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2-26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陶免方祈小说他只是我男朋友,出色好看的耽美小说,本站提供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一心发财的当代传媒大学生把自己剥干净躺进了某酒店流放继续人的被子里。 掀开被子的方祈:…… 陶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两人:这房间是我的。

他只是我男朋友小说简介

方祈一怔,他记得自己没给章琦琪提过陶免的名字:“……你们熟悉?”
“章琦琪……”陶免整个人都斯巴达了,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陶免就这么定定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硬生出一种出轨被现场抓包的愧意,只能说章琦琪藏得太深,完全没看出她这个隐形富二代。

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方祈后来才明白,原来先前自己侄女口中非他不可的家教老师不是别人,正是陶免。
也难为他这么个人为了让侄女愿意和“新老师”见一面费尽口舌了,早知如此,他哪还需要跟这小姑娘签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平等条约。
方家上下就属方祈这个侄女辈分最低,这一辈里目前只有她一个孩子,是方祈堂哥的女儿。
章琦琪是方祈堂哥当年年少不懂事惹出的意外,被人大着肚子闹到了家里。
原本方家是不同意这个孩子落地的,但堂哥却一意孤行,要让那女人将他们一夜风流的产物怀胎十月生下来,就像是忽然玩醒了,定下心开始接手家里的产业。
比起从前,这个有了事业心的男人绝对算得上脱胎换骨,不仅捡起了家人塞了好多年都没能成功塞给他的家业,甚至坚持要自己带孩子。
或许因为女儿从小没有母亲觉得亏欠,他对这个孩子几乎百依百顺,只要不违反原则底线,章琦琪想做什么他都没二话。
不然也不会答应让她放着大好的北京不待,偏到这里玩天高皇帝远了。
当方祈被章琦琪赶到外间,房里只剩下两人时,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章琦琪抱着胳膊翘着腿:“说好的很忙呢?”
陶免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给她解释,说是钱多钱少的问题吧,似乎也不是这么回事。
他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才开口:“我工作室手上正好有你叔的项目,假如不是你叔开口,其他人我是肯定不会答应。”
章琦琪定定的看着陶免,问他:“方祈给你多少钱。”
陶免一哽:“还没说。”
又是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
章琦琪大手一挥率先打破了僵局:“算了,是你的话也正好。”
陶免良心上有点过不去,他是真没想到这么个不修边幅,留短头发的女孩竟然会是方祈的侄女。
能坐在总统套房补课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最开始看方祈又是出国留学又是回来当总经理的就知道家境不会差。
方祈告诉他章琦琪的身世已经是后来的事了,在此之前,陶免是如何都想不通章琦琪家里怎么会放她一个人挤在这么个自己都嫌弃的小地方读书。
“反正不是我出钱,你就狠狠宰方祈吧,别的不说了,就当换了个地方补课。”章琦琪依旧很想的开。
“你以后不去乒乓球练习中心了?”陶免迟疑。
章琦琪满脸悲怆的摇了摇头:“我爸嫌练习中心学习环境不好,让方祈给我换地方,假如不是因为我读的寄宿学校,我估计得住到他家里去。”
陶免咳嗽了一声,小声嘀咕道:“那你爸还是很明智的。”
章琦琪瞪眼。
不过她在宿舍里确实很轻易被室友影响到,玩小说大全的、点外卖的、聊天的,她就是不说陶免都能想到。
反正简单一句话,现在方祈全权接手了她的生活和学习,出任监工一职,还得定时向那边汇报汇报情况。
既然人都没变,大家对彼此知根知底,摸底、探讨教学模式之流的问题自然就略过了,陶免直接顺着上节课的内容往后给她上了一个章节。
补完课,章琦琪传唤了自己的叔叔方祈,章琦琪问他打算给陶免什么待遇。
接收到方祈眼神时陶免无辜的眨了眨眼,章琦琪问这个问题真不关他什么事。
方祈顿了顿,对自己侄女道:“你说。”
章琦琪满足的点了点头,第一句话就让陶免小心脏“砰咚”到了——“一个小时二百,往返包接送。”
方祈连犹豫都没有:“好。”
陶免被吓得直摆手,他虽然财迷,但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心里还是有数的,这一个小时二百他哪受得起:“一个小时一百五撑死了,真不能再多了,也不能这么昧着良心恭维我。”
章琦琪反手一胳膊便搭上了椅背,一副老子有的是钱的架势:“那就包饭,以后你还是每个礼拜天上午九点到十一点给我补,让方祈帮你解决早餐和午餐。”
几乎陶免每次来给自己补课,章琦琪都能看到他手里拿着黑米粥,永恒的黑米粥。
陶免惊了:“……会不会太夸张了?”
虽说看这总统套房的架势就知道这家人不缺钱,但这价钱放在这小地方完全能请个资历不错的老教师来,何必找他这么个课前还得备课的非专业大学生。
但方祈对章琦琪的安排意见不大,像是做那些麻烦事的人都不是他一样:“就这样吧。”
有钱赚当然喜悦,就是这待遇好的让陶免有点怀疑人生,他有那么好?
后来他把这事告诉了他那个朋友,他朋友光唾弃他没出息就唾弃了半个小时。
“你教的是什么,高中生啊高中生!是数学啊数学!一小时二百怎么了,你看我室友一天五百块带个小学生到处玩都心安理得,我看你就是乡下日子过惯了,还是一放寒假就麻溜的回来让我好好抚慰抚慰你吧。”
那天请陶免吃过饭,送他回去的方祈是这么说的:“你就按你原来的教吧,她觉得好就行。”
“你也是不怕麻烦,她就那么嘴巴一张,你就多了这么多事。”陶免坐在副驾驶上咂舌。
方祈目不斜视的开着车,声音很平静:“不然呢。”
陶免不着痕迹的往他波澜不惊的脸上瞟了一眼:“其实你要管一个小孩应该也……挺烦的吧。”
见方祈没声了,陶免也不好再多议论人家家事。
本以为这个话题便就此打住了,方祈却自己开了口:“烦也得管,顺着她说的做就行了。”
陶免听出了方祈话里自嘲的意味,看来他们叔侄感情很一般啊,刚刚他就没听章琦琪叫过他一声叔,全是直呼其名。
可紧接着方祈又道:“不过假如是你的话,就正好。”
他声音里甚至带着点笑意。
这话听着耳熟,但显然放在他们叔侄俩的嘴里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陶免的小心脏再一次蹦跶开了,静静红了耳尖,他是真受不了这么一本正经的……说情话?
妈耶……陶免觉得自己多半是失了智,手上下意识地死命扣着膝盖,他干笑了几声,企图掩饰自己被撩到的事实:“也是难为你说这种话安慰我了。”
方祈扫了他一眼没再说下去,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却终究藏着笑。
那天方祈送陶免回来的时间正是学校门口人来人往热闹的时候,不少进出的学生都看到他从方祈的车上下来了,无形中形成了一个小焦点。
陶免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站在车前同方祈简单告过别便背着包往宿舍楼去了。
却不想今天晚上的情形为往后的又一个传言做下了铺垫。

他只是我男朋友by廿小萌小说在线全文阅读

其实按方祈的学历来说,教一个高中生数学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可他还是找了陶免。
除开私心里那些,主要还是因为他不了解国内的高中教学。
他初中一读完就出国了,但被家里送走的原因一直让他啼笑皆非。
他记得当时离中考没几天了,那天放学,他忽然被隔壁班一个小男生留下来抱着腰在脸上啾了一口,结果很不凑巧的被自家管家看到了。
管家天天都会随司机一起到学校门口接小少爷回家,但那天站在车外把脖子都快够断了也没等到人从校门里出来,他干脆找到了小少爷的教室,谁知竟看到那般惊世骇俗的画面。
不过方祈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他初一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了。
所以当家里问起他和那个男生的关系时,他一点否认的意思都没有,反正出柜也是迟早的,让他一直瞒到被逼婚的年纪他也办不到。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读完研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再次向家里申明自己的性向。
比起当年一言不发当作默认的小男孩,现在三观成熟的男人再次重申这个问题自然就严重多了。
方父一开始只以为儿子是青春期走错了路,没想到最后还是这样。他甚至特意叮嘱了陪同他去美国的管家要特殊留心这件事,但管家先生也很无奈。
国外那些年少爷一直都不声不响的,没做什么出格的事,也没谈恋爱,就这么清心寡欲的念完了书,让人无可指责,就是有心矫正他性向方面的问题也找不到机会。
方祈到现在都还记得自己正式出柜时父亲的状态。
原本以为已经改好的孩子,回来的第一句话却还是这个,滔天的怒火可想而知。
方父摔了他最喜欢的骨瓷杯,把自己丢到了T市这个县级市:“改不过来了?从今往后别想从家里拿一分钱,我看你改不改的过来!”
现在想来方祈忍不住弯了嘴角,拨弄了拨弄手边的文件报表。
实不相瞒,他真不觉得这算是个威胁。
自己养活自己是每个人最基本的素养,跟这个人是谁根本没有关系,有关系的,只是能力的多少,能不能一直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品质上的差异罢了。
方祈是主家的唯一继续人,他没什么亲生的兄弟姐妹,但他对家业的爱好也不大,可有可无。
父亲的年纪离退位也还远的很,慢慢磨吧。
也是托他的福,当年方父特意挑了个美国比较偏僻的私立高中,那地广人稀,娱乐设施稀缺的架势跟T市基本没什么出入,生活还算习惯。
就更别说还让他在这里遇上陶免了。
他念的高中几乎就他一个亚洲人,他对那些外国人实在没什么想法。
到后来读大学、读研能见到亚洲面孔了,也没碰到一个喜欢的,谁知这回来一个流放反而碰上了。
方祈是个行动派。
既然合胃口,又存了要照顾的心,那由头就多了。
他找秘书确认过了,这边不少酒店都有公众号,而他们还没有,他半个小时前就给陶免发过消息了,只是那边一直没有回音。
目前方祈只知道他礼拜一上午满课,礼拜一、二下午空着,而今天是礼拜四。
因为陶免回消息一向很快,这一大早上的没了动静,方祈猜测陶免可能是今天上午没课,到现在都还没睡醒。
等陶免有回声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抱歉回晚了,今天早上有点忙,没注重手机
方祈没想到陶免从一大早就开始忙了,以为又是他工作室的项目。
他委婉的表达了他们酒店想要做个公众号,却找不到合适的运营人选这件事。
期间陶免回消息的弧有点长,方祈几乎是习惯性的找到了大奎的微信号,想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果不其然,就在几分钟前大奎更新了一条动态。
-“小陶今天被叫去当TB模特了,我现在把照片po出来是不是得找那家店要一下广告费(机智.jpg)”
九宫格配图是陶免棚拍换的九套衣服,是个他没听说过的潮牌,中间还有几张和女模特的合照。
陶免身段本来就好,两条腿被包裹在各色或松或紧的裤子里笔直性感。
其中有一条紧身牛仔裤更是干脆在极接近大腿根部的地方开了洞,露出来的几抹莹白看得方祈心痒。
私心作祟,他直接找陶免要了链接,说微信说不清要面聊,最好能赶在十一做活动前做出一期推送来。
陶免正愁这地方不好打车,一听说方祈要来,顺手就把定位发过去了。
-有点远,你不用急,我这边还有点事
但方祈就是冲着那么点事去的,当即便起身拿上了车钥匙。
他到的时候陶免正一边顶着一个大灯对着相机摆造型,面前还蹲着个举反光板的。
现场人不多,一个灯光、一个摄影再加一个造型师兼现场指导,分工明确。
陶免对于方祈的到来浑然不知,一心想着快点结束工作,顶着这两个大灯一上午他已经快要热死了。
假如不是看在报酬还凑合,又是相熟的学长拜托的份上他是绝对不可能接的。
陶免脸上带着很浓的妆,两侧顶灯一打,只觉剑眉星眸的煞是好看。
修长的身形上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上身的牛仔外套被拽到了半腰,那双几乎看不出骨节的手捏着外套的边缘微颔着下巴侧身看镜头,没什么表情的脸看起来很高级。
陶免嘴上涂了口红,轻启的双唇带着深深的暗红,小巧的唇珠上镶着光圈,高挺的鼻梁缀着珠光,眼周全包式的眼线带着几丝奇异的戾气。
他动作换的很快,显得很专业。
紧身裤下显露出流畅的线条,双腿的每一次摆动和变换都尤为勾人。
顺着纤细的小腿往上,方祈又记起了在酒店初次见面时那两条裸露在外光洁***的腿,他往下压了压眼睑,视线紧紧的锁在聚光灯下的人身上,脑海里除了“性感”再难找到其他形容。
陶免一听到摄影师公布结束便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闭着眼边脱外套边缓神,再抬头才看到等在门边望着自己的男人。
陶免有些错愕,顾不上换衣服便来到了男人身边:“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还以为你过来起码也得四十分钟。”
方祈摇头:“没多久。”
这个时间段路上不堵,他只是稍稍开快了些,站在这里多看了那么十来分钟而已。
没了外套,陶免上身只着一件纯棉的无袖白色背心,精致的锁骨向略显单薄的肩头延伸开去,裸露的胳膊上浅浅覆着一层均匀的肌肉,紧实白皙,隐隐能看到上面泛出水光的薄汗。
方祈觉得眼下已不单单是“性感”的问题了,他竭力克制着自己不同陶免对视,深邃的眸子里藏着化不开的东西。
随着陶免拽着领口一次又一次的煽动,方祈觉得自己似乎又闻到陶免的味道了,他甚至能分辨出它们透过薄汗时带上的湿意,和情-色。
一心想离开的陶免没看出男人的异样,让男人再等等,他去换个衣服马上就来,对自己带给身后男人的影响全然不觉。
起初方祈以为陶免身上都是拍摄用的服装,却不想陶免换完衣服出来只换了裤子和鞋子,上身依旧是那件白色背心。
“这件衣服……”
“噢,这是我自己的,早上他们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漏带了一件无袖背心,让我穿一件来。” 陶免解释道。
方祈将他带到预定好位置的餐厅时,陶免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第一次知道这小乡下还有这么有格调的地方。”周身装修精致的欧式风格让陶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桌上摆放整洁的刀叉下垫着白净的桌布,桌布边摆着方祈交叠的双手,轻轻一个用力就能看见连通指节根部的筋脉。
方祈也是今天问过自己秘书才知道的,他的秘书是个本地人。
餐厅里人不多,年纪普遍偏大,当陶免看到菜单时他就真相了。
本来原计划是打算这一顿由他请的,每次都让方祈掏钱他也觉得怪不好意思,但这标价让他实在有些开不了自己要请客的口。
“他们怎么不去抢钱……”陶免忍不住咂舌。
方祈失笑:“还好吧,偶然奢侈一回。”
陶免觉得自己在这里大概是小农生活过惯了,对这种大城市的标价已经有些不适应了。
方祈也不催,就等着陶免皱巴着一张脸研究菜单。
陶免脸上还带着刚刚拍摄的妆没卸,半垂着脑袋时他带着卷的睫毛便显得格外抢眼,投射下来的阴影打在那双晶晶亮的眼睛上,方祈双眸一深。
陶免研究菜单,方祈研究陶免。
方祈盯着他深紫色的珠光眼影问道:“拍这个是按小时计费还是按服装件数计费?”
陶免头也不抬:“我是按小时计的,一个小时一百,其他我也不清楚,我一般不接这种。”
方祈听着有趣,将视线挪到他一张一合的小嘴上:“那你一般接哪种。”
陶免一开始没听出方祈话里的揶揄,回答的一五一十:“我不爱干体力活,就喜欢你这种……”
话说到后半段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涮了:“哎***,我跟你说我是个很有原则的正经人。”
“嗯。”方祈答得不可知否,眼底带着笑意。
陶免被方祈闹得脑洞一开就停不下来,扶着额头,脸上一直挂着忍俊不禁的笑。
点完单,陶免一脸“你老实交待”的表情逼问他:“你当时在被子里看到我的时候是不是就觉得我是小鸭子。”
方祈没说话,一脸正直的端着杯子喝了口水。
见他这样,陶免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眯眼道:“你不会当时根本就没信我说的工作室什么的吧。”
方祈终于开口了,脸上满是严厉的清了清嗓子:“什么小鸭子?听不太懂。”
“噗——行、行、行,而且还不抽烟是吧。”陶免抱着胳膊靠在椅背上笑。
方祈被陶免最后一句话逗破了功,他***嘴角按了按自己的眉毛:“这事你是打算记多久。”
陶免肩膀一耸,眼里全是无辜:“也就今天明天后天吧。”
虽然两人是约出来说正事的,但其实谈正事的时间只占了十分之一不到,方祈随意交代完几句就过了。
不过陶免把这个归结到了自己领悟能力强上。
对此,方祈的理解是:“难道不是我表达能力好?”
陶免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我当初到底是怎么瞎了眼竟然会觉得你跟‘禁欲’、‘高冷’这种词沾得上边。”
“你喜欢这种类型啊。”方祈本来也没觉得自己高冷,他打趣道。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高冷只是因为不想跟你聊天,要是碰上感爱好的了,我不仅不高冷,还贼他妈可爱。
方祈这一句话让陶免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好吧,事到如今这人不仅话比从前多了,还会跟自己开玩笑,也就看着高冷,但陶免发现自己对他的待见……似乎并没有因为男人款型的改变而减少?
最后,方祈终于是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都非常在意的问题:“你……很缺钱吗?”
陶免为什么要这么不辞辛劳的挣钱对于方祈来说一直是个迷。
假如不是因为大奎更新的动态,他都不会知道陶免忙工作室的同时竟然还在外面兼职家教,更不会知道他今天在做模特。
陶免戳着冷盘里的牛排回答的依旧很囫囵:“就买点自己想买的东西呗。”
“我只是觉得你还是个学生,没必要这样。”方祈又记起了上次喝酒的事,“而且你在工作室做的似乎也……不太喜悦?”
说起工作室陶免就觉得一言难尽,但他一时之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陶免不答,只笑:“荷包里没钱就没安全感嘛,什么都靠不住,只有钱最靠得住啊。”
虽然今天陶免的妆把他的黑眼圈遮了个严严实实,但那一脸的疲惫却是如何都掩饰不住的。
方祈已经基本认定他这么拼命的勤工俭学是因为家里条件不太宽裕了。
既然你缺钱缺安全感,那我就想办法给你钱给你安全感好了。
方祈的逻辑很简单,简言之,人方总就怕你什么都不缺。

推荐理由

小编为您免费提供他只是我男朋友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文语言流畅,行文伸展自如,自然潇洒,称得上是一篇较成功的之作。想知道陶免方祈小说结局的朋友,本站提供他只是我男朋友(陶免方祈)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