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我给前夫当继母(林未晞顾徽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给前夫当继母(林未晞顾徽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我给前夫当继母(林未晞顾徽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2-27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朱砂痣,求不得......哪部小说女主角叫林未晞顾徽彦?小编这就带给你“我给前夫当继母免费阅读”一本超好看的古言情小说,林未晞看的扎眼,她在世时对燕王府治理极严,王府内无论什么屋子必然是一日一清洗,顾呈曜走在府内能落到什么尘土?即便今日刮了一阵妖风,顾呈曜肩膀上就是落了灰,那他身后的下人丫鬟都没手吗,用得着高然去拂尘?我给前夫当继母小说全文更新全本了,超出色的一本小说,到本站体验“我给前夫当继母(林未晞顾徽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吧。

我给前夫当继母小说简介

林未晞死了一次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庶女文中的女配,一个用来反衬女主如何温柔体贴、如何会做妻子的炮灰原配。
男主是她的前夫,堂堂燕王世子,家世优越、光线万丈,而女主却不是她。
女主是她的庶妹,那才是丈夫的白月光,朱砂痣,求不得。直到林未晞死了,丈夫终于如愿娶了庶妹。
她冷眼看着这两人蜜里调油,琴瑟和鸣,全部人都在用庶妹的成功来反衬她这个元妻的不妥当。
林未晞冷笑,好啊,既然你们的爱情感动天地,那我这个姐姐回来给你们做继母吧!
于是,她负气嫁给了前夫的父亲,前世未曾谋面的公公——大齐的守护战神,丧妻后一直没有续娶,拥兵一方、威名赫赫的燕王。
后来,正值壮年、杀伐果决的燕王看着比自己小了一轮还多的娇妻,颇为头疼。
罢了,她还小,他得宠着她,纵着她,教着她。

我给前夫当继母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周茂成对林未晞和顾呈曜之间的暗流一无所知,他现在还热心地拉着顾呈曜,和顾呈曜叙说林未晞身体是多么娇弱,这一路上是如何折腾人。燕王为了她绑,哦不是,请来了方圆十里的全部郎中,更甚者为了照顾林未晞,专门进城为她挑了一个丫鬟。
顾呈曜听到这里很是吃惊:“父亲竟然亲自挑选侍女?”
“对。”周茂成一脸复杂,别说是顾呈曜,即便是他这个跟了十多年的老臣,看到这一幕都觉得匪夷所思。
顾呈曜转头看了林未晞一眼,不同方才,这次的目光复杂了许多。林未晞不怕别人探究的目光,相比之下她反而更在意另一件事,她怎么觉得顾呈曜刚才的眼神隐约透露出些许羡慕来?
林未晞后知后觉地想到,也是,顾呈曜虽为燕王独子,但是和燕王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燕王半生戎马,南征北战,战绩便是街口小儿都能说上几句,可想留在燕王府的时间并不多,而留给顾呈曜的时间就更少了。
周茂成见顾呈曜沉默下来,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他心底叹了口气,故作轻松地说:“各地战乱已平,以后再有小打小闹也用不着王爷出马了。这次王爷入京,想必能安稳很长一段时间了。”
先帝临终托孤,而皇帝年幼,京城也不能无人镇守,要不是上次西北叛乱实在严重,新朝需要快速平定叛乱,威慑四海,燕王也不会亲自率军出征。不过这次朵豁剌惕部的事迹传出去后,恐怕好一段时间,都没人敢挑战燕王和宗主国的权威了。
顾呈曜想到这里也松了口气,能这样长时间和父亲同处一府,实在是太难得了。
高然这时候已经处理事情回来了,她行路有些急切,等她看到顾呈曜站在院子中心,而不远处就站在林未晞的时候,高然瞳孔猛不防一缩。
高然不动声色地笑着,笑意盈盈给顾呈曜请安,然后自然而然地站到顾呈曜身边,一副女主人架势。林未晞看到这里心底不由嗤笑,她心里不屑,面上难免就带出一些冷淡和散漫来。
周茂成是跟着顾呈曜一起进来的,他进来主要是为了林未晞,现在人已经见到,而世子妃也回来了,周茂成一个外男不好继续呆在燕王府内宅,当下便告辞。
等周茂成走后,院子里一下只剩他们三个人,不知为何,院子里的下人忽然感到一种难言的压抑。
希奇,世子和世子妃情深意切,林姑娘虽然是外人,但今日才是第一次来王府,并无宿怨,怎么气氛却忽然紧绷了起来呢?
还是顾呈曜最先行动,他是男子,而且今日燕王进京,外院有的是事情需要他出面,顾呈曜送女眷们进屋后就往外走。高然扔下客人,快步追出去,林未晞隔着影影绰绰的纱窗,就那样看着顾呈曜和高然低声说话,两人站的极近,喁喁耳语,高然终究温柔地看着顾呈曜,临走时,还轻轻伸手拂去顾呈曜肩膀上的尘土。
林未晞看的扎眼,她在世时对燕王府治理极严,王府内无论什么屋子必然是一日一清洗,顾呈曜走在府内能落到什么尘土?即便今日刮了一阵妖风,顾呈曜肩膀上就是落了灰,那他身后的下人丫鬟都没手吗,用得着高然去拂尘?
林未晞内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做作,恶心。林未晞后悔了,她就不该迫于燕王威严答应来燕王府,要是长时间看下去,她非得被这对贱人气死。
好在顾呈曜终究是土生土长的世家男子,现在还不习惯当面和妻子太过亲密,他感激地看了高然一眼,又低声嘱咐了什么,便大步朝外走去。
这时候高然似乎才想起屋里还有一个客人,她走到次间,脸颊绯红,恰到好处地露着新嫁娘的娇羞:“让林姑娘见笑了。”
林未晞配合地笑了两声,心里却翻了个极大的白眼。
剩下的时间,林未晞坐在燕王府富丽堂皇的宴客厅,时不时听高然状若无意地提起王府的显贵,娘家英国公府的权势,以及顾呈曜总是不放心她而带给她的“困扰”。要不是要害时刻外面传来燕王回府的消息,林未晞险些就要当场回怼了。
顾徽彦刚入京便被太监引进宫里去,见过皇帝和钱太后,安抚了这母子俩之后才顺利出宫。直到现在他站在自己的府邸,身上依旧带着赶路的细尘。
从顾徽彦进门起,整座燕王府明显活了起来,前庭后院的下人不拘当什么差,现在都急切地跑动起来,嘴里欣喜又敬畏地嚷嚷着:“王爷回来了!”
燕王回来了,阔别三年的庞然王府,终于等来真正的主人。
内院也听到了外面的响动,高然连忙站起身,无意识露出紧张之态:“燕王回来了?陶妈妈,你看我这一身可还好?”
高然和她的丫鬟忙乱起来,林未晞没有理会身后那些人,缓缓起身站到门口,看到来人后,她对着庭院标准地行了一个万福礼:“燕王殿下。”
高然听到声音,也赶紧出来行礼。顾徽彦正在和顾呈曜问话,听到熟悉的声音,他停下脚步,讶然地看向林未晞:“你怎么在这里?”
林未晞被问得一堵:“不是您非要带我来王府的吗?”
顾呈曜和后面的王府老人脸色一变,正要说话,却听到顾徽彦无奈地低叹一声,说:“我是问你为什么没去休息。不是安排了人送你回来么,怎么还让你站在这里?”
原来是她会错意了,林未晞没等顾徽彦发话就直起身,不甚在意地说道:“我等着给您请安呢。”
“说实话。”
“其实是我不知道自己要住哪儿,您不发话,我哪敢乱走。”
顾徽彦刚从宫城出来,一路都无意识冷静气势,燕王的威压展露无遗,便是顾呈曜见了也诚惶诚恐,全心臣服。可是到了林未晞这里,不过两句话,便让顾徽彦嘴边带出笑意,了然又好笑地看了她一眼:“就你会说话,你身体弱要静养,静澹园就合适,就把东西抬到那里吧。”
静澹园?林未晞对燕王府的构造了然于胸,她笑了笑,马上给顾徽彦行谢礼:“谢燕王。”
高然急急忙忙出来迎接顾徽彦,因为她给自己的定位是温婉大方白富美,所以顾徽彦没说起,她便一直维持着蹲身的仪态。可是谁能想到名震天下的燕王竟然旁若无人地和一个小姑娘谈起起居这种琐事,一点都不计较这样有失身份。高然忍不住抬头,讶异地朝前扫了一眼,发现顾呈曜眼中也带着明显的惊奇。显然,燕王并不是一个随和的人,阖府见了他大气都不敢出,遑论顶撞。然而林未晞方才的话,在燕王府默认的准则里,已经是大不敬了。
高然心里有些吃味,静澹园,那是她早就看好,打算以后留给自己儿子的。静澹园和顾呈曜这个世子居住的院子对称而建,意义不言而喻,只是因为燕王府人少,这才闲置下来而已。林未晞一个不明不白寄住在王府的孤女,凭什么住那里?
顾徽彦仿佛这时才看到其他人,他朝下扫了一眼,跨步走入正堂,语调平淡地说了一句:“都起来吧。”
高然这才直起身,仅是一个照面,高然就感受到难言的压力。她终于意识到,她对真正的豪门世家的想象力还是太肤浅了。燕王绝不是前世她见识过的那些富一代。
甚至燕王本身就是权贵子弟,他不过是将自家的荣耀又扩大了许多倍而已。假如说之前高然还对自己信心满满,但是现在她迟疑了,要是燕王当真不满足她的出身……她努力管家,努力表现自己,真的有用吗?
顾徽彦露面后,他明明没露出冷肃凶恶之色,但是满堂内外都屏气凝神,敬畏不已。他从林未晞身上扫过,问:“你们几个都相互见过了?”
“是。”说话的是顾呈曜,他上前一步,端端正正给顾徽彦跪下,高然一看,也赶紧跟着跪。
“儿子不孝,拜见父亲。”
顾呈曜深深将额头扣在地上,高熙也深拜伏地。林未晞往旁边让了让,以示避过顾呈曜夫妻的跪拜礼。但是与此同时,林未晞心里诡异地升起一股愉悦感。虽然这一跪并不是冲着她,但是现在林未晞站着,而这顾呈曜和高然都跪着,这就足够让林未晞心里暗爽了。
木已成舟,顾徽彦到底没有为难顾呈曜和续娶的新儿媳,他冷静眸光看了他们一会,便示意他们起来。高然一听大喜,她的丫鬟马上捧过茶来,她端着茶水,双手捧过眉心,恭敬道:“儿媳给父亲奉茶。”
顾徽彦接过来掀开茶盖,仅是示意了一下便放到桌子上,并没有喝茶的意思。但是这对高然来说已经足够了,她给顾徽彦磕了头,之后便由陪嫁丫鬟搀扶着站起身。
林未晞站在一旁围观了全程,她心里正在冷笑,冷不丁听到顾徽彦叫道她的名字:“你本来就病着,在外面耽搁太久不好,回去歇着吧。”
林未晞目的达成,也不想再站在这里看着那对“璧人”,闹心。她给顾徽彦行告退礼,顾徽彦点了点头,似乎不放心,又追加了一句:“静澹园许久未住人,有不趁手的东西尽快说,别自己忍着,知道吗?”
林未晞“嗯”了一声,没忍住问道:“燕王,那我的箱子……”
顾徽彦很明显地动了下眉梢,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湛湛地朝她看来。林未晞对顾徽彦笑了笑,很是没皮没脸:“我当然不敢怀疑燕王殿下……只是这种东西,到底还是拿在自己手里放心。”
顾徽彦收回目光,依然没有发话,但是眼睛中已经漾出笑意:“少不了你的东西,去吧。”
林未晞这才心满足足地告辞。王府的下人引着林未晞往静澹园走时,表情一直是惊骇的。
林未晞忽然从被剥削的媳妇摇身变成剥削人的特权阶层,心里别提多么舒爽。静澹园果然没有辜负它的优越位置,林未晞舒舒适服沐浴洗尘,又小憩了一觉后,外面的下人小心翼翼过来禀报:“林姑娘,您醒了吗?”
来人以为林未晞不熟悉她,其实林未晞清楚的很。林未晞看着这些王府旧仆截然不同的态度,心里讽刺地笑了一笑:“什么事?”
“前面要开宴了,王爷说假如姑娘醒了,让奴婢请姑娘到前厅用膳。”
燕王回来了,晚膳的规制自然也不能马虎。林未晞衣服发饰都是现成的,没必要梳妆,她站起身说道:“我知道了,前方带路吧。”
等到了地方,全部人都屏息肃立着,高然更是侍立一边,不得落座。林未晞坦然地给顾徽彦行了礼,又坦然地绕到一边坐下,那架势,简直像本来就是这家里的一份子一样。
林未晞舒舒适服坐着,而高然却要站着侍奉长辈用膳,这对比就着实让人不舒适了。偏偏顾徽彦毫不在意,他看到林未晞换了衣服,稍微地皱了皱眉,问道:“今天头还疼吗?”
显然这是林未晞路上的毛病,她身体弱,吹了风后会头痛,梳洗之后更要小心。林未晞摇头,道:“没什么大事,不必管它。”
顾徽彦听了这话又要皱眉,不过此刻不是谈这个的场合,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菜肴经过众多侍女的手,一道道静悄无声地送入正厅,高然拿了公筷给众人布菜,不可避免的,就要照顾到林未晞。林未晞心里暗爽,表面上还要推辞:“谢世子妃,世子妃真是客气了。”
高然笑脸僵硬:“为人妇便要相夫教子,操持家事,这是我应该做的。”吃饭时闺女可以坐但媳妇不能是惯例,新妇侍奉长辈用膳也是规矩,可是林未晞算什么?高然心里真是呕都要呕死了。
顾徽彦淡淡扫了林未晞一眼,说道:“没有外人,不必这样生分。坐吧。”
高然照例推辞,顾徽彦神色淡淡的,高然心里忽然打了个突,想起之前老仆提点过的话:燕王说话从不说第二遍。
高然不敢再拿腔作势,正好这时顾呈曜朝她看来,高然马上顺势坐到顾呈曜身边。
这一顿饭吃的静默无声,顾徽彦刚刚停下动作,其他人马上便放筷。王府饭后还有许多讲究,林未晞漱口洗手之后,便听到顾徽彦向顾呈曜问话,那声音无喜无怒,但是却暗藏着汹涌的力量:“我听顾明达说,这几个月王府和寿康公主府那边的走动松懈了,这是怎么回事?”

我给前夫当继母免费章节阅读

顾徽彦的话说出后,屋内的气氛明显一滞。
寿康大长公主是前任世子妃高熙的外祖母,英国公府对自家的女儿无论嫡庶,一视同仁,但是寿康大长公主可未必。
卫氏是公主嫡女,当年嫁给英国公世子也是响当当的强强联合,门当户对。只是嫁人后卫氏和英国公世子相处并不好,卫氏端着公主之女的架子,而英国公世子也偏好柔弱美人,这桩婚事面上显贵,但是当事人卫氏过得却并不好。等后来韩氏复宠,成为英国公世子的心尖好后,卫氏和英国公世子的夫妻关系就更紧绷了。
卫氏自小心高气傲,怎么能忍受自己被一个出身卑微的妾室压在头上,建昭九年正月,刚过完年韩氏又出来招眼,卫氏多年积怨被勾起,当下翻脸发作,让韩氏去跪祠堂。林未晞后来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总觉得巧的可怕,那时韩氏不敢违反主母的命令,委委屈屈去冰凉的祠堂跪着,那年正月天气冷得厉害,韩氏跪了没多久,便见了红。等英国公世子听到风声赶紧刚回来,便看到自己的爱妾面如金纸,腹下流血不止。
韩氏竟然怀了身孕,被冰凉的地砖一激,马上就撑不住见了红。子嗣在家族中事关重大,世子当场大怒,老祖宗英国公夫人听到后也生气卫氏蛮横善妒、不顾体统,卫氏和夫婿、婆婆大闹一场,世子气急,放了许多重话。卫氏多年郁郁寡欢,小日子早就变得不规律,竟然不知自己已经有了身孕,这样气急冲心,竟然在冲突中直接流产了。女子怀孕本就伤身,流产更是伤害极大,卫氏因此一病不起,没过几个月,便早早去世了。
那年卫氏的独女高熙才十岁,而卫氏流掉的那个孩子是个男孩,卫氏期盼了多年,最后竟然落了这样一个下场。讽刺的是,真正被罚祠堂、传言胎儿要保不住的韩氏,却在九个月后平平安安生下一个儿子。
这正是高然的同胞弟弟。假如林未晞看到的那本天书没错,以后这个命大的男孩还会以庶子之身成为英国公府的继续人。究竟嫡母已死,嫡出血脉只有高熙一个女子,而英国公世子格外偏爱韩氏和韩氏的子女,在没有嫡出子嗣的情况下,立庶长子为继续人,合情合理。
唯一的女儿被妾室磋磨的死了,寿康大长公主知道后肯定饶不过,可是这桩事情卫氏也有错,在贞顺至上的礼法社会,卫氏罚妾室导致对方见红,后面还和婆婆、丈夫争吵,最后却把自己气到流产,寿康作为卫氏母亲当然气得要死,可是放在外面,别人只会说卫氏自作自受。寿康大长公主没法给女儿讨回公道,而英国公府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小门小户,寿康大长公主只能忍下这口恶气,将外孙女高熙接了过来,精心教养。
寿康贵为公主,却一辈子夫妻关系淡漠,无子无孙,唯一的女儿还早早就去世了,外孙女高熙就是寿康大长公主唯一的支柱。可是谁能想到,上两代人的悲剧再一次在高熙身上重演,高熙什么都拔尖,偏偏嫁人后婚事不顺,她甚至比不上卫氏,才活了一年,便也郁郁而终。
寿康大长公主大受打击,但是对方是燕王府的世子,顾呈曜的父亲权倾天下,寿康能说什么?真正让寿康大长公主受不了的是之后的事情,高熙才死了一个月,英国公府便提出让高然嫁过去做续弦。
高然是谁?韩氏的女儿。韩氏这一窝贱人害死了寿康的女儿不说,现在还想接手她外孙女的家庭?寿康大长公主当即和英国公府翻脸,连着多年亲厚的燕王府也淡了下来。
寿康大长公主不喜欢高然和那个庶子是京城皆知的事情。顾呈曜终于娶到了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现在自己的心头好被寿康大长公主针对,顾呈曜也不喜悦。他一出生便是世子,家世优越,多年来只有别人迁就他,什么时候看过别人的脸色?既然寿康大长公主摆脸色,顾呈曜也不稀罕过去巴结。寿康公主府不过是一个空架子,后继无人,现在谁都能看出来他们家在走下坡路,不过是因为寿康辈分高,用大长公主的辈分撑着门面罢了。真和燕王府对上,顾呈曜怎么会怕她?
所以高然进门后,燕王府和寿康公主府不可避免变得冷淡,高然乐见其成,顾呈曜也毫无所谓。现在忽然顾徽彦提起,顾呈曜仅是停顿了一下,便说:“寿康大长公主似乎对世子妃有什么误会,儿子专程去和大长公主解释,但是公主府上的人却对世子妃神情冷淡。既然结为夫妻便是同体,他们对世子妃不敬便是对我不敬,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停留下去了。”
林未晞听完这句话就知道完了,顾徽彦要生气了。顾徽彦脸上表情一如往常,他的声音甚至都和方才别无二致:“你也知道夫妻同体,那寿康大长公主的外孙女高熙,便不是你的妻子了?”
顾呈曜向着高然,高然本来觉得很欣慰,那个不得男人喜爱的老公主不喜欢她,她也不屑于进公主府的大门。连儿子都生不出来,只知道仗着公主身份压迫别人,高然深深觉得寿康活该,后面卫氏和高熙便是现世报。顾呈曜因为公主府的人对她冷脸便断了和公主府的联系,高然觉得很受用,这才有男主角的气场嘛。可是现在顾徽彦放下这样的话……高然脸上的神情愣了愣,一时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燕王莫非还因此不满了不成?何至于此呢?
顾呈曜不同于高然,他对自己父亲的了解更深,一听顾徽彦的语气他就知道父亲动怒了。顾徽彦越是动怒越是不动声色,现在这种情况显然是后者。
顾呈曜不敢再坐,马上站起身,低着头说道:“儿子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寿康大长公主太过跋扈,世子妃已经是我的正妻,长不慈子何孝?她不愿尊重世子妃,儿子若还是一如既往地顺从她,那岂不是放低了燕王府的颜面?”
高然也赶紧站起来,飞快地扫了林未晞一眼,抿着嘴低头:“是儿媳不对,不关世子的事,请父亲不要迁怒世子。”
林未晞当然明白高然那一眼的意思,这是燕王府的家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林未晞一个外人旁听。假如是平常,林未晞早就找借口离席了,可是面前站着的偏偏是顾呈曜。林未晞多年的教养告诉她要尊重主人家的私事,现在理应礼貌地避开,可是……她真的好想看顾呈曜挨骂。林未晞最终决定顺从自己的心意,依然四方八稳地坐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表面大义凛然实则窃喜不已地继续听着。
顾徽彦听到顾呈曜的话,心中的怒火越盛。他脸上不见喜怒,唯独从话语中能感受到万钧压力:“大长公主若是真的不顾及燕王府的颜面,她就不会让你们进门。”
顾呈曜和高然都低着头,呼吸都刻意放轻。顾徽彦平静了一下情绪,再开口时又恢复成那个滴水不漏的燕王:“未守齐妻丧便续娶,这本便是你的不对,寿康大长公主不过是态度冷淡,她便是让人把你闭与门外也是该的。当初是你亲自写信求娶大长公主的外孙女,对方是大长公主唯一的血脉,不过一年便不明不白地病逝在王府,寿康公主对你有意见,你还敢有异议?”
“父亲。”顾呈曜忍不住抬头,“当初我要找的人并不是她,是她和大长公主……”
顾呈曜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顾徽彦的目光中,见他乖乖低下了头,顾徽彦才轻笑了一声,砰的一声把茶盏放在桌面上:“当初写信之人是不是你?定亲交换庚帖的人是不是你?”
顾呈曜神色憋屈,他忍了又忍,还是不情不愿地说:“是。”
“这就足够了,没人会听你的理由。你已经这么大了,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不想着承担责任,竟然还给自己找借口?”
林未晞听到这里眼眶一酸,她赶紧瞪大眼睛,把泪意逼回去。这么长时间,那本天书,英国公府,甚至燕王府的好些老仆都在说是她自作自受,是她活该,这么多人中,竟然唯有燕王替她伸冤,毫不留情地指责顾呈曜。燕王甚至是顾呈曜的父亲,不折不扣的夫家人。
当初是林未晞稀里糊涂地顶替了高然的救命之恩,可是这怪谁?是顾呈曜认错了人,是高然在背后搞手段,凭什么最后的错误要让她来背负?即便最后发现是阴差阳错结错了亲,可是顾呈曜究竟娶了她,为什么顾呈曜就不想想他这个丈夫的责任呢?
顾呈曜被训斥得无地自容,高然想要说什么,但是接触到顾徽彦的视线,吓得嗓子一堵,立马噤声。
这是顾徽彦少见的发怒,厅堂内外噤若寒蝉,便是老王爷那一辈的老人都不敢在这个当口讲话。满堂寂静中,忽然响起一阵急躁的咳嗽声,发声的人似乎想压住动静,奈何越急咳嗽得越厉害,林未晞掩住嘴,眉头紧锁,抽空艰难地对顾徽彦说:“抱歉,我也不想打搅您和世子。只是……咳咳……”
林未晞咳嗽地脸颊发红,双眼含泪,倒是刚好掩饰住她方才的激动。顾徽彦本来正在气头,看见林未晞咳得这么可怜,当下叹了口气,道:“怎么又开始咳了?今日喝药了吗?”
林未晞说不出话来,宛月赶紧上前一步,小心回道:“奴婢已经伺候姑娘喝了,但是这几日气候燥,总是不管用。”
“明日从宫中唤太医来,给你换一帖药吧。”
林未晞艰难地跟顾徽彦道谢,顾呈曜眼睁睁看着一群人涌到林未晞身边,又是递茶又是拍背,他这个世子反而像是被人遗忘了。
不过好在这样一来,刚才的事也翻篇了,伺候顾呈曜的下人很是松了口气。林未晞一想到自己又给顾呈曜解了围,当下简直怒从中来,喉咙中的痒意也越发止不住。
好轻易等林未晞停了咳嗽,大堂中的人都松了口气。顾徽彦还是皱着眉看着林未晞,林未晞一边小心地顺气,一边瞅了顾徽彦一眼:“燕王殿下,您还生气吗?”
顾徽彦无奈地看了林未晞一眼,眉目未动,轻轻对顾呈曜抬了下手:“下不为例。”
高然闻言大喜,顾呈曜脸色紧紧绷着,他复杂地看了林未晞一眼,低头给顾徽彦行礼。一时间众人看向林未晞的目光都布满了感激,而林未晞僵硬地笑着,有苦难言。
其实,她不是这个意思……

我给前夫当继母小说推荐

我给前夫当继母是最新古言情小说,虐心虐肺,看的时候可以预备好纸巾,别哭的稀里哗啦的。请到本站体验“我给前夫当继母(林未晞顾徽彦)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