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1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在哪阅读回到古代当夫子小说全文?主角傅子寒小说叫什么?本站提供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资源,“老头子,你说子寒这次能不能行?” “尽人事,听天命。” 若是放在十年前,他还能说没关系,考不上还有下次,但是现在,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落榜失意的弟子,所以也拒绝去想他到底能不能考上。

回到古代当夫子全文介绍

但是在府城里的文先生夫妻和静姝就难熬了。
童胖子天天都让人去考场外候着,就怕子寒撑不下来被中途送离场。
之前傅子寒生那一场大病究竟还是伤了根底,也是傅子寒后来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健身房,可也经常跟立文一起出去走走路,早起打打拳什么的。
傅子寒曾经在学校学过太极,还参加过表演,离开学校之后也没忘记隔三差五的练练,所以病好之后,这个习惯被他捡起来,并教给了立文。现在连文先生天天早起之后也会跟着他比划比划呢。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小说在线阅读

第25章 三场九日
“老头子,你说子寒这次能不能行?”
“尽人事,听天命。”
若是放在十年前,他还能说没关系,考不上还有下次,但是现在,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落榜失意的弟子,所以也拒绝去想他到底能不能考上。
很胆怯,但是没办法。
对于考场内的学子来说,几天的时间眨眼而过,但对于场外的家人亲朋来说,这几日万分煎熬。
傅立文在县城里还好点,反正隔得远,又要专心念书,也就休息的时候会惦记下父亲的情况,更多的时候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但是在府城里的文先生夫妻和静姝就难熬了。
童胖子天天都让人去考场外候着,就怕子寒撑不下来被中途送离场。
之前傅子寒生那一场大病究竟还是伤了根底,也是傅子寒后来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身体,虽然没有健身房,可也经常跟立文一起出去走走路,早起打打拳什么的。
傅子寒曾经在学校学过太极,还参加过表演,离开学校之后也没忘记隔三差五的练练,所以病好之后,这个习惯被他捡起来,并教给了立文。现在连文先生天天早起之后也会跟着他比划比划呢。
别的好处没看到,但至少现在能让他支撑着将这几天熬过去。
第一场考的制义,也就是做八股文,题目是从《四书》《五经》中择出的。
傅子寒这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做点击榜,经历过再一次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的黑暗岁月,至少现在的傅子寒不再像初来时那样完全不懂该如何下手。
八股文最重要的就是格式,然后是内容不能超出四书五经的内容,并且字数还有限制,结构有程式,句型有排偶。凡是超出的,全都不合格。
只破题一项,傅子寒就练了三个月,每日做三篇点击榜给老师看。那段时间简直就连做梦的时候都在写点击榜破题,整个像是要走火入魔一般。
这么苦练了三个月的成果还是不错的,这次的制义题目,跟老师给他练习的某个题几乎一模一样。
那篇点击榜也是他们师徒两人圈定的十篇最可能被出的题目之一,傅子寒就修改这十篇点击榜就用了整一个月,可谓倒背如流。
虽然是做过的题目,但是傅子寒还是认真对待,在稿纸上将整篇点击榜默下来,又斟酌着修改了字句,才工工整整的抄录到试卷上。
第一场结束后,傅子寒被接回家,跟老师简短的说了下题目之后,就回房大睡,直到晚膳前才醒过来。
一睁眼就看到宝贝女儿点着烛火,坐在桌前绣花。
“静姝,你怎么不回房休息?”
撑起身体,傅子寒也觉得身体有些疲态,没急着下床,靠坐在床头缓神。
“爹爹,你醒了!有没有感觉不舒适?女儿给你熬了粥,你等等,我去端。”
看到父亲醒了,静姝小脸顿时灿烂起来,连珠似的一串话说出来,让傅子寒想要问她的那些话都被堵在嘴里。
没多久,静姝端着清粥小菜进了屋,后面还跟着文先生夫妇。
幸好傅子寒趁女儿去端饭的时候收拾好了自己,不然这会儿他真要没脸见老师师娘了。
看着傅子寒喝完一碗粥,文先生夫妇才松了口气。
“好好好,没事儿就好。今晚就别看书了,等会儿出去走一走,早点休息,明日又要下场。”
文先生捋了捋长须,目光是温顺慈爱的。
“第二场考论和判,这对你来说不难,但也不简单。你丢下功课太久,这短短一年的时间还是不太够。不过你运气不错,这届的主考官大人比较务实,所以对你现在的情况来说,过的可能性增加了一两成。”
这位主考不但是务实的官,跟傅子寒的父亲也是同窗,当年那事儿这位大人也曾帮忙奔走。可惜时机太不好,傅家处于风口浪尖,他爹不死,这事儿不轻易摁下去。为了平衡各方,傅家家主迫不得已成了背锅送命的对象。
傅子寒究竟不是原装,对于傅家的悲凉过往,他心有戚戚,却也不会沉溺其中,这也是他为何在家人受到威胁时,果断找上文先生求助的原因之一。
十一又该进场,这次傅子寒对考棚的情况了然于心,预备的也更加充足实用,加上这两日天公作美,风和日丽的,倒是难得的睡了两晚好觉,连做题的时候都文思泉涌,下笔有神。
这一次童胖子又来考场外等候,待傅子寒出来时,胖子松了一口气,肉肉的巴掌拍了拍傅子寒的后背。
“刚才你是不知道,有人被从里面抬了出来,看上去像是不太好。”
傅子寒瞅了瞅天,不冷不热的,怎么会有人连这么好的天气都扛不住?
“我听人说是那人一时不慎污了卷面,当时就厥过去了,被送出来的时候,人就剩了半口气。”
这倒是,最怕就是这种情况,非战之罪。但是也没法,他自己不当心,怪得了谁?
等到回了文府,童胖子搓了下手,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他这几天要走了,估计等不到傅子寒第三场考完。
“何事走得这么匆忙?”
“也不是什么大事。”童胖子微微蹙眉,轻叹,“还不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跟我兄弟的嫡子打架,一人伤了胳膊一人伤了腿,最气的是,我那侄儿明年要下场参加县试,这把腿伤了,没有三四月好不了,而且这么一闹,万一明年没考好,岂不是全部罪状都在我那蠢儿子身上。”
虽然养在老太太身边,但是究竟也只是童胖子的庶子而已,孰轻孰重,童胖子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次回去他那兄弟要闹腾成什么样子。
其实傅子寒也听童胖子说过好几次这个孩子,一听就是那种极度缺爱而造成性情扭曲的孩子。
“其实,不若将这孩子接过来,在你跟前养着怕还好一些。”
“你当我不想?可你也知道我家那个毒妇的手段,养在老太太身边还能有条活路,真接过来了,一个不小心怕是连儿子都没了。”
童胖子的庶长子比立文要大不到两岁,不喜读书,擅拳脚。
“若是童兄不嫌弃,不如将你长子接过来跟立文一起住。县里的学堂也有武师傅,你那儿子既然喜欢拳脚功夫,倒不如让他走武举的路子。横竖他是庶出,你也不是长子,家里产业估计你们父子也分不到多少,让他自己去博个前程也不错。你明年说不准要起复,不看僧面看佛面,侄子走武将的路也不会受到太大刁难。”
童胖子倒是没想过这点,主要是他觉得自己那个庶长子跟傅立文相比,完全就不是一个画风的,他那儿子只怕两巴掌就能把傅立文拍死。
傅子寒撩眼看他,呵呵一声,没说自家那个温润如玉的儿子是个芝麻包子。童胖子担心他儿子拍死立文,他还得担心立文算计了小童对方还帮着数钱!
两个心累的爹!
第三场考的时务策,这一场对傅子寒来说是最简单的,他唯一需要注重的是自己的策论思想不能超出这个时代的水平。当然,这一点对他来说很简单,甚至因为他学哲学出来的缘故,在遣词和揣摩上意这方面有天然的优势。
可以说,这一次的乡试就像是为了傅子寒量身出题的,假如这次他不能通过,那么也别指望下次了,改指望傅立文还快一点。
三场九日下来,就算傅子寒早有心理预备,身体也还调养得不错,考完也是脱了层皮,被孔师娘摁着在家里休养了三四天,每日三顿药汁不断,让傅子寒一看到师娘就委屈兮兮的。
“看看你这样子,都是当父亲的人了,还这么娇气!”虽然嘴里嫌弃着傅子寒,可孔师娘这颗慈母心更慰贴了,自家儿子跟他爹一样,端方过了头,让她没有一点发挥的余地,傅家父女才算让她过了一把平常人家慈母的瘾。
“子寒就算七老八十了,在师娘面前不也还是孩子么!”
随口就来的话,在现世都不是随便谁都能出口的,在这个时代就更没有谁这么直白了。孔师娘怔了一下,却笑得更加喜悦,看傅子寒的目光比看自家儿子都柔和。
一旁跟在孔夫人身边学习的傅静姝都咋舌不已,从来没见过爹爹这般模样,可她偏偏更加喜欢这样的爹爹了。
傅子寒也没忽略闺女的小眼神,拉过她挨着自己坐下,问了她这几日的功课,嘱咐她别让孔奶奶累着。
“我也就管家的时候带带这孩子,平日学习都是跟着女夫子和教养嬷嬷,我能有多累。”
孔师娘拉过傅静姝放她爹屋里的绣篮,里面新做的荷包才有个雏形,不过比起之前她做的那些,已经进步十分明显。
傅子寒之前教女儿画画的好处显露出来,荷包的图案虽然简单,可构图配色已经看得出制作者的专心和水平,以静姝学习的时间来看,这样的程度远远超过孔夫人的预期。
三人聊了一会儿,傅子寒去书房见老师,孔夫人则带着静姝出门去交际。静姝已经八岁,可以开始相看人家了,等到傅子寒的乡试成绩下来,就能做到心中有数。
傅子寒在考完之后就将自己作答的那些题默了下来交给文先生,这几天文先生没有去找傅子寒说这些,今天差不多可以谈谈了,再几天乡试的成绩就该下来。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小说免费阅读

第26章 静姝的忐忑
到了放榜这一日,贡院外车水马龙,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家里殷实的,让小厮常随挤去看榜,囊中羞涩的就只能站在外面垫着脚尖半眯眼去瞅都市小说上的名字。
当然,张贴都市小说的照壁旁边还有专门报录的人,他们等着给中榜的举人老爷报喜,得几个赏钱。
本次正副榜共计录取百余人,参考的两千有余,几乎是二十比一的比例,不可谓不严苛。
贴榜的时候,先贴副榜,而后才是正榜。
傅子寒跟几位相熟的士子坐在贡院四周的茶楼等待放榜报录。童胖子之前说要让家里的小厮去看榜,被傅子寒婉拒了。若是童胖子在州府好说,他人不在,还让府里下人去帮傅子寒,他家夫人不知道又要怎么编排傅家人了。
再说了,文先生家也不是没有下人,只不过他们师徒都不是性急的人,再说对傅子寒能否中举并没有抱太大希望,也就无所谓抢先一步去看榜了。
但是他们不着急,不代表尹家的人不着急。一大早,尹二少就让人去守在照壁前,不管傅子寒中不中,看到结果了,这心才能踏实落下。
这个时候,旁边唱经的官员已经到场,一番仪式之后,书吏开始唱名。依然是从副榜开始,他这边唱名,报录人的小队则默契的出发去报喜了。
副榜唱完都没有傅子寒的名字,他心里有点失望,面上还是温顺淡定。身边被念到名字的士子则喜不自禁的朝唱经处施礼,之后便喜笑颜开的接受四周人的恭喜。
名字一个一个的念过去,到了第十名上的时候,自觉无望中榜的傅子寒已经完全放下了患得患失的心,这会儿他反倒放开了情绪,跟身边熟悉不熟悉的士子们都聊了几句。
然而惊喜总是在人猝不及防的时候发生。
当听到第七名的名字时,傅子寒三个字跟打雷似的击中了他,少有的,他懵住了。
还是身边好友何绍文反应快,扯着他的衣袖看上去比他还喜悦。
傅子寒整了衣冠,朝着唱经那边深深一礼,又抬手跟四周恭贺他的人道谢。这边何绍文直接大手一挥,请了茶楼中全部人的茶。
老板也是个会来事的,之前就给其他中举的老爷们送了贺礼,这会儿更不会把傅子寒落下,连桌上的茶水也新换了更好的茶。
他们这边其实还算是知道得晚的。尹家的小厮早一步就看到了傅子寒的名字在正榜第七位上,确认再三之后,挤出人群回去了尹家报喜。
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后,尹二少直接带着人,抬着事先就预备好的贺礼去了文府。这个时候,报录人都还没到呢。
刚把贺礼放下,敲锣打鼓的报录人队伍也来了,四周的街坊邻居围在门口,同声恭喜。
文先生将预备妥当的红包给了报录人,又让管家在门口撒了铜钱和糖果子,这边才让小厮去茶楼接傅子寒回来。
他们还得预备流水席宴请四周邻居和傅子寒的同窗们。虽然傅子寒其实根本就没几个同窗,但这大半年来在州府也熟悉了一些读书人,必要的人情往来还是得顾着。
从早上起床就坐立不安的傅静姝听到父亲中举的消息之后,竟然一个人躲在了房间里咬着被子哭了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你爹中举,这是天大的好事,怎么哭了?”
“嬷嬷,我,我是喜悦。”傅静姝抹了抹眼泪,扑到嬷嬷怀里,“我娘命不好,若是她还在,一定会为爹爹喜悦的。”
嬷嬷本来想说什么,而后还是没说出口,只是无声的叹了口气,抱着她瘦小的身子,轻抚她后背。
她年纪一大把了,对这小女孩子的心事一眼就能看明白。这姑娘说的虽然也是实话,可心里更多的怕是忐忑不安吧。她是知道的,父亲中举了,接下来就该谈及跟尹家的婚事了,平白就多了个娘亲出来,她要一点想法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在嬷嬷看来,她也不明白为何傅子寒会跟尹家议亲。尹家的确家境殷实豪富,但士农工商,商人虽有钱却没什么地位。傅子寒过了乡试,怎么说也是举人,有资格被人称作老爷了。想要娶个续弦,多的是人家愿意,哪怕不能娶嫡女,但大家族的庶女也是任娶的,怎么说都比尹家那个傻小姐好啊。
正抱着静姝低声安慰她呢,孔夫人就找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孔夫人微微蹙眉,心里有点不喜面前这一老一小的表情神态。
“静姝,今天是你父亲的好日子,你怎么哭了?”
到底是自己带了快一年的孩子,孔夫人虽然不是太喜悦,却也按下不喜,和颜悦色的拉过傅静姝的手,让她面对自己。
刚才跟嬷嬷说的话,静姝却是不敢对着孔夫人说的。
“小姐是喜极而泣,又可惜她娘没能看到她爹高中,所以才……”
嬷嬷低声解释了一句,借着帮静姝预备衣裙,领着丫头出去,留下孔夫人和她身边的大丫头跟静姝说话。
孔夫人没有责怪傅静姝,只看了她一会儿,拍了拍她的手背。
“你娘若知道你爹跟你兄长今日的成绩,一定会喜悦的。”转头看了看桌上傅静姝的绣活,她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你爹中了举人,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你兄长之前也跟你说过吧,尹家有意将他家大小姐嫁到你家。”
“是,爹爹跟兄长都提及过。”
“你爹的婚事照理说是没有你跟你兄长同意与否的道理,但是你家跟其他人家又有不同,你爹对你跟你兄长是疼入骨子里去了,所以这事儿我得细细跟你说清楚,免得你日后心生芥蒂,反倒不美了。”
傅子寒之前只是个秀才倒也罢了,他是否续娶没多少人关心。但是现在不同,一个举人是可以被称为老爷的,若是不愿意继续考,也能去做官,只是等阶不高而已。而且能否有任职也得靠人脉和打点的手段。
傅子寒是文老先生的入室弟子,这就代表他拥有的人脉天生就占了优势,凡是文老先生的弟子,都会对他多有礼遇,哪怕两人立场不同,也不会轻易的撕破脸。而文老先生的其他入室弟子则会跟他亲如兄弟,这就是师门的力量。
有才学,有人脉,只要傅子寒自己不作死,他就成功了一半。这样的人,哪家都会视为东床快婿的上佳人选,哪怕只是续弦,也有的是世家豪族愿意将庶女嫁过去。
千万别小看了世家豪族的庶女,她们论才学眼界处事,比起普通人家的嫡女来只强不弱,更何况再是庶女,身后也站着家族,就这一点,已经强过太多。
尹家若非是从之前就一直示好于傅子寒,这会儿是肯定不敢再打主意的。
前十名的才子,跟挂榜尾的举人,虽然在一榜之上,可任谁都知道这其中的天差地别。
而傅子寒选择尹家的原因就很简单了,看中的就是尹家的商人没地位。傅家的过往,两个孩子并不清楚,但是傅子寒明白,自己选择尹家才是最合适的,也是让某些人安心的不得已之举。
说是不得已之举,但是对傅子寒来说,尹珂的迟钝和单纯才是他看中的。他究竟有自己不能与人说的秘密,换个心思玲珑的,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尹珂的情况傅子寒也清楚,绝非天生愚笨,对下一代没有任何的影响,凭这一点,他就愿意给尹珂一个安稳的生活。
“你跟你兄长已经足够大了,就算你继母进门有了自己的孩子,也夺不走属于你们的东西。”孔夫人停顿了一下,取出一张纸摊在桌上,推到傅静姝面前。
“这是你爹给你备下的嫁妆,上面有些东西还不齐整,但是你现在还小,还有时间去预备。所以你看,你爹对你都如此的尽心呵宠,又怎么不会为你兄长着想。再说了,你兄长本就有长材,哪怕没有万贯家资,他也能凭自己的本事挣得一份前程,你又何苦多想。”
孔夫人轻叹了口气,“也不怪你,你的那些心思换成旁人只怕会更重,若是你愿意,可以去跟你兄长好好说说,看你兄长是如何想的。”
说完孔夫人起身离开,没有再多说一句话。有些事情,劝得再多,也抵不过自己想得多。
傅子寒是听文老说起才知道自家女儿的心思的。
在送走了来道贺的客人之后,傅子寒接了女儿出来,领着她去了童家在城郊的庄子。
这处庄子是座梅园园,只有南边小园有三分之一的桂树,剩下全是梅树。金秋时节也会摆上姿色各异的菊花,前来赏花的人不少,多是小官小吏的家眷,还有一些富商宴请也会在此。
桂花园的后面是童胖子的私人园子,这些日子并无人在此居住,正好傅子寒借来宴请数位好友,今日是提前过来预备,也是专门找这个时间来宽慰开解女儿。

推荐理由

回到古代当夫子(傅子寒)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阅读假如回到古代当夫子小说全文结局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