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27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具体翔实的描绘妙趣横生,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故事的结局如何发展的呢?为您提供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讲述:顾易止,一个拥有敏锐洞察力的警察,因为一桩离奇命案而结识了封泽,本来就不在线的情商,还经常减至负数。假如您喜欢这部小说,欢迎到本站搜索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在线看全本版全文。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简介

顾易止挠挠头,一点都想不起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匆匆洗漱一遍,飞快跑出门去。
办公室里,王浩正在电脑前写报告,见到他进门就挥手打招呼,说:“易止,听说你在张家村破了一桩杀人沉尸案,真行呀!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回宜城的车六点是最后一班,三十来个座位空了一大半,顾易止上来就发现司机竟然还是之前他来金钟县的那位大哥,喜悦地举手打招呼:“大哥,真巧啊!”
司机也认出他来:“是你呀!今天就回去了?”
“是呀,还得回去上班。”顾易止把村长给的尼龙袋子塞进行李架。
“买这么多山货?”司机看见袋子上的泥巴就猜到了。
“顺路顺路。”顾易止挺不好意思的。
司机一边踩响油门一边说:“我就说县里的东西好吧,经常有外地的开车过来买,你吃了就知道!”
“我没想独吞啊,等下车后我再分你。”顾易止看到封泽的眼神,赶紧解释。
“没人惦记你那几个蘑菇!”封泽干脆闭目养神。
车子又开进了那条颠簸的公路,顾易止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想起件事,忽然问:“封泽,你抓鬼多少钱?”
“看心情。”封泽对于买卖的定义从来不是在价钱上,他可以拒绝汪通直几百万的生意,也会为一碟花生米深更半夜出现在医院里。
“那你帮我抓个呗!”顾易止厚着脸皮说。
“你身边那些,不用抓,伤不了你。”封泽故意瞄了眼他四周说。
“看不见的就算了,重点是能看见的!”顾易止凑近他说,“我租的那间屋子闹鬼,天天凌晨都有敲门声,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成神经衰弱了!”
“你可以搬走。”封泽说。他猜到那应该是一只地缚灵,因生前有心愿未了才会在同一个地方盘桓。
“开玩笑,我刚交了半年月房租!”顾易止叫起来,怪不得租房合同上写着提前退房租金不退,真是黑心!
“那你就继续挨着吧。”封泽事不关已地说。
“你不肯帮忙?”顾易止盯着他。
“你可以白天睡觉,晚上办案。”封泽还在落井下石。
“这可是你欠我的。”顾易止举起他那只受伤的手,自得地摇摆几下。
“……”
回到宜城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顾易止把封泽带回小区,保安坐在亭子里打瞌睡,见到他们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今晚没有月亮,路灯亮着昏暗的光,小区绿化带里传来野猫如婴儿啼哭般的叫声。
这座小区还是比较老式的建筑,每幢楼房都是十二层,比四周的高楼大厦要矮上许多,所以采光很差,长年被罩在阴影里,封泽进门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阴气,这种地方一般只适合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居住,假如是老人和孩子,健康上很轻易会受到影响。
顾易止摁亮电梯,说:“之前有一次我明明按的七,电梯却总是停在九搂。”
“鬼打墙。”封泽简短地说。
“这世上真有这么多鬼呀?”顾易止问。
“无处不在。”封泽对着他阴笑。
“我看你比较吓人。”顾易止忍不住离他一米远。
电梯已经到了,顾易止看看墙上的数字,幸好这次是七!他打开房门,屋子还是他离时的样子,墙上没有血手印,东西也依旧摆得整整洁齐。
“终于到家了!”顾易止瘫到沙发上,顺手拿起遥控摁亮电视,“想喝什么自己从冰箱拿啊!”
“这里阴气太重,我劝你最好还是换个地方。”封泽皱眉说。
“说得轻便,你这开豪车住毫宅的人哪能明白我们小老百姓的困难。”顾易止嘟哝着,声音很小。
他对生活不是要求低,是根本没要求!封泽已经找不出话来说他了。
“那天那边还出现了一个血手印,怪渗人的。”顾易止懒懒得指着大门旁的墙壁说。
“你不会走吗?”封泽无语了。
“六个月房租……好几千块呢……”顾易止渐渐没了声音,头靠在沙发上,胸口均匀起伏着,已经沉沉睡去,柔和的灯光下,他的脸庞布满了倦怠。
“喂——”封泽踢了踢他的脚。
顾易止翻了个身,垫着抱枕睡得津津有味。
他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意气风发地开着豪车走在马路上,封泽提着一筐子蘑菇土豆蹲在路边,嘴里不停叫卖:山货啊,便宜的山货,都过来看看啦……
这一夜,顾易止睡了个好觉,等醒来的时候,闹钟已经指向早晨七点三十多。他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摸着身上的毯子发愣,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环视了一眼屋子,门还是那扇门,墙壁还是那堵墙壁,什么都没有改变。
封泽到底有没有帮他驱鬼?
顾易止挠挠头,一点都想不起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匆匆洗漱一遍,飞快跑出门去。
办公室里,王浩正在电脑前写报告,见到他进门就挥手打招呼,说:“易止,听说你在张家村破了一桩杀人沉尸案,真行呀!
“我那也是巧合。”顾易止说,他总不能告诉他是因为封泽那双阴阳眼的关系吧。
“所长都打电话来了,说对顾警官的工作态度表示高度赞赏!”王浩正了正嗓子,揽住他肩膀夸张地说。
“行了行了,别膈应人了!”顾易止推了他一把,又问,“案子有什么进展没有?”
“我们发现唐晓意在死前一段时间里频繁和一个号码进行通话与短信记录,但希奇的是,不但那个号码是空号,连短信里都只有她一个人的记录。”王浩说,“艾琳的情况大同小异,技侦查了她的电脑,发现她曾下载过一款社交软件,并通过那章连载与一个帐号沟通频繁,可惜的是技侦目前还没有恢复软件数据,而且这章连载没有在市面流通。
“会不会被植入了病毒?”顾易止冷静地问。
“很有可能,技侦正在想办法恢复数据。”王浩拿了叠资料给他,“这是整理报告,上面有唐晓意的个人短信记录。”
顾易止翻了一下,目光停留在那几页短信记录上,就如王浩所说,上面只有唐晓意发送的内容,但字字句句,都明显是在回答另一个人。
——这几天都在考试,好烦噢。
——真的假的,那等考完试你一定要带我去呀!
——我们什么时候见个面吧,好不好?
——哇!你要来我们学校?什么时候呀?
——你要是骗我,我就咬死你,信不信!
——对,没错,我就是这么野蛮,你要是不喜欢就别来找我了,哼!
——谁是你女朋友,不害臊,嘻嘻。
——那我在宿舍等你噢!
短短几句话,已经能感觉到一个正处于热恋中的女孩那萌动而热情的心,但如同自言自语般的对话,即使是透过这张白底黑字的纸,顾易止也感觉到一种莫明诡异。
“这个人是谁……”他喃喃地说。
“上头来了命令,唐晓意和张小燕的案子可能要以***来结案了。”王浩叹气说。
“什么?”顾易止一惊。
“按技侦和法医提供的报告,她们的死亡原因和举动都符合***的特征,我们也没有找到能证实她们是他杀的证据,他们这样做也是秉公办事。”王浩无奈地说,“易止,就算我们指出录像中的迷惑,也没有人会相信的。”
“这样草草结案,是对死者的负责吗?”顾易止脸上浮起怒气。
“我和你一样,都不相信她们是***的,这件事太诡异了,但现在讲的是科学办案,光录像里的那团黑影,我们什么都证实不了。”王浩摇摇头说。
“我看是有人想借此平息社会***吧。”顾易止脸色冷了下来。
“我们应该把关注点放在高婷婷这桩案子上,假如能找到杀害她的凶手,其他几件案子或许就能迎刃而解。”王浩劝道。
“不管是高婷婷也好,唐晓意也好,或者是其他人,我都不会轻易定论,这是对死者最起码的尊重!”顾易止态度果断。
“易止,你听我说……”王浩有点着急。
“先不提这个事了,”顾易止摆摆手说,“那辆白色轿车查的怎么样?”
“还在等安慧的消息。”
“有什么再联络我,我去一趟宜城大学。”顾易止从桌上拿起唐晓意的手机说。
天气阴阴的,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燥热,宜城大学大门紧闭,只在传达室旁开了扇小门,保安拿着份报抵看得津津有味,篮球场上两支队伍正拼得火热,女生们围成一圈兴奋地拍手呼喊,给自己班加油鼓劲。
顾易止按记忆中的印像往女生宿舍楼走去,宿管大妈拦下他,一脸警惕地打量着:“你找谁?”
“帮我找一下万丽丽。”顾易止记得那个短发的干练女孩。
“哪个宿舍的?”大妈提起电话问。
顾易止愣了,他当时怎么就忘了问她们的宿舍号!
“这个……”
“不知道宿舍我怎么给你找人?”大妈不耐烦地说。
“顾警官?”一位女教师从外面走来,看见顾易止唤了声。
“警官?你是警察呀?”大妈赔着笑脸说,“林老师,他要找一个叫万丽丽的学生,你有印像吗?”
“嗯,是我那层楼的。”林美微温柔一笑,“我带他上去吧。”
“不用了,我是来还东西的。”顾易止记得这位气质雅致平和的生活老师,把手机递过去说,“这是唐晓意的手机,麻烦你还给她们。”
“前段时间唐晓意的父母过来把她的东西收拾走了,这个手机我让万丽丽她们找个周末也送过去吧。”林美微的声音清脆柔和,“顾警官,麻烦你了,还特意跑一趟。”
“林老师,你知道唐晓意有男朋友的事吗?”顾易止问。
“晓意有男朋友?”林美微露出诧异得神色,摇摇头说,“我没有听她提过。”
“麻烦你帮我留意下这件事。”顾易止郑重说。
“好的,我会的。”林美微的笑脸仿佛给这阴暗的天空增加了几分色彩。
顾易止点点头,转身离开宿舍大楼。
他被王浩的那一番话弄得心情郁闷,暂时也不想回警局,就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其实严格说起来,他并没有体会过真正的大学生活,警校和其他大学是截然不同的,经常要协助公安武警部队执行安保与巡查的任务,随时随时都要做好保密工作,假如不小心向外届透露任务消息,轻则被记大过,重则直接开除,几乎没有商量余地。
现在,看着这些来来往往布满朝气的学生,他心中无限感概,假如自己上得是这样一所普通大学,现在又会在干什么?
他悠悠叹了口气,目光一抬,看见停车场角落里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上面落满了尘土和枯叶,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动过了。他想起那辆至今还没有线索的白色轿车,也许正如王浩所说,它就是破案的要害。
他踱步过去,手无意识划过引擎盖,尘土被指尖带走,露出清楚而明亮的油漆色。
顾易止猛得停住脚步。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这辆车子已经很旧了,轮胎磨损严重,底盘上有几个明显的凹痕,使用年限至少已经超过三年了,但它的车身油漆仍然锃亮,仿佛就是全新的。车牌已经被卸掉,车门有维修过的痕迹,这一切都太过刻意,似乎是在极力躲藏什么。
看管停车场的保安见他一直站在那里不动,警惕地走过来问:“嗨,你干什么呢?”
顾易止拿出警官证示意了一下,问道:“这是谁的车?”
“不清楚,可能是哪个老师的旧车,不要了就先扔在这儿。”保安说。
“停在这里有多久了?”顾易止问。
“大概有三四个月了吧,”保安说,“反正那天来上班时就看见它在那儿,一直没动过,我还问过几个老师,他们都说不知道这车是谁的。”
他想了想,又说:“看这车型倒有点像林美微老师的,不过林老师那辆是白色的。”
“哪个林老师?”顾易止心头一惊。
“噢,就是女生宿舍那个生活老师,”保安说,“她今年才来我们学校,人挺好的,学生都夸她来着。”
顾易止脑海里出现那个长相普普通通但说话分外温柔的林美微,不禁沉下目光。而在远处,林美微站在树荫底下,默默看着他的身影,眼神一片漠然。
“王浩,帮我查一下宜城大学生活老师林美微的资料。”回去的路上,顾易止迅速打了电话,他隐约觉得,林美微就是这几桩案子的要害人物。
回到警局的时候,王浩已经把资料理了一遍,见到顾易止回来就说:“林美微今年三十一岁,结过婚但没有孩子,丈夫在半年前因为车祸去世了,一个月后她从利丰公司辞职,应聘到宜城大学就职。”
“利丰?”顾易止愣了下。
“对,没错,就是艾琳工作的那家公司!”王浩眼睛发着光。
“查到了!查到了!”安慧拿着一枚U盘从门外跑进来,“查到那辆白色小轿车了!”
她U盘***电脑,点开播放键指着画面说:“你们看,这辆车子在六月十七号晚上九点零七分出现在滨江路,与高婷婷被害的时间正好吻好。车主把车停下来后,并没有从驾驶室下车。”
“她在躲避摄像头。”王浩说。
“没错,技侦科进过比对,这个位置与高婷婷当晚停下与人交谈的位置吻合!”安慧激动地说。
“她是宜城大学的老师,所以高婷婷才没有戒备!”王浩说。
“这个人应该对滨江路做过一番彻底的调查和计算,才能这样正确的避开摄像头。”顾易止说,“有没有拍到人像?”
“车主很狡猾,也很聪明,唯一拍下的人影也很模糊。”安慧把视频往前拉了一段,画面中可以隐隐约约看见车里人的长相,后视镜挡住了大半张脸,但从手和身形来应该,明显是个女人。
“林美微在利丰公司从事什么职位?”顾易止问。
“档案上写的是人力资源师。”王浩看了一眼电脑说。
“查一下张小燕上班的工厂属于哪家公司名下。”顾易止冷声说。
王浩调出张小燕的资料,眼前一亮:“利丰!”
“马上调查市里的各个汽车维修行,看看他们近几个月没有给一辆白色轿车做过全身喷漆,”顾易止眼神变得锐利,“还有,密切关注林美微!”
茶楼包厢里,两个保镖如黑面神一般站在汪通过身后,他嘴唇泛白,脸色铁青,手上拿着帕子,时不时捂嘴咳嗽,但一双眼睛依旧布满气势,愤怒地盯着封泽:“我们本来之间井水之犯河水,现在为什么要坏我的事!”
“汪先生,你想做什么的确不关我的事,但假如你想利用封家来图谋不轨,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封泽喝了口碧罗春,神态自若地说。
“难道封家人都要唯你命是从不成?”汪通直冷笑起来,“不过是个阴阳师,却这么大口气,你以为自己是土皇帝吗?”
“我当然不是,但汪先生你也不是。”封泽瞄了他一眼说。
“你假如想让封家继续生活在宜城,最好别来妨碍我!”汪通直神情阴狠。
“封家要在哪里生活,似乎不是由汪先生说了算。”封泽淡淡地说。
“连封百川都不敢这么对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汪通直一拍桌子站起来怒叫。
“假如他敢这么对你说话,”封泽笑了一笑,语气里布满嘲讽,“就不会让女儿接下这种有损阴德的买卖。”
“这么说你是非要跟我做对了?”汪通直说。
“汪先生,没有人要和你做对,是你在跟自己做对。”封泽沉声说。
“好,很好!我们走着瞧!”扔下这句话,汪通直在两名保镖一前一后的保护后,怒气冲冲离***厢。
封泽无动于衷,提着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悠闲地品起来。汪通直在宜城的势力很大,黑白两道都要给几分面子,手下的黑龙社人数众多,嚣张跋扈,是宜城头号麻烦人物,但对封泽来说,他这个黑白两道之外的人,字典里从来没有“害怕”两个字。
手机铃声在这时候响起,他看了一眼名字,顺势接起,一个“喂”还没出口,里面就传来顾易止心急火燎的声音:“你在哪呢?”
虽然很讨厌这种审讯似的语调,但封泽还是说道:“逸生茶楼。”
话音刚落,电话那里已经传来嘟嘟声,封泽盯着手机看了半晌,挤出一句:“吃错药了?”他按铃叫来服务员,付过茶钱后,站起来离***厢。
车子就停在楼下停车场里,他靠在车边门点了只烟,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顾易止想干什么,但又觉得这似乎太过刻意。
一个穿着连衣裙黑色高跟鞋的性感***风情万种地走来,在经过他前面时脚步明显慢了许多,眼神妩媚,似有若无地往那边飘来。封泽似乎完全没有看见,一支烟已经抽得差不多了,他走到到垃圾桶边摁灭丢进去,身后忽然传来啪啪啪的脚步声,一只手猛得拽住他胳膊,耳边传来顾易止的声音:“走,跟我去个地方!这是你的车?赶紧上来!”
封泽站在那里看着他钻进副驾驶室,一脸难以理解的表情。
“愣着干什么,赶紧上来开呀,我有急事!”顾易止催促他。
“你想干什么?”车子开出停车场,封泽终于问他。
“别问这么多了,先跟我去个地方。”顾易止说。
“去哪?”封泽扭着方向盘问
“太平间!”
封泽一脚踩下刹车,拿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顾易止:“你没毛病吧?”
“其他三个人的尸体都被亲人领走火化了,只有张小燕的尸体还在那里,跟我去看看!”顾易止拍着仪表盘说,“走走走,别耽误时间!”
“这大白天的我跟你看尸体?”封泽嗤笑一声。
“现在案子有了重大突破,你帮我看看,张小燕的尸体有没有古怪。”顾易止说。
“我不是法医。”封泽没好气地说
“但你是天师呀!”顾易止推搡着他,“快走快走,我们先到太平间再说!”
封泽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他觉得自己也是疯了,竟然真把车往太平间方向开。路上,他问:“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我查过了,林美微并没有杀人动机,她与四位死者要么素不相识,要么关系平平,她根本没必要杀她们。”顾易止说,“也许这几桩案子真像你所说,不是人杀人,而是鬼杀人。在上头把卷宗封存之前,我必需找出真凶,避兔出现更多受害者!”
“你认为这件事还没有结束?”封泽问。
“我不知道,林美微有重大嫌疑,局里的同事已经去调查了。”顾易止神情凝重。
封泽不再说话,车子很快离开市区,到了地处郊外的殡仪馆门口,顾易止出示证件并说明来意,负责人领他走到停尸房门口,查过记录后,带他们来到存尸柜前,拉出其中一个柜子,说:“这就是你们要找的张小燕。”
森森寒气中,露出一具惨白的女尸。顾易止点点头,说:“我们要对尸体进行检查,你先回避一下。”
“那行,我在外面等着,有什么事就叫我。”负责人干脆地说,临走前还不忘带上大门。
女尸长期处于超低温状态下,表面结了一层白霜,隐隐泛出恐怖的青色。封泽眉头渐渐皱起,手指在她身体头、肩、腹三处点过,沉声说:“她的灵被抽走了。”
“灵?”顾易止没听明白。
“人在死后虽然三魂六魄会出窍,但只要没有下葬,尸体就会有残余的灵魂气息。”封泽说,“但这具尸体身上什么都没有的,她的灵在出窍之前就被抽走了。”
“你是说她魂飞魄散了?”顾易止好不轻易找出个形容词。
“在怨鬼游魂中,有一部分就是因为没有找到本体,灵魂缺失,才导致无法投胎转世。”封泽说,“她的身体现在就是一具空壳,别说投胎,连当游魂的资格都没有。”
“但拿走别人的灵魂有什么用?”顾易止问,“这又不是食物,还能拿去当饭吃?”
“你倒挺有悟性的。”封泽睨了他一眼。
“哈?”顾易止一愣。
“她是怎么死的?”封泽问。
“跳楼,不过据目击者说她死前曾自言自语,而且她的父母都说她有一个男朋友,但没有人见过。”顾易止皱眉说,“这点情况和唐晓意很相似,这个所谓的男朋友,真的存在吗?”
“你最好把四个死者的资料都给我。”封泽想了想说。
“那都是机密文件!”顾易止叫起来。
“看来你可以应付,那最好,我也省得惹上这一个大麻烦。”封泽淡定地笑了笑。
在警局做好保密工作是第一要务,任何一件案子的卷宗都是不能交给与案件无关的人员的,包括死者的亲人,这是在警校时就已经根深蒂固的思想,但眼前这几桩案子明显不能用常理来推断。顾易止纠结了半天,终于还是咬牙说:“好,一会我给你送过去!”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推荐

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小说免费全文阅读,具体翔实的描绘妙趣横生,堪称难得一见的佳作。欢迎到本站搜索豪门阴阳师在线撩夫(顾易止封泽by妍笑)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在线看全本版全文。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