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萧娘无赖小说讲述了萧娘赵子安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哪里可以免费阅读萧娘无赖小说全本呢?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共享给大家,喜欢看的朋友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萧娘无赖小说全本简介

你心碎
空流泪
人不归

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诺,你要的图样子。”秋棠歪着嘴伸手将一本用线封订好的簿子掷在坐在八仙桌旁边左手拿绷子右手执针线的阿饶面前,她正研究如何在绷子上绣出简单的一朵小花儿来,被啪的一声吓得猛地抬头。
前几日楚轩命人用一顶四四方方的小红轿子和两位老妈妈四名轿夫,悄无声息的抬着阿饶从偏门进了楚府。那是阿饶生平第一次坐轿子,眼前是摇摇摆晃的红,简单的轿子四面糊了红布,没有任何花纹装饰,身上穿的是粉红色的绣花半臂坦领八破裙,胸前一大块细滑的肌肤袒露在外,白得扎眼,两条深深的锁骨围映出两团阴影,性感得让人恨不得把眼珠子装进去,臂上挽着轻柔得像一团碧云的披帛,说不出的娇俏动人。
她只是偏房姨娘,穿不了正头夫人穿的正红嫁衣,也没有敲锣打鼓三媒六娉,只有耳边传来轿子上下颠簸的吱呀声和轿子外头两个妈妈模糊的谈话声。粉色盖头下阿饶抿着擦了口脂的红艳嘴唇,轿子里萦绕着芬芳的香气,低头有些喜悦,白皙的手指头绞着帕子,两只粉色缎子缝制而成的平头小花履八字形碰在一起,泄露出她内心的紧张。
外面传来城中繁华的喧嚷,叫卖声行人谈话声女子娇笑声混成一团,让她颇有些好奇,拉下头上的粉色綉鸳鸯盖头,伸出两根手指头小心翼翼掀开红色帘布露出一个缝,凑过脑袋往透出光亮的地方看,外面是她不曾见过的一方天地,繁华漂亮。正看得津津有味时面前猛然出现一张蜡黄的脸盘子,其中一位老妈妈发现偷看的阿饶,低声叫到:“我的董姨娘啊!你可快把帘子放下吧,这可不合规矩,别人看见了可要笑话的。”
阿饶讪讪的一笑,缩回脑袋,抬手举起粉色盖头在面前展开,笑盈盈的望着上面精致绣着的一对交颈鸳鸯,相互依偎亲昵无比的模样,仰头望着帘子外射进来的一束光线,飞舞的尘埃今日也显得格外可爱,上挑的眼尾泄露出笑意,心里满满当当对夫妻生活的向往。
殊不知,鸳鸯本是伪情种,劳燕分飞人易负。
先是被马车拉至城外,换乘轿子一路抬进城中,途经最为繁华的襄安街,在傍晚时分被低调的抬进了府中,七拐八弯的进了停在了暖香院门口。
院门口站着的男子身穿一袭降红色的黑边金绣锦袍,上面用金线绣了雅致滚云纹镶边,腰系金丝滚边玉带的男子,衬的他贵气天成,偏偏面上还带着未完全褪去的稚气,如此隆重的服饰穿在他较为瘦弱的身板儿上,就像小孩儿小时候过家家偷穿了大人的,扮作新郎。一张俊俏的脸上满是兴奋,止不住的在门口探着身子张望,直到看见那顶小小的四四方方的红花轿出现在视野里,载着他心心念念的阿饶,在眼中不断放大。
还未等花轿行至院门口便迫不及待的迎上去,一张白嫩嫩的脸简直笑成了一朵花。身后伺候的秋棠气恼的跺跺脚,艳丽的桃红色帕子在手里纂成一团,皱巴巴的宛如她现在的心。
随侍的阿俊站在院子台阶上看着秋棠拧成一团的五官,挤眉弄眼的打趣她:“诶诶诶,秋棠小娘子,你跟着公子这么多年,怎么还没被抬作姨娘,反倒是人家董姨娘,后来者居上呢!”
秋棠码着脸啐他一口,骂他 :“你这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东西,公子看上那董蚕……姨娘快两年了!两年呐,你倒是帮公子隐瞒的好,一点儿风声都不漏。我说呢,那么一个破布庄子上头有那么好玩儿?引得公子成日里往那里,学也不去,原来是美人在那庄子里头。”伸出指甲染得鲜红的手狠狠掐了一把阿俊手臂上的肉,“你仔细你的皮,公子若不能谋得一番好***,我就去大爷面前告你去,说你成日里陪着公子疯玩儿,替他瞒着不干正经事儿。”
“你这怕是吃醋啦?”手臂上本来掐着就格外疼,阿俊哎哟叫了一身,摸着被掐的那块儿地方,冲秋棠努努嘴,“你冲我发什么火呀!人公子不想抬你,要抬早就抬了。早些年公子收的那两门通房,那两位小娘子长得也算漂亮吧,前两年为什么一齐打发走?”
“为什么?”
阿俊故意卖的关子被秋棠接住,挺挺胸脯颇是骄傲,“还能为什么?诺。”朝着越来越近的轿子抬抬下巴,“公子两年前去庄子上玩儿,对人董姨娘那叫个一见倾心,隔三差五送东西上去。”摸摸自己光溜溜的下巴,阿俊咋舌,“可人董姨娘不乐意呀!成天的躲着公子,冷脸相对,偏偏公子还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要不是前几日二夫人弄出来的事情公子怕是还得求上一段时间。”
“哎哟!我瞧你快把那董姨娘夸上天了!不知道的还以为那董姨娘是天上的仙女儿呢。”秋棠扶了扶发髻上的一支垂丝就海棠金簪,手臂上的轻纱大袖衫随着动作轻盈的堆叠在手肘间。她一贯爱妆扮艳丽,今日更是穿了桃红色綉海棠坦领窄袖高腰襦裙,外面罩着一件半透明粉纱大袖衫,脑袋上也戴上了自己最拿得出手的首饰,一张六七分姿色的脸蛋儿经过细致的装扮也勉勉强强有了八分的样子,额头上也贴了艳丽的花钿。站在院门口风吹过纱衣轻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位富家小姐呢。
原本这秋棠在楚家就是被当做半个小姐来养,平日府中的奴仆因见她有二公子撑腰也多有谦让,养得她更加骄纵,心里头更加自命不凡,认为自己同楚轩情分不一般,是将来要做姨娘的命,也是个主子。前两年楚轩收了两门水灵灵的通房丫头,却终究未曾动过她一根手指头,气的她牙根痒痒。寻着楚轩不在院子里的时候明里暗里没少给那两个通房下绊子。那俩丫头年纪小,穷苦人年出身胆小怕事,秋棠就仗着自己从小生在院子里,伙同着一些女侍老妈子欺负她俩。有丫头受不了告诉了公子,公子又想着打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只是稍稍训斥了秋棠,这让她行事更加猖狂起来。好不轻易赶走了两个小丫头,又来了个董姨娘,而自己已经熬成个老姑娘了,还只是个高等的贴身女侍。
而她如今已经见惯了富贵,怎么肯低下头再去过普通日子,只能死死抱住二公子这颗大树,期望有朝一日摇身一变成为名正言顺的主子。

萧娘无赖免费阅读

阿饶进府那天楚轩可谓是把毛头小子这个词诠释得非常到位,亦步亦趋的跟着视线中那顶小小的火红的轿子,宛如一团明亮鲜活的小火苗在他眼中跃动,映得一张脸红彤彤的满是喜悦,一路傻笑着跟进了院子。
“你看公子这傻样儿,简直是被迷得神魂颠倒哟。”阿俊摇摇头,转身跟上。
他轻飘飘抛下的一句话 ,噎得秋棠一肚子火,因为知晓今日要抬那董姨娘进府中,心里嫉妒,天没亮就起床好一番精致妆扮。然而楚轩竟然径直经过她没有施舍一点儿目光在她的身上,白费心思作此妆扮,简直就像个笑话。
楚轩这两年间频繁往来庄子和府上,并不带她只带阿俊,阿俊也是个嘴严的,没有透露过一分一毫关于董姨娘的消息给院儿里头,乍一得知,秋棠想做些什么动作却也来不及了。她心中气恼,不服自己哪一点比不过董姨娘,凭什么公子要伏低做小求着那偏远庄子上的蚕姑嫁给他。
“狐媚子!”秋棠跺跺脚低骂,提起裙摆转身跟了上去,步履匆匆脑袋上的首饰碰撞得叮当作响,面上隐隐萦绕着怒气。
由于不是明媒正娶只是抬姨娘,轿子不能走正门也不能停在院门口,直接就抬进院子停在正房门口,嫁娶的繁琐规矩也都统统省了。
“压轿。”跟在轿子旁的一位老妈妈吩咐到,轿夫将轿子前端轻轻压低,发出磕哒一声。另一位老妈妈掖好之前拿在手里甩着扇凉的帕子,上前两步站在轿门前抬手就要替楚轩掀起轿帘子,却被另一只手给抢了先机。
虽说抬姨娘需不得这么多规矩,但楚轩还是去求了自己的父亲,派了老妈妈用花轿把她抬进府中,虽不至于敲锣打鼓到处挂红灯笼贴喜字,圆房的正屋却做喜事装扮,换了大红色的床被纱帐子,摆上几对喜烛。
“阿饶,手给我。”楚轩弯腰一只手掀起帘子,伸出一只手到阿饶面前,少年换声期略微沙哑的嗓音里是溺死人的温柔。
阿饶微微并拢收回双腿,将露出裙摆外小小的平头小履掩盖在堆叠着绣了桃花的裙摆之下。低下头看见盖头下出现一只骨肉分明的手,还有一截黑色绣金的衣袖,黑白分明。
阿饶永远记得那天,小小的轿子里光线昏暗,内心紧张的自己感受到轿子颠簸一下,咯噔一声停在了院子里,赶紧整理衣衫端坐好。外头有雀儿发出的叽喳声,头上盖着盖头视线里明明暗暗一片粉与红混杂。忽然眼前亮堂了不少,楚轩的声音传进耳里,隔着盖头看去,只看得见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在自己面前立着。
她闻声他温柔的说“阿饶,手给我。”,那样温柔的声音,抵得过隆重的喜乐声,抵得过三媒六聘,抵得过今日缺少的一切规章,抵得过正头夫人的名分。
往日她总是将自己的心牢牢的锁起来,将身份的悬殊放在头等,有不少来庄子上游玩的公子向她示好,她都是规规矩矩地拒绝,渐渐地也就没了声响儿,可见只是看上她的好皮相。唯独这楚二公子,三天两头往庄子上跑,即便自己冷脸相对还是浇灭不了他的热情。退一步来说,若是那楚二公子执意要将阿饶收进房,诺大的一个庄子都是他的,何况一个小小的蚕姑,但是他尊敬阿饶,想堂堂正正的求得她点头,俗话说好女怕缠郎,时日一长哪个女孩儿不动心呢?恰好又碰上楚二夫人这档子事,阿饶也就放下心中芥蒂点头应下。
她那颗经年累月锁在匣子里的心,乍一见天日像被放出来的洪水猛兽,嘶吼着想把累积多年的感情通通发泄出来。
阿饶轻轻将手放在那只手里,温热潮湿的感觉,脑中却想起他对自己郑重说到“执子手之手,与子偕老”的场景。低下头抿嘴微笑,盖头下一张白玉似的脸像是醉酒一样两颊飞红。假如不去想那么多的话,今日也算的上圆满了。
漂亮的粉红色和深沉的黑色并肩而立,两人执手相对身边散发出蜜糖的香气。阿饶生得高挑亭亭玉立的站在院子里,美人儿的气质是小小一张盖头遮盖不了的,她微微抬着下颚隔着盖头望向楚轩,上等的缎子勾勒出她棱角分明的轮廓,像一块被覆住的美玉,等人掀开看上一眼。
一旁站着的秋棠恨恨的看着他们好一对璧人的美满样子,满院子的桃花开得正好,暖香院又是粉墙环绕,砌了假山挖了小溪引进了外头的活水,一院子开得正盛的桃花和着潺潺的流水,说不出的美妙意境,此情此景比年画上的神仙眷侣图也差不了多少。
“哎。”阿饶发出短促的一声低喊。
原来是春风渐渐刮下了她头上的盖头,她头发生得光可鉴人,缎子盖头也是丝滑无比,她仰头的动作风稍稍一刮,便从脑后滑下,精致妆扮的一张脸缓缓的露在楚轩面前。
从前冷冷的一张脸此刻面若含春芙蓉滴露,美艳不可方物的样子。狐狸一样勾人的眼眸带笑弯弯的像两弯月亮,上挑的眼尾下染上了红色,在凝脂一样的肌肤上像这个时节的桃花颜色无双,蝉鬓拢云,蛾眉扫月,天生丽质难描。
楚轩第一次见她做如此精致妆扮,一时看呆了,直愣愣的杵在屋门口,手指轻动摩挲着手中握着的一双如柔荑的手。阿饶的两只手漂亮得少见,秀窄修长指甲放着青光,柔和而带有珠泽,却又带着微凉的温度,像手中握了一尊寒玉,提着心不敢用力怕一用劲就化了。
身旁老妈妈静静上前拾起掉在地上的盖头,又退回原位,捂着嘴偷笑二公子的傻模样,脸上的褶子越发加深,心中感叹年轻就是好啊,自己年轻时也是情深义重的女儿家呢!
“你自己看,我有没有胡说,董姨娘是不是个神仙妃子样儿的人物?”阿俊两只手互相拢在袖子里站在廊檐下看着他们,用手肘捅了一下身旁拧帕子的秋棠,“你还偏不信,老是觉着自己天上地下独一份儿的美貌。”
阿俊和秋棠一起伴着楚轩长大,按理说交情应该不错,但是秋棠心气高,仗着自己是院子里女侍独一份同公子自小一起长大的情分,又抱着一颗当姨娘的心,总是一副主子的样子把阿俊指使来指使去,脾气是院子里出了名的坏。阿俊比她小上两岁,内心又极为单纯,见不来她颐指气使的做派,面上和气心里没少骂她心比天高。
“所以我说她是个狐狸精!”秋棠咬着牙从嘴里蹦出几个字,她从盖头落下看清阿饶的模样后就知道自己输了,却还是要嘴硬,“一个农妇,大字不识一个,能有什么见识?仗着自己生得比别人略好看些就痴心妄想,这种女人我见多了。”说完鼻子朝天发出一身不屑的哼声,转身扭着水蛇腰就回自己的屋子了。
“哪儿有你博学多才呢!”阿俊转头瞧她生气的背影,直嘿嘿傻笑,转头看院子里执手进屋的楚轩和阿饶,心中暗喜:这院子里往后可热闹了。
“阿饶,你今天真好看。”牵着阿饶进了屋子,转身关上门。
阿饶站在桌子旁,也不说话,头埋得低低的拼了命想把滚烫的脸藏起来。
一早忙活到现在,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楚轩吩咐了秋棠等一众女侍今日不必贴身伺候,自己去秋棠住的小隔间里,在放杂物的木屉子里好一顿摸索,才掏出一个火折子,以往只见身边奴仆用过,看着也简单,怎么到了自己手里就不听使唤了呢?弯着腰对着桌子捣鼓半天点不燃烛火,脑门上急出一层薄汗来。
“我来吧。”略微昏暗的视线里一双白生生的手闯了进来,伸手轻轻抽走火折子,两三下便点好了一对红烛,烛光摇曳下阿饶的脸蒙上一层朦胧的橘黄色轻纱。烛光下看美人美人更美,人且越看越迷人,心中忍不起一潭春水碧波荡漾。
伸出手捧住她的脸,痴痴的说:“你真好,阿饶。”
阿饶将脸挣出来,把火折子盖好放在桌子,一只手托腮撑在桌子上,烛火烤的脸颊发烫又把烛台推远了些,挑眉抬眼隔着火光看向他,红唇轻启动作里说不出的妩媚,“我哪儿好?” 语气上挑,说不出的暧昧。
说话间吐气如兰,齿如瓠犀,气息推得小火苗摇摇摆晃看得楚轩眼花缭乱,只觉得这烛火比往日的热,烤得他口干舌燥,喉结上下滑动,走到她身边环抱住她,凑在她耳边轻声说着絮絮叨叨的情话,两个人纠缠的身影投映在窗户上说不出的亲昵。
悦目怡心人静后,耳鬂厮磨言未休,芙蓉帐中自然是不可言说的春情……

萧娘赵子安小说推荐

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情节紧凑,内容出色,小说网络点击率火爆,萧娘无赖(萧娘赵子安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阅读共享给大家,一定不要错过喽。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