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3-14

小说内容介绍

陆满满席祯是哪部小说中的主人公呢?喜剧女演员小说讲述了陆满满席祯之间的爱恨纠葛故事。本站带来了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喜欢的朋友和小编今天一起来阅读这本小说吧!

喜剧女演员小说全文在线简介

作为一名籍籍无名且事业失败的喜剧女演员,
陆满满喜剧事业的最高潮,
是大二那年在天台成功把男神席祯逗笑了。
大学毕业后两年,席祯已是席影帝,某次同学会后第二天,陆满满发现自己把暗恋多年的席祯给睡了。
这一睡,就稀里糊涂的睡出了个崽儿,稀里糊涂地和席祯结了个婚。
隐婚之后,她惊觉,当初究竟是谁把谁给睡了,还真说不准。

喜剧女演员在线阅读出色完整章节

大抵是地位越高的人住的越高,等电梯到了十二楼之后,里面就只剩下三个人了,陆满满低头快速跨出电梯,能感觉到席祯和另外一个人在她身后,他们正在低声说着什么话。
陆满满开门进屋,关门,里外一下子又是两个鲜明的世界了。
小孩儿在屋子里睡的正香。
一闻,自己身上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刚才饭桌上的烟酒味,陆满满拿了毛巾打算愉快洗个澡,门铃却响了,一开门,是脸色有些微红的席祯。
他显然还没来得及洗漱,仍然穿着刚才的衣服,靠近了能闻到淡淡的酒香,双眸被醺地比平常水润,头发也乱了些,多了些随意而清冷的***。
这就是席祯喝醉了的样子吗?
“安安已经睡了?” 席祯问,声音还是挺稳正。
“嗯....” 陆满满让出路:“要进来看看吗?小孩儿睡得挺好。”
“不用了。”席祯道,似乎没有进门看望安安的打算。
“嗯....” 陆满满一手捏着毛巾,一手握在门把上,低头哼了一声。
结果又这么诡异地沉默下来了,气氛一度很微妙。
陆满满啊了一声,忙探出身子,心虚地左右看看,见走廊无人才松了口气,道:
“席祯...你还有什么事吗?这层楼住的可都是你们剧组的人哦,要是被看到了怎么办?要不要先进来说?”
席祯没怎么动,并不打算采纳她的建议,就是终究拿着浸着水波的双眸打量她,搞得陆满满气息都要乱了,心想席祯喝多了都是这样吗?这样一动不动地打量别人?
陆满满于是猜测席祯喝完酒后似乎要变得迟钝一些?她咳了两声,开启第二个话题:
“这部戏已经杀青了...那我们明天就可以回京了吗?可惜安安生日还没到呢...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杀青了。嗯..对了席祯!祝你杀青快乐,下部戏也顺顺利利的。”
越说越干,她无比忧心自己的谈话能力。
“满满。”席祯醉了酒,念人名字也轻轻柔柔的,陆满满有些不确定他不是在叫自己,于是确认了一句“嗯?”
席祯忽然靠了过来——

陆满满看着眼前放大了一倍的俊脸心咯噔了一下,动都不敢动一下,席祯稍微偏了头打量她,陆满满也仰头看他,这般对视着,一秒长的像一年。
“席祯?” 陆满满觉得自己再不说点什么,可能要撅过去了。
然后席祯回答她了,他略微凑近了点,轻轻映在了她唇上。
陆满满的大脑还来不及充血,这短暂的吻已经结束了,轻柔到,她几乎以为方才那短短两三秒钟是自己相思已久的幻觉。
然后她闻声席祯问道:“你怎么会有那张照片?”
兜兜转转,原来是因为那张照片啊,这算什么?粉丝福利吗?陆满满忙清醒过来,哪里敢好意思抖出自己手机里满是他‘***’的事情,脑子转了下,编出了一个更加幼稚的理由:
“嗯..我,我某天走在路上,忽然就捡到了呵呵..”
老天爷啊,她可以选择钻到地底下去吗?
似乎被这个令人无语的理由惊吓到,她感觉席祯身子僵了僵,空气里的旖旎一下便被打散消逝,再抬头,席祯已经站直了身子眼神清明,没有半分醉态。
“早点睡吧。” 最后,他只说了这一句,便已经离开。
二十分钟后,陆满满站在淋浴下,仔细想着刚才那个吻是个什么意思。
哦 。
难道真的是给自己的粉丝福利?还是因为自己说了杀青快乐并且祝福他下部戏也能顺顺利利?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因为自己给予了席祯真诚的祝福,所以他吻她作为回报吗?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
个屁!!! 陆满满无声怒吼,谁会因为这个接吻?
那就只剩一个原因了——席祯醉了。
因为醉了,所以可以用那样湿漉漉的样子看着自己,也会同人接吻。不然还能有其他什么理由?陆满满想都不敢想。
嗯,一定是这样,她掩耳盗铃自说自话,一边心不在焉地洗着澡,一边盘算着席祯下次喝醉的时候一定要在他身边,趁机再偷他一个吻。
因为她一直都是这样,光下谨小慎微,暗里胆大包天。
当夜,陆满满不出意外地失眠了,她也完全做好了睡不着的预备,究竟今夜可真是太***了。
脑中混沌,眼皮却比谁都要清醒,她开始一张张地翻看着前几天从那位老粉手里买下来的照片,席祯工作的时候,休息的时候,闭眼小憩的时候,和工作人员,群演认真说话的时候。
当真越看越清醒,出其不意地,下一张照片划出,她看到了乔砚的脸,和她旁边是席祯,仍是那张年少的脸,陆满满百看不腻。
乔砚是大三下学期忽然去了加拿大,走的彻彻底底,一点铺垫也没有,从冷静地在寝室公布了这个消息,到请人来搬走了寝室全部的东西,乔砚的离开所花费的时间,不足一个星期。
在那之前,她和乔砚当了三年的‘朋友’,因为她成功地变成了乔砚的朋友,所以陆满满也自诩为席祯的‘半个朋友’。
大一的日子过的安稳而平静,社团招新的时候陆满满被赵小玉哄骗着一起进了武术社,从此开启了一年的苦日子。
赵小玉从艺之前家里是开武馆的,哼哼哈嘿厉害的很。可陆满满一个平常爱好是睡觉的大懒鬼就不同了,别说练武术,就是每学期期末的800米都跑的要死要活。
因此每周五下午的社团活动都是陆满满的末日,每次去社团基地,都带着慷慨赴死的决心。
搞笑的是,武术馆基地的对面竟然是围棋社,一文一武的交相辉映,这边哼哼哈嘿,那边不动声色,每当练武连累了,赵小玉就拉着生不如死的陆满满坐地上,看着对面一派风骨幽幽在的围棋社,道:
“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学武吗?就是小时候我妈带我学围棋,结果学的老师倒退学费求我别再去上他的课,我妈本想改变我家威武雄壮的基因,无果,这才认命地继续让我学武呜呜呜。”
陆满满学着她的样子:
“知道我为什么学武吗?就是小时候我室友用一根热狗哄骗我说加入的是烹饪社然后叫我填了单子才告诉我是武术社,呜呜呜。”
赵小玉:“.....”
当晚,赵小玉追加了三根热狗,再次堵住了陆满满的嘴。
转折是在那之后的第三个周五下午,武术社惯常的社团活动,陆满满在身心俱疲地练习后,无意间往窗外一瞥,看到了席祯。
她瞪地一下站起来,死死看着席祯进了对面围棋社,抓着棍子的手越来越紧。赵小玉过来,恰好看见了席祯的侧颜,问了句:
“这不是席祯吗?他这是进了围棋社?”
“小玉!围棋社现在还招生吗?”
赵小玉冷酷摇头:
“姐妹,醒醒,社团招生期早过了,你这一年生是我们武术馆的人,死是我们武术馆的鬼。”
陆满满卒
等了半小时不到,席祯又出来了,手里拿了本似是棋谱的东西,目不斜视很快便离开了。这边结束后,陆满满冲到对面围棋社,抓住一个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新生询问席祯的事情。
那人一听是席祯,也来了爱好:
“席祯嘛,和我们社长听说之前就熟悉,要不是社长好说歹说,席祯还不愿意加入我们社呢,没办法,社里人才稀缺,下个月的高校围棋赛就靠席祯了。”
“那你们社里一般社团活动是周几呢?”
那同学看了看她身上的武术装,笑道:
“巧了,和你们武术馆一样都是周五下午,这边下着棋呢,就听到你们那边在哼哼哈嘿,你是想问席祯什么时候来吧?嗨,特派人员,时间自由的很,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席祯入了学生会,又受重用,听说忙得很。”
原来是这样啊...
当夜,陆满满躺在床上翻了几圈,终还是起身叫了句:“乔砚?”
对面的乔砚取下眼镜,看她笑了笑:“怎么了?”
赵小玉却横插了进来:“对了乔大***!我之前不是和你说过我们武术馆对面就是围棋社嘛,今天我和满满练武的时候你猜我们见到谁了?”
她一脸八卦,大约是同其他人一样,认为乔砚和席祯‘关系紧密’,意欲调侃调侃乔大美人。
可惜乔砚聪明,只略微一想就答道:“是席祯吧?”
“你怎么知道?” 赵小玉惊诧
乔砚却问陆满满:“满满,这就是你想说的?”
“啊....”给陆满满打地措手不及,只能含糊道:“嗯...算,算是吧。”

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乔砚又戴上眼镜,声音轻柔,瞧不出什么起伏:“是温廷叫他进的吧,席祯从小跟他爷爷学围棋,温廷一定会想尽办法拉他***。”
“温廷。”乔砚看了看陆满满,又解释道:“就是第一次吃饭我那个崴了脚没来的朋友。”
在围棋社碰到席祯的时候,她已经跟随着乔砚和席祯一起吃过几顿饭了。
结果就在当周周末,她第一次见到了那个叫温廷的好友。
是个十分热情而温柔的人,大他们一届,是大二的学长。经过一月的休养他的脚似乎好多了,同陆满满亲切地打了招呼,这时不知为什么,乔砚忽然提了句:
“满满是武术馆的人,似乎就在你们社对面吧?”
温廷看着她的目光果然变了下,哈哈大笑:“那个整天哼哼哈嘿的武术馆?你们社长我也熟悉,是个精力很充沛的人啊。”
陆满满跟着笑,一时生气热烈。这时一直很少说话的席祯说了句:
“先点菜吧。”
陆满满立即不笑了,小心地偷看了他一眼。
有温廷在,这顿饭吃的还不错。结束后席祯与温廷一同离开,看着他挺拔的背影,陆满满有些不舍,究竟不出什么意外,她能近距离见到席祯的次数也就只有这样一回。就算自己经常忍受不了相思之苦,趁着课余时间大老远跑去经管系偷看席祯,那也只敢远远看着,哪能像现在这样,面对面在同一张饭桌上吃饭呢?
可这次不一样了,既然知道席祯入了围棋社的话....
她于是开始了每周眼巴巴地期盼着周五的日子,眼看着手机上的时间一天天过去,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第一个周五,陆满满不惜冒着被社长发现罚站的危险,紧紧盯着围棋社的大门,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望过去。
进出围棋社的人无数,可望穿了秋水也没有等到席祯的身影,想起那名同学所说的:“席祯自由的很,想走就走,想来就来。” 就一阵烦闷。
真可惜啊....本以为可以看看席祯下围棋的样子呢。
那个周五,陆满满惨淡回寝,雪上加霜的是,她得知接下来的半个月乔砚要代表舞蹈系去外省参加了一个比赛,意味着接下来的两周她都不能和席祯吃上一顿饭。
陆满满元气大伤,顿觉人生无望。
(本文首发于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抵制盗版。)
第二天狠狠补了一觉才缓过神来,并且将全部希望放在周五的社团活动上,开始扳着手指头期待着周五的到来。
结果物极必反,过多的期待带来的只有无限的失望,眼皮子都要望穿了,陆满满依旧没看见一个类似席祯的身影,失望回寝,她如一具行尸走肉。
赵小玉百思不得其解,一边反省:“难道这家伙当真这么不喜欢练武术?我是不是真的太为难她了?瞧瞧,每次周五回来都是这副倒死不活的样子?”
可惜陆满满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听不见赵小玉的精诚自省。
第三周了....乔砚带着行李外地,也顺带将席祯从陆满满身边抽走了,她已经大半个月没有看见席祯了,当真魂都丢了一半儿。
好不轻易熬到周五,满怀期待地出了教学楼,却发现上午还晴空万里的天儿不知何时变了色,下起了绵绵细雨。
身边赵小玉大为失望的样子:
“呀,怎么下雨了?武术馆内馆这两天装修不能进人,还说今天下午在外面练呢,这还怎么练?我问问社长去。”
她拿出手机给社长发信息,不一会儿收到回信,告诉陆满满:
“满满,恭喜你,今天下午社团活动取消了,你可以摆脱练习了!”
咦,可是满满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喜悦的样子?
陆满满从口袋里摸出伞,自话自说道:“那你们先回寝室吧,我去趟武术馆,上周把东西落在哪里了..”
说完不等反应,就一溜烟儿冲进雨里,赵小玉哎哎哎了几声,嘀咕道:
“这丫头,真的落下东西了?可是馆里每周结束都要清扫的啊,现在去还找得到?”
王宁却一副了然的样子:“我看是挂着羊头卖狗肉。”
“啊?宁哥,你这话啥意思?”
“武术馆下雨可以闭馆,围棋社可不会。”
“对啊,是的,然后呢?”
“.....”王宁于是不再就这个问题发表任何言论,留下困惑不已的赵小玉独自纠结。
少女的心思难猜啊,难猜。
围棋社果然并没有受到这场雨的影响,门半开半闭,隐约能看到里面端坐着的学生。由于还是社团活动时间,陆满满只得呆坐在武术馆门口等着,一边期盼着席祯这周可一定要来啊,一定要来啊。
雨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陆满满躲进屋檐下,时刻注视着对面的一举一动。
当时是冬天,天黑的早,约莫六七点时天色已经快黑尽,与此同时开始有人从围棋社里出来,她瞪大眼睛去分辨,可依旧没看到席祯的身影,直到人越来越稀少,再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她当下那个瞬间的失望是逐步累积的,是积攒了大半个月后的希望之墙轰然的倒塌,失望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陆满满不由得想自己今天在这儿冒着寒风冷雨等了三小时是在做什么呢?脚早就蹲麻了,站起来有些费劲,对面已经很久没有人出来,她几乎要放弃。
好在上天见怜,那边的门吱呀响了一下,陆满满猛地抬头一看,差点要哭出来。
她终于等到席祯了。
他是一个人,不知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所以现在才出来,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微微蹙眉,他身上什么都没有,也没有带包。只手上拿了本棋谱,一时没有下阶梯。
他没有伞
陆满满噌地一下站起来,脚麻地差点一***坐下去,所幸爱情力量大,她愣是忍着这阵酸麻一瘸一拐地,用着希奇的步伐,快速而坚定穿过马路,朝着席祯走过去。
“席祯....!” 天呐,这是她第一次当面叫他的名字,陆满满忽然意识到。
席祯转过头来,看见她时似有些惊奇,生怕他不记得自己,陆满满赶紧磕磕巴巴地开始自我内容介绍:
“我..我是陆满满,就是,乔砚,乔砚的室友。”
席祯和她对视,道:“我记得的,你好。”
陆满满咧嘴笑了笑,看了看这雨,鼓起勇气道:
“你,你是不是没有带伞啊?要不我们一起打吧,你们宿舍离这里还是挺远的...”她灵机一动:“要是淋到了你的棋谱可就不好了是吧?”
席祯看了看天,想了想,陆满满紧张的不行,她以为席祯要拒绝她了,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没想到,席祯竟然点了点头:
“那麻烦你了。”
他伸出干净修长的手:“我来打吧。”
她几近虔诚地将伞递给他,席祯接过来,走在她的左边,陆满满不高,勉强能够到他的肩膀处,她抬头看席祯刀刻般的脸部线条,忽然小人得志般地***笑了一声。
老天爷啊,席祯在为她撑伞,他们离得这么近。
幸好雨大,席祯听不见,两人在这漫天雨夜里缓慢地走着,陆满满察觉到,似是为了照顾她的步伐,席祯修长的双腿无处施展,走的比平常要慢许多。
可这次陆满满无论如何都不想迁就他,故意走地很慢很慢,两人都不怎么说话,有雨声相伴,倒不显得多么突兀。
这个夜晚注定是要铭记的,那三个小时的等待现在都不算什么了。
可惜,好景不长,她所住的宿舍楼离武术馆实在是不远,就算陆满满卯足了劲拖延时间,也还是很快地到达了寝室楼下。
抢在席祯说话之前,陆满满先一步跳上台阶,道:
“这伞你就打回去吧!送给你也没关系!”
席祯极有原则:“那今天我就借用一下,下次给你送来,多谢。”
“好!好的...”
当夜,思考许久未果的赵小玉终于下定决心,面带沉痛地挪到陆满满床边,握着她的手,哀伤地说:
“我想了很久,满满,从前是我太自私了,没有考虑到你的喜好,我已经和社长说好了,你要是想退出武术社,随时都可以和他说!”
一看,这陆满满小姐眼神呆滞,目有***,哪里还有前几天那副倒死不活的样子,赵小玉大惊,这是回光返照了?赶紧把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人摇醒,严厉地重复了一回刚才的话。
哪知陆满满反应剧烈,只差没有歃血表忠心:
“退社?这怎么可能呢!这么多社团里我最中意的就是武术社了!小玉,以后你可不能再说这种话了,我陆满满生是武术馆的人,死是武术馆的鬼!”
妈耶,赵小玉大为感动,为这份忠心留下若干女儿泪,殊不知陆满满当时只有一个想法:
她要是退社了,以后每周五还怎么光明正大的偷看席祯?
少女心果然难猜啊难猜。
两日后,乔砚顺利归来,竟然还带回了她的伞:“席祯还给你的,还托我给你说声谢谢。”
陆满满镇重接过来,决定把这把席祯打过的伞收藏起来。
陆满满说到做到,直到今天,那伞还尘封在北京的家里。

喜剧女演员小说推荐

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作者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喜剧女演员(陆满满席祯小说)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提供给大家,感爱好的朋友不要错过了。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