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罪妻(朱璃徐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罪妻(朱璃徐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罪妻(朱璃徐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13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罪妻朱璃徐临免费阅读已经更新了,书中你塑造的每一个人物小编都特殊喜欢!尤其偏爱主角朱璃徐临,是一本好看的重生言情小说,朱璃从他身边经过,进了饭铺,徐临跟在她身后进去,徐临还坐原来靠窗的桌子,徐临的住处,简陋但洁净,这个男人有很好的卫生习惯,朱璃拿了一条干净的抹布,重新擦了一遍桌子。罪妻朱璃徐临小说全文作者文笔流畅,人物塑造形象非常的棒,情节也是跌宕起伏,紧凑有序,建议读者到本站罪妻(朱璃徐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罪妻朱璃徐临小说简介

重活一回,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本想这辈子一个人过算了,倒也清闲安闲,没想到成了前世辜负她的那个男人心里的白月光,百般要挽回,她当年落难之时,利用撩了的慎王不依不饶,要她负责,又卷入朝堂夺嫡之争,跟太子扯上关系,这一世怕是消停不了了。

罪妻朱璃徐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正月初五,老五饭铺卸下门板,正月间饭馆是淡季,客人少,着实清闲了几日。
出了年,吃饭的客人陆续上来,朱璃像陀螺似的,一刻不停地忙碌。
北地气候回暖,冰雪开始消融。
朱璃被述律氏支使出去捡两块豆腐。
朱璃端着盆,盆里热乎乎新磨的两块嫩豆腐。
快走到饭铺门口,迎面走过来一个人,步履从容,不疾不徐,气度不俗,朱璃停住脚步,两人相距两三米的距离,对视,徐临大病初愈,清减了不少,身姿笔直,如傲雪的松竹,朱璃问;“你身体好了?”
徐临微微点点头,快立春了,感觉比腊月还冷,朱璃道;“进去吃包子,今天有白菜猪肉馅,萝卜牛肉馅…..”
朱璃从他身边经过,进了饭铺,徐临跟在她身后进去,徐临还坐原来靠窗的桌子,徐临的住处,简陋但洁净,这个男人有很好的卫生习惯,朱璃拿了一条干净的抹布,重新擦了一遍桌子。
照例端上一盘包子,一壶热茶。
两人很有默契,徐临不能说话,似乎比能说话的人心思更通透。
朱璃去忙其他桌的客人。
徐临吃完包子,慢慢喝着茶水,坐了一会,掏出三枚铜钱放在桌上,朱璃手里忙着,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瞥见徐临放在桌上的钱,徐临站起身,朝门口走。
朱璃收了一张桌的饭钱,拿起徐临放在桌上的三枚铜钱,述律氏探头探脑朝这厢看,朱璃掀开门帘跑出去。
徐临已经走出十几步远,步履依然从容不迫。
朱璃喊了一声,“殿下,留步。”
徐临回过身,薄唇似有似无的笑意,朱璃跑上前,手里攥着两个铜钱,“给多了。”
手伸过去,摊开手心,手心里躺着两玫铜钱,徐临不接,澄明的眼眸,沉静如水。
徐临不能说一个字,朱璃却晓得他的意思,三枚铜钱,正好一盘包子钱。
饭铺里正忙,朱璃抓住他的手,把铜钱硬塞在他手掌里,把他的掌心合上,动作奇快。
“走吧!”朱璃弯唇道。
转身跑回去。
徐临握着两枚铜钱,铜钱带着少女的体温,方才那抓住自己的小手,柔软温热。
朱璃迈步进屋,闻声述律氏在后厨喊;“玉奴,你过来一下。”
朱璃答应一声,一掀门帘进了后厨,述律氏朝前面望望,唬着脸道:“你追他干什么?他吃的包子你又少收钱了?”
述律氏观察几回,这个南朝皇子每次来吃包子,养女格外殷勤,猜疑朱璃没收或者少收包子钱,她多了个心眼,每锅蒸出的包子,数了个数,记下,可是养女每日卖的包子钱一文不少。
没抓到把柄,这个南朝皇子再来,她格外注重,方才一直在里面盯着,朱璃拿了一盘六个包子。
朱璃知道述律氏的小心眼,从怀里摸出几个铜板,放在桌上,“娘数数,够不够。”
徐临的一盘包子加上方才两个食客的饭钱,述律氏数了两遍,不错,不吱声了。
把钱收好,又压低声音说;“他一个质子,我告诉你说,你别想嫁给他,他这身板能干什么体力活?”
朱璃坦然地看着养母,认真地说:“我没想嫁给他,娘你放心。”
述律氏半信半疑,“娘可跟你说,你不能糊涂,他一个不能说话的哑巴,是个废人,你嫁给他吃一辈子苦。”
在述律氏眼里,徐临不能干力气活,又没有北狄男人扑鱼打猎的本事。
“我知道,娘。”
述律氏误会了,别说她没有这个心思,她就是有这个心思,慎王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她现在想的是如何离开,回到中原,借助慎王回到中原的路堵死了,她跟慎王之间一点微薄的交情,她离开后就此结束。
关外冬季冰天雪地,初春冰雪融化后,草原泥塘沼泽遍布,待过了清明,适宜出行。
掐指一算,剩下的日子不过月余,朱璃为离开做充分的预备。
从上京到南朝,路途遥远,徒步走一年也出不了塞北,先要弄一匹马,游牧民族马匹是主要的交通代步工具,养父家里有马匹,马匹的问题轻易解决。
中途还要翻越高山,过河,骑马也需走二三十日,路上要备足食物。
除了这些,最主要的一点,过州府县要路引,她弄不到路引,曾想过花钱买路引,可是述律氏看的死,她手里没有多少银钱,弄不到路引,只能穿山越岭,走荒山野岭,野兽出没,她独自一个人,夜宿在深山,预防野兽的攻击,要预备匕首,弓箭。
游牧民族的男人和女人善骑射,朱璃常跟养父去山里打猎,骑射不能说精湛,上一世武功一般,这一世武功没什么进益,骑射尚能过得去,好在她身材窈窕,但身体坚固,在养父母家里练就吃苦耐劳。
尽管困难重重,逃出去生死未卜,她决心要回到南朝,已经等了八年,是时候返回家乡了。
北地春迟,三月天,夜里风严寒到骨头里,这时上路,路上不被野兽吃掉,也会被冻死。
清明,一场春雨过后,枯萎一冬的群山出现生气,山野枯黄中现出青翠的绿,每年春季,早起朱璃跟邻居几个姑娘小媳妇上山采野菜。
雨后的山林里,生长着菌类和山野菜,朱璃下山,背后的背篓装得满满的,养女勤快,述律氏喜悦,翻看她背篓,“野荠菜鲜嫩,包饺子吃。”
下晌,饭馆客人少,朱璃得空把荠菜摘了,泡在水盆里,合面包饺子。
从窗户看见养父进了院子,拿着渔网,提着水桶,朱璃擦把手,忙跑出来,“爹,打这么多鱼?”
耶律仆性格沉闷,平常话少,嗯了声,对养女说;“今天打上来三四十条鱼,吃不了,你拿到集市上买,换点钱买盐巴,抓猪崽,修补渔网。”
集市离家不远,朱璃提着两篓鱼去集市上卖,赶集的日子,集市上有几份卖山货,鱼虾的。
朱璃的鱼刚捕捞上来,新鲜,活蹦乱跳的,赶集的人多,一会功夫,两篓鱼卖剩下三条了,朱璃想想,不卖收摊了。
这时,又有两个人过来看,朱璃把三条鱼抓回篓子里,“不卖了,明日还有,还是这个时辰来买,新鲜,现打捞上来的。”
人散去。
朱璃提着鱼篓,绕道去徐临家,进院看见徐临坐在院子里,正在劈柴,袖口挽到手肘,手臂几根青筋凸起,坚实有力,一斧劈断一根木头,身边堆着小山一样的劈好的木拌。
徐临停下手,抬起头,橘红的晚霞中,少女的脸泛着粉光,娇俏的神情,举了举手里的鱼,熟门熟路的朝屋里走。
朱璃到灶间取了个泥盆,鱼放在盆里,端了个板凳,坐在门口收拾鱼,沐浴在黄昏暖色里,徐临劈柴,朱璃收拾鱼,像一对小夫妻,默契和谐。
三条鱼收拾好,朱璃端盆进灶间,灶间角落里水缸盖着,里面盛满水,朱璃舀了一瓢水,倒在盆里,洗了几遍,鱼身上的血水冲洗干净。
朱璃拿脸盆到院子里的小水井边,打上来一桶水,倒在盆里,用澡豆面搓手,徐临余光瞥见,盆里水波荡漾,清水里一双手白皙纤细,
朱璃搓洗几遍,没有了鱼腥味。
徐临朝着夕阳的光线,看见水珠顺着葱管一样的指尖滴落,晶莹剔透。
朱璃端盆到院门外,把水倒掉,到院子里抱了一捆柴禾生火,春季柴禾有点潮湿,朱璃半天燃不着。
趴在灶膛口,夹衣小了,紧绷发育良好的身子,低俯的姿势,更显腰细臀圆。
一把干柴递给来,朱璃回头,看见徐临不知何时进来,她抻了抻衣摆。
火点燃后,徐临蹲在她身边,往灶膛里添木拌子,两人距离很近,徐临身材高,男人从外面刚进来,天青色的衣袍洁净干爽,冷气混杂清冽的阳刚之气把朱璃罩住。
朱璃站起来,拿水瓢舀了一瓢水,添水刷锅,倒入清水,然后把新鲜的鱼放进锅里煮汤。
徐临蹲在灶膛添柴,朱璃合了一小盆包谷面掺少许白面,奶白的汤滚开。
朱璃往锅沿边贴两合面饼子,边贴边说,“我堂兄在邺王府当差,在邺王跟前很得脸,他说北狄军不久要跟南朝开战,这是军事机密,只有北狄王庭少数人知道。”
同为南朝人,朱璃自己预备走了,通个消息给他,卖个人情,山不转水转,尚若日后有缘在南朝得见,徐临是皇子身份,没准有用得着的地方。
徐临静静地听着,朱璃偏过头看他,徐临面色平静,波澜不惊,没有一丝惧怕,跟平常一样,像此事与己无关。
看向她的眼神,朱璃懂了,道;“你可能早就看出我跟你一样是南朝人,我的境况也不好,可能还不如你,两军交战,死伤难免,北狄人一定把南朝人视作仇敌,我的身份要被发现,杀了我如碾死一只蚂蚁。”
慎王究竟是质子,有皇子身份可依持,两家交战,杀敌国质子,北狄人多少有点顾忌,但北狄人性情凶残,杀质子的事极有可能发生。
灶膛里木拌劈啪作响,火星映在徐临眼眸,两泓清泉如深潭一样。

罪妻朱璃徐临在线阅读

两人相识二年,朱璃看不透慎王,她也不费脑筋揣测慎王,最初她也只想利用他而已,既没什么过深的交情,点到为止,以后各走各的路。
锅里飘出鱼汤的香味,混合着粗面饼子粮食香。
朱璃麻利地拾掇利落灶台,对蹲身烧火的徐临说:“我回去了。”
提着两个竹篓子,走出屋门,徐临默默跟在她身后,朱璃走出小院的门,徐临还跟在她身后,朱璃回头说;“我自己回去就行,殿下不用送我。”
天色不早,回家晚了,养母问东问西的,朱璃加快脚步,走到自己家住的街,无意间回头,徐临离她几十米远,遥遥地跟着她,不放心她一个人走路。
朱璃继续往前走,背身扬起手,朝后摆了摆。
走到饭铺门口,一回头,看见徐临还站在街口,傍晚,最后一抹余晖落尽,灰暗笼罩着修长的身影,朱璃脚步停滞片刻,推门进屋。
晚膳时辰,饭馆有六七桌客人,述律氏一个人忙得顾了东顾不了西,看见朱璃进门,责备道;“你去集市上卖鱼,今日这么久才回来?饭馆人多,我跟你爹忙得四脚朝天,你躲清闲去了,野到哪里玩了。”
平常朱璃一个人招呼客人,充跑堂伙计,人机灵脑子灵活,端茶递水,一应事情答对妥帖,没见手忙脚乱,述律氏还总嫌她清闲,支使她跑腿。
朱璃不在,述律氏忙得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那边厢的客人喊拿酒,述律氏忙着烫酒,又有桌客人喊吃完了算账,还有两桌客人等着上包子,酒菜,干等了半天,早已不耐烦,没好声的催促,“我哥几个等了小半天了,一样菜不上,让哥几个啃桌子?”
述律氏急忙陪笑脸,“几位爷稍等,我这就端去。”
朱璃回来,述律氏总算松了口气,一股脑地把外间杂事交给朱璃,自己回后厨,坐着喘口气,心里暗想,养女这要嫁出门,小饭铺自己和男人忙不开,饭铺小没多少利,假如雇人,工钱抵了饭铺收入一半,太不划算,还是自己男人说得对,招个上门女婿,养女跟南朝皇子走得近,还是早点给养女张罗婚事,不然那日出了岔子,便宜了那个南朝皇子。
冰封的河水解冻,耶律仆每日下河捕鱼,家里饭馆的事全交给婆娘和养女,耶律仆打回来的鱼养女拿到集市上卖。
五日一个大集,这日不是赶集的日子,集市上人不多,朱璃脚下放着新打回来的活蹦乱跳两篓鱼,手里提着一条有三斤重的鱼,吆喝,“新鲜的开江鱼!”
声音响亮脆生。
围过来几个人,买去几条鱼。
稀稀拉拉逛集市的人中,有一人如鹤立鸡群,从集市上东头踱步过来,朱璃看见,朝他一笑,“殿下也来逛街。”
徐临手里拎着一包草药,似乎刚打生药铺出来,便想到他身体的毒未能清除,不知这是一种什么毒,极为霸道。
徐临眉目伸展,信步走过来,朱璃举着一条鱼,活鱼离水摇头摆尾,“殿下拿两条回家吃。”
徐临像是不着急走,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卖鱼,开江鱼重量上下相差无几,朱璃按条为单位卖,不称分量。
围过来三四个人,又买走几条鱼,陆续又有几个人过来。
旁边一个老汉竹编筐里自家树上新摘的杏和枣,老汉看着徐临说;“这后生才来盏茶功夫,篓子里的鱼快卖完了。”
集市上卖的东西都是自家产的,买主和卖主讨价还价,朱璃的鱼价格公道,鱼又鲜活,每日来不到一个时辰两篓鱼就能卖完,假如赶上大集,人多卖得更快。
还剩下小半篓鱼,朱璃盘算再来几个买主,就差不多了,剩下的送慎王,鱼汤补身体,清亮的嗓音吆喝。
这时,从东街头走过来几个混混,打头的一脸凶相的是本地地痞无赖,老汉看见他们,脸色立时变了,“瘟神来了。”老汉后悔没早点收摊回家。
几个混混走到跟前,一脸凶相的混混用脚踢了踢鱼篓,“生意不错。”
朱璃不想开罪他们,强龙不压地头蛇,赔笑,“托您的福,还凑合。”
混混拖着长声,“知道规矩吗?”
朱璃卖几次鱼,一般来得晚,没碰到他们,摇头,“我不常来,不知道规矩。”
一个混混看地下竹篓里剩下的鱼,“大哥,最近嘴里淡出鸟来了,我看这鱼挺新鲜,拿回去犒劳一下兄弟们。”
混混头咳了两声,朝朱璃抬抬下颚,“你刚来,不知道规矩,这鱼就算孝敬哥几个的。”
一扬手,“拿走。”
方才要吃鱼的混混弯腰伸手拿鱼篓,朱璃冷眼看着,不动声色,待混混的手要触到鱼篓,脚尖轻轻一勾,鱼篓朝旁滑出几米远。
混混一抓空了,微微有点吃惊,遂恼羞成怒,“好小子,你敢戏弄大爷。”
一拳朝朱璃打过来,朱璃未动,不躲不闪,等他拳头到了,闪身避过,一把抓住他手腕,反手一拧,把他手臂反剪,抬腿一脚踹去,混混的身体直摔出五六米远,倒在地上,手臂耷拉着,手臂骨折断了,躺在地上疼得哭爹喊娘。
几个混混显然没想到这卖鱼的小子还有这等功夫,俱各个吃惊,领头的混混朝一个斜眼混混道;“你上。”
斜眼混混看方才的阵仗,约莫怕吃亏,会点三脚猫的功夫,嗖地一下从腰间拔出一把短刀。
集市上的人一看亮出刀子,不敢惹,吓得纷纷躲避,旁边卖杏枣子的老伯筐扔下,跑没影子了。
斜眼的混混手持尖刀对准朱璃刺过来,朱璃从容不迫,稳稳地站在原地,刀子堪堪到眼前,偏头躲过刀锋,劈手一个手刀,咣当一声,刀子落地,咕咚一声,斜眼混混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领头混混一看小瞧了这个少年,遂不敢轻敌,朝几个混混一挥手,“你们一起上。”
五六个混混一起从三面扑上来,徐临坐在才老伯坐过的小板凳上,脚边摆着两筐枣子和杏,袍袖一扬,一股清风,嗖嗖嗖,圆滚滚的小东西飞出,几个混混还没到朱璃跟前,一声惨叫,扑倒在地。
领头混混没看清楚是旁边卖枣杏的年轻男人出的手,以为是朱璃使了什么暗器,心里大惊,这个少年样貌俊美,像个娘们,还有这等本领,他们这群混混在这一带欺压良善,欺软怕硬,打不过就想跑,领头的混混找了个台阶,指着朱璃,“你……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混混们从地上爬起来,架着伤重的两个混混跑了。
集市上卖东西的男女继续回来,看这伙人平常欺负弱小,狼狈地跑走的样子,大快人心。
这个卖鱼的文弱少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今天打跑了这群混混,给他们出了一口恶气,大家纷纷称赞,“后生年纪轻轻,有这般本领,教训得好,看这群混混还敢不敢张狂。”
集市上摆摊的都是穷人家,胆小怕事,惹不起地痞无赖。
卖枣的老伯从躲藏的地方回来,抓了一把枣子往徐璃怀里塞,“多亏后生,不然我今日又白卖了。”
朱璃预不要,老人家一片心意,收下了,说了声,“谢谢老伯。”
拿了一尾鱼给老伯,老伯过意不去,“后生,我一把枣子换一条鱼,你亏本了,你帮我们打跑了无赖,这枣和杏是自家树上摘的,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
朱璃看徐临,眨了眨眼睛,徐临抓老伯筐里的枣子打退了这伙混混,从始到终,云淡风轻,仿佛置身事外,不动声色出手之快,旁人没看出来,还以为是朱璃打败的混混。
徐临身份非凡,不便张扬,这个功劳朱璃冒领了
慎王身手不凡,却藏而不露。可见皇家子弟,并非骄奢淫逸,不学无术的纨绔。
朱璃拿草绳栓剩下的几条鱼,递给徐琰,“不卖了,殿下拿回去,算我谢谢殿下相帮。”
徐临没推拒,提着草绳栓的鱼,同朱璃离开集市。
饭馆里有两桌客人,述律氏正跟邻居妇人裴满氏嘀咕什么,裴满氏一眼看见进门的朱璃,对述律氏说;“我要回家给那爷几个做饭,说好了,人我明日带过来。”
述律氏朝裴满氏使了个眼色,裴满氏走了,走到门口,回头打量朱璃一眼。
述律氏看朱璃背后的空竹篓,知道鱼已经卖出去了,盯着她问;“今天卖了多少钱?”
朱璃从怀里摸出手绢包,交给述律氏,述律氏放在桌上打开,数钱。
数了两遍,狐疑地问:“今日卖这么少?比昨日多打了五条鱼,怎么还没有昨日卖的钱多?”
“碰上一群小混混。”
朱璃不往下说,给述律氏留想象的空间,述律氏顺着这条思路,不消说,鱼准是被小混混白拿了,生气地咒骂,“天煞的,没有王法了,叫他们吃鱼被鱼刺刺卡死。”
朱璃心里暗想,徐临耳根准热了,有人背后骂他,插言道;“娘,鱼刺卡住吃一口馍馍就下去了,再不行喝几口酸醋。”
述律氏瞅瞅养女,“你这孩子,我这里骂小混混,你还帮着他们说不成。”
“娘,我话赶话,您继续骂,铺子里上来客人了。”
朱璃一打岔,述律氏看见门外果然进来两个客人,催促朱璃去招呼。

罪妻朱璃徐临小说推荐

罪妻朱璃徐临小说全文是一本最新上线的古言重生力作,超级好看,作者文笔精湛,值得一追~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