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阴阳道长(小阳)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阴阳道长(小阳)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阴阳道长(小阳)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小编今天为大家预备了阴阳道长(小阳)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臭宝!到底发生啥事了?我怎么听到村东头老中医的声音了?小兔崽子,你赶紧给我开门!听到没有!”张有才气得吹胡子瞪眼,干瘪的大手拍在松木门上铮铮作响,奈何迟迟没人来给开门,老头子一跺脚,吼道:“小兔崽子长本事了你!你不给开门是不是?我从房顶上过去!到时看我怎么教训你个小兔崽子!”

阴阳道长小说摘要

在太行山脉东部有个南庄村,村里有户张姓人家,当家的是村里唯一的屠户。这屠户长的五大三粗其貌不扬,三十郎当岁还没找到媳妇,急的他的老母亲四处说媒,最后经人内容介绍娶了邻村,也就是和南庄村一河之隔的北庄村里的一个自幼丧父丧母的孤儿为妻。
众所周知,这屠户行当,本就是个天天见血的主,弑杀生灵有损阴德,张屠户娶妻两年后,终究不见婆娘的肚子有啥动静,未免有点干着急,遂带着自个婆娘去村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检查。

阴阳道长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当午夜的钟敲响第12下的时候,张屠户突感一阵尿意,中午的宴席喝了不少酒,直到晚上才睡醒,紧接着十里八乡的好友前来庆贺,又是一场寒暄酒宴,直喝的张屠户天旋地转倒头便睡。
七月的深夜,天气还是有点凉的,张屠户摸黑套上单衣,怕惊扰到熟睡中的孩子,小心翼翼的走出内屋。暗淡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堂屋,张屠户打开木门,一阵凉风吹来,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月亮躲在厚重的云层中,张屠户眯着双眼走下月台,模糊的看到院子的西南角蹲着一个人。
原先张屠户开肉铺的时候,家里养过几头猪,院子的西南角就是一个猪圈,后来肉铺关门,猪圈也就废弃了,被张屠户的婆娘简单的改造了下,养了几只老母鸡。
难道是谁趁着半夜,来偷鸡的?张屠户当即瞪着双眼,疾步奔过去大吓一声:“****祖宗勒!哪儿来的毛贼,竟然敢来偷俺家的鸡!”说着出手便抓住那人的肩膀。
那人猛然转过身,张屠户顿时大惊失色,只见自己的老母亲嘴角沾满带血的鸡毛,手里还抓着破了肚的老母鸡,阴森森的冲他一笑,露出一口带血的尖牙。
“啊!”一声惊恐的尖叫响彻,张屠户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转身连爬带滚的跑回堂屋,赶忙插上门栓,靠在木门上大口喘着气,他婆娘听到动静,套上单衣走出内屋,看到惊恐不已的张屠户,忙问发生啥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张屠户惊魂未定,哆嗦着牙齿,说:“咱,咱娘,疯,疯了!”
“什么咱娘疯了,你是喝酒喝迷糊了吧!大半夜的竟说瞎话!”
“不信你看看院子里,我刚才看见咱娘蹲在猪圈那,手里还抓着一只破了肚的老母鸡,满嘴都是带血的鸡毛,可把我吓死了。”
“我看你才是疯了吧!”他婆娘不满的朝院子里望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哪有什么人,心想自己的汉子指定是酒喝多了犯癔症呢。
“你来看看,哪有啥人啊!”他婆娘嗔怪道。
张屠户迷惑的看向院子,冲破云层的月光照亮了整个院子,别说人了就连个野猫耗子也没有。
“我刚才明明看到咱娘蹲在猪圈那,手里还抓着一只破了肚的老母鸡。难道,难道是我看走眼了?”
他婆娘打了个哈欠,不满的瞅了他一眼,转身走进内屋,说:“别一惊一乍的吵醒了孩子,大半夜的就不能消停会儿?”
张屠户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真是自己犯癔症?迷惑的打开屋门,腿还没迈出去,看到老母亲就站在门口。
张屠户愣了不到半秒,“嗷”的一嗓子猛的把门关上,***的声响吵醒了熟睡中的儿子,一声啼哭彻底把他婆娘惹毛了。
“我说你大半夜不睡,折腾个什么劲呢!”他婆娘也顾不上穿衣服,一件白色小背心气呼呼的走出内屋,瞥了一眼窗户,发出一声尖叫,转而晕倒在地。
张屠户转身看向窗外,惊出一身冷汗,只见他的老母亲趴在窗户边,披散着白发,嘴角沾满带血的鸡毛,阴森森的冲他一笑,露出一口带血的尖牙,乌黑修长的指尖敲在窗户上,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张屠户早已吓得裤裆湿透,一股尿臊气从身下传来,颤抖的双腿一下跌坐在地上,内屋的孩子发出一声声啼哭,自己的婆娘晕倒在地,老母亲如今也不知道是撞邪还是被精怪上身,趴在窗外阴森森的笑着,听到内屋的孩子哭啼声,老母亲目露凶光,大有破窗而入的势头。
就在张屠户手足无措之际,一个身影从院墙翻了进来,借着月光,张屠户看到老中医佝偻着身子,手拿一把木剑,朝着老母亲一步步逼近,老母亲闻声转过身来,看到老中医手中的桃木剑,阴森的笑脸瞬间变得狰狞起来。
老中医站在院子正中,收起桃木剑,从背后拿出五个不同颜色的小旗子,迅速的把其中四个旗子插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上,老母亲伸着魔爪,狰狞着面目朝老中医跑来,速度奇快,老中医盯着她步步逼近,待到老母亲跑进小旗子的中心,老中医执剑大吓一声:上清有命,阴阳五行,诸邪避退,万法不侵,急急如律令!
说完,剑指之处,第五个小旗子飞起来插在四个小旗子的中间,五旗齐备周遭形成一层无形的墙,老母亲站在中心,如同铁笼里的野兽般,嘶吼着想要摆脱出来,疯狂的撞击着。
张屠户见状,赶紧把自个的婆娘抱进内屋,战战兢兢的走出堂屋,站在老中医身旁,哭丧着脸,说:“张叔,俺娘这是怎么了?”
老中医瞥了他一眼,冷哼道:“这个月本是五黄冲星之月,子时将到阴气正盛,加上你家孩子本是煞星,你老母亲怕是被邪物上身了。”
张屠户顿时胆颤心惊,虽然对老中医的话似懂非懂,但是从老中医一脸凝重的情况来看,绝不是什么小事,恳求道:“张叔,您可得救救我这一家老小啊!”
老中医叹了一口气,说:“下午我就说过,别让你老母亲子时动身。唉,命数啊!”
此时阵中的老母亲把注重力转移到插在中间的那根杏黄旗上,只见她伸手一抓,“呲”一阵黑烟冒起,老母亲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
“不好!”老中医赶忙从内兜取出一张黄纸,纸上用红色画着一些张屠户不熟悉的符号,但他知道这肯定是对付恶鬼邪物的法宝。
老中医一手执剑,一手持符,口中喃喃自语,忽然将符纸扔向半空,剑指老母亲大吓一声“破”,只见飘在空中的符纸径直朝阵中的老母亲飞去,贴在她的身上,瞬间爆开燃起一团火焰。
老母亲吃痛连退几步,嘴角流出黑绿色的***,焦糊味伴随着腥臭味弥漫在空气中,张屠户捂着鼻子直犯恶心。老中医眉头紧皱,没想到这邪物如此难对付,慌忙取出八卦镜。
忽然一阵风起,老母亲发出一阵凄厉的笑声,只见她抬头仰望夜空,老中医不明白她在看什么,抬头只见厚重的云层此时遮住了月亮,原本有些光亮的院子瞬间陷入一片黑暗当中。
“坏了!”
“张叔,什么坏了?”张屠户愣头愣脑的问道。
“我本想用这八卦镜借月光,一举消灭掉附在你母亲身上的邪物,不成想乌云遮月,这下想借光也借不成了。”
张屠户似懂非懂的说道:“张叔,那电灯行不行?不照样有光吗?“老中医一脚踹在他***上,骂道:“鳖犊子,那电灯能行吗!”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夜空顿时乌云飘散,一轮血月挂在空中,四下皆是一片暗淡的血红,此时阵中的老母亲笑声更甚,刺耳的声音,狰狞的面目,张屠户当即吓瘫在地上,抱着老中医的大腿,直喊救命。
老中医收起八卦镜,迅速的拿出一张符纸,吟咒舞剑,符纸朝着老母亲飞去,直直的贴在她的面门上,老母亲顿时站立原地,如同被点了***道一样。
见邪物被暂时镇住,老中医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对瘫坐在地上的张屠户道:“你赶紧去拿一个墨盒来,我得把这邪物.”
话还没说完,张屠户颤抖着手指向老母亲:“张,张叔,你,你看,那张黄纸着火了!”

阴阳道长章节在线阅读

老中医刚放松下来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执剑冷盯着老母亲,只见她一把抓起插在脚下的杏黄旗甩向老中医,张牙舞爪咆哮着冲了过来,老中医惊恐间横剑在前,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张符纸,又是吟咒舞剑,但见那符纸贴在老母亲身上,丝毫不起作用。
张屠户此时早已吓破了胆,他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裤裆稀稀拉拉的湿了一大片,老中医灵光一现,邪物大多至阴之体,而他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至今还是纯阳***之身,童子尿尚可治得了鬼怪僵尸,他那老童子尿指定管用。
此时也顾不上什么廉耻一说,老中医飞速的解开布条腰带,眼看老母亲那黑色指甲的爪子就要伸到自己的胸前,他憋足一口气下沉丹田,一泡尿不偏不倚的落在老母亲的身上,“呲”顿时冒起一阵白烟。
但见那老母亲倒退几步,嘶吼一声更加的发狂。
“嘣嘣嘣”张屠户家厚重的松木大门忽然传来一阵闷响,“臭宝,我说你家是在干啥勒,这大半夜的叮当咣啷的!”说话的是张屠户的老邻居张有才,也是南庄村的一村之长。
“没,没事。叔,您老人家赶紧去睡吧。”张屠户含糊的回应,要是让老村长进门看到被邪物上身的老母亲,还不得给吓死过去。
“啊!”忽然堂屋传来一声尖叫,张屠户的婆娘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听到院内有说话的声音,走出内屋,隔着窗户看到眼前的景象,显然是吓得够呛。
“臭宝啊,我说你是不是在耍酒疯打自家婆娘啊?你个小兔崽子,赶紧给我开门!”张有才在门外叫嚣道,这老头子当了十几年的村长,为人和善眼中向来不揉沙子,平时闲着就好走街串巷处理些邻里纠纷家庭矛盾。
张屠户也顾不上搭腔,心里着慌这婆娘醒来的真不是时候。
老母亲忽然转身朝着堂屋奔去,“坏事了!”老中医大喊一声,手持桃木剑紧忙追赶,瘫坐在地上的张屠户像打了鸡血似得,一个箭步冲在老中医的前头。
“臭宝!到底发生啥事了?我怎么听到村东头老中医的声音了?小兔崽子,你赶紧给我开门!听到没有!”张有才气得吹胡子瞪眼,干瘪的大手拍在松木门上铮铮作响,奈何迟迟没人来给开门,老头子一跺脚,吼道:“小兔崽子长本事了你!你不给开门是不是?我从房顶上过去!到时看我怎么教训你个小兔崽子!”
屋内,张屠户的婆娘浑身打着颤,想跑,双腿却不听使唤,一个劲哆嗦着迈不开步子,眼瞅着被邪物上身的老母亲闯进堂屋,顿时面无血色瘫坐在地上。
老母亲对她却视而不见,径直朝内屋啼哭的婴儿奔去。
张屠户的婆娘当时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抱住老母亲的腿,死活不让老母亲前进一步,张屠户此时也跑进堂屋,见状当即双手环抱住老母亲,哭喊道:“娘,俺的亲娘啊!那可是您老人家的亲孙子啊!娘!您不能连自己的亲孙子也给吃了啊!”
任他怎么哭喊,被邪物附身的老母亲一个字也没听***,双手抓在张屠户的手臂上,乌黑的指甲刺进肉里,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咬紧牙关就是不松手。
老中医气喘吁吁的跑进堂屋,执剑朝着老母亲的心窝刺去,这一剑要是刺下去,不管奏效不奏效,老母亲这条命可就没了,而当时那情形,容不得他多想。
千钧一发之际,老母亲忽然转身,一个爪子扣在张屠户的天灵盖上,尖细的指尖瞬间刺进他的颅骨,张屠户惊恐的双眼顿时失去神采,双手还紧紧的环抱着自己的母亲,他婆娘见自己的男人被老母亲亲手杀死,惊恐的眼中布满不可思议。
“啊!”忽然一声尖细的嗓音充斥堂屋飘向夜空,惊得房顶上的张有才汗毛倒竖,张屠户的婆娘张大了嘴巴朝着老母亲的大腿狠狠咬下去,发狂的神情如同一只猛兽在撕咬着猎物。
老中医手持桃木剑一击未中,不敢稍有停歇,回手用尽全力,桃木剑直直的刺穿老母亲的后背,老母亲怒吼一声反手打在他的脸上,***的冲击力,使老中医整个人被甩出数米撞在墙上不省人事,张屠户的婆娘疯狂的撕咬老母亲的大腿,不一会儿便露出森森白骨,老母亲抬腿一脚踢在她脖子上,“嘎巴”一声脆响,张屠户的婆娘顺势倒地,脖子歪扭在肩膀上,嘴里还叼着一块血肉。
内屋的婴儿发出一声声啼哭,老母亲解决了身上的束缚,胸前插着桃木剑,一个大跨步冲进内屋,看到床上的婴儿,伸出魔爪直扑过去,忽然,婴儿脖子上的那块白玉发出刺眼白光,老母亲面露骇色瞬间萎靡倒地。
趴在张屠户家木梯子上的张有才,只见屋内一道白光闪过,四面顿时安静下来,他吃惊的加快脚步爬下梯子,疾步跑进堂屋,当看到地上躺着生死不知的三个人,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即使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他,也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张有才屏住呼吸上前一番查看,张屠户夫妇均是双眼惊恐口鼻流血,死状极惨!看得这位曾经浴血奋战的老兵,心中也是一阵大骇。走近不远处的老中医身边,他伸手试探鼻息,老中医的呼吸微弱尚有一丝脉搏,四下打量一番,他急忙跑进内屋,地上躺着的老母亲胸口插着一把桃木剑,早已没了心跳。
“这可怜的娃啊!”张有才颤抖的双手抱起婴儿,不敢稍有停留,跑到院中打开松木大门,径直朝自己家跑去,他怀抱婴儿站立在自家院中,大吼道:“老大,老二,赶紧起来,出事了!”说着跑进堂屋,摸黑抓起门后的灯绳一拉,四十瓦的灯泡照亮了整间屋子。
穿着印花大背心的老伴走出内屋,看见怀抱婴儿一脸惊慌的张有才,问道:“老头子,你这大半夜的偷谁家的孩子这是?”
“偷什么孩子!臭宝家出事了!一家三口全都死了!村东头的老中医还躺在他家堂屋,你赶紧照看好孩子,咱村出这么大的事,我这当村长的可是要担责任的!”说着,张有才把孩子交给老伴。
“啥!?到底是咋回事啊?”老伴瞠目结舌的问道,张有才来不及解释,气喘吁吁的跑出堂屋去叫自己的那两个混球儿子。
张有才有两个儿子,一个比一个不争气,老大四十岁叫张献军,老二紧跟着老大的脚步,只比老大小两岁叫张献兵,两个儿子的名字饱含了老人家的心愿,只是这两个不争气的儿子一个也没参过军当过兵。
听到老父亲的吼声,张献军穿着背心裤衩子,打着哈欠漫不经心的问发生了啥事,张有才顾不上说缘由,只让他抓紧时间去找乡里派出所的民警来村里,张献军愣愣的哦了一声转身就要回屋,张有才一巴掌招呼在他后脑勺上,这一下把老大彻底给打醒了。
老二张献兵揉着惺忪的睡眼,刚好看到这一幕,对于老父亲的牛脾气,他多少还是有点忌惮,小跑到近前,张有才赶忙嘱咐他去召集村干部来家里。

阴阳道长小说推荐

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到这里小编今天为大家预备的阴阳道长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就结束了,想看的就继续下一章吧!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