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早安教授老婆(丁时宜叶向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早安教授老婆(丁时宜叶向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早安教授老婆(丁时宜叶向远)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早安,教授老婆》由予蔚最新写的一本现言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丁时宜叶向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出色段落试读:叶向远忽然叫我:“丁时宜。” 我第一次听他喊我的全名,下意识抬起头来。 他的眼眸深邃,静静瞧着我。 我嗫嚅了下唇角:“嗯?” 他蓦地笑了:“我可以帮你。” 我一惊,和他对视。

早安教授老婆免费章节内容介绍

我仰着脸,和叶向远对视,心下有些茫然,也有些凄惶。
就为了套房子,宁棋这样不择手段
他连畜生都不如可我能拿他怎么办?
叶向远的目光紧紧锁住我:“到这种时候了,你难道还舍不得他?”
我死死咬着嘴唇,摇头不语。
只是眼泪怎么也停不住。
叶向远直起腰,不再看我,声音十分冷漠:“哭能解决什么问题,你还是想想接下来的事吧。”
我知道他的意思。
宁棋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一次没得手,还可以来第二次。
更何况依照宁棋和温路满嘴谎言的德性,就算他们最后拿我没办法,肯定也能搞点事情来污蔑我。
我如何做,才能让他们消停?
以牙还牙吗?
可我不像宁棋,能做不出这般心狠手辣的事来。
报警吗?
我手里没有证据,对宁棋构不成任何威胁,说不定还会被他反咬一口。
只是要我乖乖把房子让出去,我不甘心,也决计不会同意
思绪翻滚着,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好方法,我心下不由一阵发堵。
叶向远忽然叫我:“丁时宜。”
我第一次听他喊我的全名,下意识抬起头来。
他的眼眸深邃,静静瞧着我。
我嗫嚅了下唇角:“嗯?”
他蓦地笑了:“我可以帮你。”
我一惊,和他对视。
他微微笑着,重复道:“我可以帮你。”
我眨眨眼。
叶向远唇角轻勾:“一个无赖而已,对付无赖,当然是要用无赖的法子。”
他语气淡然,像是在和我谈论天气。
此时的他,一身休闲装扮,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俊雅贵气极了,而他嘴角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让他又添了几分温顺。
可这种温顺只是假象,刚刚我明明听出了他话里行间的杀气。
我有些踌躇。
依照叶家的权势,叶向远想要收拾宁棋确实易如反掌。
只是我也有顾虑。
上次宁棋就污蔑我跟叶向远有暧昧,假如这次叶向远继续帮我,就怕到时候宁棋拿这件事做点击榜,弄得全校皆知。
我思考良久,到底还是拒绝了叶向远的好意。
叶向远看我一眼:“你心思还挺重。”
我有点赧然,原来他已经猜到我的想法。
但他并没有多说,只是收回目光,道:“算了,你要是搞不定,再来找我。”
我感激地冲他笑笑:“我会的。”
他顿了下,道:“假如我是你,就找几个男的轮了他。”
我脸有些僵,差点崩不住。
这个报复手段,果真简单粗暴。
他道:“觉得我太狠?”
倒也不是,但由此可以窥探出他平日里的行事作风,想必也是这样张狂和肆无忌惮吧。
叶向远忽然转了话题:“我这是第三次帮你,你打算怎么谢我?”
我愣了下,才道:“改天我请你吃饭,可以吗?”
他颔首:“可以。”
我有一点懵,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叶向远却并没有理会我的诧异,提步往外走,一边道:“你休息吧,我留两个保镖给你,到时候送你回家。”
原来他还这样体贴
我正感叹,他又回头,道:“忘了告诉你,你前男友的手机,被叶闻给砸了。”
我目不转睛地瞧着他的背影,直到大门缓缓合上。
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这是在提醒我,宁棋手里的全部照片都被毁了吗?
假如是这样,那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我越发感慨。
于我来说,叶向远不过是一个点头之交的同事,却几次出手帮我。
而我交往几年的男友,却背叛我,污蔑我,现在更想陷害我。
叶向远的保镖很尽责,不光送我回家,还一直送到楼上。
我感激不已。
假如是我一个人,我还真不敢回家,怕宁棋在家门口堵我。
他出手阴毒,又对我毫不手软,我怎么可能不怕。
好在他没我家的钥匙,不然我还得防着他随时闯进来。
我给我妈打电话说了这个事。
之前只是跟宁棋分手,我不想让他们担心,就没怎么跟他们说这些糟心事。
现在却涉及到我的安危,我觉得还是跟他们商量的好。
我妈急得不行,马上联系了我爸的一个好友,在京都颇有名望的一个律师,帮我处理房子的事。
她还打算找我舅舅家的两个表哥来保护我。
我觉得太劳师动众了。
但我妈就是不放心,最后在我的强烈抗议下,她退一步,让我请两天假在家里待着,等她和我爸后天飞回来再说。
我想了想,宁棋可能会再去学校闹,躲着他也好,就答应了。
本来我以为这样就没事了,房子那边也有我爸妈出面,不用**心。
没想到隔天一大早就接到南南的电话,让我赶紧看微信。
她发了个链接,是我们学校论坛的链接。
我还是在学生时代逛过论坛,后来当了老师就再没接触过了。
点开一看,标题是有图有真相,我们学校女老师的私生活解密。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继续往下看,果然跟我有关。
帖子大意是说,楼主偶然看到学校里的某位女老师去酒店开房,觉得特殊惊异,跟过去一看,竟然还不止一个男人。
接着楼主发了好几张图片,都是一个女的和好几个男的在酒店的照片。
最后楼主感叹,这种没节操没三观的人都能当大学老师,实在是世风日下。
虽然没有点名道姓,图片也做了处理,但假如熟悉我的人,肯定第一眼就能看出来,照片里的女人是我。
我气得浑身发抖。
一定是宁棋。
这些照片肯定是昨天他把我打晕后在酒店里拍的。
他这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吗?
帖子已经翻了几十页,学校好多师生都有留言,有的跟随楼主一起讨伐放荡的女老师,有的一个劲在问女老师到底是谁,只有少数人在质疑帖子的真实性。
我盯着那些回帖,眼睛几乎要冒出回来。
现在宁棋想必很喜悦吧,故意闹得人尽皆知,把我的名声彻底毁坏。
他怎么能这么恶心,这么龌龊!
我颤抖着手指,关掉网页,心里除了愤怒,竟是一片茫然。
原本我以为已经认清了宁家人的**,可他们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恶毒千倍万倍。
偏偏这些层出不穷的阴招,让我完全没辙。

早安教授老婆丁时宜叶向远免费章节

我们结了帐,打了辆车去军区医院。
南南在路上问清楚了情况,忍不住咒骂:“没想到宁棋他爸妈也是这种人,我就说宁棋平常看着好好的,怎么会劈腿,原来是遗传了他爸妈。”
我苦笑不已。
本来我还寄希望于宁棋他爸妈,希望他们能约束一下宁棋,让宁棋跟温路分开。
那天宁妈明明答应得好好的,没想到转眼就去医院看望温路了。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改变主意,是因为温路怀了宁棋的孩子吗?
还是因为温路家比我条件好?
我忍不住恶意揣测。
原本我一直觉得宁棋他爸妈很好,还想着以后假如结婚了,要好好孝顺他们。
现在却给我来了这么一手。
我和南南一起去了市医院的住院部,找到了温路的病房。
在走廊上,刚好碰见提着保温盒出来的宁妈。
她似乎有些惊奇,脸色不太自然地问我:“时宜,你怎么在这儿?”
我也装着很诧异的样子:“我们来看个朋友,阿姨,您呢?”
宁妈动了动嘴巴,没说话。
我笑着问:“也是来看朋友吗?”
宁妈支支吾吾:“是是啊”
我故意道:“我是宁棋的未婚妻,要不我也去探望一下吧?阿姨您觉得呢?”
宁妈的脸一僵,急忙摇头:“不用了”
我不由暗暗皱眉,原来她还没预备和我撕破脸,打算瞒着这件事吗?
南南笑道:“阿姨,我是时宜的好朋友,跟宁棋也是同事,您的朋友住院,既然我们在这里,作为晚辈,该去看望的。”
说着就直接往温路的病房里冲。
宁妈想拦住她,但南南比她更快,已经推开门进去了。
我挽住她的胳膊:“阿姨,您别生气,南南也是好心。”
宁妈的表情非常难看,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我冲她笑了下,稍微用了点力,几乎是拖着她往前走。
她只能跟着我进了病房。
温路正坐在沙发上吃水果,闻声声音,抬起头来。
看到我,她嘴角一勾,却没有理我,而是站起来,问宁妈:“阿姨,是忘了什么东西没拿吗?”
宁妈身体紧绷着,没作声。
温路扶着腰,走到她跟前,亲昵地挽住她另一条胳膊:“您怎么还带了外人来啊?”
宁妈似乎很不安闲,嗫嚅着,还是没开口。
她右边是我,左边是温路,能放松才怪。
温路狠狠瞪我一眼:“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没理她,只是转向宁妈:“阿姨,您说过会给我一个交待,让宁棋跟小三分手的。”
宁妈脸色很不好:“宁棋的事,我也做不了主”
饶是我已经有了心理预备,也还是愣了下。
我没想到她连个解释都没有,就这么改了口。
上次她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会帮我教训宁棋。
温路自得洋洋地瞅着我:“宁棋已经不爱你了,叔叔阿姨都是开明的人,很尊重孩子的意见,你就别费心思了,赶紧放手,别扒着宁棋不放。”
我走到她面前,盯着她:“是吗?”
温路戒备地后退一步:“你是不是又要来害我的孩子你怎么这么坏啊”
说着躲到宁妈背后,呜咽地哭起来。
宁妈皱眉:“时宜,你别**她,她现在怀着宁棋的孩子。”
我直勾勾地望着她:“阿姨,您倒是说说,她肚子里的孩子关我什么事?”
宁妈眼神一闪,但很快就理直气壮道:“孩子是无辜的,反正你这样恐吓她,就是不对。”
我听得好笑,心里却很不好受。
原来宁家在意的是孩子吗?
可我又不是不能生,结婚后我肯定会考虑要孩子的
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我跟宁棋在一起四年,前两年因为还没毕业,我不想那么早跟他**,就婉拒了几次他的求欢。
后面两年,因为我们都留校,工作稳定了,我觉得和他的关系可以进一步。
我有意无意地暗示他,他却无动于衷了。
以前我还以为他是尊重我,现在想想,他分明是因为有了温路,对我已经失去了兴致。
我怎么会那么傻,一直被蒙在鼓里。
南南轻轻揽住我的肩膀,低声安慰我:“别伤心,宁棋劈腿找这样的女人,是他瞎了眼。”
温路听了,在一旁冷嘲热讽:“当初看上她,才是宁棋瞎了眼,她那么凶,谁敢要她,宁棋就是觉得她太霸道了,才会讨厌她!”
南南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慢慢放开我。
我猜到她要干什么,忙拉住她的手。
她冲我微微一笑:“你知道,我早就想这么做了。”
说完她走到温路跟前站定。
温路警觉道:“你想做什么?”
南南不跟她废话,抬起手,使劲煽了她两巴掌:“打你!”
温路捂着脸,尖叫起来。
南南作势还要抽她:“不要脸也就罢了,还这么嚣张,真当我家时宜好欺负?”
温路逃到宁妈身后躲着。
宁妈挡住南南:“你这是做什么,有事好好说。”
温路忽然冲着走廊大喊:“医生!护士!救命!有人要杀人啦!”
南南想也没想,冲过去又要打她:“闭嘴!”
宁妈把温路护在身后,厉声道:“这里是医院,你们最好收敛点,不然我就叫警察了!”
南南冷笑:“那你赶紧叫,到时候去警察局,我也好说说渣男出轨的事。”
可能是见南南太彪悍,宁妈转向我:“丁时宜,你难道就放任这个女人欺侮我吗!我可是你长辈!没想到宁棋说对了,你果然心肠恶毒!”
我傻了眼。
这都能扯到我身上来?
我要是恶毒,就该拿**硫酸往宁棋和小三脸上泼!
南南把我往后面一扯,再上前一步,盯住宁妈:“我还在想宁棋怎么会那么没脸没皮,原来是跟了你啊!”
宁妈气得满脸涨红:“小姑娘,你嘴巴放干净点!”
南南露出个讥讽的笑:“我嘴巴不干净,也总比你强,你们一家子的心都是黑的,有什么资格教训别人。”
宁妈气得直哆嗦,指着她:“你你”
南南双手抱胸:“上梁不正下梁歪,难怪宁棋是个下三滥。”
我没想到平日里温温柔柔的南南,战斗力这么强。
她这都是为了我,我心里感动得不行。
宁妈怒目瞪着南南,我忙把南南掩在身后。
这时候宁爸跑了进来,满脸怒意地盯着我:“我看谁敢害我的孙子!”
我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叔叔,您说什么?”
他瞥了我一眼:“我们家宁棋要跟你分手,之前的订婚不算数,你以后不要再缠着他了。”
我不由瞪大眼睛。
在我心里,他一直是个非常正派的人,没想到会说出这种话。
宁爸继续道:“还有,上次听说你差点害了宁棋的孩子,假如再有下次,我们宁家不会放过你。”
我算是明白过来,他跟宁妈一样,都是因为温路肚子里的孩子才这样。
这让我觉得十分可笑:“你们就这么想抱孙子?就算是小三生的孩子,你们也愿意认?”
宁爸没作声,算是默认。
我想起那天在宁家,他问了一句温路是不是真的怀了宁棋的孩子,看来从那时候起,他就已经打定主意让宁棋跟我分了。
可我跟宁棋究竟在一起四年,连婚都订了,他们这么做,不怕遭天谴吗!
我忍不住质问:“这就是你们支持宁棋抛弃我的原因?”
宁爸冷声道:“是!你跟宁棋在一起四年,什么动静都没有,谁知道你能不能生!”
他是中学老师,思想却比古人还要保守。
假如我真嫁给了宁棋,万一真的生不了孩子我不敢想象会遭遇什么
想到这里,我心里不禁一阵发寒,身体摇摆了下,几乎站不住。
南南连忙扶住我:“别伤心,这么**的一家人,幸好你现在认清了,不然以后肯定有苦头吃。”
我点点头,却仍然抑制不住内心的难过。
宁棋也就罢了,可是他爸妈,我一直都很敬重的。
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人。
我扫过一脸戒备的宁爸,扫过正低声安慰温路的宁妈:“行,我跟宁棋从现在开始就没半点关系了!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找他!”
温路本来还在哭哭啼啼,闻言马上停止嗷叫,撇嘴道:“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话,要是你以后又来纠缠棋哥哥怎么办!”
我冷冷盯住她:“我现在看到你跟宁棋一家就觉得恶心!你放心好了,就是以后宁棋跪在我面前求我原谅,我也不会再多看他一眼!”
宁爸板着脸:“你说话注重点,宁棋是对不起你,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听说你还动手打人,还威胁宁棋。”
我冷笑:“那又怎么样,宁棋劈腿,难道我还要高喜悦兴地给他鼓掌喝彩?小三挺着肚子找上门,难道我得忍气吞声?叔叔,你好歹也是个人民教师,怎么这么**?”
宁爸很不喜悦地瞪着我:“你说谁**?没一点教养!幸好宁棋没娶你!”

早安教授老婆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我听她提起房子,下意识生起一丝警惕。
而她压根没注重我在想什么,又来拉我的手:“听说你要卖掉房子,现在房价在涨,太不划算了只要你能原谅宁棋,我们马上给你们办酒结婚,到时候你们住进去多好。”
我沉默地望着她,过了大约半分钟,我轻声问:“是不是我放弃房子,你跟宁棋就不会再来打搅我?”
宁妈顿时睁大眼睛:“你愿意放弃房子?”
我没做声,只是定定地盯着她。
她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反应不太对,立即改口:“看你说的,我不是为了什么房子我最希望的是你跟宁棋好好的”
可刚刚她脸上闪过的惊喜不是作假的,我看得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我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明明就是为房子而来,偏偏还要这样绕弯子。
我重复道:“假如我不要房子,你们是不是能保证,以后都不来找我?”
宁妈这次并没有马上回话。
她神色复杂地望着我,最后像是下定决心般,点头道:“只要你愿意把房子给宁棋,我保证,我们一家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我的心一点点沉下去。
虽然已经猜到她的目的,可真正听到她变相地承认,我还是忍不住阵阵发抖。
凭什么要我放弃房子?
谁都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那三百万是我爸妈辛劳存了一辈子,才给我攒下的嫁妆,我为什么要白白送给他们?
更何况出轨的是宁棋,做错事的是宁棋,他们怎么还有脸来打这套房子的主意。
难道在他们眼里,我就这么好欺负的一个人?
我咬紧牙齿,盯住宁妈,一字一句道:“你当我是傻子吗?”
宁妈眼睛闪了闪,没敢跟我对视。
谁知道下一秒,她忽然哭了起来:“好孩子,你别怪阿姨拎不清我这也是走投无路了我和宁棋他爸的退休工资不多,宁棋还要娶妻生子,没有房子,谁愿意嫁给他”
我冷冷瞅着她:“温路家里就是搞房地产的,会在乎一套房子?”
希奇的是,听到温路家里有钱,宁妈却并没有半点兴奋,反而请求一般地看着我:“算阿姨求你了你就把房子给我们家吧”
我当然不会答应,冷声道:“你还是赶紧让宁棋多哄哄温路吧,也许你们全家都能跟着享福,住上别墅呢。”
宁妈就像没闻声我的话,继续苦苦恳求:“阿姨以前对你也算不错,好孩子,你就看在从前的情分上,把房子给宁棋我来世做牛做马报答你”
我皱眉,想不通她为什么非要这套房子。
她瞧着我,又低声道:“不然你跟宁棋结婚也行”
我有些发懵。
所以她今天来,其实是为了逼我做选择,要么让我嫁给宁棋,要么让我把房子让出来。
可温路家明显比我家有钱啊。
难道真是因为温路没怀孕,所以他们不同意温路进门?
可是依照宁棋的性子,他肯定不会放弃温路的
我深吸口气,对宁妈道:“抱歉,房子我必须要一半,我也不会再跟宁棋复合。”
宁妈眼泪流个不停,忽然向我下跪:“你家不缺那点钱,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我彻底懵住。
压根没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出!
我愣了很久,也没去扶她,冷淡道:“就算你在我面前***,我也不会心软。”
宁妈大概是想不到我这样心狠,一时怔在那里,没说话。
我垂下眼睛:“整件事里,我没有半点错,你们却一次次逼我,一次次让我失望我不可能答应你这么无理的请求,你回去吧!”
之后我不再理她,打电话叫保安上来。
保安效率很高,很快就来了。
宁妈见我铁了心要赶她走,倒也不再纠缠,她站起来,抹着眼泪道:“好孩子,阿姨再找时间来看你”
我想也没想,回她道:“不用了,等你们考虑清楚,我们再见面吧。”
要是她时不时来闹,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逼疯。
我妈给我发了很多条微信,看得出她很担心,我忙回电话给她。
想到假如宁棋放弃房子,我就得给他三百万,可现在我手里没有存款,还得找我妈要,我索性跟我妈坦白了。
我妈马上表示,她会结束非洲那边的事,和我爸尽快赶回来。
这么大年纪,还让爸妈操心,我羞惭不已。
第二天去学校上课,我心情还是很低落。
也有点怕宁妈来闹事。
不过我又看到了叶向远和那个绝色美女,两人并肩走进教学楼,男的英俊逼人,女的漂亮出尘,阳光透过树叶照在他们身上,就像是两颗刺眼的星星,特殊养眼。
我不由笑起来,心里的负面情绪散去不少。
只是这种好心情并没有维持多久。
宁棋竟然在教室门口堵我。
看到我,他二话不说,直接跪在地上。
正好那一刻,上课铃响了。
我的学生们排排坐好,齐刷刷地望着教室大门口。
宁棋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只觉得莫名其妙。
他不可能是来找我复合的,在他心里,恐怕我连给温路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那他是来做什么的?
我沉默着,猜测他的用意。
而他跪在那里,似乎不惧怕大家的指指点点。
所以,他是连脸面都不顾了?
我不禁有些恼。
他可以不在意,可我还要上课
我看了眼教室里那些伸长脖子看热闹的学生,到底还是上前,道:“有什么事,等我下课再说吧。”
宁棋抬头盯着我,漫不经心道:“现在就跟我走,不然丢脸的是你。”
我气得不行,却只能忍气吞声跟他说好话:“这里是学校,你曾经也是这里的老师,这些学生,你还给他们上过课你难道要让他们看笑话吗?”
宁棋冲我笑了下:“对,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笑话,就是要把事情闹大,最好全校的师生都来围观。”
我皱眉,这个人简直不可理喻。
假如他执意要发疯,那就让他发吧,我不奉陪了。
我没再理会他,转身正打算走上讲台。
他忽然在我身后大声道:“丁时宜,我妈昨天晚上见了你后就病倒了,肯定是你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我确实对不起你,可你也不干净,早就跟别的男人有一腿了!既然我们都有错,完全可以好聚好散,可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不放过我的家人?”

推荐理由

早安教授老婆作者文笔细腻,故事情节丰富引人入胜,丁时宜叶向远二人之间的感情备受考验,虐心的言情作品,内容赚足读者的眼泪,是悲还是喜?喜欢此书的朋友请关注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