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07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湖畔炊烟小说讲述了陈文森任慈两人之间的爱情故事,哪里可以免费阅读湖畔炊烟小说全本呢?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共享给大家,喜欢看的朋友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湖畔炊烟小说全本简介

仁慈穿越到一个生疏的时代,在这里的伴侣竟然是自己迷恋的偶像,也是在这里让活泼开朗的她,得到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

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洗过碗筷,蹑手蹑脚溜进房间。究竟是偶像啊,假如能够“趁人之危”,那就赚大了。

一个坐在床边,一边被蒙在被子里,世界好似静止了。

任慈实在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为什么要把他给盖起来?他会不会以为自己图谋不轨?好吧,承认的确是小小的不轨了一下。摸一下手而已,虽说猥琐了些,但总好过眼前这情况。怎么和人家解释?

为什么他被蒙在被子里一动不动?是被吓傻了吗?刚刚正沉醉着,忽然见他睁着眼睛盯着自己,他醒了。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就做出了奇葩的举动。这就很尴尬了。

他没动静,为啥他还没动静?

心跳的厉害,胸口像揣了一口兔子。

一咬牙一闭眼,反正不要脸就不要了,怕什么呢,他又不能怎么样。现在所属的朝代,他总不能告发自己一个弱女子扰他吧?

心一横,厚着脸皮又默默把被子拉了下来。

“那个。。。我觉得天气有点冷,怕你把脑袋冻坏了,帮你盖盖被子。”

正巧有些透风的窗户吹进一丝春风,暖洋洋的。。。任慈瞬间觉得,被冻坏脑子的,也许是自己。。。

陈文森也的确是被惊到了,倒不是被她那花痴的样子吓到,身为曾经红透半边天的明星来说,什么样的粉丝没见过。刚刚一直没有动,是觉得一个女孩子偷着摸男人的手,还被发现了,肯定会很尴尬很害羞,假如这个时候安慰她说粉丝行为他也不怪她,但是以后还请互相尊重之类的话,只会让气氛更尴尬,还不如等她缓一缓,说不定自己一直不动,她会因为过于害羞而跑出去吧。大不了再见面的时候装假什么也没发生过,这样会好一些吧。

但是。。。但是她竟然能这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这种烂到令人发指的理由。非但没有想象中的害羞捂脸跑走,反而又伸手,把她刚刚给自己蒙上的被子,又扯下去了。。。

面对陈文森一脸震动的表情,任慈也觉得自己着实有些厚颜无耻。但是一个大男人,被摸一下手又不会死。

“其实我认出你来了,以前很喜欢看你的电影。是你的粉丝来着。”见对方没反应,急中生智。“大不了我的手也给你摸啊,我摸你,你摸我,扯平啦。”

陈文森脸上震动的神色非但没有减弱,反而随着她的话进一步增添了惊呆的成分。真是被惊到呆住了。这神一样的逻辑,亏她有勇气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因为是粉丝,所以可以随便摸?可以随便扯被子蒙人家头?可以随意编瞎话?

好在是久经沙场的***湖,渐渐收敛情绪,撑着手臂坐了起来。

任慈一直盯着他的举动,紧张的等着他即将出口的话语。眼看着他的脸不断的变换着各种颜色。青的黑的红的白的,这会儿似乎要紫了。

憋了半天,终于憋出一句话:

“谢谢你喜欢我演的电影,也谢谢你帮我盖被子。但是这种事情我自己做就可以,不麻烦你。”

虽然心中隐约有神兽奔腾而过,但还是做不到她那么厚脸皮。让他对一个女孩子说“别摸我”这种话,真是难以启齿啊。。。

明星的身份带给他无数的荣耀和财富,也同时带给他无尽的苦恼。一举一动都活在公众的眼皮底下,不能出一丝一毫的错误,要不然就要被批得体无完肤。有时候倒是挺羡慕眼前这个女孩这种人,可以不用顾忌那么多,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做错了,大不了说句对不起就可以了。而做为艺人,别说一句对不起,就算跪下磕头估计得到的也不过是冷嘲热讽。明星这个光环背后的阴暗面又何止不自由这么简单。虽然经常被搞的伤痕累累,但是更多时候,他愿意用善意来对待这个世界。

任慈也并不是真的脸皮厚到不知深浅。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这么温顺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传说中大明星脾气都很大,这短短一天的接触并不能说明什么,但他虽然高冷,却也随和,话不多但非常绅士平和。

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跑到院子里。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

院子里没了老人的踪影,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想聊天都没人。好闷啊,屋里的人也一点声响都没有,不会又睡过去了吧。发生那么尴尬的事情,又不好意思再进去。今天晚上住哪里都成问题,他肯定死也不会和自己同住一个屋檐下了吧。是不是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女色魔呢。脑子真是病的不轻,被男色迷惑的鬼迷心窍了。眼前这境况,假如靠自己单枪匹马生存下去,恐怕是难上加难。既不会烧米煮饭,又肩不能抗手不能提,在这生疏的时空里,假如没有他的帮助,真的能够顺利的生存下去吗?

暂且抛去他是偶像这个概念,首先他是一个成年男性,在男耕女织,男人只手遮天女人三从四德的古代社会,假如没有一个靠得住的男性庇护,说不准就被人抓去丢到青楼了。越想越怕,刚刚那脑残的举动要怎么弥补呢?明明就是做错了,为什么道歉就这么难呢?瞎编出那么烂的理由,鬼才会信。万一他生气了,不管自己了怎么办?

越想越心烦,推开破旧的木门走到院外。正是***明媚好时节。空气真是好啊,一点雾霾都没有。鸟叫声也格外清新,并不觉得嘈杂。偶然路过的鸡鸭鹅狗让这气氛显得非常静谧和谐。

假如心情也似这般和谐就好了。满怀心事的走在类似乡间的小路上。一只小土狗引起了任慈的注重,非常可爱,她便一直追着走了很远。直到她发现,来到了一片片种植区。

田地里都是劳作的人们,衣着古朴简单,有人牵着牛在犁地。这场景,分明就是唐诗三百首里面的插图啊。美,但是质朴。

小狗直奔着主人的方向欢快的跑了过去,等着主人收工回家。

站在田埂上,举目四望,竟看到了熟悉的老人家。

他有些吃力的拉着牛在犁地,速度明显比别人家慢了许多。难道他没有儿女吗?假如不是老人家收留,现在可能还露宿野外呢。

跳下田埂,有些踉跄的走向老人。

“大爷,我帮你吧。”

老人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这不正是昨日借宿的女子吗?

“姑娘为何到此?地里坑洼,恐脏了鞋袜,快些回去吧。”

这大爷说话真是文邹邹的,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是不是也得学着说古文啊?历史虽学得不错,但文言文水平的确一般。

“没事儿,大爷你教我怎么弄,我帮你。”

虽觉得女子说话有些怪异,但大概能从中分辨她是想要帮忙。想要拒绝,却已经被她抢着拉过了牛。

有模有样的学着别人的样子,老人家也在旁边帮衬着,生怕她被伤着。究竟女子耕地,实属罕见。

湖畔炊烟在线阅读

心中有些迷惑,别人的地都很大一片,为什么只有老人家的地这么窄窄的一条?顺着路线往前走,却被老人拦下。

“这前面便不是我的地了,往回走吧。”

往回走?没听说谁家的地是多边形的,已经很窄的地,再让出一块,也没有多少了啊。这土地到底是按什么分的?还没等回过神来,便有人上前呵斥。

“眼瞎吗?这地早已不是你的,为何还带个柔弱女子来出惹人耻笑?”

眼前出现一彪形大汉,满口黄牙惹得任慈有些反胃。

什么叫这地早已不是你的?那就是说,这地曾经是老人的?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不知道,现在只知道这恶心男人仗势欺人。

“老娘眼没瞎,眼前站只公狗还是看得清的。麻烦你让开一点,碍到我的牛工作了。”

男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这老头带了个女人来犁地已是惹人讥笑,家里没了儿子本就没了指望,现在不知哪冒出来的丫头也敢指着鼻子撒泼?习惯了三从四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人,眼前这个人倒是让他一时停住。

随即反应过来:“老家伙,你儿子死在边境便也罢了,没想到还有个投奔上门的蠢女人?你若是马上滚开便罢,如若不然,休怪老子拳脚无情。”说着那男人便真的撸起袖子作势要打。任慈在现代社会都是习惯了老人女人被照顾的特权的,看来在如今这社会行不通。眼看着那男人直奔老人,便丢下手中的牛不顾一切的挡在老人面前。

“我还就不信了,这天底下没有王法吗?你算个什么东西,这地明明是老大爷的,你白吃白喝几十年白白长得五大三粗,只知道欺负老弱妇孺,孬种,你下面肯定是平的,连颗蛋都没有的阉货。”开玩笑,以前吵架从来没输过好吗?!

隔壁公司的撒泼老妇女都被骂得毫无招架之力,何况眼前这个空有一身蛮力,一看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蠢货呢。

“你。。。你。。。”男人气得说不出话,只见忽然抬手,作势要打。

任慈见事不好,想躲,却也有些迟了。紧紧闭上眼睛,承受着即将下落的拳头。

等了一会儿,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眼睛眯起一条缝,偷看眼前的情况。只见面前的男人呲牙咧嘴面目狰狞,好似非常痛苦。

“你是何人?”男人呲牙咧嘴的不忘询问。

没人回应,但是捏着男人手腕的那只手,更加用力,仿佛随时能够扭断他的手腕。

定睛一看,陈文森?

“滚。”略一使力,男人被甩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们也都识趣的赶紧散去。男人见势不妙,也不纠缠,赶紧捂着胳膊跑远了。

任慈看呆了,眼前这霸气外露的男人,是那个刚刚被占了便宜却还非常绅士委婉的陈文森吗?天呐,他在电影里不是瞎演的啊,事实上他发怒的时候,气场全开的时候,完完全全就是非常摄人的好吗?!

这会儿要不是定力够足,怕是魂魄都不知道被振飞几回了。

他,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风流狭义。

“好帅啊。”花痴的想要靠近,却被巧妙避开。

“回去吧。”

简短的几个字,老人和任慈就都乖乖跟着回了住处。

早前陈文森虽然被女孩的举动搞得有些尴尬,但是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心。这里不比现代文明社会,女孩子的处境要更加艰难一些。他对她的关照,也就额外多了一些。在这个生疏的空间里,唯一和现代社会有联系的,只有她了。

见她跟着一条小狗越跑越远,也实在不放心,就远远跟着。真没有跟踪狂的想法,就是怕她有什么意外,刚刚那么尴尬,万一她想不开怎么办?其实他真的太低估现在女孩子的邪恶程度了。也不知道他们在一起,到底谁更加不安全一些。。。

远远望见她在田地间帮着老人家耕地,这是他没有想到的。她认真的样子,倒是蛮可爱的。虽然她有些怪异猥琐,但是这么看来,还是心存善良的。从一开始陈文森便也注重到老人家的田地过于窄小,与别人根本无法比拟。眼看着女孩拉着牛的动作变得迟缓,踉跄不稳,他便预备出手帮忙。正巧到了四周之时便看到她义正言辞的指责壮汉。只觉得这女孩莽直的可爱。之前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其实想一想,也没什么不可原谅的。大男人何必计较这些。

可那男人竟然要对老人和女人动手,这让陈文森非常恼火。刨除一贯的冷静姿态,他在男人抬起手的同时,迅速出手抓住他的手腕。

说不出的愤怒,就是很鄙视对老人和女人动手的男人。非常让人反感恶心。虽说没有武侠小说里的盖世武功,但是念了几年武打练习班的人也不是白练的。和普通人比起来,手脚还是灵活有力了一些。

“多谢少侠。”

走在路上,老人家快走几步站在陈文森面前,竟是预备施礼答谢。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老人家言重了。”

伸手扶着老人,拉直了他已经预备弯下的腰身。

这可真是***无限好啊,天高地阔风景美如画。任慈的心情也像阳光一样灿烂。

刚刚陈文森救了她,非但没有鄙视她之前的猥琐,反而像电影里的大侠一样,在她有难之时出手相救。真是美得鼻子都要冒泡泡了。

看着虽然依旧面瘫的帅哥,任慈三步并做两步跑到陈文森身边:

“我叫任慈,任性的任,慈悲的慈。”

屁颠屁颠的赶紧自我介绍,从见面到现在,两人的交流太贫乏,忽然发现连自己叫什么对方都还不知道呢。

陈文森扭头看着她,嘴角竟是挂上微微笑意。

“我叫陈文森。”

“我知道啊。”

“谢谢你噢。”任慈揉了揉本就有些凌乱的头发,不太好意思的将眼睛故意看向别处。

陈文森只是轻轻一笑,算是接受了她的谢意。

刚刚扭头看她的时候,刚好一缕微风拂过,她略有些凌乱的长发被刮得飘了起来。身上的一身鹅黄色衣裙笼罩在阳光下,按理说整个人应该像镀了金色一样非常柔和漂亮才对。但是眼前的女孩,灰头土脸,头发乱得好似鸟巢,鹅黄色的衣裙被刮了几道大口子,看起来还是有些狼狈的。不知怎的,陈文森并不讨厌面前这个一身“乞丐装”的女孩。

其实不光女孩的装束有些狼狈,陈文森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身上的衣服虽然大气华贵,但也同样受了不少“创伤”,还粘了些灰土。过长的头发扰得他有些不舒适。又不是很会扎头发,也就任由他们随意披散着。

古时候人们是不可以随意披散着头发的,老人家一开始见到他们二人也不是没打量过,只不过发现他们的装束妆扮,认为肯定是碰到大的变故才会如此衣衫褴褛发髻不整。

回到院子里,陈文森向老人讨了几床破旧的褥子。从门外找回些干草抱进西屋。先是把干草铺在墙角,又把不知从哪捡回来的木板放在干草上。按压平整了才把几铺褥子整洁的铺在木板上。一个简易的床铺就这么搭出来了。

老人抱来一床被子,虽然也有些破旧,但是还算厚实。

陈文森将一块破布帘子挂在屋子中间,将空间分隔成了两份。

任慈本来也想帮忙,但陈文森说自己就可以搞定,让她坐在床边就可以了。

坐在床边看着他们忙里忙外,忽然就觉得特殊温馨。让她,有了一点点,家的感觉?

家?现在家里人怎么样了,还好吗?好想他们啊。

要怎么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呢?总不能一直赖在老人的家里白吃白喝,陈文森坐在刚刚铺好的床上,他在思量着以眼前这种情况,怎么才能赚些钱呢?

陈文森任慈小说推荐

湖畔炊烟陈文森任慈小说作品受数万人追捧,极具价值,人物塑造深受读者喜欢,套路到极致也是成功!总之,这本书能够让人眼前一亮!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