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13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冲喜男妻会生崽小说讲述了林子默叶然萧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哪里可以免费阅读冲喜男妻会生崽小说全本呢?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共享给大家,喜欢看的朋友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冲喜男妻会生崽小说全本简介

林子默是现代的一名兽医,从小便能听得懂兽语,和动物相处极好,谁知道马失前蹄,被一只护崽的老母鸡一巴掌扇到河里。
醒来后发现穿越到古代,而且还要嫁给一个身体弱鸡,不良于行的男人冲喜?!
Excuse me?!
林子默一开始是嫌弃叶然萧的,但是实在看不下去家里亲戚这么“欺负”他,于是开始护夫!
大夫人欺负我男人?我在你衣服里放毛毛虫!
二夫人欺负我男人?我在你茶里饭里吐口水!
三夫人欺负我男人?我捏你儿子脸!我欺负死他!
谁料林子默这种幼稚的报复让叶然萧很是感动,渐渐互生爱意。
然而当林子默知道叶然萧不仅腿脚顶好,还有八块腹肌的时候,感觉自己被耍了,离家出走!
一走走才发现,他竟然......有了?
所以这是一个带球跑的作死小受被腹黑攻再次拐骗回家的故事。

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明明是你俩太胖~
林子默推着叶然萧走进去单宇的房间,刚推门进去,林子默就闻到浓重的中药味,只是闻着味道,林子默就觉得作呕,更别提喝下去了。
单宇静静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紧紧闭着眼睛,呼吸孱弱。
林子默探头瞅瞅,有些担忧,这鳝鱼精不是嗝屁了吧?
然而就在下一秒,单宇猛然睁开眼睛,眸中的冷冽让林子默心惊了一下,叶然萧不动声色地握住林子默的手,林子默顿时平放松下来。
单宇看到是叶然萧后,眸中的冷意瞬间退却,眸光变柔,“叶兄,你来了。”
林子默:“......”
我怎么似乎嗅到了jq的味道?林子默惊异不定地小眼神在两人身上往返瞅着。
单宇察觉到林子默一直在打量他,这才把目光移向林子默,林子默吹着口哨,心虚地移开视线,看着窗外打成一团的大胖二胖。
单宇扭头,再次把目光落在叶然萧身上,叶然萧无视单宇眼中别样的情绪,只是说,“我今天便要带着子默回去了,顺道来看看你。”
听到顺道这个词后,单宇眸光黯淡下去,失望地说,“好,这次是我失礼了,身为主人没有陪着你们出去游玩。”
林子默嘴上不敢说,在心里横,谁要你这个鳝鱼精陪着了。
叶然萧礼貌回应,“单兄每日这么忙,怎敢劳烦。”
单宇和叶然萧往返又说了一会话,叶然萧见单宇精神开始不济,便说,“单兄好好养伤吧,我就不打搅了。”
“好,”单宇目送着叶然萧和林子默出去。
林子默在叶然萧看不到的地方,对着单宇做了个鬼脸,让你丫刚才恐吓我!
单宇表情扭曲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
回到家后,林子默几乎快累摊了,趴到床上直感叹,还是家里好啊,连床都比外面舒适上百倍,大胖二胖陪着林子默一起扑倒在床上,挺着肥屁股,一翘一翘的做伸展运动。
林子默用手指捏了两下,然后一顶,大胖二胖马上来了个后空翻,调了个个,露出肚皮上柔软的绒毛。
林子默忽然想起来一个猥琐的问题,嘿嘿几声问道,“夏天都快要到了,你俩怎么也没找到可爱的小母鸟?”
大胖二胖把脑袋往被子里埋,选择当缩头鸟逃避这个问题。
林子默把两鸟提溜起来,大胖二胖开始互相出卖。
大胖说,“二胖上次看上了小兰,结果被一只麻雀截了胡!”
二胖不客气地回怼,“你上次不也被小红从窝里揍出来了吗?”
“那上上次你......”
“上上上次你......”
林子默津津有味听着八卦,不忍心点破,明明是你俩太胖了,所以才没有小母鸟愿意给你们生蛋的。
叶然萧看林子默笑得开怀,又见两只胖鸟在叽叽喳喳地互相扯毛,就知道大胖二胖肯定又说了什么,逗得林子默这么喜悦。
叶然萧惋惜,可惜他听不懂。
叶桦走过来,记住了上次叶然萧说的话,不再使眼色了,二话不说直接推着叶然萧就走。
叶然萧觉得他有必要提高一下身边人的智商了,实在是太闹心了。
林子默逗着大胖二胖,丝毫没有注重到叶然萧和叶桦。
“皇上那边有动静了吗?”叶然萧问。
叶桦点头,“我就是想和少爷说这事呢,皇上派遣国师沈绝去找圣子的线索,沈绝预备从少爷的外祖父那边下手。”
叶然萧眸中渲染出一圈冷意,嘴角嚼着玩味的笑,“知道从外公那里下手,沈绝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多派些人盯着他的动向。”
“还有,封锁住子默的全部消息,让子默在安国不着痕迹的‘消失’。”
叶桦领命,欲言又止,明显还有话要说。
叶然萧一见叶桦的便秘相,就知道某人有难言之隐,“过时不候,出了事拿你是问。”
叶桦忙不迭地说,“那啥,祈堂主说他得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消息,让我务必通知你。”
一听祈佑的名字,叶然萧就觉得脑子疼,能让祈佑感到有意思的消息,对于叶然萧来说,肯定是很闹心的消息。
果然,叶桦说,“祈堂主早就先一步封锁住少奶奶的消息了,但是还有一个人的动作比他更快。”
叶然萧眯眸,眸中的情绪翻涌,“谁?”
“丞相之子洛江夏。”叶桦小心翼翼地说,生怕叶然萧吃醋拿他撒气。
叶然萧静默,不知在思考什么。
叶桦为林子默辩解,“少爷,那次少奶奶虽然去了洛江夏帐篷里,但是不过五分钟就出来了,而且手里还抱着一只老虎,肯定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你就放心吧。”
叶然萧一听叶桦这话,似乎在暗指他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对待林子默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这话需要你来说?我自己不清楚吗?”叶然萧眼神犀利,咄咄逼人。
叶桦果断闭上自己的大嘴巴,真是说多错多。
“祈佑现在在哪?”叶然萧问。
叶桦回答地简洁明了,“在蓝阁休息!”
蓝阁是长安城最大的小倌馆,里面的美男子各式各样,狂野的,温柔的,羞涩的......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找不到的。
叶然萧叹息,“准是又和墨谦生气了。”
叶桦摸摸鼻子,祈佑每次和墨谦生气,都会去小倌馆浪一番,虽然只看不动真格的,但依然逃不了被墨谦抗走回家收拾的命运。这已经是常态了,叶桦早已习惯。
“另外,皇上似乎是要出征文国。”
“皇上的意思是让谁去?”
“太子,只是皇上让太子再选一个皇子和他一起去。”叶桦好奇,不知道皇上这是什么意思。
叶然萧不疑有他,“太子会选安清。”
晚上,皇上单独把太子叫来问话,“温儿最近在忙些什么?”
安温回答,“儿臣最近一直在刻苦习武,希望能为父皇排忧解难。”
安温这句话正好说到皇上的心坎上,直呼好,开始直言,“近来文国小动作不断,朕有些担忧。”
安温马上懂了安燕的意思,连忙说,“父皇假如想出征平定战乱,儿臣愿意带兵前往!”
安燕这次找安温过来,不是为了听他的保证,而是另有目的,“朕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你,但是此次前去路途遥远,文国实力也不容小觑,所以朕想着你再选一名皇子,和你一同去。”
安温没有思考很久,便下了决定,“儿臣希望安清与我同去。”
“为什么选择清儿?”安燕本来以为安温会选择安流,究竟安流也是他最看好的候选人之一,与安温实力相当,不相上下。
而安清则稍显稚嫩,虽学了点武功,但性子纯真,又散漫,武功自然不会多好。无论怎么看都不是个好人选,所以安燕才会发出疑问。
安温不假思考地说,“皇弟一向单纯,儿臣认为这次是个很好的锻炼机会,能让皇弟更有胆识,更能继续皇族的大统。”
安燕嗯了一声,对安温赞赏有加,显然这个理由说服了他,“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你能这么为你安清着想,是他的荣幸。”
“那就依你的吧,朕明天便下旨传令,让安清做好预备。”

冲喜男妻会生崽免费阅读

入夜已深,四殿下安清没有睡着,而是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表情焦虑,时不时往打开的窗户外面张望。
一直等到近凌晨,安清终于忍不住困意,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啪嗒——”一个黑影身手矫健地从窗户一跃而进,身上还沾染着露水和奔波的尘土。
南晨扯掉蒙着脸的面巾,大步走向安清。因为心里有事再加上姿势不对,所以安清睡得极不安稳,眉头紧皱,整张白嫩的小脸皱得像个包子一样。
南晨意识到安清是在等他,看着安清的目光马上变柔,与平时的面瘫相截然相反。
安清忽然鼻子动了动,嗅到了一股***味,猛然惊醒。
察觉到安清醒来,南晨马上抿直自己嘴角的笑意,又恢复了平时的僵尸脸。
安清见南晨回来了,头上的呆毛竖起,激动地说,“晨晨,你回来了!”
南晨冷淡颔首,丝毫没有和安清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安清也不觉尴尬,目光微移,发现南晨的左臂上被血染红了一大片。
安清心疼了,“你的胳膊怎么受伤了,你家里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麻烦事,你和我说,我去给你报仇。”
安清向来天真,即使是说话也不免带着小孩子脾气,然而南晨就是喜欢安清这一点。
说家里出事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安清对于南晨的话向来是言听计从,说什么都相信。
南晨自然不在乎胳膊上的一点小伤,但一身泥土味和***味让他浑身难受,脱衣服预备去洗个澡。
南晨脱衣服脱得光明正大,没有半点不安闲,反倒是安清闹了个大红脸,急忙转过身去,非礼勿视。
南晨好笑地把衣服扔到地上,起身去隔间洗澡。
安清把南晨丢下来的衣服收好,预备明天亲自洗,衣服收好后,又忙不迭地去拿来金创药和药膏等一类上好的止血药。
习惯使然,南晨洗澡向来很快,不像安清每次都要在里面磨蹭半个时辰。
南晨进去的匆忙,忘了带衣服,只好用汗巾围上重点部位,裸着上半身出来,安清一扭头看到这一幕,脸红得差点要爆炸。
南晨身材高大,八块腹肌和人鱼线充斥着安清的眼球,水珠从古铜色的皮肤上滚下来,性感又布满野性。
安清仿佛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南晨向安清伸手,“帮我拿一下衣服。”
安清撒丫子快速跑到衣柜前,把干净的衣服拿出来,屁颠屁颠送到南晨手里。
南晨估计是嫌天气热了起来,衣服没有规规矩矩的穿上,而是随意地披在身上,安清只好强迫自己的眼神离开南晨。
“晨晨,你坐下来,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
普天之下敢这么叫南晨名字的只有安清一个,南晨一开始对于这个称呼非常之别扭,但是天天听某人碎碎念,也就习惯了。
南晨坐下来,安清先是帮南晨清洗一下伤口,然后上药,再是包扎。
安清自幼养尊处优,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所以避免不了笨手笨脚的,下手没个轻重。
然南晨半点眉头都不曾皱过,由着安清包扎。
安清怕一种伤药的效果不好,于是把每种全部都给南晨涂一遍,而且涂得特殊多。
南晨:“......”
南晨只能保佑这几种药没有相斥性,不然没死在别人手里,反倒死在了安清手里。
安清拿着绷带略有些小纠结,他从来没用过啊,于是学着像平时绑绳子一样左绕一圈,右缠一圈,来往返回,直至把一整团绷带用得干干净净。
最后收尾,安清还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南晨无奈了,举了举自己比平时肿胀很多的手臂。
安清紧张地问,“包扎的不好吗?”
南晨摇头,给予安清赞扬,“不,很好。”
安清顿时喜笑颜开,南晨喜欢看安清笑,只要一看到安清的笑脸,无论心里有多烦闷的事,都会迎刃而解。
南晨解决了单宇那边的麻烦,赶了几天的路回来,就是怕安清担心,此时神经放松下来,已经很是疲惫。
安清是个有眼识的人,看出南晨疲惫,下去把窗户关上,把灯熄了。
南晨躺到自己的床上,刚闭上眼睛没一会,就听到旁边有悉悉索索的声音。
安清不吭气地从自己床上滚下来,爬上了南晨的床。
南晨在心里叹口气,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爬上男人的床很危险吗?
安清知道吗?他知道个屁。
安清自以为没有被发现,在心里窃喜,偷笑着,把自己的小身板砸进南晨的怀里。
南晨转身,纵容了安清的行为,把他更紧地揽进怀里。
安清嗅着南晨身上淡淡的皂角味和属于男人的荷尔蒙味道,红着脸安稳地睡着了。
“笃笃——”两人睡过去没有多久,门外便传来了敲门声。
安清揉揉眼睛,扬声问,“什么事?”
安清手底下的太监宫女们都很懂事,除非要紧事,否则不会轻易敲门。
“回殿下,贵妃娘娘来了。”
母妃来了?安清从床上翻下来,整理整理自己的衣服,南晨也下床,穿好衣服立在安清旁边,充当着贴身侍卫的角色。
安清打开门,“母妃你来啦。”
杨贵妃走进来,让全部的下人都退下去,南晨八风不动地站着,仿佛杨贵妃的命令和他无关。
杨贵妃脸色有些愠怒,刚要发作,安清连忙出来打圆场,“母妃,他是我的贴身侍卫,可以信任。”
杨贵妃脸色稍缓,伸出如葱白一般的手指轻轻点了点安清的额头,“就你天天向着外人说话。”
安清嘿嘿一笑,抱住杨贵妃的手臂,撒娇地轻晃了晃,“儿臣才没有。”
杨贵妃十六岁便进宫,十八岁生下安清,刚好今年安清也是刚刚成年,三十有六的杨贵妃保养得极好,皮肤细腻吹弹可破,略施粉黛,淡雅却又不失高贵,举手投足间散发无可比拟的气质。
杨贵妃一向与世无争,教育出的孩子也是单纯善良,没有任何的野心。
只是没有野心在皇家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杨贵妃一直担心安清会陷入权势争斗中,不能保全自己,现在看来,她的担心成真了。
“清儿,我这次前来,是有要事和你说。”
安清点头,杨贵妃表情凝重,一看就知道不会是好事。
“你父皇...”杨贵妃叹息,“下旨让太子和你一起带兵出征,讨伐文国。”
南晨一听此消息,顿时眸沉如墨。
安清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我?我和太子?可是我武功又没有多好,为什么父皇让我去?”
杨贵妃心疼地摸了摸安清的小脑袋瓜子,“就是因为你武功不好,所以太子才会选你去。”
南晨马上明白了,太子想借这次出征的机会,借敌人之手,除掉安清。
安清对于战场的事一窍不知,那点花拳绣腿顶多恐吓恐吓小毛贼,文国人都是身高马大,一拳能打死一只老虎,安清怎么可能是对手。
“必须要去吗?”沉默寡言的南晨忽然出声。
杨贵妃愣了愣,也觉得自己是魔怔了,竟然有耐心回答一个侍卫的问话,“皇上已下旨,君无戏言,所以清儿这次必须得去。”
安清挠挠头,深知这件事情的轻重,假如他要死要活闹着不去,皇上拿他没办法,可能会收回成命。
但是还有一种可能性,是皇上恼羞成怒,不仅安清要受罚,连他的母妃也要受到牵连。
安清与杨贵妃感情深厚,宁愿自己去送死也不愿意牵连自己的母妃。
于是安清坚定地说,“我要去。”
南晨了解安清的性子,做了决定就不会反悔,几头驴都拉不回来的倔劲。
“我陪你一起去。”

林子默叶然萧小说推荐

冲喜男妻会生崽林子默叶然萧小说每一个故事都带着甜蜜,带着温热的浓情,他们的爱情,炽热但不张狂,深邃却不缱绻,温暖和暖, 让我们可以相信爱情的美妙。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