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把你当弟弟古木架(江婺)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我把你当弟弟古木架(江婺)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我把你当弟弟古木架(江婺)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1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书友们是不是还在为看什么小说而发愁呢,小编我这里正好有几本好看的小说,就共享给你们一本吧,这本《我把你当弟弟》由作者古木架原创,主人公叫江婺,小说讲述了:这一天小院尤其宁静, 江婺说话动作都不觉放轻了许多,好在无殃除了有些低落, 还坚持念书;广常也照样做着自己的事, 江婺给他们熬的八宝粥也都吃了。 只是两个孩子都比往常要沉默些, 不声不响的, 更令人心疼。 江婺想到, 她母亲去世时她已经长大***,尚且悲痛不能自抑;两个孩子还这么小就失去至亲,孤苦无依,艰难度日, 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唉。本站支持我把你当弟弟江婺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我把你当弟弟全文介绍

她跟无殃解释了这些新的药物, 作用、剂量等, 事无巨细讲了一遍。
每次江婺说话, 无论说什么, 无殃总是听得十分认真, 眼也不眨, 似乎要把她说得每一个字都印在心里、眼里、脑海里。如今也是这样。
江婺说着说着,不禁笑了,递给他一本巴掌大小的便签,“记不住也没关系的,我都写在这儿呢,你收好,用前仔细对照说明就好了。”
跟以往一样,怕他弄错,她事先已经对每个瓶子里的东西贴上了序号,并按序号一一在便签上写了具体的名目、用途、剂量等,以无殃的聪明和细心,不会混淆的。
“好。”无殃接过只有他巴掌大小的本子,仔细地收好。

我把你当弟弟江婺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25章资本
这一天小院尤其宁静, 江婺说话动作都不觉放轻了许多,好在无殃除了有些低落, 还坚持念书;广常也照样做着自己的事, 江婺给他们熬的八宝粥也都吃了。
只是两个孩子都比往常要沉默些, 不声不响的, 更令人心疼。
江婺想到, 她母亲去世时她已经长大***,尚且悲痛不能自抑;两个孩子还这么小就失去至亲,孤苦无依,艰难度(日rì), 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 唉。
直到傍晚,江婺才想起这次特地带来的一些常用药物。治疗平常小病外伤的这些, 原本每次都会带一些, 上次经无殃要求, 她这次带了更多。此外,她还带了一些抗生素、鱼肝油、葡萄糖、各种维生素等等。
其中有些她不十分了解,去查阅了专业书籍, 现在才可以用更加简单明白的语言跟无殃解释。可以说是花费了很大的功夫。
她跟无殃解释了这些新的药物, 作用、剂量等, 事无巨细讲了一遍。
每次江婺说话, 无论说什么, 无殃总是听得十分认真, 眼也不眨, 似乎要把她说得每一个字都印在心里、眼里、脑海里。如今也是这样。
江婺说着说着,不(禁jìn)笑了,递给他一本巴掌大小的便签,“记不住也没关系的,我都写在这儿呢,你收好,用前仔细对照说明就好了。”
跟以往一样,怕他弄错,她事先已经对每个瓶子里的东西贴上了序号,并按序号一一在便签上写了具体的名目、用途、剂量等,以无殃的聪明和细心,不会混淆的。
“好。”无殃接过只有他巴掌大小的本子,仔细地收好。
“对了,我还带了些别的御寒衣物,你都记得用上。冰天雪地的,你读书的时候可不能冻着。”
她趁着天黑之前把这些东西一一取出来,能放柜子的放柜子,放不下的只好放在(床chuáng)尾。
此时不(禁jìn)感叹一句他屋里实在太空,可是她也不敢搬个衣柜过来,太显眼了,万一被人看见,反而会害了无殃。
另外想着这边过年的时候她不在,觉得十分遗憾,于是提前买了各种糖、饼、糕点,这样过年的时候起码有点好吃的。广常来送饭的时候,她也抓了两把放他手里。他很是惊奇,抬头看(殿diàn)下没有说什么,才郑重地谢了,双手接过。
再来这边是北方,天气严寒,植物都冻冻死了,她猜这个季节新鲜蔬菜是很少的,就算有也很珍贵,也怕是轮不到无殃这里的,所以还格外带了一箱子新鲜瓜果,叮嘱他天天都吃一些
叮嘱这叮嘱那的,简直有((操cāo)cāo)不完的心。
末了无殃递给她一个看着就沉甸甸的包裹。
一回手二回熟,她马上知道这是什么了。
江婺“”怎么有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错觉
而且上次已经给了她这么多金银珠宝,这次又给难道打算以后她来一次给一次把她当成按月来收钱的“仙女”吗江婺不(禁jìn)抚额。
她的初衷是捡点破烂古董,缓解暂时的经济压力,根本没有压榨古代小孩子的想法啊啊啊
而且,他明明是没人疼没人管吃不香穿不暖的苦命孩子,到底哪里来的金银珠宝啊
江婺深呼吸一口气,停止了内心的咆哮,她必须要纠正他的错误想法以及做法才行。
“无殃。”她没有去接包裹,而是心平气和地叫了他的名字。
无殃抬头看她,手里还举着那个包裹,乌黑漂亮的眼睛眨了眨,似乎在迷惑她怎么不接东西。
江婺被他这眼睛一看,心里的火气顿时没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放下吧,我不要。”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不解“为何不要”
“因为这太珍贵了”
江婺板起脸,严厉地跟他说“我不单这次不要,下次也不要,以后都不要你这些珍贵的东西了不仅如此,我还要把上次你给的这些还给你”说着就变戏法一样把那个包裹取出来,哐啷一声放在桌上。
无殃先是有点惊异,然后就敏锐地感觉到她的(情qíng)绪起伏,顿时停住。过了会儿才轻声问“江婺,你生气了吗”
江婺看他一副不明所以、不知所措的样子,只好压了压自己的(情qíng)绪,看着他道“无殃,我问你,你这些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她眉头微皱着,看了四周一圈,仍是她初次来看到的那个老旧样子,一桌一椅,一(床chuáng)一柜,除了现在桌上堆得一些她带过来的东西,并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她存在于此的痕迹并不太明显,只要把这些吃的、穿得、书籍、文房四宝都收起来,根本还是原来的样子啊,那小可怜无殃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些金银珠宝。
或者说,广常那小子去哪里弄的
她生怕他三观歪了,去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qíng)。
聪明如无殃,马上明白了她的(情qíng)绪何来、顾虑何在。他摇摇头,“江婺,你放心,这不是偷来的。”
“那是怎么来的”她追问。
他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才开口道“确实是别人不要的东西,归捡过来罢了。”
江婺觉得脑壳一阵疼老旧如两个笔洗就算了,那些明晃晃、金灿灿、白花花、水汪汪的宝贝,怎么会是别人不要的啊谁这么土豪啊,金子都丢
她一时说不出话来。
无殃顿了顿,又低声地补充道“当然,有些本就是我的东西,我拿回来罢了。”
江婺听到这里,脑壳更疼了。
因为按照她之前的猜测,无殃母亲在的时候,他应该是一位金尊玉贵的少爷,(身shēn)边有这些好东西也正常;后来母亲死去,他的地位一落千丈,这些东西被欺负他的兄弟姐妹拿走也不无可能。
若真是这样的话他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也没错,那么她也就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了。
当然,她也不知道这些是真是假,究竟都是她凭借着蛛丝马迹猜的。
她知道她不该怀疑无殃,但是这个孩子什么都不告诉她,一切全凭她去猜想,有时候就真的让她感到无力。或者说,她的(性xìng)格其实也有急躁的这么一面,会偶然爆发一下,让她烦躁不安。
“算了,怎么来的不重要了。”她叹口气,“我只是想说,我并不需要这些东西。”
无殃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无措,低声说“可是,江婺上次说需要交换,我不想让你为难。”
江婺一愣,放缓了语气解释“确实需要交换,只不过这些东西相对你给的东西来说,十分平常,根本不值得。对了,上次我拿其中一只红漆三足笔洗去兑了这确实可以兑的吧”
无殃点点头,“给了江婺的东西,任凭处置。”
“那就好。”江婺确认之后放心了,“它价值不菲,足够给你带很长一段时间的东西了。所以剩下的这些,你都拿回去吧,以后也不需要预备了。”
无殃明白她的意思了。不过还是把两个包裹往她那边推了推,“横竖这些东西我这里用不上,江婺收了吧。”
江婺不赞同地摇头,“既然是你的东西,你让广常帮你收好吧。我又用不着,收来何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无殃原本微微皱着眉头,听到这话眉头却松开了,似乎因为一个“仙女”自比“匹夫”而感到一丝惊异。
他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江婺先替我收起来吧。我这里,不好放这些东西。”
江婺闻言,又不由自主地脑补了某天无殃被人栽赃陷害,一群人到这里翻箱倒柜,当真找到这两个包裹,最后无殃被人抓出去拳打脚踢,奄奄一息地躺在庭院里,冰冷的雪花飘落到他脸上,却被他脸上的血污染红的
这个画面太凄惨,单是想想就令人揪心。
最后江婺还是把东西收起来了。
当然只是收起来,她是打定主意不碰了。等无殃长大之后脱离这个地方,她就还给他,有这些财务做资本,他未尝不可以买房置地,聘一名贤妻,生几个(娇jiāo)儿
想到这里,江婺赶紧打断思路。疯了疯了,无殃才几岁呀。
晚上,两个人仍然挤在一张(床chuáng)上睡。
江婺睡着前忽然想起来,迷迷糊糊说了一句“接下来我有些忙碌,来时不知早晚,无殃不要每次都等着我”
无殃闻言没说话。
江婺困极,也没纠结,说完就睡去了。
待手上紧紧牵着的那片衣角消失,无殃才握了握空空的手,黑暗中低低地说了一句
“我想等着你。”
这(日rì)辰时已过,宫里大小主子都用过早膳,御膳房便过了忙碌的时候,清闲下来的厨娘厨子们便歇了口气儿。
正喝茶说着话儿,突见静华宫贤妃娘娘(身shēn)边的婉顺姑姑从外面走来,步履匆匆,面有急色。
几人赶紧打住了话头站起来,笑问“婉顺姑姑,您怎么这时候来了,是贤妃娘娘有什么吩咐,还是找(春chūn)雪”
“贤妃娘娘咳得难受,你们炖一碗冰糖雪梨,清清润润的,少放些糖。”婉顺道。
“是。”她说完,自有人去做这事儿。
她又问“(春chūn)雪可在”
一人忙指了后头点心房,道“因十一公主(身shēn)边的碧玉来了,说十一公主要吃梅花酥,(春chūn)雪正在里头呢。”
婉顺点了点头,“劳烦先炖着,我顺道去瞧瞧(春chūn)雪。”
她转到后头点心房,便闻到一股甜点的香味儿,其中又有间杂了一丝清冽梅香,里边定是有早晨刚摘下来的带着寒气的新鲜梅花了。
她在门口略站了站,里边(春chūn)雪见了,便跟点心师傅说一句,走了出来。看见她脸带忧色,忙问“姑姑,怎么了”
婉顺眉间蹙着,迟疑问她“上次那个广常小太监给你的治风寒的药,你可还有”
(春chūn)雪摇摇头,对于姑姑主动提起广常很是惊奇,究竟之前姑姑可是让她不得跟广常接触的。
不过她很快想通了,问道“可是贤妃娘娘病(情qíng)严重了”
婉顺点头,叹了口气。
原来昨(日rì)贤妃执意带着病体在小佛堂诵经一(日rì),到底还是又受了寒,晚间便咳地更重了些。
今早请了太医,喝了药,一时也不见好转,婉顺急得团团转。好轻易贤妃睡了过去,婉顺突想起前阵子的事(情qíng)来,忙来找侄女。
婉顺低声叮嘱道“因他是西宫的,我不好和他接触。你在御膳房行事方便些,等会儿午膳时分,你静静地问他,肯不肯给这味药,娘娘好了定有重赏。”
(春chūn)雪忙不迭点头“我知道了姑姑,等他来了我就跟他说。”
婉顺点点头,便回前边取了冰糖雪梨回去。

我把你当弟弟古木架(江婺)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第26章毕业
江婺跟无殃说接下来比较忙, 这可不是骗他。
她这边时间已经是五月份,毕业生也实习了两三个月了, 该是填写和提交专业实习材料的时候了, 提交时间截止到五月底。这个实习还有学分的, 在这毕业关头谁敢马虎, 当然冥思苦想、绞尽脑汁, 希望写出一篇漂亮的报告,为自己加分。
接下来六月初,更是毕业生的重头戏论文答辩,这个比实习报告还重要得多。论文还没预备好的赶紧加班加点修修改改, 预备好了的这时候也要拿出来读读看看还有没有可以完善的地方, 同时战战兢兢地祈祷自己分到的答辩组老师和善一点,不要刁难, 争取一辩就过, 顺利毕业。当然答辩之前还有个学术不端检测, 也就是论文查重,重复率在30以下的才有资格参加答辩,以上的就自求多福吧
所以到了五月中旬的时候, 四散在各城市各公司实习的毕业生纷纷辞职或者请假, (乳rǔ)燕归巢一样回到了学校, 许多空((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宿舍重新又(热rè)闹了起来。
不过这(热rè)闹也不会持久, 毕业后各自分散, 恐怕是很难再有这样齐聚的时候了。再加上实习了这么一段时间, 大家纷纷感叹上班好煎熬啊, 工作好忙碌啊,同事好难相处啊,老板好严苛啊一对比,见到同学不知道多亲切多有倾诉(欲yù),叽叽喳喳的简直有说不完的话。
江婺的室友们也都一个不少地回来了。虽然都说不知道实习报告怎么写、很苦恼,拖延症晚期的甚至毕业论文都还没按照导师的批改提示修改,可是都一点不急的样子,七嘴八舌、高谈阔论,有时候两三个人同时说话,江婺都不知道听哪个的,吵得脑壳疼。
她们一寝室也还算和谐,从来没吵过架,不过江婺平时忙于学习和兼职,少有时间一起逛街吃饭的,所以跟她们也没有特殊深交的。其中,她跟大小姐白仙仙的关系算是最好的了。
不过江婺有时候忍不住怀疑,白仙仙跟她这么好,就是想偷懒。
比如说现在,白仙仙正双手合十,美眸笑得弯弯,十分讨好地跟她说
“江婺婺,你最好啦我相信区区一纸实习报告对你来说不费吹灰之力,用不了多少时间的,你就帮我写吧,好嘛好嘛”
江婺哭笑不得,“既然不是难事,你就自己写啊。”
白仙仙可怜兮兮,“我不会写啊。”
江婺就指点道“你把你实习工作职能写一下,天天做什么,跟专业有没有关联,其中碰到了什么困难,怎么解决的,其中有没有人际关系需要处理完了再总结一下,写写你的体会和感悟,再展望一下未来的职业规划。不就完了吗”
“可是”白仙仙弱弱地说,“工作职能是什么,我天天都没事做啊。”
江婺“”哦,忘记了这位大小姐直接去她爸爸那里混了个章。
她哭笑不得,又觉得很希奇“既然天天都没事做,那你还天天上班”
闻言,白仙仙很心虚,“呃也没有天天上班啦,人家心(情qíng)好才去一下。”
江婺“”富贵人家的上班方式,她不懂。
最后江婺经不过她的软磨硬泡,最主要是江婺感激她上次介绍古玩店,松口答应帮她修改。就是写呢还是要白仙仙自己写,不过江婺帮她完善就是了。
这样也把白仙仙喜悦得不得了了。因为她早就写了一篇了,就是乱七八糟自己都不忍直视,现在一听说江婺帮忙修改,马上就甩给她了。
江婺看了一眼晕死,恨不得收回前话。却只能认命地打开电脑文档,一边问“你岗位是什么”
白仙仙马上笑眯眯答曰“我老爸的小秘”
江婺“”行吧,也在意料之中。
不用说,她爸爸(身shēn)边肯定还有一个实干担当型的大秘,大小姐白仙仙估计也就喜悦了就去她爸办公室吃吃零食,聊聊天哄她爸爸喜悦,可不是她老爸养的“小秘”嘛。
啧啧啧,有钱人的**生活啊。
江婺问了她平时观察到的大秘(日rì)常,发挥想象删删增增,一小时搞定。
白仙仙还在玩手机看帅哥呢,顿时被她的办事效率惊了然后又恬着脸过来继续求她“江婺婺我导师说我论文还有点小毛病,我不知道怎么改啊,你再帮我看看呗”
江婺呵呵一声,懒得再理会她。
不过她也是佩服白仙仙了,这个没做好那个没做好,她是怎么心安理得玩手机的果然心***较幸福吗。
话说回来,实习报告、毕业论文什么的,江婺都预备好了,她忙主要是因为,她还上着班。
她其实(挺tǐng)喜欢这份工作,觉得忙虽然忙,但是确实能学到一些东西,很锻炼人,而且等她毕业后转正,工资待遇也会上一层楼,所以她现在还没有辞职的想法。究竟辞职了,又得重新投简历面试,很浪费赚钱的时间。
她因为住在学校,天天往返上班并不冲突,等到答辩的时候再请假就是了。至于平时要开的各种实习总结大会、毕业离校会议、就业引导讲座她能逃则逃,让白仙仙代签到,这也是她这么好心帮她写实习报告的原因;不能逃只好请假去开会。
除了这些学校的事(情qíng),大家玩得好的也会相约在校园各处拍照啊,留下美妙的纪念,以及班级寝室聚餐啊,唱歌啊,项目可多了。
事(情qíng)一多就轻易累,而且他们在亚(热rè)带,天气进入六月以来越来越(热rè)了,慢慢地升到了三十多度,江婺天天出门都汗流浃背的,苦不堪言。
好不轻易实习这事儿过了,一辩在也各人的忐忑和答辩老师们的“刁难”中艰难过去了,整个毕业届都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甭管过不过,先好好吃一顿,安慰安慰紧绷了好久的小心脏啊
江婺他们寝室当然也有聚餐项目,考虑到江婺还要上班,就把时间定在了晚上。当然,吃饭也就是晚上吃才比较有氛围,白天有什么好吃的。
江婺就跟吴淼说了学校有事,要早点回去。吴淼也就没给她太多的事(情qíng)做,让她准时下班。
地点就是商务中心,这里面专门给学生打造的消费中心,吃喝的地方可多了,川菜、香辣虾、烧烤自助餐,应有尽有。他们去了一家叫做石锅沸腾鱼的,实际上也不全是鱼,什么吃的都有,以前她们也在这里吃过饭。
一伙人喜悦地吃吃喝喝,还叫了啤酒,虽只有几个人,还是把气氛搞得(热rè)(热rè)闹闹的,还各种拍美食 自拍发朋友圈,嘻嘻哈哈的,很欢乐。
江婺觉得酒味苦,还不如饮料好喝,就拿了罐椰汁,菜有点重口味,她一边吃着一边慢慢喝完了饮料。只是她吃饱喝足,小伙伴们还没尽兴呢,只好出去出去吹吹风,顺便上个厕所。
然后就悲催地遇上了极品。
江婺走出包厢门口,走道上两个女生正好迎面走来,她原本没在意。没想到她以为会擦肩而过的时候,靠近她这边的那个个子(娇jiāo)小的女生竟然狠狠地撞了她一把。
江婺一时没预防,被撞得往旁边一侧,左边太阳(***xué)的位置duang地一声撞在大理石墙壁,她顿时只觉得大脑轰的一声,嗡嗡作响,又疼又晕,脚步有些踉跄。
没想到她正在难受的时候,对方不仅没有道歉,反而回头就是一句怒骂“横冲直撞的,你走路不带眼睛啊”
江婺一手扶着脑袋,一手扶着墙,转(身shēn)去看恶人先告状的这个,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不过她记得自己并没有树敌啊,这人明显是故意的,怎么回事
她就皱眉回了一句“同学,是你自己撞上我的,还害我撞到了墙壁。”
没想到那女生马上就蛮不讲理的反驳“明明是你撞上我的你自己走路不长眼,还怪我撞死你活该”
她这样理直气壮,她(身shēn)边的女生顿时倾向于她,也不喜悦地对江婺说“明显是你撞了我同学吧,还不道歉。”
江婺顿时觉得脑袋更疼了,没想到除了赵月亮,她还会遇上别的这样的人,也不知道她是倒了什么霉。不过从赵月亮那里学到的经验告诉她,跟这种人吵架是很不明智的,因为他们根本不讲道理,而且对方还有同伴帮忙呛声。加上今天寝室聚餐,本来高喜悦兴的,她不想吵架,冷着脸就要走。
那名同伴就说了一句“真是的,撞了人一句道歉都没有就走了,什么素质。”
然后江婺就听到那个撞她的女生,尖声冷冷地讽刺说“这个女的可能不知道什么叫素质吧,都能当街抢人家男朋友做小三了,怎么可能觉得撞了人不道歉有什么错呢”
她同伴顿时很惊奇也很八卦地问“刘(娇jiāo)你说什么她抢人男朋友抢了谁的”
得了,两个人一人一句,声音又这么大,顿时走廊里经过的几个人都眼神诡异地看向了江婺。
江婺再一次处在了这种被人当众污蔑的境地里,心里不由得再次感叹自己到底是什么霉运体质,之前被渣男纠缠,现在被污小三
不过这句熟悉的小三 ,倒是让江婺想这个女生怎么面熟来的了。这不就是四月里古玩店看见的赵月亮(身shēn)边的小女朋友吗。不过,当时赵月亮盯上了她的两个古董,当场就甩了这个,转而继续纠缠她。这个女孩子当时羞怒交加,走前还把她恨上了,骂了她一句“小三”。
只是江婺实在不是很明白,既然大家都是被赵月亮害的,为什么不是一起恨他,转而对付她是什么逻辑
小三她江婺是眼瞎了才会看上赵月亮那样的吧
这些人都是看她长了一张很好欺负的脸吗
想到这里她心里火气又上来了,果然是物以类聚,能跟赵月亮交往的人能是什么好东西看看这个刘(娇jiāo)的嘴脸,这种当众欺侮人引导***的卑劣,果然是跟赵月亮一样的恶心他们两个可真是天生一对了
她想到这里,忍住了隐隐作疼的脑壳,站稳了,转(身shēn)心平气和地开口“这位同学,我们似乎并不熟悉吧这么无缘无故地污蔑我是小三,似乎更没素质。”
“无缘无故”
这名叫刘(娇jiāo)的女生声音瞬间又拔高一个度,更加大声地说话,与其说她是跟江婺说话,还不如说她是跟无知路人宣扬这件事(情qíng)
“前两个月的事(情qíng)说忘就忘了啊当时我跟赵月亮感(情qíng)明明好好的,正在街上手拉着手逛街,你就上来插足,破坏我们的感(情qíng),害得我们当场就分手了哼,你这小三的道行可真高啊,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情qíng)侣了”
说完了她就满怀恶意地看着江婺,可惜并没有看到江婺露出任何愤怒或者说慌乱的表(情qíng)。
相反,江婺只是恍然大悟似的,说了一句,“哦,原来是你的男朋友是赵月亮啊。”
刘(娇jiāo)怒道“你不是早就知道吗,现在还装的假惺惺的”
“我可不知道。”江婺笑着说,又语气意味不明的加上一句,“说实话,我(挺tǐng)惊奇的。”
“你惊奇什么”刘(娇jiāo)不知不觉被她引导了话题。
江婺还是微笑着说“我很惊奇,那个又挫又矮又穷还又抠门、满脸油腻胜似中年大叔、喜欢一(身shēn)绿、品味独特,最重要的还经常对人家纠缠不清又听不懂人话的赵月亮,竟然,也有女朋友啊”
说完了还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目光惊异,看得刘(娇jiāo)脸色十分难看。
就连她(身shēn)边的同伴都有点被吓住了,小声地问“不是吧刘(娇jiāo),那个什么赵月亮真的这么挫啊。而且你什么时候交了男朋友,怎么我们寝室都没有听说啊。”
刘(娇jiāo)心里恨道,当时还没正式确定关系就吹了不过这话太没面子了,而且还会跟前面说的自相矛盾,她当然不能说。她牙一咬,指着江婺恨道“当然不是了这个女人故意抹黑人家,怕是被我当众指出来,恼羞成怒了吧”
这话说得她自己都没有底气。
江婺听了这话更是轻轻一笑。
笑完忽然就冷哼一声,语气变得毫不留(情qíng)“同学,虽然我很惊异你的口味,不过抱歉,不是谁都有你这么重的口味,能看上那个赵月亮的。何况这大学城里帅哥那么多,我要是想找男朋友,能看得上个那个赵月亮估计也就你把他当个宝贝吧。所以,这句小三还请你收回去,少拿来恶心人”说到最后,江婺猛地提高了音量,语气十分厌恶。
这下,驻足看戏的几个人,包括刘(娇jiāo)的同伴,都怪异地看向了刘(娇jiāo)。
刘(娇jiāo)没想到江婺看着温温柔柔,嘴皮子竟然这么狠毒。偷鸡不成蚀把米,在这种目光之下,她快呕死了
她当然知道赵月亮外形不算出色啊只是她自(身shēn)条件也不好,这么久都没有人追过她,难得有一个男生追她这样当面被拆穿,她又气又急又觉得羞耻,正想反驳。
没想到,旁边包厢门一开,赵月亮的声音竟然传出来了。这是这声音听着,哆哆嗦嗦的,似乎快被气昏过去了
“江婺你,你你你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推荐理由

我把你当弟弟古木架(江婺)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我把你当弟弟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