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烈火浇愁(盛灵渊宣玑)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烈火浇愁(盛灵渊宣玑)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烈火浇愁(盛灵渊宣玑)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3-3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由priest主做的《烈火浇愁》,主角盛灵渊宣玑,出色段落:“行了,今年就到这吧,”盛潇一转身,拔/出了太子身上的佩剑,往地上一插,“再往前走,你要受不了了。”“……今年?”“以后每年你都可以过来看看,要是我没估计错,这把剑每年应该可以前推五里,用不了十年,赤渊的火就该彻底灭了,到时候你可以着‘清平司’派人常驻——至于那个恐吓人的界碑,砸了就是。”

烈火浇愁免费阅读小说介绍

大齐启正二十一年,霜降。一队骑士在官道上纵马狂奔,人和马都已经疲惫不堪。忽然,打头的年轻骑士喝道:“界碑到了!”只见不远处的路边竖着一道石碑,丈余高,上面一行龙飞凤舞的血字,戾气逼人:赤渊,生灵止步,擅入者挫骨扬灰。石碑前头,一个中年将军带着一排禁卫迎候着他们,禁卫们披甲执锐,一字排开,见了来人,齐刷刷地跪下:“太子殿下。”

烈火浇愁章节全文阅读

要是有人说“我杀过人”,那这人肯定是个杀人犯。要是他说“我杀过三十六个人”,那这不但是个杀人犯,还是最丧心病狂的那种,会成为法制节目和犯罪心理专家的精选案例。
但假如有人说,“我杀过四万一千六百三十六个人”,一般人听完,就不一定会有什么惊惧情绪了,因为这是个超出了常识范畴的数字,没什么真实感。
宣玑先是茫然地“啊”了一声,随后他的重点不自觉地跑偏了:“你连你自己是谁都忘了,记得住这么长的数?”
这魔头生前其实不是什么帝王,是个古代会计吧?
盛灵渊没理他。
宣玑想了想,又问:“还是你刚才想起了什么?”
好一会,他闻声剑里的人很含糊地“嗯”了一声。
宣玑顿时好生扼腕:“亏了!”
他感觉自己像个股市崩盘前夜高价满仓的大韭菜,这点踩得叫一个背!刚才他能把魔头的脑子当搜索引擎用的时候,魔头连自己叫什么都想不起来,好,这会掉线了,那货竟然说记忆在恢复了!
要不是他自己也有太多秘密,宣玑简直想往剑上吐血三升。
“那……陛下,”宣玑转着肚子里的贼心烂肺,见缝插针地试探,“你们九州混战时期打仗屠城,人头都得计算得这么精准吗?数学不好的是不是不能加入你们的队伍啊?”
盛灵渊沉默了一会:“不是打仗屠城。”
他没有纠正“陛下”这个称呼,也没有否认他来自那个非凡的时期。
“清平司”是九州混战结束之后、大一统时期才建立的,盛灵渊能脱口说出这三个字,那他就肯定不是平帝,假如宣玑在历史方面没有知识盲点的话,平帝之后葬身赤渊的,只有武帝盛潇。
当然,宣玑反复想了想这种可能性,觉得不太像,因为这里只考虑了盛灵渊是人的情况。
这个魔头从头发丝到脚趾甲,没一个地方像人,而且开口闭口“你们人”“你们妖”,宣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
混战时期,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个种族在大一统之后灰飞烟灭,至今已经不可考,这些种族风俗习惯各异,生产力发展不均衡,文化水平也参差不齐,首脑的称呼更是乱得千奇百怪,有自称“王”的,有叫“什么什么祖宗”的,甚至还有个别人不知天高地厚到了一定程度,自称“什么什么神”。
所以有些非人的种族把当年人族的制度全盘抄走也不稀罕。
宣玑不动声色地问:“那这个什么……巫人族,打仗的时候算哪边的?”
“人,”盛灵渊一时出神,没注重那小妖鸡零狗碎的试探,“巫人一直觉得自己是人……你看那些骨头的外形。”
宣玑顺着他的话音,视线落在地面上,单靠肉眼判定,这些白骨就是如假包换的人骨,可以想象这些骨头活着的时候,大概也是人模人样的。
宣玑又问:“不是屠城,那是什么呢?”
这一次,盛灵渊不回答了。
假如巫人族站在人族一边,魔头又说自己灭了巫族全族,那……按照这个推断,混战时期,这魔头属于反人类的一方吗?
倒是还挺符合魔头设定的。
宣玑握着重剑,感觉到冷铁上传来的丝丝缕缕的阴寒气息,心里一转念,又觉得这里头有疑点。
首先,假如盛灵渊是反人类的一方,他为什么要学人族的帝制、姓当时人族的国姓?
还有,他总觉得把数字记得这样具体,里面似乎包含着某种别样的感情。
以及刚才盛灵渊教他说的那句巫人语言,虽然听不懂什么意思,但宣玑总觉得那语气很温顺……就像一位远道而来的故人来访,弯腰对门口玩耍的孩子询问“带我去见你爸爸妈妈好不好”。
“巫人到底是什么人?”
“巫人居于东川,”盛灵渊用他自己的口音说,很难听懂,但他这么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像是染上了来自时空彼岸的风霜意味,显得遥远、沧桑又肃穆,“信仰山川土地、万物有灵,无论风调雨顺、还是天灾连年,他们都生死不离故土,因为这一族自古认为人如草木,离了故土就是离开了自己的根,会招致灾祸。他们善用‘咒’,人面蝶就是一种咒术,是他们的先圣用秘法炼制的,最早应该是在葬礼上用的。”
“葬礼?”
“他们认为人面蝶能沟通阴阳,”盛灵渊回答,“有一些死者走得仓促,家人有时意难平,总觉得他有什么话没说完,便会请族里的大圣——就是主持年节祭奠的人——来家里,操持一场仪式,把人面蝶放入死者口中,等上不到一天,死者就能重新睁眼,坐卧行走如常,同家人交谈,把该见的人见了、该说的话说了,再由大圣取出人面蝶,送死者入土为安。”
宣玑愣了愣:“啊?我们一直以为这东西只是一种寄生虫……原来这么神奇吗?”
“本来就是寄生虫,”盛灵渊凉薄地回答,“自古丧葬吊唁都是活人的痴心妄想,人死如灯灭,哪来那么多没完没了的鬼话?只是个仪式而已,就算是巫人族,万一死人财产分配起了争执,也是交给族中首领裁定,不会用人面蝶把人‘叫起来’问问的。”
“东川……东川是块宝地,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灵气逼人,气候变化很大,有时阴晴雨雪流转,一日能经过四季,有秋月照春花,也有莲池映雪的奇景,连水都比别处甜些,因此也孕育了许多外面没有的奇珍异宝。”
一人一剑跟在摇摇摆晃的山羊胡身后,宣玑越听越觉得希奇——盛灵渊虽然语气淡淡的,但用词很斟酌,带着怀念珍重的意味,他描述得似乎不是一帮仇人的地盘,倒像是自己的故乡。
“所以遭人觊觎也是理所当然的。”盛灵渊说,“古往今来,但凡生灵起纷争,归根到底都是为了土里长什么那点事。”
这倒确实是,因为领土和主权必须完整,都是近代才有的观念,农耕时代打仗,大多是天灾人祸活不下去,才去惦记别人家地头。
“所以他们也用蝴蝶保护自己,”宣玑会意,“因为这蝴蝶除了能让死人‘复活’之外,还能寄生在活物身上,巫人族是不是有能力控制蝴蝶,就像养蛊的人能让蛊虫听话一样?”
“嗯,巫人族历史很长,咒术博大精深,人面蝶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当年妖族大军过赤渊,人族根本就像地里的麦苗,躺着被人收割,无力反抗,一度被群妖亡国,后来反败为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隐世的巫人族站了出来,在最危难的时候,把本族咒术这种不传之秘献给了人族……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也是人,义不容辞。”
“那就更希奇了,”宣玑说,“照这么说,巫人族似乎应该是民族英雄那一挂的。就算你镁簿碴代认字的人不多,文献传承困难,口口相传总有吧?怎么他们悄么声地就死绝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盛灵渊轻轻地笑了一声:“你这小妖,到底吃什么长大的,当真一点宗族门户之见都没有吗?”
不等宣玑回答,他又若有所思地说:“也是,你们现在都混成一团了——他们觉得自己是人,可人并不觉得他们是同类啊。”
“人面蝶……镜花水月蝶,你们现如今提起来,不也是如临大敌、不寒而栗么?这在当年,还只是巫人咒术的冰山一角。我问你,假如是你,同舟共济完,你会相信巫人族毫无保留吗?你以己度人,觉得有这种隐秘力量的‘人’毫无野心,只愿意龟缩在东川一角、与世无争么?”
宣玑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难以置信地偏过头:“等等,你的意思不会是说,巫人族之所以死绝了,不是战争中被敌人灭族,是被***陷害的!”
盛灵渊用事不关己的语气说:“是啊,所以陷在这里,你要小心了。”
宣玑心思急转:“要是那样,你在其中又是……”
“什么角色”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就听地上的山羊胡发出一声惨叫,他应该是醒了,一睁眼发现自己在这种鬼地方“梦游”,衣服里都是蹦蹦跳跳的大棒骨,差点没当场吓死。他疯狂地在原地尥起了蹶子,一边哭一边甩身上的骨头,裤/裆马上就湿了。
宣玑嫌弃地皱了皱鼻子:“……我说,这哥们儿是不是有点上火啊?”
尿骚味冲天。
盛灵渊凉凉地说:“先担心你自己吧。”
他话音刚落,地面就开始响起了细碎的“咯咯”声,由小及大,宣玑低头一看,只见全部的人骨都像被这一泡尿熏“醒”了一样,不断地震颤起来,那些头盖骨一边弹,一边转向宣玑,张开嘴。
宣玑:“呃……忽然这么万众瞩目,我还有点羞涩怎么办?”
话音没落,头盖骨嘴里就飞出了无数小光点,森森的白骨堆上,浮起了一层妩媚的萤光,雾气似的,映得那些白骨线条柔和起来,仿佛是含笑的样子。
那是无数只镜花水月蝶迎风举翼。
“大爷的。”宣玑骂了一句,眼疾手快地俯冲下去,翅膀上猎猎的火倏地撞开那些可怕的鬼蝴蝶,他不想用手抓,拿重剑挑起了臭烘烘的山羊胡。
盛灵渊:“……”
放肆!这小鬼嫌命长了!
可是那些鬼蝴蝶虽然怕火,却架不住数量多,烧死一批又围上来一批,荧光越来越亮,把这漆黑一片的巫人塚照得青天白日一样,宣玑本想要往上飞,可是飞了二十来米,他发现自己到顶了!
这鬼地方不知是地道还是山洞,不知道出口在哪,四面八方都是镜花水月蝶。
宣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忽然,他余光瞥见一处漆黑的地方——那像是个山洞,蝴蝶都避开了它,于是黑得格外显眼。
来不及多想,他挑着山羊胡,一头朝那山洞扎了进去。

烈火浇愁(盛灵渊宣玑)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以上就是我的理由,诸位有什么需要讨论的,可以畅所欲言。”
肖征正襟危坐,对着个电脑屏幕——黄局还被扣在“蓬莱安全联合会”的会议中心,让肖征留下来坐镇总局。
这会黄局应该是实在顶不住压力了,远程联系了肖征,叫他出来汇报最新的调查进展。
肖征这个人,天赋异禀,脸上日常就两种状态:要么气急败坏,要么面无表情。
他穿着一身公务员两年工资也买不起的套装,往那一坐,沉静、笃定又强势,这形象派出去接待外事使团也不丢人。此时面对着一帮特能大佬们,他八风不动,一点也看不出是出身于普通人家庭的。
肖征有条有理地把宣玑在隔离室里跟他说的话复述了一遍,等着三堂会审。
“蓬莱会议”听着仙气飘渺,其实挺土的。会议室可能还是上个世纪装修的:白墙木桌,墙上挂着几张地图装饰画,两排看着挺廉价的红棕色会议长桌,桌上除了保温杯就是搪瓷缸。
与会人员们分列两排,不分男女,全都大佬气质十足——发际线往上、嘴角往下,“满腔才智藏不住,一团肚腩凸出来”。
大佬们齐刷刷地透过屏幕盯着肖征,目光像农贸集市上的买主端详牲口:不动声色,暗暗盘算他将来能长到几斤几两。
在这里头,黄局虽然代表官方,但究竟只是个普通人,在蓬莱会议上,普通人就是得低人一等,座次就能看出来,他跟主位隔着好几个座位。
主位上坐着的是个花白头发的老太太,看着有六十来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化淡妆,脖子上还歪系了条小丝巾,穿着妆扮入时,但说话动作轻缓,仪态也异常端庄,有种旧式闺秀的气派。
“小肖,是吧,”老太太慢悠悠地开了口,“你知道我是谁吧?”
肖征一点头:“玉婆婆。”
玉婆婆是这次蓬莱会议的召集人,平时隐居在东北一带,大佬到已经没人知道她全名的地步了,有人说她看着年轻,其实三百多岁了,还有人说不止三百,她得有小一千岁,以前是“清平司”的人。
“看见你们年轻人都长起来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就放心啦。”玉婆婆和颜悦色地冲他笑,肖征没敢当真,后脊依旧是绷紧的——究竟玉婆婆见过的“浪”太多了,一浪接一浪,她肯定没那么多心好放。
果然,玉婆婆话音一转:“你的意思是,这镜花水月蝶本来不会传染,这次只是意外事故,对吧?那婆婆问问你,第一,你说的这些都是推断。退一步说,就算你推断得有道理,会传染的才是变异的蝴蝶,那你怎么就知道,没有第二只变异的蝴蝶呢?”
肖征桌上的手机震了,上面“罗翠翠”三个字上蹿下跳,他瞥了一眼,挂断了:“我们的人正在调查这次变异的蝴蝶是怎么回事,相信很快能给大家一个……”
玉婆婆温顺地打断他:“那就是说,你不知道。镜花水月蝶自古就有,一级危险,咱们谁也说不清它的来龙去脉,你说得清吗?”
肖征哑口无言。
玉婆婆弯起眼睛,冲他笑了一下:“第二条,就算你能掘地三尺,给我找到一个懂镜花水月蝶的能人,担保这回的蝴蝶传染事件是偶然——那这跟我们要求彻查异控局有什么关系呢?贵局的老局长利用危险公物伪造伤亡人数,已经铁证如山了,我们不该正视一下问题吗?”
黄局在旁边插了一句:“这个……玉婆婆,我们内部已经在组织调查组了……”
“没有监管,自查哪里够效力啦?”玉婆婆左手边,一个穿着黑色中山装的老头叫了起来,老头语速相当快,声音尖锐刺耳,叽嘹叽嘹的,“哎,你们把门关起来,里面搞些什么事情,谁看得到啦?哦,到时候你们把原来那个犯事的老局长往外一推,屎盆子么,都在他头上扣扣好,我们哪能晓得里头有什么门道啦?对不对,小王?”
黄局无奈道:“月德公,我姓黄——是这样,我们这次负责自查的同志是个很有能力的新同志,参与过阻止阴沉祭仪式,跟嫌疑人召唤出来的魔头对峙了好几个钟头,本人履历也很清白,绝对不会徇私枉法……”
玉婆婆笑盈盈地打断他:“您没回答我们的问题,黄局长。”
“再说清白也未必吧!”黑中山装又鸣叫道,“我听说这个人本来就是你们老局长塞进来的?你哪能知道他不会徇私枉法?”
黄局只好说:“当然也欢迎大家监管……”
“我们现在就是要讨论监管的问题呀!”黑中山装拍着桌子,“蓬莱会是你们要开的,那么好,我们来了,你们给我们盖一堆规章制度,派专人监视我们,我们也理解,配合政府工作嘛,现在你们自己出了问题,又不好监管啦?你们在永安坐办公室,风吹不着日晒不着,这次蝴蝶感染是出现在我们家门口的!”
一山不容二虎,大佬们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这回感染镜花水月蝶的男孩家,就在黑中山装月德公的势力范围内。那地方比较偏远,异控局只有个办事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比如这回——就都折进去了。有时候当地出了什么事,异控局根本插不进手,总局派人下去也得先拜山头。
月德公,把本来就高的声调又抬高了八度:“我们每一家要在总局派专人,成立监管小组,监督要互相监督的!”
黄局苦笑道:“国家机关,不是我说成立什么就能成立什么……”
“那么好了呀,我们谁也不要管谁了,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地方上我们做什么,不要你们总局派人来审查。”
会议桌吵成了一团,黄局几次三番试图插话,根本插不进去。
肖征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他手机又响了,还是罗翠翠。肖主任做派强硬,难得用到“但愿”这个词,关掉摄像头接起电话之前,他心想:“但愿善后科能有点好消息。”
“主任啊,我得跟您汇报一件事啊……”罗翠翠那边带了点哭腔,嘤嘤嗡嗡地汇报了肖征期盼的“好消息”:“我们老大壮烈啦!被一堆骨头爪子拽进了一个黑洞里,一下就不见了!”
肖征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当场噎死。
罗翠翠抽抽噎噎地问“肖主任,我什么时候能调岗啊?”
肖征:“……”
这工作没法干了。
眼看“壮烈”的宣玑义无反顾地冲向那山洞,盛灵渊连忙叫住他:“慢着,你干什么!”
宣玑:“你没看见那堆蝴蝶吗!”
“看见蝴蝶你跑什么?”盛灵渊说,“它们又不能在你身上寄生。”
“他们能在这货身上寄生!”宣玑已经风风火火地闯进了那山洞,他双脚落地,收了背后的翅膀,“哈喽,前辈,你是没注重到这还有一位会喘气的活物吗?臭烘烘的,还热着呢!”
“此人招摇撞骗,不是善类,死活关你什么事?”盛灵渊飞快地说,“不要往前走了!”
宣玑忽然觉得希奇,因为一直以来,盛灵渊都是个不慌不忙的人,从来没用这种语速说过话,声调听着几乎不稳了。
宣玑:“前辈,听听您这话说的,觉悟多低!我一个有编制的干部,把老百姓往蝴蝶堆里送,像话吗?”
“给我站住!”盛灵渊低喝一声,竟隐约带了怒意。
宣玑眨眨眼:“怎么了,前辈,你知道这洞里有什么?”
盛灵渊:“你既然忌惮那蝴蝶,就该明白,蝴蝶都不敢来的地方,不是什么好玩的,出去,我会想办法带你从这离开。”
宣玑迟疑了一下:“你想办法?你熟悉路?”
“巫人塚里有个祭坛,”盛灵渊只失控了片刻,转眼,又恢复了镇静和缓的语气,对宣玑说,“我刚才本来就想让白骨带我们去祭坛,祭坛那有个机关,拜一拜就能看见一个密道,可以通往地面。虽然走一半他醒了,但那祭坛应该就在不远处了,我熟悉……乖,听话。”
他虽然在剑里,可一开口,声音就像逼着宣玑的耳根扫出来的,低沉、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引诱意味,听着特殊不像好东西。
宣玑耳根一麻,眼神恍惚了一下。
“前面连蝴蝶都不敢去,危机重重,你还带着个凡人,怎么应付得来?” 盛灵渊叹了口气,“这样莽撞,族中长辈竟也敢放你出来,太让人操心了。”
宣玑忽然有点明白了,为什么毕春生疯到那种地步,听了他一句“谁欺负你了”,还是差点委屈哭了。
这个人似乎有种奇异的魔力,说出来的话像一张细密的网,轻轻便巧地笼罩过来,让人有种错觉,似乎自己被他全心全意地宠爱着,一切不与外人说的委屈、心酸、难过,都可以倾吐在这里。
宣玑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往前迈的脚步。
“这小妖年纪不大,天赋很高,”盛灵渊冷冰冰地盘算,“先天灵物高傲,不愿同外族来往,子嗣通常很艰难,这样的小妖一般会被族人保护得很好,不会让他在人世间滚得灰头土脸。他自称族长,想必是族中出了变故,从小没人照顾。”
“跟我走,”盛灵渊在他耳边说,“我不会害你。”
宣玑似乎犹豫了一下,把挂在山羊胡身上的重剑摘了下来,揪起山羊胡的领子,将人往手里一拖。
他说:“好吧。”
然后他转向来路——此时,宣玑进来的洞口已经亮如白昼,四周爬满了镜花水月蝶,蝴蝶不敢追进来,只能拥堵在一起,意意思思地往里试探,宣玑跟它们大眼瞪小眼一会,迈开大步,直往山洞里去了:“前辈,您什么时候说话算过话,还不会害我——不会害我一次吧?”
盛灵渊:“……”
“连地上在地下,您也好几千岁了吧?道德修养跟不上啊,睁眼说瞎话,都不带脸红一下的。”宣玑摇头晃脑地说着,用剑尖在地上轻轻地磕了磕,“您脸红了吗?”
重剑碰在坚硬的石板地面上,“呛啷”一声传出老远,回音袅袅,前面似乎有一个很空旷的地方。
宣玑一手拎人,一手拎剑,好似也没费多大力气,脚步轻快地往回音处走去,一边走,嘴还不闲着,絮絮叨叨地教育大魔头:“您既然来都来了,那我得给您科普一下我们当代人的价值观,我们信仰平等和正义,正义先不说了,以您现阶段的道德水平来说,离您还有点遥远,咱俩聊聊平等——什么叫平等呢?就是一个喘气的活物,不管他是什么特能还是普通人、好人还是坏种,在我这,权利都是平等的,他要真的谋财害命了,那我出去得把他移送公安局,移送之前,我还是要一视同仁地保护他,这么说吧……”
大魔头可能是被他气完犊子了,没了声音。
“……你们古代人帝王将相那一套已经过时了,明白吗?您这个人政治非常不正确,我……”宣玑没完没了的话音陡然一顿,他看清了眼前的地方,“我……三舅老爷的……”
他顺着狭窄的山洞来到了那宽广的地方,这里有一个小小的水潭,死水,不知为什么没有干,四壁山崖上长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藤蔓植物,上面结满了小小的花苞,像一个个的小灯泡,发出微光。
就在宣玑走进来的一瞬间,全部的花苞同时绽开,山洞里就像忽然开了灯一样,乳白色的光晕柔柔地落下来,比情人的目光还暖和,宣玑第一反应是捂住自己和那山羊胡的口鼻,以防未知的植物花粉有毒。
他只有两只手,都用了,重剑自然就扔在了一边。
重剑落地的声音惊动了水潭,潭水起了微澜,那些白花忽然齐刷刷地由白转红,继而萎缩,化成液体,鲜血似的顺着四壁流了下来,从四面八方流向那把剑——

烈火浇愁(盛灵渊宣玑)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推荐理由

只因这本小说太牛,深受书迷的喜爱!假如你喜欢的话,不要忘记收藏哦!感谢大家的阅读我们下期再见,亲的关注将是小编前进和努力的动力!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