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细腰小说免费阅读全文怎么样?小编提供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资源,用了别人的银子怎么能留自己的名字呢?所以姚幼清让人说是王爷出钱修缮的,这话一点没错。 也就是说, 她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就是这个道理。

细腰小说全文介绍

姚幼清以为它是哪里不舒适,想赶紧带它回去看看, 就问道:“王爷,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魏泓:“……没了。”
崔颢耳力好, 就算房门关着,里面的话他也听的一清二楚。
见姚幼清进去没多会就抱着狗又出来了, 他笑着让人将她送了回去, 等她走远后叹了口气。
今天是他运气好,正巧碰到那只小白狗。
那明日呢?总不能让他去内院抓狗吧?

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小说在线阅读

25.三访
当初姚幼清修缮王府后宅的时候就想用自己的银子, 但魏泓留下的管事不答应, 说是王爷回来若是知道了一定会责罚他们, 坚持走了王府的帐。
姚幼清想顺便把慈幼局修一修, 管事们自然也不会让她花钱, 走的还是王府的账。
用了别人的银子怎么能留自己的名字呢?所以姚幼清让人说是王爷出钱修缮的,这话一点没错。
也就是说, 她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件事就是这个道理。
魏泓深吸了一口气, 嘴角渐渐抿了起来,面颊紧绷。
小可爱在姚幼清怀中不安地挪动了几下身子,口中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姚幼清以为它是哪里不舒适,想赶紧带它回去看看, 就问道:“王爷,你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我就先走了。”
魏泓:“……没了。”
崔颢耳力好, 就算房门关着,里面的话他也听的一清二楚。
见姚幼清进去没多会就抱着狗又出来了, 他笑着让人将她送了回去, 等她走远后叹了口气。
今天是他运气好,正巧碰到那只小白狗。
那明日呢?总不能让他去内院抓狗吧?
…………………………
翌日, 崔颢拿着一包肉干, 做出了他自觉这辈子最丢人的事,骗狗。
魏泓倒没说让他去抓狗什么的, 只是忽然说了一句:“王妃的那只狗爱吃什么?给它买点去, 免得以后再跑来了没得喂它, 又像昨日那般缩在角落汪汪叫。”
没由来的忽然关心一只狗爱吃什么,还让给它买点,崔颢若还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那他就不是崔颢,是郭胜了。
于是崔颢打听了小可爱最爱吃的东西,然后跑出府买了一趟,守在了昨天那条小路上。
但是小可爱并没有来,估计是长记性了。
崔颢不得已,只能带着肉干溜进了内院,找到小可爱,趁它落单时候像昨日一般蹲下来对它招手。
小可爱戒备地看着他,甚至还往后退了两步,再也不像昨天那么好骗了。
崔颢叹气,拿出肉干。
小可爱打量了一会,在肉干面前终究还是选择再相信它一次,哒哒哒地又跑过来了。
它吃了几块肉干,美滋滋地舔了舔嘴巴,见崔颢不再喂了,正预备走,却被人忽然抱了起来,大步离开内院,向昨天那个地方走去,边走边抚着他的后颈道:“吃人嘴软啊小家伙。”
没一会,他就把狗抱到了魏泓面前,道:“王爷,这狗还真又跑来了,幸亏我刚才买了它最爱吃的陈记肉干,不然还真不知道给它吃什么。”
说着先把狗放下,又把肉干掏出来放在了桌上:“属下这就去通知王妃来抱狗。”
不用魏泓再特地说一句“让她自己来拿”了。
姚幼清得了消息赶来,看到魏泓桌上的肉干,恍然道:“我说它这两天怎么老往王爷您这跑,原来您买了陈记的肉干。”
说着在小可爱的头上轻轻点了一下:“我不让你多吃,你就跑到王爷这来讨食,馋嘴!”
小可爱:“嗷呜……”
第三日,崔颢唉声叹气地再次来到后院,做出了比昨日刚丢人的事,抓狗。
小可爱这次骗都骗不来了,见到他拔腿就跑,边跑边汪汪直叫,仿佛碰到了专门抓狗的狗贩子。
但崔颢是在魏泓手底下都能过百八十招,当初能追上魏泓偷偷潜入姚府,从暴怒的他手底下救出姚钰芝的人,又岂会抓不住一只狗?
后院的下人隐约听到狗叫声,循声而来,却见不到半个狗影,只得一脸纳闷地去了别处,小可爱则眼含泪光地又被带到了魏泓房里。
第四日……
“小可爱,你这是怎么了?”
姚幼清看着死死扒在门边,说什么也不出屋子的小狗:“前几日总是自己偷偷乱跑,今日怎么带你去花园散步都不去了?”
小可爱:“嗷呜……”
前院,崔颢听着房中魏泓烦躁地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望天长叹:想跟郭胜换个差事,让他回来伺候,自己出去办事。
那只小狗不出门了,他总不能去王妃院子里偷狗?
但王爷拉不下脸自己去后院见王妃,他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能帮他把王妃叫……骗来了。
崔颢站了一会,再次生出想跟郭胜换个差事的想法。
想着想着,忽然抬起了头。
出去办事……
他勾唇一笑,对门内的人道:“王爷,属下有事禀报。”
…………………………
“这会不会有危险?”
魏泓眉头微皱,并没有马上答应崔颢的提议。
“不会,”崔颢道,“只是小股流民聚众为匪而已,之所以能成气候,也不过是那匪首有几分脑子,并不直接劫掠路人,而是先把人骗去他们自己的地方,每次的地方又都不一样,所以当地官府迟迟没有找到他们的踪迹。”
“但是只要找到贼窝,抓住匪首,那这些为祸地方的人也就能被连根拔除了。”
“王爷您可以伪装成富商的样子,假装被他们骗去,等见到了匪首再一举捉拿,这些人当场便会伏法。”
“属下之所以建议您带上王妃,也是因为这些人奸诈,总挑选队伍中有老弱妇孺的人下手。若一行人都是青壮,他们多半是不会上钩的。”
“不过只要王妃一直跟在您身边,就绝不会有半点危险。”
会州水患,许多百姓流离失所,因会州与朔州紧邻,便有不少流民进入了朔州境内。
朔州虽不是秦王封地,但与他的封地也没什么区别了,在秦王的掌控下,这里治安良好,官府也不敢欺压百姓,便是流民也都妥善安置了,并未出什么乱子。
反观朝廷,因京城距离会州甚远,消息传递往来较慢,会州官府为了自己的乌纱帽又刻意隐瞒了灾情,对灾民一味***,导致最后竟闹起了民乱,连未曾受灾的一些商户和乡绅也受到牵连,被暴怒的灾民***劫掠,甚至举家被杀。
眼看着朝廷远水解不了近渴,家里但凡有些资产的都想尽办法带着家财来朔州这边躲一躲,等什么时候民乱过去了再回去。
这让一些心术不正,不满足于一粥一饭的赈灾粮的流民看到了机会,聚众为匪,躲在会朔边境专门找这样的“大鱼”下手。
崔颢刚刚就是想到了这件事,所以对魏泓提议,让他带姚幼清一起去钓鱼,让那些喜欢钓鱼的匪盗也尝尝被别人钓起来是什么滋味。
其实这件事根本就不用魏泓出面,交给当地人去做就好了。
但左右魏泓近来也没什么大事,去一趟也不耽误什么时间,还能顺便……带上王妃一起,何乐而不为呢?
“……她不一定会答应。”
魏泓最后说道。
就算跟在他身边一定不会有危险,但对于女孩子来说,剿匪什么的还是太可怕了。
那女人柔柔弱弱的,见到血就害怕,看到只烤兔子都会吓哭,又怎么会答应这种事呢?
“不问问怎么知道呢,”崔颢笑道,“我看王妃胆子其实挺大的,不过是看上去柔弱罢了,而且她心存百姓,只要跟她说是为了百姓的安危,她应该会答应的。”
…………………………
“我愿意去!”
姚幼清得知后果然没有拒绝,而且还两眼亮晶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
周妈妈赶忙在旁阻拦:“王妃,去不得!刀枪不长眼,伤到您怎么办?”
“没事的,”姚幼清道,“崔大人不是说了吗?我只要跟在王爷身边就好了。”
魏泓十一岁离京,十三岁第一次上战场,到现在不知经历过多少战事,哪一次不比这次危险?一次简单的剿匪对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
他既然保证了不会出事,那姚幼清就相信真的不会出事,不然他应该根本不会提出来带她。
她完全相信了崔颢所说的因为事出紧急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才来问她,并未他想。
周妈妈却皱眉问道:“为什么剿匪也要王爷亲自去呢?”
听崔颢所说,不是什么大事,那既然不是大事,交给手底下的人去办不就好了?为什么要大老远亲自跑一趟?
崔颢笑道:“王爷习惯亲力亲为,也正是因为如此,他在上川才能有如此声望。”
姚幼清点头:“爹爹说了,为官者就当事必躬亲才对,唯有如此,方不负圣贤教诲,朝廷仰赖。”
崔颢笑而不语,这件事最终就这么定了下来,翌日一早一行人便离开了王府,向会朔边境而去。
…………………………
季云婉这次没像上次一般得知魏泓回府后就马上赶去胡城,而是故意拖了几天。
她要当着魏泓的面提起上次姚幼清的下人来传话的事情,让魏泓知道她是觉得自己被他嫌恶了,所以才没敢马上来,这次厚着脸皮代父亲探望过他之后就会马上离开。
如此她的委屈方能被他知道,他才会惩罚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王妃,继而顺势安抚她,留下她。
她在车里甚至故意提前哭红了眼睛,谁知门房却语气轻佻地说道:“来的不巧,这回王爷和王妃都不在!”
季云婉一怔,猛地掀开了车帘,红着眼睛瞪着那人。
门房咧嘴一笑:“瞪我也没用,王爷带王妃出去玩了,今早刚走。”
作为王府的下人,谁都知道这样的剿匪王爷其实根本是不必自己去的。
如今既然自己去了,还带着王妃一起,那可不就是出去玩了吗?
盘香气急,怒道:“你骗人!王爷怎么可能带王爷出去玩?”
他根本就不喜欢那个王妃!
“怎么就不可能?”
门房道:“这么多人看着他们一起出去的,我难道还能瞎说不成?”
站在稍远处的几人笑嘻嘻地接话:“就是,我们都看见的,坐一辆车走的。”
盘香被噎的说不出话,季云婉放在车窗的手指指节青白,指甲都快劈了。
“盘香,走!”
她甩下车帘道。
盘香跺了跺脚,只能让人掉转车头离开了。
门房哈哈大笑,扯着嗓子道:“别走啊,王爷王妃虽然不在,但楚娘子在,我可以帮你问问她有没有空见你!”

细腰(姚幼清秦王魏泓)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26.赝品
“你不是说那个女人惹怒了王爷吗?为什么王爷会带她一起出去?”
酒楼二层的包间里,季云婉面色铁青地质问赤珠。
上次就是赤珠告诉她姚幼清惹怒了魏泓, 她才坚信那些伤人的话一定不是从魏泓嘴里说出来的。
但今天门房却告诉她魏泓带着姚幼清出去玩了, 那岂不是说上次赤珠说的话根本就是假的,魏泓确实说了那些话?
赤珠知道她刚刚被门房羞辱了, 赶忙道:“季小姐别听他们胡说,王爷根本就不是带她出去玩了!”
她说着压低声音,在她身边耳语:“王爷其实是带她一起去剿匪了!”
“剿匪?”
季云婉怒意不减反增。
“你是觉得我很好骗吗?剿匪为什么要带上她?”
“你小声一点!”
赤珠道:“我也是趁他们预备东西的时候偷听到的!姚府那些下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嘟囔什么危险危险, 一个个都不情不愿的, 还说什么诱饵。”
“我猜啊……王爷八成是用王妃去当诱饵, 把那些匪盗引出来!”
季云婉沉默片刻, 半信半疑。
“就算是诱饵,王府又不是没有别的婢女,为什么要让她去?”
赤珠轻笑一声:“季小姐,你当这是什么好差事呢?被选上的人可是或许会丢了性命的!”
“王爷直接找了王妃,而没让别人去, 那不正说明……他不在乎王妃的性命?”
季云婉再度沉默,赤珠继续道:“您想想啊, 王爷若真喜欢她, 又怎么会带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说不定……”
她声音更低,几不可闻:“说不定他就是想趁这个机会除掉王妃!”
赤珠虽在王府伺候多年,但她一直都在内院做事, 也很少近魏泓的身, 对魏泓只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了解, 至于他的公事方面则完全不清楚, 全靠自己的猜测。
季云婉却不知道这些,心中虽有疑问,但更愿意相信这个说法。
不是她非要如此安慰自己,实在是如今距离魏泓与姚幼清成亲并没有太久,她又知道他与姚幼清的父亲姚钰芝素来颇有恩怨,再加上她还亲眼见过魏泓对姐姐的好……以及对自己的。
还有,这个叫赤珠的丫头也有自己的所求,没道理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她。
可是不管是真是假,她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姑且相信你,”季云婉道,“他们去哪里剿匪了,什么时候回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
赤珠回答。
“涉及到军情,前院那些人是不敢乱说的,我估计就连王妃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要去哪剿匪,得到了地方才知道。”
“不过剿匪这种事情,自然是要把匪盗剿灭了才能回来,怎么也得要一段时间吧?”
季云婉眉头微蹙,心里算着日子,脸色不大好看。
父亲久未收到她的消息,已经派人送信来问了,她迟迟没有回复,父亲只怕会不喜悦
但是假如……假如姚幼清真的死了!那王妃之位就空出来了。
若是如此,等一等也是值得的!
她打发了赤珠,预备回到临铜,盘香见她心情不好,对她说道:“小姐,要不先别急着回去了,在四周逛逛吧?反正以后您要在这里常住的,先熟悉一下这里也好!”
后面那句成功地讨好了季云婉,季云婉点头,与她一起下了楼,在这四周走了走。
两人走着走着,便来到了那家点心铺子所在的街上。
季云婉抬头看到“王妃爱吃的点心”几个字,眉眼马上沉了下来。
“竟爱吃这种街头小食,还闹得人尽皆知,丢脸!”
她低声道。
盘香跟着点头:“不知道的还以为王爷亏待了她,不给她预备膳食呢!”
季云婉冷哼一声,预备移开视线,却又发现那幌子上面似乎还有别的字,像是后添上去的,因为位置不够,写的有点小。
她走近看了看,赫然发现那两个字是“王爷”。
连起来便是“王爷王妃爱吃的点心”。
一股怒意顿时升了起来,季云婉面沉似水:“竟敢拿王爷消遣!”
她带着盘香走了进去,指着外面那面幌子对店家道:“谁让你们挂这样的东西在门口的?摘下来!”
店家一脸莫名:“怎么了?”
说着还探头往外看了看,以为自家铺子门口挂了什么别的东西。
季云婉道:“王爷皇室宗亲,天潢贵胄,怎么会爱吃你这里的东西?谁给你的胆子用他的名号来给自己招揽生意!”
店家一听这话,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你这姑娘怎么说话呢?我这里的东西王爷怎么就不能爱吃了?他不仅爱吃,还亲自来买呢!还买了给王妃带回去呢!”
“你不信问问四周的街坊,前些日子王爷是不是来了?是不是买了好些点心走?”
他说得理直气壮,口水都差点喷到季云婉脸上。
季云婉脸色由青转白,低声喃喃:“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
店家越说越气,索性站到街边:“大家来评评理啊!这位姑娘说王爷不爱吃我的点心!还非让我把这幌子摘下来?凭什么?我挂了这么久也没人管,连王爷王妃都没让我摘,她凭什么让我摘?”
街坊四邻纷纷围了过来,更多的是看热闹的路人。
其中正好有那位在店门口碰到过魏泓的妇人,听清原委后站出来道:“老李头可没骗人,王爷就是爱吃他家的点心,我那天来买的时候正好碰到王爷了,王爷亲口说的!”
那日崔颢开口说话时魏泓并没有否认,没否认那就等于承认了,承认了跟亲口说了也没什么区别,对百姓来说都一样。
妇人说完后又有人跟着附和:“没错,我也看到了,王爷买了好几包点心呢!”
“就是!”店家道,“王爷知道王妃爱吃,特地多买了些给王妃带回去的!”
“我还偷偷多塞了两块在里面呢!”
最后这句店家说得很小声,只有自己闻声了。
季云婉在一片人声中脸色煞白,盘香推了她好几下她才有所反应,僵硬地转过头来。
“小姐,咱们先离开这吧!人越来越多了!”
围观的人乌泱泱在门口聚集了一片,你一言我一语,声音纷乱而嘈杂。
“这人谁啊?怎么管这么多?”
“外乡来的吧?以前没见过啊。”
“长得一副狐媚像,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各种声音挤进季云婉的耳朵里,将她的脑袋塞得满满的,与此同时耳边回响起门房对她接二连三的顶撞与嘲讽。
明知道她是季府的二小姐,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对她?
就算王爷现在没见她,以后总会见到的,他们不怕她告状吗?
还是说他们知道她告状也没用?因为……因为王爷根本就不在意她?
若是在意,怎么会不叮嘱他们一句,让他们不得怠慢她。
若是在意,这上川是他的封地,胡城离临铜又这么近,他为什么不让人去找她?
就算她矜持,没有留下链接,他若有心打听,难道还能打听不到吗?
她终于意识到了之前被自己忽略掉的种种不对,心中越发寒凉起来,连自己怎么上的马车都不知道,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出了胡城城门,离那里很远了……
…………………………
上川边境的一家客栈里,崔颢对姚幼清简单地说了一下他们的计划。
“我明白了!”
姚幼清听完后说道:“我们以逃难在外没有足够现银为由低价出售一些奇珍异宝古玩字画,那些山贼听到消息后就会知道我们带着很多宝贝,然后来打这些宝贝的主意。”
“等他们上钩,我们就顺势跟过去,然后把他们一网打尽!”
年轻的女孩子做出正确的总结。
崔颢笑着点头:“对。”
说完又问:“王妃害怕吗?”
姚幼清摇头,又轻轻点了点头:“有一点,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临阵脱逃的。”
声音虽然细软,但语气笃定,略显稚嫩的脸庞上神情郑重。
崔颢再次笑了,说这次她要和魏泓兄妹相当。
“那些山贼虽然没见过王爷,但对他的年岁还是很清楚的,加上先帝给王爷赐婚的事情也早已昭告天下,保不齐他们也打听到了王妃你的大概年岁。”
“你们若是以夫妻身份一同出现,或许他们谨慎之下就不会上钩。”
“所以王爷这次要稍微改扮一下,让年龄看上去更大一些,至于王妃你……”
他看了看姚幼清:“就这样吧。”
怎么看都是个小姑娘,改也改不出什么花样来,而且改动过大的话,王妃就要相应地改变自己的言行举止。
她心思单纯,不擅长这些,反而轻易被人看出破绽。
姚幼清在他说完之后不知为何怔了怔,然后转头看了看魏泓,最后点头:“好。”
崔颢见她没有异议,便让人将这次预备拿出来“变卖”的宝贝抬了进来,让她大概看一眼,多少记住一些,免得那些山贼机警,询问她的时候她对自家财物一问三不知。
姚幼清走过去认真地往脑海中记录着,看到其中一幅田园趣图的时候视线忽然顿住。
“这个……不行啊。”
她说道。
“……为何不行?”
崔颢问。
姚幼清面色为难,看看他又看看魏泓,半晌没有开口。
崔颢会意,带人退了出去。
姚幼清这才踮脚贴到魏泓耳边,小声说道:“这是赝品。”
拿赝品来卖,若是让人知道,或许就会以为他们是骗子,不会来了。
但是自己的收藏竟然是赝品,若是被下人知道了,对魏泓来说应该也是很丢人的事,所以姚幼清没有当着别人的面说。
魏泓觉得耳边酥酥麻麻的,克制着没有伸手去摸。
“你如何能确定是赝品?”
他沉声问道。
姚幼清:“因为……因为真迹在我的嫁妆里。”

推荐理由

细腰是一本全本版古言类小说,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追书的朋友可以关注本站免费阅读细腰小说全文结局~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