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十年陆北情深(顾笙笑陆北凛)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十年陆北情深(顾笙笑陆北凛)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十年陆北情深(顾笙笑陆北凛)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短篇小说时间: 2019-03-02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十年陆北情深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顾笙笑陆北凛的小说名字叫《十年陆北情深》,本站提供十年陆北情深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资源,面对李叔的直言疑问,顾笙笑先是一愣没有转换的过来,身后的男人却是明显的比她反应快一点,满脸不失礼貌的微笑着,轻点了一下头。“李叔好久不见,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可不是嘛,你们当年可是我看着的一对,我还在想你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回来,原来是这样啊。

十年陆北情深全文介绍

顾笙笑有些微微错愕,伸手捂着自己的心脏,刚刚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强烈的心跳感;那似乎是心动的感觉。
陆北凛看着顾笙笑一时间瞬息万变的表情,又善解人意的提议给她一些私人空间。
“你不用着急,因为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你,只要最后结果有你就够了。”
陆北凛说的一脸动情,顾笙笑的内心波动很大,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这样一脸深情款款的面对自己的时候,她内心就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心酸,在不断的拉扯纠缠;使得她心也痛、头也痛。

十年陆北情深完整版在线免费阅读

第55章 我从没想过拒绝生孩子
听着,顾笙笑有些不好意思垂了垂头,语气自责的回答道“不好意思李叔,我一个人习惯了,没想到会让你们担心。您早点回去休息吧。”原本还想问问看有没有多余的房间给身后的陆北凛,想想李叔她们都为了自己耗了这么久,还是不要耽误她们的休息了。
“身后的是陆小子吧!”
面对李叔的直言疑问,顾笙笑先是一愣没有转换的过来,身后的男人却是明显的比她反应快一点,满脸不失礼貌的微笑着,轻点了一下头。“李叔好久不见,没想到您还记得我。”
“可不是嘛,你们当年可是我看着的一对,我还在想你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回来,原来是这样啊。”
陆北凛礼貌的微笑着没有说话,他就是希望全部的人和事物都将他和顾笙笑两个人紧紧的挂钩,这样未来的日子才不会那么难。
顾笙笑见状,一脸为难的笑着,尴尬的看着两人的对话;感觉自己完全都插不上话,明明他们也没有滔滔不绝,只是简单的几句寒暄而已。
顾笙笑看着两人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两人之间莫名的电波“李叔您早点休息吧,我们也先回房间了。”说完,她就拉着陆北凛的手往里面走去。
陆北凛看着女人的动作,心情不自觉的变得很是漂亮,任由他拉着自己匆忙往她所住的房间直奔而去。
回到房间,顾笙笑第一时间就是紧紧关上房门,顺带反锁好。转过身子,顾笙笑的视线对上一直默默跟在身后微笑着的陆北凛,不解的蹙眉:“你笑什么?你可别想多了,我只是不想这么晚了再麻烦李叔他们。”
一边说着,顾笙笑一边走到床位的位子坐了下来,手指指了指眼前的地板,语气很是随意的说道“今天晚上你就先将就的睡在这里,柜子上头还有多余没用过的两床被子,刚好可以给你垫在地上,时间不早了;我先睡了。”
言毕,顾笙笑一个翻身爬上了床铺,拉过一旁摆放平整的被子盖过自己的身子,头也不回的转过身子,睡下。
见状,陆北凛终究都是保持着缄默的态度看着顾笙笑的动作,嘴角清清浅浅的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陆北凛将手中的行李箱安置好在一旁,无奈的走到顾笙笑手指过的柜子前,拉开门柜,拿出了顾笙笑所说的两床被子,老老实实的铺在了地上。
陆北凛转身走进了一边的小浴室,闻声,顾笙笑半支起自己的身子侧回头看了过去,隐隐闻声里面流水哗啦啦的声音;心底蓦然有一种很是复杂的感觉。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真的好不好。
就在她思考的这会儿时间里,身后的浴室门把发出清脆的声响,惊的顾笙笑赶紧缩回了被子,装出和刚刚一模一样的样子;陆北凛不动神色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默默的走到了床边踢了踢被子坐了下去。
片刻,陆北凛下巴无聊的枕着床边,眼巴巴的看着顾笙笑清冷的背影;发自内心的深深呼出了一口气,轻声道:“睡了吗?笑笑”
闻言,顾笙笑一呆,她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背对他的动作,默默的等待后续的话语。
陆北凛见顾笙笑不予理会自己,心里有一点点小失落,有些怀疑顾笙笑是不是真的睡着啦;他默默的站起身,动作轻盈,蹑手蹑脚的像个小偷一般静静猫近她的身边,目光依依不舍的紧紧注视着顾笙笑的睡颜。
顾笙笑睡觉一直都不属于那种老实乖巧的节奏,一定要形容的话可以说的上是天马行空,大鹏展翅了;但此刻眼前的女孩却是一脸的舒适安详,让注目的人都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陆北凛下意识用手指轻轻捏了捏她的脸颊,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觉得很是贪恋,“原来你也可以睡的这样乖巧啊,要是能一直这么可爱就好了。”
听着陆北凛的感叹,顾笙笑碍于装睡,此刻在内心她早已白眼无数,内心激动无比很想立马的就跳起来反驳男人。
但是她忍了,因为在现在这个氛围里只要她睁开眼,尴尬的人不会是别人只有她罢了;所以顾笙笑的内心反复的默念着一句咒语“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
她要保持礼貌的围笑:)
夜半三更时分,顾笙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狠狠拍了自己一巴掌坐了起来,看着自己发红的右臂,她的眉头已经拧的不能在拧紧了;可恶的蚊子大晚上没完没了的盯着她咬!整个人都快变成蚊虫包了!
陆北凛也在她清脆的巴掌声中惊起,目光担忧又谨慎的望着顾笙笑,还未开嗓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沙哑,小声询问道“怎么了?干嘛打自己。”
陆北凛目光深深的盯着那条发红的右臂,上面明显的鼓起了两个不小的包,心下了然,陆北凛从地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自己的行李箱前捣腾了一下,摸出了防蚊药朝她走了过去。
陆北凛坐在了她的身边,动作在习惯不过的抓过她的那条手臂,拧开药瓶的盖子给她认真的细细涂抹着,摸完之后又换了一只手臂,直到双脚也被不同分布的抹上要以后,陆北凛才悠悠的道出了一句话。
“看来没有我,蚊子依旧还是那么的喜欢你。”
闻言,顾笙笑一双黑瞳默默地注视着他的动作,从始至终没有发过一声言,说不感动是假的;内心的触动让她有些愧疚让眼前这个男人继续睡地板了。
究竟也是有一只婚约的人,睡在一张床上应该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他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举动。
做什么过分的事也算是理所当然了
想着,顾笙笑默默的往后退了退,给陆北凛让出了一些地方,她生疏却又不失大体的拍了拍身侧,语气轻轻的提议道:“要不你睡床上来吧,不然明天腰会疼。”
见状,陆北凛当然是兴奋的啦,内心早就巴不得抱着美人入睡了,可偏偏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得模样,再三确定她的意思:“你确定了吗?你不用勉强自己的。”
顾笙笑是一个性格很坚强的妹子,即便是他在想和她共枕入眠,也不想勉强她做自己不愿意的事情。
闻言,顾笙笑目光深深的注视着他,一双黑瞳在黑夜里不断着闪烁着好看的光线,让他迷的移不开眼。
顾笙笑微微一笑,眸中带着一种沁人心脾的甜,微微点头回应了一句“嗯”
说完,顾笙笑就转身背对着他躺了下去,怎么说呢,究竟是丢失了一部分记忆,感觉还是会有一些生疏;感受着床边来自男人忽然的深陷,她的一个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止不住狂跳。
顾笙笑死死的咬着下唇,深怕一个不小心她的心脏就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兴许是陆北凛也感受到了顾笙笑的反差,默默的注视着她单薄瘦小的背影,他缓缓朝她靠近,大手随即也攀上了顾笙笑不足盈盈一握的腰身。内心独白:瘦了。
顾笙笑浑身一僵,背影僵直的像一根木棍,她有一种给自己自掘坟墓的感觉;感受着那来自腰身上,男人手掌滚烫的温度,一点一点弥漫到心脏再有一点一点朝四肢末端扩散开来;顾笙笑莫名的有一种很热很燥的感觉。
想动又动不了,无奈、顾笙笑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狂潮,平静的对身后的男人说上一句:“那个,你可以把手拿开吗?我好热。”
闻言,陆北凛轻轻的笑了,顾笙笑一张小脸更是莫名的红透了,在他松开手的那一刻,用最迅速的速度朝右上方拱了拱自己的身子;以便和身后的人拉开一些距离。
见状,陆北凛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动作,他心里清楚的很,什么都需要有一个过程,只要第一步顺利的迈出了,后面按照方案一步一步循序渐进的深入;结果一定不会不尽人意。
许是太困了,没过一会儿陆北凛就听到顾笙笑平缓的呼吸声,他微笑着给女孩拉了拉被子,又靠近了女孩一些些,安静的闭上了双眸。
翌日清晨,窗外的晨光透过窗户直直的洒进了房间,顾笙笑迷迷糊糊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翻身预备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身上不知在什么时候还压了一个重重的大手。
她转过眸子,一眼就看见了陆北凛一张帅气的脸庞,浓密的眉毛透着一股子男人强势的气息,一双细细长长的眸子,高挺的鼻子将整个人的五官都显现的更加的立体且带有很强的攻击袭;就连睡着了,顾笙笑也觉得这个男人不算是那种好搭讪的人。
她怎么就会和这样的一个人在一起,还有那么长一段的感情。
或许是因为顾笙笑的目光太过凸显了,被盯着的陆北凛忽然就这样打开了眼眸,吓得顾笙笑往后一退“啊!”尖叫的差点掉下床,还好是陆北凛的大手捆住了。
“我有那么好看吗?一大早上看的那么入迷。”
闻言,顾笙笑冷不防的翻了一个白眼,语气很是轻视的冲眼前的男人来了一句“我是惊奇于一个男人的眼屎怎么会这么多!!”
听言,陆北凛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就是挺深沉带着一丝寒意的感觉;这丫头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爱胡咧咧了。虽然内心虽然他是不服气的,但是手上的动作还是很老实的揉了揉眼角。
见状,顾笙笑忍不住轻笑出了声;陆北凛看着眼前一脸带着嘲笑意味的女孩,顿时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内心那叫一个翻腾啊;但又觉得好笑。
现在这个丫头骗起自己来真是分分钟的事啊,他也是一点怀疑之心都没有了;还乐得其所。
和陆北凛单独相处的时间里,顾笙笑的内心中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虽然一开始会有各种排斥的感觉在前面阻扰自己,但是最终都会被陆北凛的柔软给打败;似乎是他们之前特有的一种感觉,很微妙也很舒适。
顾笙笑目光一瞬不瞬的直勾勾的目视着眼前的男人,语气很是郑重的说道:“陆北凛和你在一起,我的内心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要不你帮我把,帮我找回那些属于我们之间的记忆。”
闻言,陆北凛忽然变得沉默了下来,一双眸子幽幽的注视着她,假如这是只是一个建议他一定会一口回绝;究竟曾经的他们没有像他们现在这么好相处。
但这并不是一个提议罢了,他看的出来顾笙笑又多么想找回曾经那些被她遗之脑后的时光;陆北凛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口,有些晦涩的接应了下来。“嗯,我帮你。”
梳洗完毕之后,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一楼大厅,早早就听自家老头说笙笑那丫头昨晚半夜的时候把陆北凛那小子带过来了,今天早上这么一见,果然让人抑制不住的欢喜。
李阿姨一脸喜不胜收的眯着眼睛,一手不停地冲着顾笙笑两人招动着,爱不释手的挽过了顾笙笑的手臂,抱怨道。
“哎呀,终于是到齐了,陆小子你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啊!”
闻言,陆北凛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目光看向了一旁的顾笙笑,顾笙笑一脸淡然的回视了他一眼,就听到他委屈兮兮的控诉道“还不是笑笑,一定要提早一天回来见你们,而苦命的我手上工作还没交接完,所以就晚了一步咯。”
李阿姨真是越看她们这对越是喜欢的不得了,又热络的回问了一句“这么久了,你们这次回来是有什么计划吗?”她记得他们在那边都挺忙的,每次回来都只能带两三天,以至于基本只有春节的时候会回一趟家。
“我们是回来度蜜月的,计划着先从刚相识的地方来走一遍。”
“什么!?你们两个真结婚了?!好家伙,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和我们这两老头说一下,是嫌我们去不了是吧。”

顾笙笑陆北凛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第56章 例假两个月都没有来过
陆北凛狡猾的避开了一切顾笙笑提出来的迷惑,言简意骇的掐中要害,让即便是已经没有回忆的顾笙笑,内心也是被狠狠的撞击了一番。
“噗通噗通!”
顾笙笑有些微微错愕,伸手捂着自己的心脏,刚刚的那一瞬间,她竟然有强烈的心跳感;那似乎是心动的感觉。
陆北凛看着顾笙笑一时间瞬息万变的表情,又善解人意的提议给她一些私人空间。
“你不用着急,因为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你,只要最后结果有你就够了。”
陆北凛说的一脸动情,顾笙笑的内心波动很大,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这样一脸深情款款的面对自己的时候,她内心就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和心酸,在不断的拉扯纠缠;使得她心也痛、头也痛。
她想想起来,想起那些承载了她们快乐或失意的日子。
陆北凛看着顾笙笑一脸痛苦的模样,内心同时也心疼不已,万分自责自己的不该。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和你多说这些,你别想了,看着你这么痛苦,我心里也很痛。”
陆北凛一脸心疼的握着顾笙笑的手腕,习惯性的想要将人拉入自己的怀抱安抚;却被顾笙笑惊得一下推开了。
陆北凛被顾笙笑下意识的动作弄的愣了一下,表情顿时微微失落的沉了沉,看着顾笙笑尴尬又堤防的神色;他紧跟着又心酸的苦笑了一下,自我安慰型的回答着。
“放心,我没事的。”
陆北凛起身,不假思考的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顺手拧开门把退了出去;给顾笙笑留下了一个单独休息的空间。
陆北凛离开以后,靠着床头坐着的顾笙笑明显感觉自己周身的空气都变得轻松了一些,整个人的情绪也没有那么激动了;头也没有那么强烈的痛楚了。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似乎每次接触陆北凛这个人的时候,内心的感觉都会变得不一样。
从起初的生疏,到渐渐的愧疚,然后又是淡淡的思念;以至于到刚刚莫名的觉得有些生气和心酸,她都不知道起因源于什么。
罪魁祸首都只因为自己失忆!
顾笙笑从床上下来,视线环视了一圈自己的房间,还是熟悉的感觉没有变化;只是多了一些男性用品,瞬间就让她这女孩满是少女心的房子里变的多了一股阳刚的味道。
手指腹扫过了一件一件男人的用品,顾笙笑的内心是说不出的复杂,脑海里终究盘旋在没有陆北凛的记忆中,往返反复。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顾笙笑早早地就给自己洗漱完毕了,将自己的一身风尘疲惫都整理干净后,房间的门也被人敲响了。
“咚咚咚笑笑,饭已经预备好了。”门口是陆北凛小心翼翼的声音,顾笙笑理了理自己的睡衣,应了声。“嗯好。”
走到门口,顾笙笑就这样毫无征兆的拉开门,迎面对上了陆北凛有些微微落寞闪躲的眼神;她开口,好似疑问又好似肯定的说了一句。
“你东西都在我房间住下了?”
嗯?你东西都在我房间住下了这是什么意思?
顾笙笑希奇的话语落在了后来的王平耳朵里,不免有些不解的张口来了一句。
“你这个问题有点希奇,你们两个都是有夫妻之名了,难道你还要人家睡外面的地板?”
地板还是有点严重吧,客厅又不是没有沙发的;这是顾笙笑脑海里蹦出的第一句话。至于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晚上他们要睡在同一个屋檐下?甚至是同一张床???
顾笙笑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面对这个护犊子的老妈,她是没有辙的,反正她又不能拒绝,就这样吧,走一步看一步吧。
陆北凛这家伙应该不会给自己来乱的吧,自己以前的眼光应该没有那么瞎吧。
晚餐,顾笙笑目光不断的往返穿梭在客厅内,直到王平的声音从旁边想起:“饭不吃饭,你眼睛在瞎看什么呢。”
闻言,顾笙笑这才回过头,一脸迷惑的望着正夹着菜往自己嘴里送的王平看去:“妈,爸呢?怎么不见他来吃饭?!”
王平停顿了一下手中的动作,狐疑的眸子直直的盯视着她,蹙眉;刚预备开口时,一旁从坐下来一直到现在都默不作声的陆北凛开口了,语气温温顺和的解答着顾笙笑的迷惑。
“爸他在房间,等下我会给他盛饭送去的。”看着顾笙笑似乎还有不解要开口,陆北凛连忙打断她的思绪“你先吃吧,最近时间上有些改变,有多事都还没有和你商量的。”
顾笙笑看着陆北凛一脸卖力的冲着自己使眼色,心里即便还有很多不解,她还是打住了自己想要开口询问的心。
陆北凛看着顾笙笑放弃了继续追问的想法,一个紧紧悬着的心也跟着慢慢放松了下来。
回来的第一餐晚饭,顾笙笑就吃的食不知味,一颗心乱七八糟的;埋着头,碗里不断是王平送来的菜。
大家吃过饭以后,陆北凛因为要送饭去房间内给顾笙笑的爸,便一同主动的承担起了洗碗和善后的工作。
王平则一脸满足的点着头,目光注视着厨房内忙碌的女婿,看着那仅仅有条的动作;她放心的走到了沙发前调起了频道。
顾笙笑没有管她们,吃过饭以后就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反手把门带上之后,顾笙笑走到了自己的小书桌前拨通了电话。
对面几乎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喂?”
“小美,是我。”
闻言,周昱美在电话的另一头露出了一抹浅笑,语气轻松的会问着对面的女孩。
“怎么样,回家的感觉是不是特好,有没有帮我给伯父伯母问好啊?”
顾笙笑听着周昱美清脆的声音巴拉巴拉的从电话里面传来,内心有些焦虑,语气有些凝重,逮到机会就立马说了一句。
“小美,他住我家了。”
闻言,周昱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说的有些没头没脑“啊?”
“陆北凛他住我家了,还把我和他的结婚证放在我妈那里啦。”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后面的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电话那头就被无故的掐掉了“滋滋...”还没等她继续播过去,对面的电话便已经拨回来了。
“你刚刚说什么?!他怎么会住到你家,陆北凛那家伙和你已经领证了吗??”
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就不知道了,她可以说的上是现在唯一一个了解顾笙笑近些年生活动态的人了。
顾笙笑很是无奈的回应道“嗯,我也表示很迷糊,所以才给你打电话。难道你也不知道吗?”
听言,周昱美冷静的沉默了下来,这个事情实在是太大了;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难以消化的。
半响,周昱美抱着狐疑的态度反问了一句,“伯母她相信了吗?她可是连婚礼都没有参加的啊!”
“嗯,我妈她现在深信不疑,并且很满足他这个女婿。”顾笙笑一边说着,脑海里下意识的就飘出了王平满脸护犊子的神情。
“我去!陆北凛这是给你妈下***了吧!?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都会上当受骗。”
周昱美气不过,一脸吹胡子瞪眼的在电话这边说着。
闻言,顾笙笑想着,也没办法去解答周昱美此刻暴走愤怒的心情,开口好奇的问了一声。
“刚刚吃饭的时候没有看见我爸,但看到陆北凛的表情,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样。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言毕,周昱美顿时就安静了,空气中流动中一种类似于尴尬的因子;她没有想到顾笙笑把这么严重的事也给忘了。
片刻,周昱美再度开口,说话的语气有些自责与为难“对不起啊,笑笑。我忘了告诉你7年前,你爸爸因为脑梗塞中风了。这么多年都是你妈妈在照顾他。还有你妈妈也在去年的时候查出了乳腺恶性肿瘤,做了手术切除。”
周昱美想着既然都已经告诉她了,那还不如把全部的变故都一并告知给她。“但是你放心,她们两老人家身体还是硬朗的,恢复的都很好。”
听完周昱美的阐述以后,顾笙笑的脑子只个翁嗡嗡的响个不停,信息量大到她已经感觉自己无力消化。
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底黑洞,因为一些原因导致她不得不注视着那个深渊,逼着她感受着那强大的压迫能力;使她陷入痛苦的深渊无法自拔。
良久,顾笙笑语气清冷的开口说道“那为什么后来的我会出现在a城,会在哪里出事。”
顾笙笑的话让周昱美沉默了很久,久到甚至让顾笙笑都忍不住怀疑电话那头已经没有人了。
“咚咚咚”
房门不适宜的被敲响,顾笙笑回眸就看见一脸沉静的陆北凛正站在门口,手把着门把;望着自己。
“因为一些原因,你申请公司把你调到a城,后来你想转回来的时候,公司这边的人事调动已经满了,所以你还得回a城等通知。”
对面的周昱美也听到了陆北凛冷静解答的声音,她急不可耐的在电话的另一头冲着顾笙笑大喊:“喂?喂?笑笑,你别听他的。”
闻言,顾笙笑看了看陆北凛又看了看还在通话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现在更愿意听到陆北凛的答案;因为周昱美她会考虑自己的病情而有一些适当地隐瞒,但是眼前的这个人并不一定会。
“真的是这样吗?”
顾笙笑果断的挂断了电话,身子转过来直面他,目光平静如水却又暗藏波涛;语气不急不缓的说着:“看来你对我的生活也是了如指掌了,那就由你替我解答全部的迷惑吧。”
顾笙笑拉开一把椅子坐下,背靠着小书桌,潇洒的环胸翘着二郎腿;一旁的陆北凛望着,他感觉自己似乎看见了一个曾经无比熟悉的笑笑,可是从她淡漠清冷的语气中,又似乎看见了后来一遍又一遍疏远自己的顾笙笑。
“笑笑,这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我可以告诉你全部的前因后果,但是请你能不能答应我,当你知道了这全部一切缘由后,你不要再把我从你的生活里剔除。”
闻言,顾笙笑看着站在自己眼前一脸请求的男人,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酸酸的苦苦的;顾笙笑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的开口说了一句:“你说吧。”
这一夜,陆北凛说了很多很多,从她们熟悉的开始到后来的结束,避重就轻的全全复述了一遍;陆北凛感觉这一夜把自己前22年的话都说完了。
而作为倾听者的顾笙笑从始至终都没有发表过一丝态度,一个表情。
翌日清晨,顾笙笑早早地就从睡梦中清醒,她并没有睡多久,可能也就三个小时不到吧。
看着时钟显示6:00,她俯身看了一眼睡在地上的男人,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下了床。
门被拉开的那一刻,躺在地上的陆北凛也打开了眼睛,其实这一晚上他都没有睡,因为太久没有这样零距离的靠近顾笙笑,他并不想浪费这个难得机会,好好欣赏着她的睡颜。
果不其然,等他磨蹭了一下时间走出卧室,就听到顾笙笑提出要搬出去的想法。
“妈,我想既然我都已经结婚了,多多少少有些不方便,我们还是搬出去吧。”
“哪里不方便了,你这丫头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好,住的好好的为什么硬要搬出去不可!”
王平听着,有些生气了。
闻言,顾笙笑没有丝毫让步的想法,语气强硬的回答道“妈!我们也都老大不小了,既然我都已经结婚了,家里忽然多出一个男人;你们习惯,我还不安闲呢。您放心,我不会离你们多远,况且我修完婚假就要回去上班了,自己新房那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好。”
顾笙笑一脸苦口婆心的说着,站在门口的陆北凛默默的看着,知道她心意已决,即便王平不答应她的做法,她依旧会强硬的从家里搬出去。
既然最后的结果终究只会有一个,何必弄得她们母女关系那么僵,那么不喜悦呢?
这时,陆北凛从后面适时的站了出来“妈,笑笑说的对,也打搅你和爸这么久了,回来这么久都没有去我们的新房看一下,是该回去了。”

推荐理由

十年陆北情深(顾笙笑陆北凛)小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非常适合闲暇阅读!追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本站免费阅读十年陆北情深小说完整版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