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能看古文“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完整章节阅读”?一本甜宠言情小说超级好看,女主叫宋凝姝,姝姝不甘心,整日飘在宋凝君身后想要报仇,看着她勾引那个可怕的变态男人不成,就以国公府做踏板,步步高升,封为县主,嫁给皇子做妃子,生儿育女,幸福美满。姝女有仙泉全文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建议读者到本站内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姝女有仙泉小说简介

姝姝觉得自己就是戏文中的配角儿,明明是国公府嫡女,却被换走做了农户家的女儿。
好不轻易回到国公府,日子也不好过,爹不疼娘不爱,兄弟姐妹都不喜她。
定下的未婚夫婿也上门退亲,转而求娶国公府养女。
姝姝无法释怀,处处针对那个和她互换身份如今却还是国公府养女的宋凝君。
更惹众人厌恶,最后落得个被野兽撕碎的下场。
姝姝死后才知她是多么软弱无能又愚蠢,回到国公府慢慢变得丑陋的容貌,弟弟久治不愈的身体,家人的厌恶。
被抢走的羊脂白玉瓶,被抢走的人生。
还有她的死,皆是宋凝君所为。

姝女有仙泉全文之免费章节

第14章
另外一名少年道:“怕是难以驯服,瞧着都四五个月大小,这玩意性情凶悍的不得了。”
姝姝同崔氏她们落在比较后面些的位置。
已经听到比较靠近的女眷发出的惊呼声,“这是什么?”
“身上还有血迹,是受伤了吗?看着有些可怜,就是太凶了些……”
宋凝君已经跟着她那几位闺友朝着前面靠拢过去。
崔氏跟姝姝耳语,“姝姝,你可要随姐姐一块过去看看热闹,不过莫要太朝前。”
姝姝摇摇头,“我随母亲就好。”
她对那玩意又没有爱好的。
薛氏是个爱凑热闹的,这会儿落在后面没瞧见前头的玩意儿,百爪挠心似的。
扯着姝姝跟崔氏的手臂就朝着前面挤了过去。
崔氏知道好友性情,无奈跟上。
姝姝也被扯着上前。
薛氏个儿高,很快挤开人头攒动的人群,拉着两人来到最前头。
落入姝姝眼前是大片湖泊,湖边垂柳,堤岸边放在个半个高的铁笼子,里面趴卧着一头小兽,瘦骨嶙峋,皮毛杂乱,皮毛颜色像是淡金色,尾巴极短,耳朵尖上耸立着一簇黑色的软毛,金色的眼珠,看上去如同一只体格硕大的大猫。
这小兽实在太像猫了。
上辈子姝姝不懂这些,不知京城里头的达官显贵都喜欢驯养凶猛兽类,偏凶猛野兽又岂是轻易可以驯服的。
那时候也不过寥寥几人才偶然可以驯服一只为宠。
比如宋凝君,她就曾捡回一头黑色豹子的幼崽。
因是幼崽,加之宋凝君骗走她的玉雕,每日可得一滴甘露,因那滴甘露才可彻底收服那头黑豹幼崽的。
蜀王殿下也圈养一头白虎,就在蜀王府中。
那头白虎已有一岁,威风凛凛,听闻是蜀王殿下杀敌时从敌军手中救下的幼崽。
饶是如此,这头白虎也很难驯服,蜀王殿下花费半月有余才将其驯服下来。
耳边全是女子们的惊呼声,“它好凶呀,身上都是血迹,看着想咬人的模样。”
那公鸭嗓的少年立即说道:“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姑娘离它远些,它伤了好几人,不服管教,小畜生,若是再敢伤人,就乱棒将它打死,表哥,你觉得如何?”
公鸭嗓少年是曹国公骆淳的小儿子骆轶。
他口中的表哥是蜀王殿下。
蜀王穿着一身黑色锦服,上面绣着繁琐纹样,腰间系着玉带,身量高大颀长,鬓若刀裁,面如冠玉,尊贵无双。
光是冷着脸站在那儿都能让一群姑娘红了脸颊。
宋凝君的面颊也是微红。
蜀王并不言语,只是看着那头小兽。
姝姝望了蜀王一眼,目光又挪到铁笼之中。
铁笼之中的小兽并不是她以为的猫,而是猞猁。
猞猁作为凶猛野兽,性情凶狠,成年的猞猁更能与虎豹一较高低。
它与路边野猫长的有些相似,姝姝上辈子不熟悉猞猁,以为它是猫,甚至还惊呼道:“好大的猫。”
这话一出,马上让周遭的夫人姑娘还有这些公子哥们笑出声来。
笑话她不识猞猁。
姝姝也给臊的不行。
这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
这辈子姝姝知道这是猞猁,她当然不会再冒出那句话来。
只是姝姝见这小猞猁凶狠的模样,忍不住后退两步,浑身发寒。
就算京城人人都以驯服圈养凶兽为荣,姝姝也不喜这些。
她害怕它们,因她上辈子就是叫宋凝君身边那头黑豹咬死的,她永远都忘不掉那头野兽锋利的牙齿是如何咬碎她的骨头。
那晚她睡前吃下一盏青蒿端来的燕窝。
随后便睡的很沉很沉,是被身上的疼痛给痛醒的,睁开眼就是宋凝君那头黑色豹子的血盆大口,满嘴腥臭。
姝姝已经被黑豹咬了一口,身上无法动弹,酸软无力,喊出的话也软绵无力。
她才知道睡前吃下的燕窝加了蒙汗药。
她知药不是青蒿下的,是宋凝君下的,青蒿青竹也只是帮着宋凝君监视她的而已。
那又如何,姝姝就是那样清醒又痛苦的情况下被那头豹子咬死的。
血淋淋,血肉模糊。
所以姝姝重活一世,最怕的就是此等凶兽。
这是深入骨髓的惧怕,她永远都忘不掉血肉被撕扯下来的痛苦。
姝姝静静后退一步。
奈何后面有人,她依旧站在最前一排。
这些世家姑娘公子们还在赞叹这小猞猁的凶残。
铁笼中的小猞猁却似乎嗅到什么,原本还龇牙咧嘴非常凶狠模样的小猞猁渐渐停歇下来,变得安静异常。
它撑着四肢站在铁笼中,一双金色兽瞳慢慢在人群中寻找。
它这会儿忽然安静下来。
大家都很希奇,有姑娘惊异道:“它似乎不凶了,是不是被骆公子给驯服了?”
公鸭嗓的骆轶小公子嘿嘿笑了两声,很是自得,也以为这小猞猁被他驯服,他上前两步正想瞧瞧小猞猁。
那小猞猁见人忽然靠近,马上伏下前肢,咧开尖锐的兽牙,冲骆轶发出低吼声。
骆轶僵住,而后很是恼怒的一甩衣袖,口中骂了句小畜生就退开了。
显然小猞猁并没有被他驯服,只是刚才不知为何忽然安静下来。
骆轶有些羞恼的跟身旁的蜀王殿下嘀咕,“表哥,这小畜生根本就无法被人驯服吧?它方才忽然安静又是怎么回事?”
蜀王殿下看他一眼,淡声道:“只是不想臣服于你罢了。”
说是驯服,倒不如说是让这凶兽臣服。
小猞猁见人离开,又慢慢四肢站立,金色兽瞳转向人群当中。
然后姝姝就见这小猞猁的目光定在她的身上。
姝姝与它四目相对,它的竖瞳静静的望着她。
姝姝惶惶不安,这小猞猁看她作甚?
姝姝小脸都给吓的白了两分,甚至静静后退半步。
后面站着的是宋凝君,她扶住姝姝的肩膀,柔声道:“姝姝,你没事吧?”
“我无事。”姝姝轻轻摇头,她静静的攥紧拳头。
大家发现小猞猁的异常,它怎么安静下来了?
骆轶好奇嘀咕,“表哥,这小畜生在看谁?莫不是想伤人?”
蜀王殿下没理睬他。
“这猞猁是怎么回事?它在看什么?”
有人好奇发问。
蜀王顺着猞猁的目光寻到站在女眷前排那个玉雪般的女孩儿身上。
大家似乎也发现这小猞猁看的是女眷当中的人。
很多人的目光都落在姝姝身上。
包括男客也都看向姝姝。
男客大多都是十来岁的少年郎们。
顺着猞猁的目光发现了姝姝,肤白如玉,容貌***,乖乖巧巧的。
都忍不住赞叹了下。
这般漂亮的姑娘,他们怎么从未见过?
甚至不知她的名讳?
就是这姑娘看着还有些稚嫩,在场的少年郎们多也是带着欣赏之意。
最后忽然醒悟过来,这小猞猁怎么看的是这乖巧***的小姑娘?
莫不是也被她的容颜所吸引?
姝姝实在不愿站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她静静扯了扯崔氏的衣袖,小声凑在崔氏身边耳语,“母亲,我们过去花园那边吧。”
崔氏也隐隐察觉出一丝不对劲,她点点头,握着女儿的手道:“好,我们继续过去花园那边赏花就是。”
薛氏也知不对劲,跟着两人想要离开。
奈何姝姝刚转身,那铁笼中的小猞猁竟四肢匍匐下来,冲着姝姝呜咽了两声,煞是可怜,哪儿还有方才那种凶悍的模样。
“小畜生这是干什么?”骆轶被它乖巧的模样给惊呆了,忍不住喃喃细语。
女眷们也窃窃私语。
宋凝君的两位闺友也忍不住小声跟她说,“凝君,这位是你那乡下养病的三妹吧?猞猁看她作甚?”
“就是,真是希奇,莫不是想咬她?”
猞猁这幅模样哪里像是要咬人,它若有尾巴,指不定都冲着姝姝摇起来的。
宋凝君摇摇头,“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姝姝想要快点离开这里,她不知道这小猞猁到底是何意。
但她并不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脚步刚动了下,忽然响起一个淡淡的玉石之声,“站住。”
姝姝僵住,这是蜀王殿下的声音。
蜀王的身份是皇长子,他若开口,姝姝根本不敢动。
只能慢慢转过身子,崔氏和薛氏也担忧的转身,朝着蜀王行礼。
“把这个带走。”蜀王指了指地上的铁笼,声音还是冷清清的。
姝姝站在那儿,茫然无措,脚步都不想挪动半分,一双眸子都水润的不行,看着跟要哭了似的,这人是喊她提走装有猞猁的铁笼子吗?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呀。
骆轶张大嘴巴,“表哥,你这是要吓呆小姑娘吗?”
骆轶平时也有些吊儿郎当的,这会儿见姝姝长的美貌,忍不住笑眯眯哄她:“妹妹莫怕,不吓你的,这小畜生我待会儿处理了就是。”
蜀王冷着脸,骆轶还是怕他的,不敢再跟姝姝说话,苦着一脸张不知想甚,最后只能道:“成成成,那我喊下人给铁笼子蒙块黑布,送到这位妹妹府中去可行?”
他的蜀王表哥当真是性子古怪冷漠的很,也不怕吓着小美人。

姝女有仙泉完整章节出色试读

第15章
猞猁不懂人言,但见到人靠近,又压下前肢低吼,做出攻击姿态,直到骆轶身边的两名小厮小心翼翼用块黑布把整个铁笼子遮盖住,里面还能闻声猞猁的低吼声。
姝姝没敢动弹,她站在原地,可怜巴巴的看了蜀王一眼,希望他收回成命。
这人可真是古怪,另人心生畏惧。
奈何蜀王并没有再说甚,转身离开了。
骆轶跟在他身后,还在喋喋不休的发问,“表哥,你这是何意啊?”
这是何意?也是在场全部宴客所想问的。
大家都是人精,知晓此次宴会是给蜀王相看姑娘的。
那么蜀王这是看上人小姑娘了还是没看上?
若说没看上,蜀王殿下还从未公开场合跟哪位姑娘说过话,可若是看上了,这姑娘是定国公府前几月刚从老宅养病回来的三姑娘吧?跟那位京城才女宋凝君姑娘是胞胎,才十三岁,年岁有些小。
年岁小就罢了,长两年也不是不能婚配,但,哪有看上人姑娘给人送凶兽的?
何况是连曹国公府都没能驯服的凶兽。
没看这小姑娘吓的一双眸子都沁着泪。
哎,真是惹人怜。
姝姝白着脸,小声跟身边崔氏说:“母亲,我想回府。”
这里真可怕,明明上辈子除了丢了下脸面,并无别的事情发生。
她如今宁愿是说话错,被人嘲笑,也不想被蜀王指着送了一头凶兽给她。
崔氏知晓姝姝有些吓着,牵着女儿过去跟曹国公夫人叶氏告辞,“骆夫人,我家姝姝今日有些吓着,她自幼身体不好,方才惊吓到,想回去给她煎副安神药喝,实在是不能久留……”
曹国公夫人叶氏还懵着呢,她家外甥方才是何意?
看上人宋家三姑娘了?但哪有看上人姑娘强迫人家姑娘带走凶兽的?
她有些不懂蜀王的想法,打算晚上问问自家丈夫。
叶氏听闻这话,见宋家三姑娘小脸惨白,吓的不轻,急忙说道:“妹妹,实在对不住,把你家姑娘吓到,我让人先送你们出府,改日定登门致歉。”
崔氏道:“这话就严重了,骆夫人不必如何客气,改日府中宴客我在请你过来说说话儿。”
叶氏客气两句,喊来身边的嬷嬷亲自把崔氏她们送到正门。
崔氏领着姝姝跟宋凝君先回了宋府。
薛氏到底不好跟着离开,只能等到晚上曹国公府宴席散了才回。
姝姝她们离开后,曹国公府女客们回到花园继续赏花。
没在议论方才的事情。
男客那边的少年们倒是议论纷纷的。
但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姝姝回到沁华院时,庭院正中心摆放着那个关着猞猁的铁笼。
黑布不知被谁扯了下来,散乱在旁边,沁华院的丫鬟嬷嬷们吓的不轻,都躲在廊檐下看着铁笼中低吼的猞猁。
京城流行养这些大型猛兽做宠物。
于是京城四周山中的猎户都会猎些野兽幼崽来京城贩卖,供不应求。
这是猞猁不算幼崽,看个头已经四五个月大小,后腿有伤,应该是掉进山中猎户布的陷阱里才被抓住的。
然后送来京城贩卖,被曹国公府的小公子骆轶给买了回去。
骆轶买回去后驯了几日,都是无用,猞猁凶性很大,无法驯服。
这日府中宴客,骆轶想着给其他人瞧瞧,看看是否有人可以驯服这头猞猁,没曾想最后就被蜀王指给了姝姝。
姝姝回到府中,看到这头小猞猁,脸色更加苍白。
她快速走到廊檐下,笼中的猞猁似嗅到她的味道,顿了下,站起四肢,不再低吼,只冲着廊檐下的姝姝呜咽叫了两声。
“谁让你们把这玩意摆在三姑娘院子中的!”崔氏气的脑门疼。
那骆家小子手脚还挺快,还先比她们快一步把这玩意给送到姝姝院子里了。
青蒿白着脸上前,“夫人,是,曹国公府的下人,拦都拦不住,说是非要把东西送到三姑娘的院子里。”
崔氏气急,“还不赶紧喊几个人过来把这玩意弄出去。”
很快就有奴仆过来,问崔氏,“夫人,该把这东西送到何处?”
崔氏一时呆住,是啊,这玩意怎么处理,这是蜀王指名给姝姝,不管他是何意,这玩意都不能随意处理,罢了,先随意找个院子关着吧,总之不能放在姝姝的院子里,万一闯出来伤着姝姝怎么办。
崔氏开口,“先放后罩房。”
奴仆上前打算把黑布罩上,不然这猞猁凶的很。
小猞猁呜咽叫着,金色兽瞳目露请求的看着姝姝。
姝姝站在廊檐下,有些不忍。
想到上辈子这猞猁的下场。
上辈子她说猞猁是猫,被人嘲讽,她也不好意思围着继续看,就躲去花园。
自然也没有被蜀王指着把猞猁带走,晚上跟母亲和宋凝君回到府中。
过了没几天,她就听闻曹国公府那只猞猁因无法让人靠近,后腿的伤无法得到救治,死掉了。
眼下和上辈子完全不同。
她的命运,还有这小猞猁的命运,都跟上辈子错开。
但假如她不救治这小猞猁,它的命运和上辈子又会一样的。
姝姝捏着拳,半晌才扯扯崔氏的衣袖,小声说道:“母亲,先把它放在我园中吧,旁边的耳房放杂物的,就先让它待在那儿。”
崔氏迟疑,“可它实在凶悍,万一逃脱出来,咬伤你如何是好。”
姝姝看那猞猁一眼,说道:“我瞧着那铁笼还是很牢固的,只要没人动它,想来它是跑不出来的,母亲,你就依了女儿吧,女儿会小心些的。”
崔氏倔不过姝姝,只能让奴仆把这猞猁搬到耳房去。
奴仆搬动时,猞猁又龇牙咧嘴做攻击状。
等看着猞猁被送入耳罩房,姝姝也松了口气。
到底有些受到惊吓,崔氏让丫鬟煮了碗安神汤给姝姝喝下。
不到用晚膳时,整个国公府都知晓蜀王给了三姑娘一只凶兽。
若不是怕主人训斥,国公府的下人们都想过来瞧瞧凶兽长的什么模样。
晚膳时,宋金良也放衙回来。
他路上就听闻曹国公府发生的事情,一路有些担心,回来见姝姝并无大碍才松了口气。
又道:“蜀王亦不知想些什么,怎能把曹国公府都驯服不了的猞猁给我们姝姝。”
崔氏叹口气。
姝姝小声道:“爹爹我没事儿,我们先用晚膳吧。”
她其实有些猜测,或许是因身上的甘露,所以那小猞猁并没有对她露出凶相。
若是如此,小猞猁不凶她咬她,她就用甘露把小猞猁治好,然后放归山林吧。
用过晚膳,姝姝想着那小兽的事儿,让丫鬟去厨房捉了鸡丢到猞猁笼子中。
姝姝晚上没过去耳罩房,她还是有些怕这些凶猛的兽类,上辈子阴影太大,晚上她在房中看书,等到亥时睡下。
次日早起,姝姝先过去祖父院子锻炼。
宋昌德也听闻昨儿的事情,今日见着孙女不免多问一句,“那猞猁还可在?”
姝姝点点头,“还放在耳罩房中。”
宋昌德点点头,倒也没再多问。
姝姝每日还是蹲半个时辰马步,半个时辰她只歇过一次。
老国公爷见孙女能坚持到这种程度,也对她刮目相看,这小孙女很得他的喜欢。
姝姝蹲完半个时辰马步,也不管宋凝君还在打拳。
她跟老国公爷说了声就回到沁华院。
宋凝君还未打完拳,没到早膳时间,姝姝想了想,过去耳罩房。
珍珠跟着她,见她要进耳罩房,急忙道:“姑娘,您可不能进去,那小兽凶得很,昨儿进去喂它时恨不得扑上来咬奴婢们的。”
“无妨,我进去离的远些就好。”姝姝想着,总不能一直把它丢在耳罩房不见它的。
姝姝站在廊檐下许久,最后才咬牙鼓起勇气推开耳罩房。
一开始耳罩房里都没动静,姝姝推开门就看蹲坐在铁笼中的小猞猁。
一双金色兽瞳静静的望着她,没有半分凶残的模样,甚至还晃了晃短小的尾巴。
珍珠捂嘴道:“它竟然不凶姑娘。”
姝姝见它乖巧的蹲坐着,似也没有那般可怕,她回头跟珍珠说:“你去端半碗清水过来吧。”
“那姑娘小心些,还是莫要靠近比较好。”珍珠说罢,转身去厨房端了半盏清水过来。
姝姝接过清水,犹豫下,回头跟珍珠道:“珍珠,你出去等着我吧,把房门帮我关好。”
珍珠也不多问,退下时关上房门。
姝姝端着清水站在门口,还是有些不敢上前。
直到笼中的猞猁轻轻的喵了声,姝姝有些绷不住,笑了声,嘀咕道:“还说不是猫,这明明就是一只猫呀。”
一只体型巨大的猫儿。
姝姝到此刻心中才没那般害怕,她试探着朝着铁笼靠近了些。
笼中的猞猁又轻轻喵了声,兽瞳也渐渐放大。
姝姝松了口气,蹲在铁笼面前,把手中的茶盏放下,而后伸出左掌,心中微动,那玉瓶就显露出去。
猞猁嗅了嗅,也不蹲坐着了,马上起身,使劲冲姝姝喵喵叫了两声。
还抬起一只前爪从笼中伸出,却是收起尖锐的利爪,只见厚厚的肉垫。
姝姝的脸色到底还是白了两分,身子往后仰倒,差点摔了。
猞猁歪着头看她一眼,收回前爪,兽瞳似有些不解。
姝姝红着脸颊,又蹲好,然后从玉瓶中倒了两三滴甘露落在清水中,她细语道:“这东西应该是你喜欢的,但不知晓对你有何作用,我先少给你一些,你后肢的伤口有些严重,我下午去寻些药过来给你敷伤口,但是你不许咬我。”
甘露滴入清水中,猞猁甚至用两只前爪在笼中蹦跶了两下,看样子是很喜悦的模样。
姝姝把滴入甘露的清水小心翼翼推入笼中,猞猁只是乖乖看着,等她的手挪开,才开始大口大口舔着茶盏中的水。
姝姝也彻底松了口气,它真的没有伤自己,没有攻击自己的意图。
难道是甘露的原因?
但她记得上辈子宋凝君驯服那头黑豹幼崽并不是如此的。
那头黑豹幼崽才回来时也具有攻击性,甚至还想攻击宋凝君的,后来每日宋凝君给它喂一碗清水,里面融的应该有半滴甘露。
也是如此几日,那黑豹幼崽对着宋凝君才没有攻击的意图。
但这只猞猁完全不用,它在曹国公府看到她时就表现的很温顺的模样。
她的甘露是不是跟宋凝君的还是不同的?
所以这些凶兽才会对她如此温顺。
不管如何,姝姝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
她收起掌心的玉瓶,低声道:“那你喝完就乖乖的休息,我先出去了。”

姝女有仙泉小说推荐

姝女有仙泉小说是一本最新上线的言情力作,超级好看,作者文笔精湛,姝女有仙泉(宋凝姝)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值得一追~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