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主角容澜叶长欢)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主角容澜叶长欢)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主角容澜叶长欢)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04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叫容澜叶长欢小说“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免费阅读”共享,被作者的思路惊到了,副cp的设定很少见,作者不但将副cp给牵连在了一起,又牵出了其他人物的故事线,“这位恩客有点黏人(主角容澜叶长欢)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惊艳到了小编。“你熟悉她?”容澜扬眉转头问道,旋即皱了皱眉,长欢竟然与她熟悉。如此一来,若是将夕云作为挡箭牌… 当真是有些好笑,也不知是该说有缘还是有冤。夕云与她崇光楼里一向不对付,事事都要与自己争个高下出来,如今,竟也到了争容澜宠爱的局面。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小说全文非常出色,不要错过。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小说简介

重生一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那个害得自己夜夜不眠的人带到身边。
这一世的她倒不像上一世***玲珑
不过还是一样的想逃
容澜笑出一口白牙,摁住那颗往外张望的头
“我为了追你都重生了,你还想跑?当我是死的?”
长欢身子一颤,挤出笑,“不跑,不跑。”
那你到底啥时候对我始乱终弃啊!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长欢看着隔雪离去的背影,笑了笑吩咐停霜道:“今日梳倭堕坠。”
停霜是个老实的,不敢多问,但此时却也是想不明白长欢如何想,莫非那位新人在长欢看来竟毫无威胁吗?抬眼看了看镜中的长欢面容,带着笑意的眼险些将她的心都晃得荡漾,旋即低下了头,专心侍弄发髻。
“想什么呢?”长欢察觉,一双眼笑得更弯弯。
“奴婢,奴婢是想,姑娘真的不担心吗?” 停霜被抓了个正着,有些结巴地回答道。
隔雪不是她能用的人,不必让她看见自己与容澜一事的真实反应,做个吃味的小女子给旁人看看便罢了。崇光楼里最厉害的便是
“有什么好担心的,就像我方才说的,少爷是主,我们是仆”见停霜似要说话,长欢打断她的话头道:“我也是仆,我的***契还在少爷身上呢,你们伺候我,我伺候少爷,没什么不同的。说起来,我身份比你还低贱呢,你好歹是…”
长欢正笑着同停霜讲道理,却在镜中看到一截锦衣衣角,收住话头。
容澜面色不善地站在长欢后面,听着她将自己与他的关系说得清楚分明又冷清。愈发在心里地骂自己贱骨头,自己就不该洗漱完之后来找她,还顾着她的感受?
哼,简直笑话!这个女人一点良心都没有。
“是什么?”容澜盯着长欢忽然紧闭的双唇,竟品出几分失措地可爱来。脑中不断骂自己可能是疯了。
“是正经人家的女儿。”长欢盯着镜中的容澜,因容澜站着,只能看见一截镶着宝石的玉带。此时她听不出容澜语气中的情绪,微微垂眸,颤了颤长睫,“而我呢,我是少爷随时都能丢在一旁的,弃了便弃了,说起来,你可是要比我好多了。”
“嗤”容澜笑出声,他的阿欢竟然越来越会说话了。“醋了?”
“怎么会?少爷想做什么都是应当的,哪里轮得到我来置喙。”长欢转头幽幽看了一眼容澜,语带几分嗔意。
适时撒娇更添二人相处的情趣,这是她在崇光楼学到的。
容澜很配合,身子靠近长欢,将头靠在她的肩上。此时停霜已经十分识相地走开,屋内只剩二人。长欢的发髻梳了一半,一把青丝将坠未坠,竟垂到容澜的面上。
长欢看着镜子里的两张脸,动了动头,有些不适,容澜握上长欢的一头青丝,一把扬了下来,停霜梳了一半的发髻被打乱。
长欢皱了眉,***地看着容澜,“少爷如此不讲道理?停霜辛劳半天给我梳的发髻,全被打乱了。”
“这个发髻太好看了,惹眼。”容澜笑得肆意,说出的话也是不讲道理至极的。
“那少爷不也是个惹眼的,新人天天地往家里抬。”长欢拿开容澜的手,自己给自己梳上发髻,边梳边道。
容澜在空气中嗅了嗅,笑道:“真酸。”
“……”长欢手上的动作不停,也没有说话,暗暗揣测容澜应该是满足自己方才举动的。
“是啊,我这屋子整个地都透着股子酸味,新人的屋子便是清香扑鼻,少爷何苦来这地儿给自己找不愉快,少爷回吧。”长欢梳好发髻,将一支金钗***发中。
容澜抬眼望窗外看了看,“差不多了,人估计在院子里的厅中候着了,洗漱好了?”
“什么?”
容澜没有回答,径直将人从小几上拉起,带到了院中。
却未想到隔雪也站在厅中等候,长欢挑眉,看向一旁的背影。纤细柔弱,柳腰盈盈不堪一握,只能瞧见一截赛雪如玉的颈。
隔雪看见长欢与容澜二人,动作迟缓了一会,恭声行礼道:“少爷,姑娘。”
而旁边齐家送来的那位美人,同样转过身子行礼,一头青丝下是小巧圆融的脸,一张樱唇红艳,眼尾似挑非挑,眸中熠熠生光,是个难得的美人。
只是看见容澜身边的长欢时,身子一顿,眸色划过一丝惊奇,随后笑道行礼“少爷。”
“夕云?”容澜身边的长欢心下惊奇,不由出声道。
“你熟悉她?”容澜扬眉转头问道,旋即皱了皱眉,长欢竟然与她熟悉。如此一来,若是将夕云作为挡箭牌…
当真是有些好笑,也不知是该说有缘还是有冤。夕云与她崇光楼里一向不对付,事事都要与自己争个高下出来,如今,竟也到了争容澜宠爱的局面。
长欢整理面上的仪容,长睫掩下眸中的情绪,笑道:“是,夕云姑娘也是崇光楼的,不曾想在此处见到。”
容澜将长欢揽到首座上,望向底下的夕云,“既然和阿欢熟悉,那便留下来吧,去长欢院当阿欢的丫鬟吧。”
长欢抬头望了一眼容澜,见他语气平淡,眸色也无任何情绪,旋即轻声应下:“是,多谢少爷。”
容澜回视长欢,笑得灿烂,“不用谢。”
正待二人说话之时,容海从屋外进来,手中拿着一本帖子,淡淡道,“少爷,驿馆递来的帖子,邀您一同于湖心亭外共赏江南春景,邀女伴同游。”
见容澜似有不悦之色,容海又补上一句“是宁国公家的大公子。”
此言一出,容澜手臂将长欢的身子抱得又紧了一分。宁允,宁国公府的庶长子,上一世可是与长欢有些纠葛,他在崇光楼一掷千金的事情早就传了出去,怎么着,这宁允像狗闻着骨头味就上来了?
容澜是这样想的,于是他也就说了出来,轻嗤一声,“狗闻着骨头味就上来了?”
众人一惊,夕云更是满面羞红,容公子这是在说她吗?
容澜看了眼一旁的夕云,只觉得碍眼得紧,淡声道:“你,明日随我赴宴,下去吧。”
夕云看了容澜怀中的长欢,心底一喜,甫一见面便让自己相伴同游。这般想着,面上浮起笑脸,微微颔首行礼,珍珠耳坠滑过颈脖处,平白添了玲珑的趣味来。
“奴告退。”
隔雪听得容澜的话,心下也是欢喜,少爷现下怀中抱着长欢,想来是碍于她而不好对夕云表达亲近喜爱之情。旋即行礼退下跟在夕云身后,二人各怀心思地走开。
长欢心下叹了一口气,容澜看来是喜欢夕云的,当真是孽缘,离了崇光楼也要与人争。
“宁国公府…”容澜抱着长欢,轻轻地将几个字绕在唇齿间,长欢却是无故地听出几分寒意来。她抬头,“少爷,疼。”
容澜抱着她的手臂越收越紧,骨头仿佛都要被揉碎了。
“明日的宴,我不能带你去。外头太危险,那个夕云是个不重要的。”
容澜的话说了一半,长欢却听得明白。她沉默了一会,问道:“宁国公府?”
宁国公府,不过是大周朝一众王公贵族中普通的公爵,地位不显,也无甚势力。可到了如今宁国公一代,竟尚了长公主,成了皇亲,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可偏偏长公主嫁入宁国公府之后,一无所出,后来因着压力不得已才给宁国公纳了妾,说来那个妾侍也是争气,不过短短一年多,生了个大胖儿子。
说来也希奇,自从那妾侍生过儿子之后,宁国公再无所出,膝下唯一的子嗣便是宁允。
容澜松了手臂,亲上长欢的额头,没有回答长欢的问题,“那个夕云,你要是不喜欢,找个地方把她打发了就成,明天我回来之后带你出去玩,嗯?”
宁允在前世便与长欢有些不清不楚的纠葛,除了自己外出打仗的那段时间,其他时日日日待在自己身边。
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前世,他不过泰半个月的时间,长欢便趁着这个空档离开了他,而那个觊觎已久的宁允,也像块狗皮膏药似的,缠了上来。
这一世,哼,半点手指头都不能让他看到。
容澜眯了眯眼睛,整理长欢并不凌乱的衣物,“那个给我下帖子的人是个纨绔子弟,我的阿欢这般好看,怕他言语轻薄了你。嗯,正确地说,你太好看了,招蜂引蝶。”
长欢气得不行,打开容澜在她身上的手,“少爷说得什么话!那我以后便日日都不能出门了?”
也不正是因为她的面皮才引了容澜买下她,如今倒是怪起她来了。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容澜回答,又见长欢眼神不善,收回话头:“这般花容月貌沉鱼落雁的美人,自然是只能我一个人看的。”
“净说些不正经的。”长欢红了脸,暗暗放下心,看来容澜如今并不是不将她放在心上,而是不想让自己被旁人看到。
罢了,世家公子总是有些怪癖的。
驿馆内宁允所居住的屋内,正听着随从回禀的消息,“接下了?”
“是。说是会携女伴同行的。”
宁允淡淡应下,“嗯。苏州知州府梁家可有什么动静?”
“属下未打探出来,梁家上下仿佛不知道公子的到来,府内一切如常。不过…”随从回答道。
“不过什么?”
“倒是有消息说苏州知州的公子曾在夜里来过总督府,消息不明,是从一醉汉口中听到的,此事属下不敢断定。”
正待主仆二人说话的时间,门外传来叩门声,驿馆的侍卫在门外道:“宁公子,总督府下了帖子,邀您于府中一聚。”
宁允不语,唇角微勾,“接下。”
旋即转头对随从说道:“你看这不就属实了吗。”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在线阅读

总督夫人收到嬷嬷禀报回来的消息后,轻轻松了口气,就怕这个宁公子油盐不进,铁了心地要办梁芥。
“老爷知道吗?”
问的是总督府给宁允下帖子的事,她一向不关心前院的事,如今未经商量擅自给宁允下帖子,恐引得疑心。
嬷嬷回答道:“老爷这几日政务繁忙,日日都是宿在书房里的,想来还不知道。”
“知道了,备下碗汤,我亲自端到书房。”总督夫人摸了一摸腕上新添的玉镯,脱下来,“放回去。”
汤很快做好,总督夫人换了一身家常的旧衣裳,端往书房。
两江总督齐翎,为人清廉,最是嫉恶如仇的刚正之人,尚俭朴,故总督夫人特意穿了一身家常的旧衣裳。
总督夫人孟氏推开门,见齐翎俯身提笔书写,面容疲惫,心底不由暗生一分怨怼,勤恳清廉又如何,一品要员又如何,家中竟不如一介普通商贾之家装饰地豪华。
如此便罢了,在嫁女儿方面竟也捉襟见肘至此,堂堂总督府的嫡女,江南贵女,嫁妆竟然只是大周朝的最低份额,不知惹得多少人暗地里笑话。
“老爷。”孟氏压下心中种种心绪,轻声唤道。
齐翎抬头,“喔,夫人来了。”
“是,我听下人说老爷已经多日不出书房了,宵衣旰食日夜操劳,这份乌鸡汤是我亲自看着下人做的,老爷尝尝?”孟氏绕过书案,将汤盅放到齐翎的手边,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齐翎摊开的折子。
不是关于苏州知州的折子,孟氏收回目光。
齐翎为人虽刚直,但也不是苛责妻女之人,便接过汤盅一口饮尽。
见齐翎一口饮尽盅里的汤水,孟氏唇角微弯,有些满足,柔声开口道:“老爷劳累多日了,不若歇歇?”
齐翎头也不回,摆摆手,“不了,这些时段朝廷事情多,倒是你整日操劳府内事物,辛劳了。”
孟氏听到这话,面上浮起感动,“多谢老爷关心。”
旋即又面色回转,看向齐翎,“老爷可知最近宁国公家的宁公子也来了江南?还有容家的容澜容公子。”
齐翎放下笔,转首回视,“宁允?容澜?”
“我此次来打搅老爷便是为了这宁公子之事,容公子是出了名的风流,江南春景宜人,他来游玩也是说不定,可你说这宁公子来江南…”孟语带几分迟疑。
还未等齐翎作出反应,孟氏便先一步道:“老爷恕罪,我擅作主张给宁公子下了帖子。”
齐翎皱眉,宁允近些时候在朝堂上颇得陛下喜爱,许多的事情都交由他来办,来江南…
莫不是为了梁芥事情?
如此想来,齐翎便不由出声斥责道:“糊涂,宁国公府与我向来没有往来,何必要与之交际?”
孟氏听得斥责,倒也不慌,回道:“老爷日日忙于政务,不知我昼夜操劳府内家事有多艰难,一句糊涂没头没脑地下来,倒教我听得一头雾水似的。外事不能有交集,难不成内事交际也要断个干净?”
齐翎又是皱眉,他方才所说的话就事论事,而自己的夫人这番话倒是有些偏移话题的意思了。“什么内事外事的?”
孟氏见齐翎态度有所缓和,也不再说些无边际的重话,“我这不是,不是为了家中湘儿的亲事所考虑嘛?”
“亲事?”齐翎困惑,眉头皱得更紧了,“这与湘儿的亲事有何关系?”
“我独独只给了宁国公府的公子下了帖子,按理说,容公子的身份更为尊贵才是,且不说容公子风流,身份更是比湘儿要高贵上许多,这不合适。宁公子的样貌性情都是好的,再加上宁公子是庶子身份,到时候把湘儿过到我的名下,也算半个嫡女了,倒也相配。”
见齐翎眉头渐渐松开,又微微皱起,孟氏知道这是在考虑,暗自松口气。若是能过了齐翎这一关,再在正大光明与宁允相谈婚事时,通通气,说些好话,剩下的事情,便交由容澜处理了。
而那梁芥的私库,便可心安理得地收入囊中。
“湘儿…”齐翎迟疑道。且不论齐湘容品貌如何,齐湘容是庶女,宁允是庶子,说着倒是相配,但宁允的庶子身份可比齐湘容要高贵许多。
“老爷,宁公子我瞧着是个好的,况且以宁国公府那个复杂的情况,长公主未必同意高门的嫡女进府,湘儿的年纪也到了,庶女身份正正好。您说呢?”孟氏又在齐翎一旁补充道。
齐湘容孟氏本来是想指给杭州知州府的公子,可若是总督府能与宁国公府联姻成功,倒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若不是她的嫡亲女儿时运不济,齐翎又长期在江南,早早地嫁了一个普通官家,这宁允哪里还轮得到齐湘容。
书房内气氛冷下来,孟氏不由轻声提醒,“老爷?”
齐翎轻叹口气,“几时的宴?”
看这反应便是同意了,孟氏轻抿唇角,心道成了一半。“我擅自主张,也不敢打包票,不若此次先是接风小宴即可?若是宁公子没有此意,倒也不会丢了我总督府的面子。”
“嗯,那容家公子…”齐翎轻点头,说到容澜他便是头痛起来。容澜这个纨绔,整日不务正业便也罢了,有时候更是随心所欲至极,横插一脚朝堂之事,陛下竟也不责怪。
“容家公子…”孟氏蹙了蹙眉,夫妻二人相望,皆从对方眼中看出迟疑。
齐翎是怕容澜在这个节骨眼上对苏州知州的事情横插一脚。
“罢了,两人相继来到江南,若我作为总督府,只邀请宁公子未免传出去难听,便将二人都邀上吧。”齐翎长叹口气,下了决定。
罢了,苏州知州的事牵涉太大,想来容澜应该不会再如此轻易地横插一脚。
“是。”孟氏心下一跳,答应下来。
正待总督府夫妻二人为着宁允与容澜之事操心时,两个正主却早已在赴宴的路上。容澜的马车一贯张扬,金纹玉饰,玲珑环佩作响。只是后面跟着一辆极不起眼的马车,无任何纹饰也无华丽的挂饰。对比格外鲜明,倒像是下人坐的马车。
夕云看了一眼后方的马车,幕布裹得密不透风,幸而正是春季,天还未太热,否则人都要憋死了。夕云心下郁闷,虽说容公子将自己带出门,可为何并不表现出半点对自己感爱好的模样?莫非长欢又使了什么手段不成?
隔雪与自己通过气,说是长欢性子懦弱,对容澜百依百顺,其纳新人的事更是半点怨言也无。可瞧瞧她今日死皮赖脸的扮作小厮也要跟上来的模样,哪里是个懦弱的?
夕云想起今日长欢的模样,恨得往地上唾了一口。小贱蹄子,在楼里的时候怎地没见过她使得这些手段。
而此时正被夕云怨恨的长欢,狭小的马车让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受不住容澜投来的灼热视线,长欢将小厮戴的帽子又往下拉了拉。
忍不住出声道:“少爷看什么,我脸上的花米子不是消了吗?”
容澜拿开长欢动帽子的手,有些不满地瞪她,“手爪子这么多?让本少爷安静地欣赏会我家阿欢的第一次男装不行?”
前世他也见过长欢扮作小厮的模样,不过是为了床笫间情趣所作。
他临行出门前看她睡得安稳的模样忽然来了气,硬是将人从床榻上拉起,扮作小厮模样,随身带在身边。
不让宁允那个登徒子看到便是,想起她表面吃醋实则毫不在意的事实容澜就不喜悦。不喜悦又如何,还不是黏着她。
这一世是她第一次扮作小厮模样,不敢逾越了规矩,一板一眼,倒真有了那么几分勤恳做事的清俊小厮模样。
可越是这样,容澜便越是想破坏。手指在马车壁上轻叩两下,声音不大,但是习武之人足以感受到。
马车一个摇摆,长欢身子不稳,向一旁倒去,容澜侧过身子,人便入了自己的怀。
因着这身衣服,长欢画了分明的剑眉,即便是画了剑眉梳了男子发髻也盖不住眉眼间的清秀,却带着一份英气,恍惚间竟也算半个小厮了。
容澜低低一笑,“这样着急着投怀送抱?少爷我可不是男女通吃。这位公子,自重啊。”
一声公子咬得重且长,促狭至极,长欢面上一下子被点得通红,又羞又愤,忙推开容澜的身子。
容澜又一用力,将人反扣到怀里,贴得更紧。
马车内本就有些闷热,二人衣衫相贴,体温交融,容澜覆在长欢发丝一丝不苟的耳边,“不过,假如是这位公子的话,我倒也不是不能破例。”
话音一字一句跟着灼热的气息灌进耳中,密密麻麻,长欢的耳朵颈脖都燃起了胜霞的红。她本来就不情愿扮作小厮跟在容澜身边,如今被容澜天调.戏,更是羞愤至极。
仿佛感受到容澜舔了一下耳垂,唇便已极快地速度落到她的唇边,这个吻又快又急,将口腔内的空气尽数掠夺而走,不留余地。
终于被放开,长欢急促呼吸几下,一双眸子都因羞愤而通红,氤氲着浅浅的水汽。
“少爷!”
容澜看了看长欢的发髻,有几丝落了下来,他抬手,将散落的发丝藏在帽中,回道:“哎。”
“这是在马车上!”长欢只想打开那只在发上的手。
“喔,那我正经一点。”容澜收回手,嘴上答应着,面上也开始严厉起来。
长欢一时间停住,只见容澜眸色冷淡看向她道:“容我,这便是你学的规矩吗?敢直面主人。”
“是…”长欢下意识回答后,反应过来,“容我?!”
容澜声线平静,看她一眼后出声道:“以后你妆扮成男子就叫,容我。”
“……”

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小说推荐

主角名为容澜叶长欢小说的名字是《这位恩客有点黏人》,这是一本特殊给力的重生小说,这位恩客有点黏人在线阅读共享给喜欢的读者,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