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3-0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本全本重生古言小说——永昭郡主带给大家,该书讲述的是谢元姝韩砺的爱情故事,作者桐盏,等她从小佛堂出来, 就听身边的宫女回禀说,恭妃娘娘和惠安公主过来请安了。这会儿, 正在外头候着呢。 宫女口中的恭妃,正是先皇后穆氏。避居长***之后, 承平帝便赐了恭这个封号。 恭,恭顺之意。可见承平帝对穆氏的不喜。本站提供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资源!

永昭郡主全文介绍

半局过后,只见杨天弘抱拳道:“郡主天资聪慧,杨某实在佩服。这古棋,杨某之前以为天下再无人是我的对手,如今,郡主步步紧逼,我却是防不胜防。”
杨天弘这话确实是心里话,假如说之前他那番忠心的表态,心中多少有些不服,他铮铮男子,却要给一个小丫头片子办事,可现在,他是不服不行了。
谢元姝浅浅笑了笑:“先生严重了。我能结交先生,也是一件幸事。之前,少阳若有什么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先生多多包涵。”
杨天弘听了,急忙起身,躬身道:“郡主言重了。”
瞅着外头的时辰已晚,谢元姝也不再多留。

永昭郡主免费章节全文全本在线阅读

25.慈宁宫
慈宁宫里, 满是檀木香味。
郭太后素爱礼佛, 因着昨个儿的地动,郭太后一大早就往佛堂去诵经祈福。
等她从小佛堂出来, 就听身边的宫女回禀说,恭妃娘娘和惠安公主过来请安了。这会儿, 正在外头候着呢。
宫女口中的恭妃,正是先皇后穆氏。避居长***之后, 承平帝便赐了恭这个封号。
恭,恭顺之意。可见承平帝对穆氏的不喜。
她是承平帝的嫡妻,当年先帝爷亲自指婚,可谁又能想到,造化弄人。
想着这些, 郭太后暗暗叹息一声, 低斥宫女一句:“恭妃既然早就过来了,为何不提前回禀哀家?”
宫女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景嬷嬷见那宫女胆战心惊的跪在那里,大气不敢喘, 低声道:“娘娘,恭妃娘娘最是规矩的性子,这些,您也是知道的。既然知道娘娘在小佛堂诵经, 又怎会让宫女们回禀, 扰了娘娘礼佛。”
郭太后就是有些气不顺, 并不曾真的要发作。
摆了摆手, 道:“罢了, 都退下吧。”
宫女们侍奉着郭太后换了衣服,穆氏才缓步走了进来。
穆氏一身藏青色素面妆花褙子,头上只简单的戴着一支白玉簪,瞧着不怒不喜,眼底一丝波澜都没有。
若不是为了阳陵侯府,穆氏又何以会苟活到今日。可宫中妃嫔自戕是大罪,她死了倒没什么,若惹了皇上猜忌,觉得她有怨怼之心,她这些年的忍辱负重,算是都白费了。
郭太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底如何能不唏嘘。
“嫔妾恭请太后娘娘圣安。”
郭太后点点头,忙让人赐座。
“孙女儿给祖母请安。”等穆氏落座,一旁,惠安公主乖巧道。
惠安公主如今是被记载穆氏名下,小的时候再是不懂事,近几年也明白了,父皇不喜母妃。
可她从不觉得有任何的委屈,她的生母田氏早就去了,这些年,若不是母妃教导,她只怕比现在更艰难。
二妹宁德公主究竟有生母淳嫔娘娘护着,可她,若不是有母妃在,怕是父皇早就忘记还有她这个女儿了。
见她乖巧懂事的样子,郭太后笑着拉着她的手,道:“这孩子真是见缝的长,过年那会儿,还不显。这几日瞧着,倒是有大姑娘的样子了。”
穆氏浅浅笑了笑,道:“可不是,一转眼就要到议婚的年龄了。”
听穆氏这么说,郭太后如何不知,她早已经在忧心惠安公主的婚配之事。
要说惠安公主也是可怜的,且不说庶出的身份,被养在穆氏身边,郑皇后连带着都也不喜惠安,倒是颇给淳嫔所生的宁德公主体面。
郭太后岂不知她这是故意的,可她这当祖母的,又如何能看着她故意拿捏惠安的婚事。
她拍了拍惠安公主的手,满目慈爱道:“惠安自有哀家护着,她的婚事儿,怎么说都得哀家点了头,万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的。”
说完,郭太后又忍不住一阵感慨。
都说天家的公主最是尊贵,可她这两个孙女,虽贵为公主,却并不得皇帝喜爱。
若仔细说起来,忠国公府的永昭郡主,皇帝是真的宠溺的很。
但凡入宫,总少不了赏赐。若是碍着凤阳大长公主这姑母,倒也罢了。可她冷眼瞧着,皇上是真的喜欢永昭郡主。
郭太后又问了惠安公主这几日读了什么书,和宫里的绣娘学了什么新的花样子,这时,有宫女进来传话:“娘娘,皇后娘娘和淳嫔过来给您请安了。”
郭太后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没一会儿,郑皇后一行人就走了进来,淳嫔和宁德公主紧跟在她身后。
“姨母。”郑皇后的这声姨母,倒有些撒娇的味道。
按说她如今是中宫皇后,该喊郭太后母后,可今个儿,她却喊了姨母,可见,是遇着什么为难的事情了。
郭太后最了解不过自己这外甥女,必是因为昨个儿东宫走水之事,心里犯愁了。
郭太后也没戳穿她,点了点头,让她坐下。
接着,淳嫔和宁德公主也给郭太后请了安。
穆氏在方才宫女进往返禀说皇后过来时,已经恭敬的站在了一旁,这会儿,垂着眼帘,缓缓欠了欠身:“嫔妾给皇后娘娘请安。”
当年,穆氏还是中宫皇后,郑皇后再得宠,也不过是皇上的妾室。而今,穆氏却不得不在郑皇后面前做小伏低,这里面的酸楚,可想而知。
郑皇后一副上位者的倨高,漫不经心道:“知道你是个规矩的,起来吧。”
郭太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里顿时有些愠怒。
穆氏怎么说也是皇帝的发妻,郑皇后这般,确实没有容人之度。
这时,淳嫔笑着看向穆氏,意味深长道:“恭妃姐姐今个儿难得的出了长***,倒是奇了。不过也是,恭妃姐姐最是孝顺,昨个儿地动,恭妃姐姐必是担心太后娘娘受了惊吓。”
淳嫔这些年唯郑皇后马首是瞻,她之前不过是太子宫里的太子昭仪,如今,有皇后护着,她可不得酸穆氏几句。她最是了解郑皇后的心事儿,昨个儿东宫走水,皇后心头怕是又对穆氏耿耿于怀了。
既然皇后为了彰显自己的宽容,大度,不便出手,那她,便替皇后娘娘出手了。
承平帝自从登基,每隔三年宫里都有新晋的美人,可有郑皇后在,如今除了已逝的端妃,妃位上的也唯有穆氏一人,嫔位倒是有三个,可除了淳嫔,其他两个,都无育嗣之功,自然没这个资格往慈宁宫来请安。
不过听说这几日皇上身边有了个婳贵人,很是得宠。
若换做早年,早就被郑皇后暗地里处置了。可近些年,郭太后冷眼瞧着,郑氏对于后宫这莺莺燕燕,也没那么放在心上了。
她如今已经是四十的人了,如何在能和娇滴滴的新人争高下。如此,倒不如识趣点儿,反正最后她都会暗中赏了避子汤,也就随皇上折腾了。
“姨母,这昨个儿地动,也不知是哪里遭灾了。”郑皇后拿着青花瓷茶杯,轻抿一口,缓缓道。
郭太后摇摇头:“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不管是哪里,皇帝都少不得头痛。”
郑皇后点点头:“我方才已经差人往御书房送了早膳,只是到底担心皇上政务繁忙,不顾自己的身子。”
说罢,顿了顿,又道:“只盼着婳贵人能好好的侍奉皇上,如此,也不枉皇上日日宠幸她。”
郑皇后这么说,倒也不是吃味,如今太子娶妃在即,东宫又走水,她怎可能在这个时候,不知轻重。她恨不得婳贵人把皇上哄的开喜悦心的,这样,对于东宫走水一事,皇上也不至于多想。
郑皇后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次地动,是东岳泰山,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又闲聊了一会儿,郑皇后浅笑的把宁德公主拉在身边,慈爱道:“宁德这眼瞅着就要及笄了,臣妾思寻着,怎么着都得给她寻一门合适的婚配。她承欢我膝下这么些年,和我嫡出的也没两样,到时候,我肯定是要亲自添妆,让她自坤宁宫出嫁的。”
方才在门口,郑皇后已经闻得穆氏对惠安公主婚事的忧心,心头如何能不泛酸,她之前也没想过给宁德公主这体面,可因为存着故意给穆氏添堵的心思,她便故意提及了此事。
说完,她满是嘲讽的看向穆氏,可让她生气的是,穆氏像是根本没听到她的话一般,依旧恭顺的坐在那里。
郭太后岂不知她的心思,笑了笑,道:“惠安和宁德都长大了,宫里就这么两个公主,哀家哪个都不会让她们受了委屈的。”
闻言,郑皇后面上不由讪讪的,可她也不急,她到底是中宫皇后,是两个公主的嫡母,到时候她要给惠安公主指婚,即便是姨母,也不会真的因为一个庶出的公主,真的和她生了嫌隙。
心中这般盘算着,郑皇后陪着郭太后又喝了半盏茶,便离开了。
慈宁宫外面长长的宫道上,淳嫔小声道:“娘娘,您何须忍穆氏这么些年,这些年,她瞧着是个安分的,可心头如何能不恨。若不是如此,她也不会得了太后娘娘的庇护,可见,并不如表现的那般恭顺。”
郑皇后微微勾勾唇角:“这宫里的女人,若没了子嗣的傍身,任她再折腾,又能翻出什么花样儿来。你也看到了,这些年,皇上一次都没往她宫里去过。她虽位及妃位,可她那长***,和冷宫无异。本宫又何必讨这个麻烦。”
淳嫔听着这话,知道方才自己逾越了,忙告罪道:“娘娘,是嫔妾多嘴了。”
郑皇后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浅笑道:“罢了,你是什么品行,本宫如何能不知。只是这话,无需再说。”
这边,郑皇后和淳嫔离开没一会儿,穆氏和惠安公主也退了下去。
一时间,屋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郭太后暗暗叹息一声:“瞧瞧她,如今是愈发拿大了。眼底早就没哀家这个姨母了。”
“主子,皇后娘娘这是在害怕呢。穆氏究竟是皇上的发妻,这些年,碍着宗亲和外头的流言蜚语,她没把穆氏怎么样。可昨个儿东宫走水,她心里头,又如何能舒适。”景嬷嬷低声道。
“是啊,太子虽如今是东宫储君,可到底这个嫡字,有些名不正言不顺。”郭太后一边说着,一边神色凝重的转着手中的檀木佛珠。
这时,有宫女进往返禀,“太后娘娘,听说梁公公把东宫两个值夜的太监送到慎刑司去了。”
“这蠢货!”郭太后猛的把手中的茶杯一阵,脸色难看极了。
“主子,皇后娘娘也是怕因为昨个儿东宫走水之事,底下的奴才嚼舌根,凭白惹了一些流言蜚语。想来也是无奈之举。”
郭太后冷哼一声:“她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原不过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这下好了,非要闹腾成这样。”

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26.消息
十天后, 泰山地动的消息, 终于传到御前。朝堂一片哗然。
自本朝开国以来,也有过几次地动。可东岳泰山, 却从未有过的。
再加上地动那日东宫走水,更惹众人揣测, 一时间,流言满天飞。
谢元姝听到这消息的时候, 也恍惚了那么一会儿。
虽她重生一世,并不像别人一般惊奇,可心头还是有一股难以言说的感觉。
“郡主,听说钦天监监正汪大人今个儿早朝上了折子,说泰山居东, 东宫又在当日走水, 此为大凶。”
芷东一边递上茶水,一边道。
紫禁城这几日是格外的沉闷,便是前些日子连日阴雨, 也没这样人心惶惶过。
她们这些下人们,也都感觉到了有些紧张的气息。
谢元姝合上手上看了一半的话本子,吩咐道:“交代底下的人,切不可非议东宫之事, 若因此惹了祸, 本郡主也保不了他们。”
芷东低声应诺。
谢元姝没有再多言, 正预备换了衣裳往鹤安院去, 就见谢少阳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谢元姝笑笑:“瞧瞧你, 哪像这府邸的主子,每次来我这里,都横冲直撞的,也不怕底下的奴才笑话了去。”
谢少阳浑然不在意,走近几步,“小姑姑,您说巧不巧。我前些日子才把那杨天弘的老母亲从山东接来京城,泰山就地动了。据说,那杨天弘老家整个村子的人都死了。”
谢元姝眉头微蹙,也不免有些诧异。
“小姑姑,这杨天弘被关起来这些天,我按照您的吩咐,以礼相待,可这人竟是个倔脾气,没有一日不在闹腾。如今,闻着这消息,竟是抱头痛哭。说小姑姑是他的恩人,嚷嚷着要给小姑姑磕头道谢呢。”
谢元姝扫他一眼:“他真是这么说的?”
谢少阳点点头:“这道士瞧着倒也不像是小人。如今,阴差阳错我们救了他的老母亲,他自然感激我们谢家。”
谢元姝微微勾勾唇角:“他既然嚷嚷着想见我,那正好,这几日我也琢磨着,总不能把他一直晾在那里,也是该会会他了。”
谢少阳虽知道小姑姑要这个人有用,可小姑姑冒险去见他,他还是不免有些犹豫。
见他迟疑,谢元姝笑骂一句:“有你在,他还能伤着我不成?”
知道小姑姑执意如此,谢少阳也不再劝。
喝了一杯茶后,两人便往鹤安院去给凤阳大长公主请了安,说是要往城北书肆去一趟。
凤阳大长公主也没想到这两个小东西背后藏了秘密,交代他们多带些人,就遣他们下去了。
外头,婆子们早已经备好了马车。
为了不惹人注重,谢少阳也坐进了马车。
看小姑姑慵懒的靠在金丝吉祥纹大迎枕上,他低声道:“小姑姑,如今外头都在传,裴家姑娘当不成这太子妃了,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谢元姝低喃一句:“郑皇后当初选裴家女为太子妃,皇上恐心中早已不喜。如今,泰山地动,东宫走水,心中自然有些计较。”
听了她的话,谢少阳急急道:“小姑姑也觉得,皇上会另指一位太子妃?”
谢元姝点点头:“接二连三的事情,岂容皇上不忌讳。这别说是东宫太子妃,便是普通人家,也会斟酌再三的。”
“只可惜了郑皇后费尽心机,如今,在东宫选妃之事上,是半分都不可能插手了。”
谢少阳知她的言外之意,嗤笑一声:“之前皇后也不是没打过我们谢家的主意。如今却是,枉费心机。”
车子很快到了南通巷口。
谢少阳亲自扶了谢元姝下了马车。
幽深的巷子里,瞧着没住几户人家,确实是隐蔽的很。
谢元姝缓步走进去,谢少阳吩咐几个随行的侍卫在外头守着,也跟了进去。
院里,杨天弘正在喝茶,桌子上还放着棋盘。
见有人来了,杨天弘微微怔了怔,才晃过神来。
谢元姝出身高贵,杨天弘也是混过江湖的,这会儿如何能不知,眼前这位,该就是忠国公府的永昭郡主了。
他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磕头道:“奴才见过郡主!郡主的大恩大德,奴才没齿难忘,日后,若有什么差遣,奴才纵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杨天弘说的恳切,看得出,是个真爽的性子。
谢元姝似笑非笑的上下打量他一番,半晌,才道:“你放心,我既这般费尽心机,那日后,定少不了你效劳。只如今还不是时候,你可以安心的住着,至于老夫人,你如今还见不着。不过,老夫人身边有十几个丫鬟侍奉着,便是比京城世家大族的老封君,日子都不差的。所以,你尽管可以放心。”
杨天弘也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郡主把老母亲控制住,是为了什么。
“奴才多谢郡主,这辈子,奴才定会对郡主忠心耿耿。”
谢元姝缓步走到桌前,看着桌上的棋盘,笑道:“看来,先生痴迷这棋术,若先生不嫌弃,可否愿意和我下一盘。”
这句话一出口,杨天弘脸色都变了。
先生这两个字,可见郡主对他的敬重。
这是这些年从未有过的。
杨天弘也不扭捏,起身走了过去。
谢元姝纤细的手指捏着黑子,率先落子。
上一世,谢元姝下棋的水平只能说一般,可她被陈延之困在内宅,闲来无事,研究的最多的便是这棋术。
杨天弘这棋盘是古棋,一旁,谢少阳也有些琢磨不透。
可看小姑姑和杨天弘一来一往,他倒是有了观棋的兴致。
半局过后,只见杨天弘抱拳道:“郡主天资聪慧,杨某实在佩服。这古棋,杨某之前以为天下再无人是我的对手,如今,郡主步步紧逼,我却是防不胜防。”
杨天弘这话确实是心里话,假如说之前他那番忠心的表态,心中多少有些不服,他铮铮男子,却要给一个小丫头片子办事,可现在,他是不服不行了。
谢元姝浅浅笑了笑:“先生严重了。我能结交先生,也是一件幸事。之前,少阳若有什么礼数不周的地方,还请先生多多包涵。”
杨天弘听了,急忙起身,躬身道:“郡主言重了。”
瞅着外头的时辰已晚,谢元姝也不再多留。
回程的马车上,谢少阳难掩惊奇的看着谢元姝。
自打小姑姑这次大病醒来,做的事情是一件比一件让他惊奇。
小姑姑养在深闺,平日里的棋术都是跟学堂的先生一起学习的,怎么忽然间,竟然会精通这古棋了?而且,还如此精湛。
谢元姝看他一眼:“这得多谢大哥给我在书肆淘的闲书。其中一本,便介绍了古棋的下法。我看着新奇,便钻研了一番。没想到,今个儿竟然派上用场了。”
谢少阳恍然大悟,是啊,小姑姑素来不爱看什么四书五经,女戒女训之类的,倒是爱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大伯父也宠着小姑姑,时不时便往书肆去淘书。
这么一想,倒也没什么希奇的。
等到两人回了府,才刚下马车,便瞧见了安阳侯府的马车。
泰山地动,东宫又走水,裴家这是坐不住了。
可谢元姝并不记得,上一世安阳侯府会在这个时候往谢家来。
和裴家结亲是郑皇后的意思,这会儿他们不急急的往宫里去探郑皇后的口风,怎么反而往谢家来了。
谢少阳因为有事,直接往前院书房去了。谢元姝斟酌了下,也回了自己的凤昭院。
见她回来,芷东几个丫鬟急急奉上了茶。
“郡主,安阳侯府侯夫人来给大长公主殿下请安来了。”
谢元姝点点头:“方才在外头,我也瞧着安阳侯府的马车了。”
芷东忍不住唏嘘道:“裴家因着太子妃之事,如今被推到了风头浪尖上,想来,是想探探大长公主殿下的口风。”
谢元姝轻抿一口茶。
安阳侯府这侯夫人骆氏,她是有印象的。自打入了裴家的门,便安安分分的。只可惜福薄,膝下除了嫡出的闺女裴青榆,这些年,连个哥儿都没有。
如今安阳侯府的世子爷,是妾室所生。这姨娘是裴家老夫人娘家内侄女,安阳侯虽没做出什么宠妻灭妾的事情来,可这些年,碍着这个,这骆氏也是极其艰难的。
好不轻易闺女裴青榆成了内定太子妃,骆氏终于能扬眉吐气一回了。谁能想到,泰山地动。
“母亲可是见她了?”谢元姝虽觉得这骆氏也是个可怜人,可如今这节骨眼儿上,她竟敢往谢家来,这多少是有些逾越了。
芷东摇了摇头:“大长公主借着身子乏,并未见这骆氏。可这骆氏也是个厉害的,竟然跪在鹤安院,说是今个儿一定要求见大长公主殿下。”
谢元姝冷哼一声,“蠢货,皇上虽尊母亲这姑母,可眼前这事儿,岂是母亲能够插手的。”
说完,谢元姝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愠怒的便往鹤安院去了。
果真,骆氏跪在院里,脊背挺直,看得出,是个执拗的性子。
见她来了,骆氏瞬间就红了眼睛,“郡主,您请殿下帮帮我,我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谢元姝淡淡道“侯夫人,我知你忧心裴姑娘的处境。可是,今个儿往谢家来,这并非是明智之举。母亲这些年不问朝政,更不会插手东宫之事。这个,我想侯夫人不会不知道。”
骆氏一脸震动的看着她,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侯夫人既然知道,今个儿还是来了,这就不得不让我揣测侯夫人的专心了。”
说完,谢元姝冷冷看她一眼,不再多说,径直往屋里走去。
徒留骆氏胆战心惊的跪在那里。
骆氏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她真的诧异极了,人都说郡主被大长公主殿下娇宠着,不谙世事。可方才,郡主竟然一语就戳穿了她。
确实,她今个儿敢往谢家来,是得了皇后娘娘的提点。
自从泰山地动的消息传到京城,她当天就往坤宁宫递了请安折子。
可皇后娘娘却迟迟未召见她。
直到昨个儿,坤宁宫派人来捎了话,说让她请大长公主殿下出山。
皇上尊大长公主殿下,只要大长公主开口,裴家女有九成的把握继续做这太子妃。

推荐理由

永昭郡主(谢元姝韩砺)小说故事情节丰富,作者文笔精湛,人物性格真实,非常的有看点,闲暇时间喜欢看言情小说的朋友,不妨到本站关注小说全本资源,还能阅读完整版永昭郡主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