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向园徐燕时小说三分野,文笔故事俱佳的甜文小说,本站共享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向园若有所思地鼓着嘴点了点头,“我也是,毕业就没联系过了。” 他又嗯了声。很久前那时候刚喜欢他的时候,每次他冷冷淡淡说嗯的时候,向园心里都忍不住冒粉红泡泡,小鹿砰砰乱撞。

三分野by耳东兔子小说简介

那是他们最年轻最美妙的模样。他没有喜欢上她,现如今两人都已成年,还在这名利欲海中打滚多年,看尽人间婆娑与那些过眼成灰的感情。傻子才相信爱情。
向园低下头,重新打开消消乐专心致志刷榜分。
沉默片刻,徐燕时站起来,单手抄在裤兜里,另只手拎着本子,硬邦邦的边角在桌上郑重地敲了两下:“走不走?”
向园下意识回了句:“等下,打完这把。”
又觉不对,狐疑抬头,撞入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你在等我?”
徐燕时冷冷一笑:“不然?我花这个美国时间在跟你叙旧?”
向园窘:“不是……下班了吗?”

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向园吃惊地看着他,觉得这话不像是从他嘴里能说出来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懵了。徐燕时说完也有点后悔,但有些事没必要跟她解释。
“你跟封俊吵架了?”向园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没有。”他把手拿下来,抄在兜里,人还是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微撇开头,留了个冷淡的侧脸给她,“很久没联系了。”
向园若有所思地鼓着嘴点了点头,“我也是,毕业就没联系过了。”
他又嗯了声。很久前那时候刚喜欢他的时候,每次他冷冷淡淡说嗯的时候,向园心里都忍不住冒粉红泡泡,小鹿砰砰乱撞。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对话——
“你吃了吗?”
“嗯。”
她却欢呼雀跃地在宿舍里上蹿下跳,外加三百六十度原地旋转一百二十圈,似乎他答应给她摘天上的星星一样。
那是他们最年轻最美妙的模样。他没有喜欢上她,现如今两人都已成年,还在这名利欲海中打滚多年,看尽人间婆娑与那些过眼成灰的感情。傻子才相信爱情。
向园低下头,重新打开消消乐专心致志刷榜分。
沉默片刻,徐燕时站起来,单手抄在裤兜里,另只手拎着本子,硬邦邦的边角在桌上郑重地敲了两下:“走不走?”
向园下意识回了句:“等下,打完这把。”
又觉不对,狐疑抬头,撞入那双没什么情绪的眼睛里:“你在等我?”
徐燕时冷冷一笑:“不然?我花这个美国时间在跟你叙旧?”
向园窘:“不是……下班了吗?”
“还有十分钟,”他低头看了眼表,食指敲了敲表盘,“技术部还有个会。”
向园立马退出小程序,把手机丢进包里,边把耳边碎发随意拨到耳后,边嗔怪地看着他:“你怎么没早告诉我呀。”
说完,也不等他,率先夺门而出。
她个子不算高,一米六二,只是有一双黄金比例腿,高跟鞋往脚上一登不知道的以为她有168。完全靠一双笔直匀称的大长腿撑着。
向园匆匆走到会议室门外,见他没有跟上,有路过的员工跟她打招呼,她觉得要树立自己良好的形象,于是暗戳戳地站在门口,那被人议论了一整个会议的包晃晃荡荡地随意挂在手臂上,两只手在嘴边摆成喇叭状,微微曲着身子调皮地冲会议室门口喊道:“徐燕时,别玩小说大全了啊!赶紧,技术部开会呢!”
她喊完就贴着门口的墙壁等,也没往里看。
然而那个下午的会议室,徐燕时听完那恶人先告状的话语,半个身子靠着会议桌,双手环在胸前,低着头,难得露出一个明朗的笑脸。
……
向园在门口等了会儿,才见人出来,“你干嘛呢?”
徐燕时一推眼镜往前走:“在想怎么跟大家介绍你。”
向园把包捋到肩上,手揣进羽绒服的兜里,不解地仰头看他:“就说我是关系户呗,反正你们私底下也是这么叫我。”
徐燕时斜睨了她一眼,直白地戳穿她:“难道你不是?”
“……”向园默,冷冷地直视回去:“你真的有朋友吗?”
徐燕时不接话茬。
向园摆摆手,自暴自弃地说:“刚李总不是已经介绍过了吗,你非要介绍就说我是你高中校友好了。”说完又觉得不妥:“算了,还是别说咱俩高中校友了,六中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校,咱俩同学别拉低了你的格调。”
“好。”
她被嫌弃了。
在技术部的部门会议上,徐燕时果然没有介绍两人过去校友的身份,完完全全把她当作了新进员工的身份,保持疏离的态度,跟她装不熟悉。
等徐燕时简单介绍完,底下一众人等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脸上挂着喜气洋洋的笑脸,似乎很欢迎她的样子,向园目光审阅地环了一圈,真的是汉子帮啊,除了她和另外两个女生,一个部门二十几个人全是男生。
高冷忽然站了起来,气势咄咄地看着向园:“虽然这个问题很不礼貌,但是这位向组长,首先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我只是想问下,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到你这组。”
向园甜甜一笑:“因为我跟李总点了名。”
高冷:“为什么你要点我?”
你以为点菜吗?你点了我就要上吗?
向园面不改色地说:“因为你最帅。”
“好的,组长。”高冷坐下,“欢迎你。”
一桌子人都被逗笑,连徐燕时都被她机智的反应逗得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有男生觉得向园很亲切也很阳光,特殊笑起来嘴角边有颗尖尖的小虎牙完全就是小姑娘的模样。于是放下了一开始的戒备,这帮大男孩其实蛮简单的,行事作风对事不对人。
徐燕时用食指指节敲了敲桌板,目光一一扫过去,“还有谁要到二组吗?”
有几个男生给面子的纷纷举了手。
不过都被向园拒绝了,她笑得尤其坦诚:“我什么都不懂,用不了那么多人,你们该干嘛还是干嘛,我有高冷就够了。”
男生们暧昧起哄。
高冷喝水被呛,垫着胳膊假装推眼镜捂住半张脸,脸红了。
这时,边上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黑长直小姑娘举了举手:“向组长,我可以到你这组吗?”
刚才大会向园没见过这个姑娘,应该是没轮到开会的级别。
这回,向园不好再拒绝,不然显得矫情,她点点头:“好。”
徐燕时看了她一眼,“还有什么要说?”
向园想了想,“大家加油好好干,祖国的明天在等你们。”
徐燕时挑眉:“没了?”
向园抛了个媚眼给他:“剩下的话,咱们私下再说啦。”
“……”
底下人又是哄笑。
皮得要死。
徐燕时大喇喇地靠在椅子上,手掌虚握着拳随意地搭在桌上,被动地消化了这个媚眼之后,不动声色地从她身上收回目光,完全不睬她,冷漠地叩了叩桌子:“散会。”
向园悻悻收回目光。
——
然而,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这位兴师动众的技术部“空降兵”在参观完公司的第二天就替两位组员请了年假,带着他们四处吃喝玩乐,耍遍整个朋友圈。
要害平日里连红白喜事请个假都磨磨唧唧都铁拐李竟然一次性批了三个人一周的假期。
被高冷朋友圈疯狂刷屏的技术部男生们意难平,幽怨地扫了眼自家老大的工位,愤愤不平地纷纷在向园朋友圈留言讨伐。
张骏:“你是什么神仙组长啊?!!!”
李驰:“我们集体叛逃,组长求带!”
施天佑:“楼上两位有点节操,高冷或***生最大赢家。虽然很鲁莽,但向组长,你说因为高冷最帅才选他当你的组员这件事要不要再考虑一下,那天开会我坐在你右边,可能有点偏光,你没看见我。我叫施天佑,了解一下,需要增加组员请第一个考虑我。”
……
尤智:“究竟是什么让你选择了高冷这个矮子,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
高冷回复尤智:“老子一七八,除了老大没人有资格说我矮。”
尤智回复高冷:“哦,另外那八厘米是头皮还是你的脚气?”
高冷回复尤智:“不废话,王者峡谷等你,赢了一米七八,输了一米八七。”
尤智回复高冷:“弱智。”
这边向园预备带高冷和小姑娘去体验飞行伞,带摩托车的那种。这都把高冷喜悦坏了,激动地差点吹出鼻涕泡,“是不是跳伞那种?!跟跳伞一样嘛?刺激不刺激?”
这个季节人烟稀少,说话稍微大声点,整个空荡荡的山谷都是回音。向园蹲在一旁的石阶上玩消消乐,冷风刮得她手指节又白又红,抬头瞥了眼高冷:“你跳过伞?”
高冷摇头:“没有。”
“没有跳伞那么刺激。”向园重新低头看手机,“就一辆突突车。”
高冷:“你跳过啊?”
“嗯。”
高冷觉得姑娘有故事:“你还做过什么极限运动啊?”
向园不答,跟他说了也不懂,她十八岁就蹦极的人。什么极限运动没做过。
高冷还想继续问,老板过来喊人。
高冷带着小姑娘裹紧了大衣进入体验营。
向园从石阶上站起来,对着这满山层峦叠嶂的丘陵拍了张照片,寂静的空山湿润,幽幽谧静,是大自然温柔的回应。
她把照片发在朋友圈,没配任何标语。也是这会儿才发现自己上一条在鸣沙山的合影已经被技术部宅男们刷了屏。
她咧着嘴角看完,然后快速给尤智回复了一条:“应该是人性的光辉。”
尤智秒懂,瞬间回复接梗:“给智障的关爱?懂你。看来我要纠正对你的看法了。你跟我,还有老大应该是一挂的。”
两人在朋友圈达成了默契的共识,“宅男们”又不干了,集体轰炸向园朋友圈。
张骏:“为什么只回复尤智?”
李驰:“向组长看来还是看颜值的,年轻人,气血有点旺哦。”
施天佑:“我自闭了。”
……
向园抱着手机笑得不行,最后还是决定端着组长的架子颇具安慰性质地给统一回复了一条:“各位好好上班,回头给你们带礼物。”
向园发完,带上羽绒服的帽子仰头望天。尽管那飞行伞发动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盘旋在空谷上头,她也还是能闻声高冷那声嘶力竭地鬼哭狼嚎声——
“好嗨哦!!!!!!!噢噢噢噢!!!!!!”
白痴。
向园在心里骂了句。
再玩一把消消乐吧,不知道徐燕时那边最高分是多少?
结果她刚一打开手机,刚才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的男人,就发了一条朋友圈,仅仅只是发了一条转发链接而已,“宅男俱乐部”的各位资深会员已经在他底下争相报道。
张骏:“今天什么日子,老大也发朋友圈?”
李驰:“时隔八年,我姥爷的朋友圈终于更新了!感动。”
施天佑:“爱你么么哒。”
尤智:“怎么了,老大你要参加这个比赛?缺钱?”
高冷:“不是我吹牛逼,我现在在空中还在回复你的朋友圈。”
……
向园点开那条转发,是一则比赛信息,主办方是韦德航天科技集团,标题是第三届韦德杯科技创新大赛。向园匆匆扫了眼,略过中间那一大段繁冗的专有名词和比赛要求。目光落在最后的比赛奖金,二十万。
她现在确实很缺钱,这次出来的钱刷得还都是她走之前她哥偷偷塞在她包里的信用卡。
等高冷跟林卿卿下来,向园把手机揣回兜里,“走,去下一站。”
高冷乍然一懵,“还走?!你还没玩够啊!”
本来以为是最后一站,刚才在飞行小突突上他尽情地发泄光了他全部的热情,这会儿连嗓子都哑了,整个人虚弱地扶着林卿卿,嘴唇煞白,腿脚跟踩了棉花似的发软:“组长,明天是咱们最后一天的假期,不能再往那边走了,再过去就边境线了。”
向园去开车,高冷满头大汗地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地碎碎念,劝她及时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向园上了车,依旧不搭理他,发动车子,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条发黄又皱巴巴的毛巾往后座一丢,嘱咐林卿卿:“把他嘴堵上。”
“好。”
高冷没想到林卿卿这小丫头看着挺文静的,劲儿还挺大,而且她竟然从那飞行伞上下来腿也不软,他到底是跟了两个什么怪物出来啊?
“呜呜呜呜……”
(林卿卿你给我松开!)高冷疯狂挣扎。
“不松,组长说了,你废话太多。”
“呜呜呜呜呜……”
(你竟然听懂了?)高冷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
这次旅行长达十天,向园又跟铁拐李延了三天假期。
第八天,她开车进沙漠前,她把记录下的数据一一发给徐燕时。
“这是我这几天在西北线记录的定位数据,我分别用了两种仪器测量过,一个是维林的PND,也就是前几天你们给老梁那批的便携导航,还有一个是车载导航,其余的是我用百度地图和手机自带地图对比数据,你应该能发现问题。等会进沙漠了,可能会没信号……”
她本来还想加一句调侃,不用太想我,又觉得不太合适,啪啪啪删掉,加了句:“我是认真来工作的,过去的事咱们不提了,我跟封俊分手跟你没关系。不用觉得尴尬。”
紧接着,又补了一条。
“而且,我早就不喜欢你啦。”

三分野by耳东兔子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向园发完微信就把手机关了,她没想过徐燕时会回她,接下去两天的路程他们需要搭帐篷野营,没地方充电,手机得时刻保持电量,她可不想最后在这茫茫大戈壁失联,成为一具枯骨。
高冷跟林卿卿终于知道向园是来工作的。难怪,每次到一个景点,他俩心花怒放撒丫子跑去玩,她都一个人坐在车里。原来是在记录定位数据的偏差。
高冷重新审阅了一下向园。想到那句好嗨哦都还有点羞惭,他是真以为出来旅游的,赶往机场的路上都还跟林卿卿吐槽说这新组长一定是想通过这次旅行讨好他们,然后取代老大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
所以在往机场狂奔地出租车上,他信誓旦旦地给徐燕时发了条微信表忠心:我们不会轻易被收买的,你永远是我老大。
结果第二天朋友圈打脸。
那天在鸣沙山上,高冷跟一帮八、九岁的小孩***四射地玩滑沙,还举行了一场短暂的友谊赛,并以微弱的优势胜出后,小孩们终于醒悟过来,这丫没有滑沙板!蹭他们滑沙板不说还欺负他们,揍他啊!七八个小朋友一哄而上,七手八脚地把高冷的脸埋进带着点冰冷的金沙地里,那时还没下雪,黄沙细拂,无孔不入,他被呛了一脸。
闹腾结束等他清理干净,看见向园盘腿坐在沙山顶,笑盈盈地在跟生疏人聊天。背后是微弱的夕阳,以及色彩斑斓却毫无温度的晚霞,静谧美妙。仿佛整个沙漠,只剩下她一个人。
高冷搓着鼻子拿手机拍下来,发了朋友圈,说这是我新爸爸。
他自己也没想到打脸来得这么快,算了他本来就是墙头草。这么没心没肺地安慰自己,便也觉得舒心了。可能是遭报应了吧,高冷猝不及防打了个喷嚏。
他似乎感冒了。
向园显然不意外,抽了张纸巾递给他,又把车窗都打开,对旁边的林卿卿说:“后备箱有个白色医药箱,里面有感冒药拿出来给他。”
高冷感动得涕泗横流,差点叫爸爸。
“你最好祈祷晚上别发烧,不然真的没人救你。”向园从后备箱拿了件羽绒服,丢给他,“大衣脱下来,你穿这个吧,希望你能活着回去。”
“好的,爸爸。”
向园手搭在方向盘上,回头看了他一眼:“我至今只有一个儿子,他叫香槟。你有爱好跟他做兄弟吗?”
高冷边套外套边想:“有姓香的吗?”忽然脑子猛得炸开,电石火光之间似乎有股气冲破他的天灵盖,尖炸的公鸭嗓掀翻车顶:“你结婚了?!!”
向园手肘支棱着车窗沿,头发被裹着黄沙的风刮乱,八爪鱼似的贴在脸上,那双眼睛灵动又清亮,笑开了,嘴角微微咧起,目光盯着前方的黄沙城,骂了句:“白痴。那是一条狗。”
脱粉一分钟。
他决定不再惹这位祖宗,专心穿衣服。
好在高冷个子小又瘦,向园这件宽版的MONCLER羽绒服刚好能穿上身,还挺合身,唯一不太和谐的地方,就是袖口两个黑色大毛边,明显是女款。
这衣服向园一直用袋子装着丢在车里没怎么穿过,所以林卿卿上车的时候,看着高冷一愣:“你怎么……”
高冷刚自拍完低着头,发进沙漠前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头也不抬:“组长的。”
林卿卿一眼认出这是蒙口的EFFRAIE,官网标价一万五。因为她也有一件一样的,只不过她那件是高仿的,四千大洋买的。花了她近一个月的工资。
然而高冷这个傻。逼完全不知情,为了体现这格格不入的袖口毛边反差萌,他特意比了个rock(摇滚)的手势,配语:感冒[可怜],穿上组长的羽绒服,你们看我屌吗?
施天佑:不看。
张骏:不看+1。
李驰:不看+身份证号。
尤智:你看我头像像牛逼吗?
这是个老段子,高冷思维惯性地回:挺像。
尤智回复高冷:很有自知之明。
高冷顿觉不对,仔细重读一遍,才发现他打的是“你看我‘头像’像牛逼吗”而不是“你看我‘头’像牛逼吗”。于是高冷立马点开尤智的头像,发现这丫竟然换头像了。换成了自己刚才发的那张照片,他立马回去想删刚刚那条,发现已经被一群人的“哈哈哈哈哈”刷屏了。
高冷狗急跳墙:@意尔康代理李永标,我举报,这帮人上班玩手机。
高冷气急败坏地握着手机等李永标的回复,结果他没等来李永标的回复,却等来了千年不回复朋友圈的徐燕时。
xys:一般。
这个一般就意味深长了。
尤智立马解读:“老大一语双关。这个‘一般’可以说透着双层意思,或许我可以再帮你们引申一下,‘不看,一般。’同时也回复了该圈主的字面意思,‘一般,不是很屌。’666666666”
李驰回复xys:求求你!!别秀了!!!!!!
施天佑回复xys:爱你么么哒!
张骏:那么问题来了,高冷到底是哪里一般?
高冷气吐血,恼羞地把手机关了,随便塞进后座的缝隙里。然后裹紧了向园的羽绒服,扒拉她袖口的毛,一小缀一小缀地拔。然而他不知道这一拔就是几百块。
林卿卿欲言又止,想劝他。
高冷心灰意冷,“连老大都欺负我。”
向园回过神:“怎么?”
“自己看朋友圈。”
向园又把手机打开,才看见那条言简意赅又扎心的回复。更扎心的是,他回复了高冷的朋友圈,并没有回复她的私信。
哼。
她把手机关了,直接启动车子猛地轰了油门,完全没给后面正黯然神伤的高冷一个缓冲的机会,猝不及防地高冷整个人摔到林卿卿身上。
然而,林卿卿当时也在出神,两人蓦然撞在一起,气息相近,就差一公分,嘴差点就碰上了。
高冷又窘又气,窝着火不敢发作,窸窸窣窣裹紧了爸爸给的羽绒服贴紧车门。
林卿卿瞧他这嫌弃的模样不动声色转开头。
……
整个沙漠行程,向园、高冷和林卿卿都没有再更新过一条朋友圈,进了黄沙城,像是拐进了一条永无止境的时间隧道,人间蒸发。
——
向园带着二组成员消失十天,具体去做什么,李永标其实也不知道,这个假不是他批的,是总部陈珊直接批的,请假流程OA到他这里的时候,连陈珊都签了字,他怎么可能驳回。
于是,某总的小侄女就不干了。
小侄女叫应茵茵,算个小资女。身材高挑,模样又出众。听说是空姐出生,父母都是总部集团合作公司的高管,因为她没有通过正规考试,只能先到这边销售部实习,等总部内推的名额下来,她再回去。
李永标这个明白人也知道她在这时间待不久,哪敢得罪,对她是千随百顺,只要不给公司添乱,他都睁只眼闭只眼。
谁知道这姑奶奶在公司几百人的大群里,咄咄逼人地一连质问了人事部经理十几条。
芳草绿茵:“@人事部小曹,新来的‘小公主’怎么还没来上班啊?!这都第几天了,哪有第一天来报道就消失的,我当初姐姐结婚请个假,您还磨磨唧唧的,非让我大伯给李总打电话呢。她爸是李刚吗?”
芳草绿茵:“@人事部小曹,过几天我也要请个假,有个小姐妹生孩子了,您要是不同意,我就跟我大伯汇报汇报。”
汇报汇报,你大伯是总理吗?天天汇报。
李永标翻了个大白眼,这女人怎么这么烦呢,他其实到现在都没明白这个大伯到底是总部哪个总。本来应茵茵一个人在群里吼两句也就算了。结果其他部门几个女的也跟商量好似的一窝蜂涌出来除五害。
信息部小玲:“曹老师,你解释一下吧,不然这样真的挺不合适的,平日里我们请个假都请不出来,加班工资还扣着呢,这会儿人在外头玩个十来天,大家心里都有点不是很平衡也请理解。”
王静琪大蘑菇:“茵茵算了,你别说了,曹老师也有难处,咱们不好为难他。而且高冷和林卿卿都去了,应该是公司他们批的组里活动吧?”
芳草绿茵:“哦,那销售部的姑娘们削尖了脑袋拼死拼活地为了公司业绩陪领导客户喝酒加班,怎么就没这么好的福利?拿公司的钱去旅游?凭什么我们累死累活,赚的钱全给他们技术部享福去了是吗?这钱这假就算是给徐燕时他们也就算了,凭什么给刚来没到两天的新人?我对技术部的小哥哥们没有意见,只是单纯希望领导给个说法,哥哥们不要打我。[可爱]”
瞧瞧一个个说得义正词严的。不就想庶民与天子同乐么,多请几天假你们倒是让陈珊来找我呀,一个个见了陈珊跟见了灭绝师太似的往窟窿洞里钻。李永标心里跟明镜似的,销售部那几个女的简直是个顶个的精明,她们呀就是一点好处都不想放过。
他抓耳挠腮地想,该怎么解决的时候,正好有人敲门进来,抬头一看——
小白杨送上门来了。
李永标看着面前这个穿着黑色羽绒大衣的男人,里面的白色运动服拉链拉到下巴处,挡住了半张脸,精薄的镜片搭在他英挺的鼻梁上。确实像一棵干净明朗的小白杨。他看着像某个电影明星,不过也想不起来名字。
“徐燕时,你来的正好,看群了吗?”他笑眯眯地说。
——
技术部,安静如鸡,气氛挺严厉。
小哥哥们围坐在一起,每个人都目光如炬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然后面面相觑,谁也没开口。
戴着黑框眼镜的张骏率先打破沉默,他踌躇地说:“老大不在,谁做个决定,咱们管不管呐?尤智你说。”
尤智没说话,沉默地盯着手机,一旁的李驰倒是说话了:“老大不发话,谁敢管。应茵茵这个女人一个不如意就给你告到总部去,到时候总部帮你还是帮她?你没看李永标都不敢说话嘛?而且上回咱们不是因为年终奖金分配占比的事情跟销售部杠过了吗,总部还找了老大谈话,说咱们这帮小年轻情绪过激,眼高手低,对公司没有实质性贡献,***老大当时回来都气疯了,要是没有他,这小破公司早就倒闭了好吗。不是说明年底就关了吗,我看老大现在也挺自暴自弃的,他可能巴不得这家公司早点关门。”
张骏来得晚,不是很明白李驰话里自得思:“老大这么委屈为什么不辞职?”
“他辞不了,”李驰说,“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我只是无意间听陈珊说的,两人似乎在搞什么项目,五年内不能辞职。”
张骏遗憾叹气。
施天佑喝了口太太静心口服液。
李驰见怪不怪,无语撇开头。
张骏目瞪口呆:“这什么?”
施天佑把标签转给他看,“不认字?”
“你喝这个干嘛?”
施天佑又意犹未尽地抿了口:“静心调精防小人。”
“……”
张骏转头又看尤智一言不发地在飞速摁手机,“你在干嘛?”
“杠,嘤嘤嘤烦死我了,这应茵茵就是爱而不得借向园撒我们技术部的邪火呢!”
张骏第一反应:“啊?这应茵茵追过老大啊?”
尤智纠正:“其实是,她先追的老大,再追的我,现在在追李驰。”
“……”张骏倏然看向李驰。
李驰摊手:“别看我,我最近都没搭理她,我不杠她,只是单纯不想跟女人计较。”
这时,施天佑“嘭”放下他的太太精心口服液:“妈呀!你们看手机!老大杠了!”
全部人齐刷刷看向屏幕。
xys:向园在西北线实地勘测,这次活动的费用全程她自费。以下是她发给我的勘测数据,我昨晚刚比对完,已经发到各位邮箱。
xys:小公主不懂事出去工作也没跟各位请假,是我的失职。抱歉。
施天佑刚想说老大今天也太刚了吧。
群里又跳出来一条。
xys:等她回来,我会好好教育。不过家丑不可外扬,到此为止。
会议室爆炸!
老大这波骚了!!!

推荐理由

三分野出色章节全文共享阅读,故事虽平凡,感情却真挚,充沛,感人。点击榜结尾不落俗套,给人以欲还休的感觉。喜欢看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文的朋友,本站共享三分野(向园徐燕时小说)全本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