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是落喵喵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现在仅凭一面之缘,一个表情,一个身段,就让人随着她的意思走了。看看四周这些人怜惜她的眼神! 那她就成全她! “神医……小女子是想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免费章节全文

轿中的百里绯月睥睨冷笑了声。
五年不见,凌嫣然欺骗世人的本事更高了。
现在仅凭一面之缘,一个表情,一个身段,就让人随着她的意思走了。看看四周这些人怜惜她的眼神!
那她就成全她!
“神医……小女子是想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若有姓凌的得罪了您,小女子愿意替对方向您道歉。只是病人无辜,其他凌姓人无辜……还请神医放下恩怨,能……”
“我若说不能呢?你算什么东西?你又是对方的什么人?你来道歉?”
“我……”凌嫣然轻咬薄唇,柔弱却坚定的说,“假如骂我几句能让神医放下成见和恩怨,那我愿意心甘情愿受着。神医,您骂吧。”
旁边有人实在看不过去,“神医何苦这般为难一个姑娘家?”
“就是,神医堂堂男人,也太没风度了些!”
轿子里,百里绯月嘴角勾着几分讽意。
果然眼瞎的人太多。
不,应该说这些人某个程度眼瞎是有的,凌嫣然越来越可怕也是真的。
把玩弄人心用得轻车驾熟!
“男人怎么了?我又没爱好睡她,至于去讨好她?”
这话大庭广众之下实在粗俗又难听。
牵连甚广,骂了太多人。
凌嫣然受了天大委屈似的,脸色红红白白。
她也的确受委屈了。
不说这人不给凌府面子这事。
她就不信对方没在轿子里偷偷往外看她凌嫣然几眼。她还从来没碰到年轻男人这样不给自己面子的!
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大的打击和欺侮!
“神医……小女子不知得罪您的姓凌的人,和您具体恩怨就多事。轻而易举说出替对方道歉的话,确实是我不知天高地厚,鲁莽肤浅了……”她咬咬唇,“我是诚心诚意来替家母求医的。我们凌府和您并没有什么仇怨,也请看在小女子一片孝心上,能不能网开一面,给我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三月后,若小女子有幸拿到医牌,还请神医不计较我们也姓凌,能替我母亲看病。”
果然厉害啊!
马车里百里绯月漫不经心吃着盒子里的点心。
凌嫣然不求她破例现在去给她娘治病,只是说三个月后给她一个公平领号码牌的机会。
一如既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为了目的,旁人都是她的垫脚石。
究竟,这次的名额已经没了。她凌嫣然肯定不会犯众怒,她这明显是一步步无形中煽动四周人的情绪,把各种责任错处都往她这个神医头上推。
呵。
“名字。”
“啊?”
“你的名字。”
世族大家,闺中小姐的名字怎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
这话问得太无礼!简直就是欺侮人!
凌嫣然咬咬唇,水眸盈盈挣扎一番做出艰难取舍的样子。
“小女子……名……嫣然。”似乎说得很困难。
众人一听!
原来是凌五小姐凌嫣然,难怪有这般气度!
要说在京都,才女众多,美人如云。凌嫣然这两样并不算其中的佼佼者,但是这凌五小姐,和旁人都不一样!
现在的闺中女子,但凡有点家底,都被惯得不像话。或者过于聪明,就显得狡诈。或过于有才,就显得清高。或过于美貌,就显得过于自傲自信。
只有这凌五小姐,美貌才气家世都有,但是怎么说……可当四个字,纯净无垢!
真正纯净无垢的仙女!
现在,对这个所谓的神医和凌五小姐,就不仅仅是看热闹态度了。许多人心里都有了偏向。
“凌嫣然,凌五小姐。既然你这么大脸,要我看在你的面上。又如此一片感天动地的孝心,我不成全似乎不太近人情?既然如此,你来陪我的家丁睡一觉,我就破例治你娘如何?”
“你……”凌嫣然嘴唇几乎咬出血,“神医,你何苦欺人如此……”
马车里的百里绯月的确能看见凌嫣然,看着那张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熟悉又生疏,却刻到骨血里的脸。
欺人如此?
好熟悉的对话啊。
她记得五年前,她娘满脸血泪的问李氏,为何欺辱她们母女如此。
为何?
她们彼此的理由都一样。
她不屑的嗤笑了声,“当然是看你们凌府不顺眼啊。”
凌嫣然双眼泪光盈盈,看碎了多少人的心。
四周男人多,男人这个物种,免不了怜香惜玉。
“老子真是听不下去了!这是什么劳什子神医啊?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人吗?就算有天大仇天大怨,人家姑娘低声下气来求,就不能好好说话?一个劲儿的欺侮别人,最后竟然只是看不顺眼这种莫名其妙的理由!”
他这次不是来求医的,三个月前他也排过一次队,领了号码牌没好运气。最后跪在浮屠阁门前求,头都磕破了,也没有人开门的!
回到家,重病的母亲早已断气!
新仇旧恨一起爆发,“治病救人还拿乔?我们不给银子吗?现在这般欺侮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人家是大家小姐,脾气又好。老子可忍不了。神医?谁知道不是在装神弄鬼?假如不是,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藏头露尾这半天也不敢出来?有本事出来大家敞开肚皮说!别躲在里面装乌龟!就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神医’,就算一辈子把脑袋缩在龟壳里,也只有暴尸荒野的下场!”
暴尸荒野?
假如不是碰到师父,她早就暴尸荒野,现在只怕骨头渣子也被野狗啃光了!
轿中的百里绯月心底毫无波动,被骂算什么。
这一场戏,她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就是欺人了,你们看不惯可以滚啊。”
“你!”那骂人的男人被她嚣张的欠揍语气气得脸红脖子粗,半晌没在骂出来一个字。
旁边凌嫣然微垂的眸子在看到某道熟悉的身影时,眼底深沉一闪即过。
扑通一声。
众目睽睽。
林嫣然朝着轿子,跪了下来!
这一跪,众人心底全部坚硬的东西,都被跪得粉碎!
她抬头,泪盈于睫。
“神医,求求您。”
就在她跪下来那一刻,在忽然俱静中,一道温雅的声音心痛又惊怒的响起。
“嫣然!”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百里绯月长孙无极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夜越来越深。
好冷。
小娃娃不知道自己发烧了,只觉得寒入骨髓的冷,冷得他每一寸肌肤血肉都生疼。
有瞬间,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他眼前闪过很多画面。
就像眼前这一幕。
缓缓走来的人。
轻盈踏月。
乌黑的秀发流瀑般长及细腰下。
一身如火似血的华丽红衣,好似盛开在夜月下的一朵血色魔莲。
她戴着面纱,他看不清她的脸。
只隐约觉得面纱下的脸上有非常诡异又妖佞的神秘纹路。
是书中写的妖怪么?
完全不知道自己被当成妖怪的百里绯月扫了小家伙一眼就暗暗叫糟。
摸了摸他滚烫的小脖子,“果然发烧了。”
这小子本身的体质并不是十分好,应该是胎中带来的。不过后期应该调养得非常好,现在比一般健康的孩子体质都更好些。只是胎中积弱究竟还是有影响。
这种体质最怕生大病,生大病比普通人麻烦很多。
又给他喂了药。
见小娃娃迷迷糊糊的,小身子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着。
想了想,还是把人抱在怀里给他取暖。
“唔……娘……”
小小软软的娃娃梦呓般轻哼了两个字。
百里绯月身形一僵,黑眸幽深。
孩子……
她一定会找到另一个孩子的!
……
拂晓时分。
“管家,找到了!”
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很快,一大群练习有素的护卫出现在火堆旁,最前面的管家看清火堆旁的那个小孩儿时,几乎老泪纵横。
“小世子,老奴可算找着您了!”
地上的小娃娃很警惕,在这些护卫过来时,就已经醒了。
也不要护卫扶,自己坐了起来。
宦官模样的老管家心疼的吧啦吧啦嘴巴不停,“小世子,发现您失踪后,夫人都急病了。”
这个小祖宗哟,本以为他在书房看书。谁知道这小祖宗有本事避开王府的重重眼线和护卫溜出府,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小祖宗若有什么事,整个王府的下人影卫护卫脑袋都不够砍的!
又一眼看到,“小世子您受伤了?!古大夫!!快快!”
小娃娃避开那位古大夫伸过来的手,自己站了起来。
他没看管家护卫等人,只是不言不语的转头四下看,似乎在找什么。
此刻,万籁俱静,只有风过树梢的沙沙声。
半晌,他垂头,默默无言。
“小世子,您不愿意古大夫看也行。赶紧随老奴回府吧。老奴在找您途中接到消息,王爷回京了!”
小世子整整一年没见到王爷,应该很想见吧?
果不其然,听到这个消息。
小娃娃抬头看了他一眼。
老管家马上招呼道,“轿撵呢!”
后方几个护卫抬着一乘精致的小轿撵上前。
小娃娃上轿撵前,回头望,还是什么都没找到。
即使他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
也让人莫名觉得,那一动不动固执搜寻的小身影有种无言的失望和落寞。
直到这一群人消失,隐身在暗处的百里绯月才现身。
小世子?
王爷?
她随手一救,就救了个皇亲国戚?
要知道,为了找孩子,这几年她没少打探消息。特殊是这一年,亲自到京后。
不过,消息并没有那么轻易打听。
想想看,五年前,她怀孕七个月,外面的人都不知道一点风声。直到她和娘‘死了’,外面都只以为她是出门上香碰到山贼,被山贼所杀,娘是伤痛爱女,***身亡。
到现在,都没半个外人知道真相。
而要安插人进高门大户也不轻易,她为了给李氏下毒,花了七个月时间才插了个眼线进去得手。
一个将军府的实力尚且如此,何况皇室宗亲。
所以很希奇呀。
堂堂王爷府的小世子,平头百姓也许一辈子都没机会见到一面的人物。为何一个人跑来这荒郊野岭还被人追杀?
摇了摇头,算了,这个暂时不想。
她得想想回将军府的事。
将军府是必须要回的,不能让李氏等人好过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她要借大将军女儿的身份去接近皇室宗亲!
她神医的名头再大,能请她的,不过是一些普通达官贵人。
皇族的是不屑于去请一个江湖草莽医者的,甚至,她的名字都不会出现在那些人耳里。
要接近那些人打探消息,将军女儿的身份无疑最好用,也最便捷。
那边被百里绯月救的小娃娃坐在轿撵上,单手支着小下巴。
面无表情举起另一只手,视线落在那还打了一个好看蝴蝶结的,包扎伤口的纱带上。
是不是,就像书中说的那样。
妖怪给凡人生了一个孩子报恩,然后就走了?
所以,他不是没娘的孩子?
他是妖怪生的孩子?
那个穿红衣服的,是妖怪么?
……
正午时分。
将军府。
凌嫣然给李氏一勺一勺喂参汤,“娘,可好些了?”
李氏之前死灰的脸色已有所缓复,只是躺了接近三个月,双颊凹陷,原本保养得宜风韵犹存的风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上去老了十岁不止,一点也没了之前端出来的大家主母雍容典雅气度,颧骨凸出,怎么看怎么寡毒。
女人无论大小年纪,没有不在意容貌的。
“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哪里算好!”又想到痛失四十万两,心都在滴血,不过这些都不是最可恨的。
“照那浮屠阁神医的话,凌婧那小**明天就会被送回来了?”
凌嫣然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女儿也没想到她命这么大……”
李氏咳了几声,喘匀气才道,“我这样都能救回来,五年前凌婧那小**若是没断气,又碰到那浮屠阁的神医,被救回来也就可以理解了。”
一掌狠狠拍在床沿上,“那副鬼样子,都没断气!”早知,就该割了她脑袋,也免了今日的祸害!
“娘,您消消气。身子要紧。”
“我何尝不知道身子要紧,”李氏脸色难看至极,“这些年,我们娘俩用尽手段赚的体己钱,这次全部栽了!那浮屠阁神医趁火打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娘,您说凌婧会把当年的事对那神医说多少?”那神医才有恃无恐讹她?
李氏沉眉,“依你说的那些来看,那神医多少知道一些,不过应该不是多嘴的人。这事闹出去对他并没有好处。他既然对你态度那般刁难,想来也有些帮凌婧那小**的意味,更不会到处说。这点倒是不必太担心。”
凌嫣然垂下眼帘,“洵哥哥自从听到凌婧没死,就神思恍惚。若是凌婧明日回来……”
“沉住气!当初她凌婧一个黄花大闺女,上官洵都能移情别恋看上你。现在凌婧不过一个给野男人生过孩子的破鞋,怕什么!说不准是好事,上官洵对她一直有份愧疚之心。现在那小**既然没死,上官洵也就没多大愧疚的了。你也抓紧点!”
凌嫣然脸色有点苍白,没说话。
李氏又想到什么,“凌婧回府后,你也安分些。既然五年前没弄死她,就不能在冒然出手。”
“这个我明白,娘你放心。”
李氏多少松了口气。
也没太把凌婧要回来放在心上,五年前她能弄倒她们母女,五年后,凌婧更翻不了天!
只是想到全部体己钱都没了。
心里又一波一波的绞痛起来。
她母族是个没落的贵族,她是庶出。从小用的穿的拿的,都没有嫡姐嫡妹好。那时候,她就暗暗发誓,有朝一日,不论地位还是穿戴,都要让那些人刮目相看,跪倒在她脚下!
她也做到了。
假如老爷身边没有像甄觅那样的小狐狸精,一切都很完美。
不过那又如何!甄觅如今,呵呵……
“夫人,夫人~!”
一个老嬷嬷神情激动奔进来,李氏皱眉,“王嬷嬷,你也是老人了!还有点规矩没有,像什么样子!”
老嬷嬷顾不得辩解,激动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全本章节全文

百里绯月抓住那丫鬟的手,反手一捏,一推,那细长的银针,“嗖”的一下就扎进了一只手的手指里。
极其刁钻的贴着指甲盖狠狠扎了进去,整针没入,徒留了一点点针尾在指头外,熠熠闪着寒芒……
一切发生,都是电光火石间。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陡然在院子里响起。
这声音不是素衣的,却示簿裁针丫鬟的。
“啊,我的手我的手——痛啊——”
丫鬟捂着颤抖个不停的手指瘫软在了地上,又哭又叫的,止都止不住。
其他丫鬟都被这一幕吓傻了。
就连李嬷嬷,看向百里绯月的神色都满是惊恐。
是她!
仿佛是为了证实她的猜想一般,百里绯月微微一笑,一把捏住了李嬷嬷的手腕,轻松卡住了命脉,悠悠闲闲的从李嬷嬷身上再抽出一根银针,故意拿在她眼前晃了又晃,“刚才都怪我动作太快了,没让嬷嬷看清楚,这一次,嬷嬷可要睁大眼睛,仔细看看这针是怎么扎进指甲缝里的!”
“若是扎得不对,嬷嬷可千万要给我指出来哦……”
就着李嬷嬷动弹不得,惊恐万分的眼神,百里绯月一脸笑意的将银针狠狠扎了下去!
凄厉的惨叫声瞬时再次响彻了院子。
李嬷嬷疼得心尖尖都发了颤,软着腿也躺在了地上,扭曲着五官嚎叫了起来。
这一下子,一个嬷嬷一个丫鬟,卷缩着身子,一声胜过一声的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受了什么抽经扒皮的大刑法!
百里绯月听着这撕心裂肺的嚎叫,直接掏了掏耳朵,冲着那边吓破胆的几个丫鬟眨了眨眼,“你们看我这用刑的水平怎么样啊?跟这位嬷嬷可有得比?”
那些丫鬟也有在府中多年的老人。
惧怕震动得无以复加。
五年前这位三小姐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由人欺辱,连个屁都不敢放,一副冷淡样子,只会和甄姨娘关起门来过日子么!
这被山贼抓走一遭,消失五年再回来,忽然之间发狂起来这么狠,简直变了一个人似的!
太可怕了!
再也不敢轻慢,都小心谨慎,作出无比恭敬的样子来。
百里绯月讥讽的一笑,人呐。
这些人也不会对她百里绯月忠心,那,要他们畏惧就够了!
这作死的嬷嬷送上来给她立威的机会,她不把握住岂非对不起她?
冷眸看了一眼地上翻滚的李嬷嬷。
她手筋脚筋虽续上了,可要练武就很勉强了。就算师父医术出神入化,她手脚的力道也大不如从前。
这几年,她为了练银针,手上的茧子都不知磨破又重长多少次。
这嬷嬷敢跟她玩飞针,长脸了!
地上痛嚎的李嬷嬷目光一接触到百里绯月的眼神,全身凉了个透顶,惧怕让她哆哆嗦嗦的张开嘴就叫了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杀人了啊,三小姐杀人了啊……”
可惜,这梅苑外面是鬼影子都不会多一只的。
这也是李嬷嬷之前敢那么嚣张在这里打算教训素衣的原因。
银针扎了,又没什么伤疤,够痛,够生不如死,还不轻易让人发现。
历来都是后宅和后宫最常见也最多用的一种私刑工具。
没想到,这些全部现在她自己身上了!
没有人敢上前帮李嬷嬷,扶她一把。
李嬷嬷只好忍着痛,自己爬起来,摇摇摆晃被鬼追一样奔逃而出。
一边跑还一边叫,“三小姐要杀人了啊~!!”
跑吧,赶紧去报告你的主子。
最好闹得满府的人都知道才好!
蠢物!
百里绯月不屑的嗤笑了声,转头就见素衣圆乎乎的小脸满是崇拜的看着自己。
对于这个自己冒出来的素衣,百里绯月可以肯定自己并不熟悉她。
既然不熟悉,这素衣眼中对她**裸的好感和莫名其妙的忠心到底是来自哪里?
先前她出手护素衣,那老嬷嬷自己作死她顺水推舟立威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看这丫头忽然出声怼那嬷嬷。
让她很是有点意外和……惊喜。
没错,惊喜。
这丫头,并不是个软柿子。老实说,她不喜欢软柿子,更不喜欢毫无原则的善良和容忍。
血的教训告诉她,毫无原则退让不但得不到别人的放过,只会变本加厉把你踩入地狱!
所以。
若一定要选个丫鬟,这丫头倒还有些合她心意。
忠心这个还有待考察,脑子不错,性子也不错。
“素衣,你可愿跟着我?”
素衣此刻对这位小姐崇拜得不得了,简直两眼放光。
忙不迭的猛点头,“愿意,愿意!小姐,我愿意的!!”
百里绯月没像那嬷嬷一样纠正她应该自称奴婢,唯唯诺诺,她也不喜欢!
那些原本是真正候选人的丫鬟,此刻心里都很复杂。
一方面她们忌惮这位三小姐,一方面又忽然觉得,虽然是个庶女,可是看样子是个会护下人的。
她们当奴婢的,在高贵还不是做牛做马。
跟着的主子哪怕不够有势有钱,若能把她们当人看,也是让人羡慕的……
望着百里绯月和素衣走远。
她们知道,自己没机会了!
这边,百里绯月没想到素衣还是个自来熟的话匣子。
没走多远,百里绯月就从素衣的话中抓住要害信息,“你见过我娘?”
素衣一脸向往又有些难过,“是的呢小姐。当初我才九岁,因为家里穷,唯一相依为命的妹妹又生病了,等钱救命。我听说将军府在召粗使丫头就来了。我在排队的时候太饿晕过去了,正好甄姨娘回府经过看见,甄姨娘是菩萨一样的人,可怜我,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先回去给妹妹找大夫看病……”
说到这里越发黯然,“等三天后我在来将军府报道,就听说小姐您出去上香碰到山贼出了事。甄姨娘伤痛过度也……”
府里一时禁止大家议论这事,她那时候也不太懂。
只好偷偷打听到甄姨娘生前住的地方,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磕头祭奠谢恩。
后来,她在府中也待久了,隐约听一些丫鬟说过,主母不喜欢甄姨娘和三小姐。
又马上喜悦起来,“不过现在好啦!小姐您没事,甄姨娘泉下有知,也会喜悦的!”
又小心翼翼的看向百里绯月,“小姐……我,我很能吃……不过小姐您放心,我可以少吃点的!”
五年前九岁,也就是说现在才十四岁。
百里绯月看着这布满活力的小丫头,挑眉,“为什么要少吃?从今后能吃多少吃多少,给我敞开肚皮吃。吃得旁人心疼最好!”
素衣愣了一下,那害怕因为自己吃得而被抛弃的心放下了。鬼精灵的压低声音说道,“对!小姐,我一定会吃得夫人她们心痛的!不给她们省!”
这丫头果然知道一些府中的情形。
这个丫鬟,她选得还算满足。
清风阁她还是要去的。
刚刚老嬷嬷那一出究竟只是下人,立威立威,自然要得到将军府权利最大之人的承认,才算是立住!
百里绯月目光微闪。
她要长时间在这府里,究竟只有一个人。假如四周包裹的全是李氏的狗腿子和眼线,对她做任何事都没半点方便。
只有千年做贼的,没有千年防贼的。
她也不会天真的去要府中那些人的忠诚,她只需要让他们知道,她百里绯月也不好惹就足够!

推荐理由

《绝色医妃:邪王的心尖宠》作者文笔流畅,故事情节紧凑不拖沓,男女主角之间的感情细腻,扣人心弦,是最新倾力写作的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言情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