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法医妃狂(容棱柳蔚)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法医妃狂(容棱柳蔚)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法医妃狂(容棱柳蔚)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3-1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法医妃狂作者谁家mm,作者文笔犀利,情节紧凑,读后让人欲罢不能,在此小编为大家呈上出色内容:柳蔚说道:“我问他是否与凶手有关系,他说没有时,回答很快,但眼眉微低,这说明他有过刻意的思考,和语言重组。我问他是否知道凶手身份,他说不知,但他嘴唇抿紧,这表示他很紧张。我问他小红小娟的死时,他表情一下凌然,似很有自信,但我分开问时,他在回答小红死时,表情恼羞成怒,可正常人发怒是眉头紧皱,双颊紧绷呈现一种迅势勃发之感,他的怒却空有气势,眼角低垂,嘴角向下,这是心虚的表情。”

法医妃狂免费章节内容介绍

柳蔚堂下继续:“最后我问他是否经常能见到凶手,他否认时,目光慌张,眼珠干燥,还死死的盯着我,似想我相信他的话,但他不知,当一个人说谎时,不看你或紧盯你,都是可疑的表现。综上所述,他的回答全部不可采信,我可以大胆的怀疑,他是在包庇那个凶手,而能让他如此包庇的人,凶手看来与他关系匪浅,这人恐怕不止是李家村村民,极有可能还和李村长,有亲戚关系?比如父子什么的?”
她说完,眼睛已经生出笑意,追了快一个月的连环凶手,马上就要落网了。
现场又是一瞬间的安静,李平听完她的话,心里一下慌得没边,他不知道什么表情,什么眼神,他只知道,假如县太爷信了这个仵作的话,那他们就会冲进他家,甚至……
李平急忙跪在地上,砰砰砰的磕头:“大人,大人我是冤枉的,我不熟悉凶手,我也没说谎,大人,这人是外地人,还有他们,他们都是外地人!这些外地人个个来历不明,他们一定是联合起来污蔑我为求脱罪,他们才是凶手,他们是一伙儿的!大人,大人您一定要明察啊!”李平吼得声嘶力竭双眼激动的泛着红光。
县太爷一拍惊堂木:“嚷什么嚷,本官自有公断,轮不到你咆哮公堂!来人,马上将李平压下,再随本官一道去李家村!”
“大人,大人您不能相信他们,他们有阴谋,他们才是凶手,您纵容凶徒,他们会杀光富平县的人,还会杀了大人您,大人,您不能糊涂啊!”李平危言耸听的声音,越叫越大,像是要撕破喉咙一般。
县太爷眉头狠狠的皱起,大声催促:“还不将他带下去!”
李平一路嚷,一路吼,一左一右两个衙役将他快速拖走,直到他声音彻底消失,县太爷才步下高堂,走向柳蔚:“柳先生,凶手当真是李家村人?”
江南出了个连环杀手,四周的大大小小县城都已经传遍,从曲江府到富平县,据闻凶手杀了一路,不知死了多少人,假如凶手真是他们富平县的人,若事此时被曲江府弹劾上去,闹到了京都,那他这个富平县县令也别做了,上头一个治下不严的罪,随时能让他脑袋搬家。
柳蔚知道县太爷的意思,只是笑笑:“不管凶手是哪里人,大人若能亲手逮捕,也是大功一件,相信届时,上峰自有明鉴。”
“亲手逮捕?”县太爷摸摸下巴思考。
柳蔚点到即止,转首唤了儿子一声:“小黎,走了。”
柳小黎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因为赶着去李家村,县太爷也不耽搁,大堂上人一下子走了一大半,师爷走在最后,看了眼那还站在堂上的三名嫌疑人,沉吟着道:“你们就在这儿等着,若是抓了凶手,你们自可离开。”
师爷说完便叮嘱了最后守门的两个衙役,让他们看住人,这才匆匆去追大队。
等大堂安静下来,那站在中间的老人瞧了眼堂上明镜高悬四字牌匾,低声一笑:“咱们青云国的仵作,都是这样办案子的?”
中年下人老实回答:“回爷,这仵作一门,向来没多少学问,这样办案子的,奴才也是头一回见。”
“阿棱,你见过吗?”老人看向另一边的青年。

法医妃狂容棱柳蔚免费章节全文

挺拔青年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并未见过。”
“富平县归属哪个州府?”
“回爷,是曲江府。”中年下人道:“不过说是曲江府,但隔得太远,曲江府基本管不到这儿来,这富平县连同四周几个县,除了每年交税,别的时候,都是自个儿管自个儿,这么多年,都成规矩了。”
老人沉吟一下:“曲江府的府尹,是付子辰吧?”
“是付大人,说起来,今年已是付大人任职曲江府尹的第三年了,按规矩,他年底就该进京调任。”
为避免***受贿,三品以下地方官员,每三年调任一次,这已是青云国多年的规矩,从太祖那辈便开始了。
“恩。”老人看向身边青年:“阿棱,你跟着去看看,凶手狡猾多变,莫让那柳先生受伤了,他有点意思,我倒想与他聊上两句。”
老人说的聊是何意思,青年知道,他低头应了一声,走向大门。
两个守门的衙役马上拦住他:“你干什么去!”
青年足下生风,身子眨眼间已经绕到衙役背后,手刀快速落下,不等衙役晕倒,又以同样方法击向另一人。
两人衙役应声倒地,青年挥了挥衣袖,走出衙门。
那中年下人见青年彻底消失,才问:“爷,您找那个柳先生,可是想让他……”
老人斜瞧他一眼。
中年下人马上双腿一软,跪在地下:“爷恕罪,是奴才口无遮拦,请爷责罚。”
老人漫步走向高堂上的县太椅,坐下后,拿起一本富平县典籍,边看边道:“起来吧,出门在外,莫要动不动就跪,招人眼睛。”
“是。”中年下人老实应着,却偷偷抹汗。
如柳蔚所料,追了近一个月的凶手,果然就在李家村四周的山道上,找到一个猎屋,屋子里的不是别人,正是李村长的儿子,不过看到他本人时,师爷先就愣了。
“怎么是他!”
“有什么问题?”柳蔚问。
师爷眼神古怪:“这是李村长的大儿子李庸,不过他,是个傻子啊,这李庸天生就是个蠢钝儿,三十几岁的男人,却只有几岁孩童的智力,他怎么会是凶手?”
柳蔚眼眸眯了一下,看着屋子里那衙役团团围住,正满脸无措的中年男人,眉心微微皱着。
“柳先生,会不会搞错了,他应该……不是凶手吧。”师爷略有迟疑的说:“虽说这李庸前段时间是听说跟着他大舅的米车去了外地做工,有段日子不在李家村,可就他脑子,连数都不会数,还会杀人?还是去曲江府杀人?”
正在这时,有衙役在屋里大喊:“这里有地窖,唔,好臭,里面有具尸体!”
县太爷和师爷连忙走进去。
柳蔚却盯着屋中间的李庸,走过去,慢慢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庸眨眨眼,脏兮兮的脸上,忽然绽开一个笑脸,笑眯眯的喊:“媳妇儿。”
柳蔚眉毛一挑,瞳孔紧了一下。
耳边传来衙役的咳嗽声:“柳先生,您莫生气,这傻子不识人,也认不清男女,他瞎喊的。”
一个大男人被人叫媳妇儿,谁能乐意,虽然这柳先生看着实在秀气清隽,远远看着真像女子,不过他这不是没胸吗。

法医妃狂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柳蔚冷笑一声,走到左边,一挥手,将桌上茶具掀翻在地。
“噼里啪啦”的碎裂声,在本就安静的屋子,显得格外刺耳。
那李庸则看着一地的碎片,眼神空洞发直。
柳蔚瞧着他,忽然大骂:“谁是你媳妇,你个傻子,弱智,脑子有病的叫花子,你看你穿的什么衣服,脏兮兮的又破又烂,你也配有媳妇儿?你先撒泡尿照照你的丑样子!看到就让人恶心!”
容棱赶到猎屋时,在门外就听到那清雅淡凉的嗓音,吐出一连串脏污的辱骂,他眉头皱了皱,直觉那个白衣素洁的人儿,不该这般粗俗才对。
他上前两步,站在门口,看着里面,果然是那柳先生在骂一个人高马大的男人,那男人摸样邋遢,浑身发臭,就站在那里,一句话没回的埋着头。
“我说的你听到没有?我在骂你你听到没有?你已经傻成这样了吗?连人家骂你都听不出?你这样的人还活着做什么,连累父母,连累兄弟,活着就是拖累,若我是你,早便一根绳子了解了自己算了!”
容棱眉头皱的更紧。
四周的衙役也都沉下了脸,之前他们都对这柳先生印象挺好的,可人家李庸就是说错了一句话,他就这般连珠炮的羞辱人家,仿佛他就是神圣不可侵犯,旁人说句话都是死罪似的,简直不可理喻。
有本事又怎么样,长得好看能干会验尸又怎么样,人品低下的人,连街边的石头都不如。
县太爷和师爷也出来了,一出来恰好也听到柳蔚在骂人,一瞬也呆了,他们印象中那个总是长身如玉,气质出众的青年,竟会有如此糟糕的一面。
四面一片安静,空气中,飘荡着几缕不一样的氛围。
柳蔚边骂,边将儿子藏到自己身后,她的表情很是轻视,骂李庸的时候,不遗余力,可眼神,却出奇的认真。
而那李庸从头至尾都低着头任他骂,摸样可怜得让人不忍。
四周的人都心软了。
可是柳蔚知道,她不能心软,这李庸就是凶手,无论是体型,特征,身体强度,他都和凶手相符,甚至住所的地窖里,还有尸体,并且一个月前,也就是凶手行凶的时间,这个李庸并不在李家村,而去了外地,行踪不明,种种证实,都指定他是凶手,可他是个傻子,傻子不会杀人,那假如一个傻子杀人了,会是什么情况?
她现在就在实验。
“李庸,前面就是小湖畔,你跳下去,淹死好不好。”柳蔚恶毒的说道。
这句话一说完,某个衙役已经听出下去了,刚要开口,屋中心的李庸却忽然抬眼,他方才埋着头,没人看到他的表情,此刻他仰起头,众人才发现他眼睛赤红,表情狰狞可怖。
而就在众人还没回过神的下一秒,他倏地冲上来,大吼一声:“贱人,我要杀了你!”便对柳蔚袭击而去。
他的动作太快,且力道很大,幸亏柳蔚早有预备,她袖中解剖刀滑出,对着李庸直挺挺冲过来的身体便是一划!
柳蔚控制力道,所以刀锋只划破李庸的手臂。
但李庸却似感觉不到疼似的,继续扑来,嘴里丧失神智的大吼:“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让你骂我,我让你骂我!”

推荐理由

法医妃狂作者写的很好啊,读起来很流畅,一口气读完作者现有更新章节,意犹未尽啊。读起来让觉得特殊舒适,像一杯热茶,淡雅醇香,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故事的情节所吸引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