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陛下心尖宠(阮央宁钰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陛下心尖宠(阮央宁钰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陛下心尖宠(阮央宁钰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0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陛下心尖宠免费阅读共享,一本古言甜文,主角叫阮央宁钰谦,宁钰谦不动声色的落下最后一子:“周小将军,你输了。” 周染浩无所谓的笑笑,开朗的模样十几年都不曾变过。 “臣还得去军营练操,先行一步,还望陛下……”他起身拱手,声音顿了顿,有些伤感:“还望陛下好好待她,不要委屈了她。”陛下心尖宠阮央宁钰谦小说已全本,读者们可以到本站体验“陛下心尖宠(阮央宁钰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陛下心尖宠小说简介

穿进书里第一天
男主提剑看着瑟缩在角落里的阮央,莫名病态兴奋:
“既然你不爱朕,那就去死吧。”
阮央:……说好的宠妃呢?!
下一秒,她被男主给抹了脖子
书中时间线错乱,阮央回到了刚进宫的时候
为了活命,阮央点亮了情话技能
“臣妾爱您,对您情难自禁,嫁给您臣妾此生无憾……”
后来男主将她堵在小树林
他眼神迷离,双颊酡红,嗓音嘶哑:“不要别人,就要你。”
阮央:你个智障!你要爱女主啊!

陛下心尖宠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面前的男人雅致的夹着桌上的菜,慢条斯理的吃着,凌厉的脸隔着一桌热气腾腾的菜都似乎变得温顺了起来。
阮央低着头,无视着四周侍女落在她和宁钰谦身上的目光,乖巧的扒着面前的米饭,******的吃了起来。
宁钰谦很安静,当然,前提是你不去看他。
房间里面也是鸦雀无声的,阮央小心抬眼看了宁钰谦一眼,那人依旧是慢条斯理的挑拣着桌上的菜,动作之间斯文之极。
只是眼底冷漠,仿若眼前的只是冰冷的空气,而不是冒着热气的美食。
阮央身边的空气都似乎因为宁钰谦的存在而凝聚了起来。
一身黑衣的帝王,目光淡然冷漠,唇角的弧度从未变化过,随时都能取了她的性命。
“怎么?阮妃吃不惯宫里的饭菜么?”
在她抬眼看向第二眼的时候,宁钰谦开口,尾音上扬,眼里平静的没有丝毫波动。
阮央小心斟酌着用词,瑟缩着脖子软着声音回道:“不是,臣妾只是因为陛下太过于秀色可餐,从而导致吃不下饭。”
一旁侍女们的动作僵住,太监们也难得的对这个阮妃投去了几眼目光。
宁钰谦似乎被她的话呛得噎了噎,他抬了抬眼皮,目光从眼前镶着金边的碗,移到了阮央脸上。
他看向阮央的目光是难言的复杂,但绝没有半分喜爱之类的情绪。
“既然吃不惯,就别吃了,省的碍眼。”他的声音很懒,除了慵懒,听不出其他。
宁钰谦的头朝身边的侍从点了点,那人就走到她身边,满是歉意的道:“娘娘,陛下说让您先下去。”
“陛下,为什么要臣妾下去?臣妾想时时刻刻看着陛下您!”阮央的指尖掐进手心,眼眸泪汪汪的对着宁钰谦道。
男主说让她先下去……
阮央心下一阵兴奋,这是否代表着,男主已经厌恶她了?!
“你碍眼。”宁钰谦张了张嘴,吐出三个字。
阮央垂下头,佯作委屈的抹了抹眼角的泪渍,一抽一泣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然后头也不回的朝门边走去。
出门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微笑了起来。对付变态,就要用非常规方法。
等到阮央在角落蹲的快要生霉的时候,小核桃从殿内出来,急忙跑到阮央身边。
小姑娘跑得有些急,影子投射到地面上,头上的小辫子随着她的跑动一跳一跳的,看起来单纯的很。
半晌,她喘着气,在阮央身边停下:“娘娘,陛下已经走了。”
阮央没什么表情的点了点头,继续蹲在地上画着圈圈。
过于繁茂的树叶遮住阳光,这一处在碧荷宫内算得上阴凉,阮央抬起手擦了擦额上的汗,“你能让人送封信给周将军吗?”
阮央平静的问她,脸上看不出所思所想。
小核桃诧异蹲下身,“娘娘是想?”
阮央随手从地上捡起两块小石头,“阮家若是想得圣宠,少不了要周将军的扶持。我与他有青梅竹马的情分,我若是有什么事想找他,他定然不会拒绝。”
小核桃敛起脸上的笑,正色问:“娘娘莫不是想和周将军叙旧情?若是这样,奴婢可不敢答应。”
“非也。”阮央晃了晃手,手中的石子在地上划出一道线,具体代表什么,她也不知道,但是……总得说点什么唬住这个小丫头,让她以后听她的话。
“你看,如今后宫的势力分为两派,一派是容妃,一派是贤妃,这两人两虎相争之后必会大伤。”阮央冷静声音有模有样的讲解。
小核桃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她再有心机,到底是个没读过几天书的小丫头,被阮央的三言两语说的有些动摇:“然后呢?娘娘该怎么办?”
阮央拍拍手上的泥巴,斗这两个宫妃的事情是女主的,跟她有什么关系?
“小核桃,你可知道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阮央咳了咳,故作玄虚的将一颗石子拔到一边。
小核桃点点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阮央,聚精会神的听着她继续往下讲。
“我此时不宜锋芒太露,以我的美貌,陛下爱上我是迟早的事情。”阮央腆着脸无比自信的说。
小核桃赞同的点了点头,眼睛里继续发着光。
“阮家在朝堂上需要修养身息,而我在后宫内也需要掩饰自己,等到上面的人斗得两败俱伤的时候,就可以直接上位了。到时莫说是皇嗣,就是这皇后之位,也尽在我手中。”阮央朝她眨了眨眼,手中做了个抓的动作。
小核桃直接兴奋了。皇后之位……就是全天下至高无上的女人啊……
“娘娘需要小核桃做什么?”她此时显然已经赞同了阮央所说的收敛锋芒,修养身息,到时一举夺下皇后之位的胡言乱语。
阮央满足的点了点头,脸上泛起笑,粉色细软的唇瓣上涂着鲜艳的胭脂,勾起弯弯的弧度,看起来极是赏心悦目。
小核桃晃了晃头,等着阮央往下说。
“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可以随意往外说?总归,你帮我送封书信给周将军就是了。”阮央压低声音,凑近她:“今日你我之间的话,不可以对第二个人说,不然不仅阮家不保,你的命也……”
小核桃连忙表示理解,点头如蒜泥。
阮央静静地将手背至身后,擦了擦手心的汗,舒了一口气。
她在这里孤立无援,所能依靠的只有眼前的这个不明底细的小丫鬟。
更多的是,她相信,那个可以为阮央送命的男二周染浩,一定不会让阮央就这么落进了宁钰谦的手里。
——
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络绎不绝,商贩来往,叫卖声此起彼伏,门前站着两派整整洁齐的门卫。
周府处于皇城之内最为繁华的地方,左邻右舍都是高门大户。
日光西斜,夕阳的光辉洒在教练场,周染浩光着膀子目光凶狠的瞪着眼前满身肌肉的壮汉。
壮汉皮肤黝黑,只有一双眼睛是看得分明的,他的体型比周染浩壮了不知几倍。
府上的下人和营里的士兵都在台下呐喊着,异口同声的喊着周染浩的名字,一声高过一声。
台上的两人打的难解难分,不分伯仲。
周染浩身形灵活,在壮汉最后一扑中灵巧的闪过身形,从背后给了壮汉无比狠厉的一脚。
壮汉重心不稳,直直往台下倒去。
众人哄笑中周染浩擦着脸上的汗,从台上下来,伸出手,将壮汉拉了起来。
对方抱拳道:“周小将军,承让!”
周染浩与之撞拳,笑得爽朗,脸上俊朗的线条在夕阳下无比俊气。
营里的士兵迎了上去,围着周染浩讨教着方法,教练场上一时挤得水泄不通,周染浩身边更是连一只蚊子也难得飞进来。
眼角的余光中,他见着一个面容秀丽的小丫头在角落里张望,煞时周染浩从人群里挤了出去,在众人迷惑的目光之下朝着那个小丫头的方向跑过去。
那个小丫头,是从前专门给他和阮央送信的,那张脸,周染浩永远都忘不掉。
小丫头见他光着膀子,红着脸将信递给他,便飞快的跑掉了。
场上的人只看见他们的少将军和一个姑娘家的交换书信,小姑娘还红着脸跑掉了。
这一幕实在引人遐想,围观的众人都笑的不怀好意。
裴延之从人群中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染浩,你家小青梅又给你写信啦?”
周染浩咳了咳,转身一拳挥向他,后者闪身躲过,嬉皮笑脸道:“都说了偷袭对我没用,你怎么还跟个傻子似的?”
裴延之看着他手中的信,一把夺过,淡然道:“她如今已是宁钰谦的女人,还和你纠缠不清,这样的红颜祸水,不要也罢。”说完挑着眉就想将手中的书信撕掉。
周染浩一掌劈向他的肩,夺过书信往房间走去,没有看身后的人一眼。
裴延之笑着摇头,更多的却是无奈,情之一字真是误人。就连像周然浩这样的人,都能因为一个阮央,放下心中的道义,低头认了宁钰谦做皇帝。
周染浩撕开信封,摊开里面的宣纸,一时有些迷惑。
这并不是阮央的字迹。
但是……来送信的那个人,却也真的是从前给他们送了无数次信的小丫头。从年少,到如今。
他皱了皱眉,终是小心的将信件收进了最里的格子里,最后锁好,不叫任何人瞧见。
里面还有很厚很厚的一沓信,都是阮央给他写的。里面寄托着他们之间最为美妙的青梅竹马情意,谁都改变不了。
半晌,周染浩换上朝服,预备进宫。
近日……
边疆和匈奴人打的也很凶呢,不知道宁钰谦愿不愿意离开美人怀,连夜与他商讨国事?
周染浩勾唇笑了笑,转瞬想到阮央竟是为了不承宠而自己撞了柱子,可是这样……宁钰谦竟还是不肯放过她。
他沉下眼,目光扫过架子上横着的剑,剑身光洁发凉,隐隐闪着寒气。
他每日每夜,都会擦拭这把剑,然后想着,剑刺进宁钰谦身体里会是什么样的一副画面。
——定然是,养眼极了。
天色渐沉,夕阳最后的一抹余光掩进了黑夜里,整座皇城都掩在一种肃穆的氛围里。
阮央无比淡定的任由小核桃给她洗澡,水面上漂浮着各类名贵的花瓣,最为惹眼的就是***欲滴的玫瑰了。
她从水面上看到自己的倒影,妩媚勾人的一张脸,眼里是看得见底的清纯,眼尾处的朱砂痣鲜艳。
小核桃有些忐忑:“娘娘,您真的确定周将军会帮你吗?假如……那您的修养身息计划不就泡汤了么?”
阮央撇了撇头,懒洋洋地看了她一眼,眨了眨眼,从眼尾处泛起**勾人的风情来。
小核桃咽了咽口水,低下头更专心的给阮央擦着肩。
周染浩可以为阮央造反,带兵逼宫,可以为她而死,那么,就一定不会拒绝阮央的任何要求。
哪怕是无理取闹。
阮央闭上眼,听着耳边的潺潺水声,忽然有些羡慕起这样的爱情来。
现代人都说,从前的车马很慢,一生一只够爱一个人。
可是,她上大学之后,仅仅是军训期间,就已经收到情书礼物巧克力无数,其中有些男生送了很多次,她记得脸,忘了名字。
偶然在路上走的时候,其实也能看见他们给别的女孩子送这些。
阮央见了,总是快步离开。别人的事情,不用多言。
只是时间久了,她也真的会幻想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的日子。
水声噶然而止,阮央睁开眼,有些困惑的看着小核桃。
小核桃拿起一旁的长毯,作势就要裹住她:“娘娘,来接您的轿子已经等在宫外了。”
阮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无辜的眨着眼看着她手上的毯子。
“娘娘,都这个时候了,周将军……”

阮央宁钰谦在线阅读

阮央闭上眼,压下心中对宁钰谦的惧怕。
她的声音平静,不含丝毫慌乱:“我们出去吧。”
小核桃点点头,心里却还是忐忑着那个周将军究竟会不会如约帮自家小姐。
阮央从水中起身,水珠顺着她的身体滑落,在暗色灯光下显得晶莹透亮,这个身体,漂亮的不成样子。
这一年,阮央才十七岁。
她上学早,上大学的时候,也比同级的女生小了一岁。
可是发育的很好,该有的地方,半点都不少。
她穿上一旁的衣裳,对着小核桃笑了笑。
阮央想着就当是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小核桃,祝我好运吧。”
祝我不会成为宁钰谦的身下人。
小核桃也对着阮央笑:“娘娘一定会得偿所愿的。”
她指的愿,是成为皇后。
阮央眼眸微微弯起,勾出魅人的弧度,眼尾的红色朱砂痣妖艳。
小核桃被这样的美景眩晕了眼,忘记了教导阮央如何伺候陛下。
阮央出殿门的时候,一顶有些过于奢华的轿子停在宫门口。
她第一次,仰起头看着这个宫殿。
殿门口挂着精巧的宫灯,整整一排,远远看去连成了一条长线。
牌匾上写着碧荷宫三个字。
阮央勾起唇,无声笑了。
她不会死在这里的。
这座宫殿,也别想困着她。
阮央抬步上轿,小核桃小心的扶着她。
她身上穿着一身正红色的衣裳,整个人显得妩媚妖艳。
一张小巧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却是入了骨子里的魅惑。
碧荷宫离乾元殿不算远,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
在轿撵的后面,有个妆扮精致的女子冷眼看着这一切,随后哼了一声。
容妃甩掉手中的帕子,愤愤握紧拳。
昨夜是阮央,今夜还是她。
宁钰谦宠她的谣言难道都是真的吗?
她掩了掩唇,扶着身边小宫女的手,回了长秋宫。
轿撵在乾元殿前平稳落下,阮央平静的下去。
门前守着的小公公于安,见阮央来了连忙迎上来,弯着腰笑眯眯的送阮央进了殿。
这时候天色已经沉了下来,月亮探出头挂在天上,有点暗暗的月光照在地上。
于安送她进来后自己就出去了。
阮央顺着宫殿里的石子路,一步一步的走着。
心下盘算着从周府到皇宫究竟要多长的时间。
殿里面出乎意料的黑。
没有点灯,她借着不明亮的月光看清着眼前的路面。
小心翼翼的走着。
半晌,眼前的景象让她生生停住了脚步。
宁钰谦一身黑色长衫,闲闲的坐在石登上,他面前的桌面上摆着一壶酒,两个小巧的陶瓷酒杯。
闻声脚步声,他抬起头,深邃的眼睛看向了阮央。
缥缈月光下,眼前的女子美得惊心。
那双桃花眼里有细碎的光,血色长裙衬得整个人勾人之至。
她怯生生看着他,恭敬地行了个礼。
声音轻轻的喊他陛下。
宁钰谦的手抚着酒杯,不动声色的移开了目光。
她的声音很软,软绵绵的,像是没什么脾气。
说起情话来,却总让他反感。
假的不行,半点甜蜜感都没有。
宁钰谦的手握着酒壶边缘,目光落在阮央身上,声音有些虚无:“阮妃起来吧,陪朕喝一杯。”
阮央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忽然不明白宁钰谦的意思。
宁钰谦在她的眼神下忽然烦躁起来,声音却半点都听不出来:“愣着干嘛?”
阮央反应过来,尽量缓慢的走到宁钰谦身边,顺手就想接过他手里的酒壶。
宁钰谦像是轻声笑了笑,声音很轻,很快就消失在这夏夜里。
他说出来的话像是调戏一般的不正经:“谁让你倒酒了?朕让你喝。”
阮央听到他声音,下意识的抖了抖手,垂下头恭敬地在对面坐下。
瓷白的小手握着陶瓷酒杯,递到宁钰谦面前,声音乖巧:“陛下。”
宁钰谦的表情在此刻有些模糊,大半张脸隐在阴影里,月光很暗淡,阮央只看见他唇边不知什么时候勾起的弧度。
很浅很浅。
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阮央继续放软声音,忐忑等着周染浩来救她于水火之中。
要么,主动让宁钰谦讨厌她,放了她。
要么就等着周染浩。
阮央此时只有这两个选择。
然而第一个选择,她死也不敢想。
真让宁钰谦厌恶了,她也只有死这一条路。
石桌旁种着不知名的花,看起来很名贵,月夜下美得不真切。
四面都很安静,她对面的宁钰谦,忽然平静的不成样子。
就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的宁静。
水声潺潺,有些浑浊的酒液在月下显得清亮,酒一点点的倒满了她手里的酒杯。
阮央刚想收回手,将酒喝下去。
她没喝过酒,也看不出宁钰谦给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酒。
只是觉得,她喝了,宁钰谦就能不生气。
宁钰谦不生气。就不会杀她。
宁钰谦忽然抓住了她的手,他声音很低,带着懒散,阮央要集中精神才听得清:“央儿,你猜周染浩还得花多久才能到呀?”
阮央的手一僵。
只觉得手背上传来的温度滚烫灼热,像是要把她整个手掌都灼穿。
她下意识的瞪大眼看向宁钰谦。
声音颤颤:“陛,陛下……臣妾没有……”
宁钰谦忽然轻笑,笑声在寂静的夜里有些诡异,让阮央心慌。
他的手顺着阮央细白的肌肤一下一下的抚摩,愉悦的感受着手下传来的阵阵轻颤。
“央儿,你那些小九九,朕早就摸清楚了。”宁钰谦看着她,眼眸漆黑,深不见底,脸上的笑有些阴森。
变态!
阮央在心里骂他。
逼她就这么好玩儿?
她眼睛一瞬间变得有些湿了,看着宁钰谦的目光几乎压不住心里的怒火。
宁钰谦的声音更懒,手嫌恶似的将阮央松开:“原来央儿,给我预备的是这样的礼物呀。”
阮央手中的酒撒了一半。
宁钰谦勾起指尖,指了指她手中的酒杯。
阮央紧紧咬着牙,愤愤地瞪着他。
手却颤抖的递到了唇边,将那杯酒饮了下去。
那酒很辣,她下意识的咳嗽了起来。
眼角挂着水珠,眼尾那颗朱砂痣,明艳妖娆。
桃花眼眸却皱了起来,直直的看着宁钰谦。
宁钰谦唇边笑意更深。
他抬起手,又给她倒上一杯:“央儿倒还很听话。”
阮央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提醒着自己小不忍则乱大谋。
又一杯酒下肚。
阮央这一次甚至都快吐出来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酒是这种味道。
让人难受得紧,只想吐出来,喉咙辣辣的,比吃完红油火锅还要难受。
她意识有些模糊,只能看着眼前的宁钰谦拍着手掌,轻轻念:“一、二、三。倒!”
阮央随着他的话音落地,直直的趴在了桌上,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宁钰谦叹了口气,把玩着手中小巧的酒杯。
酒中下了药,他原本就没想着要让她侍寝。
却忽然想起阮央手上那种让人难以抑制的触感,目光沉了下去。
宫殿门被人推开,宁钰谦伸手唤来小太监,进了正殿。
这一处偏僻,若非于安引着,阮央怎么都不可能找得到。
周染浩来的时候,腰上的佩剑早已被人夺下。
乾元殿里灯火大亮,宁钰谦端坐在书房处理着折子。
周染浩的脚步有一瞬间的犹豫。
看着纸窗映出的身影,宁钰谦放下手中毛笔,声音沉沉:“周小将军,进来吧。”
周染浩浑身一震,迈着有些怔楞的步伐进了书房。
宁钰谦看着他笑。
声音温顺似三月春风,难言的畅快:“坐呀,周小将军。”
周染浩坐下,环顾着四面,怎么也没看见阮央。
宁钰谦的脸在黄色灯火下有种难言的柔和,他看着周染浩,忽然勾起唇角:“周染浩,我们谈谈。”
身边的太监识趣地退了下去。
书房门被人关上,里面的人说了些什么,外面的人再难听清。
“陛下想谈什么?”周染浩有些讥讽,对上身前人沉静的黑眸,缓缓问出声。
宁钰谦偏过头,唇边勾起与他极不相符的温雅笑意,“做个交易。”
说着,拿起手中折子,漫不经心的翻阅起来。
周染浩在他刻意的震慑下有些沉不住气:“什么交易?”
此刻的宁钰谦周身的气场强大到令人难以忽视,周染浩忍不住打量他。
脑中却出现出那个不言不语的十二殿下来。
“阮央。”宁钰谦动作未停,声音短促简洁。
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他自然知道,阮央在他心中的分量有多重,甚至超过了家国大义。
所以他在登基第一天,就册封了阮央。
将周染浩的软肋紧紧拿捏在手上。
周家手握朝堂重兵,宁钰谦目前没有这样的底气,明里和周家对着干。
更不必说周广那战神.的名号。
在百姓心中那就是国之根基一样的存在。
宁钰谦初登帝位,自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你想怎样?”
周染浩的声音已经有些着急。
宁钰谦勾唇,无声看着面前晃动的火苗。
匹夫之勇。
连这样的气都承受不了。
周染浩果然,是个懦夫。
“我保她在宫中平安。”宁钰谦抬起头,看着曾经的伴读:“当然,我也不会碰她。”
“那你想?”周染浩皱眉,不明白宁钰谦的意思。
“在帝位稳固之后,你放一半兵权,我把她还给你,怎样?”
宁钰谦目光懒懒的扫过他的脸,心下却知道眼前的人一定会答应。
“好。”没过多久,周染浩的声音响起,他眼里忽然蹦出了光。
宁钰谦勾起一抹笑,语带无奈:“染浩,你要知道,就算朕不册封她,以阮夫人的性子,也绝不会将她嫁给你。”
这一个称呼,像是将两人带回了年少时最美妙的时光。
那时宁钰谦只是不受宠的十二皇子。
周染浩是胸无大志的周小将军。
周染浩嫌恶的摆着手:“陛下还是叫臣周卿家吧,这样的称呼,臣受不起。”
宁钰谦笑的愈发温顺,眼底却寒了起来。
周家忠君。
只会认定由孝帝亲自指认的继续人来统治这天下。
宁钰谦眼神暗下去,忽然拿出围棋盒子,摆在了桌上。
声音平静的听不出丝毫情绪:“小将军陪朕下局棋如何?你若赢了,边疆的排兵布阵,便听你的。”
周染浩眼神亮了起来,“当真?”
宁钰谦无声点头,目光深远的落在眼前俊朗青年的脸上。
烛火燃了又灭,灭了又被点起。
昏黄烛光下,一人执白子,一人执黑子,下了一夜的棋。
书房内之只有棋子啪嗒错落声响起。
夜半的时候,宁钰谦朝身边的人使了个手势,那人识趣地出了门。
去寝殿拿了一件宁钰谦的披风,搭在了阮央身上。
石桌上趴着的女子,自宁钰谦走后,连趴着的动作也没有变过丝毫。
安静乖巧的让人心疼。
那小太监将披风的带子系的很紧,最后收拾好桌子上的狼藉,离开了。
烛火燃尽,小太监昏昏欲睡的贴在墙上。
宁钰谦不动声色的落下最后一子:“周小将军,你输了。”
周染浩无所谓的笑笑,开朗的模样十几年都不曾变过。
“臣还得去军营练操,先行一步,还望陛下……”他起身拱手,声音顿了顿,有些伤感:“还望陛下好好待她,不要委屈了她。”
宁钰谦面无表情的点头。
经过一夜,他又变回了那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十二皇子。
周染浩转身离开。
书房门被关上,室内的光线黯淡了一些。
宁钰谦忽然缓缓笑开,推开房门朝昨夜的石桌走去。
瘦弱纤细的女子身上披着他黑色的披风,红色下摆的裙角若隐若现。
石桌边的花绽放,缤纷多彩的围在她身边。
她的小脸隐在披风里,只露出一点点,看起来脆弱而美妙。
宁钰谦的步子顿了顿,忽然伸出手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阮央很轻,没什么重量。
他下意识地揽紧了她的腰。
腰很细,单手围住,还剩很大的空间。
宁钰谦朝她看了过去。
一双小小的,穿着绣鞋的脚,就这样直直的暴露在了他面前。
鞋面上绣着牡丹花。
宁钰谦吸了吸空气中的清香,忽然想,这样的一个人,跳起舞来,一定会好看的不像话。
阮央的呼吸很浅,宁钰谦将她放在床榻上,心念一动,自己也躺了上去。
手臂不由自主一般,揽住了她的腰。
腰肢细软,像是要在手里化开。
她脸颊上有睡痕,看起来狼狈而可爱。
宁钰谦忽然就不想杀她了。

陛下心尖宠小说推荐

陛下心尖宠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