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江然叶斐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呢?束手就亲小说讲述了江然叶斐之间的爱恨纠葛故事。本站带来了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喜欢的朋友和小编一起来阅读这本小说吧!

束手就亲小说全文简介

三年后,在夜店,叶斐见到江然的第一句话是:“你几岁了?”得到答案后,凛冽的视线扫过她胸口,说了第二句:“长得挺着急。”

束手就亲在线阅读出色章节

江然:……
叶斐捏着她肩膀用力揉两把,放开了手,身子往后一靠,抬起下巴脑袋抵着墙,闭上眼,勾着嘴角兀自地笑。
就像……像只偷到鸡的黄鼠狼。
江然没敢动,感觉到他的下面在渐渐平息。
一切宛如狂风暴雨瞬间而过,忽地江湖万里水云阔。江然困惑得很,偷偷去看他。
洗衣机发出蜂鸣声,烘干结束。
叶斐薄唇微动,吐出几个字:“我腿麻了。”
江然马上低了头,瞅瞅手里捏着的针,手术缝线还连在他肩上。
蝴蝶结???
她想了想,小嘴一撇,手指头勾着缝线给他打了个死结,拿纱布给他包好,说:“衣服干了。”
叶斐闭着眼,点了点下巴。他既然首肯,江然马上从他腿上跳下来去阳台取衣服。
叶斐掀开眼皮,视线飘到她那儿。江然蹲着把衣服一件件从洗衣机里拿出来,忽然手顿在半空,小嘴噘了噘,眼睛别开,迅速从洗衣机里拿出他的内裤掖到手里的几件衣服里面。
叶斐失笑,又闭上眼,仰起头来舒了口气。
江然把洗干净的衣服放到叶斐腿上,说:“你去换上吧,然后吃饭。”
叶斐抱起衣服一言不发地走了,江然朝他的背影瞧了瞧,又忙移开眼。
公道讲,他这身量体型,在男人堆里确实是数一数二的。就是个性嘛……有时候她真想打他一顿。
叶斐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江然甩甩头,懒得再想,去厨房拿吃的去了。
江然订了两份山药炖肋排,一个大份一个小份。叶斐穿好了出来后跟她一起吃饭。江然饭量小,小份也只吃了一半就放下筷子,叶斐把她吃剩的米饭排骨都拿过去,埋头就吃。看他狼吞虎咽,江然忍不住问:“你中午没吃饭?”
“吃了。”叶斐说。
看他吃得那么香,江然觉得有趣,两手托着下巴问:“排骨好吃吗?”
“还不错。”叶斐嘴里咬着骨头说话声儿也含糊。
“这家的排骨炖得很嫩,我常买。”江然说。
叶斐挑起眼皮看她,问:“你总吃外卖?”
江然眉毛一挑,反问:“不然呢?”她又不会做饭。
叶斐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把嘴里的骨头吐出来,问:“你从家里搬出来几年了?”
“三年。你把我送回来后没多久,我就搬出来了。”江然说。
三年前……叶斐的眼神沉了沉。
就为那姓林的吧?
他蹙起眉,并没有把心里的话问出口。
江然倒是没发现他心里的那些弯弯绕绕,自己说起来了:“当时觉得住在家里挺没意思的,想出来清净几天,可是学校宿舍我住不惯,也不想住酒店,就让我爸爸买了这套房子。一个人住了之后觉得特殊自由,就不想再回去过了。”
叶斐埋头吃饭,什么都没说。
江然抓起一个苹果,用刀子削皮。她手巧,削下来的果皮又薄又匀称,长而不断,随口问他:“你呢?你为什么一直住在家里住?”
“方便。”叶斐含糊地回答。他总不能实话实说,万子惠怕管不住他硬逼着他住在家里。
话题聊到了这里,江然一边削着苹果一边跟叶斐闲话家常。
“你家里都有谁啊?”
“我妈,我妹妹。我爸在外地工作,每个月回来一次。”
“你家有保姆吗?”
“没有。”
“那你妈妈还蛮辛劳的,要照顾你们兄妹两个。”
“是辛劳。”叶斐附和。
“那将来呢?”江然问,“你会一直住在家里吗?”
叶斐没马上回答,对着碗里的肋排行了片刻的注目礼,缓缓开口:“将来,那得听我老婆的。”
像被针扎了一下,江然手上动作停了。
空气中忽然生出某种诡异的气氛。
长睫毛扑闪两下,江然抬起眼,发现叶斐果然正在看她。她浑身打了个激灵,发起了愣。叶斐勾起唇角,目光锁住她,慢条斯理地说:“我老婆让我住哪儿,我就住哪儿。”
江然匆匆低了头,脸上发热,心里发慌。她继续削苹果,可手上功夫全没了,果皮断了又断,好好一个苹果硬是被她削得瘦了一半。叶斐嘴角的笑纹勾得更深。
江然搁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是一个生疏的号码。
真是救命的打岔。江然忙接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大张的声音:“江小姐,我是大张,斐哥跟你在一块儿没?”江然说:“在。”把手机递给叶斐。叶斐满眼迷惑,江然说:“是大张。”
叶斐怔了怔,把手机接过来。
“斐哥,大队长叫你回局里。”大张说。
叶斐眉头一皱,不满地问:“你怎么打这个电话?”
“那不是你手机打不通嘛!”大张振振有词。
“你怎么知道我跟她在一块儿?”叶斐又问。
大张嘿嘿笑,说:“漏壶知道了,不就全世界都知道了。”手机里传来漏壶的声音:“大张!你***出卖我!”
叶斐骂了句脏话,闷声说:“我这就过去。”
“也不用太着急。”大张说,“我们的车就在楼下,可以多等你会儿。”
……
叶斐挂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江然,江然问:“你要走了?”
“队里有事。”叶斐说着站起身大步朝门口走去。江然跟过去,看他从袋子里拿出那双脏了吧唧的旅游鞋换上。
江然眉头拧起来,又松开,轻声问:“你们总这么忙啊?”饭还没吃完,说走就得走。
“差不多。”叶斐系上鞋带,站起来,把手往江然面前一摊,“照片给我。”
江然“哦”了声。她的包刚好挂在门口,从里面找出照片交给他。叶斐拿到照片后挨张看了看,露出满足的笑脸,然后挑出一张她穿粉色裙子的,对她说:“我喜欢这张。”
“喜欢就拿着呗。”江然随口说,转身从搁板上拿下他的警官证和钱包递给他,说:“喏。”
叶斐接了,把几张照片都放进钱包里,又打开警官证看了看,接着敛眉思考。
“少什么了吗?”江然凑过来。
叶斐抬头,手又朝她伸过来:“把你钱包给我。”
“你想干嘛?”江然问。
叶斐手指头勾了勾,不说话。江然拿不准他的意图,还是把钱包拿出来交到他手上。叶斐把自己警官证上的照片撕下来塞到她钱包里面,把钱包还给她。
“拿着!”他心情愉快地说。
江然捧着钱包一直看,嘴巴慢慢抿起来。
见她这样,叶斐拧起了眉头,问:“怎么?带着我的照片你不乐意?”
“才不是。”江然说,指腹在他的照片上蹭了蹭,嘟囔,“第一次看到你穿警服。”
叶斐勾起了嘴角,俯身凑过去,邀功一般地问:“帅不帅?”
江然把钱包合上,故意说:“一点儿也不帅。”
叶斐却附和:“我也那么觉得。”
江然眨巴眨巴眼,抬头看他。叶斐慢慢压低过来,凑到她耳边低声:“我什么都不穿的时候最帅,对不对?”
江然红着脸一把推开他。
叶斐直起身子,脸上带着奸计得逞的坏笑。江然伸手推开门,摆出慢走不送的态度。叶斐往后靠到门框上,双手往裤兜里一插,吊儿郎当地问:“就这么撵我走?”
“你想怎么样啊?”江然挑衅地问。
叶斐的左腮鼓动,像是在用舌头舔后槽牙,他眼里闪着精光,不怀好意地笑问:“你猜?”
江然心里“咚”一声,气势瞬间没了,匆匆扔下句“懒得理你。”扭头朝屋里跑。刚迈出一步,手腕被他握住了,身子被拽过去撞到他怀里。他双臂环住她的纤腰,用额头紧紧抵着她的,咬着牙根问:“你当老子大老远跑一趟就为吃几块排骨?嗯?!”
江然低着头,手指掐着他的胳膊,心扑通扑通地狂跳。叶斐的胳膊倏然收紧,江然惊叫一声,身子贴上他的,忙用胳膊肘抵着他的胸膛,却无法避免身体下半部分跟他贴到一起。她脸上瞬间热起来。
“亲一下!”他声音低沉,口气不容违逆。江然却低着头,咬着嘴唇不肯吭声。
叶斐手下使了蛮力,江然受不住他的力道胳膊撇开去,胸脯贴到他身上。她赶忙挣扎,左扭右扭,使出吃奶的力气跟他挣。叶斐眯着眼看她瞎忙,等她累了,他自得地笑,依旧说:“亲一下。”
江然抬头,羞恼地瞪他。叶斐眉尾轻扬,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臭屁表情。江然猛地抬手环住他的脖子拉他下来,小嘴一张,狠狠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疼得叶斐 “嘶”地一声,抬头向后躲。江然适时松开了手,叶斐虚起眼,伸出舌尖舔了舔被咬疼的地方。
“可以了吗?”江然面有愠色。
叶斐痞笑,赞道:“厉害!”
“怕了?”江然虎起脸。
叶斐眼珠朝斜上方转去,像是在考虑什么。江然白他一眼,头扭向别处。叶斐忽然袭下来含住她的唇。
在这门口方寸之地,江然被叶斐抵在墙角狠狠地亲。门半敞着,对面男邻居回来,好奇地探头往门里看。见是两人亲得难舍难分,吹了声口哨。叶斐扭过头,目光凶狠,男邻居赶紧背过身去打开自家门进去了。
叶斐收回视线,目光宠溺地看向怀里的姑娘。江然脚软腿软地又挂在了他臂弯里,靠着他胸前******地喘气,娇软的小模样叫他心痒难耐。
他把她往上提了提,低头附到她耳边,咬着牙根说:“你给我等着,老子早晚……”江然搁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又响起来了。
叶斐顿住,终是没往下说。他放开了手,扶着江然站稳。江然捂着嘴巴,两只大眼里都是怨怼。叶斐痞笑,伸手进她口袋掏出手机,看了眼,依旧是大张的号码。
他把手机放到耳边,眼睛看着江然,说:“这就下来。”他挂了电话,把手机重新放进江然上衣口袋里,伸手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揩了下,说:“明晚我……”“明天我上夜班。”江然截断他。
叶斐说:“那就后天……”“后头也可能上夜班。”江然又硬声截断。
叶斐眉毛微扬,江然使出浑身的力气把他推出去,关上门。
就这么被轰出来了……
叶斐站在门口,抓抓头发,有些无措。站了一会儿,他抬手想要摁门铃,手伸到一半停了,最终没摁,转身走了。
楼下大张漏壶小李坐在车里等,看叶斐出来三人顿时来了精神,漏壶忙下车迎上去,腆着脸笑问:“斐哥,才忙完?”叶斐一脚踢过去,吼:“滚!”漏壶跳着脚躲开,方才发觉事情不妙,不敢玩笑了。
叶斐从上车开始就闷闷不乐,车里三人也噤若寒蝉。车开到一半,大张咳了声,问:“怎么了斐哥?有心事?”
叶斐把后脑勺在靠枕上蹭了蹭,嘴唇用力嘬起来。
大张心思剔透,试探地问:“难道你们……吵架了?”
叶斐眉头狠狠皱起来,大张知道猜对了,伸手拍拍叶斐的肩膀,宽慰道:“别那么在意,你是刚谈,没经验,这种事儿以后多得是了,女人心海底针,你永远不知道她们在想什么。”
前头红灯,车子停在斑马线前。
叶斐眯着眼睛盯着红灯看了一会儿,坐直起身子问大张:“你老婆生气的时候你都怎么哄?”
“送礼物呗。”大张顿时来了精神,跟叶斐滔滔不绝地共享经验,“花,甜点,首饰,包,女人喜欢的东西不就那几样?买个礼物再说上几句好听的,她一喜悦,事儿就过去了一半。然后你再……”
车内开起了恋爱小讲堂,大张谆谆教诲,叶斐认真听讲,前头开车的漏壶朝小李递了个眼色,小李捂住嘴巴忍着笑。
绿灯,车子继续往前开。十分钟后大张授课完毕,自信地说:“你就照着这个套路来,一准儿成!”
叶斐一副受教颇深的表情,兀自消化刚学到的知识。
开车的漏壶问:“斐哥,你不会还没得手吧?”
叶斐啧了声,用力向后靠,闭上眼,急促吸气。
不是他不想下手,就是一看到小丫头那样子……他这手真是下不去。

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叶斐几人回到局里才知道,叫他们回来是因为之前廖长明那案子的报告被局长给退回来了。四人在大队长办公室里,面对着摔到桌上的四份报告,被大队长一通狗血淋头地好骂。骂完了,大队长吩咐:“小李,你给我手把手地教着他们几个把报告改好了,今晚交上来,听明白没?!”小李赶紧应承。
  
  四人回刑警队的路上,漏壶抱怨:“案子都破了,弄些纸上谈兵的事儿有意思吗?”
  小李说:“哥,大队长不是说了吗,这是大案,局里要给咱们请功,案情报告是要往上呈送的,所以才会高标准严要求。”
  大张为难:“可这怎么改?就那么点儿事儿,还能写出花来?”
  小李嘿嘿一笑,说:“张哥,简单的事儿也能写得深入浅出,你比如说开头吧……”话刚说到此,叶斐把自己那份一页纸的报告塞到他手里,小李迷惑,问:“斐哥?”
  
  “交给你了。”叶斐丢下四个字,人直接走了。
  漏壶跟大张一看,马上把自己的报告塞到小李手里,一个说:“小李呀,哥自打上学作文就没及格过,哥这报告也交给你啦。”一个说:“李呀,你文采好,哥也靠你了啊。回头请你吃饭啊。”
  两人一块儿跑了,把个欲哭无泪的小李扔在走廊里。
  叶斐离开警局后去商场溜了一圈,买了个新手机,又买了根水晶手链,刷的信用卡,带着这些东西回了家。
  
  他到家的时候万子惠正坐在客厅看电话,叶湉端着一盘洗好的草莓从厨房出来,跟叶斐正撞了个对面。
  叶湉惊奇地看着叶斐,拉起他的手腕跑到他卧室,关上门,转过身来嬉笑低声:“你干坏事儿去了吧?”
  “什么?”叶斐迷惑。
  叶湉的手指在叶斐上唇点了点:“别狡辩,牙印儿还这么新鲜呢!”
  
  叶斐恍然,抹了把嘴唇,接着诡秘一笑:“先给哥保密啊。”
  “当真有了?”叶湉惊奇。
  叶斐点头,几分自得。
  “她多大?多高?多重?在哪儿工作?干什么的?”叶湉的声儿逐渐高起来。
  叶斐用手指抵着嘴唇“嘘”了声,朝门口瞟了眼,小声说:“才刚开始,等稳定了就带回来给你们看。”
  叶湉兴奋地点头,按捺不住好奇,问:“漂亮吗?”
  叶斐回想江然的种种,捏起一个草莓丢到嘴里,汁液凉爽香甜,其中的微微酸意扎得人四肢百骸舒爽无比。
  他勾起唇角,满足地说:“是个小仙女。”
  
  因为叶斐,江然晚上睡得很不踏实,日上三竿还赖在床上。手机响起来,江然把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摸到手机后抓进被窝里,看到那个沉寂多年的名字在屏幕上跳动。
  曾柔。她那位三年没有任何联系的生母。
  
  江然身子颤了颤,迟疑了一阵,滑了接听键。
  “然然,没把妈妈忘了吧?”曾柔的声音一如早年那般***甜美,低回婉转,不负甜歌公主的盛名。
  江然淡淡说:“没忘。”
  
  “妈妈想见见你。”曾柔说。
  “有事吗?”江然问。
  “然然。”曾柔的声音掺了一丝哽咽,低低地说,“妈妈想你了。”
  那一瞬,武装好的外壳被击碎,鼻子发酸,江然抿紧了嘴唇,手指用力捏紧手机。
  “你还住在那里吗?”曾柔问。
  江然“嗯”了声。
  “妈妈开车来接你,半小时左右就到了。”曾柔说。
  
  挂了电话,江然坐起来,瞧着搁在被子上的手机沉思。她拿起手机找到叶斐的号码,打了几个字“我妈忽然找我”,想了想,又删掉,掀开被子下了床。
  
  叶斐早晨到了局里,本想抽空出去补一张sim卡,大队长又把他叫进了办公室。倒不是为报告,是为警局拍宣传片那事儿。说一众人试片后都被刘导否了,刘导心里一直惦记着形貌俱佳的叶斐,想让他去拍一段短片试试。
  叶斐自然懒得接这种破事儿,在办公室跟大队长么磨了一上午,中午才得了自由出来。
  
  换好sim卡,放进家里翻出来的旧手机上,他坐在营业厅地等候椅里给江然打电话。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彩铃,他从裤兜里摸出那条水晶手链在手里摆弄着。电话响了若干声,她不接。叶斐拿下手机瞅了瞅,想小丫头今天夜班,白天没事儿,不会是还生着气故意不接吧?
  
  抬手揪着头发抓两把,叶斐挺无奈。正苦恼着,江然把电话打回来了,他马上接了。
  
  “干嘛呀?”小丫头问。
  叶斐脸上藏不住地笑,说:“就跟你说声,我手机好了。”
  江然只“哦”了声,从声音里感受到情绪不高。
  叶斐便有些小心,放轻了声音问:“还生我气呢?”
  江然嘟囔:“谁生你气了?”
  “不生气好,不生气好。”叶斐乐。
  
  曾柔问:“然然,跟谁打电话呢?”
  江然忙捂着手机说:“一个朋友。”
  “快一点啊,衣服已经改好了,等你过来试呢。”曾柔说。
  “知道了。”江然应道。
  
  叶斐听到曾柔的声音生疏,便问:“你干嘛呢?”
  江然穿着真丝衬裙,坐在软凳上扫了眼满屋的高端定制礼服,爱好缺缺地嘟囔:“买衣服。”
  女孩子都喜欢买衣服吧?他这方面毫无经验,没有话题可聊。叶斐挠挠头,问:“你几点上夜班?”
  “六点。”江然说。
  “晚上我去医院找你。”叶斐说,“给你点东西。”
  “什么东西?”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江然轻抿一下小嘴,脸上才浮起些许笑意,说:“好。”
  
  刚挂电话,曾柔又叫:“然然,快过来,这条裙子好漂亮!你试一下!”江然无奈地叹气,朝曾柔走过去。曾柔把她推到更衣间,帮她穿上礼服,又推她到镜子前面。
  礼服是平肩鱼尾款,很贴身。镜中少女身段窈窕凹凸有致,鹅黄布料衬着赛雪肌肤,松软黑发配上明眸红唇,无需任何装饰,都美得叫人移不开眼。
  
  “真像我年轻的时候啊。”曾柔的口气感慨又失落。
  “没你当年好看。”江然说,不耐烦地掀了下裙摆。
  曾柔吁了口气,又有些自得地说:“确实还缺了一点风情。”说着,用双手裹住江然裸露的雪肩,晃了晃,“不过没关系,你年纪还小,可以学。”
  江然低头:“我学那个做什么?”
  “你不懂。女人嘛,长得怎么样是其次,风情是最最要紧的。”曾柔一副过来人的口吻。
  
  江然没有说什么。
  对于曾柔而言,风情确实是最要紧的。要不是凭着这幅美貌又布满风情的皮囊,她不会从小乡村一步一步走出来,让江城礼娶她,心甘情愿出钱支持她的明星梦。不会让更有权势的男人看上她,继而抛弃丈夫女儿投入他人怀抱。没了婚姻的束缚,她在娱乐圈跟资本圈里混得如鱼得水。
  曾柔的奋斗史,真要写出来,也是一段可歌可泣的贫苦少女上位记。
  
  曾柔理着江然的丝滑长发,貌似不经意地说:“我听说,林尚俊要跟江暖风订婚。”
  “是啊。”江然说。江家跟林家本来是故交,两家儿女的事儿在羊城商界圈子里早不是什么新闻了。
  “可我看那林尚俊倒像个摇摆不定的男人,跟他爸爸当年一样优柔寡断。他真舍得放弃你吗?”曾柔意味声长地说。
  江然头皮一凛,转过头来看曾柔。曾柔手握着她的头发,脸上笑得很甜:“怎么?难道我说中了?”
  
  曾柔跟林尚俊的父亲,也是一段不可说的过去。
  
  江然咬了下嘴唇,把脸拧回去,低声说:“衣服太紧,勒得我喘不过气,我想换下来。”
  “去吧。”曾柔软软地说,递过一件红色礼服,“你把这件换上,这件应该更衬你的肤色。”
  “我不想换了。”江然拒绝,直视着曾柔。
  曾柔蛾眉轻敛,轻唤:“然然!”江然拎着裙摆跑去了更衣室。曾柔轻轻侧过脸,整排衣架后放露出一个单反镜头,端着相机的男人朝曾柔比了个OK的手势,曾柔勾起红唇,右颊现出浅浅酒窝。
  
  江然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后从更衣室出来,曾柔在收银那边结账,五只大袋子摆在她脚边。江然走过去,朝袋子扫了眼,有两件是她今天试过的。
  曾柔低头在收款单上签字,说:“明晚有个宴会,你陪我一起去吧。”
  江然以为自己听错了,脱口问:“什么?”
  曾柔轻抬起下巴,目光柔和地望着江然,语调惆怅地说:“我这一把年纪了,也该让外面知道一下我还有个女儿了。”
  
  江然愕然,问:“为什么?”
  曾柔伸手捏捏江然的脸颊,慈爱地说:“傻孩子,为了不让那些坏家伙觊觎我的财产啊,让他们知道我有女儿,我的东西将来都是我女儿的。”
  江然嘴唇紧抿起来,不说话。
  
  曾柔落寞地说:“我知道你不稀罕我这点财产。你爸爸留给你的会比我能给地多的多。你爸爸同杜惜蕊结婚是做过婚前财产公证的,他们各自做着各自的公司。江家的那份,最后都会落到你手里。”她伸手拉住江然的腕子,握在手里捏了捏,轻叹一口气,幽幽地说,“可我这个做母亲的一直没给过你什么,年纪大了,才想明白亏欠你很多。也不知道现在回头还来不来得及。”
  
  一席话,如石投水,激起涟漪无数。江然这些年一直在祈求抓到的某些东西,此刻仿佛被送到了眼前。
  
  “明晚,你能去吗?”曾柔问。
  “我……”江然张了张嘴巴。
  曾柔抓紧她的胳膊,恳求说:“别拒绝妈妈,好吗?”
  江然终是泄了气,垂下脑袋说:“我得先跟别人换班。”
  
  买完衣服,江然陪曾柔去做了SPA,买了搭配衣服的首饰,之后曾柔吩咐司机把江然送回了家。江然坐在自己客厅的地毯上,看着曾柔给她买的几袋子东西,心里面特殊不得劲儿。她给叶斐打电话,想跟他聊聊,可响了无数声他都没接。
  
  大概是又忙去了。
  江然颓然叹气,身子一歪躺到地毯上。她想,他说晚上要给她点东西,会是什么呢?
  
  下午江然在外面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去医院上夜班。这几天天气转晴,暖和了许多,急诊病人少了,晚上江然大部分时间待在护士站。
  叶斐说六点过来,结果没来。七点也没来,直到十一点,他还是没来。不但人没来,电话也没打一个。江然给他打过几次,他都不接。
  
  谁让她喜欢的人是个刑警呢?他有一半的身子是不属于她的。江然无奈地想。
  
  夜里十二点了,江然忍不住又给叶斐打电话。手机听筒传来的彩铃声今晚不知听了几次,他依旧没接。
  一辆急救车停到急诊室门口,担架床被抬下来推进医院内。江然拿着手机转过头看,担架车的轮子碾过水泥地面发出隆隆噪音,朝她推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响着的电话铃声,跟她手机听筒传来的声音叠在一起。
  
  有个念头在江然脑中滑过。她猛地站起身,眼睁睁看着担架床从眼前推过,叶斐躺着,呼吸面罩扣在他脸上。血迹一路从门口洒到这边,他下腹部位插着一把匕首,血浸透了裤子,黑色的刀把直挺挺地立在他身上。就亲小说推荐

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情节紧凑,内容出色,小说网络点击率火爆,强力推荐!束手就亲(江然叶斐小说)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提供给大家,感爱好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