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3-1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哪里能体验穿越之冲喜王妃完整版在线阅读?这本耽美小说的作者叫沉舟醉月,是最新上线的全本力作,李恒远感觉到连云岫手上的力气在不断地增大,紧紧攥着他的手,如枯树树皮一般的皮肤上爆出青筋,可见连云岫在忍受和压抑着怎样的痛苦和恨意。 李恒远将另外一只手覆上连云岫的手,安抚地摩挲着,承诺道:“母亲你且放心,我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李恒远程铮小说全文已全本,建议读者到本站体验穿越之冲喜王妃(李恒远程铮)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穿越之冲喜王妃小说简介

“这些年来,这间茅草屋被他们翻过无数次,他们却没想到我会把东西藏在被子里。”连云岫小心翼翼的捧着小木盒子走到李恒远的面前,狗搂着背,满脸风霜。
“恒儿,这本医书是你外祖父的珍藏,他在世前,不让任何人触碰它,我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尊重它爱护它的人。”连云岫的目光在小木盒子上停留了许久,有怜惜和不舍,这是父亲留给她的唯一的遗物,但她知道,这本医书不应该在她这里沉默,而是应该在适合的人手里,被发扬光大,救死扶伤。
就如他曾经在父亲手里的时候一样。
李恒远十分郑重的将小木盒子收下,道:“母亲你放心,这本医书会发挥它最大的价值。”

穿越之冲喜王妃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说这句话的时候,连云岫眼中漫上了滔天恨意,每一个字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十几年的囚禁,十几年的凌辱,让她在死亡的边缘苦苦挣扎,却不愉快地让她死去。连云岫对李劼和张楚红的恨,已然成了她活下去的支柱之一,只有活下去,才有机会亲眼看到那两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从云端跌落地狱,从此万劫不复。
为此,她愿意拖着残躯苟活于世。
李恒远感觉到连云岫手上的力气在不断地增大,紧紧攥着他的手,如枯树树皮一般的皮肤上爆出青筋,可见连云岫在忍受和压抑着怎样的痛苦和恨意。
李恒远将另外一只手覆上连云岫的手,安抚地摩挲着,承诺道:“母亲你且放心,我会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连云岫条件反射一般的吼道,而后察觉到自己的态度太过凶狠,又温柔下来,情真意切地说道:“恒儿,我不希望你卷进来,我只希望你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这一切都和你没关系,你活你自己的,不要将我的仇恨,我的痛苦强加在你的身上。”
李恒远知道连云岫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出自肺腑,不希望卷入这波云诡谲的京城斗争之中。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从他嫁入平和王府开始,浪潮已经将他笼罩进去,无法抽身。
不过李恒远没有和连云岫说这些,只会徒增连云岫的担心罢了,他迅速将话题转回之前,问道:“母亲身上是否有张楚红想要的东西?”
也只有这个答案才能解释,为什么张楚红会宁愿折磨连云岫十几年,也要留着她的命,拖着她,不让她死去。
他在之前就想过这个问题,现在不过是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罢了。
连云岫点头,声音不由得压得很低,“你的外祖父在世的时候,是大楚第一神医,外界传说你外祖父手上有一本医书,这本医书记载了起死回生之术,也有长生不老之方。李劼和张楚红以为这本医书在我手里,只要我迟迟不开口,他们就不敢取走我的性命。”
李恒远闻言,笑了。
且不论这本医书是不是存在,仅仅起死回生和长生不老就让李恒远觉得假的不行,假如真的如此,他外祖父怎么现在可还在世上,怎么可能离世?
连云岫知道李恒远在想什么,她俯身在李恒远的耳边说道:“是不是这么神奇我不知道,但你外祖父确实有一本珍藏的医书,他弥留之际将这本医书交于我。只是我从小对医术没有爱好,无法继续你外祖父的衣钵。今日我就将这本医书交于你,你回去之后,寻得一人,将医书传下去,也算让外祖父的医术后继有人,也算完成你外祖父的一桩遗愿。”
毫无疑问,这本医书,就是让张楚红万分眼红的东西。
“我现在就将医书取来给你。”连云岫说着就起身,走到床边,用剪刀剪开一套缝缝补补,看上去已经用了好几年,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和布料材质的被套,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一个扁平的小木盒。
连云岫笑了,伸手想要去抚摩李恒远的头,却忘了李恒远已经长大了,比她高了很多。
她正想收回手之际,李恒远知道连云岫的意图,主动蹲下身,把脑袋蹭到连云岫的枯燥皱巴巴的手掌上。
“你都长大了。”连云岫虔诚而珍重的在李恒远的脑袋上轻轻划过,眯着眼笑了,幸福安详,“答应母亲,不要去做太冒险的事,我只希望你一辈子都平平淡淡的。”
李恒远不语,因为他无法做出这个承诺。
随后,他听到连云岫叹了一口气,糅杂了全部复杂的情绪。
“为了不落人口舌,你应该去前院见见他们。”连云岫收回手,神色复杂地说道。
三朝回门,没有不见父亲和母亲的道理,起码现在在世人眼里,李劼和张楚红就是李恒远名正言顺的父母。
“我知道。”李恒远扶着连云岫在椅子上坐好,柔声叮嘱道:“母亲,你保护好身体,相信我,我一定会把你接出去。”
连云岫眼眶湿润,颤颤巍巍地应了一个“好。”
李恒远深深地看了连云岫一眼,这才起身离开。
前厅里,丞相李劼端坐于太师椅上,下人恭恭敬敬的奉上一杯茶,李劼接过,打开杯盖,茶香袅袅而上,李劼爱茶,便是露出一脸沉醉的神色。
呷了一口清茶,李劼把茶杯放下,问守在一旁的何管家,“那不孝子呢?”
何管家躬身道:“回相爷,在后院。”
“说他是不孝子还真是抬举他了。”李劼有些动怒,“三朝回门,竟是先去见了那个贱人,他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去!去把他找过来,今日我便要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什么是规矩,省得在平和王府将我相府的脸给丢尽了。”李劼又喝了一口清茶,才堪堪压下心头升腾而起的怒气。
“不必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李恒远的身影出现在前厅的门外,言笑晏晏地走进前厅。
李劼阴着脸盯着李恒远许久,忽然一阵狞笑,厉声道:“何庸,去请家法。”

穿越之冲喜王妃在线阅读

何庸得了命令转身离去,从李恒远身边经过的时候,朝着李恒远露出一抹冷笑。
然而在对上李恒远似笑非笑的双眼之时,何庸这个人一僵,陡然之间想起早些时候在门口的自己来,那时候他就像是魔怔了一般,竟是轻易地放李恒远进了相府。
何庸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害怕李恒远,便是朝着李恒远哼了一声,大步离开。
李恒远在前厅站定,一切皆是按照礼数来,“孩儿给父亲请安。”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李劼端坐于太师椅,茶盖在茶杯上划过,抬眸乜着李恒远,“你刚刚去哪儿了?”
“去见母亲了。”李恒远如实回答,不卑不亢。
“母亲?”李劼的声音一下子拔高,“再说一遍,你的母亲是谁?”
“连氏云岫,父亲您明媒正娶的妻子,我李恒远的母亲。”李恒远直视李劼,声音掷地有声。
李劼将杯子摔到李恒远脚下,青绿色的茶渍在李恒远月牙白色的长衫上晕开。
李恒远抖了抖长衫,往后退了一步,对于李劼的怒气,视而不见。
李劼却气的胡子都在发抖,诘问道:“李恒远,你是我相府嫡子,你的母亲只能是相府夫人,连云岫已经死了,你莫要再提起她!今日你回门,按照规矩,你应当先过来给本相请安,而不是去见一个无名无姓的痴傻下人,你这么做,置我相府的脸面于何地,置本相的脸面于何地?”
李恒远嗤笑,“我自然是按照相府的规矩来的,尊卑无序,嫡庶不分。父亲假如觉得生气,便改改这相府的规矩,省得传出去闹了笑话。”
李恒远身为相府少爷,未出嫁前出入相府只能走后门,这就是尊卑无序。他是李劼嫡子,然而相府里的庶子都可以踩到李恒远头上,这就是嫡庶不分。
所谓规矩,不过是强者欺凌弱者的借口和手段罢了。
今日,李恒远也只是借着这借口膈应李恒远。
李劼盯着李恒远,清楚地捕捉到李恒远表情上的嘲讽之色,更觉得一口气堵在胸口,“笑话?本相自恃持家端严,世人有什么理由笑话于本相?倒是你,李恒远,别以为嫁给平和王,便是一步登天,连相府都不看在眼里。”
恰好这时何庸拿着家法进来,是一条挂着倒刺的鞭子,他走到李劼面前,将鞭子递给李劼。
“相爷,家法已经请来了。”
李劼从何庸手上接过家法,对李恒远怒目而视,“孽子,今天本相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鞭子被李劼挥开,鞭子上面的倒刺在阳光的照耀下,刺眼极了,这要是落在人的皮肤上,保准让人皮开肉绽。
清云上前挡在李恒远的面前,来的时候王爷交代过他,千万不能让王妃在相府受了伤。
“相爷好大的胆子!”李恒远换了语气,换了称谓,一下子拿出了皇室的做派,“本王妃若是不将相府看在眼里,今日断不会回门。倒是相爷你辱骂皇媳,目无皇室,在本王妃看来,是你觉得自己位高权重,便是不将皇室的尊严和颜面看在眼里。”
这一顶大帽子扣下来,李劼根本就不能接。
而且李恒远刚刚这一段话,把结果都说死了,如过李劼真的把这根鞭子往李恒远身上招呼,那就是真正的蔑视皇室。
“你……”李劼气得恨不得现在就打死李恒远,却不能真正的打下去。
正如李恒远所说,他现在是皇媳,就算楚明帝已经将平和王视为弃子,平和王还坐在王爷位置上,还是正儿八经的皇室成员,是皇子皇孙,他的王妃,自然也是皇室之人。
李恒远占了这个名头,他这一鞭子挥下去,可不是打在李恒远身上,而是打在皇家的颜面上,是万万使不得的。
“几天不见,倒是牙尖嘴利了。”一道尖锐地女声响起,张楚红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目光在李恒远的身上划过,如锋芒一般锐利。
李劼走过去,笑眯眯地看着张楚红,“夫人怎的出来了?”
“嫡子回门,我自然要出来见见。”张楚红在太师椅上坐下,马上有丫鬟给她倒了一杯茶,而后她抬眸看向李恒远,“你进府之前去哪了?”
没等李恒远回答,张楚红直接发难,“我听下人说,见你进了舒荷院?”
舒荷院是相府摆放文玩古画的院子,里面的每一件藏品都是价值连城的。
“夫人的下人估计是瞎了。”李恒远反唇相讥,“不然就是疯了。”
“大胆!”杯子被张楚红重重地摔在桌子上,茶水溅出,溅了张楚红一手,张楚红嫌弃的皱皱眉头,丫鬟赶紧为她地上方巾。
张楚红将手上的茶渍擦去,睨着李恒远,“这件事不容你狡辩,快从实招来,你去舒荷院到底带走了什么?”
张楚红一口咬定李恒远去舒荷院偷了东西,李恒远怎么可能还看不清他的目的。
估计是知道连云岫将医书给了他,就想借着这个名头,从他身上把医书搜出来,借口这是舒荷院的东西,这样这本医书就名正言顺的被张楚红带走了。
张楚红毫不掩饰的自己的目的,她足够自信,也足够不把李恒远看在眼里。
李恒远干脆不为自己辩驳,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
“平和王妃,你现在是皇家之人,若是传出你回门之日,竟然盗取娘家之物,到时候皇家颜面何存?”张楚红倒是变得语重心长了,“到底是我和相爷家教之错,相爷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教训品行败坏的儿子,皇上定然不会怪罪。”
几句话,就把之前李恒远的说的话给堵回去,张楚红睨了一眼李劼,李劼意会张楚红的意思,持着鞭子走到李恒远面前。
李劼语气狰狞,“老子教训儿子,皇上他也管不了。李恒远,给我跪下!”
李恒远淡淡地睨了李劼一眼,“我要是不跪呢?”
李劼:“今日你跪也得跪,不跪也得跪!”话落,带着倒刺的鞭子朝李恒远挥舞而去。
鞭子破空,倏倏作响。

穿越之冲喜王妃小说推荐

穿越之冲喜王妃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