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谢承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谢承霖简宁)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谢承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谢承霖简宁)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谢承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谢承霖简宁)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9-03-13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能免费阅读奈何情深忘枉流年章节全文内容?谢承霖微微低了下头,细长的烟头碰上火苗立马泛起橙色的焰,修长白净的手指捏着火柴梗轻轻甩了下,那火熄了,升腾起袅袅白烟。简宁怔怔望着他,眼眶有些涩,像在看他最后一眼似的,....对小说剧情感爱好的朋友来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谢承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观看吧~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完整版介绍

谢承霖是吸完了那支烟才转身的,看见简宁,眼中波澜不惊,只掀开帘子道,“离婚协议我带来了,你现在应该酒醒了,没什么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简宁心口猛地一滞,睁大双眼瞪他,“我说了我不会签字的!”
谢承霖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随便你。”
看着他径直拿了衣服进浴室,简宁抿着唇,清透的泪在眼中滚动,就是不肯落下。
“我签。”她垂下眸,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往心口戳一刀,“谢承霖,我答应签字。”声音忍不住在哽咽,仰起头狠狠眨了眨眼睛,硬是将眼泪给眨了回去。在他面前,虽然她早已没了尊严,但她十年的爱到尽头了,还是不想以哭泣结尾。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谢承霖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震动吗?有的。假如是南乔,就说的通了。
“嗯,是我。”南乔摆摆手,在她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她今天化了很浓的妆,艳丽的口红在暗黄的灯下透着诡异的光。
“简宁,”南乔开口,“我知道你还在执迷不悟。承霖不爱你,你却总喜欢自欺欺人。我没办法,只好换种方法让你认清事实。”
是啊,她是太爱自欺欺人。
“没必要。”简宁起身,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宁安若是易主,事情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即使你不绑我过来,我也会看到这个视频。”
南乔挑眉,“我知道啊。我只是想加深一些你的痛苦。他知道你出事了,却抓住这个机会,趁你不在直接安排收购事宜。宁安是大公司,他却短短几个小时就安排好了一切,甚至连发布会都召开了......简宁你说,这是临时预备的吗?”
“你给我闭嘴!”区区数语,简宁却霎时红了眼眶,浑身轻颤着,不是愤怒,是无边无际泛上的悲凉。
失望吗?也有的。
心痛吗?没有。因为在那一秒,她已经心如死灰。
从不敢置信慢慢变成自嘲,简宁垂下眸子,半晌,才轻轻笑了笑。
谢承霖早就说过了,是她固执地认为他不会这么做而已。
面庞上的巴掌印渐渐浮肿,视频还在播放,死板的主播声音落下又响起,简宁面无表情,捆在身后的手却用力攥紧。
“然后呢?”她淡淡开口,眼中轻嘲,“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所以才绑我过来的?”
“不不不,”黄四嬉笑着摇头,“我们可没这个意思。想绑你的,另有其人。”
他打了个手势,便有人将绳子解开。
简宁眯了下眼,还没做什么,身后的便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哒,哒,哒。
不紧不慢,从容雅致。
简宁转头,入目是一身贵气的南乔。
她穿一件藕荷色连衣裙,罩一件小小的外套,脚上蹬着八公分裸色高跟鞋,细巧的脚链坠在脚踝处,长发披肩,透着雍容。
“是你?”简宁瞳孔一缩,嗤笑一声,“原来是你。”她想装淡然,想表现的完全不在乎,想假装看不懂猜不透,南乔岂会如她所愿,她了解简宁,也知道怎么说会让她痛苦。
愉悦地笑了笑,南乔换了个舒适的姿势,“你现在人在我手上,而且我已经将全部证据都抹干净了,你只有一个选择,跟承霖离婚,我就放你离开。”简宁冷笑,忽然向前一步倾身过去,纤长的手抵在沙发靠背上,压低了声音道,“你真的确定,谢承霖爱你?”
“你什么意思!”南乔皱眉,目光投在简宁唇角那个嘲讽的笑意上。
顺势在沙发上坐下,简宁闭上眼,低低道,“或许,他谁也不爱。”
眼泪滑过苍白的脸颊,蜿蜒到下颚,最后落进衣料,渗进皮肤,消失不见。
“哐!”大门撞开又猛地合上,只闻声一人慌慌张张道,“哨子说有人开车过来了,已经确定是冲着咱们来的,现在大概在两公里外,一共有十几辆车!”

奈何情深忘枉流年精选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谢承霖双眸冷漠,“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宁安。”
走出电梯,将手上的烟头按灭,扔进垃圾桶,没再回头。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简宁才缓过神来。
半夜里赶到宁安,简宁才知道事情远比她想象中复杂,不仅是合同解约问题,还有些公司元老竟然在私下售卖自己在宁安的股份。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公司现在命悬一线,大半个身子都探进了阎王殿里,万一被有心人利用,那等于是临门一脚,把宁安踹到阎王爷面前去。
宁安集团在京城不算顶尖的集团,可到底也摸爬滚打了许多年,这也是为什么公司只剩一个空壳子也转了这么久的原因,京城觊觎的人不少,谁往背后插这一刀宁安都扛不住。
“更何况还是谢家先出的手!”那元老说起此事来还理直气壮,别有深意地看了眼简宁,意思明显不过。
简宁只觉得浑身都泛着无力,也是,当初要不是她死乞白赖非得做那个救蛇的农民,现在也落不到这种地步。
她站不正立不直,没资格指责别人。
会议就这么不欢而散,简宁空有个代董事的名头,压根没有实权,那些元老在想什么她一清二楚,但却无能为力。
会议室空下来,方瑾泽泡了杯咖啡端进来,还没送到简宁跟前就被她捏着鼻子拒绝了,一手捂着胸口,嘴里呕了几声,闷声道,“快端走!”
方瑾泽去放咖啡的功夫,简宁手机响了,是个生疏电话,她迟疑着接起来,还没开口便闻声几声怪笑,“简小姐,你哥哥欠我们的钱,你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简宁瞬间就明白打电话的是什么人了,顿时气得浑身发抖,“我哥现在在重症监护室生死不明,我告诉你们,要是我哥有个什么好歹,我绝不会放过你们!”“哟,瞧简小姐这话说的,”男人声音一顿,讽刺道,“你哥哥跳楼可不关我们的事儿,欠钱得另说,难道他跳楼了钱就不用还了?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们要钱就要钱,做什么威胁他?”简宁终究气短,宁安出事因她而起,欠债还钱无可厚非,是她自己钻的牛角尖,可此刻想起哥哥,却不想再和他们多说,“行啊,既然你们觉得逼得我哥跳楼还不够,那我也跳楼好了,你们逼得狠了,我看你们找谁要钱去!”
简宁头回这么无赖,但想想那群人也不无辜,立马掐断了电话,心里堵着一口气似的,胸口发闷。

小编推荐

谢承霖简宁小说全文结局出炉了,会是什么呢?好奇的朋友来奈何情深忘枉流年在线阅读观看吧~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