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本校园甜文她与朗姆酒推荐给大家,作者乔其紗,主角蒋柔陆湛,本站提供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资源,“你能不能……帮我回班拿下书包,我别的衣服在里面。”隔间内, 蒋柔将那件连衣裙脱了下来,为难地说。 “好。” 门外传来男生低哑的声线,然后是迅疾的脚步声。支持她与朗姆酒蒋柔陆湛小说在线阅读!

她与朗姆酒全文介绍

外面广播声越来越大, 蒋柔猜测没多少时间了。这条裙子肯定不能穿了……假如换回校服的话,会不会影响到班级走方队。
而且……她的书包里还有没有卫生巾。
她明明记得经期不是这几天。
蒋柔胡思乱想了一会,脚步声重新靠近。
陆湛说:“教室锁门了。”
蒋柔啊了一声,大脑嗡嗡嗡的。他们在一楼, 窗户都安有防盗网的。
那怎么办。

她与朗姆酒蒋柔陆湛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九章
陆湛会成为世界冠军, 会吗?  陆湛仰了仰头, 后脑勺贴着冰凉的墙壁, 喉头滚动:“在。”
“你能不能……帮我回班拿下书包,我别的衣服在里面。”隔间内, 蒋柔将那件连衣裙脱了下来,为难地说。
“好。”
门外传来男生低哑的声线,然后是迅疾的脚步声。
蒋柔低头看着怀里的裙子, 心里很乱,裙摆后面有两块血迹,一块大,一块小,红艳艳的,在白色面料上特殊扎眼。
衣服都在书包里, 她现在只穿着背心和打底裤,虽然知道隔间门反锁好了,但还是很紧张,紧紧地把连衣裙搂在怀里。
外面广播声越来越大, 蒋柔猜测没多少时间了。这条裙子肯定不能穿了……假如换回校服的话,会不会影响到班级走方队。
而且……她的书包里还有没有卫生巾。
她明明记得经期不是这几天。
蒋柔胡思乱想了一会,脚步声重新靠近。
陆湛说:“教室锁门了。”
蒋柔啊了一声,大脑嗡嗡嗡的。他们在一楼, 窗户都安有防盗网的。
那怎么办。
外面的广播声更加吵。
蒋柔揉着头发, 一想到整个班可能都在等她, 还有老程的焦虑模样, 她就火烧眉毛,又是愧疚又是无奈。
这几天因为家里的事情,运动会的事情,她真的给忘记了。
手机也塞在书包里,没法联系旁人。蒋柔深吸一口气,手心是密密的汗,努力让自己平静,说:“陆湛,要不你先回去吧,老程很着急在找你,你不去他会爆炸的。”
“没事的,我进来了?”
“嗯…嗯?!!”
脚步声越来越近,蒋柔心脏骤然一缩,“这是女厕,你要干什么?”
外面一阵低低哑哑的笑声,好似砂纸打磨石子,有种粗粝又硬朗的质感。
“给你。”
“啊?
隔间门下探出一只宽厚有力的手掌,拿着一包白色包装的卫生巾。
蒋柔脸忽然红了。
“不要吗?”陆湛随意平淡的口气,似乎那天问她想吃哪个口味的馅饼,说:“还是你想要别的牌子?护舒宝?七度空间?嗯?”
“你……”
蒋柔飞快接过来,“谢、谢谢你。”
她是需要卫生巾,但是白色裙子……她又没有换洗的衣服,还是出不去啊,“好了,真的谢谢你,你赶紧过去站队吧,你不去老程真的会……”
陆湛说:“把你裙子给我。”
蒋柔:????
“赶紧的。”
蒋柔说:“……洗不干净的,而且也干不了的。”
“我知道。”陆湛说:“快点,一会就来不及。”
“……我不要。”蒋柔想到那块血迹,耳根发烫。
陆湛声音放低,带着哄人的语气:“听话,不然你不见人了?就在厕所待着?真不走方队?牌子谁来举?”
蒋柔不说话了。
她能想象到假如自己就这么关着,就算半小时后换回运动服,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师同学们解释。
但是……
陆湛催促的声音:“你快点。”
“那你得告诉我,你要干嘛。”
陆湛静了几秒,道:“我买了一包修正液。”
蒋柔:……
她攥紧裙摆,哭笑不得。
“还有五分钟,现在让人送裙子也来不及,我们妹子的那些裙子……”陆湛想起那些女生爱穿的性感皮裙和超***,“你穿上去就被校长砍了,听话,让我试试。”
蒋柔无奈:“修正液颜色不行的。”
“不太显眼就行,后面我给你挡着。”陆湛不耐烦了,“赶紧的。”
“在这阳光明媚、秋风和煦的日子里,一年一度的运动会迎风而来,在操场上,你的汗水洒在跑道,浇灌着成功的花朵开放,啊!我向刻苦练习、积极备战的全部参赛运动员表示亲切的问候……”女主持千篇一律的播音腔隐约传来。
蒋柔轻咬下唇,将裙子搭到隔间门上。
刚刚搭上,就被那边扯了下来。
蒋柔感觉自己脸在发烧,羞恼和无奈都有,她双手拍了拍脸,抱着胸倚靠着墙壁。
哒哒哒甩动液体的声音。
还有挤压塑料瓶的声音。
一点点水龙头的声音。
最后是她心脏要从胸口跃出的声音,砰砰砰的。
“好了,赶紧的。”陆湛将裙子重新搭回来。
“你出去等我吧,我还要……”
陆湛这次没再说别的:“恩。”
蒋柔拿下来仔细瞧着,两块血迹被修正液体掩盖住,裙子是非常纯的白,比起来,修正液泛着黄,颜色差异是有的,但是假如离远了看,应该不太碍事。
那股修正液的非凡气味漫进鼻尖,蒋柔长长地嘘口气,将连衣裙赶紧套上,哗啦一声,把拉链拉到脖子后面。
等一切收拾好,蒋柔捂着小腹跟着陆湛往外冲。
“现在欢迎我们的国旗班进场……”
蒋柔跑得气喘吁吁,陆湛一直紧紧跟在她身后。
看见已经站好方队的同学们,蒋柔绷紧的弦松更紧,双手下意识去扯后面的裙子。
陆湛声音低低的:“别扯,说了给你挡着。”
急得一张脸通红的老程看见他们,忍了忍怒气,还是忍不了:“陆湛你去哪了啊?你一个人不参加集体活动不早说?还耽误人家蒋柔?!”
跑道是弧形,虽然老程竭力克制自己,但是后面二班三班四班都能闻声。
陆湛倒无所谓,只是见前面的女生又要上去解释,伸手,一把钳住她背在身后的手腕。
女孩的手腕又细又白,被他整个包在手里。
“裙子啊,别激动。”他攥了攥,压低声提醒。
老程侧耳:“你说什么?”
“要升旗了。”陆湛昂了昂下巴。
老程想再骂什么,国旗队已经器宇轩昂地走到主席台前。
男主持抑扬顿挫:“升国旗,奏国歌,请全体师生立正,行注目礼。”
……
“全体礼毕!”
升完国旗,老程的火气压下一点。
国旗队站好后全体运动员就要入场了,老程也不得不回教师方队,他瞪陆湛一眼,无奈:“赶紧入列,好好走!”
蒋柔走到队伍最前面,从战一白手中接过班牌。
后面都是同学,虽然现在有陆湛挡着,但是站好后…她似乎能感觉各种奇异的目光落在背后,非常尴尬,下意识瞥陆湛一眼。
“我给你挡着,没事。”
陆湛并没走到战一白右侧,而是继续站在蒋柔身后,呈一道直线。
在一片等腰三角形的领头中,他们这个队形,说不出的怪异。
战一白以为陆湛忘了,提醒说:“是等腰三角形,你往右一点,班长站中间。”
陆湛:“闭嘴。”
蒋柔也停住了,转过头,没想到陆湛还站在她身后。
“怎么样,老子这体格挡得严实吧?”
陆湛挺了挺腰杆,高大的身型,臂膀健硕,站直后如一棵笔直挺拔的白杨,将纤细的少女挡得严严实实。
“可是你会被老程骂死的……“蒋柔甚至能感觉到教师队伍中老程快崩溃的目光。
假如目光能杀人,陆湛估计就变成筛子了。
“没事。”
“可…”
“入场了,扭过头。”陆湛沉声命令,“快点。”
*
走完方队,同学们四列变两列,按班级站在操场中间。
蒋柔在高一1的最前面,将班牌的木柄支在地上,双手扶着班牌两侧,让它保持端正,站好。
陆湛仍然立在她身后,离得极近,比战一白近许多。
蒋柔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麦当劳混杂着烟草味,还有一股她说不出来的年轻男生身上特有的气息。
生气勃勃,狂野热烈。
“陆湛。”
“嗯?”
“那个,你能不能别老盯着我看。”蒋柔虽然背对他,却能感觉到男生灼灼的目光总是落在自己裙子上……那个位置。
极不安闲。
“谁盯着你看了?”
陆湛视线转了一圈,不经意又落在她裙摆。
别说,修正液还挺好用。
“喂!你还看!”
陆湛忍不住笑,低沉磁性的笑声,胸腔都跟着微微震动。
“就是看看老子的杰作,你激动个毛线。”陆湛贴近,邪笑一声:“你屁股还没老子翘,看个屁啊。”
“……”
这话太糙,蒋柔没法接,背过身。
“要不哪天给你看看我的小***?嗯?”
声音更近,坏坏的语气。
“…………”
“流氓。”
二班举牌的是体育委员,人生得五大三粗,就站在蒋柔身侧,跟陆湛一起打过球,关系不错,看他们打打闹闹,不禁调侃:
“哟,你们班这是花木兰啊,怎么着陆哥,成护花使者了?”
男生说着,也往穿着小裙子的蒋柔身上瞟。
高马尾,短短的百褶裙,细直白皙的腿,小皮鞋,平日清丽冷淡的女班长,作活泼可爱妆扮,别有一番韵味。
陆湛往前挡了挡,语调冷下来:“不行?”
男生开玩笑:“这护的态度,是你对象啊?”
蒋柔听到这一句,皱起眉。
陆湛顿了顿,声音含糊,“…嗯。”
蒋柔后背一僵。
两人再聊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半刻,高二的队伍也走完了,各班带回入座。蒋柔举起班牌往前走时,往后看了眼。
刚刚好对上陆湛的眼睛。
黑眸明亮,剑眉微挑,眼神锋利又极具侵略性,认真而专注地盯着她。
似乎。
还隐隐期待着什么。
蒋柔心里一动。
此刻,四十七变成了四十八,双数。
蒋柔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老程早早就知道陆湛要来,他当时寻思了许久,找个男同桌吧,怕跟陆湛一块上课讲话;女同桌吧,又怕被陆湛欺负,想来想去,决定让他和自己亲自挑选的班长做同桌。
蒋柔是今年的中考状元,老程军训时就一直观察着她,小姑娘不单单成绩好、体育也好,真真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性子也聪慧、娴静。
这样的女孩,绝对不会被欺负,也不可能被带坏。
说不定,还能管着陆湛。
这个位置就是给陆湛留的,老程指了指,“那里有个空座,班长旁边,去吧。”
陆湛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稍稍一顿。
女生正在低头看书,手里握着一只中性笔,有些昏沉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皮肤白皙,眼角下一颗淡棕色的小痣。
面孔清淡秀丽,还有几分眼熟。
察觉到男生的目光,蒋柔抬起头,朝他礼貌回视。
蒋柔也认出了他,想到早上自行车棚的事情,想到那个漂亮女生的眼泪,心里却不太舒适。
她对混混痞子无感,究竟个人有个人的路,只是她不喜欢欺负女孩子的混子。
陆湛自然看得出她的不情愿,心里冷嗤一声,背着包走到她身侧,微微偏头,“让下吧。”

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第三十章
陆湛会成为世界冠军, 会吗?终于下车。
她呼出一口气, 公交车还没停稳, 就看见车站立着一个魁梧的身影,拎着只塑料袋。
蒋柔加快脚步,“老爸!”
蒋海国将手里的烟掐掉,上前接过她的书包,“怎么放学这么晚。”
“堵车, 你怎么来接我了?”
“看你这么晚不回来, 我和你妈不放心你。”
“哦哦。”蒋柔瞄一眼他手里的东西,“这是什么呀。”
“你妈要吃的话梅。”
“只有妈妈的, 没有我的?”
“有, 哪能没你的。”蒋海国抽出一大包冰糖杨梅。
蒋柔撕***装,一小颗一小颗捻着吃,“妈妈预产期什么时候啊?”
蒋海国说:“再有一个月。”
“那很快了啊。”
蒋柔心里已经期盼着小弟弟了。
公交站离家还有一小段距离,夏风带着舒服的凉爽,吹在肌肤上,很舒适。
父女俩闲散地聊天。
“对了,爸。”
“嗯?”
蒋柔想起一事,问:“体育生的话, 对文化课是不是没什么高要求啊?”
“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 就随便问问。”
蒋海国闻声女儿这么问,领悟出别的意思, “柔柔, 高中课程很难吗?”
不等蒋柔回复, 蒋海国兴致勃勃说:“假如很难的话,你身体素质也可以,爸爸可以帮你说说,让你跟着爸爸朋友的队里一起练,到时候以特长生去个大学,也可以的。”
“不是啦老爸。”蒋柔满脸黑线,说:“我只是顺便帮同学问,课程不难的。”
进入小区门口,路边立着昏黄的路灯,映得蒋海国脸色稍暗,掩盖不住的失望。
“走吧,别让妈妈等久了。”
蒋柔步伐加快。
蒋海国扛着女儿书包的后背弯了弯,没再说话。
*
晚上临睡的时候,蒋柔躺在床上,拿出手机逛淘宝,《那小子真帅》被没收了,现在的书店估计也没有卖的。蒋柔搜索半天,找到一本还算新的,下了订单。
放下手机,她将台灯拧灭,望向贴在墙壁上的浅蓝色墙纸。
不知怎的,蒋柔想起了小时候。
第一次跟着父亲练帆板时,她是喜欢的,喜欢那种在海上飘的自由感觉,但也不过是当玩小说大全。
父亲也很喜悦,带着她天天练习。
但是随之她长大,比起小说,比起音乐,甚至比起各种的奥数题,她渐渐不怎么喜欢帆板。
累,脏,冷。
夏天还总是会被晒爆皮。
进入初中后,课程越来越紧,蒋柔渐渐力不从心。
蒋海国生活上极宠爱她们,但对蒋柔报了太大的期望,所以练习上对她一丝不苟。
直到有天,她在板上练了一上午,只感觉小腹钻心的疼,像有只手狠狠撕扯着她的腹部,疼痛,严寒,抽搐。
蒋海国不知情,一如既往的严苛,最终导致蒋柔一头栽进海里。
去医院后,她才知道,她是来例假了。
第一次。
蒋柔到现在还记得,那应该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看见叶莺发那样大的火,柔婉娇弱的母亲摔碎桌上的花**和碗筷,甚至高声提出离婚。
她也记得,那天蒋海国认完错,在阳台上抽了一整夜的烟。
不知道是不是那次的缘故,后来蒋柔身体素质虽然不错,但是和叶莺一样,经痛严重,十分畏寒。
……
想东想西的,蒋柔第二天起晚了。
周二的清晨,连绵不断的阴天总算停歇,天空澄澈湛蓝。蒋柔匆忙穿上校服,怕遇上早高峰,早餐都没有吃往公交车上赶。
到校后,蒋柔瞟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才微微松一口气。
“贝珊!”
看见走廊上背着红书包的人影,蒋柔一喜,马上追上前。
她一句“抱歉”还没出口,便闻声宋贝珊兴致勃勃问:“昨天陆哥真是在看我那本书啊?”
蒋柔昨天给她发了短信道歉。
“对不起贝珊,我不是借给陆湛看,只是刚好误会,书就被班主任拿走,我在网上订了一本,大概后天…“
宋贝珊打断:”不用不用啊,书我也没看,没关系的啦。”她眨了眨眼睛,“陆哥是真喜欢看啊?他也很喜欢智银圣?”
蒋柔:……
“难道喜欢千穗?”
蒋柔忍不住问:”你不是一直不喜欢这种小哥吗?“
她记得初中时宋贝珊最讨厌那些混混的男生。
“是啊,只是这跟陆哥有什么关系?”宋贝珊挽过她的胳膊,“陆哥长得帅啊,而且他似乎也就学习不好吧,我听同学说,他不是还什么冠军,牛逼坏了。体育生嘛,混一点,都这样的。”
“反正那书就不用还了,就当我送给陆哥呗。”
蒋柔也不知道说什么,“我在网上订了一本,已经发货了,后天到货就还你。”
宋贝珊看她执意,帮她拉了下书包带,“行吧行吧,我要回班了。”
蒋柔回到班上,比往日迟了许多,同学们大多来了。她走到座位,敏锐地感觉到气氛怪怪的,有不少目光落在她背后。
早自习铃打响,后排有几个男生在高声聊天,蒋柔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想到昨天的事情,也没再管,只低头看着自己的课本。
王白杨正在聊昨天战绩,察觉到目光,弹了声音最大的刘大猛一下,“白***了!”
刘大猛懵了,以为老程过来,立即坐好。
“不是,杨哥,老师没来你让我安静干嘛?”看教室门口空荡荡的,刘大猛呆呆地问。
王白杨说:“没看见班长刚才看你?”
刘大猛一听还挺喜悦的,瞄了眼班长的后背,摸摸自己的方脸,喜滋滋:“女神看我了?”
“傻逼。”
王白杨跟周正对视一眼,“看你是让你闭嘴。”
他们昨天都听了于子皓说的事。
班长跟陆哥在天台上呆了一中午,虽然不知道具体啥情况,现在卖个面子,万一将来成大嫂呢。
蒋柔隐隐能听到陆湛的名字,她不自觉地攥紧笔杆,后背挺了挺。
第一节课是化学。
蒋柔没吃早餐,现在才感觉到饿,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下大口热水,胃里的饥饿感终于有所减轻。
她放下时,闻到一股诱人的食物香味。
脚步声和香味同时靠近。
男生停在座位边,低头看她。
他换了件灰色的t恤,圆领,因为俯身,被胸肌撑出一道弧度。
蒋柔咽下热水,给他让位置。
陆湛晃荡晃荡坐下。
他一坐下,那股香味愈发浓郁。
酥香的面皮混着肉的味道,像是烤馅饼。
蒋柔吸吸鼻子,刚才饥饿感又涌上来,拿起水杯喝了一大口。
化学老师开始上课。
陆湛也开始吃,他双腿岔开,后背躬着,头埋得几乎于课桌齐平,从包里掏出一只热气腾腾的麦多馅饼,拆***装,咬了一大口。
姿态非常娴熟。
辣辣的鱿鱼味道扑面而来。
蒋柔记着黑板上的内容,一手搭在胃部。
好饿。
麦多馅饼小铺就有卖的,是市区里麦多店直接配送,蒋柔闻着那股味道,好后悔早上没买一个。
陆湛三两口吃完,又拿出一个。
这次应该是照烧鸡肉的,鸡肉被腌制后的非凡香味和面饼混杂在一起,萦绕在蒋柔鼻尖。
咕噜。
不自觉发出的一声。
蒋柔一惊,猛的抱住胃部。
但是身旁的男生显然闻声了,动作微微一顿。
好囧。
蒋柔将发梢别到耳后,竭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淡定地抬头看向讲桌,甚至写了一个化学反应式。
化学老师刚刚开始做试验,手里握着试管。
蒋柔正认真听课,手肘忽然被撞了一下。
她咬住下唇,把胳膊往里收了收,没有理会。
“饿了?”
陆湛盯着她假正经的高冷脸,低笑一声。
“没有。”
蒋柔没去看他,仍看向试验,小声回复。
“那我听错了?”
这次胳膊被拉了下。
蒋柔穿的是夏季短袖校服,肌肤直接触到男生粗糙的指腹,体温比她热许多。
蒋柔刚要躲,男生就放开了她,哑声问:“还有香辣鸡肉和酱汁肉的,你要哪个?”
他竟然买了四个馅饼???
大胃王吗。
蒋柔心里默默吐槽,但她并没有上课吃东西的习惯,摇头。
“不能都要啊,老子没吃饱呢。”
蒋柔客气说: “谢谢,不用。”
就似乎跟什么作对似的,她刚说完,胃里又咕噜一声。
女生懊恼地捂住胃部,继续听课,眼睫颤颤,装得再淡静也绷不住,小脸微微泛起红。
陆湛咬了一大口照烧的,忍着笑看向她,“真不要?”
“…正讲课呢,吃东西对老师不尊重。”
陆湛不屑地嗤了一声。
“进荡,进荡——”
讲台上,化学老师摇着试管,操着完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你们看这个进荡完后的效果啊。”
“进——荡——”
“进—荡!”
后排传来嘎嘎的笑声,王白杨和刘大猛你一句、我一句高声模拟着。
化学老师有四十多岁,天天都很困的样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可能闻声男生的声音,又震荡了一下试管。
“进荡啊。”他撸了撸袖子,囔着鼻子说。
肉眼可见的,在震荡完那下后,试管底部啪得裂开。
液体霎时飞溅,但好在离前排同学有一段距离,没洒上,不过还是引起惊呼声阵阵,乱成一团。
化学老师也懵了,挠挠不多的头发,委屈道:“怎么进荡碎了啊。”
后面的同学都憋着笑。
蒋柔也挺想笑,单手掩着嘴唇,低下头。
忽的,课桌下面,她怀里被塞进一个热乎乎的东西。
男生胳膊肘撑着课桌,薄唇斜斜地***一边,一扬眉,朝她使了个眼色。
“赶紧赶紧的,现在没讲课,我给你看着。”
下课铃终于打响。
她把笔记本随手往桌洞一塞,对着桌子发呆。
“哦,对了。”陆湛收回手机,瞄向女生黯然倦怠的小脸,想起一件事。
男生从书包里翻出厚厚的两本书,说:“那什么,赔给你的。”
“你不用赔给我。”蒋柔有气无力说:“其实那本书不是我的,是我借一个同学的,我已经网购一本赔给她了。”
陆湛挑起眉梢,把书往她桌上一推,“那正好,这书你拿着看呗。”
蒋柔摇头,“我现在已经不看这些书了。”
陆湛捕捉她的词汇——现在不看,也就是以前看过,他捻了捻手指:“那就留着,我要这书干什么?”
“我不要。”
“真不要?”
“不要。”
“行吧。”陆湛随手拿起一本,笑脸邪肆,慢悠悠地、声情并茂朗读封面的话。

推荐理由

她与朗姆酒乔其紗(蒋柔陆湛)小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非常适合闲暇阅读!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免费阅读她与朗姆酒小说完整版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