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厚颜五尺(桑榆荣律)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厚颜五尺(桑榆荣律)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厚颜五尺(桑榆荣律)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3-0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厚颜五尺》小说是由作者多多原创的一本非常好看的耽美言情小说,主角是桑榆荣律,本站支持厚颜五尺桑榆荣律小说在线阅读,不能远距离操作这一点像是戳到了刘守忠,眼里露出愤恨,“杀了许云云之后,我就知道这样没办法远距离操作迟早会被发现的,就去找黑五,但是他说我的异能只能到这个程度,不想用就不用。” 桑榆一直安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听他说到黑五,才说:“你被他利用了,他只不过把你当做棋子,怎么会提升你的异能。” “我现在知道了,你们查到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想到他。既然已经查到我,跑是跑不掉的,所以我去找他,但是他根本就不想帮我。”刘守忠笑了一声。提供厚颜五尺完整版阅读资源!

厚颜五尺全文介绍

“我现在知道了,你们查到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想到他。既然已经查到我,跑是跑不掉的,所以我去找他,但是他根本就不想帮我。”刘守忠笑了一声。
“既然这样,刘医生还是说说你是怎么杀人的吧”荣律看了一眼桑榆,审阅五秒钟之后重新把视线移到刘守忠身上。
“我那天上夜班,凌晨才回来,把车直接开到了三栋的地下停车场,从楼梯静静的爬到了十七楼,把锤子放在了楼梯口,但是放下去转身刚下楼梯的时候,锤子倒了,我就用异能把锤子移了回来,可能就是那时候被监控拍到了。”
“然后呢?”于似锦继续写着笔录。

厚颜五尺桑榆荣律小说在线阅读

第二十章 恩怨情仇
不能远距离操作这一点像是戳到了刘守忠,眼里露出愤恨,“杀了许云云之后,我就知道这样没办法远距离操作迟早会被发现的,就去找黑五,但是他说我的异能只能到这个程度,不想用就不用。”
桑榆一直安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听他说到黑五,才说:“你被他利用了,他只不过把你当做棋子,怎么会提升你的异能。”
“我现在知道了,你们查到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想到他。既然已经查到我,跑是跑不掉的,所以我去找他,但是他根本就不想帮我。”刘守忠笑了一声。
“既然这样,刘医生还是说说你是怎么杀人的吧”荣律看了一眼桑榆,审阅五秒钟之后重新把视线移到刘守忠身上。
“我那天上夜班,凌晨才回来,把车直接开到了三栋的地下停车场,从楼梯静静的爬到了十七楼,把锤子放在了楼梯口,但是放下去转身刚下楼梯的时候,锤子倒了,我就用异能把锤子移了回来,可能就是那时候被监控拍到了。”
“然后呢?”于似锦继续写着笔录。
“放完锤子之后我没回家,在停车场入侵了她家的监控,看她起床预备拖地,就伪装成保险推销的去推销保险,绕了一圈之后去了许云云家在的三栋,上了十六楼,趁着推销保险敲门和人家关门的时候,移动锤子打开许云云家的门把她杀了。”
荣律消化了几秒他说的话,觉得还是有很多漏洞,“隔着一层楼,你没看着,怎么知道锤子能移到许云云家。”
“十六楼的那家,和许云云家的结构是一模一样的,我知道她那个时候会在客厅拖地。但是我也不确定一定能成功,所以从十六楼离开之后,我就赶紧回停车场看许云云家的监控,看她是不是死了。”
“你的成功还真是偶然。”于似锦把笔放下,“那徐翠呢。”
“许云云死了之后,我很喜悦,可能是老天都想让她们两死。一个周之后,我买了望远镜,在对面看着,用他家的刀杀了徐翠,可是孙镜那天在家,他从房间里出来,我一时着急,刚好他家的锤子放在客厅,我就把他一起杀了。孙国鞍知道我和她们两偷情的事情,所以我也不能让他活着,他一回家,我就把他也杀了。我的下一个目标本来是钱清,我今天回去本来就是要杀他的,谁知道你们已经查到我了。”
“妈的!”于似锦狠狠的拍了一掌桌子说:“孙镜才八岁,而且你又没露面,他根本不知道他妈妈是怎么被杀的,你还对他下手。”
“所以你故意让邻居知道你去出差,然后折回来打算杀钱清?”荣律继续问。
“是,我昨天从老路把车开到了清河镇,今天在那里下了火车,开车从老路回来。”
刘守忠没说话,荣律看了一眼笔录,杀人过程已经交代得差不多,也不想再问,转而安慰于似锦说:“一般人在杀人的时候都会惊慌,会消除全部躲藏的可能被发现的线索,孙镜当时在家,是唯一一个看见徐翠死亡过程的人,就像目击证人一样,他不死,刘守忠能安心吗?”
于似锦砸了一下桌子,转身摔门走出审讯室。
“你为什么一定要用锤子杀了许云云,而用水果刀杀徐翠?”桑榆取代了于似锦的位置,拿笔写着笔录。
“黑五要求的,他说我要想拥有异能,就按他说的做。”
“黑五呢?”荣律又问刘守忠。
桑榆抬眼看着刘守忠,刘守忠又是一副思考的样子,像是整理思路一样,过了一会儿之后说:“你们桑顾问去抓我的时候,他跑了。”
刚刚发生的事情,还没有一个多星期之前杀人的经过记得清楚。荣律挪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看了一眼桑榆。
“可能是闻声动静,我过去的时候,他从另一边跑了。”桑榆说。
荣律当然是不信,但是现在荣律不打算把桑顾问的皮全扒下来,有些东西,要一步步探索才更有意思,秘密一下就知道,就不叫秘密了。
“是吗?”荣律看着桑榆笑了一声,拿起笔录说:“走,去看看钱清。”
桑榆眼神沉了一下,也知道荣律根本不信,先不说异能的事情已经被刘守忠摆在明面上,今晚荣律已经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说是跑了,荣律不可能信。
荣律被袭击的时候,桑榆就知道瞒不住。
刘守忠当时听到黑五叫自己帝君,所以桑榆不能让他记得,桑榆不打算让荣律知道自己是谁。
钱清是个比刘守忠还难啃的骨头,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他是不会认的,本来这个案子应该交给三队,但是牵扯到钱清,这里边肯定还有什么没查到的东西。
“对了。”荣律拉开审讯室的门,又回头问刘守忠:“你打算怎么杀钱清,像杀许云云那样?”
“嗯。”刘守忠说:“钱清今天约了我在他们公司后面的废弃花园见,我打算在他出门之前杀了他。”
荣律点点头,果然如此的打了个响指,“很好,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最聪明的人竟然真的是钱清。”
离开审讯室,本来应该去审钱清,钱清还被留在拘留室,但是荣律没有去提他出来的意思,直接回专案组召集大家开会。
专案组都是市局的精英,不会因为抓到刘守忠就以为这个案子结了,桑榆荣律推开专案组的门的时候,邹小嘉还在研究监控,瞿颖整理资料,于似锦把白板上那个一直没擦的关系图,加上了刘守忠和赵尚。
“来,开会。”荣律把记录本放在会议桌上,和瞿颖说:“把尹昇也叫来。”
“成,给他打电话。”瞿颖说着给尹昇拨了电话,两分钟之后,尹昇披着白大褂进了办公室,拖了个椅子在办公室的一角坐下,两条腿盘在椅子上靠着。
瞿颖翘着二郎腿,邹小嘉瘫在椅子上,于似锦把一条腿蹬在会议桌的桌角上,荣律两条腿抬在桌子上搭着,只有桑榆一个人正襟危坐。
“很好,我的组员们都形成自己良好的作风了,一人一个样,跟动物园耍猴似的。”
快十二点了,大家都累着,不想听荣律废话,尹昇第一个抬起头,阴森森的看着荣律:“你要是不想开会,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还说别人办事儿拖沓,就你这一箩筐废话,会都开完了。”
“就是。”瞿颖和邹小嘉附议。
“不乐意啊,不乐意我也得说,你们看看人家桑顾问的坐姿,再看看你们,啧啧啧,动物园都是给你们面子,整一个动物世界。”
于似锦没说话,坐在荣律对面轻飘飘的看了一眼他搭在桌子上的腿,“老大以身作则,把你的腿放下去,熏着我了。”
桑榆也看了他一眼,荣律骂了句脏话把腿放下去,“都醒了吧,醒了开会,阿锦,先把你的那个关系图说一下。”
“OK。”于似锦也没站起来,就坐在原地指着白板说:“夫妻关系我们就不说了,现在新把握的,徐翠、许云云同时和刘守忠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种关系,他们两个人的丈夫已经知道了,并且还警告过刘守忠。刘守忠想和她们两个分手,但是没得到同意,所以杀了徐翠和许云云,同时还想杀了钱清和孙国鞍。赵尚和他们的关系现在还不清楚,但是我猜测,赵尚和许云云可能也有男女关系,甚至这个徐翠也是一样,赵尚住的小区离丽云小区很近。”
荣律点点头说:“现在徐翠和许云云、孙镜、孙国鞍的案子已经清楚了,但是赵尚的死还要继续查。”
“烟头被水浸泡过,而且暴露的时间太长,已经提取不到有用的DNA,不能作为证物。”尹昇说。
烟头上假如提取不到DNA,赵尚的案子就要重头开始查,那就不是专案组该管的,钱清也就要交出去。
但是钱清和专案组现在的案子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说不定他也和刘守忠一样,有某种异能。
荣律眉头皱起几厘米厚,又把腿抬起来搭在桌子上,“要赶在三组之前把这个案子捋清楚,钱清不能放给三组,”
“明天我和瞿颖,尹昇去赵尚家走一趟。”于似锦说。
“那我查一下赵尚生前的通话记录邮箱看看有没有收获。”
荣律满足的点点头看向桑榆,“至于我和桑顾问,还是想看看给局里的报告怎么写吧,异能,周局估计得把我按在他脚上亲吻他的汗脚。”
桑榆摇摇头,对他正经不过三分钟实在是只能说无奈,不理。
“散吧,十二点半了,明天正常上班。”
“哎……。”除了桑榆,一片哀嚎声。
“专案组又不是我的天下,他是国家的,是党和人民的,国家没答应你们不上班。”
“滚!”尹昇踹了一脚椅子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陆陆续续都散了,只剩桑榆和荣律,荣律抖着腿看着桑榆说:“桑顾问,这刘守忠也审完了,今天的事情,桑顾问不打算给我个解释?”
“先下班吧荣队,不早了,边走边说。”
“行。”桑荣律站起来先走,桑榆跟在后面。
这会儿市局加班的人没几个,只剩下重案组还有几个人办公室加班,门口守门的同志也还在。
桑榆难得的上了荣律的车,还坐在副驾驶。
“桑顾问今晚很主动啊。”荣律一边挂挡一边满面***的笑着。
“开车吧荣队。”桑榆系上安全带,也没说往哪儿开。
荣律笑了一下把车开出市局,往自己家的方向开,开了大约五分钟,车子刚出了市局的在的路段,桑榆看了一眼外边,和荣律说:“荣队去,见面左拐有个停车场。”
“嗯?”
“把车停进去。”荣律看着前面,脑子里过电一样的想了一下桑榆的话,把车开进停车场。
找了个空位把车挤进去,桑榆下了车,和荣律说:“回警局。”

厚颜五尺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第二十一章 真假参半(上)
荣律没问为什么,因为桑榆的表现足以说明,他想让荣律知道一些事情,所以荣律没有问,让别人主动说,总比逼着说出来有意思。
以最快的速度走回,或者说慢跑回警局,守门的同志已经半睡半醒,帽子都快砸脚了。
桑榆小心的越过守门的警察,和荣律进了警局,一直往里走。
往里走是拘留室,桑榆的目标是刘守忠,荣律越发好奇,心里不常有的好起劲儿被桑榆的举动勾得像猫抓一样。
但是荣律没有说话,依旧跟着。
到了拐角处,桑榆抬手挡住身后的荣律,做了个嘘的手势。
荣律停下,和桑榆两个人猫在墙角。
桑榆凑出一双眼睛看着关押刘守忠的拘留室,荣律也跟着在后面露出一双眼睛,像两个***狂。
深夜一点不到,拘留室灯光很暗,掉根针都能闻声,刘守忠似乎睡了,他的隔壁还关着钱清。
荣律感觉自己所在的这个空间,空气的流速似乎加快不少,炎热的拘留室里除了空调似乎还刮起了风,有一丝凉意。
桑榆回头,抬起右手对荣律比了个OK的手势,两秒钟之后,关押刘守忠的拘留室门口像是变魔术一样多了一个黑斗篷。
像是用线扎着脖子一样的玩意儿,就是几个小时前在旧城区想要对荣律动手的那个黑斗篷。
黑斗篷像个晴天娃娃似的忽然出现在拘留室的铁门外面,荣律差点拍手大叫一声好。
桑榆本来弯着腰,看晴天娃娃飘忽着靠近铁门像雾气一样飘进铁栏杆,站直身体走了几步靠近拘留室,然后等了大约五秒,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在荣律面前。
荣律闻声拘留室的铁门响了一声,接着关押刘守忠的拘留室传出来的一声惊呼。
桑榆闪身进到拘留室,晴天娃娃正掐着留手中的脖子,一只手像是铁爪一样掐着刘守忠的脖子往后拉。
刘守忠醒过来,只来及惊呼半声,就感觉冰凉的触感掐上自己的脖子,一股巨大的力量把自己身体里说不出来的东西我往外吸,就像是陷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把身体和意识同时带进黑暗中无法逃脱。
忽然这种感觉消失,就像是什么东西从身体里脱离。
晴天娃娃的手上掐着一个灰黑接近透明的东西,须臾之间,被闪身进来的桑榆掐着后颈按在地上。
“你们真没让我失望。”桑榆掐着晴天娃娃的后颈,左手手掌向上,手心一朵蓝黑色张牙舞爪的花像是妖娆的美人一般绽放开。
桑榆换成左手掐着晴天娃娃,很低沉的笑了一声,“派你们来的人早知道我在这里,你们却还是一个个前仆后继,忠心可嘉。”
“啊!”黑四先是惨叫一声,桑榆稍微松手他才说“帝君特意在这里等我,黑四真是受宠若惊。”自称黑四的人被按在地上不能动弹像是一件衣服铺在地上。
黑四不能称之为人,他就像是一团虚无没有实体的黑气被包在衣服里。
荣律跑过来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审讯室很明显,桑榆掐着黑四说:“记住,我叫桑榆,是极北的鬼差,其它的你知道什么说什么。”
黑四在桑榆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之前的刘守忠一样,虽然他没有眼睛,但是忽然在地上一动不动,连桑榆放开他他都没有跑。
“操,把门打开放我进去。”荣律拍着铁门,倒是不像之前见到黑四时候那么惊异。
桑榆走到门边,左手扶着铁门,没用钥匙,也没有把锁碎尸,随意的一拉,门就开了。
这次荣律惊异了,“桑顾问这手法,假如去做点合适的买卖,准能发大财。”
桑榆花了一秒钟才知道他说的‘买卖’是什么,脸沉了一下。
荣律也不管桑榆脸色好还是不好,走过去拉开黑斗篷的帽子,让里边的黑四露出真面目。
只可惜这个真面目没有‘面目’。
斗篷下面是一团黑气,人形一样的黑气。
这团黑气,也就是黑四,现在安静的趴在地上和地面摩擦。
荣律把斗篷又给人家盖回去,看了一眼躺在刘守忠身边,接近透明的灰气,回头问桑榆:“桑顾问要让我看的,我已经看了,现在是不是该和我解释一下?”
桑榆点点头:“我本来也没打算瞒着荣队,究竟我还需要荣队的帮助,不过在听我解释之前,荣队还是先听一段证词吧。”
桑榆说着抬起左手,左手中的那朵花就像是在水下盛开一样,越来越繁茂。
刘守忠身边的灰气慢慢变黑,越来越黑,最后变成一个人,一个荣律见过的人。
不,见过的尸体。
“赵尚?”
“对,赵尚,荣队先听听他的证词再听我解释。”
赵尚似乎花了些时间来分析自己现在的处境,眼睛四处转,眼珠转到地上躺着的黑四的时候,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眼神逐渐清明。

推荐理由

厚颜五尺是一本全本版耽美小说,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追书的朋友可以关注本站免费阅读厚颜五尺小说全文结局~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