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孟衍璋段江秋)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孟衍璋段江秋)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孟衍璋段江秋)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3-2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乌啼隐杨花,君醉留妾家。主角是(孟衍璋段江秋)的小说——霸总非要给我打钱章节全文在线阅读推荐给大家,段江秋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满足的吹响口哨,“很帅。”
照片中的孟衍璋自然放松,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看过来,英气的眉宇,俊朗的五官,和身后的冰箱形成鲜明的反差,特殊是冰箱里琳琅满目,整洁的放着各种食物。
给他刚毅帅气的外貌平添一丝柔软。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小说摘要

孟衍璋出道即巅峰,被经纪人忽悠着签下十年经济约,先是用烂片磨光他的灵气,后又将他送到段江秋床上。
拒绝潜规则后,惨遭封杀,室友踩着他上位,父母与他断绝关系,圈里人人可以踩他一脚,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夺得影帝桂冠。
再次重生,孟衍璋决定抱紧段江秋的大腿,拳打室友,脚踢经纪人,报仇雪恨。
孟衍璋:我,莫得感情。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最近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哪儿来的野鸡,敢在我面前放肆。”严澍看了一眼微博,眉头一皱,便拿起手机到阳台上打电话去了。
孟衍璋翻了一下任鹏轩的微博,的确是现下流行的那款小鲜肉。
任鹏轩的粉丝蹦跶得十分起劲,愣是让不少不明真相的路人都信了她们的说辞。
有人说任鹏轩长得太奶油小生,配不上聂亭西这个角色,任鹏轩的粉丝立马上前控评,说哥哥神仙颜值,他要是不配还有谁配。
也有人看了任鹏轩的照片后夸赞他长得挺帅的,要是他出演聂亭西,应该可以接受,任鹏轩的粉丝马上上前奉上入坑大礼包,疯狂安利自家爱豆。
孟衍璋感觉自己大概是老了,跟不上时代的脚步,这些小姑娘年纪轻轻,控评打榜剪视频,写文画画样样在行,并且非常有纪律,活像是经过练习出来的水军。
《苍云传》的官博没有理会任鹏轩粉丝的蹦跶,或者说他们乐见其成,免费给他们增加热度。
严澍捏着眉心对孟衍璋说:“你别管,这事儿我会处理。”
“嗯。”孟衍璋对网上这些无硝烟的战争并不感爱好。
严澍叮嘱他说:“你拍几张照片发给汤耀,他会给你P。”
估计是知道孟衍璋不会P图,严澍也不指望他自己自拍完,从几十张里挑出最顺眼的将图修好,然后发到微博上。
“好。”孟衍璋点头应下。
……
段江秋回到家中,惊异的看见孟衍璋竟然在自拍,并且十分苦恼的样子。
他换上拖鞋走过去,“在自拍?”
孟衍璋扭头看见是他,站起身来,“嗯,严哥要求的,我去做晚饭。”
“没事,我现在还不怎么饿,你慢慢来。”段江秋脱下外套,搭在手臂上,天气转热,已经进入酷暑,刚从外面回来的段江秋脸上有几分薄红,额上布着细密的汗珠。
孟衍璋从他身边经过,并未闻见汗臭味,反倒是嗅到一缕淡淡的冷香,如同冬日里的淞雪,干净凛冽。
段江秋顺手从柜子上翻出一根皮筋儿,抬起手将贴在他后颈上的黑发扎起,露出青白纤长的脖颈儿。
低垂眼帘时浓密的睫毛宛如鸦羽,眼角的那颗泪痣在灯光下与他瓷白的皮肤形成强烈的反差,黑的白的竞相收入孟衍璋的眼底,令他下意识***了***自己发干的嘴唇。
下移的视线自然地落到段江秋的腰上,单薄的白衬衣在他抬手的动作间,拉扯出一条诱.人的线条。
上一世段江秋在露台上抽烟的那一幕从孟衍璋的脑中闪过,与此时的画面重叠。
他捂住嘴,侧过头,余光却控制不住的落在段江秋的身上。
“照片拍好了吗?”段江秋扎了一个小辫子在脑后,转身问道。
“嗯……没有。”孟衍璋掩下自己的慌张,若无其事的走到冰箱前。
他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菜,思考着今晚吃什么。
“奶油蘑菇炖鸡?”
段江秋思考一下,“可以。”
“那今晚吃意面?”
“嗯,行。”段江秋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冲他唤道:“孟衍璋。”
“嗯?”孟衍璋闻声转过头去,正看见段江秋拿着手机对着他拍。
段江秋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满足的吹响口哨,“很帅。”
照片中的孟衍璋自然放松,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看过来,英气的眉宇,俊朗的五官,和身后的冰箱形成鲜明的反差,特殊是冰箱里琳琅满目,整洁的放着各种食物。
给他刚毅帅气的外貌平添一丝柔软。
段江秋洗完澡从楼上下来,孟衍璋还在厨房里忙碌,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房间里有专业的相机,复又返回去,拿着单反对准孟衍璋。
大概是太专注于做晚餐,孟衍璋并没有察觉段江秋拿着单反在拍他,直到听到接连有咔咔咔的声音,他才抬起头来。
这会儿正是酷暑,屋子里开着冷气,段江秋刚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着熨烫平整的家居服,有些宽大的领口随着他的动作往下滑,露出一截平直凹陷的锁骨,又长又直的腿上穿着一条米白色的长裤,白净的脚踝下是一双浅灰色的拖鞋。
他手里举着相机,劈***蹲在地上对着孟衍璋拍个不停。
孟衍璋盯着他的长腿看了一会儿,称赞道:“柔韧性真好。”
“还行,勉强可以劈叉。”说着段江秋给孟衍璋原地表演了一个劈叉,孟衍璋诧异的睁大双眼。
“看来我宝刀未老。”段江秋正要起来,忽然“诶哟”一声,冲孟衍璋招手,“快……快来扶我一把……”
孟衍璋以为他闪到了腰,瞬间也不顾的自己锅里的菜,匆忙上前扶住段江秋的腰,将人捞起来。
“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孟衍璋拧着眉头询问道,完全没有注重到自己话语间透露出的焦虑与担忧。
段江秋趴在他的肩头,嗅到孟衍璋身上的栀子花香,他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失控,想要回抱住孟衍璋,亲吻他,占有他。
“我开个玩笑。”段江秋往后退了一步,站直身体,脸上带着笑脸,“你真信啦?”
提起的心顿时放回原地,不仅如此,还往下沉了沉,孟衍璋强压住心头的不快,干巴巴的说:“哦,没事就好。”
孟衍璋回到厨房,关掉火,将菜盛出锅。
看着他冷硬的侧脸,段江秋忽然像是被人打成了哑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不过是开个玩笑,孟衍璋不至于连这么小的玩笑都开不起吧?
在原地站了大概有两分钟,段江秋走上前去,“你生气了?”
“我开个玩笑……”
孟衍璋将菜摆的十分漂亮,然后递给段江秋,“麻烦端过去一下。”
段江秋迟疑的看看他,孟衍璋忽然勾起唇角,“我没生气,不至于。”
真的不至于,段江秋是他的金主,不管段江秋睡没睡他,他的资源的确是段江秋给的,但凡他还想继续混下去,就不可能对段江秋生什么气。
“哦。”段江秋说不上哪里怪,只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他很不***的氛围,他接过盘子放到餐桌上。
明知道孟衍璋是个直男,他有什么可期待的呢。
夜里下了一晚上的大雨,段江秋翻来覆去的没能睡着,凌晨三点左右,他掀开被子,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一杯热牛奶下肚,睡意并未如期而至。
窗外噼里啪啦,雨水打落在窗沿树叶上的声音,吵得人难以入眠。
又是雨夜,空气中潮湿的味道让段江秋十分不***,他甚至有些错觉自家的被单都是潮湿的。
“轰隆隆——”
雷电仿佛要穿过房屋的阻隔,劈到人的身上。
段江秋的手脚冰凉,手心冒着冷汗,又湿又冷,他站在窗边望着外面的黑夜,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站了约莫有半个小时,他忽然转身拿出一把小提琴,推开落地窗走到阳台上。
狂风将屋内的花瓶椅子吹倒在地,桌上的书页翻飞。
窗帘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段江秋充耳不闻,他站在雨幕中,任由雨水冲刷在他的身上,将小提琴架在自己的肩头,弓触碰琴弦的瞬间迸发出激昂的音律。
孟衍璋睡得正熟,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激昂的琴声,将他吵醒。
抬起手放在眼皮上,他的脑子有些犯晕,伸手打开灯,刺眼的光线透过指缝渗透进眼中。
琴声越发的清楚,仿佛从隔壁传来,伴随着玻璃碎掉的声响。
隔壁?!
孟衍璋猛地爬起来,往隔壁冲过去,段江秋的房门紧锁无论他怎么敲打,都无人理会。
琴声依旧不断,夹杂着玻璃,瓷器摔碎的声音。
他握紧拳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落地窗,冲进雨里,他在阳台上清楚的看见段江秋站在雨里,闭着眼睛忘我的拉着小提琴。
孟衍璋顾不得欣赏段江秋美妙的琴音,天空中又是轰隆一声雷鸣,他的心头随着雷声颤抖,跑到阳台边缘,对着对面的段江秋呼喊着他的名字。
“你不要命了?!”
段江秋没有理会他,不知是雨声将孟衍璋的声音吞没,还是段江秋拉得太忘我,没根本没有闻声他的声音,亦或者是段江秋闻声了,他只是不想搭理孟衍璋。
雨幕中,段江秋浑身被雨水打湿,他的黑发贴在青白的皮肤上,雨珠挂在睫毛上,他的皮肤白得像是鬼一样,只有嘴唇红艳得像是淬了血。
冰冷的雨水令孟衍璋打了个寒噤,他无法理解段江秋大半夜不睡觉爬到阳台上淋着雨拉什么小提琴,而且他不会冷吗?他的身体还没有僵住,他的手指灵活在琴弦上翻飞。
这一瞬,琴音入耳,孟衍璋望着对面的段江秋,竟然有些魔怔的移不开眼。
他不通音律,却生生从这激昂的曲子中听出浓浓的悲凉,那种情绪宛如黑夜下的海水,将他吞没,生生令他喘不上气。
“轰隆——”一道电光闪光,将孟衍璋拉回现实,他惊骇的睁大双眼,他张大嘴想叫段江秋快进屋去。
可现实中的一切都仿佛放了慢镜头,电光中他清楚的看见段江秋睁开眼睛看向他,那双眼睛如同地下的暗河,见不到一丝光亮。
他张大嘴,滑稽的定在原地。
对面的段江秋忽然冲他一笑,绚烂多姿,惊心动魄,像是被血浇灌过的玫瑰。
“好听吗?”
他的声音宛如鬼魅,令孟衍璋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疯子。
他想。
孟衍璋的嘴唇上下开合,“好听。”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三十九度二,得去医院。”孟衍璋将温度计拿给段江秋看。
段江秋软绵绵的窝在被子里,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一开口就是公鸭嗓,“不看,不去。”
“再烧下去,会烧傻的。”孟衍璋说着就要给他穿衣服去医院。
“我不去。”段江秋收回手,用被子将自己卷成一团。
孟衍璋握紧拳头,控制住自己想要发火的冲动,告诉自己别生气,给钱的。
“为什么不去?”孟衍璋尝试好几次,都没能把段江秋从被窝里拉出来,擦了擦额上的汗渍,问道。
段江秋闷闷的声音从被窝里传来,“医院里不干净。”
孟衍璋:“……”
得了,原来是少爷脾气犯了。
孟衍璋叹了一口气,安静的走出客房,这是另一间客房,段江秋的房间还是一团乱,没来得及收拾。
要不是段江秋昨晚忽然半夜三更的发疯,跑到里雨里搞行为艺术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
闻声稍微的关门声,段江秋从被子里冒出一个头,大概发着烧,他的桃花眼又湿又热,眼角泛红,漂亮可怜的同时又十分诱.人。
昨晚段江秋也不是故意跑去淋雨,他控制不住自己。
重生以来压抑的情绪碰上雨夜,令他想起一些不喜悦的事情,掺和在一起,让他有些失去理智。
大雨倾盆的夜晚,被人刻意打开的窗户,房间里的东西七零八落,还有当年那刺骨的风雨,仿佛鬼魅一般,如影随形。
他将眼皮合上,一并被遮挡住的还有他眼底的阴翳。
估计孟衍璋不想理会他这个疯子了吧。
段江秋弓着身子,将头埋进被窝里,有些脆弱的想,或许我不应该留下,明明只要给钱不用出面就可以达成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弄成现在这样。
说到底都是他一己私心想要多看几眼孟衍璋,至少在孟衍璋还是单身的时候,用帮他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留在孟衍璋的身边。
一只干燥温热的手伸进被窝里,放到他的额头上,将人从被窝里带出来。
段江秋的眼睛发红,桃花眼仿佛浸着水,漂亮得令人呼吸一滞。
孟衍璋停顿一秒,继续将人放平,“别动。”
段江秋迷迷糊糊的看到孟衍璋端了一个盆,额头上一阵冷意传来,不知道孟衍璋从哪儿找来的冰袋。
他将毛巾打湿,给段江秋擦拭脸颊,手心。
“抬手。”孟衍璋语气没有丝毫起伏,段江秋的脑子晕乎乎的只能照做,孟衍璋替他把脸和手,腋窝擦过,快速把被子盖上。
忽然段江秋感到双腿一凉,孟衍璋掀开被子去脱他的裤子。
“你干什么?”段江秋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瞪着孟衍璋。
孟衍璋抬起眼皮,平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弟弟小时候发烧,我妈就是这么给他擦身的,可以降温。大腿根和四肢都要擦。”
原来是这样,段江秋就说孟衍璋好好一直男,怎么可能忽然对他做什么。
他有些失落的望着孟衍璋,孟衍璋给他擦大腿根的时候,不可避免看到段江秋白皙修长的腿,他的身材并不羸弱,腿上的肌肉内敛紧实,内.裤鼓起的那一块分量也不小。。
本来心无旁骛给段江秋擦身的孟衍璋,忽然思绪一飘。
段江秋上辈子想要睡他,应该是想干.他的意思吧?
也是,谁有病才包养人来干.自己。
这时候的孟衍璋并不知道,世上有一种人叫“纯零”。
给段江秋擦过身体,孟衍璋煮的红糖姜汤也好了,他端上楼来让段江秋喝。
“自己能端稳吗?”孟衍璋问道。
既然你都这么问了,能也得不能。
段江秋用他的公鸭桑,毫不羞惭的说:“没力气。”
孟衍璋半点没怀疑,一勺一勺喂段江秋喝完了这碗平时就算打死他,也不会喝的红糖姜汤。
真是难喝到恨不得味觉失灵。
喝完红糖姜汤,孟衍璋给他掖了掖被子,“不能踢被子,发了汗就会好。”
“我去给你熬粥。”
段江秋窝在被子里,乖乖对他点点头,“嗯。”
孟衍璋看着他这么乖的样子,心头忽然一软,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再睡一会儿吧。”
直到孟衍璋离开,段江秋翻了个身,摸出自己的手机,给梁文思发过去消息,和梁文思嘱托一些事情,把会议往后推。
对此梁秘书表示,希望段总千万不要沉迷男色,忘记公司里还有万千员工嗷嗷待哺。
段总:希望你能回去重修一下你的汉语。
梁秘:希望段总天天都能努力工作。
段总:你注孤生不是没有理由的。
梁秘:为兰心之崛起而单身。
段江秋剧烈的咳嗽两声,将手机关机,真是要被他的秘书气死,他当初就不该看脸选秘书。
不过想起孟衍璋今天的温柔,他的唇角止不住的泄出笑意,忽然有些昏庸的想,真想天天都生病。
……
段江秋的高烧到夜里又反复起来,孟衍璋无论如何也不听他说的话,给人裹上衣服,背着人拿起车钥匙下楼。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冲破夜色,宛如一只迅猛的猎豹,瞬间消失在公路上。
深夜,医院里的护士倦怠的打了个哈欠。
忽然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背着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甚至看不出性别的人跑进医院大厅。
“他发高烧昏迷了。”孟衍璋神情严厉的对护士说道。
“把他放到急诊室的床上吧。”护士按铃叫来一声,另一个护士迅速给段江秋测量血压。
孟衍璋看着自己怀里脸色苍白如纸的段江秋,心头一揪。
兵荒马乱一夜后,段江秋的高烧终于退了。
他的睫毛颤抖,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逐渐聚焦,映入眼帘的是孟衍璋有些憔悴的睡脸。
孟衍璋坐在椅子上,趴在段江秋的床边,侧着头睡得正沉。
段江秋的视线落在他们俩紧握的手上,顿时心如擂鼓,他不知道是他烧迷糊后抓着孟衍璋的手不放,还是孟衍璋主动握住他的手。
他忽然之间,起了一个念头。
管他孟衍璋是直是弯,他都要得到这个人。孟衍璋单身,他也单身,凭什么他不能追求孟衍璋,偏要将他拱手让给某个未知名的女人。
他笃定这世上不会有人比他更爱这个人,也不会有人比他更愿意对这个人好,既然他无法放心将孟衍璋交给任何一个人,那还是握在自己手中比较安心。
“你醒啦?你哥哥昨晚照顾了你一宿呢,可把他急坏了。”一个护士走进来见到段江秋醒了,热情的和他说话。
昨晚一直在忙,等病人情况稳定下来,她们两个值班护士才忽然注重到,这两位生病的,和带人看病的都长得好帅。
段江秋唇角含笑,愣是把护士看得面上一热。
“他不是我哥哥。”
“那……”护士正想问不是哥哥是什么,昨晚那位帅哥可一直脚不沾地的忙进忙出呢,一句话还未问出口,她忽然注重到两人握着的手。
顿时心如明镜,心道这年头果然帅哥都喜欢帅哥去了。
“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段江秋笑而不语,护士再次给他量过体温,离开时孟衍璋才悠悠转醒。
“还发烧吗?”孟衍璋睡眼朦胧,下意识抬手去摸段江秋的额头。
视线逐渐清楚,段江秋灿如春花的笑脸映入眼帘,“不烧了,谢谢,辛劳你了。”
即便还在生病,段江秋的脸看起来也十分白净,孟衍璋心头一动,分不清这种轻飘飘,软乎乎的感觉是什么。
“那就好。”他收回手,顿了顿又说:“不客气。”
清晨的空气中,似乎有什么裹着一丝香甜随风穿堂而过。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小编今天点评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出色章节赏析送给大家,时光静走,我终于明白,岁月静好,原来流年里的那些***,那么满。谁的感伤也摧毁不了青春的高墙,有些人儿注定别离,相遇只是幻想,我们都不过是在对流年撒谎。小编今天祝友友们快乐每一天!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