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镇国皇后(胡瑛齐钦)热门完整章节
镇国皇后(胡瑛齐钦)热门完整章节

镇国皇后(胡瑛齐钦)热门完整章节

小说分类: 宫斗宅斗时间: 2019-03-28

小说内容介绍

花儿需要阳光的陪伴,才显美***;鱼儿需要流水的陪伴,才有戏水欢;而你需要镇国皇后热门完整章节全集免费阅读的陪伴,才会不虚此行,由作者度迢迢所著是一部宫斗小说,主角是胡瑛齐钦,情节引人入胜,小说出色段落试读:边塞的天冷得早,入冬不到一月,虽未下雪,河西关这片儿却冷得人伸不出手来。正午过了多时也不见太阳露头,呼呼寒风吹得校场上的旌旗猎猎作响,校场外站岗的士兵恨不得把脖子缩到肚子里去。校场内却是热火朝天。东头演武台那处里外围了七八层,台上有两人缠斗在一处,台下吆喝声一阵接一阵,好不热闹。

镇国皇后(胡瑛齐钦)小说摘要

原来剧本里活不过一集的废太子齐钦,因为抱上了胡瑛的大腿,活着回京,顺利登基,夺回兵权,铲除奸佞,走上人生巅峰!据说咱们女主全能、武力值、装逼怪#、宠夫狂魔据说咱们男主#扮猪吃虎十级、为老婆打call到欠费入。权谋爽文,剧情向,偶然谈情,HE,坑品有保证。胡瑛去带兵,一看,惊了!——这不是青楼头牌么?这不是奸臣之女么?这不是皇帝妃子么?!——我们都是正经参军的,那边的才不是!转身——卧槽你们要看皇上选秀去啊参军干嘛!——……还不是陛下老往你这儿跑!

段落标题

近一年来,胡瑛与陆正云一直有信件往来,陆正云对胡瑛在京城的经历知道个大概,但胡瑛对陆正云这边的战事却了解甚少。
这下眼看着她走时还好好的陆正云,此时竟少了一截胳膊,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虽不是她的错,但她一想到在家盼望他回家的母子俩,她心中难免有愧。
陆正云察觉她心中所想,也不安慰她,而是马上带着她进驻地,与她商量军中细作之事。
胡瑛心知此事紧急,也没有过多怨天尤人,很快便投入此事中。
“你送来的那几个人还算帮了些忙,”一到陆正云帐中,他就开始向胡瑛分析情况,“那个叫张旸的,帮着认定了好几名细作,我按你说的,没惊动他们,报给了孙帅,他已经派人监视上了。”
陆正云说着拿出一份名单。
胡瑛一眼扫去,上面有十三人的具体背景调查,包括他们的年龄,籍贯,以及何时参军的等等。她很快发现他们的一个共同点。
“没错,他们都是在当今陛下来河西关后三个月内来的。”陆正云道。
这不是什么巧合,一定是那会儿齐商臣才开始布置的。
胡瑛思考道:“但是也不能排除陛下来之前的人也可能是细作。”
“对。”陆正云点了点头。
军中有细作,便是进了瘟疫,他们自己有毒,还会感染别人。人心是经不起***的。
“这些人我给你找出来了,你打算怎么办?”陆正云问胡瑛。
“西戎那边可有什么动作?”胡瑛问。
“西戎大军在王庭里,目前传来的消息还未有什么异常。”陆正云特意强调了目前二字。不消他细说,胡瑛自然明白,西戎王庭距离此地有五日路程,消息传过来有一定滞后性。
或许现在西戎仍然没有动作,或许此时他们的主力大军已经开拔,不日就将逼近此地。
“事不宜迟,得马上找个细作来问话。”胡瑛淡淡道。
从前胡瑛还在定西军时,陆正云就经常找她商讨战略,两人商量起来常不分尊卑,谁说得有理听谁的。刚开始胡瑛常出馊主意,被陆正云打压过,后来胡瑛战场上得多了,竟比他还老道。
此时听了她这话,他即刻便要叫人去捉细作来。
他在名单上挑来挑去,一时没找到合适的,正想随便点一个,却听胡瑛道。
“恭王此人疯狂暴戾,他手下的人也不好对付,这样,我亲自去。”胡瑛说。
陆正云知道胡瑛功夫了得,本就是他手下最好使的人,便也没反对。
“可还需要帮手?”陆正云问。
“把张旸找来便是。”胡瑛道。

王会带着三十余名归顺了胡瑛的死士刚来到定西军中时,非常不习惯这支军队的行事风格,他们跟死士营太不一样了。
两拨人同样干的是要命的营生,死士营中的人沉闷乏味,寡言少语,即便与最信任的伙伴也极少交流,整个营里布满了一股死气。
而定西军却活泼热闹,老兵油子没个正形,与将领之间没大没小,营地里时常忽然爆发出一阵哄笑。他们仿佛真将生死置于度外,但碰上战友战死时,他们竟还会放声大哭。哭完很快又收拾好战场,按军令战备,不久后又能闻声他们的笑声。
在新兵营里,带他们的老兵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闲时总是与他们吹嘘自己在战场上的功绩,可是练习时却把新兵的弱点一抓一个准。对其弱点的练习也毫不手软,能直接把他们训趴下。
其中有的老兵还察觉到他们这三十几个死士的弱点——攻强防弱。
他们从小便如此练习的,只要能拿到目标的首级,自己的命算不了什么,所以,从来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的。
他们的底子当然是最好的,各项练习中都拔尖,然而那老兵却抓住这点不肯放,每日监督着他们做防御动作,一做就是一天。
王会体会着这些,练习时竟专心起来。这是在护国军中也没有过的,王会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但却每日乐此不疲。
他帮着陆正云找细作,亦更加专心,待胡瑛找上他时,他已经主动把后面的谋划想好了。
“军中细作不会是与西戎直接联系之人,他们应当只是听命于死士,在军中按计划作乱。所以找到细作并不能知道他们的全部计划,我们得想办法找到幕后的死士。”王会道。
胡瑛见王会主动为她献策,有些惊奇,她愣了片刻道:“你也知道,死士不在军中,我们要找他们恐怕费时费力,但现下已经非常紧迫,等不及了。”
王会极快接话道:“死士很好辨认,只要让***近他们,我就能认出来。”
闻言胡瑛垂眸思考了起来。
“这样,军中细作和外面的死士一并查起,如何?”王会慢声道。
胡瑛抬眸看向王会,笑道:“当然可以。”
“死士我来查,你只要给我派一个熟悉周边人群的人就行了。”
“好。”胡瑛答应得很爽快。她察觉到王会的改变,虽不明白背后的原因,但她很是欣慰,他那心脏上的铁石壳终于松动了。
胡瑛最后指派了郭金与他一起去周边寻找死士的踪迹。
郭金可说从小在河西关长大,小时候跟着父母在草原上放牧,后来参了军,更是没边地跑。对这片草原,没人比他更熟悉了。
为防他们出意外,胡瑛直接让新兵营里的三十来个死士与他们一起去。
但胡瑛没想到还闹了出小插曲,那新兵营的将领不放他们走,还差点与陆正云派去的人闹起来。
“这些兵还没练好,现在战事也不急,让他们出新兵营做什么?我不同意!”那将领态度强硬,陆正云亲自去了,说是孙帅的命令,看这几十个是好苗子,打算日后提拔去亲兵营,让郭金带着熟悉下周边情况。
那将领这才松了口,但让陆正云保证把他们全须全尾地带回来才放了人。
走前那将领还对王会等人叮嘱,让他们见了戎人就跑,他们还没正式出新兵营,还不算定西军的兵,跑了也不丢人。
那些死士一言不发,最终只点了点头。
胡瑛知道这一出后,终于知道王会等人的铁石心肠是怎么化的了。当初她不也是这样的嘛。
参军前,她命贱如土,凡是有点钱的人都能对她呼来喝去,在他们眼中,她连一只狗都不如。参军以后,她本以为去了那里她的命会更加不值钱,然而却被陆正云珍重以待,让她活出了最□□的脊梁。
胡瑛从来没想过改变世道,或是为中原那群肉食者而战,她想护着的,只是珍重她的人而已。他们是定西军中的兵,还有中原里那个对天下人心怀责任之人。

王会带着人星夜兼程离开了定西军驻扎地,胡瑛便利索地绑了个细作来。
她挑了个只有他一个是细作的营帐,直接叫醒了营帐里的人,然后点了那人的名,把他打晕就抬出了营帐。
营帐里有人认出了她,她也不理会。
陆正云差人把细作绑到了孙兴的营帐。
孙兴才巡营回来不久,见了这阵仗一时有些发懵。之前陆正云对他说京中有人报信说恭王要联络外敌入侵河西关,他将信将疑,但陆正云言语笃定,他便让他做主处理此事,但他没想到这报信之人竟然是胡瑛。
定西军中至今还流传着胡瑛的传说,但大多传说中,她现今的结局不是死了就是失踪了。
没想到她不但好好的。陆正云还告诉了他真相。
“胡瑛回京以后,因护卫陛下有功,陛下让她带兵去了。”
“带兵?”孙兴脸色纠结,他想问一个女人带兵,朝中那些老头能答应?
“对啊,陛下组建了一支女兵营叫红妆营,还编入了护国军。”陆正云快速解释道,“胡瑛带着红妆营一路高升,这次前来河西关,是以护国军元帅的身份。”
“护国军?元帅?”孙兴惊奇得声调都拔高了。那他们之间军职谁高谁低?她带着皇命来的,应该比他高,那他该行礼不?
孙兴脸色几变,胡瑛没理会他那些小心思,清咳了一声道:“孙帅,我们还是先审这个细作吧。”
胡瑛一脸淡定,孙兴也暂时抛开了那些弯弯绕绕,回到正题上来。
亲兵拿来一瓢水把那细作泼醒,细作醒来便眼露慌乱,胡瑛他们还没开口问,他便否认起来。
“将军!卑职没有犯什么错啊,为何这样对卑职?”细作高声乱叫。
胡瑛一脚踢在他胸口上,慢声道:“你声音再大点,我割了你舌头。”
细作马上便噤了声。
“本将军已经把握了你全部的同伙,你不说,他们也会说。”胡瑛居高临下对细作淡淡道,“识相的老实交代,否则你会死得比你想象的惨。”
细作是恭王手下的人,或许不怕死,但还是怕被虐死。
他收起了浑身的颤抖,仰头对胡瑛道:“我说了也没用,我只知道计划的一部分,真的。”
闻言帐中几人表面不显,心中却是咯噔一声。
“你只需要老实说出你知道的便是。”胡瑛冷冷道。
“我抽到的是稍军中粮草。”细作白着脸道。
“什么时候?”胡瑛极快地问。
“三日后。”
这么说他们谋划的三日后就要动手。
“戎人从哪里来?”
“我真的不知道,我们都是抽签决定自己要做什么的,抽签后也不能给别人看,所以我不知道别的人要做什么,别人也不知道我要做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事情完整的计划。”
胡瑛蹲下来面对着那细作,神情冰冷道:“你若是敢骗我,我把你身上的肉一点点片下来,再撒上盐煎了给你吃。”
“我,我真的没骗你。”细作的脸色灰败,“我被你抓了来,王爷不会放过我的,你不杀我我也是一死。”
胡瑛顿了顿道:“恭王如何不肯放过你,他能追杀你到何处?”
“王爷的死士天下无敌,即便你们不杀我,他们也随时能潜入军营中,我是真的死定了,我说的都是真话。”
听了这个细作的话,胡瑛即刻对孙兴道:“孙帅,情况紧急,我们应当把细作全部抓来审问!”
“对,让他把军中细作的名单写下来。”孙兴马上差人拿来纸笔。
细作的脸皱作一团,脸上冷汗涔涔,拿起笔的手颤抖着:“我写了也没用,或许现在死士已经潜进了军营……”
闻言孙兴和陆正云均是脸色一变,胡瑛却冷笑道:“他们来了我还省事呢。”
细作摇头叹息,胡瑛接着道:“你还不知道恭王已经死了,死士营也散了吧?”
细作闻言脸色一变,从愣怔转为不可置信,最后露出些不太明显的喜色。
“快写!”

段落标题

细作写了一串人名,其中有他们已经查明了的,还有他们没有查明的。
“全部都在这张纸上了么?”胡瑛问。
“我知道的都在这里了。”细作道。
胡瑛看了他一眼,见他确实不像撒谎的样子,她沉吟片刻道:“齐商臣已经死了,死士营也只剩下百来人了,现在你要是想活下去,恭王管不着,但是我管得着。”
细作很明白她的意思:“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简单,”胡瑛牵起一边唇角笑,“把别的细作引出来,我要一个一个审问。”
“你抓了他们,若是没有计划没有按时执行的话,那些死士不会放过我们的。”细作还是心有余悸。
“你以为计划按时执行你们就能活下去了?”胡瑛冷笑道。
“少跟他废话,杀了这个,抓别的来,就不信别的奸细不会配合!”一旁陆正云虎着嗓子道。
“你知道王会吧?”胡瑛细声道,“他现在已经是我们的人了,而且,他正在四处寻找那些死士,只要找到了,我就敢一举把他们尽灭。”
“小子,你现在别无选择,要么按我们说的做,要么像胡将军说的,把你的肉煎了给你吃。”一旁孙兴也平淡道。
细作终于崩溃了,他含着涕泪答应下来:“只要你们不让我死,我愿意为你们做事。”

胡瑛来到定西军驻地这一夜似乎特殊漫长。先是三十几个新兵被忽然派出去,一个安静的营帐又忽然被闯,不由分说押走一个人后让帐中其他人三缄其口。
接着主将大帐几乎一夜没有息过灯,而闯营帐抓人的事件却在军中此起彼伏地上演,直到天亮方平息。
章月寒跟着胡瑛来到定西军驻地,终于安安稳稳睡了一夜,天亮时刚起床,看见草原上金色的太阳洒满大地,地上露珠闪着金色光线,心情大好。
他找了个人带他去孙元帅的营帐,在营帐外整理了衣冠,请守帐小兵通传。小兵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通传后便让他***了。
章月寒一走进主帅营帐,瞬间傻了眼。这一大早的,帐中已经聚了四个人,被捆了倒在地上的人还在呼呼大睡,而坐在矮凳上的三人顶着一双黑眼圈,冷静脸一眼不发。
“他就是朝廷派来的粮草官。”胡瑛站也不站起来,晃了下头朝孙兴道。
“章侍郎请坐。”还是孙兴有些礼貌,但也是无精打采,有气无力的。
如此气氛,傻子也猜到出了大事,何况是章月寒,他脸色沉稳如常,提了个小凳子到胡瑛旁边坐下了。
“依眼下情形,必须找到他们说的死士才行。”半晌后,孙兴皱着眉道。
“我派出去的那些人,是最熟悉死士的,只要死士露面,就一定会被找到。”胡瑛也皱着眉。
“可茫茫草原,若是他们一直猫在一处,即便最终能找到,怕是也来不及了。”陆正云的眉头皱得最深。
昨晚他们接连审了二十来个细作,算是得到了他们在军中作乱的计划,但他们仍然没有得到戎人从何处进攻,如何进攻的只言片语。
他们在军中作乱的计划异常狠毒,光是烧粮草的,就有五人,还有下毒,开城门,杀侦查兵的。陆正云无法想象,若是没有胡瑛来报信,或是她再晚一两日到达,定西军必定全军覆没。
现下细作的行动虽然被打断,但隐患并没有真正解除。死士们计划的一个毒计,便有不下五人执行,他们还互相不知道。昨晚他们忙了一夜,从每个人那得到的名单却不尽相同,也就是说,军中还有细作没有被挖出来。
而按照这样周密的计划,即便最后只剩一两个细作没有被发现,也够他们元气大伤的了。
若不从源头上把死士控制住,那他们头上便随时悬着一把利斧,只要死士稍有动作,这利斧便会铡掉定西军十万士卒的脑袋。
齐商臣真是送了他们一份大礼。
章月寒看着三人皱着眉沉默,尝试着低声道:“何不把他们引出来?”
闻言另外三人都看向他。
章月寒不紧不慢道:“死士把握着细作和西戎之间的沟通,必定时时关注着双方,只要双方有什么动作,他们都得及时报信。若是定西军中细作出了错,他们便不得不出来纠正。”
胡瑛等人听了,恍然大悟,终于放松了紧皱的眉头。
“章侍郎真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啊!”陆正云朝章月寒笑道。
章月寒勾唇浅笑回应,方才这位独臂将军可是一个正眼也没给他来着。
“多谢章侍郎解惑,不知章侍郎用过早饭了吗?”孙兴也热情了起来。
“用过了。元帅不必客气,分内之事罢了。”章月寒礼貌回应。
这几位将军本就是脑子浆糊了一夜,一大早迷糊得很,才没想到那里去,还真不是他多么聪慧。
“昨晚我们审问细作,有人在明晚就要轮到出营侦查,倒是便要动手杀侦察兵,所以我们必须在明晚之前把他们引出来。”胡瑛没跟章月寒客气,直接谈起正事。
“对。若是能把他们引出来一网打尽,或许我们还能将计就计,给戎人反将一军!”孙兴回到正题上,有些激动起来。

章月寒想到的事,身为死士营前首领的王会早已想到。
出了定西军营地后,他并没有走远,而是带着人在营地四周盘旋,等待着死士出面与细作联系那一刻。但直到第二日傍晚,他们遇见的,都是四周放牧的牧民。死士一直未曾露面。
正当王会也感觉紧急时,他终于摸到一点死士的蛛丝马迹。
营地四周的牧民比较集中,尤其在天黑前,许多牧民会将畜群赶到这边来歇宿,傍晚时分,此地牛羊成群,牧民赶着畜群唱着高歌,是平民最多的时候。
牧民们见到穿着定西军军服的他们,都热情地过来打招呼,郭金与他们一一回应,然而此时王会等人却极度警惕起来。
他们太熟悉死士的办事风格了,越是在热闹的地方,越是在人放松警惕时,他们越能趁机搞事。
王会的目光隐在暗中,对草原上来来往往的牧民,甚至他们的牲畜也细细打量。
他终于发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
那人与其他牧民一样,老远便对他们打招呼,语气一样热情,郭金也毫无预防对他回应了。
但王会看了他两眼便发现了不对劲。他伪装的不错,若非内行人根本发现不了。但王会还是很快看出来了,他骑马的***不对。
放牧一天的牧民,在马上通常是非常放松的,***很散漫,身下的马儿脚步也很闲适,但那人不一样,他试图模拟牧民骑马的样子,但常年的肌肉不答应他放松,于是他在马上时,身上的肌肉是紧绷的,身子也向前倾着,做着随时策马狂奔的预备。
“死士就在他们中间。”王会低声对郭金说。
郭金脸色骤变,但也只一瞬便恢复了平常。
“哪一个?”郭金也低声问。他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羊群,和散落在其中的七八个牧民,分辨不出哪个是死士。
“你们留在此地,我去跟踪他。”王会道。
郭金皱眉,刚想说话,王会便驱马而出,几步便远离了他。为了不引起死士的注重,他不能大声说话,更不能慌张追上去。
王会在此地逡巡了片刻,见那死士走得远了,他正要跟上去,郭金不知什么时候游离到了他面前。
“那方有个山坳,我估计死士就在里面,你一个人去会迷路,我同你一起去。”郭金道。
王会要一个人去,本意是怕他添麻烦,现下听他如此说,也有些担心自己探明了地方后回来找不到路,便点了点头,让他远远跟着他就好。
胡瑛从来没对郭金等人说过张旸的来路,出于对胡瑛的信任,郭金也没去猜过,在土匪寨子里时,他发觉他功夫极好,而且遇事处变不惊,神情总保持着淡然,仿佛对谁也不关心,但他以自己身躯救了雪盈后,他对他便有些微妙的戒备。
此时发现他不带他去是怕他坏事,心里更不是滋味,但定西军的兵无论如何不会抛下同袍,即便他真是他的情敌,他也会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去。

距西戎大军动身还有一日,此时,速风本以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定西军中却提前出现了***。
四周的牧民离定西军驻扎地总是很近,他们用不着专门派人到四周打听消息,只需要听牧民传过来的消息便能知道个大概。
有牧民说,定西军中有小兵不遵守军纪,夜晚时不休息,还到粮草营地四周逛,被巡夜的陆将军抓住,正审问呢,据说那人已经供出了同伙,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于是速风便派了混迹在牧民中间的人去打探,同时随机应变把麻烦解决掉。
他们在一处山坳里搭了几座帐篷,还买了些牛羊,在此装作牧民,天黑之时,他派出去打探的人回来了,但速风发现,他身后还跟了两条尾巴。
“只是两个人而已,不足为虑。”速风安慰下属道,但还是让他们预备撤离,他带了十来个人朝那两条尾巴摸了过去。
死士的动作不算很隐蔽,就连郭金也感觉到了他们的杀气。
为防死士一上来便要动手,王会在黑暗中喊话道:“莫要再做无谓的反抗,将蛮族引入中原对你们又有什么好处?不如抛下过去,展开新的生活。”
然而他说这么多,除了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外别无用处,速风带着死士猛地朝他们扑过来。
“我来拖住他们,你回去找胡瑛!”双方短兵相接之际,王会对郭金道。
郭金二话没说与冲过来的人马战至一处,没有要走的打算。
漆黑的草原大地,借着些星斗的微光能看见刀刃闪烁。速风很快感觉到对手的武功与他仿佛是一个路数,但明显比他高出不少。
正当他迷惑之时,北边忽然起了重重的马蹄声,听动静,不下于百人。
速风惊觉上当,当即下令众人逃跑。
郭金正无法招架他们的狂攻,他们一跑,他突觉不妙,打马便要去追。
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重,他追得有恃无恐,但没想到前方几人从马上放出暗箭来,他凭着直觉闪过第一箭,第二箭却裹挟着冷锐之气扑面而来,他身心俱来不及做出反应。死神已经举刀来到了他的面前,他忽然被人重重一踹,跌下了马。
那只箭擦着他的耳畔飞过,扎入了后方的草地里,郭金找回魂魄,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浸透了衣衫。
王会把郭金踹下马后,独自一人追了上去,方才交手之中,他似乎认出了那带头之人,当年在他手下还算得力,他离开死士营时,他还年轻,对未来有一日能离开死士营满怀希望,怎么现在却如此执迷不悟呢?
他离开死士营太久,对身处其中之人的感受也不甚清楚了,何况现在恭王死了,他们理应能跑就跑才对,王会想不通他们为何还要坚持让戎人入关。
若是换了别的死士他或许能理解,但速风向来比他心慈手软,而且很向往死士营外无拘无束的生活,几乎不可能做出这种事,除非有什么他不知道的隐情。
“速风!停下!”见郭金没有再跟上来,他对前方的人喊道,“是我,王会。戎人入关对你们没有好处,快别反抗了。”
前方之人不知是否听到他的声音,只是不为所动。
就在王会要追上他们之时,前方忽然一片大量,无数举着火把的人坐在马上朝他们奔来,他们被前后夹击,待要从右侧突围,但见那方只有一人一马,那人纵马奔驰,手中握着一杆红缨枪,猎猎衣袍在黑暗与火光中翻飞,仿若降临人世的战神。
速风还没认出她来,仍然带着人狂奔,前方胡瑛却停下了马,立在草原上,提着枪道。
“恭王已死,你们已经自由了,何苦还要自寻死路?”
听到这个声音,别的死士不认得,但速风却马上认出来,她就是胡瑛,在护国军秋演中单挑骠骑营几百人,被他认定就是夜袭死士营那人。
而她说的话……她说什么?王爷,死了?

小编今天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给您带来的镇国皇后(胡瑛齐钦)热门完整章节,作者文笔细腻,小说人物描写的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