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九鼎记(林清滕青山)热门小说试读
九鼎记(林清滕青山)热门小说试读

九鼎记(林清滕青山)热门小说试读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3-26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武侠小说推荐:九鼎记出色在线阅读自禹皇五斧劈山,统一天下,划分九州,立九鼎后,这片大地便被称为九州。禹皇离世后,天下便纷争不断。千年后,一代天骄秦岭天帝横空出世,曾一掌令百丈宽的雁江江水断流,凭绝世武力,最终得以一统天下,可当秦岭天帝离世后,天下同样大乱,数千年来,没有再度统一过。而现代世界的一代形意宗师‘滕青山’却来到了这样的世界……

小说摘要

清幽的茶餐厅二楼。
柔和的音乐声如同涓涓细流,流过人的心田。茶餐厅二楼内客人并不算多,约莫着只有十数人,三三两两,都很自觉地小声谈论着各自话题。楼梯处忽然传来脚步声,令不少客人不由自主瞥一眼过去。
一名穿着牛仔裤、白色polo衫的马尾辫清纯少女和一名穿着紫色休闲服的身材高挑的齐耳短发***,并肩走了上来。
整个茶餐厅内不少人眼睛一亮!
“看,两个***!特殊那个穿紫色休闲装的,啧啧,我大学在苏州呆了四年,这刚回来,没想到我们这安宜县城竟然有这么一个大***。真是***啊,旁边那个虽然稚嫩些,可也清纯靓丽啊。”

九鼎记完整版阅读

“猴子,***再好也是别人的,别再做梦了。”
“嘿,哥,别打击我嘛。对了,那个身材高挑的,齐耳短发的女的,谁啊?我活了二十多年了,这绝对是我看过全部女人中排名前三的。那五官,那气质……真的动人心魄啊。”
“猴子,我告诉你,那位***名叫‘林清’,那可是一个大人物,背景深的很,前两天我们看到的那辆价值两百万的路虎,就是她的。单单在安宜县城,她名下就有一座酒店,两座茶楼。而在我们县城这点产业,只是人家名下产业的小部分而已。”
“这么厉害?”那绰号‘猴子’的青年,不由瞠目结舌。
安宜县城,只是江苏境内一个普通县城,两百万的路虎在小县城内,也的确是很扎眼。
“林小姐,你的房间我们预备好了,请随我来。”茶餐厅二楼的服务员,立即迎上去。
这两位***,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在不少人的注视下步入了包厢内,而后包厢房门关闭。
包厢内。
随意点了一壶茶,便让服务员退下了。
“林姐,这几天你可是天天来这,而且固定这个包厢。哈哈,你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马尾辫少女笑着瞥向窗外,在窗外对面便是一个儿童福利院。
儿童福利院的空地上,正有福利院的一些工作人员陪那些孤儿们玩耍。
“你这小妮子。”林清不由笑骂一声,不过林清还是时而透过窗户,朝下面的福利院看去,目光搜索片刻,似乎没发现想找的目标,有些遗憾。
“怪了,那福利院空地上,找不到滕青山他的人影呢,他今天怎么没来?他不知道我们林姐在这苦苦等他吗?”马尾辫少女故意感叹一声。
“好了,阿敏,别在这阴阳怪气的。”林清轻笑一声。
马尾辫女孩‘肖敏’点点头,随即迷惑道:“林姐,我总感觉这个滕青山很神秘啊。当初我们去大兴安岭自助游,那次林姐你遇险,那滕青山可是背着你这个大活人,走了近二十里山路啊。那可是山路!这滕青山的体力实在太可怕了。”
“他是很神秘。”林清也点头。
林清还清楚记得,当初和滕青山结识的情景。
那次,林清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前往东北,去大兴安岭探险旅游。作为资深驴友,林清他们一群人当然不会按照旅游区提供的安全线路前进,当时他们是雇佣了当地的村民为导游,去一些没对外公开的区域进行探险。
哪想……
罕有人迹的山林中,实在太过迷人。林清被一只罕见的鸟类所吸引,为了拍摄这只鸟类,不经意间竟然和大队伍分离了。等到林清惊醒过来,却怎么都找不到队伍了。
荒凉的山林内,手机根本没讯号,又无法和队伍联系。
这种情况下,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林清只能咬牙一个人走回去,可谁想路途中竟然碰到大兴安岭的偷猎者,这偷猎者见林清妆扮,就猜出大概了。
荒山野地,林清又是这么漂亮,见到林清,这群在大山中,好一段日子没碰女人们的的偷猎者们雄性荷尔蒙激增,没有多做犹豫,一个个立即动手。而林清性格很刚烈,拼命反抗。
可一个女人,和五个大男人斗,怎么斗得过?
林清自然被打的受伤,眼看着就要被欺侮,林清都快绝望的时候,独自一人在大兴安岭中闯荡的‘滕青山’出现了。滕青山闪电般出手,受伤的林清甚至于还没看清,那五个大汉便已经倒地昏迷了。
“哼……”回忆起当初的事情,林清忍不住低哼一声,脸上却是出现一丝笑脸。
“滕青山他当时竟然还想让我独自一人走回去,幸好,还不算太心狠。总算将我背回来了。”林清脑海中出现过一幕幕当初的场景,在滕青山的背上,就似乎漂浮的小船,回到了港湾。不管山路多坎坷,林清都感到心中宁静。
足足二十里路,还是坎坷的山路,滕青山就这么背着林清抵达目的地。
一般人走二十里山路都累的够呛,更别说背着大活人。而且还是在大兴安岭无人区那种地方。即使是优秀特种兵,恐怕也抗不住。
神秘青年‘滕青山’和林清二人大兴安岭分别后,林清本以为难以再见到滕青山,谁想在这安宜县城竟然又再碰到了。
“滕青山……”林清还沉浸在回忆中。
“咦,林姐,看,滕青山他出现了!”马尾辫女孩‘肖敏’的声音,让林清惊醒过来,不由转头,顺着窗户朝下面看去。
窗户的对面,便是一家福利院,全名‘华欣儿童福利院’,林清和肖敏透过窗户可以清楚看到福利院的操场空地。这个时候,一名穿着普通休闲装,戴着眼镜的短发青年正端着一个盛满了苹果的大脸盆,来到了空地上。
“哇,苹果!”
“吃苹果啦。”
“快排队,吃苹果了。”
“不要乱,你在我后面。排好队。”
原本在玩耍的孩子们立即围了过来,同时很自觉地排成了两个小队。
华欣儿童福利院,天天上午会给这些孤儿们一人一杯牛奶,而下午则是水果一个。这些孤儿们平时也没什么零食,所以下午的水果就格外吸引他们。
“谢谢滕叔叔。”
这些可爱的孩子,拿到红通通的苹果后,都很乖巧的喊一声。
那短发青年听了,脸上也不由出现笑脸,手中则是不停发放着水果。
……
茶餐厅包厢内,林清和肖敏二人正透过窗户观看着短发青年发放水果。
“林姐,你看滕青山那家伙笑的多喜悦,看来,他是很喜欢小孩子啊。”肖敏感叹着说道。
“他是很喜欢小孩子,否则也不会来这福利院当免费义工了。”林清目光完全凝聚在下方短发青年‘滕青山’身上,滕青山对待孤儿们那真挚的笑脸,完全吸引了她,“肖敏,我忽然想到要去做一件事。”
“做什么事?”肖敏眼睛一亮。
林清感叹一声:“华欣老太太,靠一人之力,维持着这所福利院近三十年,很值得钦佩……我预备捐款一百万,这样,你去和福利院的人接触一下。”
如今已经年过八十的华欣老太太,正是华欣儿童福利院的院长。
“这可是好事。”肖敏大喜。
……
此刻短发青年‘滕青山’也正不断发放着苹果,大部分孩子已经领到,都开始大口地吃了起来。
“这么小。”一个略微卷发的孩童看看手里的苹果,又看看别人手里的苹果,发现自己的小了一号。这福利院购买苹果,当然不可能每个都一样大。所以孩子们拿着的水果也不会一样大。
可小孩子喜欢比!似乎……略微小一点,自己就吃亏一样。
“哥,我的水果最小呢。你的水果比我大多了,都快抵上我两个了。”这卷发孩童和旁边另外一个显得壮硕的孩童说道。
“嗯,我今天肚子不太***,这么大的,我也吃不下,跟你换吧。”这壮硕孩童笑着道,卷发孩童乌溜溜的眼睛一亮,连道:“真的?”嘴上这么说,可目光却是落在了他哥手中那一个大个的苹果上了。
“这还有假?”壮硕孩童一笑,便拿过弟弟手中的苹果,将自己的大苹果递过去。
而此刻滕青山已经发放完毕,刚好见到了这一幕。
“这兄弟俩……”滕青山目光飘渺起来,脑海中不由出现了极为悠久前的一幕场景——那是很久以前的一次年三十。
外面雪花纷飞,鞭炮声不断响起,而一所空旷房子内,一大群孩子们也都欢呼地围着一位看似六十岁左右的老奶奶。
“大家都有,都有,一个个来。”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慈爱地看着这一群孩子,向每一个孩子发了三块***奶糖。在那个遥远的年代,穷苦的年代,过年能有***奶糖,算是不错了。
“谢谢奶奶。”
一群孩子们欢呼着,一个个激动地接过奶糖。
他们都是一年半载没尝过奶糖了,这时候,哪还忍得住,一个个喜悦的吃着,还激动地说着。
“哥。”一个穿着缝着补丁破旧棉袄的孩童,抿着嘴,看着自己大哥。
“怎么了?青河?”旁边一身高略高一些,穿着同样俭朴的孩童,迷惑看过来。
“我,我的奶糖吃完了。太好吃了……这才一会儿,我就吃完了。”说着,这个叫‘青河’的孩童看着其他孩子们还在慢慢的吃,谗地都快流口水了。那略高一些的孩童,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两块***奶糖。
“嗯,青河,拿去吃。”略高一些的孩童说道。
“哥,你不吃?”青河有些犹豫。
“我牙疼。”略高一些的孩童笑道,“刚吃了一块,就疼的难受了。给你吧。对了,记住……吃糖可不要咬碎,像你那样咬碎嚼着吃,别人一块没吃掉,你三块都吃掉了。”
“嗯,知道,哥。哥对我最好了。”这青河嘻嘻一笑,“不过,这两块,我和哥一人一块吧。”
略高一些的孩童,低头看看,显然他也只是孩子,忍不住奶糖的***,点点头:“嗯,我们一人一块。”
……
“一人一块。”滕青山低声喃喃道,“青河,二十二年了,都已经二十二年了。”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响起,滕青山掉头看去。只见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正在一位妇女的陪护下,朝这走来。
“院长奶奶!”
“院长奶奶好!”
一大群孤儿们立即兴奋地喊了起来,而这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喜悦地似乎笑开花一样。
“院长奶奶。”滕青山一怔,眼前这位院长奶奶,似乎很记忆中,那位照顾着他和弟弟的老奶奶合二为一,“二十二年了,奶奶她今年也应该八十三岁了。”滕青山激动地身体都略微发颤。
但是一瞬间,他激动地情绪收敛,恢复了平静。
“院长,这小伙子叫滕青山,是主动来我们这当免费义工的,已经来这六天了,他非常勤快,很聪明的一个小伙子。”那妇女笑着说道。
“哦,滕青山?”这年过八十,满头银发的老奶奶笑吟吟看着滕青山。
“青山,你帮照顾一下院长,我去食堂预备一下孩子们的晚餐。”这妇女笑道。
“放心吧,刘姨。”滕青山笑道。
“院长,我就先走了。”这妇女和院长说了一声,而滕青山则是非常自然地上前,帮助搀扶院长奶奶。这位老太太看了看滕青山,慈爱地笑道:“青山,你今年二十三吧,我看过你那份简历。”
“对,我刚大学毕业。”滕青山点头道。
“一看青山你细皮***的,明显是没干过重活。这几天,在我这受苦了吧。”院长奶奶笑着说道。
“没有,我做的挺喜悦的。”滕青山扶着院长,微笑说道。
院长奶奶感叹道:“实话说,青山,看到你,我感到很亲切。忍不住想到很久以前,这孤儿院内的一个孤儿,那还是八几年吧,那时候孤儿院条件很差,也就我以及我大女儿两个人照顾孩子们,那时候,孤儿院的孩子中有一对亲兄弟,一个叫青山,一个叫青河。这名字还是我给他们起的。你也叫青山……这还真是缘分。”
滕青山心头一颤,却点头:“嗯,是缘分。”
“不过,青山被人收养,离开孤儿院已经二十二年了。今天也该二十九了,比你可大多了,说不定都结婚生子了。”院长奶奶感叹道,“那可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也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了,我这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假如能再见到青山这孩子一面,就好了。”
滕青山忍不住心头一颤:“相信院长奶奶你一定会如愿的。”
青山、青河那一对兄弟,刚出生后不久,就被人遗弃在孤儿院门口。当初,这位院长‘华欣’也刚开这孤儿院。青山、青河可以说是最早一批的孤儿了。而且,院长‘华欣奶奶’辛辛劳苦,将这一对兄弟,慢慢养大。感情当然也很深。
……
林清和肖敏,观看着在福利院中的滕青山,滕青山先是陪着院长奶奶,后来,也是陪着孩子们玩耍。从头到尾,没有一丝不耐烦。那些孩子们显然也非常喜欢这位‘滕叔叔’。随后,滕青山送孩子们去食堂吃晚饭。
“林姐,他出来了。”肖敏立即说道。
只见滕青山从孤儿院大门走出来,林清立即透过窗户喊道:“滕青山!”
滕青山这才抬头。
“上来坐坐。”林清笑着说道,她很清楚,滕青山一定是在食堂吃过晚饭了,因为……她前几天已经邀请过滕青山几次,滕青山也只是两次过来和她聊聊罢了。
滕青山笑着摇头:“不了,我今天还有事,以后有时间再聚聚吧。”
“那这样也好。”林清有些失望,可还是笑着说道。
林清和肖敏就这么的目送着滕青山离去。
“林姐,这滕青山还真是不给面子。林姐你这个大***亲自邀请他,他都不答应。”肖敏笑道。
“好了,走吧,去我那吃晚饭吧。”林清站了起来,和肖敏一道离开了这家茶餐厅。
*******
安宜县城城郊的一处农家院子内。
空旷的院内,赤着上身的滕青山却没戴眼镜,戴着眼镜的滕青山温顺谦逊,可除掉眼镜,却显得沉稳坚毅。
此刻的滕青山,赤裸着上半身,正站着形意三体式。
含胸拔背,手掌成虎爪之形,脚心空如同行走于泥地。滕青山整个人站在那,就给人一种一座高山横在那的感觉,无论是前进,侧身,还是劈拳,都让人精神上感觉到无可撼动。
“呼!”“呼!”
空气中传来劲风声。
而一旦蓄势,则宁静如一座钟鼎。
左脚如铁犁耕地,右脚则猛然一蹬,右拳顺势迸出,整个人如同一张弯到极限的大弓,而那右拳则是如同利箭崩射。
“噗!”
一股气爆声凭空产生,院落内甚至于凭空产生一股劲风。
形意三体式,转五行拳之‘崩拳’,如行云流水,无一丝勉强,威力之大,更是产生气爆。
假如社会上那些学习武术的人,见到这一幕,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滕青山整个人开始在院落内闪转腾挪,以形意三体式为本,时而转化为五行拳,很明显,滕青山在五行拳的‘炮拳’上成果最高。
“呼。”
身形一转,滕青山又恢复为形意三体式的预备式,缓缓呼出一口气。
心静如水,宛如那一波不起的湖面,自然清楚感应到全身各处情况,大到五脏六腑,小到全身每一处肌肉、皮肤毛发。不过距离传说中的‘内视’,还差很多。
“虽然只差最后一步,可这一步却如天堑,难以逾越,假如能在有生之年,踏入宗师境界,死而无憾。”滕青山忍不住感叹一声。
朝闻道,夕死可矣!
形意拳作为三大内家拳术之一,历史上达到宗师境界的也有一些,不过现代社会,能达到宗师境界的,那已然是极少极少。
“这地面太不坚固,根本无法放开手施展一番。”滕青山观看一下地面,这水泥地面已经有一些裂缝了。这还是他滕青山根本没施展全力,仅仅练习的情况。若是和强者大战,这水泥地怕是要完全崩裂。
随后,滕青山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呼吸微弱到几不可闻,心静如止水。
精神无限放松。
“哗哗~~”那微弱到极致的,如同潺潺流水的体内血管血液流动的声音,还有心脏跳动的声音,都那般清楚可闻。
时间缓缓流逝,很快便到深夜时分。
滕青山依旧盘膝静坐在院落内,而此刻,院外的乡间水泥路上,全身黑色衣服的精瘦男子正低声对着领口说话:“灰鹰,我已经抵达疑似目标所在处。”随后,这精瘦男子略微平静一下情绪。
便悄然地靠近,脚步轻盈,不发出一丝声音。
双手悄然抓住院落院墙,十指略微***,一抓一撑,整个人仿佛狸猫一样跳了***,双手双脚一起落地,发出的声音微弱到极致。
黑衣男子立即朝四处看去,陡然,他发现了庭院中心盘膝而坐的模糊人影,不由吓得一跳。
“你们还是追来了。”那盘膝静坐的人双眸陡然睁开。
“逃!”黑衣男子脸色一变,没有丝毫犹豫。
黑衣男子很明白,假如偷袭暗杀,他或许还有希望,可现在对方发现他,按照情报中内容介绍,他根本没有一丝希望。
“嗖。”黑衣男子暴退,当即身影倒翻,便要跃出院子。
“轰!”
在黑衣男子视线内,只感觉那盘膝而坐的身影陡然暴起,整个水泥地面猛然一震,龟裂了开来,那人影如同一只暴怒的老虎,瞬间便越过七八米距离,扑了过来。惊恐的黑衣男子甚至于还未来得及取出自己的武器。
“噗哧!”黑衣男子只感觉喉咙一阵剧痛。
“嗬~~,嗬~~”黑衣男子想说话,却无法说出来,随即头颅无力垂下,已然死去。
滕青山一把撕裂开黑衣男子的袖子,鲜血涂抹在那黑衣男子手臂,手臂上出现出类似‘纹身’的复杂编码,以滕青山惊人目力,虽然只有一丝微弱月光,依旧看地清楚,滕青山脸色微微一变:“为了我,他们竟然舍得耗费这么大代价,请‘黑暗之手’组织的人追查我的踪迹。”
“行踪已经泄漏,这安宜县城不能再呆。”
滕青山当即返身进入屋内,换了一身衣服,便背上背包,在这黑夜中悄然离开了安宜县城。

九鼎记完整章节阅读

滕青山仅仅离开片刻,两辆破旧的桑塔纳汽车就开到了离院落不远处。
第一辆车内一共三个人,后排坐着一个虎背熊腰的黑衣壮汉,他单手拿着一红外线热成像仪,仔细观看了一番,当即低声道:“各位,院落内应该没人,出发!”
顿时,两辆车内出来六个人,五个黄种人,一个白种人。
“希望那家伙真的不在。”为首的黑衣壮汉低声道。
“假如真的在,我们去多少死多少。”那白种人低声道,虽然这一小队人马忐忑不安,可是组织的命令他们不敢违抗,还是硬着头皮,分从院墙各处,分散着跃入其中,仅仅片刻,便将整个院落搜查了一遍。
那为首的黑衣壮汉表情轻松:“目标已经逃走,只剩下‘小四’的尸体。现在已经确定目标就在安宜县城四周区域!我们的任务完成,可以回去休息了,对了,将小四尸体带走,四周处理干净。”
这种事情他们做起来,那是非常熟练。
******
位于意大利北部的亚得里亚海海滨城市‘水城’威尼斯,拥有着古老的历史,曾经它握有整个欧洲最强权势,时至今日,这座古老的城市依旧有着诸多在十四五世纪就存在的古老建筑。
在威尼斯,有一座通体砖红色的古堡建筑,耸立了数百年。
这一座古堡建筑,被称之为‘红堡’,又被称为‘血堡’,正是欧洲古老的‘雷德梅因’家族的祖屋,即使雷德梅因家族势力遍布整个西方,可这‘红堡’依旧是雷德梅因家族最高权力中心。
红堡内,一间阴暗的厅内。
厅的墙壁上悬挂着一面巨型液晶屏幕,屏幕上正有着一副地图,在厅内一名棕红色短发的青年以及一名银发老者。
“少爷,黑暗之手组织已经传来消息,‘狼’出现在东方古老国度的江苏境内安宜县城区域。我已经将这消息,告诉死亡镰刀组织。”银发老者恭敬说道。
棕红色短发青年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阴冷,低沉道:“狼的存在,是我们雷德梅因家族的耻辱!我现在要的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以最快的速度,将狼杀死!必须在父亲知道之前,解决这一切。”
“是,少爷。”银发老者点头道。
就在这时候,脚步声响起。
棕红色短发青年脸色一变,只见一名同样棕红色短发的面容冷漠的大胡子中年人走了进来。
“父亲!”棕红色短发青年立即躬身。
“族长。”那银发老者也立即躬身。
雷德梅因家族直系子弟,都是棕红色头发,这位大胡子中年人便是雷德梅因家族最高权力的执掌者——亚历山大&雷德梅因。亚历山大冷冽的目光扫向自己的儿子:“安布罗斯,我的孩子,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父亲,我,我是想尽快解决。”这红发青年低垂着脑袋。
“尽快解决?我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你的能力!假如不是这次我的朋友向我谈起这一件事情,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亚历山大冷哼一声道,“直到现在,我依旧无法相信那消息。安布罗斯,你从头到尾,将事情经过详具体细说清楚。”
这位家族直系子弟‘安布罗斯’抬起头,走到一侧电脑前。
“父亲,这次事情的发生,主要牵涉到一名代号‘狼’的杀手。”说着,他敲击着键盘,顿时在大厅墙壁巨型液晶屏幕上出现了众多图像,以及大量的文字内容介绍。
“二十二年前,我们家族控制的两大杀手组织之一的red组织,在全世界范围内收集了360名身体素质不错的孩童,其中就有‘狼’,按照资料记载,狼,他是华人,当年年仅七岁。在我们组织的第一轮筛选中,360名孩童活下来113人,他是其中之一。”
亚历山大观看着那屏幕上描述。
杀手组织每年都要吸纳新鲜血液,而且这筛选是极为残酷的,不是生就是死,没第三条路。
“活下来的113名孩童,后来被送往西伯利亚练习营,进行生死练习,三年后,幸存38名,他依旧是其中之一,被正式授予代号——狼!”
“这38名候选者,被送往滕老先生那,滕老先生只收了四人成为他的徒弟,其中就有狼。六年后,狼十六岁,回归我red组织,在往后的十二年内,狼和猫,是我red组织最强四大杀手之二,这二人完成了诸多任务。”
“就在去年圣诞,一项价值三亿美金的ss级任务送到我面前。”这位红发青年‘安布罗斯’低沉道,“red组织已经二十年没有完成ss级别任务了,为了三亿美金奖励,也为了重振red组织声名,我接下了这一个任务。”
“我的孩子,你,比护崽子的母狼还疯狂。”亚历山大不由冷哼道。
这ss级别任务,乃是黑暗世界最高等级任务,根本不在red组织承受范围能力之内,即使能完成,那代价也将极为高昂。
“我让red组织的八名高层,好好计划,他们耗费很多心血,最终以‘狼和猫’这一对杀手为诱饵,成功完成任务!”
红发青年坚定道:“在我看来,狼和猫,都只是A级杀手,他们终其一生最多为我们组织带来一两亿美金收入。这一次牺牲他们,不但一次性得到三亿美金。而且也能重振red组织威名,为什么不做?”
“哼。”亚历山大冷笑一声,“可结果,却很糟糕。”
“是的,父亲。”红发青年摇头叹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甚至于我都没敢想过……这极为优秀的杀手‘狼’,在这么多年的任务中,竟然还躲藏着实力!!!”
红发青年不由深吸一口气。
“他的实力,远远不止A级!”
“那一次任务过程中,组织瞒着他二人,让他二人当诱饵送死。‘猫’死了,可是他‘狼’还活着,在他最佳搭档‘猫’死后,狼发起了疯狂的报复!他独自一人杀到了red组织总部。”
亚历山大听了也不由脸色一变。
独自一人杀向一个杀手组织总部,这是何等的疯狂?连这位古老家族最高全力的执掌者,都赞叹那杀手的疯狂。
“red组织总部,这狼生活了十二年,凭借着对组织的熟悉,他悄然潜入其中。2名A级杀手,52名B级杀手,竟然在悄无声息中,不知不觉中,就被他杀了近半,并且杀死了red组织的高层八人中的七个。”
“待得组织惊醒过来,开始围攻‘狼’的时候,狼却展露了可怕的实力,一人独战两名A级杀手,他实力远超A级,很快便杀死这二人,并且将最后一名高层治理人员杀死。后来与二十余名B级杀手群战,一人战这么多人,凭借飞刀特技,竟然不可思议的获胜了。或许他受伤了,可是,red组织的A级和B级杀手,已经被屠戮一空。”
那亚历山大脸色大变。
“一人群战二十多名B级杀手?”亚历山大不敢相信。
一人和两名A级杀手战斗获胜,亚历山大倒不太吃惊。可是一个人和二十多B级别杀手战斗还获胜。那可就不可思议了!究竟双拳难敌四手,二十多厉害人物围攻一个,不太可能输掉。
“他最起码是s级杀手!或者更强!”亚历山大做出如此判定。
“是的,黑暗世界已经将‘狼’的等级调整为s级,全世界范围内s级杀手,包括狼,也仅仅才五十二名。”红发青年‘安布罗斯’有些叹息,“早知道他这么厉害,我怎么可能那么做。一个s级杀手,就是十亿美金我也不换。”
A级别杀手可以培训。
可s级杀手,全世界范围内平均一亿人中才一个。当然,不包括一些隐世的超级强者。但是也可见其珍贵程度。Red组织已经数十年没有s级杀手坐镇了。拥有s级别杀手,和没有s级别杀手,那差别可太大了。
“red组织总部在俄罗斯西伯利亚,在报复成功后,狼他当即开始逃亡,我自然也是在黑暗世界发动任务,开始追杀他。”
“可是,这狼真的很强。”
“从俄罗斯,一路逃窜。后又通过中俄边界,逃入东方古老国度的黑龙江省,至于后来,我们再也找不到他的踪迹。在遍布华人的东方古老国度,要找一个华人,难度很大。而不久前,‘黑暗之手’组织,终于发现‘狼’他出现在了江苏省境内的一县城内。”
一口气说下来,红发青年‘安布罗斯’脸色也有些难看。
“这是一个优秀的杀手,原本将会是我雷德梅因家族最强的獠牙。”亚历山大感叹一声,听过那杀手经历,他也有些钦佩那个叫‘狼’的杀手了,“不过,我雷德梅因家族麾下的杀手组织,竟然会因为内部叛徒,导致整个组织覆灭。这是黑暗世界最大的笑话!百年来,黑暗世界没有发生过第二起!”
红发青年‘安布罗斯’也低下头颅。
这的确是耻辱!
一个强大组织,竟然会因为叛徒报复,而整个覆灭。这简直不可思议。雷德梅因家族,一个传承了数百年的古老家族,丢不起这人!
“杀死他!没有人可以挑衅我雷德梅因家族还活着!”亚历山大声音低沉,却似蕴含着无尽怒火。

小编今天点评

九鼎记(林清滕青山)热门小说试读,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似乎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