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3-0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喜欢耽美小说的朋友,小编推荐一本大热耽美小说——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主角是方楚郁司泽,方楚没有回头。 他知道是崔玉溪在帮他,这一刻他的心中再没有丝毫怀疑。 那个鬼就是死去的崔玉溪,她怨恨的只有王峰,针对的也只有王峰。所以她才一直只恐吓他们没有动手,所以他们才一直安全,所以现在她才会帮助自己。本站支持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全文介绍

三楼全部都是客房,走廊尽头有一扇窗户,但方楚知道那里是出不去的,眼看王峰就快要追上来,走投无路的他拉开一扇房门就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然后紧紧关上了门!
因为担心门缝中泄露的光线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方楚没有开灯,紧紧抱着男孩靠着墙壁。
黑暗中,只有彼此很轻很轻的呼吸声。
男孩终究乖乖的不吵不闹,但方楚能感受到他颤-抖的身躯,想起他刚刚亲眼目睹母亲的死亡,又得知是父亲杀死母亲的真-相,心疼不忍。
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第15章他来了
方楚没有回头。
他知道是崔玉溪在帮他,这一刻他的心中再没有丝毫怀疑。
那个鬼就是死去的崔玉溪,她怨恨的只有王峰,针对的也只有王峰。所以她才一直只恐吓他们没有动手,所以他们才一直安全,所以现在她才会帮助自己。
方楚趁着王峰被阻拦的功夫,飞快的抱着小王涛逃上了三楼。
三楼全部都是客房,走廊尽头有一扇窗户,但方楚知道那里是出不去的,眼看王峰就快要追上来,走投无路的他拉开一扇房门就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然后紧紧关上了门!
因为担心门缝中泄露的光线会暴露自己的位置,方楚没有开灯,紧紧抱着男孩靠着墙壁。
黑暗中,只有彼此很轻很轻的呼吸声。
男孩终究乖乖的不吵不闹,但方楚能感受到他颤-抖的身躯,想起他刚刚亲眼目睹母亲的死亡,又得知是父亲杀死母亲的真-相,心疼不忍。
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边王峰被门一撞,又被屋子里飞出的东西砸了个措手不及,被阻拦了一会儿,但是很快就再次追了上来。
方楚屏住呼吸,听着王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额头上冷汗流下来。
忽然,外面响起了其他的声音。
王峰停下了脚步。
原来刚才上面的动静惊动了简飞宇和白晓娴,他们连忙上来查看情况,就看到王峰一脸的血,身形狼狈的拿着刀站在走廊上,顿时吓了一大跳。
白晓娴紧张的问:“怎么回事?”
简飞宇也很慌张:“方楚呢?涛涛呢?”
王峰沉声道:“我刚才见方楚一直没下来就想着上来查看一下,担心他碰到危险。结果他不在洗手间,我出来找的时候刚好看到一道黑影擦过,我怀疑那黑影带走了他和涛涛。”
两人闻言大惊失色,脸色惨白!
终于来了吗?那恶鬼恐吓了他们这么久,终于还是对他们出手了吗?!
简飞宇又看着王峰手上的刀,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拿的,有些希奇的问:“这不是那把菜刀吗?”
王峰点点头,神情坦然,“是的,我怕碰到鬼没有武器,就随手拿来用了。”
这话丝毫没有引起简飞宇和白晓娴的怀疑。
白晓娴颤声道:“那现在怎么办……”
王峰眼中掠到一道冷厉之色,道:“我是不会让它带走方楚和涛涛的,你们去一楼守着,我继续去一间间的找,一定会找到他们的!”
简飞宇虽然很怕但还是鼓起勇气道:“要不我和你一起吧。”
王峰却摇摇头,道:“晓娴一个人留在下面不安全,我怕她也碰到危险,也许那恶鬼就是想这样把我们各个击破,你陪着她我才放心。而且一楼也需要有人在,万一那恶鬼下去了,你们马上叫我。”
简飞宇犹豫了一下,觉得王峰说的有道理,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王峰看着简飞宇和白晓娴离开,转过头,露出一个阴冷嗜血的表情来。
这一切方楚都听在耳中,但是没敢发出任何声音。
王峰手中有刀,占尽先机,一旦自己随便出声,很可能导致他对手无寸铁毫无预防的简飞宇、白晓娴狠下杀手。
现在三楼只有他、王峰、王涛。
对了,还有一个崔玉溪。
方楚眼神微凝沉下心来,在黑暗中摸索,这是个杂物间,很快方楚摸-到了一个拖把,紧紧握在手中,看来自己运气还不那么差。
走廊上只有王峰一个人的脚步声,咚咚咚。
他逐一打开每扇房门,这样下去,找到方楚是迟早的事。
好在崔玉溪在拖延时间,王峰每打开一扇门,门里的小东西就哗啦啦飞出来砸向他!只可惜除了第一次打了王峰一个措手不及之外,之后在王峰早有预防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对他造成实质伤害。
王峰压低嗓音,嗤笑一声,道:“死都死了,还回来做什么?也就这么点本事……”
这声音令人心底发寒。
崔玉溪似乎更加愤怒了,东西噼里啪啦的往外砸,王峰抬手就挡,一刀将飞到他面前的一个台灯劈开,却还是不小心被遥控器砸了一下头。
他顿时也有些恼火了,冷冷道:“闹什么闹,安安静静的走不行吗?闹的这样难看也不为孩子着想一下?”
噼里啪啦!!!
哪怕方楚什么都没看到,仿佛都能感受到崔玉溪的绝望愤怒。
王峰的声音时而冰冷,时而愤怒,似乎越来越急躁。
怀中男孩的身躯逐渐僵硬。
方楚紧紧抱着孩子,就在这时,他终于听到男孩发出一声很轻的,很轻的声音,他说:“爸爸,爸爸是不会杀妈妈的,不会的……”
方楚心疼不已,事实已经摆在面前,可是男孩却不愿意相信。
他很想安慰一下,可是王峰已经很近了,眼看就快要走到他这间门前了,于是连忙伸手捂住王涛的嘴,在他耳边道:“等会别出声……”
现在的王峰,显然已经趋于疯狂了,他有可能伤害任何人!
王峰的声音回荡在走廊上,“出来吧,你刚才误会我了,她不是我杀的。”
方楚当然不会回答。
王峰又语调一变,阴冷一笑:“别躲了,我们谁都出不去,离不开,你迟早会被我找到的。”
方楚紧紧攥着手中的拖把,松开抱着王涛的手,然后握-住了门把手,快了……方楚聚精会神到极致,就等王峰靠近,先发制人。
但还没等王峰过来,身后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响!
王涛似乎不小心碰倒了什么。
方楚浑身僵硬,糟了!
这声音在寂静中如此的刺耳,王峰的脚步声迅速的靠近!这瞬间方楚已经来不及思考任何事,下意识猛地推开门举着拖把就用力的向王峰砸了过去!
拖把虽然没有菜刀锋利,但可攻击距离却更长,他不是完全没有优势!
眼看这一下就要打中王峰,方楚忽的感到身后一股力道推来,让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因为这个手中的动作也偏了开来,根本没有打中王峰!反而踉跄着差点摔到在地。
千钧一发之极,方楚侧身躲开了王峰的一刀。
但是他心中却一片冰冷。
因为已经迟了。
他错失了最好的机会。
站在他后面的男孩双手还没有完全收回去,小-脸冷冷的看着他,眼神阴郁且诡异,轻轻道:“你才是坏人,你是要分开我和爸爸的坏人。”
不是的,我是害怕你爸爸伤害你!
方楚焦虑的想要解释,但还没开口,就看到小王涛转头看向父亲,指着方楚道:“爸爸,杀了他。”
这瞬间,方楚头皮发麻。
他甚至来不及去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来不及去思考这一切诡异的违和感来自哪里……
看着王峰举刀的动作,毫不犹豫的转身就逃!
然后他感到腰部一阵冰冷,那是被利器划过的冰冷,疼痛还未曾传递到他的脑海,他已经跑到了走廊的尽头。
无处可逃。
方楚回过头,对上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
他就要死了吗……
哐当一声。
玻璃被撞碎的声音毫无征兆的响在他的耳边,下一刻一道高大身影轰然落在他的面前,挡住了那即将落在他头上的雪亮刀锋,将王峰一拳砸了出去!
那一拳的力道如此之大,直接将王峰砸的倒飞出十几米,撞到墙上落下来,人事不知。
方楚惊的一脸呆滞……
这是三楼啊……
王涛看着父亲被打飞,同样措手不及,惊愕不已。
郁司泽破窗而入,静静站在那里,面容冷峻,锋利的视线直接落在仅剩的男孩身上,眼神没有丝毫温度。
王涛小心翼翼的往后挪动了一步。
他感受到了危险。
眼看王涛就想要逃走,这时方楚已经回过神,他扶着墙壁慢慢的站起来,神色复杂的看着男孩,沉声道:“站住。”
男孩停住脚步。
他眼中神色不断变幻,失去了父亲,又对比了一下郁司泽和方楚两人的战斗力,到底没有再动。
方楚看着男孩,看着他阴郁冰冷的神情,心底慢慢泛起丝丝凉意。
崔玉溪的伤口是咽喉处一刀毙命。
伤害她的是她毫无预防的至亲之人,但这个人……到底是和她因为离婚而产生纠纷的王峰,还是她最爱的孩子呢?
她死了整整一天,为何王涛在家却一直没有发现?
为什么当他们被困在这里的时候,王涛第一个开口说,妈妈是被鬼杀的?误导大家认为杀-人的是恶鬼。
方楚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
从头到尾都错的离谱。
他吸了一口冷气,生硬的吐出两个字,“是你?”
王涛看了看方楚。
忽的,他发出一声讥讽的笑,属于少年特有的稚-嫩面容,天真无辜又残忍,他说:“是啊,妈妈太烦人了,整天管这管那还唉声叹气的,还想离婚后我跟着她,天天为了抚养权和爸爸吵的不可开交。”
“她还说要离开这里带我回老家,可是我一点都不想回去,老家待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她根本不懂我又啰嗦,我不耐烦就把她杀了。爸爸对我可好了,他知道后虽然很生气的责备了我,但最后还是选择主动帮我隐瞒真-相。不过……”
王涛望着方楚,歪着头笑了下:“不过你知道了又怎么样呢?我还不满14岁呢,不会受到法律制裁。”
就连之前种种诡异的情形,方楚其实也觉得不过如此,可这一刻确实实实在在的感到心底发寒,有时候人心比鬼怪要更可怕的多。
但他却不得不承认王涛说得对。
王涛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不会受到任何惩罚,就算事情闹出去不好看,被人指指点点,大不了以后改头换面换个地方,又有谁熟悉他知道这些事呢?
他想杀谁就杀谁,少年冷血百无禁忌。
方楚看着男孩有恃无恐的面容,忽然觉得很疲惫,很无力。
这时郁司泽上前一步,挡住了方楚的视线,冷冷看着王涛。
王涛一点都不怕方楚,但是这个生疏男人却让他本能的觉得有些害怕。他是受法律保护的,他不怕任何人,只有一种人除外,那就是比他更凶残可怕的人。
而恰好,郁司泽就给他这种感觉。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和看一只即将死去的蝼蚁差不多……
王涛眼中第一次露出惧怕的神色,咽了口唾沫,说:“你想做什么?杀-人是犯法的……”
杀-人是犯法的,这话从男孩嘴里说出来,荒谬的令方楚气的嘴唇发白。
郁司泽淡淡瞥着他,半晌,发出一声很轻视的低笑,他微微垂眸,淡淡道:“我不会杀你,嫌脏手。”
王涛虽然很生气,但更多的是松口气。
然而下一刻,他又听郁司泽道:“你的错误,只有你的母亲有资格惩罚,所以这是她的事,我不会插手。”
王涛不解的瞪大眼睛,不明白郁司泽话中的意思,但是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妙……
郁司泽一挥手,空气一阵波动,一个人影慢慢的凝聚起来。
她看起来有些虚弱,神色复杂且悲哀,似乎能出现已经是很不轻易的事,身躯是半透明的,一看就没有实体。
可尽管如此,王涛已经吓的目眦欲裂。
他看着死而复生的母亲,不断的后退,靠在墙壁上,惊恐的大声道:“你别过来!你别过来啊啊啊!”
崔玉溪定定看着他,似乎有些想要靠近,却最终还是没有过去,甚至没有碰他一下。她就这样站在那里,最后轻轻对王涛说了句:“我不会再烦你了。”
她是这样的爱他,为了争夺抚养权可以什么都不要,哪怕被儿子亲手所杀,最后也没忍的下狠心去报复……但终归是心灰意冷。
她转头对郁司泽说了声谢谢,便又再次消散。
王涛坐在地上,急促的呼吸着。
郁司泽面无表情,既没有因女人的心慈手软而生气,也没有因王涛的死里逃生而遗憾,就如同他所说,这只是崔玉溪的事情,他不会也不打算插手,因为这件事和他无关,结果如何他也并不在乎。
方楚也看着王涛,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冷冷道:“以后不会再有人这样爱你了,因为最爱你的人被你杀了。”
可是王涛不懂,他只是警惕的看着方楚和郁司泽,如同竖起浑身刺的刺猬。
随着崔玉溪的消失,下面忽的响起一阵喧闹声,警察们破门而入,这个出警来的可真够慢的啊……
很快警察们就涌了上来。
王涛看到警察们的身影,顿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和郁司泽在一起感觉太压抑可怕了,现在他才终于找到了熟悉的安全感!
他脸色一变,飞快的露出惧怕害怕的表情向着警察跑了过去,红着眼睛大声道:“救命!他们杀了我的爸爸妈妈!”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第16章处理
警察们看了看三楼地上的血迹,又看了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王峰,听到男孩惊恐的求救,顿时纷纷掏-出枪指着郁司泽和方楚,警惕不已的看着他们,厉喝道:“举起手来!”
方楚死死盯了那个臭小子一眼,但还是迅速的举起了手,误会可以慢慢解释,但是因为反抗导致擦-枪-走-火被打死就不划算了!
但他一转头,却见郁司泽一手插在口袋中,淡然无谓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投降的打算,额头冷汗再次下来了。
方楚轻轻撞了他一下,低声劝道:“喂,好汉不吃眼前亏。”
郁司泽瞥了他一眼。
方楚觉得自己被这一眼看的莫名其妙。
兄弟,虽然我知道你是很牛掰,但是再厉害也不要随便逞强嘛!你又不是人-民-币每个人都熟悉!没看警察叔叔们枪都举起来了嘛!!!
方楚眼看对郁司泽劝解无效,牙疼不已的对面前的警察们露出一个讨好的笑脸:“我们投降,投降!别动手!”
王涛这会儿已经被警察们保护了起来,这个男孩看起来惊慌又惧怕,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本能的引起大家的保护欲和同情心,连忙将他护在身后。
于是他就躲在警察的身后,静静对方楚露出了一个挑衅讥讽的眼神。
方楚:艹&*&¥#@!!
这是他第一次生出一种要打死孩子的冲动!
眼看警察们一步步逼近,郁司泽不为所动,方楚浑身冷汗涔-涔,觉得自己今天真特么倒霉,他腰部受了伤,之前还没怎么觉得,现在开始火辣辣的疼,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
郁司泽马上注重到了,看到他身上的伤口,眼神顿时冷了下来,一把扶住他就要离开。
郁司泽不动还好,这一动警察们顿时都紧张起来,再次厉喝,“你要做什么?!”
方楚:“……”
情况一下子变得火花迸射,眼看警察们就要动手制服嫌疑犯了,忽然一个年轻警官从后面挤了过来,神情严厉的问道:“什么情况?”
他走到最前面,抬起头,帽檐下露出一张英气勃发的年轻面容,正是宫耀英!
方楚看到这一幕感动的都要哭了。
他和这位宫警官真是太有缘了,不久前才在游轮上见过面呢,既然都是老熟人了应该好说话一点吧,相信这样拙劣的谎言,只好警察稍微调查就能解除误会的!
宫耀英也看到了站在里面的方楚和郁司泽,表情也是一怔。
王涛自得的看着他们,预备看警察把他们抓走。
方楚提气挺胸,预备开口解释。
就在这时,宫耀英忽然挺直背脊,眼神一凛。
霍然抬手对郁司泽敬了个礼,恭敬的道:“原来是您在这里,真是辛劳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可以。”
方楚:“???”
王涛:“???”
其他警察们:“…………”
郁司泽淡淡看了宫耀英一眼,转头抓-住方楚的手一言不发的往外走。
方楚浑浑噩噩的,还没想明白事情为何是这样的神展开,眼看就要这样离开了,才不敢置信的道:“等等,这是……”
王涛也急了,他本想把这件事诬陷到郁司泽身上,因为郁司泽一看就不是个好人!但谁知那些警察竟然问都不问就把他放走了,顿时恶从心头起,不甘心的哭喊道:“你们怎么把他放走了,他是杀害我爸爸妈妈的凶手!你们怎么能这样——”
他不出声还好,一出声终于吸引了宫耀英的注重力。
宫耀英眉头一皱,转头深深看着王涛。
王涛被这眼神看的心口一跳,这个警察的眼神让他觉得很不舒适,眼中根本没有同情和怜悯,反而是冷冷的探究和审阅,就像他才是那个罪犯一样……
不可能……他不可能知道自己在说谎的,现在他们都还没来得及调查呢!
宫耀英上前一步。
王涛后退一步。
宫耀英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弧度,仿佛带着若有似无的讥讽,语气却是公事公办的严厉,道:“是吗?那请你和我回去,协助我们调查这件事。既然你说他们是杀害你父母的凶手,那么请具体描述他们犯罪的过程,还有***在哪里,以及他们的杀-人动机。”
王涛刚才也是突发奇想才那样说,他再冷血也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属于冲动杀人,考虑事情哪有那么周全?被宫耀英一连串的问题问的措手不及,愣愣道:“这,就是他杀的,我亲眼看到的……”
宫耀英看了一眼四面,很快发现了倒在地上的王峰,虽然王峰昏迷不醒,但一看就还没死,于是又道:“这就是你的父亲?”
王涛瑟缩的点点头。
宫耀英冷冷看着他,声音严厉无比:“他明显还没死,你怎么说别人杀了他?”
王涛:“……”
宫耀英又道:“你说你-妈妈也是他杀的,尸体呢?”
王涛:“……”尸体不见了……
宫耀英双目如炬,直直看着王涛,表情严厉不已,一身警服给人极强的压迫感,“所以你是在说谎了?你为什么要说谎?出于什么目的?现在请你和我们回去说清楚!”
王涛彻底慌了,这个警察怎么这样?怎么不同情弱者!就算要调查也应该先调查郁司泽他们啊,他们看起来更可疑不是吗?
眼看走投无路了,王涛终于慌张的大声道:“你们不能抓我,我还没成年!”
宫耀英却忽然笑了一下,这孩子懂的还很多,看来真的很有问题啊。
他当然知道郁司泽不可能是凶手,方楚他虽然不熟悉,但是郁司泽要护着八成也是没问题的,而且跟着郁司泽也不怕他跑掉……那么这孩子为什么要撒谎说他们是凶手,还这么清楚自己未成年不能被抓?
到底还是嫩了点,随便一恐吓就破绽重重。
宫耀英睨着他,缓缓道:“我有说要抓你了吗?既然受害者是你的父母,在调查清楚真-相之前我们就有义务要保护好你,现在只是请你回去帮忙调查。把他带走!”
其他警察这会儿也发现不对了,都冷冷看着王涛,他们只是先入为主被王涛误导了,事到如今也明显发现王涛才是有问题的人。
还是头儿眼光毒辣,一下子就看出问题了!
王涛看着那些眼神不善的警察,神色越发慌张害怕,预备逃走的时候却被一个高大威猛的警察从后面按住肩膀,顿时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郁司泽和方楚离开。
宫耀英也静静看着两人离开,最后视线落在方楚的背影上,心中好奇不已。
他记性一向好,想起上次游轮事件方楚也在场,但是那次他并未发现方楚和郁司泽有什么特殊的关系。今天看来,显然两人关系不一般啊!
其实三个小时前,警方就接到了报警电话,但是警察们来到这里后发现遭遇了空间折叠,无法顺利进入这个异常区域,异常情况迅速上报到了他们特殊处理部门。
宫耀英很快确认了这是一起位面碰撞引起的投影事件。
这种情况下,被笼罩的区域会成为两个位面中独立的特殊存在,彻底与世隔绝,里面发生一切都有可能,而且很难直接从外面进入支援。
好在经过检测,这次投影事件并不严重。
能量波动显示属于最稍微的那一个等级,笼罩范围小、时间短、影响弱,一般不会发生什么危险,而且很快就会自动消失恢复正常。
他们守在外面,终于等到时机进来,才发现郁司泽竟然在这里。
郁司泽怎么可能在这里?
这种根本评不上级别的投影事件频繁又没危险,根本不值得郁司泽出手的,可是他却比他们还先一步来到这里,唯一的可能就是因为方楚了。
郁司泽竟然也会因为一个人,而作出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是因为害怕方楚碰到危险吧……
宫耀英对方楚简直钦佩无比!!!
………………
方楚被郁司泽拉着出了门,但是下楼的时候没有看到简飞宇和白晓娴,应该已经被带走调查了,不过他们是无辜的应该没有事,不必担心。
他稀里糊涂的就被郁司泽推进了车子里,心中还满是对宫耀英的钦佩。
真是一个慧眼如炬火眼晶晶明察秋毫的好警察啊!!!
而且没想到郁司泽门路这么广,就连警方那边都有人熟悉他,方楚小心翼翼的觑着他……忍不住再次好奇郁司泽的身份……
但是他不敢问。
因为郁司泽的脸色很难看,似乎很不喜悦。
方楚这会儿彻底放松下来,开始觉得腰部的伤口格外的痛,痛的他脸色泛白哼唧了一声,想到这伤口是怎么来的,心情又开始低落,整个人像是被霜打的茄子。
所以说,王峰今天约他们来家里吃饭,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算计一切只是为帮王涛洗脱嫌疑。
但是他没有想到会发生后来的意外……
好歹曾经也是兄弟,动起刀来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方楚幽幽叹了口气。
郁司泽双手握着方向盘,紧绷着下颌一句话没说,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方楚,眼神微暗。假如在方楚第一时间没有回消息的时候,自己就将电话打回去,就不会这么晚才发现方楚碰到危险,才不会这么晚过来,让他受伤……
他应该早点打那个电话的。
车子很快到了郁司泽的别墅门口,他打开后座的车门,看到方楚面无血色的侧卧在椅子上,心中一紧,伸手直接将他抱了出来,大步进门将方楚轻轻放在了沙发上。
拿剪刀剪开方楚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衣服,轻轻擦拭掉旁边的血迹,郁司泽看清楚伤口后,表情才微微一松,虽然出的血有点多,但其实只是一点皮肉伤,既不深没有危险。
尽管如此,郁司泽还是小心翼翼的用消毒棉签将伤口清洗,再拿出药敷上,最后盖上纱布。
从始至终方楚神色恹恹的,咬着嘴唇没说话,睫毛上还隐隐沾着泪珠,似乎很疲惫。
郁司泽莫名有些心疼,虽然不清楚方楚具体经历了什么,但是看方楚面对王峰父子的态度,恐怕……还是伤了心吧。
有些事他已经习惯了,但是方楚并不习惯。
他和不希望他习惯。
郁司泽喉结耸动了一下,眼底出现一丝复杂之色,他不擅长安慰别人,但此刻,他难得想要安慰一个人……
这时方楚忽然眨了眨眼睛,用泛着泪光的眼睛看着他,弱弱的说:“你给我用的什么药,不会留疤吧……”
郁司泽:“……”
方楚又紧张的说:“我可是混在娱乐圈的,立志要做国民男友的男人!虽然这伤是在腰上,但是留疤也不行啊,有损我的完美……”
因为担心方楚直接带他回了自己家,又通知了私人医生并且给他用了从未对外公开发售的最好的药的郁司泽,面无表情的按了下去。
方楚:“嗷嗷嗷嗷嗷嗷——”
眼泪一下子飚出来了。
郁司泽松开手,眼神已经是一片漠然,淡淡道:“好了。”
方楚:QAQ
有必要这么生气吗?我不就是没有及时回话吗?我真的不是故意放鸽子的。
方楚忍着心酸,试图亡羊补牢:“那个,你也看到了,我不是不想回你消息,是手机没信号……我是真心想请你吃饭感谢你的!”
郁司泽看了看可怜兮兮的方楚——强迫自己心冷如铁!态度高冷的道:“是吗?救命之恩一顿饭就想打发了?”
方楚一怔,随即心中狂喜,他一点都不介意郁司泽冷淡的样子,因为这话真是太有含义了!郁司泽这是傲娇嘛他懂!情侣之间闹矛盾就怕对方不提要求,提要求就万事好说!既然一顿饭不能报恩,那……
方楚神色一整:“你说得对,一顿饭不够,救命之恩必须以身相许!”
他目光炯炯的期待的看着郁司泽。
郁司泽:“……”
过了足足十几秒钟,郁司泽勾起嘴角。
虽然这个笑脸很淡,但是方楚看的心跳加速,紧张不已,然后他就看到郁司泽薄唇微启,缓缓开口:“我的身价可不止一个亿……”
方楚:所以呢……
郁司泽微一挑眉,俯身注视他的眼睛,轻笑一声:“以身相许?吃亏的是我。”
一盆冷水兜头而下,令任何侥幸和投机行为无所遁形!
方楚顿时泪流满面。
所以你果然还是看懂了那条朋友圈,果然还是生气了吧!

推荐理由

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方楚郁司泽)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是一部难得的好书!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阅读在灵异世界里谈恋爱小说全文结局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