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鬼门棺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袁东)
鬼门棺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袁东)

鬼门棺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袁东)

小说分类: 灵异恐怖时间: 2019-04-05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一部最火的灵异恐怖小说——by苗棋淼用文字的形式讲述了袁东的故事,鬼门棺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袁东)出色内容共享给大家:我第一次觉得我爷有事儿瞒着我,是因为我打开了他藏在房梁上的东西。那天,我想找几个压梁用的大钱儿,找卖糖人儿的换糖吃,就搬了把凳子摞在桌子上,三下五除二地爬到了棚顶上。

鬼门棺在线阅读小说内容介绍

跟鬼魂打交道的人里,有一类叫做杂门,这类人走的是野路子,算命占卦,风水,灵符,跳大神样样都会一点,样样都学不精。上面没有师门,下面没有帮手,谁都瞧不起。 我就是杂门的传人,可我却把术道折腾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直到我想金盆洗手的时候,才发现我自己身上藏着一个惊天之谜……

鬼门棺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回头村”是这个意思?
再往前去没路了,村子后面又是什么地方?
两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飞快转过之后,袁东已经开口道:“我说,你这老爷子也真是……我们进村之后,不往别的地方去行了吧……”
袁东还要说什么的时候,他身边那人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我看得出来,提示袁东那人的功夫不弱,不是正牌的江湖人,就是当过兵的高手。
袁东往我们这边看过来时,***一笑:“你们也来了?你们东家哪儿去了?是不是丢了?”
我冷声道:“丢没丢跟你没关系。”
“谁说没关?”袁东倒背着手走了过来:“东家都没了,你们还做个***生意?赶紧磕头认错,我好走人。”
我盯着对方,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东家是丢了,但是,你敢走吗?”
“有什么不敢?你说这干嘛?”袁东显然是没想到我会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顿时懵了:“你想说什么?”
我故意眯着眼睛看向了袁东:“你带镜子和阴阳水了吗?要是没有,我借你一点,赶紧看看自己眉心上怎么样了,别做了冤死鬼,自己都不知道。”
“放你妈屁!”袁东伸手就想抓我衣领,他的手还没过来,我的猎枪就已经顶在了他的肚子上:“你动啊!这荒山老林的,我把你弄死了,往山沟里一扔,你家人想哭都找不着尸首。”
袁东被我给吓住了:“你别乱来!别忘了道上的规矩。”
我伸手往袁东脸上拍了拍:“老子一言九鼎,输了肯定认账,但是在我没输之前,你最好别叽叽歪歪!听明白了?”
我话一说完,把枪收了回来,走到老头眼前:“老爷子,我想进村,你看行吗?”
老头看了看我别在腰里的猎枪:“行,只要你们自己不后悔就行。村里有的是空房子,自己找地方住。”
老头说完,背着手走了。
我走进村子之后才发现,这个村子比我们在外面看到的要大得多,整个村子是呈倒三角形排列在山上的,我们走进来的地方正好是其中一角,从村口往前都是下坡,所以我们才看不见后面的房子。
我找了一间靠近村口的空屋住了***,宗小毛才开口道:“平哥,我怎么觉着这村子不对劲儿啊!哪有往山坡子底下盖房子的,就算修坟也没有这么个修法吧?”
依山而建的村子,都是越往后越高,最后一家差不多能到半山腰上。这么盖房子,才不会被前面的人家遮住光线。反过来的话,住下面的人家,不但常年见不到阳光,遇上雨季,屋里还会积水,别说是住人了,就算是当仓库用都不行。
回头村却偏偏反其道而行,最大的一间院子甚至修在了山沟子里。先不说雨季会不会被淹掉半截,在东北这样半年冬季的地方,只要有场大雪,就能把房子埋过顶。这绝不是符合常理的做法。
我站在窗口往下面的大宅上看了一会儿,才说道:“你不觉得这个村子太静了吗?”
“啊?”宗小毛这才反应过来。从我们进村开始就没闻声半点声音。按理说,乡下人家都会养些鸡鸭鹅狗,就算现在是半夜,你路过别人家院子,里面的狗也会叫。
我们一路走过来,别说狗叫,就连蛐蛐的声音都没闻声,整个村子比坟场还静,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压抑。
宗小毛咕噜咽了下口水:“平哥……”
我知道宗小毛下意识地想说“咱们走吧”,可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给憋了回去。姚洛妍丢了,我们想走都走不了,除非我们真打算去给袁东磕头,或者直接跑路。
我转了身:“你说,袁东为什么会过来?”
宗小毛不以为然道:“抢生意呗!他还能为啥?”
“不对!”我摇了摇手指:“从咱们跟袁东打过的这几次交道上看,袁东怕死,也喜欢取巧。按照他一贯的做法,他应该是想办法在路上坏了我们的生意,而不是抢先过来。”
我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要是我没猜错,袁东也被缠住了,而且,比我们还惨,要不然,他不会往返头村。”
“你怎么知道?”宗小毛显然不相信我的说法。
“是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我静静推开门,一闪身躲到了门外,猫着腰快速溜到袁东寄宿的那家门口,伸手往门上敲了两下。
我这边刚把手放下,就闻声头上传来哆的一声响。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侧身。等我贴着门框蹲下来,一道白光已经穿过木门,从我身边飞了过去。
等到那道白色的光影落地,我才看见,从屋里射出来的东西是一支弩箭,屋里应该有人拿着十字弩。
我背靠着墙壁开口道:“姓袁的,你不是没事儿吗,何必这么紧张呢?咱们见面谈谈怎么样?”
“谁他么……”袁东话说到一半儿,又改了口:“行,你进来吧!”
我向宗小毛那边招了招手,他和程佳佳才一起赶了过来。等我们三个进门,头一眼看见的就是一支点在桌子上的烛台,袁东他们几个看似围着桌子坐了一圈,实际上早就各自抢占了有利进攻的位置。
袁东身边那个人盯着我们几个身前身后看了好半天,才给同伴打了个眼色。那人走到我们身边时,出其不意地往我脸上吹了口气。
我直觉一阵热风从我脸上刮了过去之后,那人才抱拳道:“非常时期,我们得小心谨慎,抱歉了。”
“可以理解!”
“迎面一口气”是验证来者是人是鬼最简单的办法。对方在往我们身上吹气之前,嘴里应该含了什么东西,或者说他本来就阳气旺盛,一口阳气喷过来,假如我们是鬼,肯定会在阳气的冲撞下倒退几步,或者干脆就飘起来。
袁东看我们几个没事儿,才伸手虚引了一下:“坐。我给大伙儿内容介绍一下,这位是韩千山,韩大师,这几位都是他的助手。这两个就是跟我打赌的人,一个叫大狗子,一个叫二傻子。”
袁东不是不知道我和宗小毛的真名,但是在荒山野地、鬼神出没的地方,最忌讳的就是直接喊出真名来。韩千山的名字应该也是假的。
我也没在意袁东怎么内容介绍,礼貌性地向韩千山拱了拱手之后,开门见山地说道:“刚才我一敲门,你们就动了家伙,是不是也遇上了……”
我话没说完,袁东就狠狠地瞪了我一眼,那意思似乎是说:别乱说!
韩千山点头道:“确实遇上了。你们呢?”
“也一样!”我也没有刻意隐瞒。
袁东一下乐了:“你的东家真丢了?赶紧的……”
我看着袁东,冷笑道:“我真他么怀疑你是不是江湖人,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斗这口气。我可以摆明了告诉你,现在胜败未分,想让我磕头,门都没有。你要是非要在这个时候挑事,我不介意陪你玩玩。”
“你……”袁东一拍桌子就想站起来,却被韩千山强行按了下去:“这位小兄弟说得对。我们既然遇上了一样的事儿,就该同舟共济。假如现在非要跟他分个你死我活,那你们两个就出去解决完再回来。”
袁东看了对方四五秒钟,才长叹一声坐了下来:“你们接着说吧!”
我伸手从背包里掏出一摞子灵符:“转圈贴上吧!说话就得说清,遮遮掩掩的说不定会有误会。”
韩千山点了点头:“挂一圈铃。”
韩千山的两个助手走了上来,一个拿着我手上的灵符沿着屋子贴了一圈,另外一个在屋子四面拉起了一圈红绳,绳子上每隔一尺左右就捆上一只铃铛。
铜铃是术道上用来预警的东西,只要有阴气逼近,铜铃就会无风自动,屋里的人自然会有所预备。我的灵符也差不多,除了示警,并没有任何杀伤力。
这并不是我们在留手,而是术道中人一贯如此。术士跟鬼神精怪之间虽然对立,但是也保持着一定的分寸,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一般不会主动招惹对方,免得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就像我们现在的情况,假如确定要跟四周的鬼神动手,我们肯定会先发制敌,但是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回头村里有什么名堂,直接挂上杀伤性的符咒,就等于向对方宣战,并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韩千山的助手预备好之后,才向我点了点头。我把自己从赶集开始的经历具体讲了一遍,韩千山越听,眉头皱得越紧,直到听完之后,才说道:“这么说,你们也是被引过来的?”
我眉头一扬道:“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袁东说道:“小姚在俱乐部的时候就说过她朋友的事儿。我找人打听过回头村,但是一直也没找到回头村的位置,所以才想出了骗她放弃生意的歪招。”
“被你们拆穿之后,我知道这招不好使了,就想先一步查到回头村,然后再拿具体的地点作为筹码,跟你们讲条件!”

鬼门棺(袁东)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袁东说道:“我在出发之前,也通过关系找过回头村,但是没找到。我就找了一个文史办退休的老人儿,那人号称活地图,全市就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
“等我找到那个人的时候,他却给我讲了一个……”袁东说到这儿的时候,特意看看门口,见那边没有什么动静,才压低了声音道:“他给我讲了一个阴天来的故事。”
我找到活地图那天,天色已经很晚了,活地图就坐在家里,似乎是专门等着我们过去。我进门就觉得希奇,他家挡着黑布的窗帘,屋里除了灯光,一点光线都透不进来。晚上还能好点,要是白天,就跟暗室没什么区别。
我问活地图:知不知道回头村在哪儿?
活地图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你找回头村干嘛?不知道***去不得吗?
我问他:怎么去不得?
活地图沉默了好半天,才说:回头村里有阴天来。
他说,他一开始听到阴天来的事儿,还以为那是大人恐吓小孩的东西,没想到,他自己也遇上了……
十多年前,他和地名办的几个同事给地名划界的时候,曾经去过一次回头村,那里有个人给他们讲过阴天来的故事,当时他们谁都没相信,可是当天晚上就有人敲了他们的院子门。
那时候,他的一个同事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我去看看是不是阴天来过来了。”
那人走到门口之后,直接推门走了出去,他前脚刚出了大门,房门就砰的一声关了起来。
活地图当时就坐在正对大门的位置上,他说自己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人推门的时候,门边上伸出来一只手,抓住他同事的手腕,硬把他给拉了出去。
活地图觉得事情不对,就带着人往门口赶,等他们到了门口时,大门又响了起来。活地图猛地一开门,就看见他同事站在门口,腰板子挺得笔直,脑袋微微往上扬,一只手垂在身边,另外一只手却举在半空上,一下一下地往前挥动,就像是没看见他们已经打开门了。
旁边的人刚想喊他,就被活地图给拦住了。他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觉得那同事身后藏着东西,还是试探地问了一句:“于子,你怎么了?你身后是啥?”
他那同事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是鬼!”
活地图吓得打了个激灵:“你说什么?大半夜的你别开玩笑!”
那人开口道:“你们没看见他的胳膊吗,就缠在我脖子上。”
活地图他们这才看清,那同事的脖子上就像是缠了一条黑色围脖,从他脖子右面揽过来,一直绕到左边。活地图说他当时想要往同事身后看一眼。
那个同事却说:“别看!看了你们马上就死,不看说不定还能多活两天。”
活地图吓得全身发冷:“于子,开玩笑差不多就行,别过分了……”
“他是阴天来!”那同事说:“你们不该开门,开门他就看见你们了,被他看见的人,谁都跑不了。”
那同事话刚说完,大门就碰的一下关上了。直到现在,活地图都没弄清当时那大门是怎么关上的。有人说是被风吹的,有人说是看见那同事身后伸出来一只脚踹的门。
活地图他们吓得站了好半天,才有人提议拿手电往外找找。可是他们的手电全都打不开,外面又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他们最后谁都没敢出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才找出门儿。更怪的事情却发生了,整个回头村里的人全都没了,家家大门都是上了锁的,隔着窗户也看不见屋里有人,全村人就像在一夜之间消失了一样。
他们沿着大道找了半天,才看见昨晚上那个同事吊死在了村口的大树上。他的两只手就像昨晚一样垂在身边,脑袋还是那么半仰着,整个人都在空中一来一回的打转儿,就是不让人看见他后背。
活地图说,他站在大树底下的时候,总觉那个同事的眼珠子在往下转,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几个。
他们当时吓坏了,连滚带爬地出了村子,跑到四周的派出所报了警。可是,等警察过来的时候,村里人又都回来了,他们的那个同事却不知去向。村里人一口咬定,从来没见过那个吊死的同事。
警察在山上搜索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同事的尸首。本来他们还打算继续上报,后来,有个老警察出面跟他谈了很久,意思说,这种事情没法儿上报,因为他们说的太玄了,上面没有人会相信,还不如息事宁人,报失踪算了。
活地图觉得那个警察说的没错。就算那个同事的尸首找到了,最后也可能被认定为***,家里就得人财两空,什么都得不着。
假如按失踪上报,还能申请工亡待遇,家属能得到一笔补偿。最后他们几个人一商量,为了多年的同事,也为了给自己少找点麻烦,就统一口径,按失踪上报了那人的死因。
活地图本来以为这件事儿就这么完了,谁知道,那之后每到阴天或者半夜,总会有人来敲门,而且,敲门声只有他一个人能闻声。
谁都以为他精神失常了,老婆跟他离婚之后,带着孩子回了娘家,他自己哪也不敢去,一到晚上就把门锁死,说什么都不肯出门。甚至他父亲病危时,他弟弟在外面使劲儿砸门,让他去医院,他都不敢开门,连自己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那之后,谁都觉得他不正常,渐渐的也没有人再跟他说话了。
他就这么一个人活了十多年。
袁东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我插口道:“你没问问他找没找过术士吗?”
“问了!”袁东点着头道:“他确实找过人,而且对方身手还不低,可惜没用,对方连什么东西缠着他都没弄清楚。渐渐的,他也就不信有人能帮他了。”
我一皱眉头:“那其他几个人呢?”
“这个问题我也问过。他说都死了。”
袁东道:“我记得清清楚楚,我问完之后,活地图就站了起来,走到墙上的一张合影前面,指着合影说,那是他在回头村跟那几个同事的合影,上面的六个人,除了他自己,都已经死光了。”
韩千山道:“我特意看过那张合影,上面的人都不是短命相,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沾着大凶之气,面相上都有横死的预兆。”
“嗯?”我本来想问他,从一张照片上就能看出大凶之气,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袁东点了一根烟,像是要定神儿似的狠抽了一口:
那时候,我心里有些没底儿。这种事儿,就算是术士也少沾为妙。我本来打算想别的办法抢生意,没想到,活地图忽然一回身,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有人敲门,有人敲门!你们闻声没有?”
我当时什么都没闻声,活地图却抖得像是打摆子一样:“又来了,又来找我了……今天是不是阴天,是不是阴天?”
我刚说了一声“不是”,就闻声大门被敲得砰砰直响。当时,我们几个一起看向了门口。
韩大师拿着一把香炉灰撒在地上,香炉灰刚一落地,就像是被风吹了一样,顺着门缝掀起来一股青烟,香灰一圈一圈的往外面扩。
我虽然不是术士,但是多少也知道一点这里面的门道。香炉灰撒地,一个是看有没有鬼进门,鬼魂踩到香灰,就会留下脚印;另外一个就是看看门外面的是人是鬼,鬼魂带风,阴风进门,肯定能把香灰吹起来。
香灰被吹出去那么远,门外面的肯定不是人哪!
韩大师当时一挥手,他的几个助手就拿出了折叠弩,对准大门放了弩箭。三支弩钉穿了大门之后,门缝里忽然冒出了血来。
我当时一看就知道糟了,鬼魂身上没有血,这是射到外面的人了。
我吓得赶紧一开门,结果门外面什么都没有,三支弩的箭头连半点血迹都没沾到。
我正站在门口发蒙时,就闻声活地图尖叫道:“谁让你开门的?谁让你开门的?完了,完啦,我们全都完啦!鬼魂记住你长什么样了,他饶不了你,饶不了你!”
我当时也吓蒙了,回头给了活地图一个嘴巴:“闭嘴!赶紧把去回头村的地图给我画出来,我们赶过去,说不定还能把你救回来!”
活地图这才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拿出一张纸,在上面给我画了路线。等我把他画好的路线图接过来时,无意间碰到了他的手,我当时就像是摸到了冰块子似的,一下就打了个激灵:“你手啥了?怎么这么凉?”
活地图忽然***笑了起来:“我都忘了,我已经死了三天了。你们这是在跟死人说话啊!”
我吓得往后连退了几步,韩大师抬手一张灵符拍在了活地图的脑门上。我就看见他脑袋上冒出来一股子青烟,人也跟着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韩大师过去翻开他的眼皮一看,说活地图已经死了至少三天了。我们刚才真是在跟一个死人说话!

鬼门棺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袁东)推荐理由

这部小说是小编今天亲力亲为为大家找的一部很好看的小说哦,希望你们会喜欢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