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莫晓顾言忱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呢?眼前人是心上人小说讲述了莫晓顾言忱之间的爱恨纠葛故事。本站带来了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和小编今天一起来阅读这本小说吧!

眼前人是心上人小说全文简介

顾言忱向来一副拒人于外的清冷,剧组里一般人都不敢和他亲近。
唯有莫晓,三番五次撩拨
撩出了他
摁住就亲的方刚
一撩就燃的热血
让他寡淡如水的人生,不仅凑齐了人生五味,更有蚀骨销魂的滋味
爱上你,让我遇见更好的自己
污污的姑娘和伪禁欲男神撩与反撩的爱情故事

眼前人是心上人在线阅读出色章节

这边看似闹得沸反盈天,其实真正叫嚣得厉害的只有那么几个。其他多是被煽动了情绪,不明真相却盲目跟着风的群众。还有一些伸长了脖子往里张望往里挤,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一时间,人群推推搡搡、左右乱窜,形成一道人肉藩篱,将莫晓困在其中。
何一南本来躲得老远吃零食,听到动静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这时和大俊一左一右护着莫晓。
不知是谁先开口大骂,愤怒的情绪很快在激动的人群里引起共鸣,挤在一起的人们比赛似的叫骂起来。
“你这个内奸,张擎宇给你多少好处让你这么害剧组!”
“你害得剧组没钱了,电影停拍,工资你来付吗?”
“剧组养的白眼狼,快滚,这里不欢迎你!”
“害人精滚出剧组!”
......
冷静,冷静。
莫晓闭着眼,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形势胸中策,不要自乱阵脚。
“你他妈能骂的雅致点吗!口水都喷老娘脸上了,混蛋!”何一南抹了把脸,旋风腿又快又疾往外踹,盛怒之下毫无章法可言,倒是踹出一番空间。
大俊看得目瞪口呆佩服不已,傻愣愣地反复嚷嚷着一句话:“你们错怪莫晓姐了,不是她,不是她。”
词汇匮乏得可怜。
莫晓盘着的头发被挤得散乱下来,丝丝缕缕挡在前额,凌乱披在肩上,拨开发丝看向喧闹的人群,毫厘不差地辨析他们脸上的表情。
这时,不知是谁虚张声势大吼一声,“警察来了!”
沸腾的人群像是被按了关闭键,顿时安静下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或伸长脖子四处张望,一时没了反应。
很好。
莫晓背脊挺得笔直,黏腻的汗水将戏服粘在身上让她不***地蹙眉,看着眼前一脸正义的人们,轻轻一笑,嘲弄的意味十足。
薄唇轻启,声音不大,很冷,也很平静,却莫名有种摄人的气场。
“我是内奸?呵~你们有证据吗?就凭来路不明的一束花?”
站在她正对面的几人被她盯得发毛,面面相觑,气焰落了三分。
莫晓目光一转,直勾勾盯着不远处挂着工作牌的几个大男人,刚才就这几人叫嚣得最厉害。
“你们骂完了吗?骂完轮到我了。”莫晓用下巴点了点那几人,“就你,那黄毛,还有绿衣服那个,胖子,别往后缩。告诉我,你们在剧组负责什么工作,是谁分管的?或者说—”莫晓顿了顿,轻轻一笑:“你们是怎么混进剧组的?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我不介意到警察局聊聊。”
她没判定错的话应该有四到五个混进剧组的流氓,或许更多,群演向来不稳定,来来去去,剧组里出现生面孔并不轻易引起注重。
黄毛眼珠一转一个心思,不动声色地塞紧蓝耳机,“女人,别把脏水往别人身上泼。”继而一转头冲人群喊:“大家不要上她的当,这种小明星花花肠子多着呢,哪里是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说得过的。”
莫晓清楚地知道,要是今天不把这件事扯清楚,事后再怎么解释都难逃内奸的嫌疑,在剧组难免被人诟病。
从容不迫地看着众人,冷冷勾起嘴角,甚至有点盛气凌人的姿态,“张擎宇给你们多少钱?我出十倍,只要一句实话。”
对方显然没料到莫晓会这么说,本就是拿钱办事,能干出这种事的人也没什么义气原则可言,在利益的***下已然动摇。
莫晓见对方神色松动,犹疑不决,又加了把火,“第一人说出实情的人,二十倍。”
黄毛带着的蓝牙耳际吱吱作响,他面不改色静静听,旋即小声对身旁人嘀咕了句什么,再次抬头看向莫晓时眼神已经变了。
“我说实话。”一步往前迈,声音掷地有声,“实话就是,你就是出卖剧组的内奸,不要妄想用钱收买我们,我们虽然缺钱,但钱收买不了我,大家为这部电影辛辛劳苦拍摄,付出这么多,不是给你这样践踏的!”
这一番慷慨陈词让人群再次骚动起来,眼看就要控制不住。
莫晓眉头蹙得极深,忽然头皮一疼,被人拽住了头发—竟然敢动手。
浑水摸鱼混进剧组的几人趁人群再次开始骚动,眨眼间已经走到莫晓身旁,刚才电话那头说了:谁灭了这女人的气焰,给谁百倍酬劳。
妈的,一百倍,胡吃海喝几个月。
莫晓伸手去拽被揪住的头发,戏服小洋装猝不及防被人从领口扯开,扣子蹦蹦蹦全掉在地上,露出里面的白衬衫,她骂了句混蛋,朝黄毛***踢去。
黄毛没料到是个烈女子,一时没预防挨了一记,怒火加上金钱的欲望当即将他熊熊燃烧。
何一南和大俊已经和他们扭打在一起,剧组正经的成员这会儿已经傻了眼,众脸懵逼看着闹成一团的几人——阵仗是不是太大了点?事情有这么严重吗?
韩城和几个男演员早上转场在野外拍一场打斗的戏,中午几人特意留在郊区吃野味。片场只有手足无措的女演员在一旁看着干捉急,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
对方可谓是专心良苦了,连时间都拿捏得精准。
叶稀急得跺脚,眼泪都快掉出来,唐妤不咸不淡瞥她一眼,“有什么好哭的,我报警了。”
雇佣流氓那金主的指示是羞辱为主伤害为辅,没想到有两个练家子倒插一脚,一时半会儿羞辱不到。几个流氓怕百倍佣金打水漂,情急之下变成了伤害为主。
莫晓跟何一南学过一点防身术,应付个一下两下还可以,可对方究竟是大男人,纠缠一会儿后,她几乎成溃败之势。
伴着何一南一声:“小心!”,莫晓只觉眼前光影一晃,什么东西砸了过来,不及细思弹指间就要砸在身上,一片鸡飞狗跳中避无可避。
一声重物砸到身上的闷响声,莫晓心惊肉跳。
可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眼前的一片黑和一个紧拥的怀抱。鼻尖传来熟悉的清冽气息,一股酸流登时从鼻腔倒流到喉咙,眼泪便氤氲在了眼中。
刚才,被众人责骂、被揪头发、被扯衣服、被臭流氓步步逼迫都不曾想哭,你一来,我便坚强不起来。
顾言忱高大的身子罩着他,背后是整片刺眼的阳光,一张脸隐在暗影里,刚毅的下巴、宽广的肩膀,轮廓清楚。
莫晓的手抓在他的衣襟上,周遭的吵闹声退潮般消逝,视线里仿佛只容得下顾言忱严丝合缝一张脸,无比接近、无比真实。
顾言忱看着面前的姑娘,头发乱、衣服破,眼中故作坚强的怯意,让他想起了五年前的小山坡上,小姑娘也是这么怯生生的看着他。他从小不喜女孩子,又烦又多事,可那时莫名就带了个拖油瓶爬山。
思绪不过就此一转,快速回到现实,顾言忱一只手臂还紧紧圈在莫晓腰上,另一只手贴在她的后背,嗓音温凉平静,却无比令人安心。
“没事了,别怕。”
莫晓感觉眼角酸涩,声音哽在喉咙里发不出,“你...”疼不疼?
身旁一个暗影逼近,黄毛捡起方才滚落在旁的木棍再次上前,举得老高要砸顾言忱。
顾言忱蹙起眉心,像是凌厉的山峰,搂着莫晓一侧身险险躲过黄毛的进攻。
黄毛扑了个空,动作却还灵敏,止住往前冲的惯性立马回身继续攻击。
顾言忱这次倒是不躲,冷厉眼风如同利刃出鞘,冷冷看着黄毛。松手放开莫晓,稳稳接住黄毛捶下的手,握住他的手腕***一折,“咔叱”一声骨折被黄毛的鬼叫声沉没,木棍掉到地上,黄毛捂着手痛得乱蹦乱跳嗷嗷大叫。
何一南好久没干架了,今天以一人之力收拾两个流氓打得正爽,抽空瞥了顾言忱一眼,顺便评价他的身手。觉得顾言忱很有她当初折了张擎宇手时的风范,有点不错。
可惜何一南还没打过瘾就听到洪亮一嗓子,“警察,别动。”
苏泽远跟在警察身后小跑上来,弯着腰踹着粗气,耷拉着食指往前虚虚一指,“就是这些流氓地痞混进剧组闹事,不能让他们跑了。”
闹事的几人一看形势不对,眼神对视交流后四下搜寻,计划偷跑路线。可风云突变,显然容不得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了。三下两下的,闹事流氓就被扣押带走。
莫晓站在一片影影绰绰的天色下,看警察押着那几个流氓上车,余光里一个白衣黑裤的身影越来越近,然后下巴传来一抹微凉的触感。
顾言忱曲着食指抬起莫晓的下巴,左右端详,姑娘眼角湿润,湿漉漉的眼眸有些暗淡,问:“哭了?”
莫晓遥遥头,“没哭。”
真没哭,不过你出现的那一瞬差点哭了。
“嗯。”顾言忱收回手,看着远山青黛,目光极深,“我不会让你白受委屈。”
莫晓咬唇,鼻头有点酸,说不出话。
这时前方走来一民警,让顾言忱和苏泽远作为电影的负责人去警局配合录口供,莫晓作为受害者也一并前往。
众人一走,方才还沸沸腾腾的片场像是歇了火的开水,不再滚动,只余缕缕清烟还冒着沸腾后的热气。

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几个流氓被分开审讯,招供了自己不是剧组成员,是混进剧组故意闹事的,可死活不承认是受人指使,一口咬定是个人行为。
顾言忱那一棍挨得不轻,莫晓一直担心着却逮不着机会看他的伤势。待录完口供回到酒店时已经是傍晚,几个主创正等着顾言忱开会,莫晓只好先回自己房间。
洗完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得安宁,想了想,拨出哥哥凌莫栩的电话。
电话那头,凌莫栩正站在办公室***的玻璃帷幕前,俯瞰纽约的繁华景象。手机铃声响起,他看了眼来电,眼中泛起笑意,接通电话:“喂。”
“哥哥。”莫晓看着天花板,“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有些低落,凌莫栩上了心,“什么事?”
莫晓简单说明了事情始末,最后问:“你有没有合适的投资人引荐的?”
凌莫栩揉着眉心,倒是笑了,“你出道两年,从没有找我帮忙争取过任何角色,我挺好奇你现在所在的是什么剧组,进组不到一个月让你这么帮它。”
凌莫栩在商场叱咤多年,是只老狐狸,一针见血直击要害,莫晓不想解释,半撒娇半威胁道:“我自己心里有数啦,你帮不帮忙给个愉快吧。”
“谈恋爱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轻却很笃定,莫晓倒吸一口凉气,不及细想直接否定:“没有。”
凌莫栩好似没听到莫晓的否定,声音轻飘飘从电话里传来:“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他有什么资格和你在一起?”
莫晓脱口反驳,“不是这样,他是被人陷害的。”
凌莫栩:“还说没有谈恋爱。”
莫晓:“......”
这种玩心计套路的男人,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
莫晓咽了咽,凌莫栩向来强势,她只有认怂的份,“好吧,实话告诉你,我们还没在一起,但我对他势在必得。”
“呵—”凌莫栩轻笑一声,“倒追?”
“这点问题都要假手于人的男人,还看不上你?”
莫晓:“......”
你敢再傲一点吗我亲爱的哥哥...
在床上烦躁地滚了一圈,“哥哥~你就不要操这么多心了好嘛?我都二十好几的人了,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凌莫栩对这个妹妹向来宠溺,她开口寻帮助时便已经在脑海里搜寻合适的人选,自家的妹妹自己懂,话已至此不再多说什么。
“我帮你引荐一个人,能否争取到就看他的能耐了。”
莫晓又问:“不会是池睿吧?我也想过去找他,但总觉得不太合适。”
“嗯,在商言商,但熟悉的人免不了人情世故,找池睿帮忙无论电影如何,以他的义气肯定会答应,还是不要麻烦他的好。”
哥哥引荐的人肯定不会差,他答应了的事向来靠谱,莫晓喜悦起来,对着话筒说:“谢啦,老哥。”
凌莫栩的声音伴着细微的鼠标点击声,“顾言忱是吗?”
莫晓被惊得差点滚到床下,“你..你说什么?什么顾言忱...”
“你们剧组就这么几个人,你能看上的还能有谁?”
莫晓扶额,连哥都不叫了,“凌莫栩你好可怕。”
“顾言忱在电影领域颇有一些造诣,但究竟年轻缺少经历,磨砺一下也好,但真要和你在一起的话...”凌莫栩顿了顿,“还得再有点能耐。”
莫晓简直无语,“哥你说什么呢?”
摆出一副家长式过来人一般高高在上的姿态是何苦呢。
凌莫栩笑了笑,“不要让自己吃亏,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
巴不得吃亏的莫晓说了句:“再见。”直接挂了电话。
什么跟什么嘛。
挂了电话,估摸着顾言忱应该忙的差不多了,拿着何一南又填满的那个装跌打损伤药酒的小瓶,去了顾言忱房间。
敲了好久的门才隐约听到脚步声,莫晓站在门外等得有些焦虑。
“咔哒”一声门打开,顾言忱穿着一条黑色休闲裤,上面...一丝不挂,***的腹肌线条分明,没入裤腰。
顾言忱皱了下眉,问:“你怎么来了?”
莫晓视线由下而上滑到顾言忱脸上,露出一个清俏的笑脸,“看看你的伤怎么样了。”
顾言忱眉头皱得更深,一只手撑在门框上,“你—”
莫晓怕被拒之门外,不听他把话说完,动作灵敏,一弯腰就从他手臂下钻了***。
顾言忱回身看着笑得一脸自得的姑娘,有点无奈。举步直接往房间里走,捞起床上的白色T恤还没来得及穿就被一股力往下拉。
莫晓拽着顾言忱的白T不让他穿衣服,“让我看看你的伤。”
顾言忱眉宇间的褶皱都快熨不平了,莫晓坚持,“让我看看,带了药酒过来的。”
隔着层叠灯影,两人互看向对方,她的眼中写满了执拗,他的眼中隐约有无奈。
他越不让看莫晓越担心,皮肉伤也是伤,就怕他死扛。
莫晓瘪了下嘴,撒娇,“导演,你不上药我会内疚的。”
顾言忱黑眸沉沉看了她几秒,“上药我担心你会以身相许。”
“......”
两人还拔河似的各抓着衣服一角,僵持中,莫晓隐约看到他眼中有点点笑意,很浅,却很分明。
这种时候逗她好玩吗?这个男人...
该正经的时候不正经,不该正经的时候假正经。
又僵持了一会儿,顾言忱拧不过她,在床尾坐下,声音有些干涩,“动作快点。”
莫晓心头一松,干脆利索蹬掉鞋子爬***。
终于,男人的后背不遮不挡全然暴露在她眼前,斜斜一长条青紫红肿的痕迹,看着就疼,心疼。
药酒喷在掌心搓热了再贴上他的背部,浓腻的药酒味往鼻子里钻,呛得鼻腔又开始泛酸。
掌心贴在他背上,却不敢***,轻轻***,生怕弄疼了他。忽然又想到上次他帮自己揉膝盖的时候说要力道重点淤血才会散开。
结果就听到顾言忱说:“你挠痒吗?”
莫晓:“......”
难得没有和他抬杠,只是小声说:“我怕弄疼你。”
其实真没有姑娘想象的那么痛,除了棍棒落下的那刻确实是实实在在钻心的痛,之后也就还好。
姑娘跪在他身后,掌心温热,细细滑滑,贴在他背上慢条斯理地磨蹭,裙摆细柔的布料时不时拂过他的背脊,那一股子若有似无的劲儿,倒是比创伤更磨人。
偏偏姑娘一番好心,满眼都是毫不掩饰的心疼怜惜,看得顾言忱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
莫晓揉着揉着就走神了,脑子里乱七八糟想了一堆事,直到顾言忱说了两声“好了”,她才蓦地回神,“哦”了一声,收回手。
跪得太久,双腿发麻,莫晓扶着顾言忱的肩膀站起身,慢慢往床边挪,被角在床沿搭了个虚空,她没留意一脚踩了下去。
“啊!”失声一叫,顾言忱眼疾手快,长臂一伸勾住她的腰,人便落入他的怀里,他也被莫晓的惯性压在了床上。
莫晓的脸刚好埋在他的肩窝里,腿还麻着全无知觉,薄薄的雪纺布料根本挡不住男人身上的热度,纯男性荷尔蒙笼罩全身,只觉得脸上阵阵发烫。
心跳噗通、噗通、噗通,每一下都重,每一下都疾。
“你起来。”顾言忱嗓音暗哑,有一丝隐忍。
莫晓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从未有过的亲密,太***,太踏实,不愿意离开。
嘴里应了一声“哦。”,人却一动不动。
顾言忱又说了一声,“你起来。”
“可是我腿麻了,动不了。”莫晓说着,象征性地爬起身,双手撑在他的肩头,发麻的膝盖试着去着力,却一直在顾言忱的腿上碰来碰去。
顾言忱受不了她这样不紧不慢的厮磨,眉头蹙成小山峰,扣着她的腰径自坐了起来。
莫晓又是“啊—”地叫了一声,不知怎么的就跨坐在了他的腿上,正确地说是大腿根处,裙摆花瓣一样散开,遮住了暧昧的***。
她双手还抵在顾言忱的肩膀上,咽了咽喉咙,声音又低又软,显得格外娇柔,还有点点不确信:“导演...”脸上晕开一层浅浅的粉色,“你是...***..?”
下一秒—
顾言忱眯起眼,毫无预料地推开坐在身上的姑娘,站起身往外走。
莫晓猝不及防被他推到床上,身子陷进柔软的被褥里,愣了几秒,旋即翻身蒙在被子里大笑。
顾言忱的反应...未免太可爱了吧。
至于为什么要蒙在被子里笑,男人嘛,总要给他留点面子,笑出声就不好了。
莫晓抱着被子,侧身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顾言忱刚才暴走的模样,幸灾乐祸地想,这会儿他是在冲凉水吗?
在心里无限YY顾言忱时,手机短信滴滴滴连续响了四声,脸上滑过一丝迷惑,这个点谁会给她发信息。
按亮手机点开信息,只一眼便看得心跳一缓,眼底迅速泛起怒意——张擎宇你这个败类人渣。
“在看什么?”
安静的房间忽然响起顾言忱的声音,惊得莫晓将手机颤掉在床上。
“垃圾短信。”莫晓故作镇静地坐起身,理了理裙摆,遮住白花花的大腿。
顾言忱站在床尾垂眸看她,将她心虚的表情尽收眼底,沉声说:“拿来。”
“真的是垃圾短信。”
顾言忱勾了勾嘴角,“我就想看垃圾短信。”
莫晓:“......”
在男人的强势下,慢吞吞将手机递给他。
顾言忱接过手机,在指尖转了个半圈,直接递到莫晓面前:“解锁。”
莫晓满额黑线,抿了下唇,伸出手按下拇指给手机解了锁,顾言忱收回手直接点开信息。
最新的信息来自一个生疏号码,一共四条,内容依次是:
花香吗?
围攻好受吗?
耳光还是玫瑰,由你选
明晚九点丽景酒店
顾言忱静静看完,俊脸在灯光下紧绷出凌厉的弧度,盯着手机的目光深冷难辨。
莫晓观察他的表情,小声道:“我不会去的。”
顾言忱握着手机,不置一词,漆黑的眼看着她,看得莫晓又是一阵心惊肉跳。
明明什么也没做,却心虚的要死,明明她才是被胁迫的受害者,可是为什么,会有种感觉—
感觉自己红杏出墙,囧
怯怯看了顾言忱一眼,不知他是生气张擎宇招惹自己,还是生气她有意瞒着他。心里想的却是如何转移话题,眼珠转了转,慢吞吞挪到他面前,跪着的***比他矮了一大截,目光直直往前正好是他滚动的喉结,***得要命。
莫晓没忍住,手指尖在他的喉结上触了触,“你还好吧?”昂起脑袋看他,“刚才那个...冲凉水管用吗?”
顾言忱眯起眼,黑眸暗而沉,牢牢盯着她:“凌、莫、晓、你简直是找死-”

眼前人是心上人小说推荐

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剧情出色丰富,每个人物刻画传神,引人入目,眼前人是心上人(莫晓顾言忱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感爱好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