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时墨夏卿也)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时墨夏卿也)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时墨夏卿也)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让我们一起攀登这人类进步的阶梯,快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免费阅读吧!对此,某男颇有微词:“徒弟重要,还是老公重要?”她唇角勾起,猫咪一样慵懒地缠在他身上,“徒弟能陪我演戏,老公能做什么?”某男翻身压下:“能吃!”他,通灵古族时家掌门人,自出生起就背负着家族血咒,只能靠斩杀鬼怪延续性命。为了不再延续这种厄运,决定终身不娶,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碰到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戏精……

小说简介

她是擅长蛊惑人心的魔,亦是冥界上下避之不及的监察使大人,因隐字书出世来到人间,寻到满足的躯体后,睁开眼就发现正被一个男人捏着下巴做……人工呼吸!
看在对方好心救人(长得好看)的份上,她语气暧昧地暗示他可以提一个要求,然后被告知:别给人找麻烦。
哈!不好意思做不到,她就是来找麻烦的。
被人恶意造谣往身上泼脏水,半夜鬼敲门教对方做人。
前任霉运缠身求支招,好说好说先来演场戏,务必让某人化身柠檬精,否则管你去死。
明明不混娱乐圈,却有颗戏精的心,不仅长期霸占热门话题,还拐了影帝做徒弟。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全点击榜节在线阅读

夜晚。
今江大桥车流不息,灯火辉煌,宛若一条凌空江上的金色长龙。
靠边的人行道上走过埋头赶路的行人,相拥散步的情侣,叽叽喳喳的学生以及拿着手机不停拍照的旅客,前前后后走过不少人,却没有一个人注重到桥栏上忽然出现的女人。
墨发,雪肤,凹凸有致的身躯包裹在小黑裙中,夜风轻撩,惹人垂涎的莹白大腿相互交叠,姿态慵懒地坐在栏杆上。
暖橙色的灯光从头顶打下,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光影,仿佛身边有个看不见的黑洞,将投射而来的光线尽数吸收,弥漫着阴森诡谲的气息,与周遭热闹繁华的环境格格不入。
“到这里就没线索了。”
女子将被风吹乱的发丝撩到耳后,露出一双泛着幽芒的赤红眼瞳,幽幽道:“一米二,那老家伙不会是在诓我吧!”
在她身侧飘着个像是木乃伊的古怪玩意儿,约有***手巴掌大,从头到脚缠着血红的绷带,圆圆的脑袋上没有五官,却能发出声音——
“大人,听说逃逸的重犯来自最深处的隐字监,极其凶残狡诈,数千年前曾将人界搅得血雨腥风,好不轻易才被封印在隐字书中,这次出逃,怕是又要兴风作浪,事关重大,府君不会拿此事开玩笑。”
“那他就敢举荐我来人界追拿逃犯?”女人勾起殷红的唇角,笑脸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不怕我兴风作浪!”
“……”
绷带脸明明没有五官,此刻却给人一种快哭了的感觉,“大人,您可是监察使啊,总不好以身试法、吧?!”
女人唇角微撇,“区区一个监察使,跟谁稀罕似的。”
一米二:“可、可您答应了啊?现在反悔的话——”
“我不反悔啊!”
“那您还说……”
“我只说不稀罕这个职位,可没说不追拿逃犯!”
一米二如释重负,又听自家大人小声嘀咕:“要是中途不小心弄死几个,也可以推到逃犯身上……”
这是哪是追逃犯,分明是在找替死鬼吧!
一米二连逃犯的影子边都没见着,就先看见了一口巨大无比的锅!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看看夜景。”
“哦。”
一米二只好学着她坐在大桥栏杆上,看着下方陷入黑暗的江水,又看看远处霓虹闪耀的大楼,看看左边,看看右边,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大人,出发前府君不是交给您一本书,上面没提示?”
“你说那本破书……”
监察使抬手一翻,手心便多了本泛黄的书册,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制成的,很旧很薄,垫桌脚都嫌破那种。
雪白的手指捏着书脊轻轻一晃,页面散开,一页一页翻过。
一米二惊奇:“一个字都没有?”
监察使赤瞳流转,神情似笑非笑,“不然怎会叫做隐字书。”
其实这书也并非全无提示,来到江城后,书册第一页便隐隐现出神秘的金***案,最初很淡,越接近市区就越发明晰,无意外的话,目标应该就藏身在城里。
但偌大的江城找个人都不轻易,何况找的不是人!
那逃犯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身份、来历、手段一概不知,连怎么逃脱的上头都没交代,只说隐字书会有提示,也难怪她会产生怀疑。
一米二:“那现在怎么办?”
“等。”
监察使“啪”的一下合起书册,“那家伙被封印多年,来到人界就像掉进米缸的耗子,哪有耗子不吃米的,只要它吃米必然会死人,死的人越多暴露的可能性越大,咱只需盯着死人,顺藤摸瓜就能抓到它!”
一米二的反应很是狗腿,立即夸道:“大人英明!您就是世上最高贵漂亮又强大的猫,没有任何耗子能逃脱您的魔爪!”
监察使点点头,将手中的隐字书往江里一丢,“所以这玩意儿没什么用了。”
书册哗啦翻开,在夜风中打着旋儿往下落,感觉一阵风就能将其吹散。
“不能丢!”
一米二急得绷带都散了,预备冲下去捞书。
“瞧把你吓的。”监察使一手扯着它的绷带边,另一手扬了扬重新出现在手中的隐字书,“这么重要的书我怎么可能扔了。”
“嗯嗯!”
“当然是烧了才有趣!”
“……”
一米二刚聚拢的绷带又开始崩散,“大人,据说这隐字书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最初把握在人类手中,后来落入地府,经历了那次大动荡后存于冥界,封在地底,若非出事绝不取出,这么重要的东西您可千万不能烧,来之前府君交代过,一定要好好保存此书,丢了会出大事的……”
一米二苦口婆心地说了半天,发现监察使根本没在听,她不知何时站了起来,看着远处隐没在夜色中的河岸,赤瞳闪烁着兴奋的光线。
“真巧,有人要***!”
……
距离大桥千米之外的江岸公园,一个目光涣散的女孩站在江边围栏边,手机自耳畔滑落,从中传出粗鄙的叱骂——
“臭***!伤风败俗的垃圾,活着只会污染空气!”
随着手机哐当落地,咒骂声愈发恶毒尖锐,“你去—死—吧!”
女孩牵了牵嘴角,似乎想笑,眼泪却先一步涌出,看着前方幽暗的江水,神采一点点消失。
你去死吧!
去死吧!
好好,别催!我这就去死!
女孩动作机械地攀过木栏,如同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
木栏那边是个石头砌成的斜坡,一步踏出,骤然失去重心,跌撞滚落。
噗通!
身子瞬间被江水吞没,冰凉的江水毫不客气地灌入眼耳口鼻。
即便心存死志,真正到这一步时还是慌了,女孩手脚不断扑腾着,咕噜咕噜冒着泡泡,试图浮出水面去呼吸,可看起来静谧和缓的江水,却躲藏着可怕的力量,仿佛有无数只看不见的手拽着她往下沉。
窒息!冰冷!
意识开始涣散,时间被拉长,一切都变得无比缓慢、安静。
女孩不再挣扎,闭上眼睛,任凭阴沉的江水勒紧脖颈,一点点夺去生命。
她要死了,如他们所愿。
满足了吗!喜悦了吗!
“你自己觉得呢?”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生疏的声音,很轻,却十分清楚。
女孩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是谁在说话,幻觉吗?
那道声音继续:“死亡从来不是结束,***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你真的甘心?”
不甘心又怎样,错的是这个世界,她无力改变,与其痛苦地活着不如结束这一切。
“傻孩子,你以为死了就可以摆脱痛苦,殊不知真正的折磨才刚开始。”
什么意思?
女孩唇边溢出一个很小的泡泡,身子继续沉沦。
她想看看是谁在说话,但太累了,连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的力气都没有。
即便如此,她还是“看”见了。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忽然出现出一抹妖娆魅惑的身影,墨发,雪肤,双瞳泛着妖异的光线,殷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笑脸美艳,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之人进不了轮回,你不珍惜生命,上天也不会怜悯你,死后魂魄会被禁锢在这冰冷的江水中,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泡发、腐烂、被鱼虾啃食,日日夜夜忍受严寒、孤寂,永远得不到解脱。”
女孩开始颤抖,惧怕如附骨之疽让她濒临崩溃。
连死都不能,那她怎么办?何况现在就算不想死也来不及……了吧?
能救救我吗!求你!
我不想变成鬼留在水里永不超生!
“抱歉哦。”对方的声音布满惋惜,又带着说不出的幸灾乐祸,“我可不是来救你的。”
女孩又惊又气,虽说是自己求死,但你既然不愿出手干嘛跑来说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女人露出意味不明的笑脸,“咱们可以做个交易。”
交易!什么交易?
“我可以帮你完成未了心愿,比如……惩罚那些你怨恨的人。”
妖冶的眼瞳在黑暗中布满了蛊惑的光线。
女孩微弱的心跳顿时加快,很快又冷静下来,既然是交易——
那我要付出什么?
“自然是你的一切。”
妖娆女人慢慢靠近,冰冷雪白的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语气布满了诱惑,“你的身体、记忆、灵魂,爱与恨都将属于我,用汝之身,行未尽之事。”
连灵魂都……那样的话是不是就不用留在江中受苦了?
“当然!”交付了灵魂,就等于在这世间彻底消失,自然不用再受苦。
女孩这次没有犹豫,好!我同意交易!
猎物上钩。
对方声音愈发温柔,“告诉我你的名字。”
我叫夏卿也,夏天的夏,惟愿卿安的卿,也好的也。
好的,夏卿也。
以后再也没有任何痛苦能伤害你,放松下来,永远的——
安睡吧。
静谧的江水中,女孩的身体还在往下沉。
在她周身萦绕着数道黑气,仿若浓稠得化不开的墨汁,温柔地、轻轻地将她包裹住。
忽然,上方传来噗通的落水声。
黑气察觉到什么,缓慢的动作兀的加速,一股脑窜进女孩身体。
那道下潜的身影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揽住女孩的腰后迅速往上浮。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成为夏卿也醒来后,第一感觉是冷。
这种生疏又熟悉的感知,隔了百多年再次体会到,实在让她百感交集。
忽然,唇上传来冰凉湿润的触感,下巴和鼻子也被捏着,温热的气体从口腔进入气管,像是喉咙里卡了根羽毛,痒痒的很难受。
她蓦然睁眼,只看见几缕湿发在面前不断往下滴水,鼻尖充斥着江水的腥气和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冽气息。
水滴落下,正好溅在眼睛里。
夏卿也闭了下眼,再睁开就对上那人被江水刺激得略微发红的眼睛,睫毛很长,尖尖挂着摇摇欲坠的细碎水滴,仿佛凝聚着整个星空的峰芒。
好漂亮的眼睛!
夏卿也忽然想看看这眼睛的主人长什么样,刚一动,憋在肺里那股气就顺着水呛出来。
喷了对方一脸。
夏卿也:“……”
男人:“……”
对方湿漉漉的皮肤在夜色下泛着冷色莹白,五官俊美,棱角分明,不知道是因为距离拉开,还是长睫落下暗影的缘故,那双琉璃般漂亮的冷灰瞳变成了黝黑,显得眉眼愈发深邃,散发着成熟男人的冷峻疏离和……不假掩饰的嫌弃。
嫌弃她——***?还是那口水!
夏卿也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刚才……”
“不用。”
男人脸色很不好看,根本没有对话的打算,走到一边捡起地上的外套。
“哎,你叫什么名字?”夏卿也问。
男人没有理会,抖了抖粘在衣服上的尘土,转身就走。
夏卿也用手撑着地,沾染了水汽的眼睛雾蒙蒙的,遮掩了深处涌动的暗红色幽芒,冲着对方背影道:“站住!”
男人脚步微顿,还真的回头看了过来。
夏卿也嘴角勾起个魅惑的弧度,没有人能反抗她的意志,特殊是男人,表面上装的再冷静自持,内心还不是蠢蠢欲动,等等,他看的是——
一米二!
夏卿也有些意外,这人竟然能看见它!
此刻,一米二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假装是个被人遗弃的破玩偶,只是造型太过诡异,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经娃娃。
男人的视线越过夏卿也,看着地上那个绷带玩偶,忽然动身,似乎想过去仔细看看。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夏卿也迅速起身拦在他面前,因为在水下待的时间过长,脸色和嘴唇有些发青,湿发紧紧贴着脸,本身长得再美此刻也打了折扣,偏偏她还不自知,笑得甚是妩媚,“你救了我,作为报答,你可以提一个要求。”
男人将视线转移到她身上,神情有些玩味,“提要求?”
“对。”夏卿也笑着靠近,几乎与他贴在一起,语气布满了让人浮想联翩的暗示,“什么要求都可以哦!”
男人与她对视着,冷灰色的眼瞳仿佛冰原旷野里的烟,清冷、孤独,看不真切。
“下次***。”他缓缓开口,声音如人一般阴沉冷薄,“最好在自己家里或找个没人的深山老林,留下遗书交代清楚,别给人找麻烦。”
夏卿也:“……”
她死死盯着对方,想透过那双眼睛看到别的什么东西,片刻后,微微蹙眉,“这就是你的要求?”
“是。”
男人这次没停留,走向路边的一辆黑色迈巴赫,拉开驾驶门上车,消失在公路尽头。
夏卿也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个方向,直到一阵风吹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大人。”一米二从地上一跃而起,“刚才那个人是不是能看见我?幸亏我提前躺在地上装玩偶,应该没露出破绽。”
夏卿也扫了它一眼,有些鄙视,“看见又怎样,还能吃了你不成。”
一米二讪笑,也是,有大人在难道还怕区区一个人类!
它果断将此事抛诸脑后,飘了过来,看着变了模样的监察使,总觉得不太习惯。
“大人,您真打算用这具身体?”
“不然我费什么劲儿,玩啊!”
“可是……夺人肉身是被明令禁止的,府君知道的话——”
“你不说我不说,府君怎么会知道!”
夏卿也拧着衣服上的水,满脸不在乎,“何况我又没有强取豪夺,对方付出身体,我帮她完成心愿,你情我愿的公平交易,谁敢说什么!”
“是是。”一米二是个立场不坚定的,立马改口道:“大人是为了完成任务才伪装***类,就算府君知道了也会体谅的,说不定还会夸大人机智过人懂得变通呢!”
夏卿也没理会它,在四面扫了一圈,找到原主之前掉落的手机,正好有新信息通知,屏幕亮了起来。

小编推荐

墨少你家戏精上线了(时墨夏卿也)免费章节全本全文在线阅读出色小剧场:“真的?你敢说对我没有非分之想。”“呵,想让我对你有想法,除非给鬼当孙子!”后来——“姑奶奶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有没有累着我去接你……”记者:“时先生,您最喜欢夫人哪些优点?”时墨:“人狠,戏多,还爱作!”记者:“……夫人呢?”某女:“孝顺祖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