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5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宋凝姝小说,书名姝女有仙泉,文笔故事俱佳的言情小说,本站共享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姝姝死后才知她是多么软弱无能又愚蠢,回到国公府慢慢变得丑陋的容貌,弟弟久治不愈的身体,家人的厌恶。 被抢走的羊脂白玉瓶,被抢走的人生。 还有她的死,皆是宋凝君所为。

姝女有仙泉by柔桡轻曼小说简介

姝姝觉得自己就是戏文中的配角儿,明明是国公府嫡女,却被换走做了农户家的女儿。
好不轻易回到国公府,日子也不好过,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都不喜她。
定下的未婚夫婿也上门退亲,转而求娶国公府养女。
姝姝无法释怀,处处针对那个和她互换身份如今却还是国公府养女的宋凝君。
更惹众人厌恶,最后落得个被野兽撕碎的下场。
姝姝死后才知她是多么软弱无能又愚蠢,回到国公府慢慢变得丑陋的容貌,弟弟久治不愈的身体,家人的厌恶。
被抢走的羊脂白玉瓶,被抢走的人生。
还有她的死,皆是宋凝君所为。
姝姝不甘心,整日飘在宋凝君身后想要报仇,看着她勾引那个可怕的变态男人不成,就以国公府做踏板,步步高升,封为县主,嫁给皇子做妃子,生儿育女,幸福美满。
而她飘飘荡荡几十载,早已认命,却不知怎么回到玉瓶被夺走那一刻。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猞猁不懂人言,但见到人靠近,又压下前肢低吼,做出攻击姿态,直到骆轶身边的两名小厮小心翼翼用块黑布把整个铁笼子遮盖住,里面还能闻声猞猁的低吼声。
姝姝没敢动弹,她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看了蜀王一眼,希望他收回成命。
这人可真是古怪,另人心生畏惧。
奈何蜀王并没有再说甚,转身离开了。
骆轶跟在他身后,还在喋喋不休的发问,“表哥,你这是何意啊?”
这是何意?也是在场全部宴客所想问的。
大家都是人精,知晓此次宴会是给蜀王相看姑娘的。
那么蜀王这是看上人小姑娘了还是没看上?
若说没看上,蜀王殿下还从未公开场合跟哪位姑娘说过话,可若是看上了,这姑娘是定国公府前几月刚从老宅养病回来的三姑娘吧?跟那位京城才女宋凝君姑娘是胞胎,才十三岁,年岁有些小。
年岁小就罢了,长两年也不是不能婚配,但,哪有看上人姑娘给人送凶兽的?
何况是连曹国公府都没能驯服的凶兽。
没看这小姑娘吓的一双眸子都沁着泪。
哎,真是惹人怜。
姝姝白着脸,小声跟身边崔氏说:“母亲,我想回府。”
这里真可怕,明明上辈子除了丢了下脸面,并无别的事情发生。
她如今宁愿是说话错,被人嘲笑,也不想被蜀王指着送了一头凶兽给她。
崔氏知晓姝姝有些吓着,牵着女儿过去跟曹国公夫人叶氏告辞,“骆夫人,我家姝姝今日有些吓着,她自幼身体不好,方才惊吓到,想回去给她煎副安神药喝,实在是不能久留……”
曹国公夫人叶氏还懵着呢,她家外甥方才是何意?
看上人宋家三姑娘了?但哪有看上人姑娘强迫人家姑娘带走凶兽的?
她有些不懂蜀王的想法,打算晚上问问自家丈夫。
叶氏听闻这话,见宋家三姑娘小脸惨白,吓的不轻,急忙说道:“妹妹,实在对不住,把你家姑娘吓到,我让人先送你们出府,改日定登门致歉。”
崔氏道:“这话就严重了,骆夫人不必如何客气,改日府中宴客我在请你过来说说话儿。”
叶氏客气两句,喊来身边的嬷嬷亲自把崔氏她们送到正门。
崔氏领着姝姝跟宋凝君先回了宋府。
薛氏到底不好跟着离开,只能等到晚上曹国公府宴席散了才回。
姝姝她们离开后,曹国公府女客们回到花园继续赏花。
没在议论方才的事情。
男客那边的少年们倒是议论纷纷的。
但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姝姝回到沁华院时,庭院正中心摆放着那个关着猞猁的铁笼。
黑布不知被谁扯了下来,散乱在旁边,沁华院的丫鬟嬷嬷们吓的不轻,都躲在廊檐下看着铁笼中低吼的猞猁。
京城流行养这些大型猛兽做宠物。
于是京城四周山中的猎户都会猎些野兽幼崽来京城贩卖,供不应求。
这是猞猁不算幼崽,看个头已经四五个月大小,后腿有伤,应该是掉进山中猎户布的陷阱里才被抓住的。
然后送来京城贩卖,被曹国公府的小公子骆轶给买了回去。
骆轶买回去后驯了几日,都是无用,猞猁凶性很大,无法驯服。
这日府中宴客,骆轶想着给其他人瞧瞧,看看是否有人可以驯服这头猞猁,没曾想最后就被蜀王指给了姝姝。
姝姝回到府中,看到这头小猞猁,脸色更加苍白。
她快速走到廊檐下,笼中的猞猁似嗅到她的味道,顿了下,站起四肢,不再低吼,只冲着廊檐下的姝姝呜咽叫了两声。
“谁让你们把这玩意摆在三姑娘院子中的!”崔氏气的脑门疼。
那骆家小子手脚还挺快,还先比她们快一步把这玩意给送到姝姝院子里了。
青蒿白着脸上前,“夫人,是,曹国公府的下人,拦都拦不住,说是非要把东西送到三姑娘的院子里。”
崔氏气急,“还不赶紧喊几个人过来把这玩意弄出去。”
很快就有奴仆过来,问崔氏,“夫人,该把这东西送到何处?”
崔氏一时呆住,是啊,这玩意怎么处理,这是蜀王指名给姝姝,不管他是何意,这玩意都不能随意处理,罢了,先随意找个院子关着吧,总之不能放在姝姝的院子里,万一闯出来伤着姝姝怎么办。
崔氏开口,“先放后罩房。”
奴仆上前打算把黑布罩上,不然这猞猁凶的很。
小猞猁呜咽叫着,金色兽瞳目露请求的看着姝姝。
姝姝站在廊檐下,有些不忍。
想到上辈子这猞猁的下场。
上辈子她说猞猁是猫,被人嘲讽,她也不好意思围着继续看,就躲去花园。
自然也没有被蜀王指着把猞猁带走,晚上跟母亲和宋凝君回到府中。
过了没几天,她就听闻曹国公府那只猞猁因无法让人靠近,后腿的伤无法得到救治,死掉了。
眼下和上辈子完全不同。
她的命运,还有这小猞猁的命运,都跟上辈子错开。
但假如她不救治这小猞猁,它的命运和上辈子又会一样的。
姝姝捏着拳,半晌才扯扯崔氏的衣袖,小声说道:“母亲,先把它放在我园中吧,旁边的耳房放杂物的,就先让它待在那儿。”
崔氏迟疑,“可它实在凶悍,万一逃脱出来,咬伤你如何是好。”
姝姝看那猞猁一眼,说道:“我瞧着那铁笼还是很牢固的,只要没人动它,想来它是跑不出来的,母亲,你就依了女儿吧,女儿会小心些的。”
崔氏倔不过姝姝,只能让奴仆把这猞猁搬到耳房去。
奴仆搬动时,猞猁又龇牙咧嘴做攻击状。
等看着猞猁被送入耳罩房,姝姝也松了口气。
到底有些受到惊吓,崔氏让丫鬟煮了碗安神汤给姝姝喝下。
不到用晚膳时,整个国公府都知晓蜀王给了三姑娘一只凶兽。
若不是怕主人训斥,国公府的下人们都想过来瞧瞧凶兽长的什么模样。
晚膳时,宋金良也放衙回来。
他路上就听闻曹国公府发生的事情,一路有些担心,回来见姝姝并无大碍才松了口气。
又道:“蜀王亦不知想些什么,怎能把曹国公府都驯服不了的猞猁给我们姝姝。”
崔氏叹口气。
姝姝小声道:“爹爹我没事儿,我们先用晚膳吧。”
她其实有些猜测,或许是因身上的甘露,所以那小猞猁并没有对她露出凶相。
若是如此,小猞猁不凶她咬她,她就用甘露把小猞猁治好,然后放归山林吧。
用过晚膳,姝姝想着那小兽的事儿,让丫鬟去厨房捉了鸡丢到猞猁笼子中。
姝姝晚上没过去耳罩房,她还是有些怕这些凶猛的兽类,上辈子阴影太大,晚上她在房中看书,等到亥时睡下。
次日早起,姝姝先过去祖父院子锻炼。
宋昌德也听闻昨儿的事情,今日见着孙女不免多问一句,“那猞猁还可在?”
姝姝点点头,“还放在耳罩房中。”
宋昌德点点头,倒也没再多问。
姝姝每日还是蹲半个时辰马步,半个时辰她只歇过一次。
老国公爷见孙女能坚持到这种程度,也对她刮目相看,这小孙女很得他的喜欢。
姝姝蹲完半个时辰马步,也不管宋凝君还在打拳。
她跟老国公爷说了声就回到沁华院。
宋凝君还未打完拳,没到早膳时间,姝姝想了想,过去耳罩房。
珍珠跟着她,见她要进耳罩房,急忙道:“姑娘,您可不能进去,那小兽凶得很,昨儿进去喂它时恨不得扑上来咬奴婢们的。”
“无妨,我进去离的远些就好。”姝姝想着,总不能一直把它丢在耳罩房不见它的。
姝姝站在廊檐下许久,最后才咬牙鼓起勇气推开耳罩房。
一开始耳罩房里都没动静,姝姝推开门就看蹲坐在铁笼中的小猞猁。
一双金色兽瞳静静的望着她,没有半分凶残的模样,甚至还晃了晃短小的尾巴。
珍珠捂嘴道:“它竟然不凶姑娘。”
姝姝见它乖巧的蹲坐着,似也没有那般可怕,她回头跟珍珠说:“你去端半碗清水过来吧。”
“那姑娘小心些,还是莫要靠近比较好。”珍珠说罢,转身去厨房端了半盏清水过来。
姝姝接过清水,犹豫下,回头跟珍珠道:“珍珠,你出去等着我吧,把房门帮我关好。”
珍珠也不多问,退下时关上房门。
姝姝端着清水站在门口,还是有些不敢上前。
直到笼中的猞猁轻轻的喵了声,姝姝有些绷不住,笑了声,嘀咕道:“还说不是猫,这明明就是一只猫呀。”
一只体型巨大的猫儿。
姝姝到此刻心中才没那般害怕,她试探着朝着铁笼靠近了些。
笼中的猞猁又轻轻喵了声,兽瞳也渐渐放大。
姝姝松了口气,蹲在铁笼面前,把手中的茶盏放下,而后伸出左掌,心中微动,那玉瓶就显露出去。
猞猁嗅了嗅,也不蹲坐着了,马上起身,使劲冲姝姝喵喵叫了两声。
还抬起一只前爪从笼中伸出,却是收起尖锐的利爪,只见厚厚的肉垫。
姝姝的脸色到底还是白了两分,身子往后仰倒,差点摔了。
猞猁歪着头看她一眼,收回前爪,兽瞳似有些不解。
姝姝红着脸颊,又蹲好,然后从玉瓶中倒了两三滴甘露落在清水中,她细语道:“这东西应该是你喜欢的,但不知晓对你有何作用,我先少给你一些,你后肢的伤口有些严重,我下午去寻些药过来给你敷伤口,但是你不许咬我。”
甘露滴入清水中,猞猁甚至用两只前爪在笼中蹦跶了两下,看样子是很喜悦的模样。
姝姝把滴入甘露的清水小心翼翼推入笼中,猞猁只是乖乖看着,等她的手挪开,才开始大口大口舔着茶盏中的水。
姝姝也彻底松了口气,它真的没有伤自己,没有攻击自己的意图。
难道是甘露的原因?
但她记得上辈子宋凝君驯服那头黑豹幼崽并不是如此的。
那头黑豹幼崽才回来时也具有攻击性,甚至还想攻击宋凝君的,后来每日宋凝君给它喂一碗清水,里面融的应该有半滴甘露。
也是如此几日,那黑豹幼崽对着宋凝君才没有攻击的意图。
但这只猞猁完全不用,它在曹国公府看到她时就表现的很温顺的模样。
她的甘露是不是跟宋凝君的还是不同的?
所以这些凶兽才会对她如此温顺。
不管如何,姝姝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
她收起掌心的玉瓶,低声道:“那你喝完就乖乖的休息,我先出去了。”

姝女有仙泉by柔桡轻曼小说在线完整版阅读

姝姝给猞猁喂了些加了甘露的清水就离开耳罩房。
珍珠在廊檐下等她,见她出来忙道:“姑娘,你没事儿吧,该去用早膳了。”
“好。”姝姝轻笑,跟着珍珠过去母亲院子吃早膳。
用早膳时,崔氏跟姝姝道:“宝儿,那小兽你莫太担心,你父亲说明日会去跟曹国公说声,看看能否把它送回曹国公府去。”宝贝女儿的院子放着那么个凶悍的玩意,她心里终究不踏实。
“母亲,不必,放在我院中就好。”姝姝现在没那般怕这小兽,知晓它回到国公府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试着救活它。
宋凝君忽然问,“妹妹,可是想收服那猞猁?但这是凶兽,连曹国公府都无法驯服,你可莫要逞强,万一受点伤,家人都要心疼的。”她万万不能让姝姝把猞猁留下,曹国公府时她就发现关在笼中的猞猁对姝姝很温顺。
姝姝若能驯服猞猁,家人乃至祖父都会更加宠爱她。
姝姝轻笑了声,宋凝君觉得姝姝笑脸似有别的意思。
但姝姝并未让说甚,只是转头跟崔氏软声撒娇,“母亲,我只是想等它伤势好一些送它回归山林,这里不是它的归宿,若是送回曹国公府,骆小公子无法驯服它肯定会杀掉它的,我想治好它后腿的伤,母亲让我试试吧。”
崔氏迟疑,到底还是犹豫。
“母亲,母亲,您就让女儿试试吧。”姝姝撒娇。
崔氏扛不住女儿的娇声细语,“好好,那你答应母亲,不管如何,还是小心为上。”
姝姝笑道:“女儿答应母亲,万事都会小心。”
母女三人用过早膳,兄长宋钰谨已经去了国子监,明年他便要科考,现在都很用功的学习。
宋钰延身体不适,也不愿出来用膳,都是自个儿院子吃。
吃过早膳,姝姝先去探望四弟,陪着他喝了两盏茶。
茶水里被她偷偷加了滴甘露的。
吃茶时,宋钰延板着脸跟姝姝说,“昨天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猞猁是凶兽,不好驯服,你小心些,莫要被它挠到。”
“四弟这是关心我吗?”姝姝笑的眉眼弯弯。
宋钰延红了耳尖,嚷道:“我要看书了,你快些回你的院子去。”
姝姝不再逗他,正色道:“那四弟好好歇息,我出门买些东西,四弟可有什么想让我带回来的?”
“没有没有,你赶紧走吧。”
姝姝笑眯眯的离开,然后带着珍珠跟玲珑出门一趟,还带了两名侍卫,她要买些中草药回来。
玲珑跟珍珠都是二等丫鬟,姝姝现在平日出门都是带着她们,也总让她们贴身伺候。
姝姝去药堂里买了些中草药,未在外面久留,买了后就回了府,没想到府中有客,是昨儿在曹国公府碰见的诚毅侯夫人薛氏。
薛氏也是担心姝姝,这才上门拜访的。
这会儿崔氏跟薛氏正在屋子里说话。
听闻姝姝回来,崔氏让丫鬟把姝姝请了过来,姝姝见到薛氏,乖巧喊了薛姨。
薛氏心都软了,应承一声,拉着姝姝坐下,“薛姨瞧你没事儿也就放心了。”
薛氏说罢,又跟崔氏道:“见着姝姝回来我也放心些,侯府还有些别的事儿,我这就回去了。”
崔氏跟她是关系极好的闺友,友谊深厚,没有那些虚套客气,也不留她府中午膳,亲自把人送了出去。
姝姝也先回了院子里。
半刻钟后,崔氏过来姝姝的院子,瞧见姝姝正在书房里忙着,一屋子的药味。
姝姝正在用捣药罐捣着什么。
崔氏过去看了眼,笑问道:“宝儿这是在作甚?”
姝姝停下手中的动作,拿起布巾擦了擦手,笑道:“母亲,我上午买了些草药回来,用来做金疮药的。”
简单的药方她看过不少,打算试试,何况她有甘露,用来做金疮药,给猞猁敷后腿用的。
姝姝有研读医书,崔氏都是知道的,她也没打算阻止女儿学这个。
因此也不是很在意。
崔氏拉着姝姝到榻上坐下,温声道:“宝儿,母亲过来是有个别的事儿想同你说。”
姝姝笑道:“不知是何事?”她心里隐约知晓母亲要说甚的。
崔氏温柔的看着女儿娇美的容貌,喟叹道:“是和你的亲事有关。”假如可以,她真的想多留女儿几年。
姝姝红着脸不言语,崔氏拍拍她的手道:“方才你那薛姨,她育有两子,小儿子方阳泓,比你年长两岁,现在十五的年岁,生的高高大大,品行不错,也算是母亲看着他长大的,你薛姨说,想让你给她家小儿子做媳妇儿,想把这门亲事定下,母亲特意过来问问你的意见,母亲跟你薛姨从小一块长大,知晓她为人,你嫁过去,母亲是极放心的。”
两家若真是定下亲事,她至多只能留姝姝两三年,还是有些舍不得,但是薛氏的性子她也放心的,女儿能给她做儿媳,不会被蹉跎的。
姝姝苦笑,她知道方阳泓品行的确不坏,就是冲动,喜欢美人儿。
上辈子她跟方阳泓才定下亲事时,人虽然瘦弱些,但面容白皙,皮肤***,桃腮杏面,看着还是不错的。
所以方阳泓也是同意的,可是等她被宋凝君下毒,皮肤变得枯黄,停止发育,变得不再好看,方阳泓就喜欢上那个因喝了甘露越来越冰清玉洁的宋凝君,甚至当着国公府全部人的面退亲,求娶宋凝君。
她那时候伤透了心。
这辈子又岂会愿意跟方阳泓定亲,哪怕她知晓这辈子不会再变的丑陋。
她也不愿意跟方阳泓定亲,她觉得他就是个肤浅的人。
其实薛姨还是很好的,上辈子发生那样的事情,她把方阳泓逮回去使劲揍了一顿。
听说腿都给打折了。
姝姝低低叹了口气,抬头跟崔氏道:“母亲,我不愿意,我还想多陪您和爹爹几年,婚事等我十五岁时再说吧,这两年不管谁来上门求亲,母亲都拒了好不好?”
姝姝想到上辈子受到的屈辱,心里难过极了,眼眶都慢慢红透。
崔氏慌了,拍着姝姝的背,“我宝儿莫要哭,不愿意母亲去拒了你薛姨就好,婚事咱不急,好不好?”
姝姝点点头,“母亲不要急着把女儿嫁出去。”
“好好好,都随我宝儿。”
姝姝不愿意,崔氏当然不会强求。
她打算过几日跟好友说声,姝姝的婚事就缓两年再提。
……
用过午膳,姝姝不让丫鬟跟着,自己过去耳罩房看小猞猁。
她那金疮药已经配好,已经还按照配方加入甘露,药性应该更出众。
到了耳罩房,猞猁瞧见姝姝,冲她喵喵了两声,安静的坐在笼中,金色兽瞳也跟着姝姝的动作转动了下。
姝姝手中还端着一盆清水,里头也加了一滴甘露的,不过这是用来给猞猁清洗伤口的。
姝姝端着盆儿站了会儿,才小声说,“我现在要给你清洗伤口,处理伤口,你听话些,不要乱动好不好?”
到底还是有些怕的。
她说完见小猞猁歪着头,兽瞳清亮,没有发狂的模样。
姝姝才慢慢蹲下身子,她见猞猁后腿伤口已经有些腐烂,若不尽快医治,怕它都活不了几天的。
可它现在关在笼中,若想给它清理伤口,就必须放出来。
虽然这小家伙昨日没咬她。
可总是有些担心的。
姝姝想了许久,直到这猞猁又喵了声,她才低声道:“那我放你出来,帮你清理伤口好不好。”
猞猁歪头,“喵——”很乖巧的模样。
姝姝慢慢打开铁笼,见它还是乖巧坐在笼中,朝着它招了招手,“猫儿,你出来些。”
猞猁竟似能听懂她的话语,瘸着后肢慢慢出了铁笼。
姝姝脸发白,使劲吸了口气,然后继续跟小猞猁商量,“我现在要帮你处理伤口,你莫要咬我,若是咬我,以后好喝的甘露水都没有的。”
姝姝说着伸手摸了摸它。
小猞猁喵了声,竟用毛茸茸的脑袋去蹭姝姝的手。
这是兽类表达亲近之意。
姝姝松了口气,她让小猞猁倒在地上。
小猞猁一开始不懂,她就轻轻的把小猞猁推倒在地,它也没有反抗,乖巧的望着姝姝。
姝姝用刀片刮掉猞猁后肢伤口四周的毛,见它伤口已经腐烂,轻轻用清水帮它清理了伤口。
伤口腐烂的地方也剐干净的,姝姝刚用刀片剐了下,猞猁低低叫了声,动了下后肢,但没有下口咬姝姝,只是望着她。
姝姝继续帮着它把腐肉都清理掉,这期间小猞猁不安的叫着,但未曾对姝姝出爪或者下口。
处理完腐肉,姝姝给猞猁伤口涂抹上她自制的金疮药。
涂抹上金疮药,伤口有些清凉,小猞猁舒适的喵了声,然后回头舔了舔姝姝的手。
姝姝笑了笑,看来这小猞猁挺喜欢她的。
这应该算是被她驯服了吧?
姝姝又指了指铁笼,“你先进去吧,待会儿我在给你送些吃的过来,等你伤口好起来,我就送你回山林,好不好?”
回答她的是猞猁轻轻的喵叫声。
姝姝把东西收拾下,离开耳罩房,回到房间才发现身上都有些湿透了,算是给吓得。
不过知晓猞猁不会伤害她,她也放心许多。
回到房里,姝姝让珍珠去厨房拿了两块生肉,去给猞猁喂食。
回房后,姝姝歇了半个时辰,下午就躲在房中看书,再有几日,母亲给她寻的先生就要来府中教导她功课还有琴棋诗画这些,她每日能够看医书的时间就会更加少。
晚上吃过晚膳,二房的主子们各自回房歇息或者做些自己的事情。
姝姝不必说,自然还是燃着油灯看医书。
崔氏那边,她跟宋金良道:“姝姝是想把那猞猁留下,等它伤势好些就放归山林,说是还给那骆小公子,指不定就要死在他手中,我想着明儿你也不必去曹国公府的。”
宋金良点点头,“依姝姝的就是,不过让她小心些,莫要被那小兽伤到。”
崔氏笑道:“姝姝知晓的。”
宋金良见妻子漂亮和气的模样,拉着她到贵妃榻上坐下,握着妻子手道:“我有件事情要同你说,你莫要太生气。”
崔氏皱眉,“可是那水乡村的陈家夫妻?”
宋金良点点头,“正是他们,之前我已派人去水乡村调查过陈家和水乡村的村民,他们都道,那对夫妻待姝姝极差,从小打骂,姝姝很小就要做全部家务,伺候陈家那几个孩子,等姝姝长大后甚至为了银子,要把姝姝送给镇上王老爷家的傻儿子做媳妇,那傻儿子已经折磨死两任媳妇。”
他说道此处忽然顿了下,更加紧握妻子的手,恨声道:“甚至从其中一位村民口中打探到,姝姝两岁时,差点被孙氏给溺亡了。”

小说推荐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姝女有仙泉出色章节全文阅读,作者文笔细腻,生动,故事情节曲折感人。想知道姝女有仙泉小说结局的朋友,本站共享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