声。”
骆闻声死的时候很难受,余诺跟着他一起死了一回。
-----
宋琛在睡梦里哭出声来,身体一震,猛地醒了过来,才发现是做梦了。
梦里自己像是余诺。
赵近东已经开了灯,惊异地看着他。
宋琛觉得窘迫而茫然,一只手搭在眼睛上,他感受到的不是头痛不适,而是伤心。似乎他穿成的不是宋琛,而是余诺。
半夜被惊醒的赵近东只着睡衣,面色惊异地看着他。宋琛发挥了他的人设,大声说:“不要看我,关灯!”
赵近东太过惊异,以至于都不知道怎么办,宋琛却已经裹着被子背过身去了。
他沉默了一会,便伸手又关了灯。
夜色静谧,赵近东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了。
被子中间的空隙也是温热的,似乎是被汗水和泪水熏潮了。宋琛因为是蜷缩起来的,双脚便伸了过来,脚板偶然会蹭到他的腿。
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身体没有,精神要再没有点火花,那肯定有一方是性冷淡。
显然,两个人都不是。
赵近东更不是。
他对于脆弱和眼泪浸染的宋琛,似乎有着一种近乎怪癖的欲望。被子里的热气熏着他,这生疏又哭泣的宋琛,叫他兴奋。
他都不知道宋琛也有这样软弱的一面。
他就侧过身来,在黑暗里看着宋琛的背影。
被子中间是空的,宋琛前面的被子捂的很紧实,后背却暴露在空气中,床那头的兰花灯光色氤氲,宋琛穿的是白色的睡衣,在深色的被褥映衬下也看得清轮廓。
他的身体其实是很清瘦的,年轻男子的身体,都是这样的外形。
宋琛觉得心里难过的厉害,心里却忽然警醒起来。
我曹,他以后还会再穿越么?
我曹。
我曹。
万一他再穿到自己写的文里面……
假如穿到《爱人老了以后,我还貌美如花》里面……
宋琛腾一下坐了起来,也不难过了。
我曹,他害怕呀。
赵近东本来在侧躺着看,被吓了一跳,立即闭上了眼睛,黑暗中微微睁开眼睛,就见宋琛呆呆地跪在床上,脸上还有泪光。
《爱人》这篇文,才刚开始虐诶,他设置的桥段,虐的还在后面诶,他要穿过去,也太惨了吧!
那比现在守着个191却不能吃还惨。他现在好歹除了男主不爱,其他一切皆如意到不能再如意,他其实还蛮享受的。可是《爱人》这篇文,那可真是虐心。
捂住自己的小心脏,宋琛觉得自己走了一步错棋。
他真是不长记性,他写什么虐文啊,他应该写甜甜甜,多来几个191,“我有一个家,家里一个他,白天么么哒,晚上啪啪啪,床上啪啪啪,客厅啪啪啪,厕所啪啪啪,野地啪啪啪,这里啪啪啪,那里啪啪啪……”
啪到昏天暗地,爱到地老天荒!
他应该把他梦想的恋爱桥段都写一遍,写一个器大活好又世上最专一,对他如痴似缠的好老公。
要比赵近东还好!
不,跟他一样就好了,最好什么都跟他一样,除了不爱他这一点。
宋琛如此想着,便扭头看了旁边的赵近东一眼。
朦胧中能看到赵近东面朝他侧躺着,似乎已经睡熟了。
他擦了一下眼睛,心里那种哀伤的感觉才渐渐消散了。他下了床,去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看了一下,眼睛都红了,梨花一枝春带雨。
哎呀呀,他都不知道他现在哭起来也这么好看!好想将镜子里这个人搂在怀里好好安慰。
他洗了一把脸,在马桶上坐了一会,这才回到床上来。
赵近东已经转过身去了,他掀开被子上了床,忽然闻声了一声轰隆隆的雷。
他就想起他设置的宋琛,是怕打雷和怕黑的。
怕黑,所以床头一直留着一盏小花灯。怕打雷,雷雨天都要哥哥陪。
于是他便装模作样地“呀”了一声,说:“打雷了呢。”
嘤嘤嘤。
喊完了去看旁边的赵近东,压根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
宋琛就讪讪的躺下来了。
外头又是一声雷响,这真是个好时机。
诱惑宋琛,然后将他狠狠嘲笑的好时机。他可以翻过身去,试探着将宋琛抱在怀里。
张牙舞爪面目可憎的宋琛,被他搂在怀里的时候,不知道是嘴巴先***,还是下边先***。
但或许是被刚才宋琛的样子惊奇到了,赵近东躺在床上,没有动。
宋琛刚才梦到了什么,哭的那么伤心。
倒叫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刚被送到赵家来的时候,饱受欺负,外头倔的很,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哭。
那是他自认为软弱的,不光彩的过去,他现在当然不会再哭了。但那时候哭的伤心的时候,漂亮的不像话的宋琛,也曾对他说:“你哭个屁啊,我爸妈都死了,我都不哭。你跟着亲爹还哭。”
有那么一段时间,他还真的被这段话安慰到了,即便他的亲爹,捧在手心里的是宋琛。
他和宋琛两个人,到底哪个更不幸呢。
宋琛躺在床上,想他这篇虐文到底还要不要写下去。
或者他可以继续写,然后同时多写几篇小甜文,这样假如再穿,穿到甜文的几率也更大一点。
他决定明天开始就写一篇小甜文,甜文的主人公,就叫宋琛琛和赵近东。
甜文一定要十八禁,满足他的缺憾!
他现在写的这篇文已经曝光了,要写羞耻十八禁,他得开小马甲才行了。
叫什么呢。
宋琛想了半天,决定起名叫“捂脸偷笑”,和“仰天大笑”配套,一个大号,一个小号!
捂脸偷笑出门去,我辈岂是正经人!
人的感情还是很希奇的。可能孤独久了,随便一个优秀的,合眼缘的出现,你都会喜欢上他,产生好感。可是一旦心里有个人以后,再出现一个类似优秀的,你却很难轻易动心,只想着,假如是他就好了。
他现在就想,假如他要再穿,碰到的人,希望是和赵近东一样的人。
他是不是有点抖M啊。宋琛想着翻过身来,朦胧中看着赵近东。
赵近东忽然也转过身来,看向他。
那么暗的环境下,他竟然也看到了赵近东眼睛里若隐若现的光。
他心里一惊,就听赵近东问:“做了什么梦刚才?”
男神的声音在看不清的时候更为蛊惑人心,宋琛咽了口唾沫,说:“梦见有人死了老公。”

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赵近东就没再说话。
宋琛一会自己琢磨出不对劲来,他觉得赵近东肯定是误会他的话了。
果然,赵近东就又背过身去了。
宋琛真想解释一下。
他没有想让赵近东死的意思啦。
外头下起了倾盆大雨,伴随着电闪雷鸣,在闪电亮起来的时候,枝条透过窗户在墙上投下一片晃动的阴影,看起来有些吓人。
隔着窗户都能闻声外头的大风大雨。
多么好的时机啊。
宋琛暗戳戳地将身体往赵近东那边挪了挪,一只手伸出来,想要去触摸赵近东的背。
手掌感受到热度的时候停住了,手指微微弯曲,放在了床上。
这一场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夜,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还在下,赵近东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身上有点沉,他睁开眼睛,就看见宋琛抱着他。
……
……
赵近东一时都怔住了,脑子里有瞬间是空白的,都不用扭头,就知道他只要往右边一扭头,就会对上宋琛的脸。
他在想,宋琛这么做,是不是故意的。
离他那么近,呼吸都要喷到他的耳朵上了。
搂着他的那只胳膊搭在他胸膛上,手指不偏不倚,正好从他睡衣的扣子那里伸进去,手指头都挨着他的身体。
不知羞耻!
想到这里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火来,立即就将宋琛的胳膊从自己胸膛上拿开了。宋琛几乎立即醒了过来,眯着眼睛看他,仿佛陡然惊醒一样,立即往后挪了一下。
赵近东不想去深究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待感觉平复下来大半,便起身下了床。
宋琛揉了揉眼睛,还在想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似乎又看到赵近东……
大清早地叫他看见这个,他真的有点伤不起!
而且这次赵近东穿的是很宽松的睡裤,里头没有内裤箍着,顶起来特殊地……显眼。
赵老二真的很需要性生活啊。
宋琛瞬间都没有困意,还有点不好意思,一只手搭在额头上,忍不住笑了一下。
外头雨声还在哗哗响,只是没有了雷声。
今天他和孙四海他们约好了见面,要去勘景。
他这次一定要把自己一直想要呈现的场景都拍出来,亮瞎众人。
东山是A城非常重要的旅游景点之一,除了枫林花海,还有古寺和诸多湖泊。下了雨山路难行,孟时一边蹭鞋底上的泥一边说:“咱们不能等过几天雨停了,路出来了再来嘛?”
“我要拍几场雨景,”宋琛说,“尽量用真雨,得看看哪里下雨了也好看。”
孟时看着一地的枫叶说:“我觉得这边随便一拍就挺美的。”
孙四海叼着烟,指着远处说:“我看那一片不错,比别的都要红。”
宋琛顺着他指的看过去,枫叶红似血,很是显眼。
他们穿过陡峭的山林到了那边,发现是不错,不光枫叶够红,那边的几棵枫叶树也够老,地上落的全是枫叶,半点泥都看不见,细雨窸窣,弥漫着淡淡的烟雾,是很美。孙四海拿照相机随便拍了几张给宋琛看,宋琛觉得就是他想要的感觉。
接下来他们又去看了湖边的竹林和山上的一座近乎废弃的古石桥。最后宋琛带着他去了梦古村,看了他买下的那株老梅树。
大家的审美还是比较一致的,孙四海一看到那个景就相中了,绕着那株老梅树走了几圈,拍了些照片。宋琛撑着伞,看他拍的那些照片,拍出来的效果要远比真实的景色更精致,很惊艳。
“可惜梅花都还没开,等到梅花开了,肯定更好看。”
“小琛买了许多梅花,等天气好了就移植过来,到时候这边一大片就全都是梅花了。”孟时说。
孙四海却看了一圈:“这边都种上?”
宋琛点头:“种成花海,游客才愿意过来玩,只是一株老梅树,有些人未必肯爬那么远的山路过来看。”
“依我说,别的田你随便种,老梅树这一块不要种。”
他拉着宋琛到了一处角落,指着说:“你看,从这看,老梅树映着上头的老房子,是不是像一幅画一样?下面你得留出来,就留出这种空地,什么都不要种,不然就太杂乱了。”
田地都是刚翻新出来的新土,一垄一垄的,很规整。
“长点草是不是看起来更自然点?”
“不用,就这样的拍出来更像画,加个滤镜就美翻。”
孙四海说着就找角度拍了一张,给宋琛看:“你看,不用等到梅花开,现在一树绿,调一下衣服就好看了,梅花开的时候配白衣,如今黄土绿树黑屋,配红衣,也好看,再找人刷一下石墙,都刷成白色,色彩就都出来了。”
宋琛觉得可行:“那改天咱们就试试。”
“你那些梅花先别移过来,咱们拍出来你看看效果。相信我,这地上空旷一点,拍出来的镜头会更好,有时候越简洁镜头越有力度。”
孙四海是摄影师出身,宋琛最看重的就是他拍的广告片不说创意,单画面就很有美感:“行,听你的。”
孙四海不过是试探了一下宋琛的底线,见宋琛好说话,便又说:“宋少,你要真想把这边搞起来,我建议你把上头的村子也弄一下,往古朴了弄,那边几棵大杨树砍了,把后头的两座险峰露出来……那边高地上找人修一条石梯子上去,能看见整个枫林花海。”
孟时说:“还真要搞成旅游景点啊?”
宋琛撑着伞看了看眼前的老梅树,说:“本来只是想拍一段我想看到的镜头,不过要真能搞成旅游景点,也算造福当地的村民了吧,说不定他们能赚点外快。”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矫情的话,如今于他而言,或许也并不遥远。
既然要做梦,不妨做的更大胆一点。
他就对孙四海说:“我试试。”
勘景回来以后,他带着孙四海和孟时去了王妈的三儿子那里吃大闸蟹,下雨天阴冷,三个人还喝了点酒。以前沾酒就醉的宋琛,发现他如今竟然千杯不醉。
喝了好几杯,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倒是孟时,喝了一杯就上脸了。
孙四海好抽烟,更爱喝酒,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喝多了话就一筐一筐往外倒,说这次多亏了宋琛,不然他老娘在医院里的医药费他都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都是他前段时间倾家荡产拍了个文艺片,结果院线都上不了,审查直接就卡那儿了,可他一分钟的戏都不舍得剪。
说到自己的窘迫和不得志,孙四海竟然还哭了起来。
宋琛很感慨,允诺要帮他。孙四海激动的给他端酒杯。
回来的路上,孟时说:“我可提醒你,帮他垫医药费什么的还可以,找他拍广告也可以,不过他假如忽悠你拍电影,你可警惕着点,他们这种小导演想投资都想疯了,你要真投,可就直接打水漂了,我爸说他们这种新导演都太傲,不吃点苦头放不下架子。”
宋琛说:“拍电影我没想过,就是觉得他也挺不轻易的,能帮一把是一把,反正我钱多,哈哈。”
他并不是个滥好人,帮孙四海,也是心有戚戚。
他养母当初住院的时候,他知道那种难。
钱算什么,和命比一文不值,可就是钱这个东西,本身却像命一样重要。
假如那时候他像现在一样有钱,他的养母或许不会走的那么早吧。多么可怜的一个女人,一天福都没能享受了。
宋琛忽然觉得人生讽刺,一切如同做梦。他咬了一下指甲,扭头看向窗外。
他是不是被宋琛这个神经质的小作逼影响了,他觉得他现在情绪变得起伏不定,饱满到神经质。
他竟然有点鼻酸呢。
戴着大大的米老鼠头套跳出一身汗的他,深夜了还在饭馆里刷盘子的他,就着麻辣鲜作料沾馒头吃的他,一个人冒着大雪拎着打折食品从永辉超市出来的他,如今坐在跑车里,行驶在鲜花弥漫的长街上。
他被压垮的腰似乎也快要直起来了。
孟时问:“你怎么了?”
宋琛眼眶湿润,扭过头来,手指头抠着嘴唇,长眉入鬓,笑说:“不能虚度光阴啊,要好好活。”
孟时说:“你又发什么疯。”
“是该好好疯一把,再不疯我们就老啦。”
他真的有太多想实现的梦想了。
大概喝了酒,身上都是热的,面色微红。孟时也算见过娱乐圈形形***的美人了,男的女的,他觉得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还是宋琛。
像玫瑰花,艳丽如火,又带着刺,会扎人。
赵近东天天守着这么个美男子,竟然都能无动于衷,他也实在是佩服赵近东的定力。他一个直男,偶然和宋琛单独相处的时候,都会有瞬间的小心思冒出来,假如不是和宋琛这铁关系,又知道宋琛的性格和家世,换个人,他肯定试一试。
五官太好看,怎么看都赏心悦目,这世上不管男女,对于美都没有反抗力。
而且他觉得宋琛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性张力,很矛盾和神经质的勾引人,明明是他经常虐别人,却叫人看了想狠狠地虐他。
天气预告说,这两天都是雷阵雨,断断停停,又下了一整天。
宋太太都睡到床上了,忽然呜呜哭了起来,赵云刚翻了个身:“神经啊,大半夜好好的哭什么。”
赵太太一边拿纸巾擦眼,一边说:“小琛的小说写的太感人了,呜呜呜呜。”
赵云刚就坐了起来:“我看看。”
“同性恋的小说,你也看嘛?”赵太太吸了一下鼻子。
“别废话。”
赵云刚把她的手机拿过来看了一会,看完了却都没有说话。赵太太满心想着找个共鸣,交流一下读后感,便很是期待地问:“怎么样啊?”
赵云刚说:“看来小琛这孩子,心里还是苦啊,都藏起来了。”
……
苦的难道不是小说里的主人公嘛!宋琛哪里苦!一家人捧着爱着,从小没受过一点委屈的人,她这个当女人的都羡慕他好命!
赵云刚又叹了一口气。
“他怎么苦了。”赵太太试探着问道。
“心里没有苦,能写出这么苦的东西么?”
“……”
赵太太有点无言以对,竟不知道这话是荒唐还是有一分半分或者百万分之一的道理。
“要是致远和郁华还活着……”
又来了又来了!
赵太太讪讪地笑两声:“时候不早了,睡吧睡吧。”
说着抹抹眼角的泪痕就躺了下来。
她可不要再听这些废话啦。
赵云刚想了想,就拿过手机来,又给宋琛转了一笔零花钱。
宋琛还在书房写小说,正写的眼泪汪汪,就闻声手机“叮”了一声,拿起来一看,是银行发过来的短信。
哎呀。
快要涌到眼睛里的泪水瞬间就回去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
拧了一下脸蛋,是真的。
怎么感觉兜里的钱花不完的一样!
心里太喜悦,导致他写虐文都没感觉了。
赵太太就猜赵云刚是要给宋琛打钱了。
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的,他一担心宋琛不喜悦,就给他零花钱,宋琛能养成这么大手大脚的习惯,都是赵云刚惯出来的!
怎么不说顺便给她这个家庭主妇点零花钱哪,她也要!
赵太太拽着被角,不肯承认自己嫉妒一个小孩子。
暗戳戳气了半夜,赵云刚那边却已经睡着了。
他倒是睡着的快。
赵太太睡不着,就披了衣服起来喝了杯水,喝完了水披着袍子立在落地窗前看外头的雨。
庄园的树林里冒出车灯的光来,不一会就见一辆车子停在了院子里。她就见王妈跑了出来和赵近东的司机王珺和一起扶着赵近东往里走。
赵太太立马出了门,正好碰见他们上楼,她皱起了眉头,问:“喝多了?”
“今天股东聚会,赵总喜悦,就多喝了点。”王珺说。
赵太太捂着鼻子,说:“这么重的酒气。”
赵近东平日里寡言,心思深沉,喝多了,想听他说句醉话都不轻易,就会骇人地盯着人看。
她进去以后见宋琛不在卧室,就去敲了书房的门,宋琛出来,她便说:“老二喝醉了,你照顾着点。”
赵太太说着便拍了一下宋琛的肩,捏一下。
大好时机啊小伙子,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今日大风大雨,是疯狂的好日子呀,拿出你平时的疯狂劲啊小伙子!

不准撒娇(宋琛赵近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推荐理由

只因这本小说太牛,深受书迷的喜爱!假如你喜欢的话,不要忘记收藏哦!感谢大家的阅读我们下期再见,亲的关注将是小编前进和努力的动力!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