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生宠(苏音殷落玄雍)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三生宠(苏音殷落玄雍)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三生宠(苏音殷落玄雍)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05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三生宠小说免费阅读共享,梦里她叫殷落,三界第一美人,有个私定终身的野男人,还有个有婚约的未婚夫。主角苏音殷落玄雍之间有什么关系?想要看的读者,请到本站体验三生宠(苏音殷落玄雍)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脑子空白了好一瞬,徐姐马上对团长道,“此事还得先压着不能走漏出去,先让她住几天院,等那英国专家来检查了情况再说,假如……假如她真的出了意外,我们再想办法。” 团长刚才也是太过震动,此时回过神过来,点头道,“你说得对,这次我们舞蹈团在悉尼***而红打出名气,确实不宜出什么意外,苏音可是这次的主角儿,她现在这情况,回国那边新闻报道可怎么写,嘶……真是,怎么出了这样的意外,原本多好的时机,能将她打造成新锐舞蹈家一举成名,嗨,什么运气!”

三生宠小说简介

梦里她叫殷落,三界第一美人,有个私定终身的野男人,还有个有婚约的未婚夫。
野男人为了和她在一起,被虐得那叫一个惨。
直到有天她穿梦了!
那个为她与全天下为敌的男人被囚在恶岛,变得***冷血阴晴不定,不仅怀疑她是情敌派来的棋子,还欺负她甚至想杀她。
苏音:看在你是为‘我’才成这幅样子的份儿上,都忍了。
……
等她带着两世记忆重生,发现男人转世后成了一个傲娇青涩的少年将军,逗一逗都会脸红的那种。
苏音:啧啧,风水轮流转,现在也该轮到我欺负你了!

三生宠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原来只以为苏音是劳累休克,没想到送进医院后,几名外国医生检查后得出结论:——植物人!
“目前尚未查明是何原因引起的,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病人身体和大脑认知能力已完全丧失,无任何主动活动。”
“鉴于这位病人突发特征性,我们会请一位英国过来的专家再次临床检查,假如我们的检查结果没有失误的话……她已成植物人了。”
高鼻深眼的白褂医生对着王团长和徐姐做了一番学术解释,说了句,“ i\'m sorry。”便走了。
这消息无异于晴空霹雳,震得人迟迟反应不过来。
“植……植物人?”
团长掏了掏耳朵,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怎么会这样?”徐姐一脸呆滞,“……那,那她这辈子岂不是要毁了?”
脑子空白了好一瞬,徐姐马上对团长道,“此事还得先压着不能走漏出去,先让她住几天院,等那英国专家来检查了情况再说,假如……假如她真的出了意外,我们再想办法。”
团长刚才也是太过震动,此时回过神过来,点头道,“你说得对,这次我们舞蹈团在悉尼***而红打出名气,确实不宜出什么意外,苏音可是这次的主角儿,她现在这情况,回国那边新闻报道可怎么写,嘶……真是,怎么出了这样的意外,原本多好的时机,能将她打造成新锐舞蹈家一举成名,嗨,什么运气!”
徐姐是真心实意为苏音担心,团长却是随时以舞蹈团的利益为第一位。
她也不能怪人心凉薄,只沉声说道,“新闻采访先让陈玉婵顶上吧,这次临阵换将她也算表现不错,您先带队回国,我在这边照顾她几天,等检查结果确定了再转院回国。”
“那行,你就多辛劳了。”
……
虽然团里两位核心人物守口如瓶,但苏音昏迷有可能成了植物人的消息还是在私下里不胫而走。
“什么?!竟然摔成了植物人?啊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得知此事时,陈玉婵蹭的一把站起身子,愣了一秒后,抑制不住狂喜的大笑起来,满足极了。
小林眼尾闪了闪,慢吞吞道,“陈姐,当初您说的计划可不是这样,现在她了成植物人,这可是谋杀啊……”
陈玉婵笑脸僵住,脸色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即便镇静下来,“什么植物人,不是说专家还没确诊吗,我看……充其量就是个脑震荡吧,呵,不过谁叫她自己那么倒霉呢,就算有人怀疑也怀疑不到我们头上。”
事情她都处理干净了,没留下一点尾巴。
因为,谁能想到就因为一双做了手脚的高跟舞鞋就能把她摔成植物人呢……这简直是一大奇闻!
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的。
看了看小林,陈玉婵从钱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去,笑道,“放心,不会少了你的,看在这次意外惊喜的份儿上,我给你多加了一万,事情办得不错。”
小林接过卡,垂头放进外套口袋里,“那,我就先走了。”
“哎,等等。”陈玉婵叫住她。
“陈姐您还有事?”
“记住,守、口、如、瓶。”她一字一顿,带着一丝阴狠道。
小林点头,一张娃娃脸透着讳莫如深,“放心,陈姐,我懂得起。”
/
“……唉,你说你怎么这么可怜啊!都魂飞魄散了还是有人不放过你。”
女孩子双手支着下巴,看着那根乌黑灯芯,叹了口气,“听说你当年不愿嫁给帝君,还跳了诛仙台。可是帝君那么好,怎么会有人不愿意嫁给他呢?”
“你看看,帝君对你多痴情!你都死了,帝君还用你的头发做成灯芯养在养魂灯里为你聚魂纳魄。唉……怎么就没有人能对我这么痴情呢……”
“听说你是当年上古三界第一美人,就连你发丝做的灯芯也这般的好看,那真人得美成什么样啊!”
苏音感觉自己处在一片混沌中,耳边有个年轻女孩一直在对她说话。
她费力张开沉重的眼帘,看到一张清秀可人的脸凑在她近前,嘴巴还在一张一合的说着什么。
“你是谁?”她问。
但那女孩就像没看见她似的,自顾自说着:“不知道连翘究竟想干什么,但她静静将灯芯换掉肯定没打什么好主意。不行!我得找机会将此事禀告帝君。”
“你能闻声我说话吗?”苏音迷惑的在她眼前挥挥手,却发现自己的手是透明的。
她惊奇的伸手去摸女孩子的肩膀,五指却穿过了她的身体。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苏音迷茫四顾,发现这是一座宫殿,空旷而巍峨,那女孩子穿着青色曳地长衫,挽着灵蛇髻,插着一支碧玉色丁香古簪,正支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她。
“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是哪儿……”
她迷惑的往前走去,刚迈出几步就被一股巨大的吸力拉了回来,她爬起来又往另一个方向走,仍是迈不过三步便又被那股无形当中的强大引力禁束在那女孩子的身边。
不,或者说——是被禁束在女孩子手中那根灯芯左右。
苏音能感觉到那根灯芯对自己的引力,方才试了几次,发现只要她离灯芯越远她的灵识就越虚弱,本就透明的身体会变得更虚无,目不能视物,耳不能听音,身体仿佛立即便会消融在空气里,只有立即回到灯芯旁边她才能再‘活’过来。
苏音终于意识到一件事——她的灵魂离体了。
而她的灵魂不知为何附在了一根灯芯上。
她现在成了一抹游荡的孤魂!
震动后渐渐冷静下来,苏音仔细打量面前女孩,她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年纪,眼神清亮,皮肤白净,看起来很纯善。
该怎么办,要怎么做她才能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正思考着,殿外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那女孩连忙将灯芯——也就是苏音的魂魄藏进袖拢里。
来人走进殿内,不耐烦的看了女孩一眼,“丁香,该你轮值了,磨蹭什么呢。”
“哦,好,我这就去。”丁香连忙低头走了出去。
苏音被动的随着丁香来到另一座宫殿,这宫殿瑰丽宏伟,阶上云笼雾罩,看起来彷如天宫仙境。
丁香走进神殿,苏音便看到这大殿是一座规模巨大的藏书阁,满目琳琅的书架,十分壮观。
跟两位跟她年纪妆扮差不多的女孩点了点头,丁香到角落拿着一跟鸡毛掸子,便开始在殿内四处打扫起来。
原来这女孩是这藏书殿的洒扫婢女?
苏音一边打量四周,一边想着。
丁香趁外间两人不注重,慢慢往放养魂灯的地方靠近,她正在迟疑,到底是先将此事禀告帝君还是自己先静静将灯芯换回去。
可帝君哪儿是她这种不起眼的洒扫仙子想见就能见的。
她敢肯定,上回她莽撞跑去南极宫被璇玑娘娘撞个正着那次,璇玑娘娘就一定没把养魂灯出现异常的事告诉帝君,否则以帝君对此事的看重,怎么会不亲自来瞧瞧呢?
但若是她现在就将灯芯换回去,若是被连翘发现怎么办?
而且连翘也不过同样是个洒扫婢子,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做出这种事,她背后肯定有人指使。
正犹豫不决间,忽听外间响起跪地叩首声:“拜见帝君。”
帝君真的来了?
丁香又惊又喜,连忙退到一旁恭敬跪下。
苏音也回头看去。
一个男人迈步进来,他穿着玄金长袍,袍角被脚下风带起,盺长挺拔的身子从门栏光影中晃过,清俊的侧脸半明半暗,孑然独立间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身俱来的高贵。
是他?
——甫陵。
苏音愣了愣。
她在梦里见过甫陵少君的样子,当年就是他和玄雍在天宫大战,苏音记得他的容貌。
“拜见帝君。”丁香行礼。
“都退下吧。”甫陵径直越过全部人,走进神殿里。
丁香欲言又止,抬头见帝君背影已没入内殿,她正迟疑着,身后有人扯了她衣角,“赶紧退下,帝君不喜人打搅。”
丁香回头看了一眼,无奈只得暂时随众人退了出去。
甫陵的脸上神情凝远,负手站在灯架前,静静地注视着那盏点了一万年的灯。
“落儿……”嗓音里泄露出浓浓的深情和怀念。
他伸出手去,忽然动作一顿。
昏黄的灯影与从前的澄明光亮如有不同。
峰眉凝起,为何如此?
丁香在外头着急上火的打转,忽然想到办法,绕到神殿的后侧,透过窗棱往里面张望。
苏音也飘在窗边,第一次用自己的视角认真打量甫陵。
那个当年名震三界的储君如今已继位为帝君。
岁月沉淀让他气质更加内敛沉稳。
“什么人!”甫陵眼风扫去,抬袖一挥,窗棂无风自开。
丁香吓了一跳,连忙跪下,“帝君恕罪,婢子丁香,是神殿的洒扫婢女。”
甫陵淡淡扫她一眼,“缘何鬼鬼祟祟。”
“丁香、丁香有要事禀告帝君。”丁香结巴着终于说出来。
“何事。”甫陵仍侧身看着养魂灯,思绪起伏,神情有些凝重。
“半月前,奴婢发现神灯异样,似有青烟飘过,便欲往南极宫上禀,恰遇璇玑娘娘,便将此事禀告了娘娘。但昨日,奴婢发现洒扫宫女连翘偷偷换了灯芯扔到了花坛泥巴里…”
“什么!”丁香话还未说完,甫陵便震怒将她打断,“何人胆敢擅自触碰此灯?”
丁香便哆哆嗦嗦将那天看见的事情陈述了一遍。
甫陵听完,高贵儒雅的脸上只剩焦虑,“灯芯呢!灯芯现在何处?”
丁香连忙从袖中掏出,“奴婢藏起来了,正预备寻找时机…”
甫陵帝君心急如焚顾不得些许,夺过灯芯一瞧,果然是用殷落发丝绞成的那根灯芯,而再看灯罩里的那根,黯然无光,真假立分。
苏音的魂魄随着两人动作飘到了甫陵近前,她看到他眼眸间那丝毫不作伪的焦虑心痛,感到迷惑——
甫陵帝君看起来是真的很在乎殷落公主,可为何她在梦里除了看到那场他和玄雍昏天暗地的旷世大战,对他没有一点其他印象呢?
“此事你做得很好。”甫陵握紧灯芯,“你先退下吧,别声张。”
“是。”丁香应了声。
苏音附身的灯芯被甫陵重新放进了养魂灯里。
盖上灯罩,身体那种飘浮的虚无终于得到落地生根的安全感,虚弱的元神也瞬间充盈了许多。
然后甫陵带着她离开了这座宫殿,去了另一个地方。
……
苏音被他带到一位鹤发白衣道骨仙风的老者面前。
甫陵恭敬朝老者行了一礼,问道:“天尊上神,她如何了?”
天尊老者目光精锐如电,朝养魂灯投来一眼,似乎要穿透她的灵魂般,他看了半晌,扶了扶胡须,方道,“此灯三魂六魄本已聚齐一魂一魄,如今中断,难再续也。世间万物各有缘法,帝君不必强求。”
甫陵似遭重击,不可置信,“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她仙身已散,即便魂魄重聚,也只会凡胎再生,不再是当初的殷落公主了。”
“求天尊想想办法。”甫陵恳求。
天尊老者幽幽看了依附在灯里那抹魂魄一眼,抚须长叹一声,“罢了,都是孽缘啊。”

三生宠在线阅读

苏音被困在一盏灯里,什么也做不了。
那日回来甫陵便神色沉重,将养魂灯放到自己寝殿,亲自守护。
“去将璇玑娘娘叫来。”
甫陵进殿将苏音安置在案台上,看了一会儿,朝左右吩咐道。
“是。”
没一会儿,璇玑便来了。
她温柔端庄的迎上来,满眼带着惊喜,“帝君,您找妾身?”
听到她声音的苏音猛然一惊。
那声音、那声音!不就是当年推殷落公主进诛仙台的人。
虽然在梦境里她看不到那背后之人的容貌,但那声音,苏音却是听了千百次,绝不会有错。
那声音的主人就是陷害殷落公主的背后凶手!
苏音在灯影里一瞬不瞬的盯着走进来的璇玑看,生怕错漏她脸上任何一个细节。
甫陵神色冷淡地转身,漫不经心道:“王母即将出关应劫,你去玉关前尽孝迎她老人家吧,王母出关之前你就先不要回来了。”
璇玑一愣,“帝君这是何意?”
王母一闭关便是三百年,帝君让她去关门尽孝,岂不是要她也空耗三百年光阴?
“怎么?你是王母养女,让你去她老人家跟前侍奉,你有疑义?”甫陵一向润雅的声音透着不怒而威的低沉。
“妾身不是此意。”璇玑忙低头,心神急转之间却不解帝君为何忽然责怒于她,说是让她去侍奉王母,实则相当于将她贬迁。
正在猜疑间,抬头撇见帝君身后那盏澄明澈亮的养魂灯,璇玑面色一变,心头猛地一跳,暗道不好!
换灯芯的事被帝君发现了。
甫陵抬眸直射过来,目似剑光,“你是去得去,不去也得去。”
“为何?”璇玑再也忍不住,上前一步泣然道,“帝君!我才是你如今的妻子,那殷落她已经死了!魂飞魄散了!你整日守着一盏破灯有什么用?难道她还能活过来吗?你为什么就不能看看我?!”
她失控的大喊:“从小时候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你,这么多年了,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甚至愿意为你去死,难道你从来都不曾有过一点感觉吗?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你为什么就对我这么冷酷这么狠心,从来都不肯多看我一眼?!”
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痛哭失声的女人,甫陵无动于衷,“出去,我不想再看见你。”
“帝君,你不能这么对我!”璇玑拉着他的袍角不放,“我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妻。”
甫陵漠然拂袍,“这是本帝君给你最后的体面,你若再闹,我便让人押着你去。”
苏音在灯里看得解气极了。
那璇玑有今天都是咎由自取。
害人终害己。
甫陵再不听她哭喊,抬袖一股神力便将她挥到殿外,关上殿门。
大殿内那歇斯底里的叫喊渐渐远去,终于清净下来。
苏音也重新将目光投向终究神色淡淡的甫陵帝君,有些迷惑,就刚才的情况看来,他和璇玑之间,是璇玑爱他更多,而他对她终究无喜无悲十分冷淡,那当初事后两人为何又成了亲呢?
这迷惑也只是转瞬即逝罢了。
苏音心底真正担心的是还被困在黑水岛的玄雍。
唉,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苏音就这样被迫困在灯里和甫陵朝夕相对。
她看着他辰起晚歇作息自律,看他处理公事批文作画,看他对月孤酌单手执棋,看他来了又出去,看他外出又回来。
也看见他时常盯着自己所附身的灯盏长长久久出神。
如此几日过去。
苏音日渐焦灼起来。
她的魂魄无法离开那盏养魂灯,想说话别人也听不见,想求救都没办法,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真是无助极了。
她想知道自己灵魂离体后身体如何了,她还想告诉甫陵当初推殷落公主下诛仙台的人就是那个璇玑,她……她还想去黑水岛看看,那个男人,他还什么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以为殷落嫁了甫陵当了帝后娘娘呢!
这一切都是阴谋,玄雍不该遭到如此灾难。
他何其无辜。
被雷火刑劫囚禁一万年,这惩罚早够了!
……
终于,有一天,甫陵帝君回来时不再是一个人。
他身后跟了个亦步亦趋的小婢子。
就是苏音刚在灯芯里清醒见到的那个叫丁香的姑娘。
“以后你的职责便是照看这盏灯,本帝君若是不在,你要看护好它,不得有任何闪失。”甫陵对丁香吩咐道。
丁香连忙应下,“是,婢子遵命。”
苏音终于感到一线希望。
丁香最喜欢对着她自言自语了,或许能从她这里得到些什么消息。
甫陵又不放心地叮嘱了丁香几句,似乎有什么事需要外出,最后再深深地看了一眼养魂灯,转身走了。
他走后,丁香便欣喜的凑到苏音面前,看了半响自言自语道,“还好你没事,否则帝君大发雷霆就不止是璇玑宫的人遭殃了。”
璇玑宫的人遭殃?
看来甫陵不仅惩戒了璇玑,连她身边的人也被处置了。
想不到这甫陵看起来清风儒雅,做起事来倒是雷厉风行。
苏音希望丁香再多说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可半天下来,那小丫头东扯西扯尽说些没用的。
就在苏音感到无望时,丁香忽然叹口气道:“也不知道帝君这次去黑水岛会不会有危险,听说那儿有一条特殊凶残的恶龙,帝君可要平安无事回来才好。”
什么?!
甫陵要去黑水岛?
苏音又惊又急,在丁香旁边游来荡去,可就是触碰不到她,无论她怎么喊,对方也都听不到她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回事,甫陵为什么忽然会去黑水岛?
正在忧心忡忡时,苏音忽然想起那日甫陵曾带着养魂灯去找过一个天尊老者。
她原本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可到了后来,不知怎地,她看着看着一阵倦怠,只见到两人嘴巴一张一合,具体说的什么她一句也听不清了,当时她不甚在意,现在想来,莫不是就在那时,那位天尊老者对甫陵说了什么,他才要去黑水岛的?
……
而此时的黑水岛。
玄雍打坐睁眼,双手运掌心一股庞大的周气入丹田,却感到自己气息紊乱心神不宁。
沉沉的吐出一口气,脑中竟然又闪过那个女人的身影。
——那个自称来自凡间的女人。
他可以容许自己想起那个狠心背叛他女人,却绝不能容许自己脑中竟然频频闪过这个凡人女子的音容样貌!
他这是怎么了?
玄雍感到恼怒、不解,甚至羞耻。
不行。他一定要更加快速度突破法力冲破结界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只要他能成功在下一次雷火降劫之时引雷劫为他的法术渡引,他就能修炼雷火法术,以雷克雷,兴许能与这天雷刑火一峙。
这是玄雍受了万年刑劫才苦思冥想出的唯一可行办法。
他要逆天改命,成为上古三界冲破雷劫的第一人!
——
徐姐在悉尼的医院照顾了几天苏音。
等那英国专家赶来后,几名医生又给苏音进行了一次彻底的全身检查。
专家坐镇,可得出的结果还是跟上次一样:脑梗死,全身无知觉,确诊植物人。
徐姐当场就瘫了在椅子上,看着静静闭眼躺在病床上的苏音,如花似玉般的女孩,绝顶的苗子大好的前途,就……就这么没了?
苏音可是她这两年带出的最好的学生。
这孩子不仅跳得好长得好品性也好,舞蹈演员也算半个演艺圈的人,可她在这个大染缸里从来不虚荣攀附,本本分分做自己,跟陈玉婵等人完全是两回事,徐姐是打心眼儿里喜欢这姑娘,她自己也争气,自从进了舞蹈团,就从没懈怠过,天赋加上努力,样样都拿得出手,就连团长也都把她当台柱子捧着。
可……可如今这算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连老天都见不得一个人太优秀,要拿走她的生命吗?
徐姐唏嘘感叹,又痛心又无奈,然后打起精神去办了手续,第二天将苏音转回了国内的医院。
想了想,觉得此事重大,徐姐还是打电话通知了苏音在乡下老家的父母。
苏父苏母得知这消息时,差点没背过气去。
老夫妻心急火燎的连夜从南方小城一路奔波赶到医院。
徐姐去火车站接了二老,一路上安慰道:“叔叔阿姨别太担心了,医生说了,阿音的身体机能其实都还正常,只是暂时陷入休克,一定会醒来的。”
面对担忧惶惑的苏家父母,徐姐也只能捡些宽慰的话说,况且她心底也是不愿意相信苏音就这样睡着过完一辈子的。
苏母一见到她就哭上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清了。
苏父尚还算镇静,冷静面色仔细问了徐姐事发经过和苏音如今状况。
徐姐一边开车去往医院一边将能说的都说了,至于还不能说的……那便是她接下来要做点事——查清演出那天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苏音到底为何改了排练好的舞蹈,又是因何忽然猝倒在地一睡不醒?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人为因素?
一想到此,徐姐就忍不住感到一阵齿寒。
她绷着脸踩了一脚油门,加速开向医院。
到了医院,苏父苏母颤着手推开病房,见到仿佛毫无生命躺在雪白病床上的苏音,苏母眼前一黑,便受不住打击晕了过去……

三生宠小说推荐

我喜欢三生宠小说这两个主角苏音殷落玄雍,非常的出色的三生三世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值得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