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中国恐怖故事(小深)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中国恐怖故事(小深)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中国恐怖故事(小深)热门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恐怖小说推荐——中国恐怖故事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我用手机拍照,无意中拍到了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诡异的是,当我想要删除这张‘不雅’照片的时候,却怎么删都删不掉! 这张删不掉的照片,引出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世界!而那个没穿衣服的女人,也因此赖上了我!之后,我的身边陆陆续续发生了许多可怕的事情! 龙井茶园里的千年狐妖,灭门凶宅里的鬼魂幻影,大学校园里的恶婴传说,永不干涸的神秘水塘,百年禁地的恐怖传闻...... 鬼魂到底是什么呢? 为什么有些人死了之后,就无声无息。而有些人死了之后,就成了恶鬼,成了怨灵? 让我们跟随主角的脚步,一起走进那个躲藏在现代文明之下的恐怖世界,探寻那些发生在我们身边、却不为人知的凶案背后的真相。 鬼实可怖,人亦胜之。

小说摘要

在现在这个网络时代,光着身子的女人,我相信你们肯定都见过。可是假如我问你,你见过光着身子的女鬼吗?我相信答案肯定都是否定的。
可是我却见过,我不仅见过,我还用手机把那个光着身子的女鬼给拍了下来。虽然之后发生的事情有些恐怖,但我不得不说,那个女鬼的身材还是不错的,皮肤白皙,光滑细腻,腿长腰细,前凸后翘……你们想看那张照片么?想看的话,就先听我把这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给讲一讲……其实这件事的开端,源于我接到的一个电话。
有人曾说,这世上有两件事令人不安,一件是医生手里的病情报告单,还一件就是深夜父母打来的电话。

中国恐怖故事在线免费阅读

我是在半夜的时候接到妈妈的电话,妈妈在电话里泣不成声,说是外婆快不行了,希望我回家见外婆最后一面。我当时在省城读警校,离家几百里,挂了电话后,我没有犹豫,打电话给辅导员请了假,连夜包车回了老家。
在我小的时候,爸妈做生意经常外出,他们就把我扔在外婆家,所以我从小是外婆带大的,跟外婆很亲。
在老家那边,外婆的名气很大,因为外婆是个神婆,能够沟通阴阳两界。
谁家有人中了邪,就会来找外婆。
谁家孩子生了怪病,也会来找外婆。
我在外婆家住的那些年,外婆家一直是门庭若市。对于那些上门求助的,外婆一般是能帮就帮,而且从不主动收费,事情解决了,别人若是想要留些财物报答,外婆也不推辞。假如求助的人是穷人,没钱报答,外婆也不计较。
外婆常说:人死后投胎轮回,是需要功德的。帮别人,就是积功德,也就是帮自己。
外婆帮过的人很多,所以在老家的村子里,外婆的名声很好。在我的印象中,外婆是个神通广大的人,不管是多么希奇诡异的事情,她都能够解决。虽然由于我当时年纪小,许许多多的事情只留了个模糊的印象,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都忘记了。
但是有一件事,虽然过去了十多年,我却是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件事正好是我亲历的。
当时假如不是外婆在,我恐怕已经没命了。那年我六岁,时间是农历七月十五。
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俗称鬼节,传说是鬼门大开,阴间的鬼魂放禁出来的日子。不过当时我年纪太小,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七月十五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日子而已。
那一天傍晚时分,我一个人在外婆家的院子里玩,忽然看到不远处的马路上有个小男孩在对我招手。那个小男孩年纪和我差不多大,头发很短,穿着蓝色的衣服。
由于外婆的非凡身份,村里人虽然很敬重外婆,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对于外婆的身份,也是有些忌讳。所以在村子里,没有什么小孩子愿意和我一起玩。我的童年是挺***的。
所以当时我看到一个同龄的小孩子对我招手,我想都没想,就朝他跑了过去。那个小男孩脸色很白,嘴角有一颗小痣,看到我跑到他的面前,他就一言不发地转过身,向着某个方向走去。
我当时跟了上去。小男孩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小男孩走的方向是往山里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我们走到了一棵大槐树底下,小男孩停了下来。
“你干嘛跟着我?”小男孩没有回头,背对着问我。
他的声音幽幽的,不带丝毫生气。
我没有说话,我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他。
“我到家了。”小男孩幽幽的说,然后就消失不见。
小男孩消失以后,我才清醒过来。当时天已经黑了,我看了看四面,似乎是在大山里,四周全是黑乎乎的高大树木,一点人声都听不到。
一个六岁的小孩子,大晚上一个人被‘丢’在荒郊野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哭。我也不敢乱走,就蹲在小男孩消失的那棵大树底下哭。
哭着哭着,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天越来越黑,我慢慢就失去知觉了。等我醒过来,我已经回到了外婆家。
我失去意识之后发生的事情,是后来大人们告诉我的。那天傍晚我跟着那个小男孩走了之后,外婆他们就发现我不见了,他们在村里找来找去,却找不到我。后来村里有个小女孩告诉外婆,说是看到我一个人进山了。
我当时是跟着那个‘小男孩’***的,但是那个小女孩却说我是一个人进的山…所以其实是那个小男孩有问题,他是一个鬼。
外婆他们进山找我,找到半夜,这才在那棵大槐树底下找到了我。当时我陷入昏迷了,大人们想要把我叫醒,外婆却说没用的,说我是被鬼邪侵体了。
外婆把我带回了家,通灵驱邪,这才把我给救了回来。
醒了之后,我把见到那个小男孩的事情讲了一遍,听到我对那个小男孩外貌衣着的描述,我舅舅忽然说那个小男孩有些像隔壁村子前些日子失踪的一个小孩。
那个小孩也是六七岁年纪,嘴角一颗小痣,失踪之时正是穿着蓝色衣服!
那小孩是在他们村子里玩的时候失踪的,小孩的父母还报了案,当时在前后山村轰动了一阵。
外婆当时就让人去了那失踪小孩的家里,拿来了那小孩的照片,给我辨认。
的确就是那个带我进山的‘小男孩’。
外婆当时就叹了一口气。
后来,大人们在山里的那棵大槐树底下,挖出了那个小男孩的尸体。
再后来,由于找到了尸体,警方比较重视,立案调查,没多久就把案子给破了。
原来,凶手是小男孩的叔叔,一个有着恋童癖的变态男人。
小男孩的叔叔用零食,偷偷把小男孩引诱到山里。由于手下没有分寸,不小心把小男孩弄死了。尸体就埋在了那棵大槐树底下。
我不知道那个小男孩死后为什么要来找我,还把我带到他的埋骨所在。而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只有我能看到他的存在,同村里的那个小女孩年纪和我差不多,却看不到。
只是经过这么一件事之后,我的体质就变得很差,怕冷易寒,动不动就感冒发烧。外婆说是因为我年纪太小,接触了邪灵——那个小孩子死于非命,死后带着强烈的怨气——要不是我从小身上就带着外婆制作的安身符,我当时醒不过来也说不定。
后来的几年,外婆经常给我吃一种苦苦的药水,而爸妈为了增强我的体质,让我报了警校,经过几年的警校练习,现在我的身体才慢慢调了回来。
只是那个‘小男孩’,我再没有看见过他,希望是已经转世投胎去了吧。
在省城回老家的汽车上,回想着外婆的点点滴滴,我的眼泪不觉流了下来。到了老家,天已经蒙蒙亮了,我妈站在外婆家门口,一看到我进门,她就迎了上来。我看到她的眼眶发红,满面憔悴神情,鼻子不禁一酸,止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深,快进来,外婆一直在等你回来。”妈妈的声音涩然得令人心头发酸。
我点点头,朝着屋里走去。
“外婆…”进了外婆所在的房间,我喊了一声。舅舅阿姨们都在,见到我进来,他们很有默契地走出了房间。
小姨经过我身边之时,拍了拍我的后背,低声说:“从昨天开始,你外婆就一直在念叨着你,外婆最疼的就是你,你陪她说说话,送她最后一程。她假如有什么遗愿,你都答应她…”
小姨的声音很低沉,我知道她心中也很难过,点了点头。等到长辈们都出去了,我小心翼翼地靠近外婆的床。
房间里有一股淡淡的香烛味,这是我从小就熟悉的味道。自从去省城读警校,回来的机会少了,但是这股外婆家独有的味道,闻起来还是很习惯。
我上次见到外婆还是过年的时候,暑假因为实习也没回来,到现在已经有大半年了。想想自己还真是不孝啊!
外婆的身体一直很硬朗,我没想到她会这么忽然的就要离开。可能人生就是这么无常吧,我们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离别会忽然到来。
我坐到外婆的床边,外婆的脸色看起来很差,露在外面的双手瘦骨嶙峋,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丝隐忧。
外婆难道还有什么心愿未了?以至于到了弥留之际还眉头紧锁。
“外婆…”我伸手握住外婆的手,轻声唤道,想着外婆对我的好,我的眼泪流得更多了。
外婆慢慢睁开了眼睛,见到是我,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
“外婆,我回来了…”我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小深…”外婆挣扎着爬了起来,我扶起她,靠在床背上。
“你回来就好。”外婆对我笑了笑,那笑脸慈爱喜悦,却令我心中大悲。
“外婆就怕支撑不到你回来,不过幸好…我有一些重要的话想要和你说…”外婆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一如小的时候。
我哭道:“外婆,您会没事的…我不是回来了吗…这次我在家多陪您几天…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小深,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先听我说…”外婆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严厉起来,我一下停住了。
见到我的表情变化,外婆叹了一口气,摸着我的脑袋说道:“小深,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作为一个六岁就见过‘小男孩鬼’的我来说,自然是信的。
外婆也知道我小时候的经历,所以我有些迷惑,外婆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问我这么一个问题呢?

中国恐怖故事出色章节阅读

“外婆,我小时候见过鬼的。您难道忘了么?那次还是您救我回来的!”我以为外婆忘记了那件事,所以提醒了她一下。
“傻孩子,我想跟你说的,正是那件事。你知道你小时候为什么会看见鬼,别人却看不到吗?”外婆问我。
我摇了摇头,这也是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那个小男孩为什么会来找我,而我为什么又能看得见他?
民间一直以来都流传着一个说法,说是小孩子的灵魂是纯净的,与自然还保持着先天的某种联系,所以他们能够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
比如说鬼。
可是当时村里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她看到我进山,却看不到是‘小男孩’带着我。
难道说当时的我,灵魂比她纯净么?
我虽然有些自负,却也没那么自恋。
所以对于上面的那种说法,我一直是将信将疑。
“小深…以前怕吓着你,所以外婆一直没有告诉过你…”外婆拉着我的手,给我讲了一些我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原来,这一切跟我的出生时间有关。
我出生在1991年,农历4月初4,而且出娘胎的时候,正好是午夜十二点。
从命书上说,属于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是四柱纯阴的命格。
不过假如仅仅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可怕的,因为世界上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有很多,并没有什么稀罕。
可稀罕的是,偏偏我妈妈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也是一个四柱纯阴的命格。
而更离奇的是,我外婆也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也是一个四柱纯阴的命格。
我是第一次听说有四柱纯阴这么一回事,更是第一次听说四柱纯阴还能遗传…据我外婆的说法,由于我外婆,我妈妈,再到我,都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所以造成我的体质非常非凡,是一万个人中也没有一个的‘三阴’体质。
拥有‘三阴’体质的人,很轻易招惹邪灵,也更轻易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听了外婆的解释,我停住了。
我竟然是那个什么希奇的‘三阴’体质…虽然跟着外婆长大,但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三阴’这个名词。
外婆是个神婆,也是我最信任的人。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我还是第一时间就相信了外婆的话。
外婆是不会骗我的。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
这个道理谁都懂,我偏偏是那个悲催的‘三阴’体质,外婆看出了我心中的担忧,摸了摸我的脑袋说:“所以啊小深,外婆才问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你六岁那年发生的事情,差点要了你的命。后来外婆给你喝了几年的符水,稍稍改善了你的体质,而且有外婆在,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不敢接近你。可是现在…外婆马上要不在了…小深,外婆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外婆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我悲从中来,也跟着哭了起来。
“小深,这些年来,你没再遇见过不干净的东西吧?”外婆问我。
“没有。”除了六岁那次,我之后再没看见过鬼,因此我的成长过程与别人并无不同。
“可是,以后外婆不在了,你可怎么办啊?”外婆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说道,“小深,你体质非凡,以前外婆在,保了你这些年平安长大。可是你的“三阴”体质还在,外婆走后,你…”说到这里,外婆抚着胸口,剧烈咳嗽起来。
“外婆,你的意思是说,以后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会来找我?就像小时候见鬼一样?”我一边抚着外婆的后背,一边问道。
“嗯…”外婆咳嗽一阵,这才慢慢点了点头。
我心中顿时五味杂陈。以后假如那些孤魂野鬼,山精鬼怪看我好欺负,都来找我玩…上厕所时,一个鬼从马桶里钻出来!
吃饭时,一个鬼出现在饭桌上!
睡醒一睁开眼睛,一个鬼飘在天花板上!…
想想那种生活,真是见了鬼了!
“外婆…”我从可怕的幻想中回过神来,求救似的看向外婆,“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别来找我吗?”
“除非你能改命格…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外婆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见我情绪低落,于是摸着我的手道,“小深,我给你留了一些东西,在那边桌上的楠木盒子里…以后的路,就靠你自己了…”外婆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我转头看了看桌子,见上面放了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四四方方,造型古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我见外婆有些倦怠,扶着她躺下,给她盖好被子,外婆闭着眼睛,喃喃道:“外婆还有一个同门师妹,算是你的姨婆婆…你以后要是碰到什么过不去的坎,可以去找找她…以前她住在括苍山上,不过她这个人喜欢到处跑,我也不知道她现在还在不在括苍山上…”
说完这段话,外婆似乎是交代完了想说的,神情变得平和起来。看到外婆的胸膛起伏,呼吸平稳,我才稍稍放下心来。
坐在外婆的旁边,想着外婆跟我说的话,不禁心潮起伏。
奔波了大半夜,这一个晚上情绪又是几度剧烈震荡,我感觉有些累了,不知不觉竟是坐着睡着了。
睡梦中,我梦到了外婆,梦到她对我挥手,梦到她对我说,最遗憾的是没有看到我结婚,没有看到我生孩子…我从梦中惊醒,心中顿时升起不祥的预感。往外婆看去,外婆果然是走了。
回想起梦中外婆的‘遗憾’,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根据外婆之前留下的遗愿,长辈们对她的遗体进行了火化。
外婆临走前跟我说的话,有关我的‘三阴’体质,我没有告诉长辈们。外婆既然是单独跟我说这件事,自然有她的道理,我也不想长辈们担心,所以便隐瞒了下来。
按照我们那边的习俗,外婆的遗体在家里停了一天,第二天才送到殡仪馆进行火化。
这一整天,我是在浑浑噩噩之中度过的。外婆离世的悲伤,对自己未来的迷茫混合在一起,让我心情无比沉重。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外婆所说的事情,竟然会那么快的应验。在我没有丝毫心理预备的情况下,一些诡异的东西就开始侵入我的生活。
我原本平静正常的生活被打破,却也因此接触到另一个不为人所知却真实存在的世界。
我叫陈深,是一个警察。
这是我的故事,也是‘那个世界’的故事。
老家的殡仪馆在一个叫‘后山’的地方,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把外婆的遗体送了过去。可没想到,有人去的比我们更早。殡仪馆只有一个焚化炉,于是我们只能等着。
妈妈和大姨小姨抱着外婆的遗体哭成泪人,我看得鼻头发酸,忙转过身去。我虽然心中也难过得想哭,却也不想让外婆在天上看到我哭而难受,于是慢慢地走了开去。
‘后山’殡仪馆种了很多松柏,都很高很大,郁郁葱葱的。我在松树林里绕了几圈,焚化场前的哭声渐渐听不见了。
现在是深秋时节,但是‘后山’殡仪馆里的树木却都青翠异常,一点没有黄叶飘落的景象。
阳光被繁盛的枝叶挡住,树木底下光线不足,四面有些阴暗。四周很阴森,一个人影也见不到。风从外边吹来,摇动枝叶,发着黯哑的响声,听来有些瘆人。
想到这里是殡仪馆,我心底有些发慌起来,调转脚步,往回走去。
“呜呜呜——”
我还没走两步,耳朵里忽然听到一阵压抑的哭声。
我瞧了瞧四面,林木掩映,并没有看到有人存在。
“是谁在哭?”我喊了一句。
那哭声一下停了,一个小小的身影从树影后站了出来。
那身影个子小小的,面容幼稚,梳着两个小辫子,脸上还挂着两行清泪。原来是个俏生生的小姑娘。
小姑娘看起来十岁左右,身量未足,但是眼睛大大的,脸蛋清秀,可能是哭了有一会了,两只大眼睛红红的。
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
我对她招了招手,小姑娘怯怯地看着我,站在树底下不敢过来。
这小姑娘看起来有些怕生,我尽量让自己的脸色缓和一些,朝她走了过去。
“小妹妹,你在这里干什么?”我走到她的身边蹲下,柔声问道。
“我…我想要回去,可是迷路了…”小姑娘往后退了一小步,低声说。
“迷路了?在殡仪馆里?…”我有些怔住了,“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呢?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叫米米…”
可能是见我态度和悦,不像是一个坏人,小姑娘渐渐不再害怕,跟我聊了起来。
原来米米的一个远房长辈也刚刚去世,今天送来火化——就是早上来的比我还要早的那家人。
刚才米米被妈妈带着去上厕所,妈妈在厕所外面等她,可是等米米从厕所里出来,妈妈却不见了人影。米米不熟悉路,又是在生疏地方,凭着印象往回走,结果就走到这片松柏林里了。
四面没人,又不知道怎么回去,米米一害怕,就哭了起来。
“米米,你别担心,我带你回去找妈妈。”搞清了米米的来历,我牵起了她的小手,打算把她带回去。
“大哥哥,刚才那边还有个大姐姐,似乎也迷路了呢!”米米小手一指某个方向,忽然说道。

小编今天点评

中国恐怖故事(小深)热门章节全文阅读,更多灵异小说请关注本站!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