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赵宝梅杜天翼)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赵宝梅杜天翼)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赵宝梅杜天翼)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文笔流畅不拖沓,非常值得一看,现在小编为大家呈上部分出色内容:赵宝梅虽然已经跟胡妈妈谈完,她的心思也没有幻想得太遥远,最终这日子过成啥样子还是得要靠自己,所以不如好好静下心来专心学习。 第二天上完了课,刘教谕对赵宝梅夸奖了几句。 赵宝梅心里面非常的喜悦,就是连下课走的时候手里面都仍然捧着本书。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免费章节内容介绍

赵宝梅都还没有完全从书本里面脱离出来,脑子需要点时间才能反应过来。
碧兰眨眨眼向翠云那边看了看,这不用说,赵宝梅一下子也明白过来,就是这个翠云在这里故意作怪。
“那我们这就过去吧。”
赵宝梅简单的了解了下实情,也并没有太慌忙。
轻盈慢步,不慌不乱地离开了,一直站在身后的翠云看着她们主仆二人渐行渐远的背影,使劲地咬紧嘴唇,没能肆意爽快有些憋气。
翠云昨天晚上跑过去找了胡妈妈,却遭到了胡妈妈狠狠的一顿训,依然要她跟老爷的长随拜堂成亲,并且过不了多久两人就办喜事。
听到这个话翠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可不管她如何哭,胡妈妈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妥协,更是恶狠狠地告诉她,要是胆敢在这里没完没了的哭闹,就立马把她嫁去瘸了腿的门房。
翠云哪里还敢再闹,因为她的心里面非常清楚姑母肯定是做得出来的。
伤心欲绝的拖着个倦怠的身体回到后罩房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一双眼睛肿的很大,一大早上又看见二小姐,她心底的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绝对就是二小姐之前是拿话在这里诓骗她,要不然姑母又怎么可能不同意让她跟随去李府?
于是,听到夫人派人过来传话,翠云一下子就横下心,怎么都不让碧兰进去传话。
反正过不了多久就要嫁人啦,这二小姐到时就算是知道了真相又能怎么样?
她现在还就真是破罐子破摔,哪个都不吝啦!
王氏早就已经在房间里面等得不耐烦了,似乎那一点火就会着的鞭炮,整张脸憋得一片通红。
要不是因为家里面现在还有客人,他恐怕早就已经怒火发泄了,可现在也只能干瘪瘪的坐在这里憋着气等那小蹄子,昨天胡妈妈在一旁苦口婆心说的那些话早就已经忘了脑后,现在心里面真是恨不得见了赵宝梅就立马撕烂她那张脸。
胡妈妈站在一旁也是一头雾水满脸的无奈。
昨天自己一通嘴皮子又是白说啦!
这个二小姐也真是的,怎么就在这个时候识不清身份,本来这夫人的心里面就很不待见她,这个时候又还让夫人坐在这里都等了快两刻钟的时间,这不是在火上浇油吗?
赵宝梅这前脚刚一踏进门就感觉到气氛乍冷,就似乎那九尺寒冰里面的雪窟,那王氏眼里面冒出来的火光真是恨不得立马把她给活活的烧死。
都还没有等赵宝梅先开口请安,那在一旁坐着的生疏妇人起身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哟,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宝梅姑娘吧?看这却月弯眉俏凤眼,不管怎么看那都是个美人胚子,不要说是男人,就是我看啦都喜欢得不得了,可惜我没有可以般配得上的儿子,要不然一定招到家里面当儿媳妇,哈哈哈哈哈……”
妇人那一声爽朗的笑声使赵宝梅一下子不知所以然,眼神在朝着王氏看去,只见她那脸上不得不挤出的笑脸,只怕眼前的这位妇人也是她不敢得罪的吧?
“你一天到晚都磨磨唧唧的还呆愣着站在那里干什么?竟然让人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才过来,那些规矩学完了全部都吃了不成?”
王氏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开口骂了赵宝梅几句。
现在这里也是有客人在,要不然她的话肯定会非常难听啦……
胡妈妈站在一旁使劲的眨眼睛,示意夫人千万不要说得太多,王氏坐在那里闷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缓缓心气,介绍道:
“这位就是传说中缘绣坊的隋娘子,还不赶紧向人问好!”
“宝梅给隋娘子请安了。”
赵宝梅袅袅婷婷,福身行礼,隋娘子面露微笑地伸手把她给扶起来,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一会儿才道:“长得如此俊的人儿,你母亲怎么还舍得这么的凶你,要是换做我,早就不晓得该怎么疼啦。”
王氏被挤兑的满脸涨得通红,“这自家的闺女,又不是什么外人,这该训还是得要训,又怎么可以肆意的娇纵,不懂规矩的出了门子,还当我这个做母亲的没有教好,”
两眼盯着赵宝梅看,王氏急忙就转了话题:“也不要在耽搁时间啦,请绣娘们为你量尺寸吧。”
隋娘子伸手朝着身后这么一摆手,瞬间三四个绣娘持尺走上前。
赵宝梅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听指挥,长这么大这还是她第一次量身制衣。
上辈子穿什么全都是按照尺寸买的。
赵宝梅听着绣娘们按照各件衣裳测量报尺寸,心里面也是多了好几分的好奇。
只是不管怎样这都是做给自己的物件,给多少她全部都收着,就算不能穿也可以先放着,等到时过冬的时候在全部都捂上也不迟呀。
“隋娘子您看看我们家闺女还应该配上点儿什么物件?您是行家,今天可以把您请到这里来实在是不轻易,我也不害怕您笑话,对于这些东西我是一点儿都不懂,就请您多多费心了。”
王氏笑呵呵地跟隋娘子寒暄着,赵宝梅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刚见面的时候只见隋娘子笑得很畅快,这一会儿细致的看了看,才发现她那双丹凤眼里面还透露着很难靠近的冰冷。
隋娘子轻轻抿了口茶,浅笑道:“赵夫人这么说就是折煞我啦,我们也只不过是在铺子里面干活的,怎么可以跟您这样的官夫人相比?只是承蒙赵夫人您看得上我,我在这里也就不妨多句嘴,要是说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您可千万不要笑话。”
“怎么可能呢,您尽管说就是啦。”王氏显得十分的慷慨,赵宝梅也很好奇,站在一旁认真地听着。
隋娘子对赵宝梅的态度还是非常满足的,脸上露出丝笑脸,随即就说道:
“这上书县虽然也就只是个不怎么起眼的小地界,但也还是算得上是块风水宝地,也出过很多大户人家,可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又怎么能跟南边儿的大家族相提并论,很多全是靠着科举上位,我们这上书县因此也就多了点儿文雅,这些夫人们也并不是怎么喜欢那些比较奢华的东西,因此大家也就倾向于那些显得较典雅庄重一些的物件,我们这关起门来说实在的,赵夫人真的没有必要在饰品上花很多的银子。”
王氏听后脸上不由得一怔,尴尬的挤出一丝笑脸,“有句话说得好,这每家每户都有本难念的经,我们老爷又怎么可以跟县太爷那般有油水……”
“咳咳。”赵宝梅听后下意识地在一旁轻咳了几声,直接将王氏的话给打断了。
这当着很多外人的面在这里批判县太爷的作风问题,这不是想自己早点儿死翘翘的节奏吗?自己给自己刨了个坑?
王氏的脸色一沉,转身狠狠地瞪了赵宝梅一眼,似乎也已察觉出自己刚才似乎说的有些不太对劲,然后只是轻轻笑了笑就没有在说话了。
隋娘子很意外地抬起头看了赵宝梅一眼,脸上的笑脸更多多了几分浓郁:
“宝梅姑娘备下的这些衣装一套只怕是有些不够用的了,觉得在添上两套才比较的妥当,她怎么说现在也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家,头饰用不着太多的讲究,就只在衣装上讲究些吧,这样也可以让她显得更加的文气一些,赵夫人这样可以吗?”
那要是再来两套?得需要多少银子!
王氏眼睛都已经瞪红啦,可也没办法,只能连连点头,咬牙切齿的应着,“可以,没问题!全都听隋娘子的……”
“那我们就再来说说这衣装的事情,也不晓得赵夫人这里有没有熏香?”
提及“熏香”这二字,隋娘子就看到王氏是满脸的木讷,不晓得到底该如何回答,很明显她是根本都不懂的。
隋娘子转过头去看着赵宝梅,笑着说道:
“熏香在那些大户人家里面是专门拿来祭奠用的,但这些小门小户多数也就只可以用来熏熏衣裳而已,说到底还是那味道比较的吸引人,就比如甘松、木香、迦南、玫瑰瓣,这些它们都是有各自非常独特的气味,是本地这些夫人小姐们最钟爱的熏香,就是不晓得二小姐到底喜欢那种味道的呢?”
赵宝梅一怔,眉头微微皱紧,这位隋娘子的心,可真是够黑的啦!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赵宝梅杜天翼免费章节全文

赵宝梅想要过来帮忙,可碧兰果断不同意,“您还是不要沾手啦,假如一不小心给伤着了可咋办呀?过几天还得要见李家的外客呢。”
“见啥见,我这心里面还巴不得见不成呢。”
赵宝梅一个人坐在那里自言自语的嘀咕着,两眼看着碧兰,她的情绪也已经开始慢慢地变得温顺下来,“你的胆子够大呀,竟然敢当着大少奶奶的面儿跟我站在一起,难道就不怕她到时找你麻烦?”
“怕当然是怕,但奴婢也就只是拍着自己的良心说出实话。”
碧兰停下了手里面的活儿,看着赵宝梅,“二小姐您才是真的胆子大呢,竟然愣是将那碗粥给喝得干干净净,还跟那大少奶奶争论,其实说到底全都是那个张婆子在捣鬼,也不晓得大少奶奶到最后能不能弄明白。”
“她根本就不会去理睬这到底是不是有人在故意捣鬼,也不在意那一碗燕窝粥,只是想要告诉我,她的身份更珍贵。”
赵宝梅刚才吵了大半天也有些累,原本好不轻易得到了书本笔墨,想明天该怎么跟教书的先生可以多学学,哪儿曾想这横生枝节,跟自己的那位大嫂吵一通。
只是赵宝梅根本就不害怕,横竖她在这个家里面都已经落魄到这样啦,别人还能把她如何?
所谓光脚还会怕穿鞋的吗,她肯定不会跑去主动挑事,但也绝对不会容忍别人肆意的欺辱。
“不过……”碧兰在那里犹豫一会儿但最终还是将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只是奴婢觉得您还是得要忍忍,怎么说那大少奶奶还怀着身孕,到时要是跑到夫人那里去告状,那您不又得要挨顿骂吗。”
“她肯定是绝不会去的,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赵宝梅对此还是非常肯定的。
即使那吴乐敏比她在赵家里面要有地位得多,可也并不代表王氏可以容忍她满嘴口无遮拦。
李家本身就非常看不起赵家高攀,这就是那王氏心里面的一根刺,要是吴乐敏在这个时候跑过去碰触王氏的底线,那王氏绝绕不了她。
碧兰听后也就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再继续追问,赵宝梅看她,“碧兰,你晓得救我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吗?”
碧兰摇了摇头,“奴婢并不晓得此事。”
赵宝梅发出轻轻地叹息声,偷偷的看看那个玉坠,她的心里面感到很不安。
这个东西似乎是个灾难,要是不还回去,心里面总是悬着这么个事。
只是好多次都没能问出到底是何人,她也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只能坐着干等以后再说啦。
可似乎大家都不想这件事情再被提起?
碧兰收拾好全部东西后就开始打水洗漱,跟赵宝梅一起躺在床上。
不断的叹气声,让赵宝梅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看碧兰又静静的翻了一次身,她完全可以体谅碧兰心里面的担忧,“碧兰。”
“二小姐您是要起夜吗?”
碧兰立即坐起身来,赵宝梅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示意让她继续躺下。
“我就是想跟你说,从今以后我们两个人就相依为命,只要我有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让你饿到。”
“二小姐……”碧兰的声音发颤,“奴婢是应当好好地伺候您的,这都是奴婢的责任。”
“哪有什么责任不责任的,那全是情分,我亏欠了香兰的,迟早都会补回来,不要多想,好日子一定会到来,赶紧睡吧。”
赵宝梅微微闭上眼睛,将全部的心思全都放在明天学习上。
碧兰侧目看了一眼她,轻轻地抿了抿嘴,也闭上了眼不再胡思乱想。
月黑风高连绵细雨,晚上的风呼啸而起,吹的窗布瑟瑟作响,实在是太饶人清梦。
赵宝梅闻声醒过来,再无困意。
脑海里面想着自己现在的身份,再想到脑海里面那段朦胧的记忆,她不晓得到底该怎样来评价自己这段惊人的历程,想不到一个词汇,脑中空洞,两眼傻傻地盯着床顶发呆。
那睡不着的滋味儿可真是不好受呀,并且脑子里面还乱哄哄的。
脑海里面想着那个救过自己人,王氏当时问起过他,并且吴乐敏在吵架中也提到过他,可谁也不肯说出他的真实身份。
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记忆里面,他身材非常的魁梧,五官长得是个啥样子倒是已经记不清楚了,但他的手却是十分冰凉。
感觉到思维一下子也跳跃的太远了,赵宝梅就直接换了个姿势,却依旧在那里继续苦思冥想。
那个玉坠,也不晓得到底是不是他的?就算不是,赵宝梅心里面也很想好好地跟此人道一声谢。
不管怎样他都救了“自己”的命,虽然这个身份让她非常的不乐意接受,可好歹是活着呢。
传来“簌簌”的怪声,赵宝梅的眉头微微紧皱,两只耳朵高高竖起。
静了好一会儿,她的心才慢慢地放松了下来。
对于这样子的破屋子贼压根就不会惦记,自己还在这里担心什么呀?谁会来这里偷东西?
对,偷东西!
赵宝梅脑海里面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个玉坠,伸手摸了下枕头下面,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她瞬间就想到今天自己在看书的时候,顺手就直接将玉坠给放到那个墨盒子里面,也是想藏得更隐蔽一些吧。
可除了自己应该没人会知道吧?
她心里面很犹豫……
“叮当!”
又传来一声响动。
赵宝梅“腾”的一下子就直接坐起身来,看了眼碧兰,还在熟睡着。
她一个人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抬眼就看见那床后的小桌旁,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是谁?”
赵宝梅心里着实是被吓了一跳,再看那个人手里面拿的就是那条玉坠。
她想要叫嚷,被那人一下子就直接给捂住了嘴。
那条玉坠在她眼皮前晃了晃,男子十分低沉阴森的声音就从头顶上传来,“我到这儿来是专门拿回我自己的东西。”
赵宝梅喉咙咽了口唾沫,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清楚他的身份,让他把手给拿开。
大手一松开,她伸手轻拍着胸口长喘了好几口气。
月光通过那破窗布散落在房间里面,那折射的光线映照在他的那张脸上。
那是一张非常冰冷的脸。
“真心谢谢你当时救了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心里面一直都想着将东西还给你,只不过很遗憾的是并不晓得您的身份,问了很久也没能问出来,并且,我出行也是很不便,真是抱歉啦。”
赵宝梅将声音压得很低,十分诚恳地道谢。
他的那双冰冷的眼睛从头到脚看着她很久,“其他的人晓得这玉坠吗?”
“不晓得。”赵宝梅在心里面斟酌了一小会儿,最终仍然没有说出香兰。
“你的这间屋子也确实是够破的啦。”
“呃……”
赵宝梅惊愕之余,只感觉到眼前有一道光影一闪而过,他就不知所踪了!
迈步急忙追了几步到门口,外面依然下着很大的雨,让人根本就没办法看清楚远处的景象。
内心失落的微微低下头看着屋里面那一道道湿淋淋的脚步痕迹,墨盒子里面的玉坠却已经不在了,她才明白自己刚才并不是在做梦,而是那个人的确到这里来过。
只是……
只是这个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非得要说自己的屋子破?这还用得着说吗?是个人都晓得!
赵宝梅一下子就感觉心里面的这口气憋闷的喘不过来气。
难道样子长的好看就可以跑出来恐吓人?
这是啥子救命恩人哟,完全就是个神经病嘛!
“神经病!”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赵宝梅的话说到这里,那脸上的笑脸更浓郁了些: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也不瞒着您,有的时候确实对自己的出身有些怨怼,可那也根本怪不得母亲,老天爷既然赏了这身份,那我也只能够受着,母亲可以答应让我跟刘教谕习课,我不晓得有好喜悦,只是想要学一丁点儿本事,在外不给父亲母亲丢脸,假如要是可以有点儿成就,到时一定会好好地孝敬母亲的。”
“对于二小姐您的这份孝心,要是夫人晓得了,一定会非常喜悦的,我也得敬着您。”
胡妈妈的这场戏做得非常足,起身就要给赵宝梅行个礼。
赵宝梅确实很想看她跪地一次,却也十分清楚这件事现在也只能在心底这么想想,真由着胡妈妈跪下,她现在的身份还不够。
“您快起来,也就是跟您随意的说说心里话嘛,您这么的客套,让我都不晓得到底该说什么才好啦。”
胡妈妈笑了笑站直了身子,思忖后伸手轻轻拍着赵宝梅的肩膀,轻声地说道:
“我在这儿静静地给二小姐透个底,李家公子在七天后将会到咱们府上来探望您啦!您是大富大贵,说起来上一次也是非常的险,真是多亏了杜家公子眼疾手快,把您给救上来,不然还真不晓得要出多大的乱子!”
“杜公子?”赵宝梅眉头微微紧皱,是那个讨厌的冷面男人吗?他姓杜?
见赵宝梅陷入思忖,胡妈妈以为是她已经不记得啦,“也难怪二小姐记不住,杜公子也是随家人到上书县没有多长时间,祖辈全都是行伍世家,父亲更是大名鼎鼎的威远大将军,战功赫赫,那天也是正好到李府去做客。”
赵宝梅轻轻地点了点头。
心里的嘴都已经撇上了天。
真是没想到这个冷面男的出身倒是不错嘛,将军之子,难怪身上有那么一股冷意的煞气。
时隔这么久,现在回想起来,都还感觉心底发寒。
“还不晓得救我的人原来是这么有名望人家的公子,按理说应当要好好道谢的。”
赵宝梅不想露出丝毫端倪,让胡妈妈给发现。
胡妈妈摆了摆手,“那也不用二小姐操心啦,还有老爷夫人呢,再说,杜家的状况……现在也不合适深交。”
“不合适?”赵宝梅借机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似乎是因为惹了皇上,犯了什么错。”
“也是,不然这么厉害的人家怎么可能在上书县呆着,而不在京都?”
“二小姐您也不用在多问啦,只要您晓得,那杜公子虽然曾救过您,但怎么说您最终都是要嫁到李家去的,那才是您真正未来的婆家呀,以后对于杜公子,还是不要再提比较好。”
胡妈妈一下子就终止了刚刚的这个话题,赵宝梅讪笑下,“胡妈妈您提醒的对,谢谢您啦。”
“其实我原本早就已经看上了翠云的,只不过她很快就要嫁人啦,不然一定要到我的身边来,要是有这样的人陪着,我就算是离开赵家也可以安心。”
赵宝梅一下子就将话题给引到翠云的身上。
因为这件事情是自己当时疏忽大意惹出来的,并且翠云也肯定已经跟胡妈妈说啦。
那她现在倒不如先发制人,看看胡妈妈到底会怎么说。
胡妈妈根本就没有料到赵宝梅竟然会主动把这件事情提出来,惊诧过后,眼眸里面流露出的贪欲没有丝毫的遮掩。
胡妈妈可以跟随王氏这么多年,也不会是个省油的灯,也不是赵宝梅凭着几句话就可以拉拢住的。
但李家的诱惑确实是挺大的,让胡妈妈也一下子就呆停住了。
只不过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以浅浅的微笑来遮掩内心的虚色,摇了摇头拒绝了赵宝梅的这个提议:
“翠云可以有幸得到二小姐的看重,这是她修来的福分,只是她现在就快要跟老爷身边的郭永成亲了,这也没得再反悔了,不然就成了个薄情寡义之人?我就愉悦一次,替她在这里谢过二小姐啦!”
“这也怪我思忖不周了,倒是让胡妈妈笑话啦。”
赵宝梅就似乎做错事一样的一下子退缩回去,貌似非常羞涩自责,心底已经对胡妈妈有了非常高的警惕。
虽然不晓得胡妈妈的心思到底有好深,但赵宝梅现在已经很清楚,她绝对不是凭着几句甜言蜜语就可以糊弄得住的,也不是用一点儿浅薄的利益就可以打动的人。
赵宝梅并不认为胡妈妈对王氏有多么的忠心,只是自己现在可以给予的筹码还远远不够。
胡妈妈见赵宝梅一下子闭口不再说,心里面还是有些懊悔的。
她不愿意答应翠云的事,确实是感觉这件事情对于她来讲诱惑力不够大,但并不能代表胡妈妈没有其他的小心思。
当翠云跟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胡妈妈就已经开始动了念想。
不然刚才也绝对不会对二小姐做出一派语重心长、如此掏心掏肺的戏码。
只是看二小姐的脸色,可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拒了翠云,反而让二小姐熄了想要跟自己攀交的念想,那岂不是得了个费力不讨好了么?
胡妈妈见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下来,主动讨好的道:
“二小姐的心思我也非常懂,要是二小姐您对我放心,等到您出嫁的时候,倒是能专门给您挑选两户很合适的陪房,可以让您仔细地挑!”
胡妈妈忽然态度的回转,赵宝梅并没有马上答应,也只是模棱两可的点了点头,“那就劳烦胡妈妈啦,还让您这么操心费神实在不该,只是您刚刚也说了,等过几天李家的公子就会到府里来?”
“是的,就在七天之后。李家也因为您的事狠狠地责罚了李公子,原先是定在明天,却因为他跪的一下子就病倒啦,所以这才往后拖了拖,改了日子。”
胡妈妈笑的非常畅快,“在这里掏心窝子的说,李家虽然也有错,但知错能改还是不错的嘛,那位世民公子呀,心里面还是有二小姐您的。”
赵宝梅听到这番话后,心里面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跪病倒啦?他们家的祖宗直接把他的魂儿给招去得了?
这个时代的男人怎么都那么讨厌呀?
自家的兄弟就不用再多说啦,就是连救了自己的人都是那么怪。
怎么做了件好事都不能招人感恩戴德,也还确实算是奇葩一朵啦!
脑海里面回想着那天夜里面他离去的身影跟那十分阴郁的声音,赵宝梅的心里面就是满满地怨怼。
只是那个玉坠,对于他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大晚上的竟然冒着雨专程跑这儿来“偷”?
对于这样神神秘秘的大人物看来还是得要远离才是呀,只是她跟他往后应该也不会再有什么交集了。
真是的,还想这个人干嘛呀?
她应该去庙里面烧香拜菩萨,让那个想要害死自己的李家人赶紧挂掉投胎为好,她就算是死也不想嫁给曾杀过自己的人!
今天晚上就开始划圈圈诅咒他,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推荐理由

虚凤乱天杜爷约不约作者文笔细腻,故事情节紧凑,整本书读下来没有什么拖沓的感觉,足以证实作者行云流水的文笔和恰到好处的剧情。相信完结后会成为一本出色的小说。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