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绝密案件(潘鹏王睿)强烈推荐
绝密案件(潘鹏王睿)强烈推荐

绝密案件(潘鹏王睿)强烈推荐

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绝密案件》到底有多火呢?文中主角是潘鹏王睿,绝密案件免费试读书中主要讲述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会选择做法医。跟尸体打交道多了,人是会变的……五年前我进入重案组,大大小小的案件参与了百余起。可是这些年我心中形成了挥之不去的阴影,因为总有一些案件,藏着你永远解释不了的真相!“圆顶礼帽”、“猫脸色魔”、“食尸老太”……我不知道该如何去陈述这些被列为绝密的案件,但是假如再不说出来,我要疯了……

小说简介

灯,昏黄。
夜色,浓如泼墨,压的我心头喘不过气来。
手稿被我撕了一遍又一遍,烦躁的心情让我没有一点思路,下笔再也不是行文流水,只有勾勾画画的涂鸦。
我要写的,是我当法医这些年来,所接触过的从未公开的案件。这些案件并不凶残,却诡异无比,谁也解释不了它们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所以上头命令,封锁档案!
作为一名法医,最直接死亡接触者,我永远是第一个把手伸向最崇高而又最邪恶的地方。而报应,也在我身上得到了验证,为了活下去,我不得不进一步的调查每个案件,无论它背后的真相是红色的,还是黑色的,亦或是,谁也永远解释不了的空白。
我要说的是,有些事情,永远没有大家想的那么简单!

绝密案件出色章节

我出身刑警世家,爷爷破了一辈子案,母亲研究了几十年的犯罪心理学。本来我是坚定的科学信仰者,但是这些年在重案组跟尸体打交道,真的让我对一些谜底有着深深的惧怕。我忌惮的不是尸体,而是活人心中的邪灵。
最后我想说,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对选择当法医!因为跟尸体接触久了,人,是会变得……十年前我进入警校,有着很多选择。因为性子比较犟,不想走爷爷的路,所以我选择了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的过的刑警职业——法医。
爷爷知道我的选择后并没有阻止我,而是分派了市里几位优秀的法医专家带我。福尔马林,尸体,内脏,血液……我的世界开始被这些围绕,技能知识水平也在飞速的提升。直到五年前,我从警校毕业,顺利进入警队,心高气傲的认为没有从尸体上找不到的线索,结果报道当天,就碰到了棘手的案子。
报道当天接到报警,城南建筑工地发生了命案。本来这种事应该是主检法医随行的,不巧的是主检法医张震在几分钟之前已经出警了,我就这样被赶鸭子上架,以实习法医的身份,奔赴了案发现场。
带队的人是潘鹏,他是我爷爷的老部下,一路上对我多有照顾,有说有笑。到了案发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围观的群众有很多,红黄色的警戒线已经拉了起来,分离了生与死。
我朝警戒线内看过去,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躺在一根***的水泥柱旁边,脖子处有着一道分外醒目的红疤,给人的第一感觉像是被割喉。但是他整个人躺在水泥柱的姿势很怪异,就似乎没有骨头一样。而且最诡异的一点是他的穿着——古代新郎官的红袍子。脖子处往外滴答滴答的流着血,把红色的袍子染的更加的猩红。再往下看,尸体面前的水泥地上,竟摆着一对血肉模糊的耳朵!
我虽然没少跟尸体打交道,但却是第一次直面这么***的场面,头皮发麻的同时还让我有些反胃,差点吐了出来。潘鹏给我拿来手套,安慰我道:“在重案组,以后这种事还会经常碰到,慢慢来,去吧!”
我点点头,预备到第一现场给死者做初检。可这时候我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回头看过去,是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女人,斜着眼对我说:“别去!”
“什么?”我皱了一下眉。这个人看着不像是警局的人,她怎么进到警戒线里面的。
“我说了,不想死,就别去!”
这个女子的声音又加大了几分,吓的我一激灵。
这时候潘鹏和另一个警察连忙走了过来,拖着这个女的就走了——“这是警戒区,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出去!”
这个女的被强行拽了出去,但是她被拖走的时候还斜着眼瞅着我,看她那眼神,我觉着她的话不像是开玩笑。
“还愣着干啥呢?别听这女的胡咧咧,她就是一神经病。赶紧的,待会儿记者就要来了。”潘鹏在后面催我。
我提心吊胆的走近尸体,其实尸体并没有什么恐怖的,只是刚刚那个女人的说的话,不想死就别过去,真的让我对这个***的案发现场打心底有点发怵。
死者的面部表情很狰狞,看的出来死前一定碰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轻轻的扒开他的眼睛,涣散的瞳孔对着我,就似乎他在盯着我看一样,这种感觉很不是滋味,就跟他是活着的一样。从瞳孔扩散程度还有伤口流血面积来看,死亡应该应该在半个小时之前,一个小时之内。
然后我朝尸体的伤口看过去,脖子处的伤痕很明显,可是当我还没碰尸体的头部的时候,他整个头颅直接从身体上掉了下来,滚到了我的大腿上。这突如其来的事吓的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血淋淋的头也顺势就滚到了我的怀里。这一刻,他的两只眼睛忽然齐刷刷的睁开,满眼怨恨的看着我,吓得我差点就将这个头颅给扔了出去!
“至于这么害怕么!”潘鹏在一旁把我给扶了起来,看着我怀中尸体的头,又看了眼尸体说道:“这是一起分尸杀人案,把尸体剁成几个部分又拼凑到一起,稍微一碰,整个的就散架了。”
我强打起精神朝刚刚的尸体看过去,发现尸体已经倒在了地上,胳膊和腿明显的被割断分尸了,假如不是那件红色的袍子,恐怕尸体现在早就五零八落了。散落在地上的几块躯干,看上去竟然还有一分滑稽的协调。
潘鹏是见过大场面的,赶忙让人把尸体给收起来,免得在现场引起慌乱。这是我第一次出现场,就碰到杀人分尸,还把尸体的零件重新给拼凑上去的场景,说不害怕那是唬人的。其实最让我心底难安的不是尸体,而是刚刚那个女子说的话,还有后来尸体忽然睁开的眼睛。
我下意识的看向已经被收起来的那个人头,发现他的两只眼睛是闭着的,根本没有睁开的痕迹。但是为什么我却感觉他的眼眶有些空……我叫过随行的助理,让他把尸体的头拿过来再检查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我竟然发现尸体的双眼不见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我明明是检查过了尸体的眼珠子,好好的在那里,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眼珠子就不见了?我叫过了旁边的潘鹏,给他说了眼珠子的事,他却怀疑我是不是看花了,说刚刚看我翻尸体眼皮的时候,他就发现尸体根本没有眼珠子的。
我一下子就停住了,我明明看到了尸体的眼珠子,而且尸体的双眼还忽然的睁开……假如尸体没有眼睛,那么我看到的是什么?心里紧张的要命,我也不好变现我的惊恐,就没有再做声。
受害者的死因还无法判定,不知道凶手是先杀了人分尸,还是直接把受害者给肢解了最后一刀毙命,只好回去等主检法医进行深度事件。我们把尸体一件件的给放到车上预备回去的时候,不知谁忽然说了一句:“怎么少了一条胳膊?”
我本身心里就有些慌,听他这一说就更觉着害怕了。我感觉到脚脖子有点粘乎乎的,又有点冰凉,就低头看过去。这一看我就停住了,死者丢失不见的那条胳膊正挂在我的裤腿上。
见这种情况,我吓得连忙跺了两脚,没想到这胳膊竟跟粘在我裤子上一样弄不下去。潘鹏过来帮忙,仔细一看,也傻眼了。这条胳膊根本不是粘在我的裤腿上,而是死者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脚脖子!我吓得一动也不敢动,潘鹏也没有那么淡定了,带着手套把死者的胳膊弄回去之后,坐在车里冷静脸一句话也不说。
没想到第一次出警就碰到这么邪乎的事,尸体就在车的后面,我却连头也不敢回,就感觉后面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一样。
一路上心惊胆颤的,可算熬到了警局。到了警局把尸体交给主检法医,这事就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刚进警局的时候正好碰到主检法医,潘鹏过去搭话:“张震,你今天出啥现场去了,害的我们不得已让新同志上场,吓得不轻。”
听的我怪不好意思,正想着快步离开的时候,张震的一句话却让我愣在了原地。
“别提了,今天我也差点吓尿了!城郊那边出了一件杀人分尸案,正确来说应该是肢解杀人案,凶手把死者的身体给卸了,又给装回去。要害是我搬尸体的时候,那尸体的手还抓住了我的胳膊,真他娘的晦气!”
不单是我,就连一旁的潘鹏也停住了。
怎么会这么巧,难道真的撞鬼了?我莫名的感觉浑身不安闲,张震甩了甩他的胳膊也就回去了。
潘鹏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就让我先回去休息,一切明天再说。我估摸着他心里肯定也在犯嘀咕,只是装的跟没事人似的。
我一听就赶紧的走了,巴不得让尸体离我远一些。可是没想到当我到了警员宿舍的时候,却发现宿舍里乱糟糟的,床褥什么的被扔在地上,到处是水壶的玻璃碴子,而且墙壁上,有着一道清楚的血迹,就似乎,是人在被割动脉的时候,喷出来的血洒在墙上一样……我大声的叫过潘鹏等人,他们看到宿舍里的场景也呆了那么一小会儿。潘鹏看到宿舍里的场景,勃然大怒:“胡闹,这是谁干的!去给我调监控,血样进行DNA数据对比!他娘的,谁这么大的胆子!”
潘鹏虽然不是队长,但是经过他手底下破的案子数不胜数,他的威望在队里还是很高的,所以他一发话,立马就有人行动起来了。
我愣在原地,东西没有丢,唯一令我担忧的和惧怕的,是墙上的血迹。这里是警员宿舍,我把行李放到这里直接就出警了,往返不足两小时,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新鲜的***味让我再次紧张了起来,我知道,这是人血的味道,但是我不知道,这是谁的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是我入警队当法医的第一天,故事,也就是在这里真正开了头……

绝密案件免费全文阅读

潘鹏究竟是过来人,安慰我说:“王睿,你放心,这事我会给你做主的!”同时还拿出了一把钥匙给我说,“这里今晚是没法住了,你先到我家去将就一晚吧,这边我和队长他们还要通宵讨论案情。”
宿舍实在是不能住了,我跟潘鹏也没客气,就打的到了潘鹏住的地方,这小区还挺偏僻,大晚上连个路灯都没有,本来精神就高度紧张,我也不敢多逗留,按照潘鹏说的链接,上了四楼,401室。
当我拿出钥匙预备开门的时候,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感觉整个心都是悬着的,特殊的不踏实。我跺了一下地面把感应灯给跺亮,再朝后面看过去发现什么也没有,我才有放心的拧开了钥匙。
一开门,我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腥味。多年的经验告诉我,这是***的味道。
我吓得急忙打开了潘鹏家里的灯,结果就看到客厅中间躺着一个人,浑身是血,红色的新郎服,脖子处猩红的刀疤,还有地面上整洁的耳朵……这不是今天出警的那具尸体么?
我吓的腿一下子就软了,关了门连滚带爬的就跑了下去。这他娘的太邪乎了,尸体怎么会在潘鹏家里?
我急忙拿出手机给潘鹏打了过去。
“什么事,王睿,你慢慢说。”
“尸体……你家,尸体在你家!”我被吓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什么?”潘鹏显然没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
“就今天在城南碰到的那个那个尸体,现在躺在你家里了!”
潘鹏以为我是在跟他开玩笑,吩咐让旁边的警员去停尸房看一下。电话没有挂,我就听到那边有个紧张的声音:“鹏哥,停尸房里有一具尸体不见了……”
听到这句话,我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死了的尸体还会再动不成?
潘鹏也是快速的反应了过来,对我说:“王睿你不要怕,在楼道口守着,尸体不会动,一定是有人在搞鬼!你等着,我们马上就到!”
我还没来得及答应一声,那边就把电话挂了。空荡荡的楼道里,我用微弱的手机光来照亮,心里痒的难受,生怕黑暗中别跳出个什么东西来。
“吱呀……”寂静的楼道里,忽然传来一阵开门的声音。
这个声音忽然的传来,我吓得浑身一哆嗦,连忙朝上面看过去,黑漆漆的一片,啥都看不清。说真的,这时候我真的想先溜走再说,这档子事出的太离奇了,我总觉着时间远远不是那么简单。
但是本着一名警务人员应有的素养,我还是强行镇静的守在楼道那里。
重案组的速度很快,不到十分钟我就听到了小区外面一阵呼啸的警笛声,刺眼的灯光照的我睁不开眼,急停的刹车声紧随而来。
潘鹏第一个下来的,手中还拿着把手枪。随后几辆车里下来了十来个人。
潘鹏身边站着一个表情严厉的大高个,潘鹏过来说:“王睿,这是咱们队长,高山,刚从省里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说说!”
我打量了一眼高山,一看就是那种杀伐果断,有勇有谋的干将。
现在人多了,我也不那么害怕了,就说道:“开门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味,打开门的时候就看到尸体躺在那里,姿势跟下午的时候一样!然后我就关了门赶紧出来,一直守在楼道里,没有人出来过……”
高山队长也是属于雷厉风行的那种人,听我说完就朝后面吩咐道:“警灯关了,车熄了,潘鹏,王睿,还有你们两个,跟我上去,其他几个封锁这栋楼!假如有突发事件,开枪!”
“是!”
究竟是重案组的,效率很快,就开始行动起来。潘鹏带着我们几个也上了楼,我预备掏钥匙的时候,潘鹏已经把房门给打开了,端着枪利索的开了灯,第一个闯了进去。
我紧跟在后后面,可是当我再次看向客厅的时候,却只发现客厅里摆了一个纸人,尸体根本不见了!
那纸人,就是乡下死人时候烧的那种。
我有些打怵,旁边的两个警察上前检验了一番说道:“报告队长,就是简单的扎的纸人。新来的,不会是看错了吧?”
这话里有话的,听得我差点就恼了。
潘鹏收起了枪,看着纸人蹙眉道:“这不是我的家的。”
高山队长也说:“王睿没有看错,房间里有***味。”
然后我们几个人开始侦查现场,发现房间里除了潘鹏的脚印谁的都没有,就连我脚印也只是停留在了门口,看来这是个反侦查意识很强的对手!
但是最可疑的是房间里的门窗都没有破坏的痕迹,就算凶手进的来,这么短短的功夫,他又是怎么出去的呢?我忽然想到了刚刚在楼道下面听到的开门声,难道就是凶手么?但是他没有下来……“天台!走,去天台!”我一直守在楼道,凶手要把尸体搬走绝对不是简单的事情,要么就藏进了这栋楼谁的家里,要么就放到了天台。
“你们两个,守在现场,我们走!”崇高队长一声令下,我和潘鹏立马朝天台跑过去。
潘鹏所住的这栋楼,上天台是需要爬手扶梯的,他带头第一个上去,我紧跟其后,可是当我到了天台的时候我停住了,天台的边缘处站着一个人,黑乎乎的,看不清。而潘鹏正拿着枪一步步的走向他。
这就是凶手么?看你往哪里跑!我顿时感觉心情很顺畅,心想,进入警队才多久,这个案子破的也真是够快的。
高山队长在后面也爬上来了,可是当我和潘鹏走到这个黑影旁边的时候,才发现这是竖的一根竹竿,竹竿外面披了一件跟城南死尸身上一样的,红色袍子,而且竹竿上套着一个圆顶礼帽。这个圆顶礼帽给我的感觉特殊的不舒适,就似乎凶手是在戏弄我们一样。而且古典的红袍子和现代的圆顶礼帽,视觉感官上的冲击让人很难受。
“操!”我被气的不行,拔过那个竹竿直接用膝盖给顶断掰两半了,刚想扔了那个圆顶礼帽的时候,后来到的高山队长却拉住了我的手,死死的攥着,攥的我生疼。我回头朝他看过去,发现高山队长双眼正盯着圆顶礼帽,眼神中竟然透着一种……惧怕?
我很不能理解他的眼神,潘鹏这时候叫了一声:“高队?”
高队长松开了我的手,眼神忽然变得严厉起来,瞪着潘鹏吼道:“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瞒着我?”
潘鹏直面高山队长,义正言辞的说:“我一开始也只是怀疑,没有真正的确认!”
“那你刚刚为什么不阻止他!”高山队长指着我,弄的我心里一阵莫名其妙。
潘鹏面色复杂,没有说话。
高山队长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但是似乎也不好发作,只对着我大声的叫了一句:“收队!”
我没看懂他和潘鹏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我手中的圆顶礼帽我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就拿着它预备一起下去。
但是后面的潘鹏却叫住了我,莫名的对我说:“对不起!”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知道他和高山队长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没好意思问,就说:“鹏哥,你这是干啥……”
“我本该阻止你的,但是我真的好想抓住他……”潘鹏这句话像是对我说的,也像是自言自语。我掏出烟给他点上,他却让我先回去吧,他想静一会儿。
我知道潘鹏心里一定有事,就识趣的离开了。可是当我到了楼下,几个老警察给看到我手里的圆顶礼帽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顿时变了……

小编点评

绝密案件(潘鹏王睿)强烈推荐,本书开篇很惊艳,不像一般小说那样简单粗陋,起落贯穿首尾,书名很点题。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