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3-02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本全本耽美小说——我在仙界当质子带给大家,主角是韵清,作者逆向执离,我在仙界当质子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共享,小时候他喜欢纠缠韵清,是想要为父报仇。他的父亲青光仙君身为庶子一生都不得东明帝君的青眼,为了得到东明帝君的肯定青光不惜披上戎装上了仙魔战场,最终惨死在魔族手中。江阮对魔族心中那是一个恨,而刚刚被青阳掳上仙界的魔界小魔君韵清首当其冲便成了他泄愤的对象。 那时候的他最喜欢带着一批人来绿倚楼欺负韵清。年幼韵清性别还未分化,跟个木偶人似的,被他欺负又不敢吭声,长年累月下去,江阮气焰越发嚣张。

我在仙界当质子韵清小说全文介绍

只是五千年前,江阮下凡历练归来,再次碰到韵清,却惊奇发现本来木讷愚笨的他如同脱胎换骨,美得令人晕眩。每次擦肩而过,那迷人的媚香将他熏得魂牵梦萦,夜不能寐。对着这样光彩照人的韵清,他忽然怂了,别说欺负他,其他仙贵子弟想欺负韵清都被他揍得满地找牙。
谁知还未等他去跟长大的韵清重新开始熟悉,便先听到一个令他心碎一地的消息。
韵清是被青阳帝君——他的叔父破了身子,才迅速脱胎换骨,长大***。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五章 胎儿不稳
韵清居住的绿倚楼属于青阳寝宫的范围,江阮从小便畏惧青阳,能不踏入青阳地盘便不踏入。可是韵清住进来后,江阮反而喜欢往这里跑。
小时候他喜欢纠缠韵清,是想要为父报仇。他的父亲青光仙君身为庶子一生都不得东明帝君的青眼,为了得到东明帝君的肯定青光不惜披上戎装上了仙魔战场,最终惨死在魔族手中。江阮对魔族心中那是一个恨,而刚刚被青阳掳上仙界的魔界小魔君韵清首当其冲便成了他泄愤的对象。
那时候的他最喜欢带着一批人来绿倚楼欺负韵清。年幼韵清性别还未分化,跟个木偶人似的,被他欺负又不敢吭声,长年累月下去,江阮气焰越发嚣张。
只是五千年前,江阮下凡历练归来,再次碰到韵清,却惊奇发现本来木讷愚笨的他如同脱胎换骨,美得令人晕眩。每次擦肩而过,那迷人的媚香将他熏得魂牵梦萦,夜不能寐。对着这样光彩照人的韵清,他忽然怂了,别说欺负他,其他仙贵子弟想欺负韵清都被他揍得满地找牙。
谁知还未等他去跟长大的韵清重新开始熟悉,便先听到一个令他心碎一地的消息。
韵清是被青阳帝君——他的叔父破了身子,才迅速脱胎换骨,长大***。
江阮做梦都没想到韵清竟然会上青阳的床,大受打击后的他每次见到韵清便不假颜色,冷嘲热讽。事后又把自己牢牢关在房内懊悔不已。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明明每次只是想好好跟韵清说几句话,话到了嘴边却不由自主地变了个味道。这种情况真是让他抓狂。
现在韵清在青阳那里受挫,江阮心想韵清必然心情不佳,今日他一定要好好说话,不要再惹韵清生气了。
跟着小图走进楼阁内,看到倒地抓着胸口痛苦呻吟的韵清,江阮大脑一空,顿时把早已预备好的说词忘得一干二净。
“韵清!”见韵清状似中毒,江阮快步上前扶起他,抓着他的手一探。
这是……江阮大惊,这是喜脉。
韵清有孕了!
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将江阮的脑子都轰没了?
韵清是男子,为何会怀孕?难道韵清是因为怀孕才被青阳囚禁在绿倚楼吗?
“江……江阮,求你……”一阵疼痛过去,韵清理智终于有些恢复,他鬓发已经被汗水浸湿,脸色苍白到让江阮感觉心疼。
“杀了我。”韵清颤抖着手紧紧抓着江阮的领口,虚弱地祈求道。
“你胡说什么?”江阮并不知道韵清发生什么事情,一把将他抱起放回柔软的床榻上。
“韵清,叔父是不是给你吃什么东西?”他听说青阳命仙侍日日给韵清送药,却不知送的是何药。如今见韵清这般痛苦,自然怀疑青阳给他喂了什么毒药。
“噬……噬魂丹。”韵清刚刚说完,又一波疼痛从胸口涌起,逼得他想把整颗心都挖出来捏碎才能解脱。
察觉到韵清的意图,江阮连忙抬手按住韵清自虐一般乱抓的手。着急地说道:“噬魂丹是妖界秘药,叔父为什么给你吃这个?韵清,你先忍住,我现在就去叫姑母过来帮你看看。”
为了防止韵清乱动,江阮还特意拿出一条软绳将他双手绑起才出去找青月。
江阮知道情况紧急,几乎像疾风一样飞奔出去,到了寒月宫二话不说就把青月长公主带了过来。
“姑姑,你快帮韵清看看,他似乎不行了。”
本来正在闭关炼丹的青月长公主莫名其妙被江阮拉了出来,心中本是不快。看到床榻上毒发的韵清时,顿时收起怒火,连忙坐到床榻边为韵清查探身子。
“这是喜脉,可是青阳的孩儿?”青月长公主比江阮见识多了些,男性魅魔怀孕的事迹她以前在一些古老秘籍上看过,所以并未像江阮那般大惊小怪。
“我不知道,先不管这个。姑姑,你先帮他解毒,他中了噬魂丹!”
江阮看韵清这般痛苦,哪里还顾得上他怀谁的孩子,连声催促青月帮他解毒。
“噬魂丹?为何韵清会中这种歹毒的药物。”青月一听大惊失色,再次去探韵清的脉。
“不好,他有小产的迹象。”
青月脸色凝重,一双素手轻轻放到韵清腹上,温顺的灵力缓缓注入韵清身体。
“姑姑,他看起来还是很疼……”江阮动作轻柔帮韵清擦了擦额头汗水,看着同样满头大汗的青月提示道。
“不行,他一定被人喂了其他药,我控制不住胎儿的动向。”像他们这种繁衍极其困难的高神格仙魔,胎灵形成后,便会紧紧吸附在母体体内,需要花费千年光景胎灵才会松开母体降生于世。而韵清体内这个胎灵,青月估计形成还没有一年,便有滑落的预兆。这肯定不是自然的现象。
“那怎么办?”
青月起身负手于背,往返踱步思考。
“噬魂丹乃是妖界秘药,我们仙界也没有解药,韵清腹中胎儿一时半会还不会小产。现在先去找解药,解了毒再保胎!”
“哪里有解药?”江阮见青月已经想出办法,连忙追问。
“妖界九尾狐族!”
妖界……
江阮思考一会,果断说道:“姑姑,我现在就去妖界找他们要,你先照顾好韵清。”
“你要小心。”叮嘱好江阮行事小心后,青月才放手让这个刚刚成年不久的侄儿离去。
转头看着床榻上的韵清,青月叹了口气,给他喂了一颗镇痛的无忧丸后悠悠道:“希望药效能撑到阮儿回来。”
纵使江阮马不停蹄前往妖界求药,等他重新回到绿倚楼,已过去了十日光景。
“阮儿,求到药了吗?”
青月在这,青阳命令的仙侍也不敢再逼韵清喝清灵药。
可是断了十日药物,韵清小产迹象却没有缓下来的趋势,加上青月的无忧丸效用越来越差,韵清的情况越发糟糕。
“侄儿无用。”
风尘仆仆的江阮一进门看到青月,向来骄傲的脸上竟然罕见出现备受打击的表情。
“我求见了妖帝,他拒绝给我解药。我苦苦在那里等了两日,见他们还是无意给我解药,便回来了。”
青月闻言脸色迅速沉了下去,寒声说道:“仙妖两界即将联姻,不过是一颗小小的噬魂丹解药他们都不肯给,未免太过小肚鸡肠。我倒是要亲自去看看,他们有何理由不给。”
说完一甩素白的袖子,青月便夺门出去。却未曾预料到,本来应该还在蓬莱山的青阳迎面走来。
“阿姊,你怎么在这里?”看到原本被布置了九轮陨星阵的绿倚楼如今门户大开,而他那正在闭关炼丹的长姊竟然匆忙从楼里走出,青阳有些不悦。
“青阳!”看到青阳,青月微惊,脸上有些尴尬。按理说韵清是青阳的人,他们之间有何纠葛不是她一个外人可以插手的。
但是她今日却无法袖手旁观,当日若无韵清,她便会被青阳按着头强行嫁给冥主神荼。她一个三万多岁的女子嫁给一个刚刚成年的冥主,说出去必然会被六界众人笑得无法抬头。在这件事情上,韵清对她有恩,她无法冷漠地看着他这么受折磨。
“我过来看韵清。”
“看他?”青阳不解问道:“你何时跟他有交情了?”
青月还未答话,见青阳要进楼连忙上前拦住他。
“阿姊,你这是何意?”
“青阳,韵清就算犯了什么错,你稍微惩戒一下便是,不要再这样折磨他。”
折磨韵清,青阳冷哼,他不过是让韵清把肚子里的孽种堕下来而已,怎么成折磨他了?
“让开。”青阳一拂袖,将青月扫到一旁后,便阔步走入楼阁内。
随着一入内,便看到江阮正一脸担忧地坐在韵清的床榻边看着床上脸色死白的韵清。
“阮儿,你在做什么?”房内的情形让青阳心中咯噔一下,有了沧遗的前车之鉴,他现在看谁都像是对韵清意图不轨的人。
“叔父!”江阮大惊,连忙起身行礼。
“谁准你进来的?”青阳厉声质问,目光活像要撕了江阮。
“青阳,是我托阮儿帮忙照看韵清的。”门外的青月一听青阳这样逼问,生怕他对江阮不利,连忙上前帮其解释。
照看?青阳这才察觉一丝异常,连忙撩起水光珠帘往床榻上看去。
“清儿!”看到床榻上那气若游丝,一脸惨败的韵清,青阳如遭晴天霹雳,颤抖着手去触碰他冰冷的脸。
“你们对清儿做什么了?”为何他去蓬莱山前韵清还好好的,转眼之间便奄奄一息地躺在床榻上。
被青阳这样质问,青月冷冷一笑,指着地面上破碎的瓷碗说道:“应该是你对他做了什么?”
她守在韵清的这几日,亲眼看到仙侍送清灵药进来,才恍然大悟害韵清腹中胎儿不稳的不是别人,正是青阳。
可是这个将韵清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反而一脸无辜地来问是不是他们害了韵清,真是荒缪。
“这只是清灵药,不会损害清儿的身体。”青阳见青月不愿意多说,也无心与她纠缠谁对谁错,抬手便去探韵清的灵息。
“他中了毒,噬魂丹。”青月以为青阳是在装模作样,于是一脸淡漠地平叙道。
“沧遗!”听青月这样一提示,青阳脸色黑了下来,看来那日他对沧遗还是太仁慈了。
“怎么?不是你下的噬魂丹?”
青月兰心蕙质,见青阳如此咬牙切齿地叫出妖界太子之名,便知自己可能误会了青阳。
“我疯了吗?为何要对清儿下这样歹毒的药物。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第二十六章 悔不当初
“难怪,我在妖界费尽心思他们都不愿意给解药。原来他们才是向韵清下毒的罪魁祸首,叔父,现在怎么办?”江阮听到青阳否认自己下毒,便知下毒的与妖界之人脱不了干系。心里不仅感到胆寒,这新仙后还没上位呢,就先对韵清出手了,真是太可恶。
“阿姊,你帮我看着清儿,我自己去跟元霜要解药。”
青阳心知此毒只有妖界有解药,前段时间他在人界重伤了沧遗,元霜那个护犊子的老狐狸必然不会轻易交出解药。
叮嘱完青月,青阳便迅速动身去妖界。
青阳前脚刚刚走开,韵清又开始毒发,剧烈挣扎哀嚎起来。
“韵清,你忍着。”青月见状慌忙上前拿出无忧丸往韵清口中送去。
然而这回无忧丸失效了,青月一连喂食了三颗无忧丸。韵清都没有镇静下来。
“不好,无忧丸没有药效了,阮儿,你先看好他,不要让他伤害自己。”
得到青月命令的江阮连忙按住韵清不安分的双手,一脸紧张地看着青月在一旁施法。
一阵兵荒马乱后,韵清总算微微冷静下来,微微喘着气,奄奄一息地说道:“我肚子疼。”
青月倒吸一口冷气,颤抖着手掀开盖在韵清下半身的薄被,入眼便是一摊刺眼的红的。
“韵清……”
“嗯”
“孩子……已经没了。”
嗯,在青月与江阮忐忑不安的目光中,韵清轻轻应了一声后,便疲惫地闭上眼似乎昏睡了过去。
三日后,青阳风尘仆仆带着噬魂丹的解药回到了仙界。
绿倚楼里已经恢复了平静,满屋的***也被清理干净,青阳一时之间也没有发现异常。
来到韵清床榻边,看着换了一身干净衣衫静静睡着的韵清,青阳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来得及。
“青阳。”听到动静的青月赶了过来问道:“可拿到解药?”
“拿到了。”青阳拿出解药,正想唤醒韵清却被青月阻止了。
“这东西,我想应该交给你。”青月忽然拿出一个小小的碧绿色玉盒,呈到青阳面前。
“这是……”青阳迷惑地接过去,打开一看,脸上一喜,说道:“总算打下来了。”
此话一出,青月不寒而栗,一脸忌惮地看向青阳。
什么叫总算打下来?这是一条命,像他们这种高神格的仙魔,繁衍本就困难,对待新生的后代,都是百般珍惜。她实在不知,青阳为何要狠心堕掉自己的孩子。难道是为了稳住以后仙后的地位吗?
“初丹。”青阳一脸愉悦地把近侍唤道身边后,将手中的玉盒丢到近侍手中。
“将着胎灵送到妖界太子手中,就说拜他噬魂丹所赐,他的孩子提前降世了。”
“是。”
“那是沧遗的孩子?”初丹一退下,青月便一脸不可置信看向青阳。
“那贱畜,我迟早剁碎他。”一想到沧遗曾经睡了他的清儿,还在他腹中留下孽种,青阳便气得牙痒痒,恨不得立即将沧遗挫骨扬灰。
“所以你便逼韵清服清灵药。”青月蹙了蹙眉,说道:“青阳,孩子堕下来已有三日,韵清知道这个消息后,便未再醒来过。”
青月这样一说,青阳脸上的喜色淡了下去,抓起韵清那放置在锦被上毫无血色的素手一探,向来稳住的脸上罕见出现了慌张之色。
不可能,清灵药只是让胎儿与母体的魂魄明明分离开来,并不会损害母体。为何韵清体内少了两魂两魄,连仅有是元神也如此黯淡?
“叫初丹过来,他到底喂了清儿什么?不对,是沧遗!是那贱畜的噬魂丹害了清儿,我去杀了他。”
青阳轻声低喃着,面色阴郁得让青月心悸。
“青阳,你冷静点。噬魂丹虽然虽然霸道,但是也不至于会让韵清失了两魂两魄。再说了,就算少了两魂两魄,也不会让人昏迷不醒。韵清他只是不想醒过来罢了。”
青月究竟是青阳的姐姐,不似他人那般畏惧青阳,见其好似真的要去找妖界太子的麻烦,连忙上前拦住。直接开口残忍地把青阳不愿意面对的现实说了出来。
失了部分魂魄最多让人变得天赋不足,体弱多病,但是让人直接昏迷不醒却是不会的。韵清会如此,大抵是对现实没有什么留念,于是选择自我封闭,陷入永恒的沉睡而已。
被青月一点,青阳再也无法欺骗自己,理直气壮地把韵清的异样归罪于他人。
跌跌撞撞地走回韵清身边,青阳抬手抚摩着床上那人依旧如画般漂亮舒适的面容,动作轻柔地像是在对待什么易碎的瓷器。
韵清素来坚韧,他那双漂亮的紫眸也许有过伤心、失落、黯淡,但是那眼底的亮光却从未曾熄灭过。他这种对生的强烈渴望让青阳错以为,无论自己如何对待韵清,他都不会轻易离去。
可是他失算了,这一回,韵清心中的光终于熄灭了。
他宁愿陷入永恒的沉睡,也不愿意醒来面对现实。
“阿姊,你先下去。”谴退了青月,青阳再也不努力控制自己情绪。
“清儿,你若心中有气,便醒来与我理论。你要打要骂,我绝不还手。”声音带着小心翼翼,青阳俯身轻轻地把怀中的瘦弱的身体拥入怀中,似乎对待什么珍贵的宝贝一般,生怕力气一大便将他弄碎了。
“还是你想回魔界?你若醒来,我便陪你回去,你想住个一两年都行……清儿。”
青阳将头埋入他雪白的脖颈,声音哽咽说道:“你想要什么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不离开我。”
他贵为仙界之主,生来便是睥睨天下的帝王,即便当年被韵璃率领魔界大军攻上仙界他都未曾害怕过。可是今日他却是慌了。一想到日后韵清不会再醒来,只能如活死人一般躺在床上,他便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
若是此刻第三人在场,便会看到向来高贵无情的青阳帝君,那双总是带着骄傲的星目,竟然罕有的落下两行清泪。似是在祭奠他心中某种坚持随着韵清的自我封闭而被迫崩碎。
韵清沉睡后,青阳整个人都萎靡不振起来,日日夜夜呆在绿倚楼守在韵清身边不见任何人。青月原以为让他缓几日便会恢复如初,却未曾预料到一月过去,青阳都未曾走出阴影。青月知道不能任由青阳再这样颓废下去,带着侍女便匆忙往绿倚楼赶去。
谁知她还没踏入绿倚楼,便先看到绿倚楼外那跪俯一地的仙廷重臣。
原来事情已经传开,青阳为了韵清不理朝政让这些仙君仙尊心生不安,纷纷前来劝谏。
“长公主,您快去与陛下说说,仙界不可一日无主,他不能终日不理朝政。”
“长公主,仙妖两界联姻在即,陛下如此做法,传到妖界耳里不是让我们两界心生芥蒂吗?”
……
一路走来,这些重臣纷纷向青月控诉青阳的种种不是,寄希望于青月可以唤回青阳的理智。
青月迈着沉重的步伐,带着众臣的厚望,推开了紧闭一月的房门。
迎面而来便是那令人窒息的死气,压得青月心头一沉,不得不停下脚步。
“出去!”
楼阁深处传来一道沙哑干涩的声音,听得青月心中一酸。她的弟弟向来骄傲,何曾这般憔悴萎靡过。
“青阳,你就让韵清静一静吧,你这般待在他身边,也无济于事。”
青月苦口婆心劝阻,却不经意间触怒了青阳敏感的神经。
“清儿都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忍心抛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在这里。你给我出去!”
“青阳,你醒醒吧。韵清就是不想看到你才沉睡不醒的。”
“滚!”
青阳半句话都听不进去,一挥袖子就把青月赶了出去。
“长公主,陛下怎么说?”
“长公主,陛下振作起来了吗?”
重臣们一见到青月,再一次七嘴八舌地追问。青月心中烦闷,推开众人重新跑到绿倚楼门口,疯狂拍打起门户来。
“青阳,你出来。你不就是想韵清醒过来吗?你先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把他唤醒,你一个人闷着也救不回他。青阳,算阿姊求你了,快点出来。”
青月这般激烈的举动,似乎给了朝臣启示,他们一转话锋,不再辱骂韵清惑乱人心,批判青阳耽于美色不理朝政。各个上前高声请求青阳出来,他们愿意一起想办法救回韵清。
这回,青阳终于不再抵触,在众人惊喜的目光中,缓缓打开房门。
他披头散发,鸠形鹄面,看起来十分憔悴。
“你们,真的可以救回清儿?”
韵清是自殇,非药石可医。他这些日子日日夜夜都守在韵清呼唤,都未能成功唤回韵清的神智。
虽然知道这些朝臣大抵是在哄骗自己,青阳却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可能。万一,真的成功唤醒韵清呢?
“陛下,老臣原意一试。”
“陛下,臣也愿意。”
大臣纷纷表态,青阳见此便点点头,说道:“若你们救不回清儿,也不用做什么仙人了。”
“老臣必将竭尽全力!”

推荐理由

我在仙界当质子(主角韵清)小说凭借细腻又流畅的文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的情节,深受读者欢迎,喜欢该书的朋友请关注本站免费阅读我在仙界当质子小说,本站支持我在仙界当质子小说全文结局在线阅读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