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雄诱难当(原枯杨原朽巽)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雄诱难当(原枯杨原朽巽)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雄诱难当(原枯杨原朽巽)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26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名字叫原枯杨&原朽巽的耽美小说,?雄诱难当免费阅读呵共享给喜欢的读者,他爱上了自己,自己自然该把敲打敲打他,究竟每任扶风城主都有许多妻妾,他收他当一个妾也是可以的。雄诱难当小说全文文笔成熟,内容新奇,值得一看。书荒了的读者,请到本站关注“雄诱难当(原枯杨原朽巽)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雄诱难当小说简介

身无一物,又妄图勾搭上自己实现心愿,原枯杨有意无意地诱惑原朽巽,甚至直接对他下药...完事后跑得一乾二净。原朽巽因此恨得牙根痒痒。几年后于扶风城重遇,原枯杨仍然诱惑模样,原朽巽心愿得偿,更在之后,闻声原枯杨与他人言谈时透露爱语……    呵,他爱上了自己,自己自然该把敲打敲打他,究竟每任扶风城主都有许多妻妾,他收他当一个妾也是可以的。

雄诱难当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我绝对不会承认那个***的身份!你假如执意如此,我就抱着朽巽跳河!!」拈花城城主夫人横眉竖目,十指指甲几乎被自己掰断,拼命忍住冲天的怒火,想要维持雅致,但在旁人看来,仍然一副快要勃然大怒的模样。
她身为正妻,若是被妾的孩子骑上了头,颜面何存?「她不过是一个舞女,你竟然让一个舞女的孩子做城主?」千想不到万想不到,天意弄人,她的孩子比小妾的孩子晚出生一段日子,她的丈夫便要立小妾的孩子为下一任城主了。
拈花城城主闻言皱起眉头,显然没料到她反应那么大,「夫人,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假如枯杨先出生,那就让他当这城主……」
「我朽巽是嫡长子,难道还比不上那个***?」城主夫人几乎要抓狂,千算万算,没算到她去冷嘲热讽那个小妾肚子比自己小时,她竟然因此心情郁卒早产了!!虽然按照时间来说,还是那个小妾先怀上的,但因先天不足,加上用药有误,大夫曾肯定,她的孩子一定会先出生。
拈花城城主闻言很是无奈,每一任拈花城主因骨子里的风流性子,都会纳很多小妾,再加上三岛六城并不比外界,不需要硬立嫡长子的缘故,所以当他其中一个爱妾与妻子同时都怀有身孕后,他便与她们商量,若两个孩子都是男的,哪个孩子先出生,就让他继续家业。原本他夫人也是同意的,可是现在……
「枯杨怎么说也是我的孩子……」
「我不管!假如你立了那个***,我就带着朽巽跳河!」城主夫人几乎是笃定拈花城主不会为了城主之位害死她们母子,下了最后的狠话,冷哼一声直视着他,面若冰霜,「你决定罢!」
「既然如此……」拈花城城主沉吟了一下,终于道:「那便按照你说的。立朽巽,原本枯杨太安静,性子也不太适合……」
城主夫人闻言,心中舒心,立时绽开笑脸。「朽巽性子好多了,人也更聪明,没有先天不足,合情合理,原本也该他坐这个位置。」
拈花城城主忽然看了她一眼,意味深长地笑道:「小怜,你以前的演技倒是不错。」
祁怜心中咯噔一声,拈花城主并不喜欢泼妇和无理取闹的女子,当初在妾室们中立她为正妻,正是看中她有容人之量……但她谋划了一世,隐忍了自己的脾气一世,一直装得温柔娇羞,好不轻易从他的妾上位当了他正妻,怎么甘心权位咫尺之遥却功败垂成?就算日后丈夫再不喜欢自己,她有儿子,也已经足够。「我是女人……有些事情总是不能忍的。」
拈花城主闻言只是微笑,不再多言,信守承诺地着手安排原朽巽立为下任城主,不过……他本最喜欢温柔女子却厌恶好强好权的女人,经此一事后渐渐冷落了祁怜,使她正妻名分,只有其名却无宠爱,给小妾补偿了城主府里靠近城主房间的院子。而族谱上明明是原朽巽比原枯杨小几个月,但却将原朽巽提前,让他做了大哥。
袅袅檀香,配着的是自海中提炼的龙涎,幽然的香气又长又暖,将整个屋子都熏得舒适起来,未来的拈花城主早早地入住了城主正府,哪怕只是一个小孩。想到自家母亲颇有些声嘶力竭的表演,纵使她是为了自己,小孩也不悦地皱起眉头。真是丢脸。
「弟弟……弟弟……你是我弟弟吗?」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童,身着布衣,摸进最大的那个房间,两眼亮闪闪得看着坐在桌边看书的华衣小童。他是原枯杨,而华衣小童正是大夫人之子原朽巽,原朽巽皱眉抬眼看向那人,淡淡道:「我是你哥哥。」
「啊?」原枯杨咬着手指头,十足迷惑,「不是我比你出生早的吗?先出生的才是哥哥……」
「我就是你哥哥,至于你为什么比我出生早……谁说你比我出生早了?」原朽巽反问,除却三岛六城其它城城主外,几乎没几个人知道他们俩真实的年龄排行,拈花城城主和城主夫人预备隐瞒到底,所以连当事人自己都一口咬定自己是哥哥,「你若再说什么你是我哥哥的话,只怕会挨板子。」
原枯杨扁着嘴,固执地道:「我不怕挨板子,你骗人,明明我就是你的哥哥……我什么都知道,我就是要当你哥哥。」
原朽巽挑眉,一个小童偏有大人般的表情大人般的心肠,「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挨一顿板子,来人!——」
「在!」
「二弟不知被何人教唆,定要说他是我兄长,此风不可长,他说不怕板子,那我们便让二弟好好尝尝板子的滋味,打他三大板。」
平常人打二十板就会支撑不住,打五板也痛得无法说话,他才是几岁幼童,原朽巽竟然要打他板子,原枯杨不敢置信地看着原朽巽,还忐忑地以为他是开玩笑,等下人们遵守命令将他架起到一条长凳上时,他的眼泪花才马上泛出,只是倔强得忍住没有哇哇大哭,说来也希奇,抹去眼泪被按在地上打的时候,他却是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二弟不错啊……」原朽巽虽然不喜他,但也佩服他忍的功夫,「这样也能忍下去,不过以后可莫要再说自己是我哥哥的这话了,今次打你三大板算是惩戒,若是以后……」
他轻笑一声,「我只能为了长幼有序,多加几板了,却是怕二弟的屁股受不了这酷刑。」

雄诱难当在线阅读

要看看自己的弟弟,未想到自己弟弟反而把自己打了一顿,委屈得又是眼泪花花,被打时没哭,被原朽巽嘲讽时却忽地呜咽出声,渐而演变嚎啕大哭,「你……你……我要告诉爹爹娘亲去……」
原朽巽冷哼一声,「你有本事就去告,不过是……」舞女生的孩子。
原枯杨疼得走都走不动,却是被下人抱回了旁边不远处的厢房,丽姬见他如此,又是垂泪又是上药安慰,原枯杨低声诉苦,不断埋怨原朽巽的无理取闹,想要母亲站在自己这一边,让母亲和自己一起去拈花城主面前告状,丽姬急急掩了他的唇,低声道:「枯杨乖,以后原朽巽就是你大哥了……他……他是未来这拈花城的主人,你千万不要去惹他。」
「可是明明我是哥哥……」
丽姬几乎又要落泪,心上人当初在她和祁怜间选了祁怜做正妻,如今又出尔反尔选了原朽巽当城主,然而这一切却只能怪她出身低……也许更是因为她傻,若她当初不那么相信爱情……
「此话不许再说……枯杨,你要记住,府里的人都站在他那边,你以后……你以后若要过上好日子,一切都要靠自己,千万不要相信拈花城中……姓原的……任何姓原的,哪怕他是你亲爹,亲兄弟!!」
想不到自己母亲既然会说这样的话,原枯杨吃惊地瞪大了眼睛。丽姬又道:「记住了……闻声没有?」她已红着眼眶,声音也半哑了。
母亲如此哀哭着求自己,原枯杨含着泪,想起那几板子,点了点头。
几年后,心事得逞的祁怜十分舒心,但丈夫一直没再理她,又让她生气万分,原朽巽十二岁时,祁怜郁郁而终,勉强寿终正寝,年仅三十九岁。拈花城主年龄也不小了,三岛六城城主成亲的年岁都不小,待到原朽巽二十岁弱冠之年,也便逝去。
原朽巽成为了拈花城主人,果然效其父风气,拈花惹草,并且……在他心中,原枯杨就是***,其它地方他不喜欢母亲性子,唯独这一点倒是被他母亲提点的很牢,许多年来,他虽然没有亲口说出这话,但旁的人说出来讨好他时,他却没有反驳。
对此,原枯杨越来越沉默,不再说自己是原朽巽的哥哥,小时候灵动的模样完全消失。
春风和煦,和煦得有些浓了,正是春暖花开日,粉蝶乱舞,花香满溢,孤身一人四处闲逛的原枯杨心中只道林花已谢春红,暮春之景虽艳,却多了许多后继无力,走在路上和刚回府的原朽巽碰了个正着,低下头去。
「你不过是个***。」
第三次想起旁人在自己面前和原朽巽说这话时原朽巽的表情,原枯杨抬眼偷看了原朽巽一眼,不言不语。他的母亲因为被大夫人打击报复,很快就去世了,原朽巽担任了拈花城主,又因为是五城城主中最年长的,继任了扶风城,实际以往的兄弟里,若最年长的那一人担任了扶风城,且其又有血亲弟弟的话,自己城里自然会让他继续,可原朽巽却没有让他有任何实权,莫说是拈花城主,连二城主都没让他当。
原朽巽瞧不起他,他知道。
历任拈花城主都有个毛病,就是花心风流,原朽巽一年有一半时间呆在扶风城,还有一半时间呆在拈花城。这次回来,他怀中又搂了一个美人。
「二弟,见到我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原朽巽嘴角勾笑,一双风流桃花眸里全是不怀好意,怀中美人本就被他风采所迷,这下一见更是动心,红着脸往他怀里钻。
原枯杨因早产而有些孱弱的模样,书生模样,闻言垂眼,「大哥好。」
」呵呵,这才对,二弟虽然有个不入流的母亲,只不过既然在我拈花城了,也不能不知礼数,二弟,你说对不对?「
每回看见自己他都要刺自己,原枯杨心中有些酸楚,更多的是愤怒,目光一闪,低头道:「我知道了。」
「城主,他就是那个不知好歹的妾生的孩子吗?」
「是啊,不过我们不需要理他……」原朽巽亲了亲怀中的美人,「他能有什么好理的?」只瞟了原枯杨一眼,就搂了美人走了。
原枯杨回头看他们离去的背影,原朽巽高大俊美风流倜傥,恐怕很难有人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
「不入流?」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道:「总有一日,我会让你看看我母亲的手段……」
似是闻声了什么,随着和风回头,原朽巽只看见原枯杨低垂下去的脑袋,一头发丝微乱,略微不修边幅。
轻哼一声,目中冷意,嘴角勾起,搂着美人到了吟月亭饮酒。
月光如水,好风清爽,时光流逝,月儿悄上了柳梢头,怀中美人已醉得狠了,靠在他怀中撒娇,半解的罗裳内雪白肌肤半露,就着美酒赏心悦目,虽是男子,但却纤腰窄臀,明艳动人。
原朽巽喝了几杯酒,推开美人,安抚地在他唇上一吻,带着冷意得看着他带来的、另外几城兄弟要给原枯杨的礼物,他每次去另外几城见到几城兄弟时大家都会提及原枯杨,拜原枯杨所赐,他们都觉得原枯杨如何如何得无辜,他对他太坏。
原朽巽眯了眯眼,若非是他亲生兄弟,赶出去会让宗亲甚至兄弟们抗议,他一定把他赶出去了。一副万事不争的样子,看了就觉得他在演戏。可气的是,那些个兄弟总是弄了礼物让他亲自送给他,美其名曰是和好兄弟关系。这些年来,他都是把礼物放在一旁就走,从来不真正与他对上。
喝干净最后一杯酒,安抚了撒娇的美人,原朽巽提着礼物来到城主府旁的小宅院。预备把东西放到原枯杨的院子里。这处是他父亲赐给原枯杨的,离他的住所很近,他虽不满,但把亲生兄弟赶出去,也算留下旁人闲话的话题。冷哼一声,原朽巽眯起眼睛,总有一日,他要把他赶出去,而且赶得名正言顺。
因此只能在这里,肌肤莹润白皙,在月光下更笼上了层荧光,原枯杨把头发拨到一边,用毛巾沾了水,缓缓地擦起身子。他擦得很慢很慢,几乎像在抚摩一样,旁人看来,好似是在享受井水的冰凉,如今已是暮春,夏日的炎热快要来袭,原朽巽是不会好心让他有冰块放在房里的。

雄诱难当小说推荐

雄诱难当小说文笔不错,挺雅致,预备长期看,爱至最深处是默默的守护吗?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