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白富美在七零小说是网络作家苏木绰倾心创作的,哪里可以免费阅读白富美在七零小说全文呢?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出色章节完整免费阅读提供给大家,喜欢白富美在七零小说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白富美在七零小说全文简介

任一漪只不过是刷了半夜的题,打了个盹再睁眼时竟莫名其妙的到了七零年代,人生地不熟,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呀!
想她17一枝花,有颜有钱,成绩优异,家里还有矿给她继续,可以说未来一片光明,妥妥的人生赢家。
可是谁能告诉她,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四面破破烂烂就算了,她还成了黑户口。莫非这是老天在嫉妒她?所以惩罚她到了这里来受苦。

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小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一眨眼,新的一年就到了。
一场大雪也如约而至,整个村庄都被一片白雪覆盖。
宛若童话故事里的冰雪世界。
任一漪起床后,一个人在院子里玩雪也玩得不亦乐乎,还在门口的地方堆了一个超级大的雪人。只而不过她堆的雪人有一点丑。
丑到什么程度呢?它的鼻子是歪的,头比身子还大,两棵眼睛也是一大一小。不过在任一漪的心里,自然是怎么看怎么可爱。
堆完雪人后,任一漪就开始预备年夜饭了。
她之前在供销社买了一块排骨,一斤瘦肉,还有一包富强粉,赵阿婆还好心地送给她几个白萝卜和几棵大白菜。
她打算简单的做一个萝卜炖排骨,然后用白菜和瘦肉做馅包饺子。反正她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最重要的还是过年的那种氛围。
这还是她第一次独立做菜,以前都是一些理论教学。
她在锅里先倒了一点菜油,等菜油烧热后,又放几颗冰糖进去,高温让它融化后,接着就是放各种香料,有草果、八角、花椒、桂皮、姜葱蒜和几个干辣椒。
等全部香料煸出香味后,她再把提前洗净焯好水的排骨放入锅中。等排骨表面炒至金黄后,才放水进去炖。
用大火把排骨炖开后,再把切好的萝卜块和葱结放进去一起炖,然后再慢慢转小火。
任一漪不敢光明正大的把空间里的肉和蔬菜拿出来吃,但是调料什么的她拿出来是完全没有负担。
把排骨炖在锅里后,她就把面粉掺水和转,开始揉面、醒面。
擀饺皮她也只有理论经验,实践是一次都没有的。但她一向认为自己是聪明伶俐的,擀饺皮什么的完全不会在话下。
结果……
嗯,结果就是她完美地演绎了一幅几何图案。
她包出的饺子有长方形、椭圆形、三角形,但没有一个是圆形。当然,她也没能包出正方体、圆锥体和长方体这种牛逼的图形。
任一漪忽然发现自己似乎也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厉害,这个发现让她有点丧……
但是很快她就调整过来了,不怕,至少她调的馅料很美味。
包完全部饺子后,她把锅里的排骨给盛了出来,然后洒了一把葱花在上面。一眼看去汤汁浓郁,排骨和萝卜炖得酥烂,闻着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开。
而此时天色也慢慢地暗了下来,虽然没有人放烟花和炮竹,但整个村庄都充斥着小孩子们肆意的打闹嬉笑声。四面的白雪和家家户户烟囱里的袅袅青烟也格外和谐。
这一切都弥漫着浓厚的年味。
任一漪坐在灶前,往灶膛里添柴,等水缓慢煮开后,她把她包的那些奇形怪状的饺子下锅,煮沸。然后用大碗装好。
事实证实,她包的饺子虽然外形很丑,但味道还真挺不错的。至于排骨炖萝卜,她自己给自己打99分,多一分怕她自己骄傲。
……
谢家。
“阿隽,小扬,你们明天和我去一趟凤阳村。”
年夜饭后,谢家一家人坐在客厅里闲话家常,谢沛民对着他的大孙子和小儿子说道。
“爷爷,我就不去了,后天我就要回部队了,明天我想待在家陪一下母亲。”谢扬不紧不慢地说道。
坐在旁边的李慧拉了拉谢扬,几次欲言欲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也行,那阿隽你明天和我去。”谢沛民点了点头。
“我明天也有事。”谢隽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掀了掀眼皮,不甚在意地说道。
“你明天能有什么事?你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坐没坐样,站没站样,好好跟你侄子学一学!我不管你明天有什么事,必须和我去!”
“你孙子不想去就可以,你儿子不想去就不行,这什么道理?”
“爷爷,我们就先上楼了。”谢扬可以预料到待会肯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干脆起身扶着他的母亲上楼。
等谢扬们上楼后,谢沛民才继续教训道:
“你还好意思说,小扬年龄和你一样大,你还是他的长辈,但是你看看他,再看看你自己,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叫你去军队历练一下你也不去,一天到处乱跑,你就说你前些日子又跑去哪儿了?”
“我也上楼了,您老人家在下面慢慢和沙发说。”谢隽也不看他老子的脸色有多臭,径直起身预备上楼。
“你给我站住!你现在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不服管教了,你还有没有把我当作是你老子?”
谢沛民拿他这个老妻拼命生下来的小儿子实在是没办法,这是他一手拉扯长大的儿子,相较于他前面两个儿子,他对他的确要多两分疼爱怜惜,从来都不舍得对他打骂。谁知道长大后养成了桀骜不驯的性子。
他这一生有三个儿子,老大在战场上不幸牺牲,但留下来的儿子现在也可以光耀门楣、报效国家。二儿子在M国当驻华大使,把他们一家都接了过去,算起来也是很有出息了,他现在也不用再过多担心他们了。
只有这个老来子,上学时一直聪明伶俐,成绩从来都是班上的第一名,谁知道上完高中来到这边后,整个人都变了。
一点也不再听他的话了,也不爱像小时候跟在他后面问东问西,眼里的孺慕之情一下子变成了桀骜不驯。
他问了很多有孩子的下属后,从他们口中才知道他这可能是到了叛逆期,可要害是他现在都已经二十一岁了,这叛逆期怎么还没过。
真是愁人。
“好吧好吧,我坐下来,您慢慢说。谁叫我没有母亲要我陪。”谢隽一脸的吊儿郎当。
“你……”谢沛民看见他这样子本来是想发脾气的,可一听到他后面的那句话,全部的火气又被堵回了肚子里。
“明天去凤阳村主要是去看一下任晖夫妇的女儿,听老林说她非要坚持下乡来。哎,这小姑娘也是可怜。你一天不务正业,可能连任晖夫妇是谁你都不知道。”谢沛民先是软声地给他解释一番,说到后面又忍不住把他数落一番。
谢沛民没有注重到的是,他提到任晖夫妇的时候,谢隽眼里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情绪。
“好了好了,明天和你去就是了,记得喊我。”谢隽一脸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边说边上了楼。
“你这臭小子!”谢沛民在后面骂道,不过眼睛里到底还是闪过一丝笑意。
小儿子还是听话的,只是表面看起来不耐烦而已。
“妈,刚刚在下面的时候,你拉住我是想说什么吗?”谢扬把门关上后说道。
“也没什么事,我是那天无意间闻声你爷爷说,他有一个故友的女儿下乡到这儿来了,听他说起来那女孩子很不错,我就想着也让你去看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结婚了。”
李慧看着挺拔如松的儿子,满眼骄傲。她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后悔过在她最年轻的时候留在谢家帮他抚养长大。
她虽然付出了很多,可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好孩子,她这一辈子也值得了。可是这个孩子苦,生下来连父亲都没有见过。
“妈,我现在还不想结婚,你也不用给我相看,反而耽误人家姑娘。现在你有胖胖陪着你,也不会太无聊。”
谢扬之前是没有结婚的打算,后面碰到了任一漪,心里面装了人,更不可能有心思去随便找一个人结婚。
“胖胖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可是妈还是想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你娶妻生子。”
“妈,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一定能看到我娶妻生子的。”
谢扬心里苦涩,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找一个人结婚,他也不想让母亲失望。
可是他现在根本不适合结婚,先不说他心里根本还没有放下任一漪,就算放下了,他现在的工作也不答应。
“你也不小了,说起来你比你的小叔子还大两个月呢!”李慧说到这,忍不住笑了笑。
“那等小叔结婚了,我再结婚。尊老***嘛!”谢扬想着他那小叔子平时不着调、急躁的性格不知要过多少年才能结婚,而且也不知道要什么样的姑娘才能入他的眼,想到这他也忍不住笑了笑。
他们俩说来也是同病相怜,一个还没出生就没了爹,一个刚出生就没了娘。
可他们俩平时一点都处不来,小时候不知道打过多少架,现在两人年纪都大了还算好一点了,只而不过他们现在也不会坐下来谈心什么的。
“贫。没准你小叔叔这次就可以找到他的媳妇了。你要不要明天也去看看,没准就看对眼了呢!你别看你小叔叔一天不着调,我看他呀聪明着呢!”
“妈,哪可能那么轻易的就看对眼了?还有啊,从来没有人说过小叔叔笨呀!”谢扬无奈地摇了摇头,他也只有这时候会叫他一声小叔叔,平时当面都是直接叫名字。
“试试呗,缘分这种东西谁能说得定。”李慧不死心,仍然苦口婆心地劝道。
“妈,我后天就走了,你就让我在家好好陪陪你吧!这一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空回来。”
李慧听到他这句话后,也不再说什么了。谢扬从高中毕业去参军,三年来都没有在家过个年,平时写信过去都要好久才能收到他的回信。她心里也舍不得再把儿子往外推了。

白富美在七零在线阅读出色章节

上门
翌日清晨。
太阳还在山头还未显露出来,整个村庄看上去烟雾缭绕,一片混沌。
新年下的第一场雪已经开始慢慢地融化了,屋檐上的雪化得最快,滴落成水,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像是有千万只手在按摩着人的耳轮。
一辆军用吉普在清晨里缓慢开进了凤阳村。
“小王,直接把车开到山上去,我知道她住哪儿。”谢沛民伸手按住了预备下车问路的司机小王。
“行。”小王性格比较木讷寡言,但为人敦厚老实,车也开得好,谢沛民一直对他信任有加。
谢沛民大概在三年前曾多次来过这个地方考察,凤阳村作为离市区最近的一个村庄,它的建设发展自是重中之重。当年他也是花费了好一番心血,才找到了让这个村庄家家都能吃饱饭的办法。
说来那一次的发现也是巧合,他当时找不到适合这个村子适合种植的农作物,心情烦闷便一个人散步来到了村子里。村里人好多都熟悉他,他不想露面被打搅,便专挑了偏僻的地方走。
凤阳村河的下游聚集成了湖,湖两边有一大片空地荒废,而村子里现有的田土只能让他们勉强过活下去,吃饱饭是不可能的。
他开始是想让凤阳村像其他地方一样,多种植一些玉米水稻土豆红薯这种粮食作物,可他们这儿多山,并不轻易开垦出新的田地。
而河边的那两块空地虽然离水源较近,但想把它变成田需要很多的财力、人力。因为两边的地要高处湖面一大截,引水进田会有很大的麻烦。
而种植玉米到是挺适合的,但这块地上经常有很多鸟来觅食栖息,可能玉米才种下去就会被它们给啄出来吃掉。
而且种植玉米也只能让他们吃饱,并没有吃好,他是北方人倒还能接受每顿都吃玉米面,可他们南方人更喜欢的是米饭。哪怕再没有米了,都有想办法找一把来混着土豆红薯煮一锅稀饭。
至于土豆红薯那就更不可能了,两个都需要那种沙壤土才能长得好,湖两边的地属于深层肥沃土壤,虽然营养足够,但不好播种,也不好收割。
他正预备打道回府的时候,不经意就瞥眼发现了杂草当中的一株甘蔗,长势很是喜人。
当时他脑海中灵光一现,立马想到了种植甘蔗。
他马不停蹄地赶了回去,立马大量地查阅资料,果然,甘蔗很是适合湖边的那两块地。
甘蔗栽种的时候要大量水把土地浇灌湿透,然后可以用种子或甘蔗下面的一截直接插入土中。
而且它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人力去治理,只要注重后半期水的浇灌就可以了。它也不像其他农作物一成熟就得立马收割。
甘蔗一般在三四月播种,十月成熟,但它可以留在第二年的2~4月份收割,这点可以满足他们农活一下子忙不过来时的需求。
最最最要害的是他们隔壁的广省就是专门种植甘蔗的地方,所以技术和种子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
去年他们已经收获了一季甘蔗,他后来还特意问了一下后期的负责人收益如何,结果在意料之中,凤阳村的确大赚了一笔。
而且这还是他们在完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赚到的,今年他早在三月的时候就给凤阳村引进了一批榨汁的机器,还找来了会制造红糖的相关技术人员。
去年他们的甘蔗完全是运输到广省去卖的,除掉高额运输费和一系列其他费用后,还能赚一大笔。
假如能制成红糖的话,就能省掉一大笔成本,因为制成红糖除了机器和技术人员花了一点钱,以后的制作要的只是人力而已。
而且现在红糖可是很好的营养品,但它又不像水果那样贵的离谱,让人觉得高不可攀。
要是走人户能够带上几块红糖,那主人家绝对会笑眯了眼,以最高的礼遇招待你。
“小王,先带我去一下湖边的两块甘蔗地,我就看一眼,我给你指路。”谢沛民想到这,心血来潮地说道。
“好的,谢首长。”
“老头子,你到底是来看人小姑娘的,还是来看你的甘蔗的。”一直懒洋洋躺在车后座的谢隽忽然出声说道。
“你这臭小子,没看到现在还早吗?人小姑娘可能还没睡醒呢!”
“哦!”谢隽也不再多说什么了,闭着眼睛又躺了下去。
小王开着车带他们先去了一趟甘蔗地,谢沛民看着一大片长势喜人的甘蔗,心里面也很喜悦,满足地点了点头。
“走吧!现在去小丫头那。”谢沛民果然只是看了一眼,连车都没下就走了。
三人开车来到任一漪住的地方,看到两米多的大门,全都下了车。
“有人吗?来开一下门。”小王率先下车去叫门。
任一漪此刻正在睡得香甜,整个人呈一个大字型,小嘴微微张开。
小王在外面叫了好几声,没有听到里面有一丁点的声音。
他不由得又用力地拍了两下,里面的任一漪终算是听到了。
她先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最后外面的声音实在是太大声了,她不耐烦的朝空中挥了挥手,然后嘟着嘴起了床。
“谁呀?一大早上的。”
她把衣服穿好后,趿拉着拖鞋来到了院子里。
“我们是代表当地政府来看看你的。”谢沛民中气十足的大喊了一声。
“哦!”任一漪也大声地答应了一声,只而不过声音里的兴致怏怏隔着门都被他们听出来了。
“快来开开门吧!小姑娘。”
“院门没关,你们用力推就行了。”
“这小丫头怎么没点安全意识啊?门都不关。”谢沛民在外面小声地念叨。
任一漪要是闻声他这话,一定会大喊冤枉,这不是她不想关,而是她个子够不着呀!而且她家里的这些凳子都特殊矮,她站上去后也只能堪堪的摸到门闩,可要害是那门闩还挺沉的,她完全拉不动。
“对了,你们别推左边那扇门,那有我的……”雪人两字还没说出口,左边的门就“啪”的一声被推开了。
任一漪:“……”心累。
推开门的小王:“……”发生了什么?小姑娘怎么那样看着我?
接着走进来的谢沛民视若无睹地跨过了雪人的那个大脑袋。
任一漪: “……”靠,你们这样好吗?
最后走进来的谢隽盯着地上的那个雪人头看了半天,就在任一漪以为他会捡起来的时候,闻声了一声:“好丑。”
任一漪:“……”完全不想说话了。
“你就是一漪吧?”谢沛民看着眼前还没睡醒的少女,慈爱地笑了笑。
“嗯,请问您是?”任一漪把他们迎进了屋,还有几分不在状态,心不在焉地问道。
“哦,我是当地政府人员,特来看望你一下,在这可过得习惯?”
“还好,谢谢您们的关心。”任一漪回答地很官方。
“那我们也就放心了。”谢沛民点了点头,他心里挺喜欢眼前这个小姑娘,懂礼貌,有大人的沉稳也有孩子的天真。眼神清亮,一看就是心思很正的好孩子。
“您们先坐着吧,我先去洗漱一下,再给去厨房你们泡一杯茶。”
“去吧,我们不急。”
任一漪路过揣了她雪人一脚的罪魁祸首,竭力地忍住不去瞪他,在心里反复地告诉自己要懂礼貌。
谢隽却是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
谢沛民转头无意间看到了自家儿子的眼神,嘴边正预备训斥他没礼貌,可一想到这是在别人家还得给他留点面子就忍住了。
他再转念一想,脑子里出现了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他向来对儿孙的婚姻大事都不过多干涉,以他们的喜好为主,也不强制他们必须得在多少岁之前结婚,他只负责最后的检阅。
可现在,他脑子里的这个念头怎么压也压不下去。
他小儿子什么个性他自己心里也清楚,以前在京都大院的时候,都不太和女孩子说话还可以归咎于年纪小。可到西南这边后,大院里还是有很多姑娘对他献殷勤,但他仍然没什么反应。
他当时就明白了,他这个儿子啊,对感情多半还没开窍。
可刚刚他盯着人小姑娘瞧,是不是说明他心里对她也是有点不同的?或者说是有一点喜欢她?究竟小姑娘的确比以前大院里的那些漂亮的姑娘还要标志一些。
他虽然不会干预他的婚事,但他可以在某些时候帮帮他这个小儿子,不然等他明白过来,黄花菜估计都得凉了。
反正这么好的姑娘被自家儿子娶到了的话,也是他们赚到了。
而谢隽完全没有他爹的这些想法,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她那一头蓬松的卷发有一点特殊,还有眼睛也生得挺大的,个子也挺矮的……
实际上这还真是谢隽第一次如此仔细地看一个人。
任一漪现在也在对着那三个大瓷缸犯难,早知道她就不应该说要给他们泡茶了,她压根没想起要在家面预备小杯子了待客。
而且茶杯又不像茶叶一样可以去超市里面拿,现在她也不敢贸然进去,究竟有人就坐在家里,不能去冒这种险。
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挺难办的。泡还是不泡都是一个问题。
任一漪最后一咬牙还是给泡了,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是吧?
当他们看见任一漪拿着一个大瓷缸出来的时候,还不怎么觉得希奇,可当她又去拿了两个大瓷缸出来并且摆在他们的面前,笑眯眯地说您们请喝茶的时候,他们不由得一致地瞪大了眼睛。
任一漪看着他们下巴都要惊掉的样子,她很想告诉他们,她心里也苦啊,她也不想这样的。

任一漪谢隽小说推荐

白富美在七零任一漪谢隽小说小说字里行间,布满童年真童趣,欢声笑语不绝于耳,不失为一篇佳作。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